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九章  
   
第九章

小姑娘大約十六、七歲,長長的青絲隨風飄舞,頭上戴著用野花編織花冠,瓜子臉,大眼睛眨巴眨巴的顯出幾分俏皮,笑起來嘴角邊有淺淺的酒窩,穿著的衣物卻是非常得講究,似乎像官宦人家的小姐。

趙豪奇怪地看著李強,只見他飛快地戴上赤焰龍盾,扣上鷹擊弩。李強第一眼看見這個小姑娘,不是吃驚她的嬌小美貌,而是看見她手上拿的鞭子,那把晶瑩剔透的白色鞭子散發出很怪異的能量,李強立刻確定她一定是個修真者。

黑大個鄭鵬好像挺關心這個小姑娘,說道:「寨主大妹子,俺和人打賭,把自己輸了,俺向大妹子告個罪,以後俺就不在山寨了,大妹子你多保重啊。要不你也跟俺一起,俺看這個小白……呃……小哥兒人不錯,你跟他還蠻班配的。」他倒好,自己還不知道怎麼樣,卻操心起別人來,而且是瞎操心。

那小姑娘被鄭鵬氣昏了:「黑子!鄭鵬!你這昏頭昏腦的東西,胡說八道些什麼?你、你、你站到一邊去,看本姑娘教訓教訓這一大一小壞蛋!」趙豪不樂意了,說道:「哎,我說姑娘,鄭鵬已經是我們的人了,輪不到你來教訓,再說了,你年紀輕輕的小姑娘干什麼不好,干嘛要做強盜?」

李強急道:「小心!」

那姑娘發威了,長鞭飛出,九道鞭影張牙舞爪地撲向趙豪。

李強搶身撞入鞭影。九道鞭影化為九條像蜈蚣一樣的白色軟蟲,一碰到李強的身體便急速纏繞上來。

趙豪驚出一身冷汗,立即明白這姑娘的長鞭和李強的鷹擊弩一樣,是修真者的武器,他絕對擋不住。他慌忙叫道:「師尊小心!」

鞭影上身立即死死地纏住李強,那是九道怪異的能量繩。小姑娘咯咯笑道:「嘗到本姑娘的厲害了吧,要是本姑娘不想給你解開,你一輩子都別想動了。」李強微微笑道:「真的嗎?我解開了,你可別不服氣哦。」

鄭鵬可算大開眼界了,只見從李強身上盤旋出一條燃著火焰的紫龍,紫龍旋轉著將那九條細白繩擊碎。接著李強的手上又飛出七、八只巴掌大的小金鷹,鳴叫著沖上天空。

小姑娘大驚失色,連連後退:「你、你、你也是……別、別讓鷹沖下來!」她萬萬沒有想到李強也是修真者,而且道行比自己高得多。李強有心要嚇一嚇她,讓一群金鷹在她頭上不停地盤旋。

鄭鵬雖然不知道金鷹的厲害,但是看到她如此害怕,忍不住求情道:「哎,小哥啊,算了,給俺個面子,放了她吧。」趙豪來勁了,說道:「小姑娘,你要是認輸,我就請師尊饒了你。」

小姑娘扁扁嘴,眼圈一紅,突然放聲大哭:「嗚嗚,兩個大男人,欺負我一個小姑娘,嗚嗚,你們有什麼神氣的。媽媽呀……你們到哪去了,也不來管我……人家又沒地方去,只好當強盜啦。嗚嗚……嗚……」

這一招誰也沒料到,三人大眼瞪小眼全傻了。

李強散了天上的金鷹,悄悄問鄭鵬:「哎,她不是你們的大寨主嗎?怎麼輸了就哭啊。」鄭鵬尷尬地說:「她剛上山寨才半年,寨子里的兄弟都打不過她,所以就推她當大寨主了。她還要俺們叫她姐姐,不聽她的,她一揮鞭子就能把人捆一天。不過她心眼蠻好的,不讓俺們殺人,二寨主就為這個拉了一幫兄弟,卷了山寨的財物走了。」

趙豪耳朵伸得老長,一字不落全聽了進去,不好意思地笑道:「小姑娘,別哭了,既然沒地方去,就跟我們走吧。」小姑娘哭的更凶了:「嗚嗚……嗚嗚……嗚……」眼角卻瞄著李強。

李強又好氣又好笑,說道:「好了,好了,和我們一起走吧。」

小姑娘手一放,滴淚全無,笑容滿面地說:「說話要算數,那我們走吧!」

「呃……」三個人又都傻了。

傍晚,商隊順利到達磐石鎮。

小姑娘名叫梅晶晶,小名妞妞,是麗唐國人,這是李強連哄帶騙問來的。

有三個年輕人在一起,商隊里頓時熱鬧了許多。李強發現妞妞頑皮狡猾,愛玩愛鬧,讓商隊里的人頭痛不已,不過這卻挺對李強的脾氣,他也是喜歡不受拘束的。

李強在靜寂期的修煉是不用吃飯的,他只吃一些天庭星特產的水果。商隊到達磐石鎮後,安排人員吃飯休息,凌宏軒邀請李強等人到酒樓用餐。

磐石鎮,地處七叉嶺的末端,是過往商旅的必經之路,也是七叉嶺強盜土匪的銷金窟。鎮子里酒樓、客店、賭場、妓院林立,商人、盜匪、乞丐各色人物都有,天黑後更是燈火通明,人來人往熱鬧非凡。

凌宏軒帶著一行人到了鎮子里最大的酒樓,百味樓。

「幾位大老爺,請樓上雅座。」店小二殷勤地揚聲喊道:「老客!樓上雅座!請!」李強到了天庭星後,還沒有去過酒樓,他心里充滿好奇。

上樓落座,梅晶晶就和趙豪較起勁來。

「我要坐在李大哥的邊上,你讓我嘛!」梅晶晶才不管那些規矩,趕著趙豪。

趙豪苦笑道:「妞妞啊,這里你最小,又是女孩子,只能坐末位呀。」梅晶晶眨眨大眼睛,眼珠一轉,笑道:「我年紀是小,可是輩份大啊。」趙豪心想:「這是從哪兒算起的輩份。」說道:「妞妞別鬧啦,我們又不沾親帶故的,哪來的輩份?」

梅晶晶笑眯眯地說:「我叫他是李大哥,你叫他是師尊,嘻嘻,那你就應該叫我師姑了,這不是輩份比你大?」大家哄笑起來,趙豪給她說得臉都紅了,靈機一動道:「哦,是這樣算的啊。那要是你嫁給我師尊,我不是要叫你師母了嗎?」趙豪說完立即起身讓坐,又道:「師母請坐!」大家哈哈大笑,誰都沒想到趙豪還會這麼一手。

梅晶晶立時羞紅了小臉,大發嬌嗔:「李大哥,你也不管管你的徒弟,他欺負人家嘛。」這小姑娘的聲音又嗲又媚,李強頭都暈了,心想:「乖乖,吃不消,吃不消,這個小姑娘要是發嗲,神仙恐怕都要頭痛。」凌宏軒解圍道:「梅姑娘就坐李大人邊上,他們年輕人喜歡熱鬧,咱們也別講規矩了。」鄭鵬叫道:「就是,俺肚皮都餓扁了,坐下好吃飯。」

酒菜流水般端了上來,李強看看鄭鵬,招手叫來小二說道:「有沒有大塊的紅燒肉,上十斤來。」鄭鵬開心了,大嗓門叫道:「哎,還是小哥好,知道俺黑子不耐煩吃小菜,黑子就愛吃口肉,夥計快點上,肉要整塊的啊!」

趙豪舉杯請道:「師尊,您喝一杯此地產的好酒,這酒可是大名鼎鼎的‘十里香‘,別的地方很少有的。」凌宏軒插話:「是啊,這可是好酒,還是貢品呢。」李強有點興趣了,端起酒杯,往嘴里倒去。一股酸酸的、苦澀、辛辣的怪味直沖腦門,「噗」地一口噴了出去,叫道:「這是酒嗎!?快拿水來漱口。」

梅晶晶咯咯笑道:「大哥,不會喝酒,就別喝哦,這種好酒會醉人的。」這小姑娘對李強越叫越親切了。李強翻了她一眼道:「別瞎說,你見過好酒嗎?我這兒正好有,給你們嘗嘗。」

李強隨手取出在家鄉買來的名酒,那是一瓶四川產的「五糧醇」,又取出六只小玻璃杯,每人面前放一只,打開酒瓶,給大家倒滿杯,笑道:「這才是真正的好酒!」

自把酒瓶打開,首先驚叫的是凌宏軒:「咦,好香,這是什麼味?哎,是酒香,這種酒香第一次聞到,不同凡響!」梅晶晶則拿著小玻璃杯驚歎:「哇,這個透明的小杯子,好可愛哦。」程子重端起酒杯,品了一小口,閉上眼睛搖頭晃腦道:「好!此酒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聞,香醇綿長,回味無窮啊。」

大家正在驚歎不已時,屏風隔壁有人發作了。

「呔,他奶奶的店小二,有好酒為什麼不賣給我們,欺負老子沒錢嗎?這是十兩金子,老子就要隔壁桌上的酒!」

店小二苦著臉說道:「客官大老爺,那酒是客人自帶的,小店沒有啊,您老還想喝,小的再去取一壺十里香來。」那人蠻不講理:「那桌的酒才叫十里香,老子就要那種!這是十兩金子,快去取,惹得老子興起,一把火燒了這鳥店!」聲音高亢渾厚,猶如撞擊銅鍾般轟然作響。大家都猜想這人一定是個高大的壯漢。

店小二哭喪著臉轉到李強這桌,求道:「各位客官大老爺,可憐可憐小的,能不能把這酒賣給小店。」

趙豪可不干,剛才他連話都懶得說,一個勁地喝酒。他走南闖北幾十年,還從沒喝過如此好酒,何況這酒還是師尊拿出來的。趙豪抱住酒瓶道:「不行,這酒不讓,就不讓。」他的樣子讓李強看了都好笑,心想:「酒多的是,送他一瓶又何妨。」

李強正要將酒拿出來,屏風「乒」地倒了下來,一個精瘦的矮子跳了過來。

這人長著一顆小腦袋,頭上稀稀拉拉的幾縷長發,手臂極長,一雙手卻大的出奇,身體瘦小,大約只有一百五十幾公分高,這種形象只要見過一次,就再也忘記不了啦。

眾人一愣,方才講話的是他?

「啪」,桌子上拍了一錠金子,那人說:「十兩金子,酒給我!」

這下,不但趙豪不干,李強也不高興了。梅晶晶嘲笑道:「十兩金子就想買這酒,你是不是發燒說胡話?這可是仙酒,十兩金子只夠聞聞酒味!」那人鼻子亂動,嗅個不停,眼睛盯著趙豪懷里的酒瓶,眼珠亂轉。

那人看看趙豪,微微一怔,突然叫道:「你、你是趙老爺子?」大家吃驚不小,難道是熟人。趙豪也怔住了,放下酒瓶站起身,遲疑道:「你是……」怎麼也想不起來他是誰。

那人一把抓過酒瓶,跳到一邊,大笑道:「你們講話這麼久,老子猜也猜出誰是誰啦,老子什麼也不是,老子就是為了這瓶酒!」橫著身子竄出酒樓,在空中發出一陣狂笑:「哈哈,上當啦!哈哈哈……」

趙豪氣得要發瘋,飛身追去。李強和梅晶晶反應極快,跟著追去。鄭鵬氣得嗷嗷大叫:「等等我,我也去!」也沖了出去。

程子重和凌宏軒對望一眼,傻了。

前後幾個人風馳電掣般追了下去。那人雖然跑得快,但他忘了將酒瓶口給捂住,五糧醇特有的芳香飄散在身後,如何能瞞過追他的人。

四人追了一夜,天亮了。趙豪停住腳步,向四處張望,心中一動:「這不是驚魂坡嗎?一夜的時間居然跑了二百多里地。」

李強原本想叫住趙豪,但是轉念一想,正好趁此機會將程子重甩掉,至於以後怎麼辦看情形再定。李強問道:「這是什麼地方?好家夥,跑得真快!」心里尋思:「以後要煉一個瞬移的陣法,這樣跑太慢了。」

趙豪苦笑道:「我們恐怕到了驚魂坡啦!」梅晶晶驚道:「是有怪獸出沒的驚魂坡嗎?」神情十分緊張,小姑娘最怕那些怪模怪樣的野獸了。趙豪又道:「好像這兒是驚魂坡的中心地帶!」

遠處傳來叮咚叮咚的聲音,而且越來越響。

梅晶晶一把拽住李強的胳膊,神情緊張地說:「哥哥,有東西過來了!」李強拍拍她的手安慰道:「妞妞別怕!別怕!」

「小哥,大妹子,老爺子,等等俺……」黑大個鄭鵬追了上來。跑到李強身邊,鄭鵬狂喘著抱怨道:「累死俺了,你們跑的比兔子還快,追到那小子了嗎?」

梅晶晶惱怒道:「你要嚇死人啊,跑路都這麼大的聲音,我還以為是什麼怪物呢。」小臉微微一紅,松開了抱著李強胳膊的手。

趙豪道:「大家還是小心點,這里的怪獸很厲害。」

沙沙聲從四處傳來。

趙豪叫道:「小心了,是影射蟲!」拔出寶刀,神情變得凝重起來。

三只足有水缸大的蟲子,出現在他們的眼前。蟲子的模樣怪異,鮮紅色的身體上有一塊塊的黑斑,頭部一只獨眼,口器是兩根鋒利的針,有一尺多長,藍汪汪的閃著奇異的光。

梅晶晶一眼看見,嚇得小臉煞白,從地上「噌」地跳到李強的背上,嗚咽道:「媽媽咪呀,好可怕啊!」李強也緊張,不過被梅晶晶這一跳,反而鎮定下來,笑道:「哎,妞妞,別再往上爬了,我頭上沒柱子,爬不上去的。」

趙豪大叫:「小心它噴出的刺!」

黑大個鄭鵬拎著長斧,看了一眼梅晶晶,呵呵傻笑道:「大妹子,怎麼膽子越來越小了,看俺黑子的斧頭!」梅晶晶羞怒道:「人家是女孩子,當然怕蟲蟲啦!」

李強揚手間飛出三只金鷹,盤旋著沖向影射蟲。三聲爆響,影射蟲被炸出十幾米遠。梅晶晶歡呼著從李強背上跳下,崇拜地說:「哥哥,你好棒耶!蟲蟲一下子就炸飛了呀!」李強被她嗲得身上所有的毛發全數起立,渾身一陣一陣地起雞皮疙瘩。

三只影射蟲竟然沒死,搖搖晃晃的又爬了過來,梅晶晶嚇得又躲在李強身後:「哇,這都打不死啊。」

李強臉也白了。一只金鷹所含的能量是非同小可的,竟然會打它不死,這種蟲子看來不止是皮厚,似乎是有能量保護層給護住了。

那蟲子發出刺耳的吱吱聲,猶如利器刮過玻璃。趙豪驚道:「它在叫喚同伴,快打死它!」李強喝道:「妞妞,你用鞭子捆住它,黑子保護妞妞,趙豪你戒備我們身後,好!行動!」

梅晶晶壯著膽,甩出鞭影,每只蟲子被三道細鞭影死死纏繞,立時就動彈不得。蟲子吱吱怪叫,六道藍光射了過來。李強的百刃槍急速飛出十幾道槍影,啪啪聲中擊落藍光,叮叮幾聲響,地上落了六根藍汪汪的尖刺。

三只影射蟲射出口器里的尖刺,立即萎靡不振,被李強射出的槍影一擊送命。

大家松了口氣,鄭鵬罵道:「奶奶的,這東西真結實!」走上前掄起大斧,一斧劈下,死蟲一分為二。梅晶晶嘲笑道:「喲,我們的黑子真勇敢,蟲蟲被他一斧子就砍成兩段啦!」乘機報複他剛才說自己膽小。

鄭鵬被她挖苦的臉都紅了,爭辯道:「要不是小哥讓俺保護你,這幾只小蟲子俺還沒看在眼里。咦!?這是什麼東西?」

被黑子劈開的影射蟲肚里,有一顆藍光閃動的珠子。鄭鵬伸手拿了出來,「這是什麼珠子,真好看。」在衣服上蹭蹭,那藍珠越發晶瑩可愛了。

小姑娘對這種閃閃發亮的珠子是最感興趣的,梅晶晶小手一伸,「拿來,給本姑娘看看。」鄭鵬得意地笑道:「不給,誰讓你笑話俺黑子的。」

梅晶晶壞笑著說:「真的不給?」鄭鵬看到她不懷好意的樣子,心里發毛,有心要給她,又覺得面子下不來。梅晶晶輕輕甩著鞭子,咯咯笑道:「真的不給嗎?那別怪本姑娘搶啦。」鄭鵬一看到她的鞭子,恍然大悟,忙叫道:「大妹子,不許用鞭子捆俺。」

「不給我,就捆你!」小姑娘蠻不講理。

鄭鵬也不傻,轉身躲到李強背後,笑道:「哈哈,俺找到擋箭牌啦!」

李強看著兩人玩鬧,心中充滿溫馨,說道:「妞妞,給你。」遞過去兩顆藍珠。這是趙豪在他們玩鬧時挖出來的。

梅晶晶歡呼道:「還是我哥哥好,黑子你可不像男子漢,和小姑娘搶東西。」

「呃……」鄭鵬被她噎得無話可說。

一大片的沙沙聲響起。

李強倒吸一口涼氣,迅速取出仙石等工具,邊擺防禦陣邊說:「注意觀察四周,黑子你保護好妞妞,有蟲子沖過來,妞妞先用鞭子捆它,趙豪用寶刀砍,爭取時間讓我擺好陣,有大批蟲子沖過來了!」

梅晶晶尖叫道:「嗚哇!好多好多蟲子,惡心死啦!」

上篇:第八章     下篇: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