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十章  
   
第十章

這群影射蟲足有幾百只,顏色也是五花八門,以粉色的居多,大大小小、密密麻麻地爬了過來,剛才殺死的那種豔紅色的蟲子卻看不到了。

李強真急了,自己有赤焰龍盾護身危險不大,可是他們三人無論如何是抵擋不住的。連續射出幾十只金鷹盤旋在四人的頭頂,只要有大蟲子靠近,立即就有一只金鷹鳴叫著沖下去,將它炸飛。

梅晶晶心里害怕,壯著膽哭唧唧地不停甩動鞭子,將漏網沖近的影射蟲纏住,趙豪則前後奔跑,將射來的尖刺擊落。鄭鵬的長武器沾了光,一斧一斧地將纏住的影射蟲砍死,嘴里還怪叫:「俺砍死你!俺砍死你!」幾人分工合作竟然非常默契。

一會功夫,就殺的狼煙四起血肉橫飛。

終於李強擺好防禦陣,叫道:「大家靠到我身邊來,陣法要啟動了!」手一揚金鷹四散地俯沖下去,連串的爆裂,將蟲子遠遠炸開。李強運真元力啟動了陣法。

趙豪喘著粗氣道:「師尊,都是弟子不好,把大家帶到這個地方。」李強稍稍松了口氣:「別說傻話啦,誰也不會怪你的,是搶酒的那人成心引我們到這兒的。」

密密麻麻的蟲子撞上防禦陣,四人站立處就像被扣上一只玻璃碗,任蟲子如何沖擊,也踏不進半步。

暫時算安全了。

梅晶晶拍了拍胸口道:「好可怕呀,幸好哥哥會擺防禦陣,這麼多蟲蟲一起沖過來,我們都活不了啦,哥哥真了不起!」聽她狂拍李強的馬屁,鄭鵬呵呵笑道:「俺黑子也砍死好多蟲子,大妹子也誇誇俺吧。」梅晶晶白了他一眼:「美的你,想也別想!」

趙豪聽他倆斗著嘴,心想:「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現在出現的影射蟲還是一般的怪蟲,要是來一只大型的怪獸那可就難辦了。」

李強笑道:「妞妞小嘴這麼甜,是不是有什麼目的啊?」梅晶晶開心的拍手道:「咦,猜對了!哥哥,教教妹子怎麼擺陣法好嗎?」李強想了想問道:「妞妞,你修煉到什麼程度了?」梅晶晶有點忸怩:「人家是瞎煉的,我聽我娘說,快到開光期了。」

李強有點吃驚:「不對啊,你怎麼會這麼低,我以為你已經到融合期了呢。你別動,讓我看看。」李強探出一絲真元仔細查看,心里尋思:「她修煉的方式好奇怪啊,程度是開光初期,比趙豪要低,而真元之力卻達到了融合期才能達到的水平。」

又要過她的鞭子看,發現其制作之精致,構思之巧妙讓人歎服。這條鞭子居然可以隨著修為的增加,威力也跟著增加。李強搞不明白其中的奧秘,搖搖頭心想:「如果傅大哥在一定懂得。」

他對梅晶晶道:「妞妞,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學。不過,以後有空閒的時間,我煉一個護具給你防身。」梅晶晶開心的笑了。

鄭鵬說道:「俺能不能站在陣里,向外砍蟲子啊?」李強搖頭道:「不行的。」

李強突然想到武器是不能出陣的,但是由兵刃發出的能量應該是可以射出去的。他試著一振百刃槍,射出一根能量幻化的槍刺尖,「砰」一輕響,尖刺在防禦陣里就消散了。李強歎道:「我們被困住了。大家先休息,讓我再想想有沒有辦法。」

梅晶晶把玩著兩顆藍珠子,鄭鵬看見說道:「大妹子,這顆大珠給你,俺剛才是和你鬧著玩呢。」梅晶晶接過藍珠,黯然道:「我知道的。」趙豪看看陷入沈思的李強,懊喪地說:「唉,是我拖累大家了。」梅晶晶柔聲勸道:「老爺子,不怪你。別灰心,我對哥哥有信心!你看這麼多蟲子也沒傷到我們呀。」鄭鵬也道:「是啊,俺知道小哥會有辦法的。」

沈思良久不得要領,李強站起身說:「你們現在都別出陣,我先出去殺一會。你們別擔心,有赤焰龍盾護身,這些蟲子還傷不了我。」梅晶晶一把拽住李強:「哥哥別去,蟲蟲太多了,危險啊。」趙豪說:「師尊,我也跟你去。」鄭鵬也嚷嚷著要去。

李強喝道:「你們誰也不許動,都給我在陣中等著!」梅晶晶小嘴一扁,眼圈紅了。李強一看大事不好,這小姑娘要哭起來可就麻煩了,忙溫言安慰:「妞妞,放心吧,不會有事的,你還不相信哥哥的能力嗎?乖乖聽話等著,哥哥殺完蟲蟲給你去找珠子玩。」花言巧語用盡手段才算止住她的眼淚。

趙豪小聲說道:「師尊,別離的太遠,一有不對立即退回陣里,我們另想辦法。小心!」

李強啟動赤焰龍盾,握著百刃槍縱身躍入蟲堆。

梅晶晶緊張地用手捂住眼睛不敢再看。趙豪和鄭鵬緊緊盯著李強,兩人打算一旦發現不對,馬上沖過去幫忙。

影射蟲見有人出來,美味當前興奮得吱吱亂叫,密密麻麻地沖了上去。李強頭皮發麻,大喝一聲:「來得好!」舞動百刃槍,無數的銀白色槍刺從李強站立處向四周飛去,「乒乒」連響,蟲子被擊開老遠。

李強一邊打一邊思索,這時他才覺得武器設計上存在缺陷。這次修煉的武器威力大小不能調整,也不能根據對手的強弱發出幻化能量,這樣消耗真元的速度太快,很容易後力不濟,打不得持久戰,以後一定要重新修煉過。一分神,一只影射蟲從後面躍上背來。

梅晶晶從指尖縫隙里看到蟲子跳到李強背上,心里一痛,尖叫著就沖了出去,揚手一鞭打出。

趙豪、鄭鵬大驚,急忙搶出陣來。趙豪的寶刀如暴風驟雨般揮舞著,立時逼開圍上來的蟲子。鄭鵬掄著長斧,仗著身大力不虧,以腰為軸,掄圓了橫砍。

三人一起陷入苦戰。

赤焰龍盾的功效的確不同凡響,反擊之力大得不可思議。那影射蟲的口器閃電般刺向李強的脖頸,剛要刺進去,一股巨大的力量反彈回來,蟲子竟然被壓裂開來,一命嗚呼。李強大樂,這是個好辦法。他收起槍,專心運轉起赤焰龍盾。

李強慢慢地體會出赤焰龍盾為什麼會如此厲害。百刃槍、鷹擊弩發出的幻化能量,每一股都是一樣大小的,遇見弱小的對手,固然可以一擊斃命,但多餘的能量就浪費了。若遇見防護力強的對手,幻化能量不足以致命,能量浪費得就更大了。而赤焰龍盾則不同,它屬於被動反擊的防禦武器,可以根據攻擊來的力量作出調整,能恰到好處地作出反應,不會浪費一點能量,除非對手的實力強過自己。

一聲尖叫,那是妞妞的聲音。

李強入耳心驚,發現趙豪三人竟然跑出陣來,而且三人已經岌岌可危了。

李強急得眼睛都紅了,不顧一切地耗費真元發出金鷹,瞬間天空中飛滿金鷹,他要拚命了。

李強如旋風一般沖到三人處,一手抱起梅晶晶,一手抓住鄭鵬的衣領先將他摔進陣里,趙豪可是聰明人,不等師尊抓來,飛身回陣,隨手劈飛一只影射蟲。

梅晶晶出其不意的被李強抱起,「嚶嚀」一聲,羞得連手都軟了,心里就像在敲大鼓,咚咚亂響。

跳回陣中,李強臉色慘白,真元消耗太大了。他放下梅晶晶,一語不發立即坐下,取出一塊仙石恢複消耗的真元。梅晶晶紅著臉,沖趙豪吐吐小舌頭,悄悄說道:「老爺子,哥哥要罵我的話,你要幫幫妞妞啊。」趙豪點點頭,心想:「師尊恐怕不會罵你,要罵我可是首當其沖。」

陣外的群鷹鳴叫著沖向影射蟲,驚天動地的爆裂聲響徹云霄。

爆裂的金鷹引燃了四周的草木。

大火燒了起來。

趙豪驚歎這個防禦陣的厲害,外面的大火濃煙,在陣里竟然完全不受影響。

影射蟲經受不住大火濃煙的熏灼,紛紛逃離,受傷和弱小的基本上死光了。

大火漸漸熄滅。梅晶晶擔心地看著李強,問道:「老爺子,你看哥哥有危險嗎?」趙豪搖搖頭道:「沒有危險,師尊是真元消耗太大了,一會就恢複了。不要緊的,妞妞別擔心。」又道:「千萬別驚動他。」

鄭鵬說道:「火熄了,俺出去看看。」趙豪急忙道:「我和你去。妞妞照顧好師尊,我們不走遠。」梅晶晶點頭,突然想到說:「黑子,幫妞妞找珠子啊。」小姑娘就是喜歡亮閃閃的東西。

李強慢慢吸收手上仙石里的精勁能,緩緩補充著真元。

其實他還沒有完全掌握紫炎心的功能,他根本就不需要用其它的仙石來補充真元,紫炎心本身的能量他只吸收融合了不到六分之一。可惜傅山不在身邊,無人指導,李強只能盲人摸象,自己探索了。

雖然閉著眼睛,感覺卻越來越敏銳。突然眼前一片光明,李強似乎清晰地沉進自己的身體里,令他吃驚的是,體內竟現出一個盤腿而坐的小人兒,只有拳頭大小,裹在一團紫焰里上下沉浮。仔細分辨,眉眼耳鼻精致入微,居然同自己一模一樣,身上穿著滿天星甲。李強心中一動,明白這就是自己的紫府元嬰,他似乎剛剛形成,包裹他的一定是紫炎心了。

李強試著將心神沉進元嬰中,立即發現元嬰居然就是另外一個自我,只不過是由純精勁能構成的。他試著元嬰和本體交換能量,從元嬰身上開始緩緩散發出紫色的光焰,連續不斷地融進體內,只一會兒工夫,李強覺得已經是功力大進,消耗的真元不但補齊,而且更加精純。李強自己還不知道,他已經修煉到靈魂不滅的境界了。

梅晶晶不敢驚動李強,只是目不轉睛的看著他。她自己也不明白,才短短幾天時間,自己為什麼會對他這麼關心。

李強睜開眼就看到她擔心的目光,心中感動說道:「妞妞,不要緊,我好了。咦,蟲子沒有啦?」梅晶晶開心道:「哥哥,蟲蟲都燒死了,老爺子和黑子在外面查看,你、你真的沒事了?」

李強起身笑道:「好,妞妞放心吧。呵呵,他們回來了。」心想:「這次可算因禍得福了,不但修為進精到六層的元嬰期中期,並且結出了紫府元嬰,而且最大的收獲是結識了這三位朋友,竟然願為自己的安危而去拚命。」其實他自己又何嘗不是。

趙豪回到陣里說道:「師尊,我們要盡快離開這兒。這次只是影射蟲,沒出現怪獸,如果遇見怪獸就更難打了。」梅晶晶嚇道:「還有怪獸?怪不得這里叫驚魂坡呢,嚇死妞妞了。」轉眼看見黑子,叫道:「哇,好多珠子啊,好好看,快給我!」李強趙豪相視而笑,這小姑娘實在是有意思。

珠子有大有小,有各種顏色,李強隨手拿起一顆,心里奇怪,地球上的動物體內從來不會產這種亮閃閃的半透明的珠子,最多只有珍珠或者牛黃馬寶之類。他運真元試著探進珠子里,不由地大吃一驚,揚手扔了出去。

「怎麼了?」大家驚問。話音未落,一聲低沉的回響散了開來,一陣寒風撲面而來,珠子爆裂的地方竟然結出厚厚的冰碴。梅晶晶驚訝道:「哎,好奇怪啊,怎麼會結冰呢?」李強後怕道:「這珠子內的結構太奇特了,竟然有兩層,被我的真元力激發,兩層混合就爆了。」說完突然想到,這不是一種很好的攻擊炸彈嗎。

梅晶晶笑道:「這不就是冰爆彈嗎?太好了,有怪獸出來賞它一顆,凍死它!」

「俺肚子餓了,趕快走吧!」

「好,一起走。」

李強收回防禦陣,一行四人向前走去。

一陣淡淡的酒香隨風飄來。

趙豪嗅了嗅,小聲問道:「你們聞到什麼了嗎?對,一定是昨天搶酒的那人,竟然還在,看我怎麼收拾他。」他想想就生氣,厮殺了大半天搞得驚天動地,這家夥卻躲在這兒喝酒。四人躡手躡腳地走了過去。

「別找了,老子在這兒!」吊兒郎當的聲音,從一顆參天大樹上響起。

那人坐在高高的樹杈上,晃著兩條腿,拎著酒瓶喝完最後一口,笑嘻嘻道:「好酒!好酒!真是好酒!喂,小子,這酒你還有嗎?老子買。」

趙豪可氣瘋了,腳尖連踏樹干縱身而上,寶刀斜斜的劈了過去。那人看也不看,腳尖劃了個圈就將他逼下樹來,趙豪叫道:「你下來,我們打個痛快!」

李強一直沒說話,他在仔細觀察。自從傅山帶他離開地球,他才明白什麼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對任何人他都不敢小看。

「你還不夠資格,你們四個一起上也不行!」嘴上說著,人卻不下來,又道:「小子,這個中國是哪個國家,四川省又是哪里啊,老子真是孤陋寡聞了。」李強被他嚇了一大跳,想了想才反應過來,他看到的是酒瓶上的商標內容。

鄭鵬看看樹太高,自己可爬不上去,不過他也有辦法,吐口口水在手里,雙手搓搓舉起大斧,走到樹下「嗨」了一聲,「乒乒乓乓」地砍起樹來。這棵樹很大,但是鄭鵬的斧子也大。

那人在樹上大叫:「喂,傻大個,你家缺柴燒啊,邊上有小樹好砍,別砍這棵啊,砍斷了老子就掉下來啦。」梅晶晶不耐煩了,長鞭甩出,說道:「給我下來!」一道白影飛向那人。誰知白影剛上身就悄無聲息的消失了。梅晶晶吃驚地用小手捂住嘴,她還從來沒見過有這樣化解的。

李強慢條斯理地拿出一瓶茅台酒,打開酒瓶,笑道:「大家過來,嘗嘗我帶來的極品好酒。黑子別砍了,讓他在樹上慢慢待著。」李強這一招可是太絕了,茅台酒可是濃香型,瓶蓋一打開,真正是酒香四溢,趙豪只聞得一下就大聲喝彩:「師尊這酒好,好香,累了半天,呵呵,讓弟子喝點。」梅晶晶撇撇嘴說道:「你們男人就是愛喝酒,這有什麼香的。」

「給俺留點!」鄭鵬樹也不砍了,急急忙忙跑過來搶酒喝。

那人真傻了,怎麼也沒想到李強居然還帶有酒,聞到飄來的酒香,喉嚨里就像有只小手,不停地在撓。這次從巴達星出來,遭人陷害,非酒不解,酒癮之大簡直不可思議,眼見如此美酒而自己喝不到,心里難過之極。他轉了轉眼珠,心想:「老子要不把這瓶美酒搞到手,也太丟人啦。」

雙腿輕彈,就像一片樹葉緩緩從樹上飄落。露了這一手,那人得意地看向李強四人,誰知道他們看都沒看他一眼。他暗罵一聲,擺出一副笑臉,搖搖擺擺地走了過來。

趙豪心里佩服師尊,三人想盡辦法都沒讓他下樹,師尊取出一瓶好酒,他就乖乖的自動送上門來。那人咳嗽一聲說:「這位小哥,這個,那個,嗯,酒,什麼的……」

李強心想:「這人一定是個超級酒鬼,看他對付妞妞的鞭子,這人還是少見的修真高手。這麼愛酒竟然不肯用武力強搶。昨天他雖然用詐,但是還是留下十兩金子。嗯,逗逗他玩。」李強其實並沒有記恨他。

四個人異常默契,不約而同地都不理他,就像沒看見這個人。

那人傻了。他平時機敏百出,人見人怕,這次活生生讓一瓶酒給難住了。

臉上突然露出一絲壞笑,一道白光閃過,人已無蹤。「咦,他走掉了。」趙豪驚訝道。四人都知道他是不會輕易離開的。

果然,只過了片刻,那人大呼小叫地奔了過來。

他身後竟然追著一只巨大的怪獸!

那人沖到李強身邊扮了個鬼臉,開心地說:「不小心惹到了金晶角獸,哈哈,我可怕它,走也!」一道白光,他又坐在了樹上,好整以暇地看起熱鬧來。

上篇:第九章     下篇:第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