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金晶角獸是攻擊性極強的怪獸,此獸長約六米,頭頂生有一只雪白的刀形長角,全身披滿白色鱗甲,激怒時白色鱗甲會變成金色,尖細的長尾布滿鱗刺,平時兩只紅晶眼,發怒時在額頭上會睜開第三只眼,因此又叫三眼獸。

李強來不及咒罵,揚起百刃槍連串的槍刺打在金晶角獸的頭上,同時叫道:「大家快退!」幻化的槍刺竟然不能阻住金晶角獸的步伐,當胸就撞向李強,赤焰龍盾立時啟動,無奈這怪獸太重沖力又大,措手不及下被撞飛了出去。

趙豪和鄭鵬一左一右同時逼近,趙豪寶刀直奔怪獸的眼睛刺去,而鄭鵬則掄大斧用盡吃奶的勁,當頭一斧,那怪獸挺角擺動,大斧力劈在角上,只見雪白的角霎時金光一閃,鄭鵬只覺得砍在了南山角上,震得急速後退,一跤跌坐在地,大斧脫手飛出。而趙豪一刀刺空,知道不好,仗著功夫好,身形靈動,反手又一刀砍在怪獸身上,借勁反彈了出去,這一刀竟然沒能傷到它的皮。

從地上爬起,雖然沒有受傷心里覺得很窩囊,李強現在深感自己的不足,抬眼看去,驚得魂飛魄散,大叫:「黑子快躲!」

鄭鵬跌坐在地,大斧摔在遠處,金晶角獸正快速頂向他。

十二道鞭影連續的纏在金晶角獸的腳上,踉蹌幾步怪獸轟然倒地,梅晶晶長鞭閃處將鄭鵬拉了過來。贊許的看了看妞妞,四處張望李強心里有了主意,叫道:「大家快跟我來!」李強帶著幾人直奔那顆大樹而去,到了樹下,說道:「你們躲到那塊巨石後,我來引他。」

金晶角獸身上金光閃動,幾下就掙脫束縛站起身,它似乎非常憤怒,轉動身體一眼就看見李強站在樹下,吼叫著沖了上去。

射出一只金鷹將金晶角獸炸退幾步,李強大笑的對樹上那人說:「你坐好了。」閃身躲到巨石後,金晶角獸被金鷹炸的怒極,急速的狂沖,李強突然的消失,讓它一頭撞在樹上,那人哇哇大叫從樹上落下,正好落在金晶角獸的身上。

讓李強他們瞠目結舌的是,那人竟然手抓怪獸的角,一拳一拳的,有條有理慢慢的擊打,金晶角獸就像被一座山壓著,完全無法動彈,而那人每一拳都讓它痛入骨髓。他沖李強躲的方向咧嘴笑道:「嘿嘿,老子要打不動了,唉,人老了,逞不了筋骨之能啊!」

那人跳下金晶角獸只用一只手,拽著他向李強躲的巨石走去。

李強四人驚的呆了,這是什麼樣的力量,看那怪獸已經是金光閃閃出盡渾身力氣,試圖掙脫那人的控制,一聲接一聲的低吼,顯得那樣的無奈。梅晶晶緊張的說道:「他,他把怪獸拖過來了!」大家明白那人只要松手,結果會很可怕。

緊張的思索,李強恍然大悟,取出喝了小半的茅台酒,高高舉起,看著那人笑道:「喂。你要抓緊點,別松手啊,你要松手我會緊張,我可就拿不住酒了。」

那人被李強捏住了短處,叫道:「好,算你狠!」又嬉皮笑臉道:「打個商量如何?我幫你把金晶角獸趕走,你就給我那瓶酒。」看著李強手上的酒,那人口水都流了下來。

梅晶晶叫道:「不公平,是你把怪獸引來的,就應該你自己趕走,這不算!換個條件。」那人心想:「哈哈,目的達到,還有什麼條件能難倒我嗎?」擦了把口水,說道:「行,你說什麼條件才肯換!」李強點點頭說道:「妞妞你提吧。」心想:「這樣最好,大家都沒丟面子。」

一時之間梅晶晶還真想不出什麼好條件,轉眼看見那人一手按著怪獸的角,心里頓時有了主意,咯咯笑道:「你就用怪獸的角來換吧。」心想:「看你怎麼弄下來。」

那人明顯的松了口氣,笑道:「哦,這可難為老子啦。」

之見他左手按住怪獸的頭,右手抓角翻腕,只聽得「卡」脆響,竟然硬生生將怪獸的金色角齊根扳斷。四人都不敢相信,這種力量是人所能擁有的。

「你功勞不小,老子就不殺你了,滾吧!」那人飛起一腳,怪獸就像被什麼東西拽著,翻滾著消失在眾人眼前。拿著角那人得意的走過來,說道:「小姑娘眼光不錯,這支金晶角可是一件寶貝。」

趙豪知道這人一定是世外高人,心里服氣,嘴上卻說:「喂,你到底是誰?」

那人根本就不搭理趙豪,將角遞給梅晶晶,急不可待的伸手:「酒給我!」看他猴急樣,李強微微一笑,說道:「酒我多的很,不過你先告訴我,你是誰?」那人眼睛一亮,說道:「真的?可是沒看見你帶嘛,咦,你有儲物手鐲,你是誰的門下?哎,先把酒給我!」

看他著急上火的樣子,李強遞過酒瓶。

喝了一小口,那張精瘦的臉舒展開來,哈了口氣,他問道:「你到底在哪個門派修真,怎麼會有修真者中高手都很難得到的儲物手鐲,看你的修為剛到元嬰期,你師門怎麼會給你如此珍貴的手鐲。」

沒等李強回答,他神色一變,說道:「我們先到一個安靜的地方談,有兩個討厭的家夥來了。」不由分說一道白光罩向四人,瞬息間地上空無一人。

憑空在地上現出兩個怪人,一高一矮,高個子道:「媽的,又給他溜了!」矮個子嗅嗅鼻子驚異道:「這老東西好像找到好酒了,弄不好已經解開我們下的‘無情結‘的咒。」高個子恨恨道:「我們再找去,走!」

「到了。」那人一屁股坐在地上。

李強雖然不會瞬移,但是已經有經驗了,而趙豪三人從來沒有這樣的經曆,又是害怕,又是佩服。那人又喝了口酒,說道:「我們接著說。」就看著李強。

稍稍猶豫,李強道:「我好像沒有門派,手鐲是我大哥送的。」那人一臉的懷疑,道:「不可能吧,嗯,你大哥是誰啊?」李強道:「我大哥叫傅山,在封緣星。」

從地上跳了起來,那人驚訝大叫:「什麼?是傅山,傅崇碧?」抓抓頭又道:「難怪,難怪,咦,奇怪奇怪,我說小老弟啊,傅山是不是你的領路人啊?」李強一陣興奮,他認識傅山大哥,說道:「是啊,傅大哥是我的領路人,你認識我大哥?」

那人笑道:「嘿嘿,豈止認識,我們倆都打了好幾百年了,誰也奈何不了誰,對了,你好像沒學到什麼本事,怎麼這樣差勁啊?」趙豪三人驚訝的插不上話,各自在心里尋思。

李強便把在火星的經曆告訴他。

那人開心大笑,道:「哈哈,花媚娘,不錯,不錯,這小妖女膽子不小,竟然敢同傅崇碧放對,有意思,太有意思了。」又道:「既然你是傅崇碧的兄弟,我也不瞞你了,我姓侯名霹淨,和你大哥既是朋友又是對頭。」李強驚笑道:「什麼,叫猴屁精?哈哈!」四人忍不住大笑。

侯霹淨氣道:「沒大沒小,是霹靂的霹,乾淨的淨,不許笑!奶奶的,就知道你們要笑!」四人使勁憋住,梅晶晶小臉都憋紅了,嘴角的笑意像水波般蕩漾開來,李強好不容易收住笑容,一眼看到妞妞的怪樣,實在是忍不住了,放聲大笑特笑。

又是跺腳,又是歎氣,侯霹淨氣乎乎喝了一大口酒,說道:「你想不想知道傅山是什麼門派?」李強當然想知道了,自從在火星和傅山失散,許多情況都來不及了解,自己以後還想回地球,沒了傅山的指導,那幾乎就是空想。

侯霹淨得意的說:「想聽啊,再拿一瓶酒來!」

李強為之氣結。

侯霹淨喝了口酒,低頭沈思片刻,開始給李強介紹傅山的背景和門派。

傅山,字崇碧,號青峰真人,修真門派叫「重玄」,其門派的修行最重制器,修行方法與眾不同,奇特無比,新人修煉初期進境極快。

在封緣星的七大門派和組織里,是最獨特的一個門派,這個門派的核心人物不是師徒傳承,全以兄弟相稱,以領路人的方式吸收新人,不過能被其吸收的新人,一定要符合這個門派的獨特要求。還有,要獲得門派的領路人資格,其修行必須達到第八層分神期,並且要制煉出一件奇特的修行寶器,為新人修真築基。

重玄派還有一個奇怪的規矩,每一個核心的兄弟,都可以自行收徒,所以重玄派也是一個實力龐大的門派。重玄派的核心兄弟現存的有二十七位,不過有十五位不知去向,可能是閉關修煉。傅山在門派兄弟里排第十二位,實力已達宗師境界。

李強歎口氣道:「侯老哥,可惜我和傅大哥走散了。」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問道:「剛才你說有兩個討厭的家夥是誰啊,侯老哥你干嘛躲他們?」

哈出口酒氣,侯霹淨罵道:「兩個卑鄙的東西,就會躲在暗處傷人,他們是‘毒咒‘教的長老,奶奶地,乘老子不注意給下了他們教派最厲害的‘無情結‘咒,老子元嬰被封,必須喝酒才能暫時解開,搞得老子比酒鬼還慘。」李強好奇的問道:「為什麼酒能解開無情結呢?」

「搞不清楚,老子中了無情結,心里不痛快,跑去喝酒時發現,竟然可以暫時解開那個該死的結,好像酒越烈性越好,奶奶地,喝了十年酒,弄得老子現在聞到酒香,口水都會流出來。」侯霹淨無奈的說道。李強尋思:「酒越烈性越好,那還有什麼比得過酒精,正好我有純度達一百度的醫用酒精,呵呵,酒精還解不開你那個什麼無情結?」

取出一瓶酒精,李強笑道:「這可是我帶來最烈的酒,不過不好喝,要不要嘗嘗啊?」心里暗樂:「乖乖,一百度的純酒精,燒也燒死了,看他怎麼厲害應該沒事吧。」

要命的是侯霹淨現在聽不得‘酒‘字,一把搶過來,打開瓶蓋,咕咚,咕咚,咕咚,一連喝了三大口,疑惑道:「怎麼這味道?」只覺得一團火從肚子里燒了上來,大聲喝采:「奶奶地,太棒了,這酒過癮。」舉瓶將酒全倒進肚子里,立即盤腿坐下。

梅晶晶小聲的問道:「哥哥,你給他喝的什麼酒啊,他的臉好紅哦,喝的身上都會發光。」鄭鵬傻乎乎的說道:「小哥,也給我喝一口那酒。」李強哭笑不得,笑罵道:「能喝我會不給你喝,那是酒精啊。」三人都不懂什麼是酒精,看著三人不解的目光,李強頭都大了,這也沒法解釋。

侯霹淨興奮極了,困擾自己近十年的無情結,有完全解開的徵兆,真元在酒精的催動下,急速轉動起來,閉目內視,罩在元嬰身上的一層黝黑的粘絲開始松動,在真元力急速消磨下,越來越淡,元嬰急劇漲大,刹那間,困擾了近十年的無情結煙消云散。

出了一身的臭汗,侯霹淨歡呼著跳起,凌空蹈虛的浮在空中走了一圈,落在李強面前,開心的只會呵呵傻笑。李強心想:「乖乖,一百度的醫用酒精,就像喝水,老天!」笑道:「是不是解開了,恭喜!恭喜!」侯霹淨說道:「解開了,哈哈,兄弟,我老侯沒欠過別人的情,感謝的話老侯不會說,以後兄弟有什麼擺不平的事,都有老侯兜著!」

李強卻沒覺得有什麼了不得的,不過有這麼厲害的高手幫自己,心里也挺高興。他不知道,侯霹淨在修真界同傅山一樣的鼎鼎大名,是個極難纏的角色,修為極高,鮮有對手,有他在後面撐腰,能惹得起李強的人也就有限了。李強笑道:「侯老哥,你看我和傅大哥失散,好多修真的功夫都不會,你教教小弟,好嗎?」

侯霹淨心中詫異:「我這個兄弟好像一點都不知道修真界的規矩,居然不知道,各門派是不許別派的門徒,修習本門的修行方法。也罷,誰讓我喜歡這個兄弟呢。」問道:「兄弟,你想學什麼?」

趙豪拽拽李強的衣襟,悄悄說道:「學飛!」趙豪的修行差,但是眼光卻很獨到。梅晶晶和鄭鵬也嚷嚷道:「我們也想學!」侯霹淨看著趙豪,笑罵道:「你這個小家夥,眼光還蠻厲害的嘛,好,今天老子開心,每人都教一套功夫。」趙豪苦笑,七十多歲的人,還是第一次被人叫作小家夥,不過沾師尊的光,可以學到功夫,看他這麼厲害,教給自己的一定不會差。

李強仔細體會真元的運轉,人慢慢地開始浮起,試著走出一步,心中一動,立刻明白了是什麼原因讓自己能在空中移動,緩緩的在空中漫步,李強大樂,叫道:「哈哈,我會飛了!」心神一松,‘撲通‘摔了下來。

尷尬的從地上爬起,李強解釋:「哎,都別笑,不小心,不小心啊!」梅晶晶道:「哥哥,你掉下來的樣子好帥哦。」侯霹淨‘噗‘一口酒噴了出去,咳嗽著大笑道:「小丫頭,你到底是誇你哥哥,還是挖苦他,哈哈!」梅晶晶紅著臉道:「妞妞當然是誇哥哥啦,你敢笑我,我、我打你喔。」

嬉鬧一會,大家又開始學,李強仗著基礎好,很快就熟練起來,其實修真者只要達到開光期,就可以學習禦劍術,開始學飛行,不過一定要有一把好劍才行,修成元嬰後就不用借助外物,可以自由飛行了。但是要學瞬移,就必須修煉到第八層的分神期,所以只要會瞬移就一定有宗師的境界。

看著可憐巴巴的趙豪,侯霹淨笑道:「你別這樣看著老子,不是不教你,你師尊沒賜給你寶劍,老子沒法教啊。」李強心想:「噢,修真界收徒弟是要賜劍的啊,要命了,我沒有怎麼辦。」想了想,李強沖侯霹淨笑了。

侯霹淨轉眼看見李強的笑,叫道:「哎,你別打壞主意,老子沒劍,沒有,就是沒有。」李強也不答話,慢慢騰騰在地上排出八瓶酒,笑著對趙豪說:「你雖然是我收記名弟子,可是我沒飛劍賜你,這八瓶極品美酒,就算是給你的補償。」

趙豪心領神會,說道:「謝師尊。」侯霹淨眼珠都要掉出來了,叫道:「兄弟,我老侯沒對不起你啊,你、你--!」急得抓耳撓腮。趙豪笑道:「師伯,這樣好不好,這八瓶好酒,算師侄孝敬您老,您代師尊賜師侄一把好劍。」

侯霹淨被李強抓住痛處,給他吃得死死的,十年老酒喝下來,對酒的癮頭已經大到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地步。搖搖頭侯霹淨假裝驚訝道:「咦,老子想起來了,好像有把好劍,算了,便宜你這小子,拿去吧,不過你要重新修煉過才能用。」趙豪欣喜的接過劍,這是一把七寸長的寶劍,劍體里就像有水銀流動,銀光閃閃精美異常。劍頸處有兩個細小篆字‘寒雀‘。梅晶晶和鄭鵬不干了,上前瘋狂糾纏,什麼軟的硬的方的扁的,沒頭沒臉的淹了過去。

四人纏得侯霹淨都要瘋了,已經是一代宗師的侯霹淨,被四個初入門的晚輩,追問討要得暈頭轉向,大叫吃不消。

十幾天的修煉,讓李強四人實力大漲。

這天侯霹淨躲在一顆大樹上,喝著好酒,彌縫著眼想心思。

李強飛上樹坐在他身邊,問道:「老哥哥,你也是在封緣星修真嗎?」侯霹淨搖搖頭道:「我在巴達星修煉,不過封緣星經常去,那兒修真者多,門派也多,有些修真者用的東西,只有在封緣星才能買到。」

好奇的問道:「那你怎麼會到天庭星來呢?」

侯霹淨說道:「這兒可是我的家鄉啊,每過幾十年我都要回來一趟,其實也沒什麼看的,早已物是人非,只不過心里總是放不下啊。」干笑數聲滿含著苦澀。

「不說這個,兄弟你准備往哪去?」

李強苦笑道:「故宋國的皇上,要我去都城,我也不知道他想干什麼?」侯霹淨點點頭道:「嗯,這不奇怪,因為你是修真者,不要緊,我陪你去。」眼中精光一閃,說道:「好家夥,這兩個卑鄙的東西,竟然找到這里來了,這次看老子怎麼修理你們。」

李強知道,毒咒教的人找來了。

上篇:第十章     下篇:第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