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侯霹淨笑嘻嘻的站在毒咒教的倆長老面前,說道:「是在找老子嗎?馮壁青你怎麼越長越麻杆,還有你童空,奶奶地,少吃點,撐的像皮球,你兩個陰魂不散,追了老子快十年,老子要是個娘們,保不定就給你倆追上手了,看你倆這麼誠心,老子也實在不耐煩了,今天就和你倆親近親近吧!」

高個子馮壁青驚訝的看著侯霹淨,結結巴巴說道:「你、你、你--!?」矮胖子童空反應比較快,驚叫道:「糟了,無情結給他化解了。」馮壁青的兩手飛舞,連續打出各式結印,指尖射出細細的黑絲,看見侯霹淨紋絲不動,震驚慌亂的神色浮現在兩人臉上,若不是無情結控制住他,就是傾盡毒咒教所有高手也不是他的對手。

「哈哈哈-哈哈-老子忍了十年,你倆可真是威風,追的老子團團轉,了不起!」侯霹淨伸出大麼指,毫無徵兆的,‘啪啪,啪啪‘每人兩記陰陽耳光,侯霹淨依舊站在原地伸著大麼指,兩人嚇的心膽俱裂,不約而同的吐出幾顆牙齒。

李強四人躲在樹叢里偷看,四人中只有李強隱隱的看見侯霹淨的快速迅移,其他三人只覺得莫名其妙,不明白他為什麼站著不動也能打人。

馮壁青和童空對望一眼,兩人同時打出一個奇怪的結印,馮壁青的結印噴開一篷黑絲,那黑絲就如活物般從四面八方游向侯霹淨,童空的結印化成奇異的青霧,飄進黑絲里。

「萬咒嗜心」是毒咒教最霸道的攻擊咒,侯霹淨大笑道:「 這玩意在老子面前沒用,哈哈,萬咒嗜心只能欺負小孩子吧。」手一揮,一只足有桌面大,冒著寒氣閃著白光的巨手脫腕飛出,那些黑絲就像雪花飄到火堆里立即化為烏有,兩人同時噴了口鮮血,立受重創。

鄭鵬驚道:「這就是‘寒靈巨掌‘啊,太好了,俺也學會了。」趙豪笑道:「你要達到師伯的程度,最少要修煉幾百年。」鄭鵬白了他一眼道:「又打擊俺的信心。」

馮壁青叫道:「老家夥太厲害,我們走!」

兩人竟然憑空消失。

侯霹淨冷冷笑道:「走得了?老子還沒和你們好好親近呢。」話音未落,‘乒咚‘一聲響,兩人在不遠處顯出身形,矮胖子童空叫道:「我們認輸,你是前輩高人,好意思和我們晚輩計較。」

侯霹淨開心的說道:「不計較,老子不殺你們兩個混帳,只不過老子想和你們親近一下,報答二位狂追老子十年的恩!」慢慢的走到他們身邊,讓李強四人想不到的是,侯霹淨竟然對他倆「砰砰啪啪」的拳打腳踢,就像街頭的無賴痞子打架,真是拳拳到肉,打的痛快非常。只一會兒,倆人像灘泥一樣趴在地上,毫不客氣的從他倆身上搜出一堆東西,拍拍手說道:「告訴你們教主,老子遲早上門找他,要他准備好了,給老子滾!」

李強四人鼓掌而出,梅晶晶笑嘻嘻的拍馬屁,說道:「候前輩真是威風八面,神勇無比,打的兩個壞蛋沒有還手之力,妞妞好佩服喔,嘻嘻!」侯霹淨打了個寒噤,說:「別,別拍老子的馬屁,你才是個小壞蛋,你這小丫頭想什麼,老子會不知道?」

四人齊笑,侯霹淨道:「哎,上輩子作孽,讓老子遇見你們這幾個小壞蛋,這個給你,這個給黑小子。」趙豪道:「師伯,我的呢?」李強也湊熱鬧,叫道:「我有沒有啊?」侯霹淨一個頭十個大,搖著雙手連連道:「沒了,沒了,那兩個家夥身上就這個值錢,沒別的東西,再要老子就連褲衩都要當當了。」

梅晶晶和鄭鵬拿到的是‘儲物腰帶‘,很實用的東西,雖然沒有李強的手鐲好,但是也能儲藏不少物品。趙豪沒得到東西,到也不難過,畢竟在江湖上闖蕩多年,心里明白能夠有李強這樣的師尊,已經是祖墳頭上冒青煙了,要不是李強懵懵懂懂的,誰會收一個七十多歲的老頭為徒。

侯霹淨問道:「兄弟,我們還是先到都城去吧。」

「太好了,到都城去玩啦!」梅晶晶歡呼雀躍,這些天的修煉把她憋壞了。

有侯霹淨的瞬移,五人輕松的到達都城。

進了都城,趙豪笑道:「師伯,師尊,先到弟子家休息,明天弟子陪著游玩全城。」

李強稍稍遲疑,問道:「老哥,你看如何?」侯霹淨的神情有些奇怪,心不在焉得說道:「變化真大啊,噢,好,就去你徒弟家。」趙豪奇怪道:「師伯,您熟悉這里?」

長歎道:「是啊,有四十多年沒來了,這兒原來有一家清記油坊,現在卻是當鋪了。」

李強感觸也很深,不知道自己有能力回去時,家鄉會變成什麼樣。

一行人來到趙豪家,梅晶晶驚歎道:「哇,原來你是有錢人啊,趙記寶銀飾金樓,是你開的銀樓嗎?」趙豪笑道:「是啊,等會兒我讓他們拿最好的金銀首飾讓你挑。」梅晶晶開心道:「真的?可是妞妞沒錢啊!」李強笑道:「他怎麼敢要妞妞的錢。」

趙豪一進門,整個銀樓就亂作一團,自他們在盤石鎮的百味酒樓失蹤,消息已經傳到銀樓,趙豪的幾個兒孫都趕到都城,派了不少好手沿路尋找,正在焦頭爛額之際,他們卻回來了。

一到家趙豪就擺出當家老爺子的威勢,先將眾人安排在最好的房間,在客廳擺上豐盛的筵席,竭盡所能的招待他們。侯霹淨笑道:「老子可真羨慕這小子,那麼多兒孫繞著轉,老子可慘了,一個親人都不在了。」趙豪可是聰明人,立即說道:「師伯,弟子的家人就是您的家人,您只要回故宋國,任何時候到銀樓來,我們都會好好的孝敬您老。」

有小厮進來報:「程老爺求見。」

程子重進門就叫道:「哎喲,李大人啊,您可嚇死夫子了,我們在盤石鎮等了整整二天,唉,您要是再不來,夫子可要投河了。」心想:「謝天謝地,你要是跑了,皇上還不砍了我的頭。」看到首席上座的侯霹淨,程子重驚訝的問道:「這位是--?」

李強介紹道:「他是我老哥。老哥哥,這位是程子重,程老夫子。」程子重忙道:「見過老爺子。」侯霹淨鼻子一哼,道:「罷了。」一副目中無人的樣子。程子重心道:「好大的架子,要不是看在李大人的面子,憑你一個糟老頭,誰理你。」臉現不悅之色。

李強微微一笑,道:「老夫子請坐。」又道:「我是不是要去見皇上,什麼時候去?」

程子重道:「是啊,李大人最好在明天早上去,我陪大人進宮。」梅晶晶不樂意了,說道:「哥哥,進宮干嗎?明天妞妞還想去逛街,你進宮了,我們怎麼去玩啊。」趙豪插話:「妞妞別急,明天我陪大家去,都城有好多好玩的地方,我們慢慢玩,師尊見過皇上很快就會回來的。」

「算了,算了,哥哥見過皇上後,快點回來,妞妞等你。」無可奈何的說,又問道:「候前輩明天也和我們一起去嗎?小姑娘唯恐人少不熱鬧。

侯霹淨搖搖頭道:「明天老子陪兄弟進宮,你們先去玩。」程子重吃驚道:「你未奉詔怎麼可以進宮?」侯霹淨眼光像刀子一眼掃過程子重,說:「老子進宮從來就沒要過什麼詔,老子要不是陪兄弟,還不肯去呢。」

被他眼神掃過,程子重心里發顫,有點探不到這個糟老頭的底,不知道這個一口一個老子,說話粗俗的人到底是干什麼的。心想:「也好,到宮門口,自有侍衛阻擋。」程子重處世極為圓滑,笑道:「當然,既然老爺子要去,明天我們三人一塊進宮。」

第二天的清晨,李強三人准時到達皇宮的大門。

程子重將聖旨遞給守門侍衛,侍衛跪著看完,起身道:「程大人,李大人請!」

侯霹淨跟著向里走,幾個侍衛上前阻擋,喝道:「閑雜人等不得進內,站住了!」程子重暗笑:「我看你怎麼辦?」

侯霹淨冷冷笑道:「狗眼看人低,接好了。」從手中射出一塊牌子。

幾個侍衛接過一看,不約而同‘撲通‘全跪了下來。

皇宮門口,一時間安靜下來,一個侍衛轉身向宮內狂奔而去。

接牌的侍衛,恭恭敬敬叩首,雙手高舉那面小牌子,以無比崇敬的語氣說道:「二等四品帶刀侍衛領班,率侍衛恭迎大智威聖親王!」

程子重差點沒嚇癱掉,撲通,也跪了下來。他當然知道大智威聖親王是誰,但是他絕對想不到就是和自己一起來的糟老頭。

侯霹淨是故宋國標准的皇親,原名叫趙岳,師尊賜名侯霹淨,他在年青的時候為了修真,甚至放棄了登基當皇帝,讓當時他的弟弟登位接受大統,由此被封為皇室第一宗親,授爵為大智威聖親王。

為了更好的修真,他隨師尊去了巴達星,等到修真有成回到家鄉,才發現所有的一切,隨著時間的流逝而面目全非了。出於維護故國的考慮,他曾經多次幫助過故宋國渡過難關,因此在故宋國有著極其崇高的地位。不過他已經有四十多年沒回皇宮了。

接過牌子,侯霹淨說道:「都起來吧。」笑著沖著李強擠擠眼,傳音道:「兄弟,怎麼樣?」李強也是吃驚不小,沒想到他還是個什麼親王,傳音回去:「我說,你別是假冒的吧,揭穿了可就不好玩了。」侯霹淨傳音道:「這有什麼好假冒的,老子才不稀罕呢。」

從皇宮里出來一個太監,公鴨嗓子拉長調:「皇上駕到--!」

程子重心里懊惱,昨天有這麼好的機會和他親近,竟然會錯過,真是應了侯霹淨那句話,狗眼看人低。又暗自慶幸昨天沒有得罪他。

禦輦在宮門口就停了下來,兩個太監左右攙扶著,皇上走下禦輦,滿面笑容迎向侯霹淨。

皇上走過,四周站著的侍衛、太監、宮女猶如風刮過的小草,齊齊的跪了下來。

「皇祖爺,您還是老樣子,一點都沒變,分別了四十多年了,您總算回宮了,讓朕好是想念。」皇上的語氣極其親切。程子重跪在地上心想:「四十多年前,皇上要不是有親王的支持,根本就坐不到這個寶座,對他當然不一樣。」

侯霹淨是不用下跪的,他是故宋國皇族的祖宗輩的人物,皇上見他都要行禮,李強雖然明白見到皇帝要跪拜,不過他是受的教育沒有這一套,所以和侯霹淨一樣站著不動。

侯霹淨笑道:「呵呵,看到皇上紅光滿面,老子也開心啊,不過這次要不是老子這個兄弟,老子暫時還不會回宮呢。」眾人心里驚嚇到極點,宮里當差這麼多年,還沒聽誰敢在皇上面前,一口一個老子。程子重現在想起,昨天,侯霹淨對自己真是算很客氣的了。

皇上可是太了解這個老祖宗了,知道他一直就是這個樣子,看了一眼程子重,笑道:「朕沒想到,在含林城大發神威的少年英雄,竟然是皇祖爺的兄弟,好啊!。」心想:「怪不得會說皇室官話,原來是這樣的。」這個誤會李強算是講不清了。

李強聽見皇上對自己說話,心里可就犯難了,他還是不太懂宮廷禮儀,猶豫了片刻,李強突然想起以前看過的電視劇,立即有了主意,上前作揖道:「草民李強拜見皇上!」

程子重暗暗叫苦,原准備先到禮部學習禮儀,然後見駕,沒想到皇上為了迎接聖王,竟然親自迎到宮門口,讓自己措手不及,皇上要怪罪下來,自己可是有苦說不出了。

侯霹淨笑道:「皇上,老子的兄弟不懂這些規矩,別難為他了。」

皇上也笑:「好,皇祖爺,進宮再談吧,朕有些事想聽聽皇祖爺的意見。」

由兩對太監、宮女前行,皇上的禦輦隨後,浩浩蕩蕩的來到皇上的書房。

李強抬頭看牌匾,三個大字「聽雨軒」,極好的瘦金體,筆劃剛勁有力。

賜座後,侯霹淨最不耐煩皇家禮儀,傳音道:「皇上,詔我兄弟是不是想讓他進‘供奉堂‘啊?不過老子先告訴你,他的師門可是重玄派,傅崇碧是他大哥,如果皇上能將他招進故宋國,嘿嘿,以後同大漢國的關系--你應該明白吧。」皇上不會傳音,微微點頭示意。

皇上臉色不動,心里可就激動了,皇祖爺確實依舊關心故國,傅崇碧和重玄派意味著什麼,他這個當皇帝的可是最明白不過的,傅山在大漢國的地位和侯霹淨在故宋國的地位大致相當,被尊為「護國之神」,皇祖爺特意透露給他這些重要的消息,讓他心里立即有了主意。

語氣更加和藹,皇上笑著說道:「李愛卿,這次在含林城拯救了無數的百姓,更擊傷了黑旗軍的首領恩剛,黑旗軍因此而退軍,建如此之功勳,朕要好好賞賜,來啊,詔傳樞密院,賜李強為一品供奉,虎威將軍銜,特許上朝不拜。」

李強真的要暈死了,莫明其妙的就當官了,看著侯霹淨有點結巴道:「這個--那個--?」侯霹淨可是老狐狸,乘李強還沒醒過味來,說:「兄弟,在供奉堂當官輕松的很,你想干嘛都成,又不用上朝,有俸祿可拿,到哪去找這種好事,快領旨!」心里暗樂。

稀里糊塗地李強道:「李強領旨。」皇上懸著的一顆心立即放了下來,龍顏大悅,又道:「賜虎威將軍,府衙一座,莊園一座,黃金千兩,禦酒十瓶。」李強驚訝的合不上嘴,從小到大沒見過這種事,還有這樣大手筆的賞賜。

程子重垂手站在一邊,心里也是震驚莫名,這麼重的賞賜,作為故宋國的「巡風使」,也算是皇上的心腹,還從沒看見皇上這樣重賞過誰,心里也是糊里糊塗。

侯霹淨介面道:「老子那座王府,空了這麼多年,老子也懶得去,放著也浪費,不如就送給兄弟當府衙吧。」皇上嚇了一跳,忙道:「不可,不可,皇祖爺的王府可是尊崇無比的,朕如何敢將它賜人。」

侯霹淨眼一瞪,蠻不講理道:「老子說行就行,房子是給兄弟的,老子不是一樣用。」

皇上沒法,苦笑道:「朕聽您的,聽您的還不行嗎?」

程子重被侯霹淨左一句老子,右一句老子,聽得實在是害怕,心想:「聖王也太不恭敬,也難怪在銀樓我會想不出他是誰。」

李強也在盤算,所謂無功不受祿,我在含林城的那點功勞,根本不值得這樣的賞賜,難道看重我是修真者,好去為他打仗,也不對啊,皇宮里能出侯霹淨這樣的厲害的高手,不可能沒有其他高人,哪是為什麼呢?百思不得其解。

有太監報:「啟稟皇上,麗唐國特使求見。」

皇上道:「帶到儀合殿候著,宣樞密院使、兵部尚書、禮部尚書進宮。」

揮手讓其他人退出,李強也要走,被侯霹淨留住,書房里就剩下三人。

皇上道:「皇祖爺,朕最近同麗唐國的關系很僵,有可能要開戰,幸好您來,讓朕安心不少,您給拿個主意。」侯霹淨道:「皇上也知道,在綠色盆地的國家,修真高手是不許參加戰爭的,具體怎麼作要你自己決定,最多給你出出主意,老子不方便出頭的。」

皇上苦笑道:「是啊,朕明白。」修真界有個不成文的規矩,修真高手不論在任何星球,都不得參與當地國家之間的戰爭,因為修真高手的破壞力實在太過驚人,那樣的爭斗只會讓雙方都大傷元氣,所以如果有修真高手直接參與戰爭,那就會引起修真界的懲罰。

歎口氣,皇上說道:「麗唐國的特使,已經進宮,若這次談判不成,恐怕--唉!」

李強好奇的問道:「是什麼原因同麗唐國起的爭端?」

侯霹淨眼睛一亮,意味深藏的看著皇上,悄悄向皇上撇撇嘴,偷偷用手一指李強。

皇上微微一愣,但他也是七巧玲瓏心,恍然大悟,現成的談判人選,有傅山的大漢國為背景的人去談,實在是恰當無比,只要巧妙運用可當百萬雄兵。

皇上開心的哈哈大笑。

李強不知道,他被侯霹淨買了,還笑眯眯的數鈔票。

上篇:第十一章     下篇:第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