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三章  
   
第三章

彭永年硬著頭皮上前行禮:「末將禁軍提轄彭永年參見虎威將軍。」

杜定光悄悄向後退去,李強用眼示意趙豪。

趙豪微一點頭,身形如鬼魅般出現在杜定光面前,笑道:「想到哪里去,留下來吧。」

杜定光陰森森道:「別欺人太甚,我也不是好惹的。」他雙手泛出淡青色磷光,急如迅雷般拍出,其勢怪異,雙手交叉帶出兩條青磷,閃爍著就撲到趙豪胸口。

趙豪大笑道:「哈哈,看老夫的寒靈巨掌!」手掌閃著白光,正是學自侯霹淨的獨門掌法。趙豪的功力還不足以將掌印打出,但是已經威力驚人了。輕觸之下杜定光大驚,急速後退,青磷掌自下而上反擊。

沒等杜定光發力,五道白色的鞭影已經纏上身來,待要躲閃已來不及,梅晶晶的鞭影緊緊地捆住了他。趙豪也收手不住,急忙將勁力斜轉,一道真元力斜斜的擦過他前胸,「嗤」一聲輕響,杜定光前胸的衣服豁了個大口子。那掌勁擊中地上鋪設的大青磚,足有一丈方圓的青磚地被壓陷下去。

杜定光氣得大罵。

趙豪輕咦道:「這是什麼?」到底是銀樓的大當家,眼光確實不凡。杜定光裸露的胸口上掛一條細鏈,墜子是拇指大的一塊玉。李強也看到了,說道:「拿過來。」趙豪順手扯下,杜定光陰沈的臉色頓時大變。

彭永年尷尬地站在一邊,不知道說什麼好,手里的四粒夜明珠,猶如四粒小火球,真是燙手。李強看也不看他,手上把玩著那只墜子,墜子的樣子很奇特,像只飛翔的鳥,使用的材料有點像玉瞳簡。李強心里一動,探一絲真元進去,不由得大喜過望,竟然真是一只超小型的玉瞳簡。

稍稍看看內容,李強順手將墜子收進手鐲里,笑嘻嘻道:「失敬,失敬!我該叫你杜老板,還是叫你杜供奉呢。呵呵,麗唐國的供奉高手在故宋國開賭場,真是委屈你了。」又對彭永年道:「很不錯,還有我們故宋國的禁軍提轄官保駕護衛,安全是沒問題的。」

彭永年撲通跪了下來,驚惶失措道:「下官絕沒有……沒有……」沒有什麼他也解釋不清了。

李強問程子重道:「什麼衙門是查案子的?」程子重道:「是刑部的按察司管,我叫人去通知。」

李強請四位供奉監視四周,讓兵丁去查抄賭場,那些兵丁可樂壞了,賭場可是油水多多。梅晶晶笑吟吟地走到彭永年身前,伸出小手道:「拿來吧,說瞎話臉都不紅。」

西邊的供奉突然大喝道:「什麼人,站住!」一道黑影閃了過來,其身法猶如一道青煙般難以捉摸,那供奉竟然攔他不住。

幾個兵丁想去阻擋,立時慘嚎著飛了出去。

李強飛速射出一只金鷹。從黑影身上飛出一道閃著綠光的小劍影,「噗」地輕響,金鷹和小劍影同時消散的無影無蹤。

趙豪驚道:「是飛劍!」張口噴出寒雀劍,也飛出四道銀色劍影迎了上去,不過他的飛劍法還很生疏。梅晶晶的七道鞭影也纏了上去。四個供奉從四個方向各用法寶擊向那黑影。

那人沉喝道:「好了不起嗎?開……!」從身上閃出強烈的綠光,抓起地上的杜定光,突然跳出綠光圈,身子筆直地撞穿屋頂。

磚塊碎木紛紛落下,留在房間的綠光和眾人發出的法寶氣勁狠狠碰撞,轟然大響,撕裂的真元力四處激蕩,一時間烏煙瘴氣。李強連發七、八只金鷹穿房追去,那人大笑道:「哈哈,這種小玩意也拿出來現眼了,這帳以後慢慢算!」聲音漸漸遠去。

李強阻止了眾人追趕,他痛苦地發現,他在真正的修真高手面前竟然如此束手無策。在世俗界他已經強大的無與倫比,可在修真界只能算是才入門的新丁。如果以後還想回地球,就得在修真界站穩腳跟,而沒有強大的實力那是根本不可能的。至此李強才真正下定決心好好參修,盡快加強自己的修為。

刑部按察司的司官,親自帶了一大幫人馬來到賭場,向李強行禮後開始搜索盤查。

有太監找到賭場,說皇上召李強、程子重進宮面聖。官身不由人,李強苦笑著交代趙豪、妞妞幾句,隨著太監進宮去了。

皇上在水軒雅閣召集了幾個部院大臣,商討和麗唐國談判事宜。這兩天麗唐國的特使不停地催促,甚至威脅說,如果再不進行會談,特使團將以談判破裂為結果,上報麗唐國的皇帝。

幾個大臣為此已經爭論了很久。皇上因為聽了譚池工分析的情報,心里猶豫不決,所以召集大臣來討論,哪知道眾大臣各說各的理,讓皇上更加做不出決斷。

李強和程子重來到水軒雅閣,見過皇上和眾大臣。賜座後只聽兵部尚書道:「老臣認為,應盡快和麗唐國特使開始談判,我國的軍備准備的太不充分,人馬糧草的調動,武器的配備,剛剛徵召的兵士甚至還沒有進行必要的訓練,這時談判破裂,恐怕對我們很不利。」

皇上點點頭,說道:「樞密院有什麼看法,說出來大家聽聽。」

李強慢慢聽明白了眾大臣爭論的焦點,他們分主戰和議和兩派,但是兩派都要求盡早開始談判,主戰派是想以談判拖延時間,議和派則是打算盡可能的不動刀兵,一旦開戰國家元氣大傷,不是幾年時間能恢複過來的。

看著眾大臣你一言我一語,爭論的異常激烈,李強在心里綜合分析了一番,自己也有了主意,便安心地坐在一邊聽他們爭吵。

皇上也有點拿不准主意,沈吟了半晌,一眼看見李強神定氣閑的坐在邊上,忽感好奇。他封李強做官,並不是看重他有什麼真才實學,主要是想利用他的背景身份,已經有人報說,大漢國封他爵位,李強現在會想什麼呢?他笑著問道:「李愛卿有什麼意見也可以說說嘛,你可是朕的談判特使啊。」

李強成竹在胸,笑著反問:「大家能告訴我,為什麼麗唐國的特使要急於開始談判?」

就這一句話,立即讓眾大臣啞口無語。皇上輕輕道:「是啊,為什麼呢?」

見眾大臣都沈默不語,李強不緊不慢地說道:「因為,麗唐國比我們還急,再拖下去他們就要撐不住了。」接著他開始分析麗唐國的形勢和出兵用意,長篇大論的講了一個多時辰。整個麗唐國的局勢,在他由里及外深入淺出的歸納整理下,清晰的展現眾人面前。

眾大臣心里只有一個念頭,這家夥要是作了上司,自己日子一定不好過,實在是太精明了。皇上心里更是震驚,這人是作宰相的料,我真是太小看他了。

李強說出想好的對策,就是繼續拖延談判,同時在國內開始大量徵兵,給對方施加壓力,再派間諜去散布流言。最重要的是近期停止同麗唐國的商業往來,尤其是糧食的交易。

說到這兒,李強又想起在寶來賭館的事,笑道:「皇上,有一件東西送給你,讓供奉堂的高手抄錄下來,看了你就知道了。」說著將那只墜子遞給皇上。

一旦李強把大勢分析清楚,這些大臣立即發揮各自擅長的本領,很快一套完整的方案就拿出來了。皇上這下可真是龍心大悅了,立即就要重賞李強。

李強以剛到故宋國為官,不宜升遷太快為由,堅決推辭。皇上也不好太過堅持,誰讓他是皇祖爺的兄弟呢。最後李強向皇上請假,他要在聖王府潛修些時日。

在眾大臣羨慕的眼光中,李強告辭回府。

回到聖王府,李強立即讓管家請來趙豪。

趙豪問道:「師尊有事?」李強沈吟一會,突然笑道:「我有一個想法,你聽了別奇怪,你能教我武功嗎?」

趙豪要不奇怪才怪,他不明白師尊為何會對這種雕蟲末技感興趣,不過師尊要學他是絕對不會違背的,他是從心眼兒里敬佩這個小師尊。

李強在聖王府正式開始了對自己本體原身的最初修煉。

趙豪心里感慨,才幾天功夫,師尊差不多把他會的都學去了。只要他講解演示一遍,師尊立即就能上手,而且比他練的還好。

李強自己也覺得奇怪,武功學起來怎麼這樣容易。其實並不奇怪,李強是修成紫府元嬰的人,內力比武界絕頂高手還要強百倍,因此學起功夫招式來就猶如順水行舟,簡直太簡單太方便了。

挖空了趙豪的存貨,李強又到書房去找。聖王府的藏書可是故宋國有名的,侯霹淨是從武功修煉入修真的,這方面的藏書尤其豐富。找出一大堆的武功典籍,瘋狂地學了七、八天,李強終於膩味了,一點挑戰性都沒有,幾乎上手就會,他不耐煩了。

放棄了學習武功,李強開始修煉元始門的典籍。

他先安置好趙豪他們,然後在書樓里擺放了一座防禦陣,從第一個坐姿開始修煉。心神幾乎立即沈進體內,李強內視元嬰似乎長大了不少,有兩拳多高,身上閃爍的紫焰更加明亮。

按元始門的運功方法,應該催動真元在胸腹部形成旋轉的小宇宙。對初學者來說,最難的地方是完全要靠冥想將真元一點一點送到固定的方位,只要心神稍有松懈,小宇宙不但形成不了,還要遭到真元力的反噬,最是凶險不過了。

李強將心神沈入元嬰體內,原身陷入無知無味的入定中。這時候若是有人能看見這個元嬰的話,會發現他睜開了雙眼。

李強好奇地睜開眼,真是奇妙,自己仿佛站在一片光的海洋里,五彩繽紛的光團圍繞著自己緩緩地轉動。他試著用手去觸摸一團光暈,光暈就緩緩地吸進體內,很快又從身體里散發出另一團光暈。李強突然明白了,元嬰就像身體里的發電機,所有能量都是他產生的,只要將這些能量有序的排列,就能產生出自己第一個按元始門方法修煉的小宇宙。因為有元嬰的幫助,元始門最難修煉的一步,他輕易就跨了過去。

心神回到原身,李強再看元嬰,和剛才可就截然不同了。元嬰四周圍繞的光暈,就像燦爛的群星,閃爍著緩緩流動,一部分被吸進元嬰體內,又重新煥發出來。這個小宇宙等於是元嬰的催化劑和護身符,有了它元嬰可以不用心神控制,自動就能修煉起來,只是比較緩慢而已。

僅僅是一個坐姿的修煉,就能有如此大的功效,看來元始門的修真法門真是無與倫比。李強一刻也不耽誤,立即進行臥姿的修煉。躺下身來,一手撐頭一手扶膝,這個姿勢讓李強想起廟里的臥佛,擺出的姿態竟然如此的相像。

臥姿是元始門特有的「影夢甲」的修煉法門,影夢甲的修煉方法在修真界是獨一無二的,此甲不同於別派的外甲煉制,它完全是由真元構成。修煉的關鍵,是要將真元力按一種叫「環繞星」的陣法,有序的排列在皮膚內。此甲最大的特色,是可以隨著主人的功力進精而進化。

修煉影夢甲讓李強花了不少時間。此甲的修煉是環環緊扣,重要的是甲的結構要一氣呵成,如果功力不足千萬不能嘗試,一旦半途而廢,以後再想修煉則要困難十倍,其他細微部分可以慢慢修煉。李強的功力是綽綽有餘的,用真元架構好便開始著手細部修煉,這一煉乖乖不得了,整整用去三十多天。

走出書樓,李強揮手阻止湧上來的太監宮女,問管家:「這幾天有什麼事嗎?」

管家恭敬地回道:「聖王留下話來,讓大人以後有機會到巴達星去看他。」李強驚道:「他走啦?」心想:「糟糕,我還想向他打聽寒冰原大陸的情況,這下只能摸著去了。」微微有點傷感。這是他在天庭星結識的一位豪爽兄弟,可連一聲道別都沒和他說,心里不禁有些失落。

程子重興沖沖地走進來,後面跟著趙豪他們,都是滿臉的興奮。

遠遠的程子重就說道:「恭喜大人,賀喜大人。」李強樂了,笑道:「老夫子啊,我又沒成婚,喜從何來?」大家都笑,惟獨梅晶晶臉紅了。

程子重也笑道:「大人要想成婚那容易的很,看上哪家姑娘說一聲,夫子就去請媒婆去提親,保證皇上都會給大人主婚的。」梅晶晶心里不知道為什麼一陣煩亂,恨不得掐死這個拍馬屁的家夥。

李強皮厚得很,笑道:「誰會看上我這個流浪者啊,再說了我也不知道哪兒有美女啊,還是別操這份心了。不說這個,還有什麼事?」

程子重道:「皇上下旨,封大人三等公爵位,獎賞大人這次同麗唐國的談判成功。」

「什麼?什麼?談判?我根本就沒去,閉關這幾天談判都結束了?」李強莫明其妙地問。

趙豪解釋道:「師尊閉關有五十多天了,這事都驚動了皇上。後來皇上派供奉堂的譚池工大人,按師尊留下的方案去談判,結果麗唐國不但退兵,還賠償了故宋國的損失,可以說是不戰而勝。皇上還稱贊師尊,說您是國家的棟梁。」

程子重插話道:「大人交給皇上的玉墜,揪出了麗唐國長期潛伏在我國的幾個間諜,而且這幾個人都在故宋國擔任不小的官職,皇上還說要讓大人兼管刑部呢。」

李強立即吩咐奴婢道:「所有的人都退下,不許把我出關的消息傳出去,知道了嗎?」

看著趙豪他們不解的目光,李強微微笑道:「因為,我打算今天就離開都城。」心想:「故宋國可不能再待了,沒幾天官就封這麼大,這樣下去我哪兒都去不成了。而且看皇上的態度,這時向他辭官,門兒都沒有,乾脆學學古人掛冠而去,又漂亮又瀟灑。呵呵,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李強向梅晶晶道:「妞妞,我陪你去寒冰原找你父母,好不好?」

奇怪的是梅晶晶沒有歡呼跳躍,她心里湧過一股暖流,李強連官都不作了,只是惦記著要幫自己找父母,這份情意可怎麼報啊。她鼻子微微發酸,眼圈紅了,低著頭輕輕道:「謝謝你,哥哥。」

程子重犯難了,支支吾吾道:「這個,嗯,皇上那里--?」

李強笑道:「這個容易,我留一張奏摺不就行了,如果你還覺得不好交代,這樣好了——」程子重剛要問什麼好了,李強一抬手劈中他的後頸。看他軟倒在地,叫來奴婢將他抬進房間,李強笑道:「這樣皇上就不會怪罪你了。」

李強迅速開始安排,先讓趙豪幫著寫完奏章。因為要去寒冰原,鄭鵬的功力不夠,只好派人將他送到銀樓暫住。又將皇上賞賜的物品整齊地擺放在大廳里,不過李強接受了證明身份的供奉金牌和一塊玉牌,因為畢竟答應了侯霹淨的請求,以後如果回到天庭星時是要照看故宋國的。

一切准備完畢,李強顯得意氣風發:「好了,我們三人悄悄的從後門走。」

梅晶晶還不會長途飛行,三人只好步行,一路上風塵仆仆地趕路。

這一日,走到一處山嶺,李強停下腳步道:「我怎麼總是覺得有些不安,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等著我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這樣的感覺。」

梅晶晶搖頭疑惑道:「沒有啊,妞妞覺得很正常。」趙豪想了想說道:「說不准,好像有時會有心悸的感覺,只是一晃而過,弟子也說不好。」

李強問道:「這是走到哪里啦?」想想又道:「如果我們走散了,最好能有集中的地方。」三人商量定下集合地點,李強安心了,他和梅晶晶兩人都不認得路,只能靠趙豪。

他們向寒冰原去的方向,正是往含林城偏西方向走,穿過紅岩石化山脈就可以進入寒冰原了。現在的位置是要到迷惑林了,繞過迷惑林就是紅岩石化山脈。

又走了一段路,來到一個山凹處,李強越發感到不安,站住身形大喝道:「出來!」

毫無徵兆的在他們周圍出現五個身穿黑色戰甲的人。

「什麼人?報名上來!」趙豪喝道。梅晶晶立即抽出影紋鞭,李強也迅速備好武器,大家都知道來者不善。

「要你們命的人!」那五個人放肆大笑。

李強立即明白報複來了。

上篇:第二章     下篇: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