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四章  
   
第四章

為首者有著一副年輕英俊的面容,他身穿黑色戰甲,有兩道淡藍色的光圈環繞身體,雙手交叉抱在胸前,一副蔑視的態度看著李強三人。

突然梅晶晶叫道:「小心了,他是麗唐國的供奉!」一甩手三道鞭影飛了出去。

「還是這麼幾招,換點新花樣來!」那人凌空抓向鞭影,鞭影觸手就纏上他手腕,只見他手臂上藍光一閃,鞭影就消散無蹤。梅晶晶咬牙道:「李子風,你不要欺人太甚,到現在你們還陰魂不散的追來,告訴安朗,我們梅家決不屈服!」

五人哈哈大笑,李子風挖苦道:「憑你這個小丫頭,還不用出動‘焚天五使’吧,哈哈,安朗?他可請不動我們五人一起來。」語氣一轉惡狠狠說道:「李強!沒錯你是叫李強,你破壞了我們的好事,麗唐國這次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李強微微有點緊張,雖然也打過不少次架,但是每次對敵總有些不習慣。他臉上依舊笑道:「哈哈,對了,我是叫李強,懂了嗎?就是比你強!哎,姓李的本家,你打算怎麼辦啊?」李強發現自己好像越來越貧嘴了。

「給你吃個好東西!」梅晶晶扔出三顆在影射蟲身上得到的冰爆彈。

李子風滿不在乎順手接下,這下可吃了大虧,只見他臉色一變,冰爆彈炸開了。饒是李子風功力強勁,措手不及之下,一只手幾乎被炸爛,冰爆彈里蘊含的凌厲的寒能,瞬間將他的黑色戰甲結滿了冰霜。

李強乘機傳音趙豪,讓他保護好妞妞,同時射出一連串的金鷹。

這五人可是有備而來,其中一個胖子手掐奇異的印訣,從他肥胖的身上浮出一小片黑絲網,升到頭頂,只聽得他大喝道:「去!」

黑絲網突然漲大,金鷹撞在網上,爆出連串的巨響,胖子的身體連連後退,仿佛很吃力的樣子。邊上站著的兩個家夥一口真元力噴進黑網,霎時黑網耀出詭異的青光,向李強三人卷來。

李子風直到現在才緩過勁來,身上的黑色戰甲發出細碎的冰裂聲,他向前邁了一步,戰甲如雪片般從身上碎落下來。他既心痛又羞憤,因為梅晶晶讓他在同伴面前丟了臉。李子風咆哮著吼道:「你們都別想活,我要撕碎你!」也噴出真元力在黑網上。

這張黑網是一件奇門兵器,名字叫「焚天君落」,是焚天五使共同修煉的法寶,倚仗它不知道打敗過多少修真者。

李強的眼光是很敏銳的,知道自己三人不是他們的對手,便傳音給趙豪讓他先帶妞妞向迷惑林逃,自己去擋住那張該死的黑網。趙豪稍稍猶豫就答應了,因為他比李強的經驗更豐富,知道這是保全大家的最好方法。

急速催動元嬰,將真元力運進鷹擊弩,同時又阻止住發射,刹那間李強全身泛起紫光,一只巨大的紫金鷹,竟然從身上顯現,李強大喝道:「快走!」

趙豪拉住梅晶晶噴出飛劍,向迷惑林里飛去。

焚天五使暗自驚心,李子風道:「小心那只鷹!」

沒想到用鷹擊弩積蓄真元力竟然有這種效果,李強有點意外,催運真元,紫金鷹煽動巨大的金翅,帶著李強飛了起來。

焚天君落網閃著詭異的青光,緩緩的逼近李強。

梅晶晶氣急敗壞的被趙豪強行拉走,遠遠的看見李強身上浮現的金鷹,接著看見他飛翔空中,迎向黑網,她眼淚忍不住落了下來。

看著逼近的黑網,李強心神甯靜下來,就在網子卷上身來的一霎那,他躬身一招蝦跳,從金鷹幻化的能量中脫身而出。黑網觸及紫金鷹立即纏裹上去,李強心念一動,金鷹炸開了。

耀眼的金光閃射開來,所有的景物都被映成了金色。這次金鷹蘊含的能量實在太大了,巨大的轟鳴聲回蕩在山間,半空中的爆裂,使得方圓二百公尺的地方都被震得粉碎,六人同時被龐大的沖擊流彈飛,焚天五使更是口噴鮮血。焚天君落網同五人息息相關,黑網被炸裂使得五人同受重創。

這種結果就連李強也沒想到,不過這一擊也消耗了他三分之一的真元力。

一道綠光急速飛來,光閃處落下一條身影,正是在賭場救走杜定光的那人。他看著焚天五使冷冷道:「真是蠢材,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要你們有什麼用?」五人驚懼的跪下請罪,那人又道:「給你們最後的機會,把他給我抓來。」

「哎,你是誰啊?這不公平,五個打一個,你這家夥躲在一邊看熱鬧,好乘機下手,奶奶地,老子不玩了!」李強一邊胡說八道,一邊打注意想溜。不到萬不得已時,他才不願意傻乎乎的拚命呢,作過商人的他最懂得見機行事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看老子的金鷹!」射出一串金鷹,李強飛身就跑,焚天五使大急,若抓不到李強,恐怕下場比他還慘。五人顧不得療傷,強行升起焚天君落網,追向李強。

那人看見李強逃跑頗出意外,飛身來到空中,也不說話只是靜靜地看焚天五使如何捉人。他要信守剛才的諾言,給五使一個表現的機會。

連續射出金鷹讓李強的真元耗費的太快,他尋思如果這樣打下去,肯定是沒有出路的,要換種打法。他從空中落下,閃身鑽進了密林里。

焚天五使眼睜睜看見李強躲進森林,催動黑網就罩了下去,黑網撐的很大,方圓三百公尺的林木都在它范圍內,林木觸及黑網,立即就被網上的陰火焚為灰燼,連一絲青煙都冒不出來,黑網幾乎不受阻擋的就觸到地面。

李強進了密林幾乎未作停頓,平平的向左飛去,速度極快,就這樣還差點被黑網捕到。看到被黑網焚盡的林木,李強心里直打寒噤,這東西上身可就不好玩了,他急速向森林深處竄去。

焚天五使在那人眼光的注視下,更是玩命地催動著黑網,焚天君落網貼著地面緊緊的跟在李強身後,那網也真是恐怖,可以說是見什麼毀什麼,不過這也耗費了五使大量的真元。

「操你媽的,還追上癮了,給你這個!」李強被追的狗急跳牆,國罵都出口了,一掌擊出,一塊二米多高的巨石飛向黑網。巨石飛起足有三米高,狠狠地撞在網上,焚天五使渾身劇震口噴鮮血,五人同時發力,巨石還沒掉落就已經碎裂成小塊。

一看管用,李強邊跑邊找大石頭,轉過一個山腳,歡呼一聲,那是一片石林。他沖了進去,躲在一塊巨岩後,李強心想非用大石頭砸爛這張網不可。

五使轉過山腳就傻眼了,那是一片巨大的石林,總不能用黑網去掃石林,也掃不動它呀。正在發楞之際,李強發作了,咒罵著拳打腳踢的將身周的巨石,一塊接一塊的連續不斷的砸向黑網。

焚天五使心里這個窩囊,這小子盡出歪招,待要收網那還來得及,只好拼盡所有的真元去化解撞來的巨石。那人在空中罵道:「五個笨蛋,蠢材,沒有用的窩囊廢,那張破網早就該扔了!就憑你們五個,打也把這小子打死了,這世上怎麼還有像你們這樣沒腦子的確東西!」

李子風是個要強的人,被那人的臭罵激得心神大亂,竟然運元嬰收網。五人中,四人催動一人收,立時遭到反噬,這件異寶在兩股力道的拉扯下,發出一聲怪異的鳴叫就化為烏有。焚天五使被反噬的力量撞得元氣大傷,頓時失去了戰斗力。

李強心想:「此時不跑更待何時。」撒腿就跑。乖乖,這速度,兔子都是他的孫子。

那人落下地,陰冷道:「機會我給你們了,可惜,可惜,你們好像不當回事,是吧?」焚天五使驚懼得渾身顫抖,李子風求道:「雷前輩,您看在我師尊的面子上,饒了晚輩這一次。」那人哈哈笑道:「你師尊?哈哈,好吧,我雷天笑就給你們一個全尸。」

「你……!」

一支綠色劍光迅捷穿過五人的頭頂骨,紅光閃動,五人的元嬰沖天而出。雷天笑手一招,一片綠光照向四散逃亡的元嬰,那綠光仿佛有絕大的吸力,五個元嬰吱吱慘叫著被收進一只暗綠色的葫蘆里。他得意地笑道:「收獲不錯,哈哈!」一道三昧真火射向五人尸體,瞬間化為灰燼。

雷天笑縱身飛上天空,只見很遠處李強跑得飛快,他得意地自語:「小混蛋,我看你往哪里跑。」

李強這次真的有難了。

李強覺得按現在的奔跑速度,好像比獵豹要快,他有點陶醉在這風馳電掣的速度里,心里甚至還想,要是參加奧運會肯定能拿個冠軍什麼的。正在自鳴得意的時候,一道綠色劍虹劃過頭頂,雷天笑輕松地落在他奔跑的正前方。

李強心中不由得大罵自己,真是笨死了,不是學會飛行了嗎?跑哪能跑得贏。李強停下腳步暗自盤算,這個家夥好像很厲害,打是打不贏,用什麼辦法擺平呢?撓撓頭李強擺出一副無辜的樣子准備拖延時間,笑道:「喂,你是誰啊,報個名來聽聽,我好像不認識你。」

雷天笑平時不笑,只有在得意或殺人的時候才會大笑,他大笑道:「老夫雷天笑,是專門給你送葬的人,也怨不得老夫,誰讓你壞了我們的大事,哈哈!」一劍飛出,直取李強的天靈蓋。

「什麼玩意嘛。」看他不上當,李強舞動百刃槍挑上劍影,極其沈重的壓力讓他大吃一驚,那道綠色劍影瞬間化為千百道流光,如水銀瀉地般無孔不入。

赤焰龍盾立即爆發出最大的防護力,紫色龍急速旋轉,刹那間的壓力讓李強幾乎喘不過氣來。雷天笑也是吃驚不小,他的飛劍竟然穿不透李強的防護,而且飛劍還有反噬的苗頭。他一口真元力噴到劍影里,劍影耀眼的閃亮起來。

眼看著赤焰龍盾要抗拒不住,情急之下,李強喝道:「寒靈巨掌!」真元急速地湧向手掌,整個手漲大起來,紫光閃爍,一只臉盆大小的手掌脫腕而出。

侯霹淨的獨門絕學確實不凡,寒靈巨掌一脫腕,觸到劍影就發出「波波」的脆響,壓力陡然松了下來,但是赤焰龍盾已經抵受不住了,那條紫龍在悲鳴聲中消散在虛空里。

李強顧不得赤焰龍盾,全部的心神都貫注在寒靈巨掌上,「波波」的脆響漸漸的變成一聲聲巨響,雷天笑暗驚,他已經用了五層勁力,竟然還沒贏,便又加了一層勁力壓了過去。

「靠,去你媽的!」李強拼盡全身真元力,瘋了似的又加了一掌。

風云變色,天搖地動,這一下的硬拼大出雷天笑的意外,兩人竟然拼成平手。事實上李強還是吃了大虧,對手只出了一劍,他已經抵受不住,現在就連飛起來的功力都沒了,還怎麼打。

「不錯,不錯,居然能頂住老夫的六層功力。」看看四周大片倒塌的石林,雷天笑知道李強已經沒有反抗之力了。他用貓捉老鼠的口吻戲弄道:「老夫還以為傅崇碧教出了什麼高弟呢,原來也就這麼兩下子,那可就別怪老夫不客氣了。」

雷天笑現在是很牛氣,似乎毫不在乎傅山,其實如果傅山在此,恐怕他連個屁都不敢放。他欺負李強落單,無人知道他的處境,而知情的焚天五使已經被他借機滅口了。

李強深悔沒修煉元始門的最後一招行姿,那是專門用來快速移動的。他問道:「你是麗唐國供奉堂的人?」心想:「先拖拖時間,想辦法恢複點真元力,這個家夥絕對是個高手,他連傅山大哥都不放在眼里。」這時就顯出修煉過元始門坐姿的好處了,李強暗暗催動元嬰,開始高速恢複。

雷天笑顯然還沒玩夠,說道:「哼,麗唐國的供奉堂算什麼東西,老夫還沒下賤到那種地步。」語氣極為輕蔑。

李強大笑道:「哈哈,原來你不是為下賤的麗唐國賣命,有意思!」語氣一轉說道:「那你緊追著老子不放干嘛,看老子漂亮啊,我呸!」

「死到臨頭了,嘴還這麼硬,讓老夫扒了你的皮開開心。」一團綠色的霧氣湧向李強,這是雷天笑的一件陰毒武器,如果讓它沾上身,而又沒有好的防護,那真是比扒皮還可怕,它能將人的皮膚腐蝕掉。

李強向後急退,同時打出一顆冰爆彈,縱身飛上空中,就這一小會兒,他已經恢複了不少真元力,口中還挖苦道:「你留著扒自己的皮吧,老子不玩了。」邊說邊狼狽地向迷惑林方向飛去。

雷天笑暴跳如雷,罵道:「小混蛋,又奸又滑,老夫要……」要如何都來不及說便縱身追去,心里奇怪這小子怎麼能這樣快就緩過勁來。

兩人一追一逃,李強知道直線逃肯定跑不過他,他在天上忽而東忽而西,上下左右地亂飛一氣,時不時地扔出個冰爆彈,說兩句風涼話,把個雷天笑氣得眼睛都紅了,追得不夠冷靜,老是讓他鑽空子逃過去。

雷天笑突然停在空中,他到底是高手,發現不對,立即改變策略。他取出一只小金匣,祭出里面的怪物,那是一個像蝙蝠的綠色怪物,吱吱叫著飛了起來。李強邊飛邊回頭看,發現追來一只綠蝙蝠,身上還裹著綠霧,足有八仙桌大,嚇得他魂飛魄散加速狂飛。

遠遠的操控著綠怪,雷天笑得意地大笑道:「我讓你跑,哈哈,再跑快點啊。」

那綠怪越追越近,李強沒法子,冰爆彈早就用光了,金鷹不敢射,剩下的真元力只夠飛行的了,他只好貼地飛掠,利用地形上的樹石來減緩綠怪的追擊。雷天笑已經看不見了,只有綠怪緊跟在後。

連續越過幾塊巨岩,李強似乎瞥見一絲粉色,不加思索的便飛了過去。

大團粉色煙霧,飄散在一塊谷底里,李強覺得這粉色似乎在哪兒見過,也來不及細想,一頭就紮進煙霧里去。一進粉霧里就覺得有種膩滑的感覺,不遠處有塊巨岩,他一縮身就躲了下去。

粉色煙霧突然急遽收縮,谷底顯出一個人來,李強大吃一驚,原來是花媚娘,怪不得剛才有種很熟悉的感覺,心想:「乖乖不得了,又一個仇家。」趁她沒發現趕快恢複真元。

「哎喲,這是誰的‘飛蝠融’啊,沒人應啊,那本姑娘可就要收了它。」一大團粉霧罩向飛蝠融,只聽得一陣吱吱亂叫,遠遠傳來一聲長喝:「住……手!」

綠色劍虹閃過,雷天笑落在谷底,四下張望疑道:「人呢?跑哪去了?」

花媚娘心里這個氣,這麼一個大美人站在他面前,他居然裝沒看見,還在四處找人。她不露聲色的嬌笑道:「這不是在潛傑星混的雷天笑嗎?怎麼有空跑到天庭星來消遣啊,見到姐姐也不打個招呼,是不是有了什麼靠山,眼睛就長到額角上去啦。」

「我叫你躲,看你這個小混蛋能躲到哪里去!」一道綠光射在巨岩上,巨岩立即爆裂開來,一條身影沖天而起,躍到谷底里。正好三人呈三角對峙。

花媚娘驚異道:「這不是傅老爺子的兄弟嗎?」咯咯一陣嬌笑:「原來把你傳到天庭星來了啊。」又道:「小雷雷,你現在好威風哦,敢追傅老爺子的兄弟打,姐姐好佩服。」

雷天笑心里大罵,怎麼會遇見花媚娘這個掃帚星,更要命的是她怎麼會認識李強,而且知道他是傅山的人,如果當著她的面抓走了李強,給她傳出話去,傅山的重玄派還不和我拚命。雷天笑不知道李強會來天庭星,卻是花媚娘搞的鬼。

李強一語不發,抓緊機會悄悄的在手里捏了一塊仙石,急速地恢複真元。

那只飛蝠融還在吱吱怪叫,雷天笑仔細一看心痛不已,飛蝠融身上插滿了細小的吸精針,已經神色萎靡,身體縮小到只有原來的三分之一大。

雷天笑眼中閃爍著綠色的凶光,說道:「花媚娘,你是知道的,和我們潛傑星作對會有什麼下場,別整天裝瘋賣傻,還不收了飛蝠融身上的針!」

「哎,小雷雷越來越厲害啦,姐姐收還不行嗎?」花媚娘陰笑一聲,將手一招,那只飛蝠融大聲慘叫,無數的吸精針從它身上躍起,瞬間將飛蝠融吸成乾尸。花媚娘咯咯笑道:「姐姐可是收了哦。」

雷天笑痛心狂嚎道:「花媚娘你這個蕩婦,老夫和你沒完沒了!」

花媚娘的為人在修真界絕對出名,可謂見誰惹誰,從沒見她怕過誰,強如傅山之流她都敢惹,更別說雷天笑了。

雷天笑發出飛劍,直取花媚娘的頭顱。

花媚娘笑道:「膽子越來越大了,居然敢和姐姐動刀動槍的!」霎時間桃花滿天。

上篇:第三章     下篇: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