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五章  
   
第五章

這次李強知道了花媚娘的厲害,上次在火星傅山和她對峙時,由於傅山的實力太強,顯不出花媚娘的力量,現在李強已經有點眼光了,分辨得出好壞。

漫天的桃花,猶如漫天的刀刃,夾著破空的利嘯旋轉著圍上雷天笑。

綠色劍影在急速舞動,密如爆珠般的連擊竟然擋不住花瓣的侵襲,雷天笑喝道:「天宇戰甲!」一件精美的綠色戰甲已經穿在身上,從戰甲上射出無數綠芒,勉強抵擋住花瓣的進襲。

花媚娘神情立即嚴肅起來,戰甲上身意味著要拚命,她也嬌喝一聲:「桃花戰甲!」

李強心中暗暗叫好,他得到了最寶貴的喘息時間。

這三人都是不守規矩的人,李強是什麼都不懂,所謂無知者無畏,花媚娘是天生叛逆我行我素,雷天笑是陰毒狠辣窮凶極惡。三人對峙各懷心機。

李強要想盡一切辦法逃走,他是最弱的一個,無論這兩人誰對上他,李強都是死路一條。

花媚娘就是沒事還要去找事的人,見到比自己弱的雷天笑,而且剛才對自己一副目中無人的樣子,還不得好好的欺負欺負。

而雷天笑是有任務的,一定要將李強抓到潛傑星去,而且抓李強是要秘密進行的,因為一旦暴露就等於惹上了重玄派和元始門,這兩個門派在修真界可是實力強大,若聯手報複起來可就了不得了。半途殺出個花媚娘讓他措手不及,更倒黴的是她竟然認識李強,這個消息若是傳出去,自己可是吃不了兜著走,雷天笑心中真是火冒三丈。

天宇戰甲霎時間光芒四射,將身周的花瓣擊落。雷天笑又抽出他的一支寶貝,那是一支「罡磊角」,這種奇門兵刃的煉制極富特色,是用罡玉石打磨出來,經過各種複雜的手段煉制而成的,還且還要主人長期的修煉才能運用自如,極為難得。

罡磊角在雷天笑注入真元力後,一圈一圈的紅光泛了出來,霹靂一聲,大量電石火花隨著紅光散開飛濺。花媚娘道:「就這個呀,看姑娘的百花爭豔!」

李強邊恢複邊看,他清楚在這個時候自己千萬不能說話,如果引起他倆的注意那就麻煩了。迅速將影夢甲運轉起來,以免被他倆的大戰波及。他心中十分焦急,不知道趙豪和梅晶晶到底跑到哪里了。

一股巨大暗勁壓了過來,李強順勢飛退避開潛勁,他乘機站在雷天笑的側後。

雷天笑激怒攻心,他的實力還是差了許多,眼見的花媚娘催動真元力,將一朵朵由能量構成的鮮花攻向自己,而罡磊角已經發出最大的紅光,依舊抵擋不住。

「小雷雷,姐姐不是說你,就你這幾手玩意兒,怎麼敢出來耀武揚威的,趁早回潛傑星,別在這兒丟人現眼了。」花媚娘得意地戲弄著。

「這是你逼的,日娘的,老夫豁出去了……!」

雷天笑頭頂顯出一個白球,上面漆黑黑的九個洞,幾聲淒厲的慘叫,從洞里浮出幾股暗紅煙,那煙見風即長,化作六個人形怪物,六個怪人齊向雷天笑怪嘯,呲牙咧嘴就欲反撲。雷天笑一指頭上白球,六道白光刺在六怪身上,喝道:「美食當前還不快去!咄!」

六怪人暴嘯著沖了出來,花媚娘大驚,叫道:「雷天笑!你竟然敢修煉修真者的元嬰,你不怕犯忌嗎?」

無數的粉色煙團從花媚娘身上冒出,急速地在六怪身周旋繞,花媚娘立即顯得力不從心了。在修真界用元嬰修煉武器是最犯忌的,如果被發現,所有的修真者都會群起而攻之。雷天笑由於事關重大,他決不能讓李強逃走,又想殺掉花媚娘滅口,孤注一擲下用出了最犯忌的武器「九竅攝魂球」。

李強知道不好,若花媚娘戰敗,自己也難逃命,看她似乎抵擋困難,當機立斷寒靈巨掌脫腕而出,從背後直奔雷天笑拍去。

雷天笑正全神貫注地指揮著六個元嬰,再沒想到李強會突然向他發掌,他以為李強已經沒有戰斗力了,這下吃了大虧。

「轟」一聲巨響,寒靈巨掌的威力非同小可,雖然李強的功力不足以發揮全部玄奧,雷天笑也被這一掌偷襲打得鮮血狂噴,要不是有天宇戰甲的保護,當場就能讓他受到重創。

六個怪人暫時失去雷天笑的指揮,凶焰大跌。花媚娘大喜,乘機發出六朵她最喜愛的暗器「情花」。這六朵情花,纏綿溫柔地飄出,每一朵都像一個情意綿綿的戀人,癡癡的纏繞心上人,六個元嬰怪人霎時間溫情滿面。

雷天笑怒極攻心,又是一口鮮血順嘴流下,他太清楚情花的威力了,只要靈性體讓情花纏住那可就慘了。待要強行指揮六怪閃避,已經來不及了。

六個元嬰無聲無息地就受到了致命打擊,那是心的傷害,眼看著就委頓下來。

雷天笑噴出一口心血在元嬰身上,元嬰怪人重新又振作起來,雖然沒有了剛才的威力,畢竟暫時又凶悍起來。雷天笑這一口心血噴出,元氣大傷,他也顧不得了,若這兩人逃走,實在是後患無窮。

李強看到重新振作的元嬰,心里驚訝震撼不已,這種東西已經超出他的想像。趁他們打的昏天黑地之際,他悄悄地退到一塊岩石後,轉身低空飛去。

真是慌不擇路,瘋狂的超低空飛行,漸漸的離他們越來越遠了,李強松了口氣,躍到半空急速向趙豪他們退去的方向追趕。

實在是真元力消耗太大,李強落在一片森林里,稍稍恢複片刻,想要飛到空中看看地形,讓他吃驚的是他竟然飛不出去了,他飛多高,那森林的樹居然就長多高。

心驚之下,他落在了地上。

這是哪里?李強震驚了,順著密林平飛,連續飛行了很久,自己估計足有幾百公里,竟然還沒出森林。在空中落下來的時候,似乎覺得這片森林並不大,思索良久李強斷定是落到傳說中的迷惑林里去了。

「冷靜,冷靜!」李強不斷提醒自己,要辨識這個陣法就必須升到空中去,目前是辦不到了,這種大陣一定有陣眼,設法找到陣眼也許能破此陣。

仔細觀察,這片森林和平時見過的森林沒什麼兩樣,惟一奇怪的是沒有一只活得生靈,連一只螞蟻都找不到,更別說飛鳥了。四周寂靜得可怕,他伸手在一棵大樹身上抓下一大塊樹皮,作了一個記號,走過幾棵樹就留下記號,一路走了下去。

看著四周樹上留下的無數印記,李強連苦笑的勁都沒了。

天上飛不了,地上行不通,地下呢?李強一躍而起,大聲叫道:「對啊,地下沒試過!」地行他還沒學過,取出傅山給的玉瞳簡,立即查找起來,很快就查到了。可看完他真是垂頭喪氣了,那需要先修煉一件地行的法寶才行。

又取出元始門的玉瞳簡,查了起來,李強的身家可真厚實,擁有兩個門派的典籍。

歡呼一聲,終於給他查找到了,擁有影夢甲就可以地行了。他收起玉瞳簡,將真元力運轉,影夢甲開始光暈流轉。躍起身來,一頭紮進地里,李強的感覺就像紮進水里一樣,不過四周的地形完全要靠靈覺來感應。

地下給李強的感覺真是奇妙,雖然不能用眼睛去看,但是四周所有的一切,都印在自己的腦海里,似乎看的一清二楚。

在地下行走了一段,李強升到地面,覺得還在森林里,又重新潛入地下行走。

突然李強感覺到遠處似乎有什麼在吸引他,他轉身向那個方向行去。

身上一輕,睜眼看時原來已進到一條甬道里,李強隨手從手鐲里取出一只大號的手電筒,四處照射。這是一條黃色的甬道,牆壁不知道是用什麼材料制造的,觸手有點粘滑,再看剛才進來的地方,已經消失無蹤,平整的甬道,沒有一點損壞的樣子。

他心中一動,試著用地行術去穿甬道壁,果然出不去了。

又順著路慢慢地向前摸索前行。

轉過一個彎,前面是向下的階梯。一路行來李強十分驚訝,甬道內纖塵不染,乾淨得讓人不敢相信,沒有發現任何的人和物。

下得台階,遠遠地看到甬道盡頭有紅光閃動,李強心中一驚,戒備著慢慢地靠了過去。

烘烘的燃燒聲越來越響,紅光更亮了。

李強心里真是緊張,搞不清這兒是誰修建的,主人又是誰,小心地運轉影夢甲,握緊百刃槍,一步一步緩緩靠近。

甬道盡頭,是有著圓拱形的大廳,拱形的圓頂有若深邃天空,上面閃爍的星光,竟然是那樣的安甯祥和。

大廳正中央,凌空懸著著一塊有一米見方的豔紅色的塊狀物,在它下方有一團紫焰,也在凌空不停地燒灼,看不到這團火源在哪里,好像天生就一直在燒,那烘烘的燃燒聲正是這團紫焰發出的。

李強記得在玉瞳簡里曾經記載過,這似乎是仙界的制器方式,叫作「天火清淨」法,不是修真者能夠辦到的,只是不知道這是在修煉什麼東西。

有四條甬道通向大廳,李強猶豫一會,不知道該不該去動那塊狀物,還是暫時離開。他實在是好奇,這到底是在煉什麼東西?他很小心,如果真是傳說中古仙人的煉器,一定有極厲害的防禦。

他伸出百刃槍用槍尖去碰那團紫焰。

一霎那間,槍尖融化了。李強大吃一驚,急忙收回百刃槍,只見長槍的槍頭上沾了一小團紫焰,就像一根燃燒的火柴,順著就燒了下來。

李強心里明白,百刃槍可是三昧真火修煉的,其耐熱程度極高,竟然會被這一小團紫焰燒化,要不是親眼看見,真是難以讓人相信。

一天時間就毀掉了自己兩樣法寶,想想也夠心痛的。眼看那小團紫焰就要燒到手上了,李強無奈之下將百刃槍丟掉,那團火焰燒完了百刃槍,就像有靈性一般,從地上一躍而起,自動地找上李強握槍的那只手。

李強大叫一聲,嚇得甩手不迭。劇痛從手上傳來,他已經好久沒有這麼痛過了,如果是一般的火將手伸進去,也就像放進溫水里一樣,可這種紫焰卻是能把百刃槍都融化了的。

李強這才明白,有這樣的紫焰,根本就不用什麼防禦,不論誰碰到它立即就燒化了。

影夢甲發揮出巨大的作用,那只燃燒的手閃亮起來。

李強痛苦的坐在地上,試圖用真元力去化解,漸漸地那團紫焰在手上消失無蹤,但他心里清楚紫焰已經燒進體內了,而且順著手臂內,紫焰頑強地向元嬰攻去。

就在李強幾乎都要絕望的時候,紫焰被擋在小宇宙外,奇妙的事發生了。

李強立即將心神沈進元嬰里,全力推動小宇宙的運轉,一股龐大而熟悉的力量湧了進來,那和紫炎心的能量極為相似,紫炎心從元嬰體內浮到頭頂,那團紫焰好似迫不及待地融了進去,刹那間李強全身大放光明。

懸在半空中的燃燒的大團紫焰,好像接到指令一般,突地包裹住李強。那塊奇異的塊狀物失去了支撐,從空中跌落下來。

要不是已將心神沈入元嬰,全身無知無味,紫焰一上身也許能把李強燒得痛昏過去。

李強體內的紫炎心開始大量吸收湧進的紫焰,元嬰由於得到能量的快速補充,明顯的成長起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紫炎心終於將四周的紫焰吸收完畢,又一次沈入元嬰體內,小宇宙得到元嬰體內無窮的能量,開始急速旋轉起來。

經過很短的時間,李強似乎就要跨過元嬰期,已經快要到出竅期了。

回到本體原身,影夢甲已經自動完成了一次進化。李強自己感覺功力大進,暗暗慶幸,若不是以紫炎心為基礎,恐怕這次連灰都留不下。

走到掉落在地上的塊狀物前,那豔紅色已經退去,體積也縮小了許多,上面慢慢現出許多裂紋,裂紋里金光閃動。一個念頭在腦海里閃過,里面一定有法寶。

輕輕用腳踢了踢,「哢哢」龜裂的聲音傳了出來。李強有點興奮地看著,突然一聲爆響炸了開來,從里面飛出一條梭形發著強烈金光的東西。

李強急忙伸手去捉,那東西速度極快,發出輕微的霹靂聲,四處亂闖。

幸好剛才功力大漲,要不然連追都追不上,更別提抓住它了。李強費盡心力終於把它逼進死角里,不顧一切地用了一招分光捕影手,這才捏住它的身體。

那東西最多只有三寸長,菱形微扁,金光閃爍,上面布滿絲絲紫芒,捏在手上還不停地跳動。不知道如何用它,李強只好先將它收進手鐲里。

失去紫焰的照耀,明亮的大廳黯淡下來,四條甬道讓李強泛起茫然的感覺,不知道應該怎麼走才好。這時正對面的甬道似乎有什麼響動,他忍不住便走了進去。

好長的通道,這條甬道同剛才來的有點不一樣,整個通道都是淡青色的,在手電筒黃光的照射下,發出熒熒的綠來。

走著,走著,忽聽到「咕咚」一聲輕響,好像有什麼東西掉進水里的聲音。李強心中一驚之下,整個甬道大放光明。

淡青色的牆壁波動起來,猶如水面被清風掠過,圈圈漣漪順著甬道散射開來。還從來沒看過有這樣的牆壁,李強有點手足無措了。

「什麼東西啊,怪嚇人的。」李強自語道,伸手摸牆壁,奇妙的是,感覺就像把手伸進水里一樣,再縮回手看時,手竟然是干的。

李強決定先不管它,又向前走了一段路,那甬道壁上居然開始掀起浪來。李強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了,咬咬牙心想,也許穿過去就沒事了。他不敢再走,開始向前飛去。

滔天巨浪,翻滾咆哮。

甬道突然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靠!」只說了一個字,李強就被卷了進去。

「他媽的,什麼玩意,一條甬道會變成漩渦,想不通!」李強心里咒罵著,整個身體順著水流高速旋轉。不知道還會碰到什麼危險,他快速運起影夢甲,一時全身大放光明,漸漸穩住心神,努力地想擺脫困境。

慢慢的,一切平靜了下來。

不知道下面有多深,也不知道上面有多高,四周的一切奇怪之極。浮在這個有水的特性物質中,李強犯難了,怎麼出去呢?一串串的氣泡,從下方緩緩地升了上來,氣泡越來越多,漸漸地圍繞著李強轉動。

「叮咚」,破裂的水泡發出悅耳的音聲,那聲音美妙動聽,連續的破裂傳出的聲音,讓人如入云端飄飄欲仙。李強心里閃過一絲警覺,猛地覺醒,只覺得四周壓力大的驚人,每破掉一個氣泡,壓力就加大一分。

要不是影夢甲剛進化過,這時的壓力完全可以將他的肉身擠得粉碎。心驚之下,李強又將心神沈入元嬰體內,全力抗擊這股莫名其妙的打擊。

從李強身上浮出一層游潛勁,硬生生的將身周的水泡逼開。這股壓力迫使他連續不斷加速小宇宙的運轉,剛吸收了紫焰的紫炎心,發揮了巨大的作用,無窮無盡的能量通過元嬰轉化為真元力。就這短短一會兒功夫,李強的功力突飛猛進。

絢爛歸於平淡,莫名其妙來,莫名其妙去,李強睜開雙眼,哭笑不得地發現,自己就懸在甬道的中央,剛才的一切就像一場夢。

他繼續小心地向前飛去。

很快到達了下一個大廳。吃過剛才的虧,李強更加警惕了,這里的一切已經超出了他的想像。停在大廳的門口,他先仔細地觀察一番。

這是一個深藍色的大廳,一共有九根合抱粗的柱子,柱子的質地很奇異,可以看到里面煙云繚繞,流轉不息。

大廳中央也懸有一樣東西,那是一張古樸的云案,案上放著幾樣東西,看不太清楚。

稍稍靠近一點,李強看清了一樣東西,心里不由得大喜。那是一只玉瞳簡,他猜想里面可能記載了這里的陣法。

剛要飛進去,從邊上的甬道飛出一個小人,向他連連搖手,一看就知道那是一個元嬰。

李強極為好奇,試探地問道:「是不是不能進去啊?」那元嬰連連點頭,李強又問道:「為什麼不能進去,是不是很危險?」向元嬰走近了一步。

元嬰似乎很恐懼,向後退了一段距離,說道:「你,你是誰,你怎麼能通過星密大陣,進到星滅大陣里來。」聲音清脆細弱。

李強看出他的恐懼,放緩聲音溫和地說:「我姓李,叫李強。你好,能見到你很高興,你能告訴我,你是誰嗎?我不會傷害你的。」

上篇:第四章     下篇: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