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六章  
   
第六章

那元嬰看上去像兩歲的嬰孩,只是身體比例和正常人一樣,奇異的是他有兩條雪白的壽眉,一直拖到眼角下,身上的心甲也和大廳的顏色一樣,是非常好看的沽藍色,手上抓了一支細長的發簪,用一種懷疑的眼光看著李強。

李強索性坐在地上,說道:「好累啊,我們聊聊,這里還有其他人嗎?」一副很放松的模樣。那元嬰搖搖頭,說道:「沒有了,我在這個星滅大陣里已經困了很久了。」神情黯然。

「哎,你還沒有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我名字都講了,你不說我可虧死了。」李強故意用輕松的語調說道,他知道這個元嬰是走出大陣的關鍵。他現在心里十分焦慮,惦記著趙豪和梅晶晶兩人的安危。

那元嬰在另一處甬道口盤腿坐下,只不過他的坐是浮在空中而已,看樣子如果有什麼不對,他立即可以從身後的甬道逃走。

似乎他已經寂寞了很久,和人談話交流給他吸引力實在太大。

「唉,我自己叫什麼都忘記了,你就叫我莫懷遠吧,其實是什麼名字早已不重要了。」

「莫懷遠,莫懷遠。」輕輕念了兩遍,李強突然明白了,他是提醒自己不要再想過去,心中不由地湧起一股強烈的同情心。莫懷遠幾乎立即感應到了這種情緒,向李強坐的地方飄近些,警戒之心放松了不少。

「你在這個什麼星滅大陣待了多久?這里是誰修建的?」

莫懷遠沈思了片刻說道:「在很久以前,我現在也不知道有多久了,我來到這個星球,當時似乎還沒有人到過這兒,在這個星球我游蕩了很久。」李強插話道:「你到這個星球沒見到過其他人的蹤跡嗎?」

看他點頭,李強心里驚訝萬分,那是多長的時間,最少離現在有幾千年了吧。

莫懷遠又道:「我在無意中發現這里有古仙人遺留的星滅大陣,而且還是古仙人的居所,因為怕被別的修真者發現,又在星滅大陣上擺放了星密大陣,這樣就以為安全了,誰想到--唉,真是一念之差啊!」他細弱的聲音和老練的神態形成絕大的反差,讓李強產生極怪異的感覺。

「什麼一念之差啊?」李強好奇地問道。

莫懷遠看著他突然道:「剛才你在天火宮,那團‘炫疾天火’的滋味如何啊?真搞不明白,我看你修真的層次並不高,為什麼你會沒有事,而且功力還飛速增長,要不是那樣,那只‘太皓梭’你也抓不到了。」

李強嚇了一跳,說道:「你都看到了。」又道:「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大概運氣比較好吧。」

莫懷遠搖頭道:「沒有,我是在你引發‘潮音陣’時發現的,就去查‘魂影晶球’才知道,剛把潮音陣陣法停下,又看見你居然去闖‘寰宇青田大陣’,無奈才現身阻止。」

他歎口氣又道:「你真是幸運的小子,當年我只不過輕輕地觸到炫疾天火,原身就化為灰燼,要不是我的元嬰已入大乘之境,唉,就不用捱這麼長的寂寞時光了。」

李強滿是疑問道:「你為什麼不出陣?難道出不去嗎?這麼長時間里難道一個修真者都沒來過嗎?」又道謝說:「真要謝謝你把那個什麼潮音陣停下了,再搞下去我也快挺不住了。」

聽李強語出真誠,莫懷遠第一次露出了點笑容,說道:「這沒什麼,起初我是怕有修真者闖進來,越到後來就越想有人來。你不知道,在這個鬼地方,就連一個活著的生靈都沒有啊。」感慨的語氣讓人心酸。

李強心里一陣冰涼,要知道莫懷遠在這里已經幾千年了,他居然還沒能出的去,那自己怎麼辦,趙豪和梅晶晶在外面還不急死。

莫懷遠看出李強的焦急疑慮,苦笑道:「你別擔心,我能帶你出去。」

「真的啊!」李強從地上一躍而起,飛身一把抱住莫懷遠,歡呼跳躍大聲道:「太好了,太好了,你真了不起!」

莫懷遠出其不意地被李強抱住,嚇得魂飛天外,但是立即感染到他的喜悅,而沒有一點危險的信號,他也就安下心來,悄悄收起手上的發簪。

「哎,你能出去為什麼還待在這里啊?這次就和我一起走吧。」李強想當然地說道。

莫懷遠奇怪道:「你是真不知道還是裝不知道?」李強莫名其妙道:「不懂,什麼意思?」看他似乎真的不懂,莫懷遠解釋道:「元嬰只是純粹的精勁體,除了有一件心甲護身外,是極其脆弱的,如果被不懷好意的修真者困入煉魂陣進行修煉,那可就悲慘極了。雖然我在這里安全的修煉了很久,但終究還是元嬰體,而且功力越高越容易引起修真者的覬覦,想來想去還是在這里住下去算了。」

「哦,是這樣,難道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有!」莫懷遠苦笑道:「可惜,我原身在的時候沒有把這當回事,等到失去了原身,才知道那是多重要。也許當時我覺得自己已經夠強大的了,不需要准備那樣的東西,以至於現在後悔莫及。」

「那是什麼東西,如果我能辦到,我幫你去搞到它。」李強心想:「就沖著他停下潮音陣和送我出陣的情分,我也要幫他。」

莫懷遠沒想到李強會這樣說,很久很久沒有的激動之情湧了上來,不管李強能不能辦到,只聽他不加思索地主動要幫自己,就讓他非常感動。他說:「那東西叫‘海瑪瑙’,我也不知道在哪里有,不過很久以前聽人說過,這東西產自一個叫‘冤魂海’的地方,是一種深海怪獸的分泌物。」

李強心想:「只要見到傅山大哥,他可能會知道,無論如何都要想辦法搞到這個海瑪瑙,讓他能走出這里。」遂笑道:「好,只要知道這東西的名稱,總能想辦法找到的,這個海瑪瑙為什麼對元嬰這麼重要呢?」

「因為海瑪瑙能幫助修煉了千年以上的元嬰上升為散仙,雖然不能修成仙人,但是已經比修真者更進一步了。」莫懷遠感慨道:「其實修成散仙並不重要,我最想的是出去看看啊,看看我那些修真的好朋友還在不在。」

李強一指大廳中央的云案,說道:「這幾根柱子中央也有陣法?」

「這是陣眼,這是全陣最厲害的地方,我已經試探了無數次了,只有這一個陣法是我破不了的,實在是太複雜危險了,如果你剛才闖進去,我也救不啊。」

李強嚇得一吐舌頭,說道:「可不是你說的,我是幸運小子啊。」

「來,我帶你參觀這個地方。」

莫懷遠在前面慢慢地飛行,給李強解說這個星滅大陣。

這座古仙人居住的地方真實的名稱是「星星宮」,呈九星排列,里面的陣法埋伏厲害之極,每一條甬道都有,像李強遇見的潮音陣,若不是莫懷遠控制它停下,可能就會困死在陣中了,他陷入陣中時,陣法才剛剛啟動,已經是威力驚人了。

星星宮里一共有九座大廳,分別是天火宮、天雷宮、天水宮、天云宮四座內宮,外五宮是澄心宮、遣欲宮、皆空宮、清靜宮、得道宮,奧妙絕倫,讓李強大開眼界。

心里牽掛著趙豪和妞妞,知道要看完星星宮整個地方,沒有幾十天是辦不到的,李強便把自己的情況告訴了莫懷遠。

莫懷遠想了想,說道:「兄弟,你要出去我不阻擋,不過有些法寶我送給你,稍稍停留點時間,將法寶修煉好,否則出去遇見你的仇人,你怎麼辦?」

「你要送我法寶?」李強有點意外。

「呵呵,我在地宮里也用不上,何況你以後還要幫我去找海瑪瑙,沒有好一點的法寶怎麼行?」莫懷遠開心地說。

要說李強也真可憐,自從和傅山失散後,只是自己修煉了三件武器,還毀了兩件,可算是一件好法寶也沒有過。

莫懷遠說道:「你在天火宮得到的太皓梭可是一件仙家兵刃,你一定要在這里將它修煉到神器合一的地步,最少也要將它融進元嬰里,否則太容易引起其他修真者的覬覦。」

莫懷遠先教他如何修煉太皓梭。

才三寸長的太皓梭,是用仙家的天火清淨法修煉而成的,真正的功能連莫懷遠也搞不清楚,修煉的方法倒是容易,李強的重玄派對制器修煉也有獨到法門和訣竅。

那是用自己的元嬰來修煉太皓梭,花了一天時間,李強初步將太皓梭收進元嬰體內。

莫懷遠道:「以後有時間慢慢再煉,切記在沒有煉熟它前,千萬別用。」他看出李強焦急的心情,又道:「我這兒還有一些小玩意兒送你,你有儲物手鐲吧,都放進去,以後慢慢用。」

李強拿到他所說的小玩意兒真是吃驚不小,有戰甲、武器、靈丹、玉符等等。

莫懷遠又取出一只形制怪異的手環,說道:「這只‘炫陽環’是我以前用的護具,後來又重新修煉過,對你應該用處比較大,你的功力還比較弱,有這個護身會好一點。其他東西都在這塊玉瞳簡里有記載,你慢慢查吧。還有,不論以後找不找得到海瑪瑙,有空就來陪陪我吧。」脆嫩的聲音里含著傷感。

李強說道:「好,一定會再來陪你的,你可要等我來啊。」

飛在空中,李強犯難了,往哪兒去才是正確的方向呢。四周荒野一片,連個人影也沒有。

往高空升去,四下張望,在極遠處似乎有城鎮,李強飛了過去。

走近才知道這是以前來過的磐石鎮。漫步走進鎮來,已經是傍晚時分,許多商旅都進到鎮中,小鎮又到了最熱鬧的時候。

走到百味樓,李強心里有點感慨,上次還有好幾個人有說有笑的,現在卻是孤零零一個人了。店小二看到李強立即熱情地迎了上去,笑道:「客官老爺有幾位啊?」

李強懶得說話,豎起一根手指,店小二喊道:「老客一位!您請!」

來到樓上,找了一張靠窗的座位。天色剛剛昏暗,客人還少,座位大部分是空的。隨意點上幾個菜,李強開始等待,因為他知道只要有大商隊到磐石鎮,主要的人物一般都會到百味樓來喝酒吃飯,這樣他就可以物色到合適的商隊。

李強早同趙豪約好,如果走散了就到清風國的邊關碎石城去等。他的苦衷是不認得路,只好找同路的商隊,雖然慢點但是不會走冤枉路。

酒樓里客人多了起來,很快就熱鬧非凡。李強豎起耳朵偷聽,聽了好一會兒不得要領,招手叫過店小二,取出二兩銀子笑道:「小二哥,請教你一件事。」將銀子遞過去,道:「這里有沒有到清風國碎石城的商隊?」

店小二點頭哈腰地笑道:「謝老爺賞,小的去問問,再來回老爺。」

不大的功夫,店小二跑了過來,說道:「大老爺,小的打聽到了,隔壁雅座里是馮記駝隊的大掌鞭,他們是去碎石城的。」李強道:「帶我去見見他們。」

走進雅座,店小二媚笑道:「馮大老爺,有位客官老爺來拜訪您。」

李強仔細打量這位大掌鞭,約五旬的年紀,滿臉刀削斧劈的皺紋,兩眼有神,落鬢連腮的大胡須已經微微發白,身板挺得筆直,一看就知道是武林好手。

「鄙姓馮,馮任堅,小兄弟找我有何貴干?」到底是走南闖北的漢子,開口十分豪爽。

李強聽他開口說話,聲音猶如銅鍾撞擊般洪亮,心生好感,笑道:「打擾了,我姓李,李強,貴駝隊是不是去碎石城?小弟想和你們搭伴一起走,好有個照應,這是五十兩紋銀,算是搭夥費,如何?」

馮任堅看看李強覺得他滿順眼,和酒桌邊其他幾個同伴稍稍商量幾句後,笑著道:「好,出門在外都有不方便的時候,明天就一起上路。來,坐下一起喝一杯酒。」真是乾脆爽快,不過這也是看在銀子的份上,李強給的太多了。

馮任堅又給他介紹同桌的四位,張云波、馬景甯、袁誠、袁重,這四人都是駝隊掌鞭。

第二天清晨,駝隊上路。

李強十分低調,一路上很少說話,駝隊的人也不大理會他,只有馮任堅和馬景甯經常同他說兩句。實際上李強一直在學玉瞳簡里的典籍,這次莫懷遠給他了許多玉符,對這個玉符他十分有興趣,他認為這是很有用的東西,這些玉符不止修真者能用,普通人也能用。

這玉符約有手指大小,細長形很薄,有各種顏色各種用途,可以用來攻擊,而僅能用於攻擊的就有許多種,像閃電玉符、烈火玉符、暴烈玉符等,還可以用來防護,有護身玉符、阻擋玉符等許多種。

李強的興趣在如何煉制,一路上他倒也不寂寞,將玉瞳簡里記載的修煉方法學會了大部分,尤其學會了玉符的煉制,這個收獲特別大。

這天進入了清風國地界。

馬景甯笑著說:「李兄弟,清風國來過嗎?」

馬景甯是個中年漢子,為人圓滑喜交友,見多識廣,自李強到駝隊,就覺察出他與眾不同,他的眼光確實獨到,一有空閒時間就和李強搭訕,兩人慢慢的也就熟悉了。馮任堅則要負責整個駝隊,忙的不可開交,也就顧不得李強了,最多簡單問候幾句。

李強笑道:「馬兄,小弟可是沒去過,清風國和綠色盆地的三國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

「完全不一樣的國家,風俗很奇特,男人都留一條大辮子,禮節都不一樣,說不出來的怪。他們那兒的大姑娘小媳婦可放的開,有點像麗唐國的娘們,膽子大,潑辣。」

李強心想,這不是清朝滿族人的打扮嗎?有意思。

馬景甯指著一個駝夫道:「老錢,把那只駝馬身上的貨緊緊,要掉了,說了多少次了,怎麼還不注意。」老錢嬉皮笑臉道:「是嘍,老大,你怎麼老挑我毛病,明兒到城里,我老錢請客,挑個水靈靈的娘們,給老大殺殺火,大家說是不是啊!」

這個話題一開,隊伍立即活躍起來,有的說:「是啊,我看老大這幾天是火氣大,一個娘們不夠,最少兩個,一前一後,嘖嘖。」邊上的人插道:「兄弟,別說了,口水都下來了,你喜歡小嫩貨,老大才不希罕,老大喜歡老貨有咬勁,是不?」

馬景甯笑罵道:「三子,你這個小兔崽子,老大喜歡你姐。連我也敢取笑,小心我用鞭子抽你。」三子縮縮腦袋,笑道:「老大,我姐你都敢要,大嫂要知道了……」眾駝夫大笑,看來馬景甯有點懼內。

「你別見笑,我手下這幫弟兄沒大沒小慣了。」馬景甯有點尷尬地說。

駝隊突然停了下來。

「怎麼回事,為什麼停下?」馬景甯問,一個駝夫從前面飛奔而來,報道:「馬掌鞭,大掌鞭請你到前面去。」李強好奇心起,說道:「我也去看看。」

來到駝隊前,李強在眾人身後一眼就看到,擋路的正是曾經讓他大開殺戒的黑旗軍。

一小隊黑旗軍攔在大路前,為首的大約是小隊長,身穿皮質鎧甲,手執長槍,正在耀武揚威地勒索駝隊。

黑旗軍之所以沒有強行掠奪,是因為這支駝隊實在太大,而且領隊的幾人看起來武力不弱。黑旗軍只是一小隊人馬,打起來賺不到多少便宜,只好臨時改為勒索,只是開價太高,讓大掌鞭馮任堅十分為難。

馮任堅和幾位掌鞭商議,說道:「麻煩了,黑旗軍要我們留下一半的貨和人,如果依他的話,不只是損失錢財,那些留下的夥計怎麼辦?」張云波氣憤道:「和他們拼了,我就不相信,憑這幾個黑旗軍能把我們怎麼樣。」

馬景甯道:「老弟,動動腦子好不好,這一小隊的黑旗軍是沒什麼了不起,如果我們和他拚命,只要給跑掉一個,你說會有什麼後果。」馮任堅點頭稱是,說道:「他們有三十多人,只要開打肯定拼不過我們,可慮的是,黑旗軍可不是一般的土匪啊,他們的實力是可以攻城掠地的,一旦有大股後援,我們駝隊就全完了。」

李強插話道:「和他賭斗不行嗎?是不是機會大一點。」張云波不耐煩道:「你湊什麼熱鬧啊,去!去!去!一邊待著。」

「呃……」熱臉碰到了冷屁股,李強無所謂地笑了笑,隨即叉手站到邊上。

馬景甯瞪了張云波一眼,說道:「你怎麼老是犯渾,他也是好心嘛。我就覺得賭斗也是個辦法,那人的功夫高不到哪里去。」

賭斗是這里的一種規矩,只要雙方同意,就可以一對一的比試,出多少人沒關系,直到有一方派不出人比為止,一旦開始就不能以多欺少,贏的一方可以提出自己的要求,敗方必須答應,這是李強和趙豪閒聊時聽來的。

一塊護身玉符遞到馬景甯手里,有人傳音道:「危險時捏碎它,可以救命的。」

馬景甯暗驚,會傳音的一定是高手。

上篇:第五章     下篇: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