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七章  
   
第七章

馮任堅上前邀斗,黑旗軍的小隊長猶豫了,若是拒絕那就必須退兵,他有點不知如何是好,再去搬兵都來不及了。

駝隊的人都看出了他的膽怯,心里期待他能知難而退。

李強微微皺眉,他聽出遠處有密集的馬蹄聲,正朝這個方向而來。只一會兒功夫,眾人也都聽見了,那小隊長臉露喜色,傲氣道:「好,大爺我答應你!」這時就是馮任堅也無法後悔了,邀請賭斗的一方,如果後悔是要算輸的。

飛馳而來了二百多騎,領隊是黑旗軍的雷旗將元霸。李強將身體向眾人背後藏了藏,他不是怕黑旗軍,而是現在一點都不想多事,早點找到趙豪和梅晶晶是第一重要的事情。

雷旗將元霸問道:「白大福,有沒有發現那小子?他娘的,這次出來不是來搶的,誤了老神仙交代的事情,吃飯的家夥還想不想要?」

小隊長白大福抱拳行禮道:「將軍,小的看這批貨挺肥的,嘿嘿,想劫下來孝敬您老。」元霸大笑道:「不錯,哈哈,你小子還滿有孝心的,沒白疼你,那你還等什麼啊,把他們通統殺光。」李強輕輕搖頭,這群黑旗軍簡直就不是人。

白大福陪笑道:「他們要求賭斗,小的看將軍來,就答應了,小的知道將軍天下無敵,這幾個人只是讓將軍開開心的。」馬屁直拍到元霸的心窩里去了。

一掄手上的厚背砍山刀,元霸得意地大笑:「好,誰要賭斗,你們是一個一上,還是一起上,元霸一人接下了,哈哈。」

馮任堅硬著頭皮道:「我來討教,將軍請。」握著一條樸刀,就要向前。馬景甯一把拽住他,悄悄塞給他玉符小聲道:「有危險時捏碎它,小心。」退下後向李強點點頭。

「要打快點!別婆婆媽媽的,再不過來,可別怪老子下令殺光你們。」

看見馮任堅提樸刀站出來,元霸興奮大叫:「好,先吃我一刀!」縱馬掄刀沖了過來。

狂野的一刀,借著馬的沖力更是雷霆萬鈞。

實力相差實在太大了,一聲亮響,馮任堅的樸刀便飛上了天。元霸扭身轉腰反手又是一刀,斜肩帶背地砍了下來,只聽馬景甯大叫道:「捏碎它!」青光一閃間玉符捏碎了,馮任堅被砍飛了出去,四個掌鞭驚叫:「大掌鞭!」只見他居然咳嗽著爬了起來。

元霸不敢相信地看看手中的厚背砍山刀,這是不可能的,護身真氣再厲害也擋不住這一刀。

「你們輸了,所有人都必須跟著走,若敢反抗殺無赦!」小隊長白大福得意地大喊道。

李強歎了口氣,從眾人身後走了出來,似笑非笑道:「真的嗎?通統給我滾!」

小隊長白大福沒見過李強,罵道:「奶奶地,你找死啊,老子剁了你這個--」還沒說出下面的難聽話,早捱了一個大嘴巴,卻是元霸抽的。

白大福傻了,嘴里結結巴巴說不出話來。

元霸心知不好,抽了白大福一個嘴巴後,如見鬼魅般說道:「是你?原來你在這兒,我們走!」撥轉馬頭,雙腿用力一扣馬肚,率先向後跑了,心想小煞星在這里,趕快回去報告。

黑旗軍的兵士一看將軍都嚇跑了,爭先恐後地一窩蜂逃了。

馮任堅不可思議地看著李強,有點不知所措,說道:「小兄弟,你,你到底是誰?」

空中有人咯咯笑道:「喲,你在這里挺威風的,看得姐姐好羨慕。」

李強入耳驚心,抬頭看時卻是花媚娘,不過她身邊還有一位身穿大紅色衣服的姑娘。

駝隊的人心驚膽顫地看著懸在天上的美女,刹時一片寂靜,人人都想這是不是天女下凡。更讓眾人沒想到的是,和他們同行了好長時間的李強,竟然也飛上空中。張云波忍不住拍了自己一巴掌,自己可真是有眼無珠。

李強見風使舵的本領可不小,知道花媚娘不可以常情來揣測。他縱身飛到空中,笑嘻嘻說道:「花大姐,你才是又厲害又威風,小弟那能和你比啊。」

花媚娘大驚小怪道:「咦,咦,眼睛一眨,天就黑了,這話聽到耳朵里怎麼這麼別扭。你小子真是滑頭,姐姐在前面打的昏天黑地,你卻溜到這里當英雄,要不是姐姐的妹子來了,姐姐我可要吃大虧了。小子你說,這帳怎麼算啊?」

李強繼續亂拍馬屁,說道:「哎,像花大姐這樣的女中豪傑,上山能打虎,下海能擒龍,拳頭立起能打人,還不是手到人除,用不著小弟這種剛入門的新手幫忙吧?」又道:「小弟原來是要好好欣賞花大姐如何三拳打死雷天笑的,無奈正好有件急事就先走了,沒來得及繼續欣賞花大姐的英姿,你不會因為這個責怪小弟吧?」心想先混過這關再說。

花媚娘身邊的姑娘噗哧笑道:「姐姐,他好貧嘴哦。」李強立即插話道:「哇,這位姑娘是誰?這麼美麗漂亮的姑娘,是不是仙女迷路到人間啦?」那姑娘被他誇贊的啞口無語,一絲紅暈爬上臉來。李強心想:「這還堵不住你的嘴嗎,你再說兩句,花媚娘還不知道會弄點什麼主意出來。」

花媚娘咯咯嬌笑,輕輕拍拍那姑娘的肩,笑道:「沒見過這樣的臭小子吧,說了你不相信,他可是傅老爺子的兄弟哦,想不到吧?」又是一陣嬌笑。

那姑娘驚詫地捂住小嘴,那樣子動人萬分,略帶羞澀的神情小聲道:「不會吧,傅老爺子可不會這樣,那姐姐你……?」花媚娘很緊張地道:「別說出來!」

李強心想:「搞什麼東西,神神秘秘的。」笑著說道:「花大姐,這位姑娘是誰啊?」

就這麼一打岔,花媚娘果然不再提剛才的話頭,說道:「她可是封緣星的名人哦,在紅姥姥門下修真,叫什麼,讓她自己告訴你吧。」那姑娘很大方地說道:「小女子姓琴,名小歡,公子是李強吧,花姐姐都告訴我了……」花媚娘一把拽住琴小歡道:「哎,傻妹子,別什麼都說啊。」

李強立即察覺琴小歡是個沒有太多心機的姑娘,不像花媚娘是個老狐狸,笑道:「見過琴姑娘。」又對花媚娘道:「花大姐,小弟還有些事要辦,先告辭了。」

「站住,又想往哪跑?」花媚娘攔住他說。

李強一副很無辜的樣子:「小弟沒跑啊,有點私事要處理,先走一步。」

花媚娘很認真地說道:「你還不知道,從潛傑星來了大批的修真高手,搞不清楚你小子惹了什麼禍,弄得大動干戈的,你竟然現在還敢亂跑。」李強一頭霧水,莫名其妙道:「我沒干什麼啊,也不懂潛傑星的人為什麼非要找我。」

琴小歡說道:「這次封緣星也來了許多的修真高手,聽說傅老爺子專門跑了好幾個星去找人,可能最近就要到天庭星來。我聽姥姥說,重玄門在家的十二位高手,要來十位,好多大門派都派出高手了。」

聽到傅山要來,李強高興極了,心情頓時開朗起來,說道:「太好了,傅大哥終於要來了。」他看了花媚娘一眼,心道:「奇怪,她聽到傅大哥來,怎麼也挺興奮的,一點都不害怕,她難道不怕傅大哥報複。」

又想了想,李強說道:「不對吧,這麼多修真高手不會是為我而來的,一定有什麼大事發生了。」花媚娘忍不住笑道:「還滿清醒的,姐姐早知道唬不住你小子。」

琴小歡解釋道:「是因為潛傑星的百黃老人縱容手下,四處獵殺修真者,強搶修真者的元嬰,激起公憤所以才有這次大規模的行動。」

李強這才明白,心里更是擔憂趙豪和梅晶晶,說道:「小弟真的有事,要去碎石城去找人,先告辭了。」花媚娘可不肯讓他離開,一定要和他一起走。

李強知道擺脫不了她,再想想有她同行要安全些,無奈只好答應了。

落到地上,李強特意送給馬景甯幾人一些玉符,交代了用法,這才由花媚娘領路,和琴小歡三人飛向碎石城。

三人飛出不遠,只見遠處天邊一線黑色迅疾向他們撲來。

銳利的尖笑聲動人心魄,瞬時天黑地暗。

琴小歡揚手間,白色的霧氣散繞三人。花媚娘笑道:「妹子,姥姥把白云障都傳給你啦。小子,你有福了,有這件寶貝在就不怕了。」

來了兩人,其中一個是雷天笑,另一個卻是長著張麻臉、堆滿皺紋的老太婆,滿身繚繞著黑氣,手里拄著一支奇形拐杖,杖頭上不停地噴出黑煙,樣子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李強偷眼看看琴小歡,見她沈穩地站著,一點都不露聲色,不由得暗暗佩服。

那老太婆呷呷怪笑,說道:「雷小子,元霸不是報說只有他一個人嗎?怎麼花媚娘也在啊?這個小丫頭是誰啊?」又道:「花家大妹子,你到這兒湊什麼熱鬧?」

花媚娘是搗亂的專家了,聞言咯咯笑道:「申屠嫗,沒想到你老人家也是潛傑星的人啊,是不是百黃老人給了什麼好處了,本姑娘這幾天手癢,就喜歡到處湊熱鬧,怎麼樣!」李強幾乎不敢相信這是花媚娘說的話,對她的惡感立即減少了許多。

雷天笑罵道:「她是個不可理喻的瘋娘們,申屠前輩別跟她客氣,抓住她老夫讓她生不如死。」又指著李強罵道:「小混蛋溜的比兔子都快,居然敢偷襲老夫,抓到……」李強立即打斷他的話頭,笑罵道:「抓到我無非是扒皮抽筋什麼的,不會別出心裁讓老子作你爹吧,老子看你白活了這把年紀,說話就像不懂事的孩子,你怎麼不找一塊爛泥,一頭撞死算了,活在世上丟人現眼。」

花媚娘鼓掌大笑:「哎呀,小兄弟罵人有一套,姐姐喜歡。哈哈,找塊爛泥撞死,新鮮!」琴小歡微露笑容,她可是第一次領教李強挖苦人。

不可思議的是申屠嫗也嘎嘎怪笑:「雷小子,被人家罵慘了吧。」雷天笑整個臉漲成個紫茄子,他可不敢惹申屠嫗,心里亂罵這個老虔婆也不是好東西。

雷天笑惱羞成怒,動手就用到了他的殺手絕招!

祭出九竅攝魂球,這次竟然噴出了九條修真者的元嬰。申屠嫗似乎顯出不悅之色,向後飄退一段距離,說道:「雷小子,老太婆給你壓陣。」

雷天笑心里大罵,只得全力催動元嬰攻了上來。

九條元嬰幾乎同時撞在白云障上,尖叫咆哮著卻再難踏進一步。申屠嫗臉上微現訝色,說道:「是紅景雨的白云障?喂,那個小姑娘,紅景雨是你什麼人啊?」琴小歡全力支撐著白云障,根本無暇開口說話。

申屠嫗見沒人理她,氣得一頓奇形拐杖,杖頭的黑煙就像被風吹動,利劍般刺向白云障,琴小歡立時覺得吃力起來。

花媚娘一看不好,桃花戰甲立即上身,說道:「妹子,我出去打,你們兩人在白云障里別出來。」縱身出來。

九條元嬰尖嘯著轉身沖向花媚娘,大片粉色花霧湧了出來,喝道:「花劍!」無數細長的粉色小劍,滿空飛舞。元嬰只是被打散了,又重新凝聚再次沖上來,那勢頭讓人頭皮發麻。

琴小歡的白云障少了元嬰的攻擊勉強支撐得住。李強可不願讓兩個姑娘保護,但是保命的思想根深蒂固,他也穿上戰甲,這件戰甲是莫懷遠送的,名字叫「瀾蘊戰甲」。

瀾蘊戰甲一上身,李強立時像變了一個人。沒人知道李強身上竟然能穿三層甲,元嬰有滿天星甲,自身有影夢甲,外面現在又套上了瀾蘊戰甲。

琴小歡暗驚,不知道李強穿的是什麼甲,藍光閃爍,甲內猶如海浪滔滔,身上竟然還有七道金光環繞,這七道金光卻是炫陽環發出護體神光。

李強將威力最大的玉符抓了一大把,說道:「琴姑娘,我去幫幫花大姐,你小心。」

琴小歡被他的瀾蘊戰甲唬住了,搞不清他有多利害,說道:「你也小心。」

李強一縱身也出了白云障,出手就是九片閃電玉符。

玉符脫手化為九道閃電,霹靂巨響,九條元嬰立時震散,李強心中大喜。沒等他歡呼,那九條元嬰又重新凝聚起來。雷天笑大怒,這小混蛋又來偷襲,他一指李強,頭上的九竅攝魂球射出白光照在元嬰身上,九條元嬰暴怒地轉向李強沖來。

李強這下手忙腳亂了,本來實力就不如雷天笑,這個九竅攝魂球又是人家的殺手,就連花媚娘這麼厲害的人,見了都不好對付,何況他李強這種修真新手。

閃電玉符、爆裂玉符、霹靂玉符連續不斷地發了出去,一時間天搖地動,煙塵四起,每炸一個玉符都讓元嬰吃上一點小虧,畢竟玉符是先煉好的,不用花真元力。雷天笑惡狠狠道:「我看你有多少符好扔。」

李強大叫:「花大姐你去攻他,我拖住九條元嬰,快點!」

這招圍魏救趙一下子提醒了花媚娘,她立即放棄追趕元嬰,轉身攻向雷天笑。

雷天笑咒罵道:「小混蛋……」分神之下元嬰的威勢立時弱了,他狂叫道:「申屠前輩,請您老出手啊。」邊說邊向她退去,試圖將戰火燒到申屠嫗身上。

李強已經很危險了,威力大的玉符差不多都扔出去了,幸好元嬰沖擊的勢頭減弱下來。但有一個元嬰已經靠的很近了,李強慌亂中扔出兩片玉符,一出手就知道錯了,其中一片居然是護身玉符。

琴小歡努力向李強靠過去,她已經看出他不行了,無奈申屠嫗的黑煙重若山岳,要想移動可是太難了。

護身玉符化為一層薄薄的青光,浮在元嬰身上,另一片飛出的玉符卻是爆裂符,猶如一支閃著紅焰的小箭,無聲無息地穿進元嬰體內,那護身玉符仿佛就從來不存在一樣。

刹那間,元嬰瘋狂悲鳴,想要化身躲避,可是被護身玉符的青光牢牢固住。紅光一閃,元嬰被炸得灰飛煙滅。雷天笑立受感應,元氣頓時大傷,無論如何他都沒想到,李強居然能滅掉他一個元嬰。

花媚娘哈哈大笑,琴小歡也松了口氣。

李強如法炮制又滅了兩個元嬰,雷天笑再也支持不住,連吐幾口鮮血,只好收回九竅攝魂球。元嬰返回時差點反噬,他只得噴了口心血給元嬰才算完。更倒黴的是,花媚娘趁他忙亂之際,打中他一枚鮮花球,要不是申屠嫗分了一股黑煙擋了擋,他就是不死也要塌層皮,他算是恨死李強了。

大家暫時都停了下來,申屠嫗問道:「小姑娘再問你一次,紅景雨是你什麼人啊?」

「是我師尊。」琴小歡又道:「你認識家師?」

申屠嫗點頭道:「既然是故人之徒,我老太婆也不好意思出手了,回去向你師尊問好。」

琴小歡有點出乎意外,點頭道:「好,一定轉告師尊。」申屠嫗又道:「小姑娘,還是回封緣星去吧,天庭星最近可不太平。」雷天笑再也忍不住道:「申屠前輩,你不能放他們走!」

申屠嫗嘎嘎笑道:「雷小子,這里輪不到你講話,跟老婆子走,你要是能打的過這三人,那你慢慢打,你不走嗎?」雷天笑氣得又要吐血,也不說話轉身向來路飛去。

申屠嫗又是一陣怪笑,揚起一股黑煙,迅捷地退走了。

三人你看我看你,同時笑了起來,再沒想到這樣容易就過了一關。

李強心想:「真是命大福大造化大,要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那個申屠嫗看樣子很厲害,她要同雷天笑聯手的話,就麻煩了。」

三人繼續趕路,不久就到了碎石城外,琴小歡道:「我們還是下地走進城吧,免得驚世駭俗。」

碎石城是一座邊關小城,只是因為此地盛產碎石料而聞名,碎石城還有一個別名,叫「冰鎮」,由於靠近寒冰原,其酷寒的天氣也極為出名。

進了小城,李強心里竟然無端的緊張起來。

上篇:第六章     下篇: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