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八章  
   
第八章

李強拽住一個渾身裹在大皮襖里的人問道:「平安客棧在哪?」

那人正趕路,被突然拽住,嚇了一跳,剛要開口罵,抬頭看見李強,罵人話立即咽了回去。他反應很快,沒有人在這種滴水成冰的地方,只穿這麼單薄的衣裳,而且是那種有錢公子穿的華衫,不是有大本事早凍死了。

「公子爺,您一直向前,轉兩個彎就到。」一眼又看到花媚娘倆人,眼睛立即直了,傻呵呵地站著不動,一直目送他們遠去,心里只是念叨:「回去和小貴子講,我今天看到仙女了,太好看,太好看啦。」口水流出已經結了冰,他竟然不知道。

李強三人走得極快,其實應該說是在地上飄行。轉了兩個彎,果然遠遠的看見一根長杆,上挑藍色的幌子,四個黑字:平安客棧。

晃身間三人已經進了客棧。

客棧的王掌櫃正在櫃台上,拿了一個銅手爐捂手。生意清淡,他只是無聊地指揮店小二干這干那的全當是消遣,正想晚上沒什麼客人,是不是到趙寡婦家暖和暖和,想到得意處不由得露出笑容。

毫無聲息的,眼前突然冒出三個人。王掌櫃正想的快活,被嚇得一哆嗦,手上的銅手爐飛了出去,大叫一聲:「哇,什麼?」兩手拍著胸口,驚道:「哎,人嚇人要嚇死人的,哎喲,哎喲,心都飛掉了。」

李強伸手將飛在空中的銅手爐定住,輕輕一揮手,那只銅手爐穩穩的落在櫃台上,一點炭灰都未撒出,問道:「掌櫃的,這幾天有沒有一男一女住店?」王掌櫃茫然地看著李強身後的倆人,張口結舌地說不出話了。

李強這才發現,花媚娘和琴小歡對普通人的殺傷力太大。修真者若想長得好看,只要在元嬰期稍作調整就可以達到目的,加上修真者本身就是逆天而行,氣質的變化更大,想不吸引人都難,女修真者就更別說了。

李強心里本來就焦急,看掌櫃一副癡迷樣,不由得大喝道:「呔!」不小心用了點真元力。

王掌櫃立即醒過神來,整個房子被李強的斷喝震得撲撲落灰,屋梁發出嘎吱嘎吱的怪響,耳朵里更是轟轟亂叫,他哀求道:「小爺爺,小祖宗,別叫,別叫了,房子震塌小人吃飯的家當就沒了。」

「把你住店的流水簿拿來。」李強不安的感覺越來越強,煩躁感更強。王掌櫃嚇得手只是哆嗦,腦子里亂作一團,伸手去櫃台里取,可怎麼也拿不出來。

李強手像鋼爪般,直接將櫃台撕開,從里面找到了流水簿,翻看了前幾頁,果然沒有。他只覺得心里一陣冰涼一陣滾燙,臉色青紅不定。李強早把趙豪和梅晶晶當成自己的家人一樣,在這里他們是自己最關心的人了。

琴小歡忍不住勸道:「也許他們還沒到這里,我們先等等看好嗎?」

李強使勁忍住才沒大吼出聲,看了一眼瑟瑟發抖的掌櫃,隨手丟給他一錠銀子。

花媚娘一直沒說話,她很好奇是什麼人會讓他如此記掛,不記得有誰也會這樣牽掛自己,她心里竟然有點嫉妒被李強掛念的人了。

李強茫然地看看四周,平時覺得挺好使的腦袋,現在就像一盆漿糊,亂七八糟理不出頭緒,他喃喃地說道:「應該怎麼辦?怎麼辦?」一時方寸大亂。

花媚娘輕輕道:「也許不是這個客棧,是不是你記錯了?」

琴小歡也說:「這很可能的,你別著急,再去找找。」

李強也管不了這麼多了,出房子就縱身飛到空中,運足真元力大吼道:「趙……豪……你們在……哪里啊……回答我……!」

那簡直就不是人能喊出的聲音,話剛出唇便炸開了,猶如一陣滾雷在天際間飄蕩。琴小歡在他身邊都被震退,天上地下四面八方回蕩著「回答我……回答我……」

碎石城就像醒了過來,人人都聽見這一聲大喝,紛紛出房子看看出了什麼事。

花媚娘心知不好,現在的天庭星到處都是修真者,李強這樣肆無忌憚地狂喊大喝,很容易招惹是非。不過她卻很欣賞這樣的人,也不在乎會惹來什麼東西。

不遠處的城外,傳來一聲長嘯。

那長嘯聲充滿示威的意味,李強現在滿腔煩躁不安,被那一聲長嘯激得火冒三丈,也發出一聲震天長嘯,完全不甘示弱。

一道白光閃過,在三人面前現出一青年。

那青年身穿大紅色戰甲,一雙顧盼生威的大眼睛,頭上紮條飄帶,一臉的挑釁的樣子,手里抓著一支黑色短棍,棍頭上是紅色的小球,不知道是什麼奇門武器。

他微微一愣,沒想到空中有三個修真者,一眼看到花媚娘,臉上現出驚訝之色道:「是花前輩在這,晚輩打擾了。」心想:「奇怪了,花媚娘一向獨來獨往,怎麼這次有人同行啦,倒黴!他們愛鬼叫是他們的事,我跑過來湊什麼熱鬧啊。」

花媚娘似笑非笑的說道:「原來是秦斑桐啊,怎麼?是不是又手癢了,上次和毒咒教斗法寶,要不是我幫你打了一朵情花,現在還能叫的這麼歡?成天惹事生非,小心給你師尊揍。」

秦斑桐後悔死了,嘴里還得道謝,心里不服氣地想:「你老人家才是惹禍的祖宗,要講惹是生非,誰能比的過你,你老人家在修真界可是鼎鼎大名了。」他知道花媚娘一旦不講理起來,可是不分青紅皂白的,所以態度更加謙恭。

李強看花媚娘認識他,這怒火就沒法向他發泄了,心里更加難受。

秦斑桐施禮道:「花前輩若是沒什麼事,晚輩告辭。」他想跑,花媚娘可不放過他,嬌笑道:「別急,別急,你氣勢洶洶的來,三句話沒說完又要跑,你逗姐姐玩啊?」

李強插話道:「請問秦大哥,你有沒有看到一男一女?女孩手里拿著一根白色長鞭。」

秦斑桐搖頭道:「沒看見,不過最近有一批潛傑星的人往寒冰原去了,不知道和你找的人有沒有關系?」秦斑桐心里對李強叫他大哥非常滿意,卻不知李強逢人叫大哥只是習慣。

琴小歡道:「是不是去查看一下,也許真的和這批人有關。」花媚娘分析道:「潛傑星的人到寒冰原去干什麼,他們又不是不知道,寒冰原上空有寒罡,是飛不起來的,走著進去會到哪里去?」

李強幾乎立即想到梅晶晶的師門就在寒冰原的回春谷,他慢慢的冷靜下來,問道:「這批人中間你有認識的嗎?」秦斑桐想了想說道:「有十幾個人,好像有幾個面熟,嗯,有蘇子奇、藍狄、陳什麼的,記不清了。」

李強歎了口氣,完全摸不著頭腦。秦斑桐拍手道:「對了,還有豐志豪和安朗,其他的人就不熟悉了。」李強心里猛的一跳,安朗不正是梅家的死對頭嗎?忙道:「肯定是安朗嗎?」

大家都不明白李強為什麼會對安朗有興趣,秦斑桐點點頭道:「我不會認錯的。」

李強焦急地說道:「安朗是我朋友的仇人,她的師門就在寒冰原的回春谷,我要追過去看看,先告辭了。」琴小歡輕輕道:「還是一起去吧,他們人多,你一個人追過去要吃虧的,花姐姐你看怎麼辦?」

花媚娘早有自己的打算,說道:「好,一起去。秦斑桐也去,你不是到處找打架嗎?跟著姐姐有的是打架機會。」琴小歡暗暗搖頭,花姐姐真是惹事成癮,還沒怎麼樣,已經准備好要打架了。

李強心里十分意外,決想不到花媚娘會這樣幫自己,想想自己的實力確實不足,有他們三人幫忙,把握要大了許多,於是急忙道謝。

秦斑桐毫不猶豫地就答應了,他是最喜歡打架斗法寶的。

李強急不可待地向寒冰原飛去,花媚娘在後面大叫:「小子不能飛,快下來!」

李強速度奇快,一頭就闖進寒罡里,旋轉的罡風立即把他壓掉下去。

「乒啪」,李強茫然道:「什麼東西?我為什麼會掉下來。」傻傻的樣子讓三人忍俊不禁。琴小歡忍住笑,給他解釋道:「李公子,進寒冰原是不能飛的,空中有寒罡,進去時一定要把戰甲穿上,寒冰原是很危險的地方。」

大家都穿好戰甲,秦斑桐驚訝問道:「李兄弟的戰甲很奇怪,好像是瀾蘊戰甲。」

琴小歡一直對李強的戰甲感到奇怪,也忍不住問道:「瀾蘊戰甲?有什麼特別的嗎?」

「瀾蘊戰甲是一個傳說,據說戰甲里蘊含天水之魂,此甲的制煉方法早已失傳,不知道李兄弟是從哪里得到的?」

別說是琴小歡感興趣,就是花媚娘也好奇起來,問道:「我怎麼不知道,這種戰甲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嗎?」

李強說道:「還是邊走邊談吧。」心想:「瀾蘊戰甲的功能連我都不太清楚,莫懷遠給我的玉瞳簡里好像沒提到有什麼特殊的作用。」

大家都知道李強焦急的心情,立即走向寒冰原。

秦斑桐又道:「我看過記載,瀾蘊戰甲最大的特點,它可以施展一招‘天魂碎赴’的終極防禦,無論遇到再大的危險,都可以救戰甲主人一次。不過我也沒看見過,不知道真不真。」

「胡說八道,我看你是想好甲都想瘋了,杜撰出來的吧?哪有什麼終極防禦之說,淨瞎吹!」花媚娘不以為然地笑罵道。

秦斑桐委屈地嘟囔了一句。

花媚娘眼一瞪:「說什麼?大聲點,姐姐聽不清。」秦斑桐向邊上一跳,連聲道:「沒有,晚輩什麼也沒說。」一臉無辜的樣子,讓李強和琴小歡都忍不住的笑。

焦慮的心情被沖淡了不少,李強問道:「秦大哥,潛傑星的那批人是往什麼方向走的?」

「似乎是往西北方去的。」

寒冰原是一個奇特的地方,整個冰原高低起伏,有巨大的冰層和裂隙,終年酷寒無比,寒風有如刀砍斧劈般厲害。普通人若是走進去,要不了一會兒就凍成冰棍了,即使是修真者,如果不穿戰甲也忍受不住這般巨寒。

四人為抵禦酷寒,戰甲都發出淡淡的光暈。

最讓人感到溫暖的是秦斑桐的戰甲,紅光閃爍。花媚娘的戰甲最美,粉色的桃花甲煙氣騰騰。琴小歡是一身白色的素甲,熒熒銀光襯著嬌豔的面容,顯得那樣的超凡脫俗。李強的瀾蘊戰甲則是與眾不同,爍爍的藍光像海潮般流動,有種飄逸灑脫的韻味。

突然,一陣怪嘯從遠處傳來,花媚娘神色大變,大叫:「全力運功,空中寒罡要沖下來了。大家手拉手,妹子,快把白云障撒出來。」

左手一把抓住秦斑桐的甲領,右手抓住李強的胳膊,花媚娘有點抓狂地喊道:「你們兩個臭小子,別亂動!」右手一推李強又道:「快拉住我妹子!」

秦斑桐覺得花媚娘也太大驚小怪了,寒罡有什麼了不得的,而且甲領被她老人家抓著,像領小雞樣真是覺得很丟面子。

李強什麼都不懂,不過他聽出花媚娘語氣里的不安,能讓她都感到不安的東西,一定不好玩。他依言拉住琴小歡的手,琴小歡臉色微紅,揚手撒出白云障。

尖銳呼嘯聲越來越近,天空昏暗下來,大地不安地在顫動,拳頭大的碎冰粒被揚到空中,飛舞盤旋,「卡吧」,「卡吧」發出怪聲。

一股壓力從天而降,幾乎所有的東西都被壓落在地,「啪啪」亂響。

突然,一切都安靜下來。

強烈的不安立即充滿大家的心頭,花媚娘和李強幾乎同時大叫:「小心!」

「轟」

看不見的寒罡撞了下來,距離四人不遠處的翹起的大冰層猶如被天大的巨錘砸中,爆響著像紙片般撕得粉碎。略微停頓,激流立即向四人咆哮翻滾著沖來。

漫天的雪霧夾雜著無數的冰塊碎粒,利箭般射了過來,秦斑桐臉色都變了。

轟轟隆隆的巨響讓李強想起大雪崩。

李強急道:「大家蹲下身子!」他明白四人站著的阻力太大,蹲下可以減輕些沖力。

花媚娘也叫道:「都運功定在地上!」

就這一會功夫,寒罡到了。

一霎那間,四人的戰甲發出耀眼的光輝。琴小歡悶哼一聲,嘴角流出鮮血。花媚娘大急,喝道:「妹子快收白云障,我在前頂住!」

沖力實在是太過巨大,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只這一下的撞擊,就讓琴小歡受了不小的內傷。四人站立處猶如一支巨箭頭,從中破開寒罡,劈開的寒罡順著兩邊卷去,竟然將地下堅硬冰層擦出兩道深溝。

只一會,花媚娘就堅持不住了。李強眼看不好,使勁將她拉後,大喝道:「我來頂,秦大哥准備!」

站在箭頭的位置,李強才知道為什麼這麼吃力,那種沖力和壓力簡直就是無窮無盡,就像一個超級高手在向他出手。

瞬時間,李強覺得熱血沸騰,一波波的巨壓讓他緩不過氣來。他立即將心神沈入元嬰里,瘋狂的催動元嬰來抵禦,影夢甲也開始發揮作用,暫時頂住了沖擊。

讓其他三人吃驚的是李強居然能抗住如此強勁的寒罡。

他們都不知道李強有三層甲,李強將真元力源源不斷地運進瀾蘊戰甲,甲內流動的潮湧急速的旋轉起來,由於紫炎心吸收了天火的能量,藍色的光芒中就夾雜了團團火焰,漸漸的火焰越燒越大,瀾蘊戰甲突然變色成淡金色甲。李強奇怪的感到壓力減輕了許多。

秦斑桐喃喃道:「瀾蘊戰甲居然可以自己進化,太不可思議了。」

慢慢的,寒罡弱了下來,大家都松了口氣。花媚娘道:「運氣不錯,想不到小子的戰甲這麼好,算逃過一劫。」琴小歡默不做聲,暗暗運功恢複。

寒罡來得快去得也快,四人無言的看著周圍一片狼藉,都有種後怕的感覺。

李強默默地遞過一塊仙石,琴小歡點頭示意感謝,接在手中緩緩吸收。秦斑桐笑道:「還是第一次遇見如此可怕的寒罡,要再來一次,那就慘了。」

「閉嘴,胡說八道些什麼?」花媚娘沒好氣地說。

「呃……」秦斑桐苦笑。

隨風飄過,遠處隱隱傳來震動聲。

四人神色全變了,花媚娘自語道:「奇怪,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寒罡落下來。」

李強出主意道:「我們能不能用地行術走,不是可以避開寒罡的沖擊嗎?」花媚娘歎息道:「那是不行的,地下全是冰層和裂隙,如果真要這樣走,速度太慢了。」

「那寒罡來的時候我們就潛下去,等寒罡過去了,再上來,不是比硬抗好的多?」

琴小歡收功插話道:「是我不會地行術,所以才沒有用這個辦法。」秦斑桐也道:「我也不會地行術,可惜這次出來沒帶地行的法寶。」

李強腦子轉的極快,立即說道:「我們打個深坑避一避。」這個主意馬上被大家接受。

秦斑桐自告奮勇道:「我先來。」他忙著獻寶,一揚手中的黑色短棍,頂端的紅球射出一道白光,觸到冰地上,白光就融了進去,過了片刻,秦斑桐大喝道:「開!」

一串悶雷連珠般響起,從地底深處傳了上來,「嘩」一股渾濁的泥水噴了出來,熱騰騰散著霧氣。促不及防,那泥水澆得四人滿頭滿臉滿身。

花媚娘破口大罵:「臭小子,你姑奶奶不要洗泥水澡,毛手毛腳的……你……老娘恨不得捏死你!」李強還是在火星上看到過花媚娘發飆,這次又看到,居然一點都不反感,只是覺得非常的有趣。

秦斑桐抱頭鼠竄,連聲告饒。

四人你看我我看你,剛才各人的美貌和風采一掃而光。不知是誰「噗哧」輕笑,就像笑筋同時被撥動,四人忍不住都大笑而特笑起來。

大家幾乎同時運功抖甲,將泥水從身上彈開,又都恢複了原貌。

震動聲越來越大,夾雜「恰恰」的怪聲。

李強突然想起趙豪曾經在王府說過的話,苦笑道:「我們好像又中大獎了。」

琴小歡驚訝道:「什麼?」

「怪獸恰恰冰。」

花媚娘也肯定道:「沒錯,是恰恰冰怪獸,不是一只,是一群。」

上篇:第七章     下篇: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