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九章  
   
第九章

恰恰冰是寒冰原特有的怪獸,此獸的怪異處是它能吸收寒罡的能量,同時遇敵時可以噴出類似寒罡的氣流球,引發天上的寒罡流下沖,非常的恐怖。

隆隆的奔流聲越來越近,四周的碎石冰塊在地上跳動。

花媚娘稍微猶豫道:「硬拼是很難拼得過……我們……」李強插話道:「打不過,逃啊,還等什麼?」對李強來說,打不過就逃是很正常的事,要不逃才有神經病呢。

好像大家都松了口氣,李強發聲喊:「逃啊!」一馬當先貼地狂飆,三人默契地緊隨其後。

回頭看看緊隨的三人,李強突然覺得非常好玩,大笑道:「我們比賽,看誰跑的快,哈哈,哈哈!」花媚娘也覺得好笑,和這幾個人在一起,心都要年輕些。她嬌笑道:「誰落在最後,就去擋怪獸哦。」一把拉上琴小歡,瞬間就超過李強,四人里以她的實力最強。

秦斑桐哇哇大叫:「不公平,我是最後才跑的啊!」

大家都笑,花媚娘笑著挖苦道:「小子,誰讓你想充英雄的!」

寒冰原白色的大地上,出現一幕奇異的景象。

四個小黑點猶如射出的利箭,身後揚起長長一道白色煙霧,其後緊隨一大群的怪獸,身形都隱在飛舞冰霧中,連天接地壓向四人。

跑了很長的路,花媚娘奇怪道:「怎麼回事?這群怪獸不應該這樣緊追不舍,是不是已經有人惹過他們了。」

李強和秦斑桐悶頭狂奔,根本就沒注意她說什麼。琴小歡最輕松,被花媚娘拽著不用自己使力,聞言道:「我還是第一次知道有這種怪獸,不知道為什麼追著不放。」說著四下里張望。

李強邊跑邊想:「這樣跑好像甩不掉怪獸,媽的,射幾只金鷹試試。」喊道:「大家注意,我們同時向後攻擊一下再跑,聽我喊到三,一齊發。」秦斑桐早就不耐煩了,大喜道:「好,兄弟准備好了。」

「一、二、三發射!」

秦斑桐向後射出五道閃著白光的條形物,飛出後立時漲大,迅疾地撲向怪獸而去。

琴小歡從儲物腰帶里取出一把無弦黑色長弓,秦斑桐訝然道:「黑焚弓?」

虛拉弓弦,琴小歡笑道:「小妹獻丑了。」明明看不見弓弦,卻是震天的弦響,每響一聲都有一道黑影飛出,連射十六箭,她微喘道:「小妹一次只能發十六箭,再多就不行了。」

李強射出十只金鷹,由於功力進精,每只金鷹身上都纏繞紫火,向著怪獸展翅飛去。

十七朵鮮花曼妙起舞,飛在四人和怪獸之間,鮮花散開,花瓣飄搖,猶如一面花牆立了起來,在這素色的世界里尤為美麗。

「哈哈,繼續逃啊!」

「我們往哪……」秦斑桐的話沒說完就被連串的巨響打斷,扭頭回看驚叫道:「哇,真壯觀啊!」

巨大的煙塵裹雜碎片沖天而起,「恰恰」「恰恰」的怪聲響徹云霄,爆豆般的聲音是花瓣的炸響,一時間怪獸亂成一團。

四人腳步慢了下來,李強笑道:「這些怪獸可吃到苦頭了,我們不能停,要拉開距離才安全,快走!」

果然怪獸只混亂了片刻,重新又爆怒著發動了。這一次的聲勢更加驚人,開始有怪獸射出寒罡球,先是幾個小的白色的球飛來,被秦斑桐的法寶射落,接著無數大大小小的寒罡球,鋪天蓋地追了上來。

「報應啊!」李強嗚咽大叫。

「前面有山,快向那里逃!」琴小歡首先發現,回頭一看,也驚叫道:「不得了啦,那是什麼東西射過來?」

花媚娘連撒兩道花牆,喝道:「快找冰裂縫躲一下!」

秦斑桐眼尖,叫道:「左邊有條大裂縫,快過來!」搶先沖了過去。

四人急速地移到那條冰縫邊,後面阻滯用的兩道花牆已經被摧毀,其餘的寒罡球繼續追來,讓人看了不寒而栗。

那條冰裂縫准確的說應該是很深的冰溝,四人一下溝,李強立即順著溝向前飛去,叫道:「跟著我!」幾個人都是機靈鬼,聞言立即緊隨其後。

寒罡球追著就沖進冰溝里,進溝後便失去控制炸了開來,剛才四人下溝的地方頓時形成巨大的塌陷,爆炸後的沖力沿著溝散開,更可怕的是已經引動了天上的寒罡。

「不行,我們一定要找地方躲躲,寒罡又要來啦。」花媚娘邊說邊揮掌,擊在溝沿,大片大片的冰層倒塌下來,以此減弱順溝而來的沖力。

李強歡呼道:「前面可以轉彎啦,大家快點!」

他知道一旦能轉彎過去躲藏,大家就安全了。

天又開始昏暗下來,溝里更是黑黑沈沈的,有種讓人窒息的感覺。四人都覺察出從天而來的壓力,飛行速度明顯降了下來。

四人剛剛沖入彎道,背後的巨大沖擊力就掠了過去,轟轟的發出滾雷聲。

溢進彎道的沖擊對四人已經構不成威脅,大家都落在地上,靜靜地等待天上寒罡的落下。

「大家快看!」秦斑桐指著溝的上空。

「那是大型防禦陣發出的紅光,前面還有……」驚天動地爆響打斷了花媚娘的話。

大地顫動搖擺,四人不約而同地懸起身來,運轉戰甲,防止因震動而站不穩。琴小歡撒出白云障,李強給每個人打了個防護玉符。

冰溝在顫抖,無數的冰塊碎渣從天而落,天地間猶如無數面戰鼓在擂動,天更黑了。

李強覺得這就像世界的末日來臨般的恐怖,琴小歡悄悄依偎進花媚娘的懷里,秦斑桐輕聲的咒罵著。

透過掉落的碎塊,空中的紅光時明時暗,大家都不知道是誰也在抵禦寒罡,幸虧大家躲到冰溝,才得以避過。

李強心想:「被這個恰恰冰怪獸追慘了,到現在竟然還不知道這畜生長什麼樣。唉,這麼凶險的地方,如果趙豪和梅晶晶走進來,天曉得他們應該怎麼對付。怪不得趙豪一聽到寒冰原會這麼緊張。」

突然冰溝一側發出難聽的嘎嘎聲,秦斑桐一直在東張西望,大叫道:「不好了,快跑,要塌了!」

由於有沈重的壓力,想飛開已經來不及了,李強罵了一句:「靠!」急速運真元力向上劈出寒靈巨掌,大家立即明白他的作法,紛紛向上攻擊,期望能擊碎落下的巨大冰塊。

下落的巨大冰塊被寒靈巨掌擊中,可氣的是竟然只擊出一個大洞。還是花媚娘的鮮花厲害,一朵拳頭大的花朵,在那個洞里炸開,終於在落到大家頭上前,巨冰四分五裂了,就這樣還是把他們埋了下去。

還是修真者的防禦法寶厲害,四人站立處居然沒有一塊冰渣,只是他們像站在一個由冰塊構築的圓頂小屋里,不過大家臉色都不好看,耗力太大了。

過了好一會,秦斑桐不耐煩道:「出去看看,寒罡應該過去了,憋死我了。」

「乒」,「嘩啦啦」。

四條人影從冰堆里沖天而出。

琴小歡高興道:「太好了,都安全沒事了。」

大地一片平靜,要不是滿地的碎冰大坑,就好像什麼事情也沒發生過一樣,看看白蒙蒙的天空,大家都有一種欣慰感。

李強突然想起剛才的紅光,問道:「秦大哥,剛才的紅光是哪個方向發出的?」

「你看!」秦斑桐指著遠方道。

極遠處的山腳下,騰起滿天的煙霧,里面偶爾有光在閃動,大家一看就明白是法寶爆炸的閃光,隨風還傳來一星半點的「恰恰」聲。

「會是誰呢?居然能頂住這麼多怪獸的攻擊。」花媚娘奇怪的自語。

「花姐姐,我們要不要去看看?」

秦斑桐挺挺胸脯,著急地說:「當然要去了,讓那些怪獸嘗嘗我的厲害!」李強可不想就這樣沖過去,說道:「我們還是小心點,從邊上過去,先別驚動怪獸。」

花媚娘點頭道:「嗯,小心點好,臭小子別成天想出風頭,動動腦子行不行?」秦斑桐真是怕了她,苦笑道:「晚輩知道了。」心想:「我發誓,以後見到你老人家,有多遠就逃多遠,可給罵慘了。」

一行人彎了一圈,來到雪山上,順著山脊向打斗處奔去。

「天那!怎麼會是他們?」

從山脊往下看,一座泛著耀眼紅光的防禦陣,擋住了恰恰冰怪獸的沖擊。

陣外,一條身影縱奔跳躍,兔起鶻落的穿行在怪獸群中。

秦斑桐吃驚地說:「這人太可怕了,你們看他連戰甲都不穿,在怪獸群里來去自如,他是誰啊?怎麼這麼厲害!」

「他是我大哥侯霹淨,哈哈,我太高興了!」李強開心的手舞足蹈,心想:「太好了,原來老哥還在天庭星,他還沒走!」

花媚娘大吃一驚道:「什麼?你認識侯前輩。真搞不懂你,你在哪里認識他老人家的?」

「花姐姐,侯前輩是誰啊,怎麼你也叫他前輩?」

「他是修真界有名的老前輩了,脾氣古怪之極,修真功夫深不可測。」花媚娘看李強的眼光就像看怪獸。

李強顧不得解釋,長嘯一聲,順著陡峭的山壁,盤旋著沖了下去。花媚娘道:「我們也下去,有侯前輩在一切都沒問題。」

在半山腰,李強已經看見陣中的幾人,心里的歡喜就沒法說了。

陣里的人被李強的長嘯驚動,抬頭看時不由得激動大叫:「師尊,哈哈,我師尊來了!」一聲嬌呼:「大哥,大哥!我在這兒,快來啊!」聲音激動的有些哽咽。

正是趙豪和梅晶晶,他倆身邊還站著三個人,李強雖然不認識,但知道一定是朋友,叫道:「趙豪,小妹,我終於找到你們了!」語氣充滿了欣慰高興。

「老哥,我來幫你!」

「哈哈,小兄弟,你先進陣見見你的妹子徒弟。咦,小妖女是你嗎?老子是不是今天見鬼了,你怎麼和我兄弟在一起?」

花媚娘嬌笑道:「老爺子,像你這麼怪癖的人都能和他作兄弟,我就不行嗎?」她還真是小妖女,見到誰都不怕。

圍著防禦陣的有二十多頭怪獸,李強這次看清楚了恰恰冰是什麼樣子的。

怪獸恰恰冰是懸浮在地上,移動時從腹部噴出氣流,並發出「恰恰」聲,它的樣子很怪,扁平的腦袋,獨眼閃著銀光,看不出口器在哪,身子也是扁平的裹著一層霧氣。

因為有侯霹淨在,李強的膽氣大漲,一頭就沖進怪獸群中。

立即有幾只怪獸攻了過來,一拳擊出,「咚」一只怪獸身體被砸到地上,「恰恰」兩聲怪響,從地上又浮了起來,身上的冰霧脫體而出,罩向李強。

冰霧蘊含著無比的酷寒,剛上身就把他的身形遲滯住了,瀾蘊戰甲的淡金色的光芒,耀眼的閃了一下,李強渾身就像燃燒著的火焰,立時發出極高的溫度,紫焰被酷寒逼了出來。

剛沖到李強身邊的恰恰冰,驚懼的向後退去,只有那頭被他打中一拳的怪獸,昏頭昏腦的撞了過來。

促不及防下李強被恰恰冰撞了個滿懷。

「兄弟小心!」侯霹淨一腳踢飛一只恰恰冰,身形猶如大鳥般掠起,正要將李強抓起,異變突起。

就像一個裸體的普通人,懷里突然抱了一只巨大的冰塊,急劇的刺激讓紫炎心將天火散了出來,瀾蘊戰甲金光大盛,李強整個人就像一尊發著怒火天神,溢出的天火「轟轟」作響,那只恰恰冰瘋狂的「恰恰」亂響,極力要退出李強的懷抱,那簡直就是一座恐怖的大火爐。

「啊哈,晚了,老子燙死你!」

「哧」,大量的水氣冒了出來,那只恰恰冰怪獸猶如見火的雪人,立即消融下去。

只是瞬間的時間,這只可憐的恰恰冰便消融的無影無蹤,其它怪獸似乎極怕天火,也被侯霹淨打的怕了,稍稍猶豫後,居然調頭逃走了。

「老弟,才幾天沒見,你修真的功力長的好快啊。這是什麼戰甲啊,老子還是第一次看到,真不錯。」侯霹淨拍拍手,走過來搭住李強的肩膀,親熱地說道。

「哥!」梅晶晶從防禦陣里沖了出來,一把抱住李強的一支胳膊,眼里已經含著淚花。

「呵呵,呵呵。」李強只知道張著嘴傻笑,高興的不曉得如何是好。

趙豪站在一邊,默默的看著,欣慰的搓著雙手。

秦斑桐恭恭敬敬地叩首道:「見過老前輩,晚輩是秦族的。」琴小歡也上前行禮道:「見過師伯,晚輩的師尊是紅景雨。」

侯霹淨心情很好,說道:「好了,好了,都起來,老子不喜歡見面就跪。哎,小妖女,怎麼不拜拜老子啊?」

「才不呢,我最多喊你一聲老爺子,其他一概不理!」花媚娘笑嘻嘻的拒絕,侯霹淨哈哈大笑,道:「算了,算了,老子還是蠻欣賞小妖女的隨心所欲,哈哈。」

眾人相互介紹,客套一番。

李強這才知道,在防禦陣里的三人,是回春谷的三個護法,在修真界小有名氣。

三人都穿著墨綠色的戰甲,為首的叫管奇,個頭雄壯卻長著一張娃娃臉,一副很容易親近的樣子,他身邊的兩人分別是宗明和王永年。

宗明一臉精悍,個頭矮小,肩膀上站著一只怪異的小東西,有點像青蛙,只不過顏色火紅,身上還不時地冒出縷縷火霧,兩只紅眼不停骨碌轉動。看到李強他們很注意,他笑著解釋道:「這是火精,在寒冰原可是一件好東西。」

「火精是什麼?」李強湊近看,那火精縱身一跳,趴在李強的肩頭閉上紅眼,一副非常享受的樣子,王永年驚奇叫道:「哎,奇了,宗兄你的寶貝竟然會離開你的肩頭,這是怎麼回事啊?」

宗明驚奇萬分,他也有點糊塗,說道:「奇怪,自從我收服了這只火精,還沒見過它喜歡誰,居然這次會自己往李公子身上跳,想不通。」心想:「火精的溫度奇高,一般的修真者根本抵禦不住,這個李強好奇怪,竟然若無其事的樣子,真搞不清楚他有多高的修為。」

其實宗明高估了李強,只是因為李強的根基是紫炎心是火屬性,加之後來在星星宮又吸收了天火,對同樣是火中之精的火精來說,吸引力極大。

李強輕輕捧起火精,送還宗明,可是那只火精總是又跳回李強的肩頭,如此三番,搞得宗明非常尷尬。梅晶晶笑道:「宗叔,算了,你就把火精送給我哥吧。」

宗明看看自己最疼愛的侄女,苦笑著道:「唉,這個小東西自己認主啦。好吧,李公子和它有緣就給你吧,這只火精很通人心,公子好好待它,就當是第一次認識的見面禮吧。」說著遞給李強一支小玉瞳簡道:「這個給你,里面有記載如何運用火精,你看看吧。」

李強也是尷尬萬分,送又送不回去,只好道謝收下。他伸手從手鐲里取出一件閃著白光的東西,那是四只相互連扣在一起的白色三角,笑道:「宗大哥,實在不好意思,小弟也有一件禮物送給大哥,這是一個好朋友送我的,小弟借花獻佛轉送給大哥,無論如何請收下。」

侯霹淨在旁邊看見,一把抓在手上,仔細看了看,驚訝道:「咦,怎麼是這件法寶,宗小子,你賺大發了。」說著將那件法寶遞了過去。

「這是什麼法寶?」宗明知道有侯霹淨這句話,這件東西絕對是件寶物,毫不猶豫地接了過來。

秦斑桐不愧為出生在名門望族的人,畢竟見多識廣,也驚訝道:「這個好像是‘蔽夕角’吧,是一件隱身法寶。」

李強贊許的點頭道:「秦大哥真是了不起,確實是蔽夕角,不過宗大哥要重新煉過才能用。」秦斑桐被李強誇獎的滿臉飛金,胸脯都要挺翻過去了。

「哥,我的呢?」梅晶晶嬉皮笑臉地拽著李強,琴小歡雖然沒說話也看著他,包括趙豪等幾人也都看著他,大家霎時安靜下來。侯霹淨嘿嘿笑道:「嘿嘿,有道是,財……不……露……白!哈哈!哈哈!」他老人家真是開心非凡了。

「都有,除了侯老哥每人一件法寶。」李強十分大方,莫懷遠送他的法寶很多,他現在對身外之物已經看得很淡了。

梅晶晶得到一件五色戰甲和一支金步瑤,趙豪得了黑色戰甲,琴小歡得了一只瓣羽手鐲,秦斑桐最開心,他拿到一雙魚口扣,因為他知道這是傳說中的煉器,非常的珍貴。

搞到最後就連侯霹淨都眼紅了,叫道:「哎,吃虧了,吃虧了。老子怎麼知道,這小子拿出的全是極品法寶,我也要,我也要!」一副為老不尊的樣子。

李強笑道:「有你的寶貝,早准備好了,我怎麼敢不給老哥呢。」遞給侯霹淨一顆黑黑的小球,其實侯霹淨是開玩笑的,法寶對他來說有沒有無所謂。

「呵呵,兄弟,老子是開開心的,不用送……」一眼看清李強手里的東西,他吃驚的大叫一聲道:「寂滅丹!哇呀!是寂滅丹!」老人家要喜瘋了。

梅晶晶好奇問道:「什麼是寂滅丹啊?」

上篇:第八章     下篇: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