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十章  
   
第十章

李強手往回一縮,笑嘻嘻道:「哦,原來老哥不需要,好吧,那我就送給別人了,嘿嘿。」

「哇呀呀!臭小子,快給我,我,我,呵呵,兄弟,我的好兄弟,呵呵!」

看著侯霹淨呲牙咧嘴的慘狀,梅晶晶和趙豪是見怪不怪,他們幾個早就玩慣了,但是花媚娘他們可就看著新鮮了,再沒想到李強敢這樣開他的玩笑,侯霹淨在修真界雖然獨來獨往,地位卻是非常崇高的。

梅晶晶湊熱鬧笑道:「這個寂滅丹是什麼寶貝啊,侯前輩也會這麼喜歡?算了,哥哥,你看他多可憐就給他吧!」侯霹淨聽得直跳,叫道:「哎,小丫頭,你是幫老子說話,還是損老子,白疼你了!」

「好吧,好吧!既然小妹也幫你說話,就給你吧。」

一把抓過寂滅丹,仔細看了看,侯霹淨真的喜翻了天,連翻了七八個空心筋斗,哈哈狂笑。眾人都十分好奇,這個寂滅丹到底是個什麼寶貝,這次就連秦斑桐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李強道:「我只知道寂滅丹是用來渡劫的,怎麼用卻是不清楚,因為老哥就快到渡劫期了,所以才想到給他這個東西,也不曉得管不管用。」

「兄弟,真不知道你從哪兒得到這些寶貝,告訴你們,寂滅丹是渡劫用第一寶丹,有了這個寶貝,在渡劫期足以頂兩個修真高手的幫助,你們說這樣的東西對老子有什麼意義。」

侯霹淨因為脾氣古怪,不願找別的修真高手幫助,所以渡劫一直是他的心病,有了寂滅丹,他渡劫的把握大增如何不興奮。

李強為能幫上侯霹淨心里也是十分高興,心想:「我還有三粒,見到傅大哥正好送他,也讓他高興。」心里更加期待和傅山的見面。

管奇問道:「李公子,我們這次出來五個護法,還有兩人到平安客棧去等你們,看見他了嗎?」

李強道:「沒看見啊。」心想:「要是能遇見他們,我還不致於急得發瘋。」

花媚娘笑著插話道:「小兄弟為了找你們,在碎石城的平安客棧差點把掌櫃的嚇死,還跳到空中鬼喊亂叫,害得秦小子以為是什麼妖魔鬼怪,拎把家夥就要來打架,哈哈。」

秦斑桐滿臉通紅,嘟囔道:「誰知道你老人家在啊。」

管奇三人相視一眼,宗明皺眉道:「這下糟了,他們應該早就到碎石城,一定是路上出了其他事。」管奇歎氣:「現在局勢越來越亂,我看還是先回谷,老太爺就要出關了,由他老人家決定吧。」王永年贊同道:「我也是這樣想,大家先回谷為好。」

眾人往雪山深處行去。

由於人數眾多,就是以侯霹淨的能力也無法施展瞬移,只得貼著山地飛行,梅晶晶由花媚娘帶著,只有她是不會飛的。

三個姑娘在一起很快就混熟了,唧唧喳喳說個不停,不時發出一陣陣的嬌笑。

李強問趙豪在迷惑林分手後的情況。

趙豪苦笑道:「梅姑娘因為我拉她走,一路上就沒給徒弟好臉色,在路上不停的找人惹事,為了她,徒弟還和人打了幾架呢。」滿臉的無奈。

梅晶晶耳朵尖,一直留心李強這里,聞言叫道:「不許說我壞話,聽到沒有,不許講哦。」花媚娘摟著她的小蠻腰,手上一緊,湊到梅晶晶的耳邊輕聲道:「小妹妹,是不是對你哥有點意思,要不要花姐姐幫忙啊?」

梅晶晶只覺得臉上滾燙,那顆心猶如戰鼓擂動,她的心思被花媚娘輕輕一句話說穿了,竟然不知如何是好,只得撒嬌道:「花姐姐,你也笑話我。」

聲音又媚又嗲,嬌羞的神態讓花媚娘都一呆,說道:「喲,妹妹好美,姐姐看了都心疼哦。」

琴小歡沒注意她倆的說話,拿著瓣羽手鐲把玩,用法已經問清楚了,修煉過就能用,這是一件防禦類的寶貝,讓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李強這個人。他隨便送人的東西,在各修真門派中幾乎都可用來作鎮派之寶,看他漫不經心的送人,連一點舍不得的神色都沒有,實在是想不透他是怎樣的人。

「老哥哥,你不是留話說回巴達星去了,怎麼又到了寒冰原啊?」

侯霹淨歎口氣道:「還不是為了你們幾個,梅丫頭的事老子想來想去,忍不住就跑了一趟回春谷,結果他們的老谷主梅游冰閉關,只好帶著五個護法出來找人。先到都城,你小子居然棄官不作,嘿嘿,京城里可是亂作一團。」

又道:「後來在離碎石城不遠的地方,看到他們倆和黑旗軍的人在打斗,這才找到,原想先送他們回去,再找你。」

趙豪也笑道:「是啊,要不是師伯來,我們還真危險,對方已經有修真高手趕來,看到師伯在,又嚇跑了。」

「聽說潛傑星的高手來了許多,封緣星也來了好多修真高手,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件事李強一直存有疑問。

侯霹淨臉色嚴肅起來,其他人也好奇聚了過來,花媚娘說道:「不是為了潛傑星的高手掠奪修真者元嬰而起的嗎?」

李強置疑道:「我總是懷疑,若是這個原因的話,那就不應該到天庭星來解決,似乎天庭星修真者並不多,不值得這樣大動干戈。」

其實這個懷疑一直都在他腦海里徘徊不去,李強在家鄉時是個商人,向來對任何信息都是存有疑問的,不經過分析了解是不願作出判斷的,這對他已經是根深蒂固的習慣了。

侯霹淨欣賞的看了他一眼,道:「你小子真是與眾不同,這事可是和你有關,你在故宋國的作為打亂麗唐國的計劃,這個計劃真正包含的目的也就間接的暴露了,而這件事和潛傑星有直接的關系,原本是一件很順利的事,現在攪得許多修真門派參合進來了。」

秦斑桐自認為是個萬事通,好奇地問道:「什麼計劃和目的啊?」

「是為了一座荒山,這座山在故宋國的邊境,如果按計劃,麗唐國應該能得到它,結果給小兄弟攪黃了,大家這才發現了他們要這座山的目的。」侯霹淨慶幸地道:「實在是沒想到,這座山里有一樣東西,是修真界所有門派都不敢想像能得到的東西!」

李強和大家都好奇極了,是什麼東西居然能讓所有修真門派都動心,梅晶晶叫道:「侯前輩,快說是什麼東西啊!」

「天神之怒!」

花媚娘到底在外闖蕩了多年,聞言驚訝出聲:「天神之怒?我的天啊,怎麼會是這件東西,聽說這東西是怒神留在人世的惟一寶貝,有了它……怪不得呢。」她驚的臉色都白了。

再看秦斑桐簡直就是失魂落魄,他也清楚這件事的分量,說道:「梅姑娘,回春谷應該有傳音陣吧,小弟告個罪,能不能讓我用用,這件事無論如何要告知師門。」

管奇插話道:「秦公子放心,這事包在我身上。」

一道紅光閃過,侯霹淨手上多了一塊紅色小玉牌。

侯霹淨臉色忽變,罵道:「奶奶地,誰這麼大膽敢到回春谷撒野。管小子,你帶著大家走,老子先回去看看。」也不等他回答,白光閃過人已經去了。

梅晶晶緊張道:「是什麼人到回春谷去,我們快點走。」

一行人不再說話,沿雪山一路狂飆。

大約過了有頓飯的時間,管奇道:「馬上就要到了,再快點!」

花媚娘首先察覺,叫道:「大家准備好法寶,好像打的很激烈。」

李強也聽到了遠處傳來隱隱的爆裂聲,大家立即准備起來。

只見有一條黑影向他們飛奔而來。

梅晶晶大叫道:「他是安朗,截住他!」

秦斑桐手快,他的短棍已經射出一道白光,琴小歡立即飛離地面,離地約三丈處,張開黑焚弓,卻不射出只是蓄勢待發。

四只金鷹盤旋而出,李強又扔出一張爆裂玉符。花媚娘的桃花戰甲突然冒出大團的粉紅色迷霧,直撲過去。回春谷的三護法也是各出法寶。

安朗做夢也沒想到,好不容易逃出來,居然有這麼多的高手在等著,嚇得亡魂皆冒,手忙腳亂的放出他最好的防禦法寶青絲巾,猶如一片青云罩在身上。秦斑桐的白光首先觸到,青光連閃很輕易的就化解了。

金鷹清脆的鳴叫一聲,連續的撞擊上去,安朗慘叫一聲,被炸得連連後退,青絲巾黯淡下來。爆裂玉符恰好飛到他腳下,轟然巨響,青絲巾的防禦實在是不錯,依然還能頂住不碎,但安朗就像一只青鳥被炸上了天。

可惜這里是寒冰原的雪山區,天空上依舊有寒罡流飛舞,幾乎是立竿見影,他剛上天就急速地俯沖下來。可憐安朗還沒看清敵人長什麼樣子,攻擊又到了。

黑焚弓震天的弓弦響,六道黑影直射安朗的下落處。安朗絕望地發現,腳下還有大團的粉色的煙團等著他落下,暗叫:「我命休矣。」

黃光閃動,一個身穿金色戰甲的大漢,將安朗抓在手上,落地的同時另一只手猶如孔雀開屏般展開,無數金光從他身上閃爍而出,「噗噗」勁氣四流,煙囂塵揚。

花媚娘妖笑道:「喲,好厲害,吃老娘的一朵情花。」出手卻是七朵情花。

大家雖然不清楚他是誰,只是覺得從他身上流露出一種恐怖的壓力,幾乎不約而同一起出手。琴小歡又射出十箭,所有人包括梅晶晶都將鞭影甩了出去。

霎時,花影滿天,李強悄悄拍出寒靈巨掌,那人哈哈大笑:「一群小輩,不值得和你們動手。」黃光閃處人影俱無,所有的勁力被他留下的殘影引爆,轟轟一陣亂響。

「他是誰?」

看著大家詢問的目光,花媚娘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不過看他的威勢,一定是潛傑星的頂級高手之一,好厲害。」管奇道:「我們還是快回谷去!」

回春谷的打斗已經結束,有侯霹淨這種高手在,這是潛傑星的人沒有想到的,他們無奈只有退走。

谷口站著幾個人,梅晶晶眼睛一亮,快速奔跑過去,叫道:「祖爺爺,祖爺爺,您出關了,我爹娘呢?」語音已帶哽咽。

那人正是梅家最厲害的高手梅游冰,他身穿一身白袍,面色猶如嬰兒,五縷雪白的長髯飄灑頜下,慈眉善目的給人以超凡脫俗的感覺。只聽他笑道:「呵呵,我們家的晶兒都長這麼大了,這都是你的朋友吧。晶兒真了不起,結識了這麼多的同伴,你爹娘去找你幾個師叔伯了,不在谷里。」

梅游冰一邊誇著梅晶晶一邊又道:「晶兒,給爺爺介紹介紹你的朋友啊。」

梅晶晶一把拉過花媚娘道:「這是我剛認識的花姐姐花媚娘……」梅游冰嚇了一跳,說道:「大名鼎鼎,久仰久仰!」這倒是實話實說,花媚娘的修真功夫不是頂尖,搗亂打岔在修真界絕對可以排上坐次。

「哎,梅老爺子,大名鼎鼎?這麼聽著別扭啊。」花媚娘苦著臉道。

白光一閃,就聽到:「梅老弟說得還是客氣,什麼大名鼎鼎,不如說惡名遠揚,哈哈,哈哈。」侯霹淨回來了,又道:「奶奶的,一群怕死鬼,跑得比兔子還要快,老子也懶得再追了。」

花媚娘臉皮極厚,根本不在乎他們說什麼,嬌笑道:「侯老爺子呀,你可不要後悔哦,得罪了本姑娘,咯咯,後果可就……」

侯霹淨還真有點怕她,這丫頭要搗起亂來,可不是一般的頭痛,忙轉移話題道:「梅老弟,給你介紹我兄弟。」指著李強道:「他叫李強,是傅崇碧的兄弟,也是老子的好兄弟,小老弟還不拜見你梅老哥。」

梅游冰臉上明顯露出驚訝之色,他不敢托大,忙道:「英雄出少年啊,老夫也沾兩位前輩高人的光,叫你一聲兄弟啦,呵呵。」

李強恭恭敬敬地施禮道:「不敢當,我還是和小妹一樣,叫您爺爺吧。」梅晶晶可是樂開了花,花媚娘暗暗好笑,悄悄的捏捏她的小手,梅晶晶小臉立即紅了起來。

李強又道:「老哥,我們各交各的吧。」侯霹淨是無所謂的,梅游冰人老成精,眼睛瞄著梅晶晶心中似有所悟,哈哈笑道:「好,好!老夫托大,叫你阿強吧。」

秦斑桐和琴小歡也上前施禮各報家門。

趙豪心里喜翻了天,更加恭敬地叩首道:「趙豪拜見師伯祖。」「乒乒乒」三個響頭。

侯霹淨怪叫道:「喂!喂!小子你叫老子師伯,又叫老子的小弟為師伯祖,這算什麼輩份啊?」眾人大笑,趙豪尷尬的不知如何是好。

李強哇哇鬼叫:「老哥,不許欺負我的徒弟,他可是老實人。」

因為李強知道,趙豪為了修真吃了無數的苦,在他心中修真高手都是偶像,他對修真高手無比尊敬,李強把他看成自己的親人一樣,他的尷尬就是自己的尷尬,雖然知道侯霹淨是開玩笑的話,還是忍不住要抗議。

管奇打岔說道:「老谷主,還是請客人進谷休息吧。」

李強一行人很順利的進了谷里。

一進谷,眾人立即覺得走進了綠色的世界。滿山滿谷的各色植物花草,真是綠草如茵,鮮花怒放,空氣里散漫著淡淡的花香,讓人神清氣爽,和谷外的冰天雪地有著巨大的反差。花媚娘尤為喜歡,摟著梅晶晶笑道:「真是好地方,姐姐要在這里好好玩玩,妹子歡迎嗎?」

梅晶晶嬌笑道:「小妹請還請不到姐姐,怎麼會不歡迎呢。」說著瞄了李強一眼,看他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李強一直在想那個金甲大漢,心里充滿好奇,忍不住抬頭問道:「老哥,剛才有一個穿金甲的家夥,好厲害啊,我們這麼多人攻他,居然滿不在乎的,他是誰啊?」

「金甲?哦,是他啊,百黃老人的四霸將之一,斗戰王司徒雍,這家夥實力不弱。」

「還不是被你一掌驚走了。」梅游冰插話道。

侯霹淨得意大笑道:「百黃那家夥老子都不怕,他手下的蝦兵蟹將就更不用提了。」沒人會對他的自吹有疑問,侯霹淨確實是有實力說這種話。

轉過一個彎,眾人立即被眼前的美景鎮住了。

大片的異種桃林,滿樹的桃花正是盛花期,拳大的桃花五彩繽紛,有大紅、粉紅、雪白、甚至還有墨紫、碧綠色,微風過處花瓣飄落。

花媚娘感歎道:「我住的桃花小築也無如此美景。」梅晶晶笑道:「靈蟠門怎麼能少了桃花呢,爺爺還有幾株絕品仙桃樹,那才叫好!」

宗明道:「大家別看這里桃花好看,如果沒人領著,貿然闖進去可就危險了。你們看這片桃林的上空,是不是有五色煙云籠罩,那是這座桃花陣生成的花煞。」

秦斑桐悄悄地問管奇道:「管大哥,能不能先帶小弟到傳音陣去?」谷里的美景對他來說一點意思都沒有,他著急上火的是如何將天神之怒出世的消息傳回族里,所以也顧不得禮貌,來催促主人。

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怎麼著急,管奇依然笑道:「秦公子,過了這座花陣,里面精舍里有傳音陣,一會兒就到。」

三護法和李強琴小歡他們幾人,心里都不太明白天神之怒在修真界的含義,也沒把它當回事。秦斑桐不愧名門望族的年輕高手,知道的事情要多的多,他清楚天神之怒是什麼東西和它的重要性,所以才如此焦急。

秦斑桐深知這個消息傳回族中會掀起多大的震動,恐怕所有閉關的長老都要提前出關了,而且一旦傳回消息,自己在族里的地位就會有極大的提高。

過了花陣,眾人來到精舍前,從屋子里面走出一個人,李強看見心中不由得驚奇萬分。

上篇:第九章     下篇:第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