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從屋里走出的那人,是李強絕對沒有見過的種族,他有著淡淡的綠色皮膚,額頭寬大,眉心豎著一道血紅痕跡,猶如傳說中的馬王爺的三只眼。他身穿一件墨綠色的松散長袍,里面露出黑色的胸甲,左肩一顆碩大的圓牌,上面雕著奇異的花紋,墨綠色的頭發編成無數的細小的發辮,攏在頭頂心。

其他和平常的人沒什麼兩樣,身材適中面帶微笑。

除了李強感到驚訝,眾人似乎都不驚奇,秦斑桐悄悄地告訴李強道:「這人應該是坦邦星來的修真者,只有坦邦星有這種綠色人種。」那人看了秦斑桐一眼說道:「你說的不錯,我正是從坦邦星來的使者。」

梅游冰上前擁抱,並用額頭觸碰對方的額頭。李強覺得這種禮節挺好玩的,忍不住有樣學樣,也上前擁抱觸額,那人驚奇之極,要知道梅游冰和他是老朋友了,才能用綠族的最高禮節行禮。李強這一手讓他措手不及,他歪著頭愣住了。

眾人都懂這個道理,誰也沒想到李強會這樣干,看著傻了一樣的綠族使者,大家都傻傻的發呆。花媚娘看看忍不住「噗哧」笑出聲,侯霹淨被她這聲「噗哧」逗得放聲大笑。

大家跟著笑了起來,那綠族使者也明白過來了,知道李強是不懂禮節而已,臉上露出無奈的笑容。

這一笑氣氛立即和緩了下來,梅游冰笑道:「這位是坦邦星的卡本,是我的老朋友了,這次專門給我送幾種天庭星沒有的幾本珍奇植物,也是剛到幾天,我出關後現在才見到。」

李強知道自己出糗了,不過他實在是好奇,這是他到外星球以來,第一次接觸到不熟悉的種族,心情是十分興奮,心里連呼過癮。

眾人見禮後走進精舍。

卡本坐下後說道:「梅前輩,這次來我們綠族的首領特意叮囑,無論如何求您為我族煉制一爐離殞丹。唉,近期綠族所在的邦奇甯國,有可能要和坦特國開戰了。」

侯霹淨驚訝道:「坦邦星要打仗?那不是要把你們那里的修真者牽進去了嗎?」

卡本苦笑道:「不止是我們,其他的星球的修真者也要卷進來的,這次規模極大!」

梅游冰好奇地問道:「發生了什麼解決不了的事,要如此大規模的戰爭,連修真界都會牽連進去,修真界一般是不會輕易的去管世俗界的事啊。」

卡本解釋道:「是剛發現的一座巨型晶石礦,就是我們修真者用的仙石,儲量驚人品質又好,大家都知道坦邦星的一切發展都是依賴晶石礦的,不巧的是晶石礦正好座落在兩國的邊界,原來是個三不管的地界,現在兩國都宣稱擁有那塊土地,現在局勢越來越緊張了。」

李強一聽就明白了,就像地球的能源緊張一樣,是一場為爭奪資源而發生的戰爭,修真界的介入也是基於同樣的道理。心里暗歎,人性本貪,利益驅使才是沖突的根本原因,不過他對這個並不太感興趣。

秦斑桐坐立不安,一天之內連續得到兩條重要消息,讓他又是興奮又是害怕,左看右看,腦袋晃的像個波浪鼓,李強悄悄問道:「你怎麼啦,心神不定的,有事嗎?」

「管護法到哪兒去了,我怎麼看不到他?」

李強立即反應過來,他要找傳音陣,自己也很好奇這個傳音陣是什麼東西,會不會像地球的電話一樣方便,招手叫來梅晶晶,小聲道:「小妹,帶我們去傳音陣好不好?」

梅晶晶正愁找不到機會和李強在一起,聞言笑道:「好,哥,跟我來。」

三人來到靈蟠門的傳音陣。

李強第一次看到傳音陣,完全不是他想像的那樣。那是一個不知道什麼材料制造的,大小有半人高的,像一只銅鼓,四只支架撐著,光滑的表面,里面云霧繚繞。

只見秦斑桐老練的取出五塊小仙石,嵌進側面五個凹槽里,一口真元力噴在上面,里面的煙云開始劇烈的流動,從里面升出一團白色霧氣,慢慢的凝成一個人形,只聽他開口問道:「有什麼事啊?」

李強差點暈倒,這東西比可視電話還棒,立體影像帶傳聲。

秦斑桐報告完畢後,看李強一臉震驚樣,忍不住賣弄道:「這是遠距離傳音才要這種大家夥,封緣星還出產只有巴掌大的傳音球,就是剛才來的卡本,他們坦邦星也有出產,只不過傳音距離不長罷了。」

李強突然意識到天庭星只是一個落後的星球,可能封緣星和坦邦星都是另類的發達星,應該有不次於地球的科技,心想這下可要大開眼界了。

梅晶晶拽著李強的胳膊笑嘻嘻道:「哥哥,我帶你去看看丹房,秦公子也去嗎?」秦斑桐的心思全在坦邦星就要爆發的大戰上,他還想聽聽有什麼新的消息,聞言道:「噢,不去了,我還是回精舍去聽聽。」

「好,秦公子你去吧,一會兒我們就來。」梅晶晶巴不得他早走早好,一拉李強往精舍後面走去。

梅家的丹房在修真界有著極高的名聲,丹房修築在地下近百米的地方。

地下縱橫交錯的甬道,李強一進去就有點頭暈目眩的感覺,心想:「好像這里的修真者都喜歡修地道,上次有星星宮,這次有丹房,哎,應該叫丹洞才對。」

「小心,哥哥這個不能碰,這是寒淨陣,引發了很麻煩的。」

「別踩那里,會掉進去的。」

李強不知如何是好,有點尷尬地說:「小妹,這里怎麼全是機關陣法啊?」

梅晶晶咯咯笑道:「哥啊,要不是這麼多機關陣法,梅家的靈丹恐怕早就被人搶光了。」又道:「馬上就到入口了,我們走快點,不能用飛的哦。」

李強好奇地問:「為什麼不能用飛的?不是可以快點嗎?」

「只要一飛馬上就會觸動這里最大的陣法,整個甬道就封閉了,這可是我們梅家的秘密哦,不要告訴外人啦。」

李強心里感動,梅晶晶是把他當自己家人一樣的看待,才會如此說的。不過這招挺絕,任何要想搶丹的修真者,進入甬道肯定是用飛行,一則快,二則似乎不容易觸碰的機關消息,幾乎必中這招。

「到了,哥哥等一下。」

一個約五米見方的黑洞出現在眼前。

梅晶晶使了一連串李強看不懂的手訣,每變換一種手訣,都從黑洞里飛出一縷青煙,大約盞茶功夫,從洞里升出一塊黑石板,梅晶晶長出一口氣道:「幸好沒有忘記,哥,站上來吧。」

兩人站在黑石板上,梅晶晶又作了一個手訣,微微的轟隆聲,黑石板緩緩的開始下降。李強心里只有一個念頭,修真者所擁有的物質條件應該不會比地球差,如果他願意追求的話。

只覺得身周煙云繚繞,不停的有刺眼的光芒閃過,片刻,腳下微微一頓,心知已經到了,李強奇道:「小妹,怎麼周圍黑乎乎的?」

梅晶晶打出最後一招手訣,霎時間一片通明。

定睛一看,李強感歎地說道:「真是奇妙啊!」

這是一間八角型的房間,每一面牆都有不同的顏色,梅晶晶揮動了一下手臂,其中一面牆無聲無息的出現了八個空格,每隔里面都放著不同的玉匣,她笑道:「這是放靈丹的房間,一共有九間,還有一間是煉丹房,小妹帶你去看看。」

李強看不見有其他的出口,說道:「小妹,沒有門啊。」

「在這里。」梅晶晶向一面牆走去,竟然直接隱進牆里,李強緊跟著走了進去,原來這居然是面幻牆。就聽梅晶晶驚訝的聲音:「你怎麼會在這里?」緊接著一聲痛哼。

李強聽出是梅晶晶的呼痛聲,心中大驚,奮力一躍,沖了過去。

煉丹房里居然有三人,麗唐國的供奉安朗和斗戰王司徒雍,另一個人李強不認識。

梅晶晶懸在空中正努力的掙紮,不知道是什麼捆住了她,只聽她嗚咽道:「七師叔,你,你勾結外人,祖爺爺知道了決不饒你……」

那個被梅晶晶稱為七師叔的人,臉上閃過一絲羞愧,臉色突然一冷道:「別叫我師叔,我梅曲是早已被靈蟠門逐出的棄徒了,他是誰?」

李強接話很快:「我是你大爺!」人已經躍到梅晶晶的身邊,一把抱住她,向後飛去。

梅曲叫道:「快攔住他,會觸動機關的!」

一股巨大的力量籠罩過來,李強心知不好,叫道:「小妹,告訴老哥去……」奮出全身勁力將她扔進那面幻牆,霎時間丹房的防禦陣被觸動了。

梅晶晶大哭:「哥……」

梅曲驚慌地說道:「快走,陣法厲害!」

司徒雍怒罵道:「小混蛋壞了我們的大事,安子快啟動瞬移陣,梅曲去拿玉瞳簡。混蛋,還想跑,看本將的手段!」司徒雍揚手凌空虛抓,一只幻化出的金色大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抓住了李強。

那種巨大的力量是李強絕對沒有想到的,覺得就像沈入深海里,壓力之大仿佛身體就要碎了,心中深悔瀾蘊戰甲沒來得及穿,影夢甲的修煉尚淺,抵禦不住這樣巨大的壓力,整個人被司徒雍抓了過去。

安朗已經啟動瞬移陣,梅曲歡呼道:「我找到了!」躍身形跳進陣來,李強恰在此時也被拽了進來。他現在口鼻流血面目猙獰,心中的怒火熊熊燃起。轟,由天火掩在元嬰里的太皓梭突然發力,金光突閃「啪」地將那只金手擊得粉碎。

手腳一得到自由,李強若是逃走正是絕好的時機,可是他卻一掌將梅曲擊出瞬移陣。這股含有太皓梭和天火力量的含憤一擊,梅曲可就倒大黴了,手一松玉瞳簡掉落下來,鮮血狂噴倒著飛了出去,幾乎同時,李強另一手已經悄悄把玉瞳簡收入手鐲。

「咦」,司徒雍大怒,雙手一合,從十個手指里射出十道金光,將李強緊緊纏繞。

就在這時候瞬移陣啟動了。

那十道金光猶如實質,深深的隱入李強體內。影夢甲頑強地抵抗,司徒雍有點吃驚,這個梅家弟子怎麼會有如此韌勁,他沒想到李強根本就不是梅家的人。

准備再加一把勁時,白光閃動,三人被傳了出去。司徒雍氣急敗壞,這個傳送點是他們費盡心力,通過梅曲設定的,目的就是要偷出靈蟠門的玉瞳簡和煉制好的靈丹,這下給李強攪和的全亂了套。

疼痛,撕心裂膽的疼痛猶如潮水般的湧來,李強想將心神沈入元嬰,驚駭地發現居然被擋在外面。他從來沒有如此難受過,咬著牙絲絲地吸著氣,一陣陣的眩暈湧過來,十道金光就像十把刀子割在身上,疼的心里直發虛。

李強「乒」地掉落在地上,他低聲咒罵道:「靠,真他媽的倒黴!」他發現司徒雍發出的金光將他的元嬰封閉住了,他無法再運用元嬰的力量。

不過司徒雍也沒有發現,在李強的元嬰里還蘊藏著紫炎心和太皓梭這兩件奇寶,讓李強還存有很多的可能和機會。

李強擦了一把臉上的血跡,沒等他動腦筋想如何逃跑,第二個瞬移又開始了。

連續三次瞬移,最後到達一座城堡內。

那是一座奇特的黑色城堡,如果在城堡外就會發現,這是一座空中堡壘,懸在離天庭星很近的地方,青色的光籠罩著整個黑堡。這是百黃老人的空中行宮,修真界大名鼎鼎的暗影堡。

「小安子,帶他到黑營去,這小子的功力已經給本將廢了。」

斗戰王司徒雍卻怎麼也沒想到,李強的元嬰同別的修真者是兩樣的,他的十道碎魂金指只能暫時的將他封閉,一有機會他就可以脫困。若是司徒雍再檢查一次,李強可能就慘了,幸好司徒雍對自己的修為無比的自信,不屑去再作勘查。

安朗笑嘻嘻說道:「老王爺,您老請,小的會好好照顧他的,嘿嘿。」

李強心里打了個寒噤,他聽出安朗話里的陰森。看著司徒雍在一群護衛簇擁下揚長而去,又看著安朗不停的陰笑聲,突然李強覺得非常的滑稽。從地球到天庭星,就像一場莫名其妙的夢,許多想也想不到的遭遇居然都發生了,是真耶幻耶自己都覺得是那麼的奇怪。

「哈哈,哈哈。」李強指著安朗的鼻子大笑。

安朗嚇了一跳,沒有哪個俘虜會有他這種反應,是不是失心瘋了。他一揮手,五條勁氣刷了過去。一聲脆響,鮮血四濺,李強下意識地用手臂阻擋,頹然發現影夢甲已經凝在元嬰之外,對身體外的攻擊無能為力了。

李強不敢相信地摸摸額頭和臉頰,看著滿手的鮮血,嘗嘗咸咸的,五道勁氣有四道被手臂阻擋了,還有一道順著額頭斜斜劃過臉頰。元嬰的力量被封固在體內,無法對傷處進行恢複,這是李強到天庭星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受傷。

安朗嘿嘿笑道:「味道如何?」

李強依舊笑道:「還是咸咸的,我還以為修真後血會變甜呢,結果還是一個鳥樣。哪天老子也嘗嘗你的血是啥滋味,哈哈。」

竟然還敢貧嘴,安朗被他氣得暴跳如雷,招手讓兩個穿黑甲的大漢架起李強。這頓瘋狂暴打,李強因為元嬰還在,所以還能護住原身的主要部位,雖然血流滿地疼痛欲絕,還是忍受下來。

「你後悔了吧,哈哈,小子,遲了。」

李強「噗」地吐出嘴里的鮮血,咳嗽道:「老子好後悔,哈,哈,混蛋,打老子的臉,呸,老子以後……」心想不對,眼前虧吃的太冤,他喘著粗氣笑道:「哈哈,老子懶得理你,別來煩我。」

安朗一愣,心里竟然湧起一陣不安,說道:「好,好,很快你就會後悔和我們作對。來人,把他帶到黑營去,小子有你的樂子啦,哈哈。」

司徒雍和安朗都沒想到他就是李強,如果雷天笑在,李強可就真的慘了。

幾個黑甲大漢,拖著李強向一座傳送站走去。

那是一個巨大的傳送陣,陣中央有一只大籠子,里面竟然有幾十人,大部分都是壯年男子,看穿著打扮各國的人都有。幾個黑甲大漢把李強推進籠子,其中一個大漢道:「哎,老溫頭,差不多了,可以傳了,下一批要過幾天才來。」

「知道啦,你們幾個下來吧,待會把你們哥兒幾個傳過去,那才笑話呢。」

李強慢慢地擠進角落里,蹲在地上,將手揣在懷里,悄悄的從手鐲里取出一瓶在地球買的云南白藥,先將瓶蓋里的保命紅丸吃下去,再將白藥灑在傷處。好在他的身體已經被紫炎心徹底改造過,雖然現在沒有元嬰的修補,但體質比常人要好太多了。

止住血後他長出一口氣,心想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咱們走著瞧。李強第一次深深體會到在修真界沒有實力為後盾的恐怖,他開始盤算以後怎麼辦。

身邊傳來一陣陣壓抑的抽泣聲,扭頭看時,發現身後一個少年也像自己一樣蹲在地上,看他肩頭抖動著,正在埋頭哭泣。

李強輕輕拍拍他的肩膀,問道:「兄弟,怎麼了?」那少年驚恐地抬頭,看到李強滿臉的血跡,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但是眼淚還是止不住的落下,只是不停的搖頭。

邊上的一個中年漢子道:「唉,別問了,我們幾個都問過了,他什麼都不說啊。唉,作孽啊,他還是個孩子啊。」李強問道:「大叔,你們是怎麼來的,這是要把我們傳到什麼地方去?」

那中年人搖頭歎息小聲道:「有被騙來的,有被抓來的,我也不知道會到哪里去,不過我聽那些看守說,要去什麼邦星的。」李強一驚道:「坦邦星?」

那中年人道:「是啊,是說坦邦星,你知道?那是什麼地方?」

李強心里只有一個字:慘!

上篇:第十章     下篇:第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