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刺眼的白光亮起,不少人發出驚恐的哭叫。李強倒是不害怕,傳送陣他已經經曆過許多次。很快白光黯淡下來,大籠子微微一頓,他知道到目的地了。

嘔吐聲和慘叫聲同時響起,空氣里迷漫著血腥味和陣陣臭氣。

李強吃驚的發現籠子里的人竟然死去不少,尸體無一例外的暴目突睛,七竅流血,死狀極慘。還活著的幾個也都奄奄一息了,那個中年人大口大口地喘著,咳嗽著道:「魔鬼,魔鬼,可怕,太可怕了……這是哪里啊?」

那個少年幸運的活了下來,只是傻傻的發呆。李強扶起那個中年人,問道:「大叔,你沒事吧?」心里一陣慘然,他現在知道如果身體不夠強壯,最好是不要用傳送陣,真的要死人的。

中年人看看李強,臉色煞白地搖搖頭,臉上流露出恐懼和驚慌的表情。

這是一個空場地,四周有高大的圍牆,天空灰蒙蒙的,看不出是什麼地方。

「當」!籠子被打開。

從人叢中看向外面,有幾個李強從來沒看見過的人種,在嘰哩呱啦的說著什麼。人群驚恐的向籠子里面擠去,有人哭喊道:「魔鬼啊,是白魔鬼啊。」

那幾個人身穿奇異的銀白色的盔甲,額頭上箍著一圈三指寬銀色的護額,正中嵌一塊晶石,高鼻深目,金色的頭發,裸露的皮膚上竟然長著像魚般的細鱗片,手里拿著一支白棍,棍頭是一個半尺長尖形晶石,手臂上有塊長形的臂盾。

「這是什麼種族?真他媽的奇怪。」

輕輕的蜂鳴聲從空中傳來,李強抬頭一看,吃驚的嘴都合不攏。只見天空上飛著六、七個人,每個人手持一把白色的棍狀物,雙肩伸出一對像翅膀一樣的銀色物,在空中盤旋監視。

「我要回家,我要……嗚……嗚嗚……回家啊……」

李強一把捂住少年的嘴,輕聲道:「兄弟,兄弟,別怕別怕……」那少年嗚咽著無助地看著他,慢慢的李強鎮定的眼神給他鼓起了一點勇氣,他緊張地咬著手指,但是已經停止了哭泣,心里似乎找到了依靠。

從外面押進來一個身穿爛衫的人,被那幾個士兵模樣的人推出來,嘰哩呱啦的沖他吼叫,只見他也哇啦哇啦說了幾句,轉身走過來對籠子里的人說道:「大家都聽著,你們現在到了坦邦星,這里是坦特國的黑營,一切要聽從安排,否則格殺勿論。唉,大家聽我一句勸,這里死一個我們的人,算是白死。好了,都走出籠子吧。」

所有的人都嚇壞了,縮在籠子里不願意出去,李強聽出那個翻譯語氣中的無奈,站起身走向籠子外,那少年竟然拽著他的衣襟緊緊的跟在後面。看出他對自己的依賴,李強微微一笑,大聲說道:「能活著走出這個鳥籠子,運氣還不錯,哈哈。」

那個中年人也說道:「這位兄弟說得對,只要活著就有希望,我們出去。」

眾人慢慢的都走出籠子,在那幾個士兵喝罵下,排成三隊向外面走去。

李強悄悄問那個少年:「兄弟,你叫什麼名字?」那少年一直拽著他的衣襟不松手,聞言輕聲道:「我,我叫喬羽鴻,我是大漢國的人,哥哥,你……」李強道:「鴻弟,你叫我木子哥吧,我認你這個弟弟。」李強已經決定暫時用假名了。

喬羽鴻眼圈一紅道:「好,木子哥。」

那個中年人在邊上小聲說道:「木子兄弟,我叫韓晉,大家互相照顧吧。」

「韓大叔,你是哪里人?」李強盤算著一定要聚集一批人,這樣才有機會逃脫。

韓晉歎道:「我是故宋國人,渭源鏢局的鏢師,這次不但失鏢,還被抓住送到這兒來,除我之外還有三個鏢師。」

韓晉介紹道:「這是魏源清兄弟,這是趙治、林峰合兄弟,以後大家親近照顧。」

魏源清長得人高馬大,粗手大腳給人厚實的感覺。趙治身形瘦小靈動,透出一股機靈勁。林峰合修長的身形,神情沈著穩重。六人悄悄的談了幾句,因為有了同伴,大家心里都有了一點安慰。

走出圍牆,那是一個極荒涼的地方,四周的荒山是漆黑的顏色,山上低矮的植物,古古怪怪的顏色,卻沒有綠色的,似乎還發著淡淡的詭異的光。

趙治輕聲咒罵:「他娘的,這里是什麼怪地方,東西都是稀奇古怪。」

那翻譯叫道:「大家站到前面的白色的地方,聚攏了站好。」不遠處一大塊白色凸出物,約有三十公分厚,二十米長,六米寬的樣子。翻譯先站上去指揮,所有人站好後,他沖著士兵哇啦哇啦說了幾句話。

從白色的邊緣突然升起紅光,將眾人圈在里面,白色塊慢慢升離地面,向前飄去。喬羽鴻到底是少年心態,好奇心起,暫時忘記了恐懼,驚訝道:「這東西怎麼會飛起來的啊,木子哥,你知道是怎麼回事?」

李強心里明白,因為地球的科技也有類似的東西,但是卻沒辦法向他解釋,只好搖頭道:「我也不太清楚。」

速度漸漸的快了起來,有人恐懼地驚叫出聲。一個人撲向邊緣,卻被紅光彈了回來。那幾個站在前面的士兵哈哈大笑,似乎很享受這群人的懼怕和無知。

遠處一座高聳入云的黑色山峰映入眼簾。

行近了發現,峰腰處有無數的空洞,白色塊慢慢的駛進其中的一個空洞。

那是一處空曠的大洞,足有上百米寬,里面深不見底。眾人被趕下白色塊,李強招呼六人排在一起,他似乎有預感,如果不站在一起有可能會被分開。

一行人在士兵的押送下,向洞的深處走去。韓晉回頭看看洞外的天,低低說道:「唉,不知道以後還能不能看到天光,回到家鄉。」

喬羽鴻聞言眼淚無聲的落下。

來到一間黑屋,里面站著二十多個士兵,還有幾個工頭模樣的人。

眾人被分成五個小隊,每個隊有十一、二人。好在李強已有准備,他們六人站在一起,被分到第五小隊。眾人在兩個士兵和兩個工頭帶領下,分別走向不同的甬道。

李強苦笑著想:「他媽的,又進了地道,老子好像和地底下有緣。」想想在地球時,同學給自己起綽號「地老鼠」,真是無比的准確。

「都站好了,要入地下了。」其中一個工頭說道。

「木子哥,他也會說我們的話。」話音未落,那個工頭手上捏的鞭子就抽了過來。李強輕輕將喬羽鴻身子拽過來,身形微微一側擋住鞭子,「啪」,鞭子正抽到李強的背上。

背上衣服頓時碎裂開來,李強痛得身形一顫,那工頭喝道:「閉嘴!」

喬羽鴻內疚得身子都顫抖起來,李強輕輕拍拍他肩膀安慰,眼里閃過一絲怒火。

人們腳下一沈,急速的向下行去。

良久,微微一頓,眼前出現一條甬道,一股潮濕黴臭的味道撲鼻而來。

第五小隊在鞭子和喝罵聲中向里面走去。

轉過幾個彎,在一個門口停了下來。眾人排成一條單列隊,一個士兵把排在第一的那人拉進門里,一會兒功夫從房間里傳出一聲慘叫。

喬羽鴻身子劇烈的顫動起來,李強一聲不響,把他拉到到身後,輕輕捏捏他的手,心里微微一愣,怎麼這樣柔軟。

「別怕,鴻弟,沒什麼大不了的。」李強悄悄安撫道。

很快輪到李強,他沒讓那些士兵來拉,大步的走進房間.

房間里空蕩蕩的,四個角站著四個士兵,手里的白棍指向他。後來他才知道,這種白色棍子就是這個星球的一種武器,叫刺脊槍,威力非凡。

一個工頭站在房中間,手里拿著個圓圓的東西,冷冷地說道:「別動。」舉起那東西印在李強的額頭上,「滋」一股肉糊味散了開來,劇烈的痛直刺腦門。李強一動都沒動,只是冷冷的看著他。

突然腳下一空,人就掉落下去。

那是一個斜道,李強雖然元嬰被封,但是他在王府修煉的武功還在,雙腳在斜道上連點,猶如大鳥般在甬道里盤旋。下去不遠猛得想起喬羽鴻是下一個,轉身又向上掠去。

還在途中就聽到一聲慘叫,接著一個瘦小的身形翻滾著落了下來。李強右足蹬在甬道壁上,身子就像離弦之箭般射了過去,沒等他落地已經穩穩的接在手中。

手中抱著一個人,李強依舊輕松自如向下而去。

李強眼光十分銳利,遠遠看見有個向下的洞口,有光在閃動,眨眼功夫就已經到了。他毫不猶豫的一招「車輪轉」,一條腿伸直,一條腿踢出,整個人猶如一只大輪子,急速旋轉著落了下去。當時李強學這招時還曾想到,這個動作就像兒時將紙條撕開折成「卜」字型,從樓上落下時的樣子。

在空中李強已經看清四周的情況,出人意料的是底下居然是一個大水池,四周圍著很多人,有人還在喊:「又有下來的啦,准備撈人啦!」

李強抱著喬羽鴻可不想落入水中,身形突變,連續翻出七個空心筋斗,穩穩的落在水池邊,沈重的撞擊帶起一陣煙塵。

半晌,有人喝采道:「好!好漢子!」「厲害!」「是高手來了!」一陣喧嘩。

李強放下喬羽鴻讓他坐好,眼角已經看到趙治從洞里落下,還沒站直的身子已經射出去,喝道:「借力用力!」趙治是個會家子,聞言心領神會,看李強的手掌擊了過來,也拍出一掌,兩掌向擊,兩人同時後翻落下。

趙治倒是沒想到李強也是練武之人,心里佩服不已。

這次是所有的人都歡呼鼓掌,接著韓晉幾個人分別落下,由李強和趙治分別出手,都穩穩的落在水池邊。

四周的人慢慢的聚攏過來。李強仔細觀察,人人的臉色慘白,身上的衣服破碎不堪。里面什麼人都有,甚至還有在回春谷看到的綠族人,每個人額頭上都有一塊圓形豔紅色花紋,詭異之極。更奇怪的是沒有士兵看守,也沒有工頭在。

李強扶起喬羽鴻,赫然看見他額頭上也有一塊紅色花紋,又瞥見到他脖子的肌膚白膩細嫩,和臉上塗的黑灰油膩,心里突然什麼都明白了,暗自歎息,也不說穿,任由他緊緊的抱著自己的胳膊。

韓晉抱拳道:「各位鄉親,我們兄弟幾個是新來的,不了解情況,有沒有哪位兄弟給我們說說。」他不愧是走江湖的,先摸熟環境情況。

這些人看到他們幾個從洞里落下時驚人的身手,無形之中起了敬畏之心,態度恭敬了許多。要知道這里的慣例是,新人落下,衣服物品全部要被搶光的。

先前幾個落下的人,被人從水里撈起時,已經被扒的光光溜溜了。

在大家你一句我一句中,李強慢慢的了解了這里的情況。

這里是坦特國的黑營,他們現在處在黑營的最底層,這里叫黑獄,沒有看守,沒有監工,必須在一段時間里挖掘出足夠的晶礦石,以此換取食物。若是完不成規定的數量,後果會很慘。

在黑獄里分為幾十個區,每個區都有一個或幾個老大,互相爭奪礦源,經常有大規模的爭斗。在這里是一個沒有王法的地方,誰的實力大誰就是老大。

新來的人必須依附進一個群體,如果不肯那很快就會完蛋,可能連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在這里能活著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這里不但有人的爭斗,還有塌方、毒煙、突然噴發的岩漿,所以就連坦特國也不肯派士兵監工下來,只是用一招食物換晶礦就完全控制了這里。由於死人太多,坦特國便勾結潛傑星的修真者,專門從那些低等星球去獵捕勞力,送到這里。

李強尋思若是投靠一個老大,憑著自己這幾個人的實力,是絕對沒有問題的,關鍵是自己打算要逃出去,如果就他們幾個人,是根本不可能的,最好是取得一個區的領導權,然後將他們武裝起來,再去奪取其他的區。

在此時他已經下了決心,要不擇手段的爭取最好的結果,同時他發誓一旦逃出去,要狠狠的報複潛傑星的修真者。

突然四周安靜下來,喬羽鴻悄悄拉拉李強。只見從甬道里出來一批人,穿著明顯要整齊乾淨,其中有幾個手上還拿著刀棍,一個拿刀的人走了過來。

「喂,新來的幾個有什麼東西孝敬大老爺的,快拿上來!嘿嘿,誰敢昧下東西,規矩大家都懂,不用我再教了吧。」那人趾高氣揚地舞動著長刀說著。

圍著李強他們的那群人,畏懼的散了開來。

李強他們六個人,冷冷的看著,都是一言不發。韓晉幾個是武人,也不是怕事的人。

那群人大約沒見過像李強他們這樣的人。大爺當慣了,脾氣也大,那人用刀指著李強說道:「你,就是你,穿的公子哥似的,把衣服褲子都脫下來,身上什麼也別穿,聽到了嗎?」

李強突然想起初次見到鄭鵬和梅晶晶攔路搶劫的事,不由得露出一絲微笑,心想:「幸好小妹逃開了,不知道她現在是不是還在哭。唉,小姑娘都愛哭鼻子。」看看喬羽鴻,他心里竟然浮起一片溫情。

那人要抓狂了,拎著刀走了過來,罵道:「大爺說的話,都敢不聽。你們幾個不要命了!想死是不是,他娘的,大爺來成全你們!」

李強對韓晉道:「護著我的鴻弟。」轉身迎了上去。

「來,過來砍一刀試試,老子現在脖子癢,心里不爽,早就想死了。哈哈,哈哈哈!」

「好,大爺成全你!」那人氣瘋了,掄刀就劈,喬羽鴻在後面嚇得驚呼出聲。

李強身子微微一側,左手叼住了他的手腕,笑道:「水平太差,連刀都拿不住,你能砍誰?」話音剛落,「卡」脆響,手腕已經被李強捏碎了,那人痛的慘嚎。

李強順手將他的刀拿下,抬腿飛起一腳,將他踢得倒飛回去,淡淡說道:「廢物一個,也敢耀武揚威。」

又沖出兩人,一個掄棒一個使叉。李強將刀扔給韓晉,縱身上前,電光火石般從兩人中間穿了過去,他已經決定下重手。

那兩人「喝喝」怪叫著沖了兩步,一頭栽在地上不動了。

「好身手,好身手,不知道這位小哥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

一個禿頭黑眉、臉上兩道傷疤橫過一只瞎眼、面目極其猙獰的人,鼓著掌走了出來,邊上的人一起低頭道:「大老爺好!」那人似乎很滿意自己的威勢,得意道:「怎麼樣?夠威吧!」

李強好笑,要講威風,在故宋國時自己要比他威風十倍。

「老子非常樂意加入,不過老子要當你的老大!哇哈哈!哈哈!」

上篇:第十一章     下篇: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