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一章  
   
第一章

禿頭沒想到李強會這樣回答,暴怒的臉都扭曲了,怪叫道:「他娘的,在黑獄我獨眼龍也是一個響當當的人物,別以為仗著有幾手就想騎到我頭上來……來啊,用家夥滅了他們幾個。」

從禿頭身後轉出一個人,手里拿著一支小黑棍,指著李強,邊上圍看的人驚慌地向後退去,李強立即警覺起來。

那人獰笑著,突然從小黑棍里射出一點紅光,速度奇快。李強沒摸清這是什麼東西,不敢隨便亂擋,身子陡然拔高,紅點從腳下掠過。只聽遠處一聲慘叫,不知是誰沒能躲過去。

那人咒罵一聲,又射出一個紅點。李強覺得不好,這東西就像一把手槍,居然可以連續射擊。他呼嘯一聲搶上前去,韓晉四人也分別沖了過去。

眨眼之間,李強已經到了那人面前,沖他齜牙咧嘴一笑。那人看到李強臉上的傷痕,覺得和自己老大的也差不了多少,一樣的猙獰恐怖,尤其是在笑的時候。他嚇得大叫一聲,手中的黑棍不知道怎麼就沒了。

那人呆呆地看著李強,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武器在他手里。

李強發現黑棍上有個按鈕,他好奇地按了下去,一個紅點射了出來。

「乒」,正中發呆的那人。

那人不敢相信地看著自己胸口的大洞,伸出手茫然的撈著,眼前發黑,喃喃自語:「不可能的……」一頭栽倒在地,抽動了一下雙腿,雙眼呆呆瞪著空中,死不瞑目。

李強這一手立即鎮住了所有人,他喝道:「舉起手來,跪在地上,誰敢反抗格殺勿論!」

當真是小黑棍指向誰,誰就嚇得跪倒在地,血肉之軀是無法擋住這種武器的。

獨眼龍絕望地看著手下人跪滿一地,他費盡心力才搞到的小刺脊槍,卻握在對頭手上,只要他願意,一槍就能要了自己的命。在黑獄的法則第一是保命,第二是服從強權,他明白,別看對手年輕,可絕對是極其厲害的高手,他心里不由得充滿了恐懼。

李強將手上的小刺脊槍遞給了韓晉,笑道:「這東西挺好使,你先拿著。喂,獨眼龍你過來,放心,老子還沒想要殺你。」

韓晉四人都還沒來得及出手,打斗就已經結束了。接過小刺脊槍,韓晉驚訝道:「這個東西真厲害,我還是第一次見識到。」

獨眼龍畏縮地走了過來,咬著牙壯著膽看李強如何發落自己。在各個區凡是被趕下台的老大,下場都極慘。李強看了他一眼,說道:「獨眼龍,派一個人去,把我們區的人全招來,我有話說。」

獨眼龍心里暫時松了下來,知道一時半會兒還沒危險。他轉頭吩咐一個手下去找人來。

時間不長,一群一群的人湧了進來,足足進來有六、七百人,李強他們幾個心里暗驚。

獨眼龍手下向他報道:「大老爺,還有一些人在礦面干活,要不要也叫過來?」獨眼龍「啪」地抽了一巴掌他的頭,罵道:「狗子,老大是他!我,我不是你們的老大了。唉……」

狗子畏懼地看看李強沒敢說話,後來的人都在低聲的詢問,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

李強跳到一塊大石頭上,說道:「大家安靜,聽我說。」

人們慢慢的靜了下來,所有的人都看著他。

「我問大家一個問題,請你們告訴我……你們想不想回故鄉,回家和親人團聚!」

所有人的眼睛包括獨眼龍的那只獨眼都亮了一下,隨即又黯淡下來,有人輕聲說道:「想有什麼用,在這里還沒聽說過有誰逃出去。」還有人說:「唉,那是不可能的。」

「如果你們連希望都沒有了,如果你們對這一切都已經絕望,那活著還有什麼意義。」李強停了停,看看眾人的反應,又道:「我木子給大家一個可能和希望,如果你們願意,從現在開始准備,我會帶著大家沖出黑獄!」

獨眼龍見識過李強幾個人的身手,心里明白他不是胡說八道,不由得升起一絲希望,看著李強道:「好,如果你能帶我們沖出黑獄,我獨眼龍第一個服你。如果今生還能夠回到家鄉看一眼,我就是死了也心甘!」

每一個人的思鄉之念不可遏制地湧上心來,心底里第一次產生了回家的希望。人群開始騷動起來,有人開始哭泣,有人神情激動喃喃自語。

李強進一步進行煽動,他大聲說道:「想想你們的父母、妻兒,想想你們的故鄉田園,難道你們願意一輩子在這個暗無天日的地方苟活嗎?」

「不願意!」聲音雖然不太響,但是已經有很多人的眼里閃動著希望之光。

「我們自己都不存希望,難道還指望別人來拯救嗎?我們要團結起來,要依靠自己的力量,不再聽任擺布,我們要殺出黑獄重返故鄉。大家有沒有信心?大聲點,我聽不清!」

「有!」

轟然大叫,震耳欲聾。

李強心里頓時輕松下來,他最怕的是這群人已經麻木不仁,變成行尸走肉。

喬羽鴻和韓晉四人幾乎用崇拜的眼光看著李強,韓晉心想:「不知道木子兄弟是干什麼的,他身上居然天生有一種領頭的氣質,也許他真能帶著大家重返故鄉。」

坦特國的黑營絕對沒有想到這次買進了一個修真者,而且是一個有領導能力的修真者,真算是買回了一顆特大的定時炸彈。

禿頭獨眼龍是清風國人,名字叫納善,不過人可一點都不善。這次被李強壓服,他雖然不太甘心,但是李強說中了他最大的心願,回到故鄉去。他被抓到黑獄已經很久了,離開家鄉時自己的大兒子才十一歲,小女兒還在繈褓中。他打算先看看李強是如何准備的,假如真的行得通,他決定死心塌地的支持。

李強在納善的安排下住進了一間打掃得很乾淨的房間,准確的說是三個連在一起的四方形的洞,里面的設施還挺全,有床有板凳,還有一條小甬道通向廁所。

李強心里有點為難,怎麼安排喬羽鴻呢。想想反正自己又不用睡覺,就讓她睡在自己的床上,也安全點。他先讓喬羽鴻睡上床,看到她緊張的神情,不由得安慰道:「鴻弟,睡吧,大哥還有事就在外面,不要怕。」

來到外間,李強開始詢問黑獄的情況。

納善、韓晉、魏源清、趙治、林峰合五人散坐在房里。

納善負責介紹這里的實際情況。

獨眼納善的這個區一共有八百六十多人,占地約方圓近千米,有七個礦面可開采,有兩個富礦源,日子還算好過,不時的還有其他地方跑過來的人加入。

黑獄總共有四十幾個區,大的區有一、二千人,小的區也有三、四百人,這樣算下來整個黑獄里足有三、四萬人。

李強問道:「納善,我們的晶礦有多少存貨?」

納善苦笑道:「沒有多少了,上次換了不少食物,可是最近收了不少人,吃的東西也少了,要想維持下去也很難的。」

「要想辦法收集晶礦,要靠他來制造武器。」李強突然想起手鐲里還有不少食物和用品,又道:「我們能不能用東西和別的區換晶礦?」

「可以,不過我們什麼東西也沒有啊。」

韓晉也道:「是啊,到這里的人除了隨身物品,連替換衣物都不會多一件。」

「我有,這個你們就不用操心了。對了,納善,我需要一個懂這里語言的人,給我找一個來。」

納善疑惑道:「找綠族的人,他們懂這里的話。不過,老大……」他不懂李強的意思,這里大家說的話都聽得明白,要他有什麼用。

李強笑道:「如果出去,都聽不懂當地的語言,那怎麼辦,所以大家都要學。」

其實李強已經開始計劃組建自己的隊伍了。看了坦邦星的科技,他知道即使自己恢複到被封前的狀態,最多也只能逃走自己一人,如果想要大家一起逃,而不武裝起來,那全是空想。

「咱們慢慢的玩下去,我就不信這個邪。」李強決定大干一場。

一旦下定決心就立即開始行動。

考慮到自己對軍事方面一竅不通,他讓納善去招集所有當過兵的苦囚,尤其是當過軍官的人要先找來。從地球出來的李強對人才的重要性體會最深。

納善去招集苦囚時候,韓晉說道:「木子兄弟,林老弟在故宋國時曾是邊關的守將,因為上司的排擠而辭官不作,他會打仗。」

林峰合說道:「唉,還提這個干嘛,我早已心灰意冷了,要不也不會去你們那里。」

趙治插話道:「木子兄,林哥當過我的上司,他在軍中可是有名的驃騎將,還是我邀他去鏢局的,沒有想到第一次走鏢就……」

林峰合止住趙治的話頭道:「兄弟,這是誰也想不到的,命該如此啊。」

李強心里大喜,他已經將這四人看作是自己的班底,林峰合做過軍官那就更好了,於是笑道:「林大哥,這個整軍訓練的事就由你負責了。等會兒納善將人帶來,由你來考核。」

林峰合稍稍猶豫,說道:「只怕我做不好連累大家。」李強聽出他的顧慮,將他拉到一邊悄悄地給他看了一張玉牌,說道:「由我來作你的後盾,你只管放手大干,怎麼樣?」李強心里清楚一定要讓他死心塌地的跟著自己,才能掌握以後的發展方向,所以他也就顧不得許多了。

林峰合看到玉牌,心里的驚駭簡直不能用來語言表達。他在邊關任驃騎將的時候,曾看過朝廷的文告,知道這種形制的玉牌是由皇帝親自頒發的,非親貴皇族不能得到,不論任何人見此牌如見皇上。他腿一軟就要跪下,被李強一把拉住,笑道:「明白就行了。」

李強又給他許願道:「若能回去,我會給你寫一份薦書,你可以直接去皇宮找皇上。」李強暗想是不是自己太過分了,要用到這種方法來拉攏人。

韓晉幾人莫名其妙地看著他倆悄悄嘀咕。林峰合到底曾是官場中的人,雖然是武將,道理還是懂的,笑道:「好,峰合一切聽木子兄的。」心里想:「他到底是誰?」

納善帶了三十幾個人回來,說道:「這些都是當過軍官的。」

李強發現其中綠族的人占大多數,他心中一動,突然想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在這個星球上,打仗可能根本就和天庭星的戰爭不同,這里的科技應該很發達,相應的戰爭形式也會不同,那應該怎麼辦?

李強笑著問道:「我想知道你們中間誰當的官最大?誰最會打仗?」

幾乎所有進來的軍官都看著一個人。

那是一個瘦小的綠族人,滿頭的綠發散落在肩膀上,神情憔悴,但是在他抬眼看李強時,卻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那應該是長年在軍中養成的霸氣。他淡淡地說道:「我是邦奇甯國的第七軍的軍帥,在回大軍部述職時被俘,因為穿的是便服,便被當成平民送到黑獄。」又道:「我叫納納敦。」

「太好了,歡迎加入我們。」李強用不容推卻的語氣說道。

這群人中還有兩個高級軍官,其他都是軍隊基層的小軍官。李強現在只愁人才太少,立即開始安排商議。

那兩個高級軍官,一個是軍需官坦歌,一個是飛戰團的團帥坎坎奇。

留下綠族的三個軍官,加上李強他們幾個,一共有九個人。

李強仔細考慮了一番,說道:「我們九個人現在組成一個團隊,從此要精誠團結,能不能打出黑獄就要看大家的努力了。大家先表態有沒有信心去干。」眼睛卻示意林峰合說話。李強心里十分明白第一個發言表態的重要性,他可以給大家帶來信心,也可以讓所有的人產生疑慮。

林峰合心里也非常清楚,立即說道:「我支持木子兄的意見,與其老死在黑獄,不如拼一把,或許還有機會,即使戰死也好過苟活在這暗無天日的黑獄!」

納善和韓晉幾個都表態支持。

那三個綠族的軍官都沈默不語,氣氛沈靜下來。

半晌,軍需官坦歌說道:「我們沒有武器,沒有防具,這里大部分人都是平民,而對手是裝備精良的士兵,怎麼打?那是送死啊。」

趙治道:「先自己就沒有了信心,當然打不過敵人,我就不相信干不過他們。」

坎坎奇冷笑道:「在坦邦大陸打仗,不是你們用刀用劍就行的,如果這樣打的話,我們只是一群被屠宰的牲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李強知道如果這樣爭執下去,結果會很糟糕,他伸手止住林峰合的發言,說道:「武器裝備大家不要發愁,由我來解決。」看著納納敦又道:「我只是想知道你們有沒有信心?」

李強知道納納敦才是他們的主心骨,一定要爭取到他的支持才行。

納納敦突然感受到從李強那里傳來一股巨大的壓力,那是一種大山聳立在眼前的震撼。他心里大吃一驚,他曾經見過綠族的修真高手有這樣的表現,他立即懷疑李強是不是修真者,如果是話,逃出去的希望會大增。

「如果有武器裝備,經過訓練不是沒有希望,但是機會要把握好,才有可能沖出去,不過……還是先准備起來吧。」納納敦心想,即使逃出黑獄,要想擋住天上地下的追兵,也是非常困難的,只能看運氣了。

李強松了一口氣,笑道:「好,我們商量一下分工。我建議林峰合和納納敦負責軍事指揮,坦歌負責後勤供應,坎坎奇和趙治、魏源清負責訓練士兵,韓晉負責協調,納善擔任聯絡官。」

說是建議,語氣卻是命令。對李強的權威目前還沒人想挑戰,大家點頭同意。

「既然沒意見,大家分頭准備。坦歌和納善留下,其他人都去吧。」經此會議,李強確立了總領導的地位。

納善不敢相信地看著李強,只見他像變戲法似的,一下子就拿出了一屋子的生活用品,還有很多他沒見過的食物。坦歌也睜大雙眼傻了,不知道他是怎麼變出來這麼多東西的。

儲物手鐲在修真界也是一件稀罕物品,更不用說在世俗界了,他們倆的震驚在李強看來,再正常不過的了。

李強不理會像傻子似的兩人,笑道:「你們處理吧,記得要拿一部分去換晶礦啊。給大家做一頓好吃的,記得給我也留一份。」想到喬羽鴻醒來一定餓了,他特意要了一份。

納善猶豫道:「老大,這些東西太惹人注目了,一定要派人守護。還有,要用這些去換晶礦是沒問題,但是……」他有點不知道如何說才好。

坦歌畢竟是作過高級軍需官的人,聞言立即明白:「不錯,這些東西如果拿到別的區,可能晶礦沒換到,人也沒命回來了。有的區人多好手多,如果硬搶我們怎麼辦?」

這個李強卻是沒想到,這里不是一個有秩序的地方,沒有武力為後盾一切全是空的。李強道:「嗯,這樣,先讓大家吃一頓飯,換晶礦的事等等再說。」

納善有點為難:「食物並不算多,還是節約一點,每人意思一下就行了。」坦歌也附和道:「是啊,這里的食物就是命,沒有吃的就全完了。」

李強心想:「誰知道會來這里,要不是在地球發瘋一樣的購物過癮,就這些東西還沒有呢。」說道:「你們安排吧,我要休息一會,別來打擾,知道嗎?」

走進房間里,李強在門口小心地布置了一個最簡單的防禦陣,因為無法運用真元力,所以稍微複雜的陣法即使擺好他也啟動不了。

他盤腿坐下,要檢查一下被封的元嬰。

內視體內,十道金光在體內已經化為光幕緊緊的包裹著影夢甲和元嬰。由於他的元嬰奇特,有幾樣超級寶貝在里面頂著,碎魂金指這麼強大的勁力也沒辦法再進一步侵襲。他試著將心神沈入元嬰,連續幾次均被擋在外面。

李強氣的心里大罵,進不了元嬰就調動不了真元力,連煉器也無法進行。

用盡了一切辦法也無濟於事,李強不得不承認這個司徒雍本事不小。

就在李強准備放棄的時候,他突然想起一個東西,火精這個小家夥跑到哪里去了?

上篇:第十二章     下篇: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