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二章  
   
第二章

李強摸摸肩頭空無一物,心里奇道:「哎,難道跑掉了,應該不會啊,奇怪?」李強開始回憶,進回春谷的丹房時好像這個小東西還趴在肩膀上,和司徒雍拼斗時就搞不清它在哪兒了,當時情況混亂也沒有注意到。

李強最後一次將心神沈入體內,抱著一絲希望想看看火精在不在身體里,找了好一會兒,就在要絕望的時候,突然他發現它了。

原來火精化成了一條紅線狀的東西,正起勁地鑽噬著光幕。李強的元嬰被封,最著急的倒是這個小東西,它就像被搶去最心愛玩具的孩童,迫切想得回自己的所愛,那片光幕已經被它攻的快要破出一個洞來了。

李強不由得大喜過望,對這個小東西大生好感。如果能就此脫困,火精的功勞最大。李強知道一時半會兒功力還不能恢複,不過有火精在里面努力,解開封閉只是時間問題了。

李強站起身來,伸了一個懶腰,心里又充滿了斗志。

「木子哥,你在干什麼啊?為什麼坐在地上?」

喬羽鴻已經睡醒起來,滿臉疑惑地問道:「木子哥,我怎麼出不去房間?走到門口好像就被攔住了。」

李強憐惜地看看她,溫言道:「鴻弟睡得好嗎?門口被我封住了,要過去很容易的,我來教你。以後這個房間就給你住吧,其他人是進不來的。」

喬羽鴻只覺得臉像火爐般燒起來,她其實冰雪聰明的,知道李強已經看破她的性別,見他不揭穿,便也樂得裝糊塗,只在心里暗暗感激。

教會了喬羽鴻進出陣法的方法,李強又在床上悄悄的放了幾件衣服,雖然是寬大了一些,總比沒有強多了。又遞給她一包食品,說道:「鴻弟,先吃點東西,餓了吧。」

走出房間,只見兩個苦囚坐在地上,看守著滿地的物品,看見李強和喬羽鴻出來,馬上站起身行禮道:「大老爺好,那個……爺好。」他倆不知道如何稱呼喬羽鴻,只好瞎叫,聽得喬羽鴻笑出聲來。

李強問道:「納善在哪?」被問話的那個苦囚立即愣住了,誰是納善?又不敢問,嚇得臉都白了,另一個也害怕起來。在這里老大一句話,可以說生死由心。

這些苦囚只知道獨眼龍老大,平時都叫他大老爺,根本不知道他的名字叫納善。

看他倆緊張成這樣,李強笑笑,放緩口氣道:「納善就是獨眼龍,他在哪里?別急,慢慢說。」那兩個苦囚沒想到這個大老爺如此好說話,其中一個恭敬地回道:「他說到礦面上去了。大老爺,要不要小人去叫?」

李強道:「正好,我也要看看礦面是什麼情形,那就麻煩你帶路吧。」喬羽鴻在邊上道:「木子哥帶我去吧,一個人在房間我……太無聊了。」她差點把「我害怕」說出來。

「好,就一起去吧。哦,你叫什麼名字?哪里人啊?」

那個領路的苦囚聞言身子微微一顫,歎氣道:「小人是西大陸的商人,販貨去坦邦大陸的邦奇甯國,沒想到被坦特國的天擊兵發現,貨被沒收了,人也給送到黑獄來,唉!小人名叫帕本。」

「西大陸?哪是什麼地方?和坦邦大陸是什麼關系?」李強覺得很驚訝,原來這里也有和自己一樣的種族,看來有必要搞清楚一些基本情況。

「西大陸和坦邦大陸被冤魂海相隔,西大陸是由許多小國和土著組成,生存環境很惡劣,但是那里出產很多奇異的物品,如果能販運到坦邦大陸,利潤之高是很難讓人抗拒的,回去的時候還可以帶回很多坦邦大陸的物品,同樣可以發大財的。」

帕本又道:「每到恐懼之風過後,就有商人從忘命角准備船只渡海,那是兩大陸靠的最近的海峽,如果運氣好,沒有遇見冤魂海的海怪獸,那就發財有望了。」

「哦,你們那里出產什麼好東西啊?」

帕本還從沒見過這麼隨和可親的年輕老大,一點架子都沒有,他有點受寵若驚地說道:「好東西可多了,有金菩木、鱗莖石、天幻水、大雷羽、陰茵果、海瑪瑙、冰晶……」

海瑪瑙?李強入耳大喜,一把抓住帕本大叫道:「你說的是海瑪瑙?沒錯,你說的是海瑪瑙!」這個海瑪瑙是李強念念不忘的東西,先前聽到冤魂海時只是覺得在哪里聽到過,一講到海瑪瑙才恍然大悟,莫懷遠不是說過冤魂海出產海瑪瑙的嗎?

可憐帕本被李強嚇的要死,語無倫次地說:「大……大……啊,小……小……啊。」他想說:「大老爺不關小人的事啊。」話到嘴邊居然大大小小起來,一句都沒說清楚。

喬羽鴻插話道:「木子哥,你嚇著他了。」

李強急忙松手,帕本一屁股坐在地上,他腿都嚇軟了。李強歉疚地扶起他,滿臉笑容地說:「對不起,我不是怪你什麼,你誤會了,我是問你,海瑪瑙是你們西大陸的特產嗎?你有沒有見過?」

帕本看看李強心花怒放的樣子,放心了。他苦笑道:「嚇死小人了。海瑪瑙不是西大陸的特產,是冤魂海的特產,不過非常罕見,小人也沒見過。小人說的幾樣東西都是西大陸著名的物品,小人這種小商人是見不到的。」

「帕本,這兒的話你都會說嗎?」

「是的,坦邦大陸和西大陸還有大老爺說的話小人都會。」

李強說道:「太好了,今後你跟著我吧。別叫我大老爺,叫一聲木子兄弟就行了,好嗎?」帕本聽了李強這一番話,頭都暈了,他結結巴巴地說道:「是,大……木子……兄弟。」定了定神又道:「前面就到礦面了。」

遠遠的就聽見「叮叮當當」的敲打聲。

轉過幾個彎,一個寬大的礦面呈現在面前。所謂的礦面其實就是一個斜面,在斜面上可以看到,黑色的岩石里閃爍著五彩的晶石,大小不一。將大塊的黑岩石敲擊下來,再用手工慢慢地將晶石分離,這是第一步選礦,接下來還有分類、打磨,初步完成後的這種晶石叫原石,用原石就可以換取食物了。

納善一眼看見李強從甬道出來,急忙迎了上來說道:「老大!唉,剛才這里塌了一大塊,壓傷了幾個家夥。媽的,這些混蛋真不長眼,正好缺人的時候,又多了幾個光吃不干活的混蛋,真恨不得把他們扔到火池里,燒了省心。」

李強沒說話,也不理納善,只是沿著礦面走,邊走邊看。

納善有點不安地跟在他身後。走了一圈後,李強問道:「那幾個受傷的人在哪兒?帶我去看看。」

「在那里。」納善指著不遠處的一個小黑洞。走到門口,里面的臭味和血腥味撲鼻而來,李強皺眉道:「把他們抬出來,我看看。」

進去幾個苦囚,陸續抬出了三個人。

兩個是綠族的人,還有一個是李強從來沒見過的種族,渾身長滿了紅色的短毛,身材魁梧,足有二米高,胸背部長有褐色甲狀物,臉部和右臂血肉模糊。帕本小聲說道:「他叫賁,是西大陸的土著。」

李強並不會醫術,不過在家鄉資訊發達,急救的常識還是懂的,說道:「納善,讓人燒盆熱水來,快點去!」

聽出老大話語里的不滿,納善有點莫名其妙,這是一個既沒藥也沒醫的恐怖黑獄,死個人很正常,這個新老大好像還要救人?他搖搖禿頭,只得讓人燒水去,自己好奇地看著李強怎麼辦,周圍的苦囚也靠了過來。

喬羽鴻又是驚訝又是好奇,這個萍水相逢的木子哥帶給她太多的不可思議,難道他真的還會治病嗎?

熱水拿來了,李強取出一條毛巾,先將賁的傷口洗淨。賁的臂膀上有四條長形的傷口,肉都翻在外面,顏色已經發黑。

李強知道要治傷必須先把黑肉切去,於是叫道:「來幾個人,按住他。帕本,如果他痛醒了就告訴他不要亂動。好,開始吧。」其實李強也是不懂裝懂,這都是從以前看的電影電視里學的處理方法,為了救人也只好咬牙蠻干了。

拿出那把莫懷遠送的四寸銀色小飛劍,李強准備動手了。

喬羽鴻看到他手上的飛劍,心想:「木子哥的小刀子好奇怪啊,像條銀色的小魚,在他手上好像活的似的會動個不停。」如果這時有修真者看到的話,可能要狂喊了,用這種極品飛劍來割肉治病,李強算是絕無僅有的一個了。

「噢嗚--」驚天動地的吼聲。

帕本緊張得汗如雨下,嘴里大聲的哇哇鬼叫,試圖讓賁安靜下來。可是賁剛醒,根本就沒聽清帕本在說什麼。只見賁微微一振手臂,按著他的幾個苦囚便向後飛跌出去,但是被李強握著的那只手,卻動彈不得。他心里奇怪,這手怎麼動不了。

賁睜開眼,看見一個臉上有長長刀疤的青年人,手里閃著一把奇怪的小刀,在割自己的肉。他不加思索的揮動另一只手,一拳打了過去,拳勁之大都帶出了風聲。

幾乎所有人都驚呼出聲。賁是這里有名的大力士,只不過他語言不通,又沒有同伴,所以在這里吃盡了苦頭,只有幾個綠族的人還比較照顧他。平時他仗著力氣大,可以多開采些礦石,勉強多混些食物,別的苦囚也不太敢惹他,這次受傷若不是有李強在,沒有人會來管他。

李強動都沒動,只是微微輕哼一聲,將勁力運到肩頭上,任由他一拳擊在肩頭。

賁的苦頭就吃大了,那不是打在人身上,簡直就是打在鐵鐓鋼壁之上,差點手骨都要碎了,痛得他怪叫起來。李強忍住笑,說道:「帕本,告訴他別動,我在給他治病。」

帕本看李強的眼光絕對是在看怪物,他太清楚賁的力量了,在西大陸沒有人敢惹像賁這樣的土著,他們天生就是戰士,是強大的勇士,惹他們等於是在找死。看李強若無其事的接下一拳,帕本驚的苦膽差點破了,連聲道:「好、好、好,我說,我說。」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賁心里不服,又是一拳,這次卻是打向李強的臉。

李強歎了口氣,作了一件讓所有人目瞪口呆的事。只見他頭一低就迎上去,頭拳相碰。

「咚!」

賁這次叫都叫不出來了,渾身都顫抖起來,帕本乘機哇啦哇啦地告訴了他。

帕本講完,賁眼里的凶光慢慢散去,他再也沒有想到還有人會關心自己,心里湧起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情緒,那是一種自己陌生和不習慣的情緒,是什麼自己也不清楚。

李強微微沖賁一笑,已經將他的傷口清理乾淨,撒上白藥,包紮起來,又將他臉上的傷口也處理完,拍拍手說道:「下一個抬過來。」

有了前面的經驗,那兩個綠族的人就好處理了。李強很快包紮完畢,吩咐納善道:「讓他們休息好。另外,傷好後讓賁去參加訓練,他應該是個好戰士。」

那些苦囚看李強的眼光全變了,從敬畏懼怕變成充滿了希望和敬佩。幾個苦囚扶起受傷的人,李強說道:「記住,我們大家來自四面八方,命運把我們聯在一起,如果誰都漠不關心同伴,等到你自己出了事,還能指望誰來幫助你。從現在起,所有的人都要互相幫助和關心,大家明白了嗎?」

苦囚們激動地大聲叫好,納善喃喃地道:「這才是作老大的樣子,唉……比不了。」

喬羽鴻佩服地道:「木子哥,你真了不起。」

「鴻弟,沒什麼了不起的,我們自己要有信心才能生存下去。」李強覺得自己已經改變了許多,從地球出來後,經曆了種種的變故,心智開始急遽的成熟起來。

賁走到李強面前哇啦哇啦地說起來,帕本翻譯道:「他說,他要跟著你,因為你是一個勇士。」

想到以後還要到西大陸去,賁是當地的土著,李強笑道:「好,以後就跟著我吧,你專門保護鴻弟和帕本就行了。」

帕本愣住了,半晌才翻譯給賁聽。賁看看喬羽鴻和帕本連連點頭,李強欣慰地拍拍他的肩膀表示鼓勵。

一個苦囚從甬道里沖了過來,跑到李強和納善面前,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大……大……老爺,有通……通告……」

納善還是老脾氣,一巴掌就煽過去,被李強一把抓住,瞪了他一眼。納善訕訕地笑道:「哎,又忘了,呵呵,下次不打了,不打了……」

李強笑道:「別急,什麼通告,慢慢說。」

那個苦囚深深地喘了口氣,心里一陣感激,說道:「大老爺,上面傳下通告,說要找一個最近放進來的人,如果能找到並報告上去,坦特國將釋放報告的人。」

納善驚訝道:「什麼人值得白鬼子這樣大動干戈?這人叫什麼?」

那個苦囚道:「好像叫什麼強的,糟糕,我……我……我忘了。」

「是不是叫李強。」李強不動聲色地道。

「對,對,對,就是叫李強!哎呀,所有區的老大都瘋了,說是要挖地三尺也要找到他。」邊說心里邊疑惑:老大怎麼知道他叫李強的。

「有沒有說找他的原因?」

「沒有說,只是很緊急的樣子。」

納善興奮地道:「老大,最近我們這里也收了不少人,去查查看,說不定就在我們區呢。」

李強心想:「找什麼,就站在你面前。奇怪,坦特國找我干嘛,難道……不會這麼快就找到這里啊。」搖手道:「我們區不會有,不用找了。」

其實,李強被抓走後,修真界就大亂了。事情很快就傳開了,侯霹淨、傅山、梅游冰聯合發出警告,如果百黃老人不把李強交出來,三門派的高手將聯合各自的朋友門人,要上潛傑星去討個公道。

百黃老人雖然不怕,但是這麼多的修真高手找上門來,尤其是傅山和侯霹淨這種超級高手來找茬,自己的手下可要倒大黴了。再加上最近有關「天神之怒」的事泄露出去,引得修真界高手云集天庭星,如果這種時候對手殺到潛傑星,而自己的高手都在天庭星,還真沒有幾個人在家抵擋。氣的百黃老人下令,先把這個李強找來。

此令發下,司徒雍和安朗傻了,他們不知道李強是傅山的兄弟,還以為是回春谷梅家的弟子,根本就沒當回事。送到坦特國黑營的人每天都有,怎麼查呢?安朗還特意跑到坦特國去尋找,才知道最近傳去的人都送到黑獄去了。

而且坦特國還不太樂意幫忙,因為黑獄是個秘密,他們不願意將里面的人放出來。

最後還是司徒雍親自去談,才算答應找找看。因為黑獄死亡的人太多,誰也不敢保證就一定能找到,所以才有這個通告下來。

經此一事,李強在修真界的名氣倒是響亮起來。

李強不知道外面為了他已經鬧得天翻地覆,他心里還只是惦記著如何脫困。

他讓人請來林峰合和納納敦,詢問他們組建隊伍的情況。

納納敦已經知道李強救助兩個受傷族人的事,對他心生好感,態度上誠懇了許多,說道:「到目前為止,一共組建了五個小隊,每隊有八十至九十人,已經開始訓練,不過武器裝備沒有……」

林峰合也道:「這里的人身體太弱了,需要大量的食物和休息,否則很難有戰斗力。」

李強來回在地上踱著步,尋思著用什麼辦法才能讓這些苦囚恢複體力。食物是不可能充足的,只能用修真的方法才有可能恢複,等會兒要查查玉瞳簡,看有沒有速成的簡易方法。

停下腳步,李強又想到另一個問題。

上篇:第一章     下篇: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