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三章  
   
第三章

「我要這里的武器和鎧甲!」李強順口說道。

納納敦嚇了一跳,說道:「我們就是沒有這些裝備啊,這……這……這怎麼辦?」心想:「剛才你還說武器裝備沒有問題呢,這麼快就忘記啦。」

林峰合和納善都緊張地看著李強,他倆也沒想到李強會這樣說。

李強一愣,不由得啞然失笑,說道:「噢,你們誤會了,我的意思是要這里的武器裝備,讓我可以研究一下它的構造,這樣就可以開始制造了。」

納納敦難以置信地說道:「這怎麼可能,制造這些武器得有專門的制造商,得有很大的規模,不是幾個人能制造的,不信,你可以問問坦歌,他還學過一點武器制造呢。」

李強大喜,笑道:「太好了,快把坦歌請來。走,我們回去談。」心想:「我可是修真界著名的制器門派的弟子,我就不相信還制不出你們的武器。」

來到房間,坦歌也趕了過來。

納納敦將剛才的話題,重新又說了一遍,說道:「坦歌,我記得你接觸過制造武器這一行,你看,有可能我們自己制造武器嗎?」

坦歌為難地說:「太困難了,幾乎是不可能的,這里的礦石品種倒是夠了,還有晶礦,問題是,我們沒有設備,沒有懂行的武器制造商啊,怎麼造?」

眾人都沈靜下來,不約而同地看著李強,看他有什麼辦法。

喬羽鴻心都要跳出來了,生怕李強會難堪,恨不得能幫他一把,可是自己又沒有這個本事,她不安的看著眾人,心里不由得暗暗祈禱,求神靈保佑李強會有解決辦法。

李強知道眾人很難理解修真人制器的高明,笑道:「別這麼緊張好不好,我說過能解決,就一定能辦到。不過,我一定要有樣品才行!」眾人感受到他的自信,雖然不明白他到底用什麼方法來制造,但是他是老大,他說行就應該沒問題。眾人已經在不知不覺中開始信服李強了。

納善皺眉道:「這里武器極難搞到,上次老大搶下的小刺脊槍,還是我想盡辦法才搞到的,為了這把刺脊槍,我死了七個手下。」

一個大膽的想法浮現出來,李強問納善:「這里的地形你都熟悉嗎?」

納善點點禿頭,說道:「這里的地形我很熟,不過只局限我們這個區和臨近的區,再遠就不熟了。老大,其他區也和我們一樣,最缺的就是武器了,他們也不會有的。」他還以為李強准備去別的區找武器。

「嘿嘿,我准備摸上去,搞兩個白鬼子下來,順便把上面的情況搞搞清楚。」

「啊……」大家都驚訝出聲,這也太大膽了吧。

林峰合說道:「還是大家合計一下,這樣穩妥些。」他因為知道李強另外一個身份,所以在立場上要多考慮他的安危。

納納敦也道:「對,要想一個周全計劃出來,這關系到大家的生死。不過我贊成老大的想法,抓一個俘虜是很有必要的。」他是軍人出身,知道情報的重要性。

納善又是興奮又是緊張,在黑獄可以說還沒有誰敢動腦筋去惹白鬼子,這個新老大真是膽大包天,第一個主意就這麼出乎意料。他忍不住有點摩拳擦掌,他對白鬼子可是恨之入骨的。

火池是這里特有的一種地理現象。

那是地底的岩漿和地火宣泄處,順著地火岩漿曾經噴發過的地方,有一些彎彎曲曲的通道,不過由於溫度太高,沒有人敢從這里打主意出去,納善不敢相信李強居然對這個感興趣。

納善帶著李強幾個人站在火池邊上,滾滾的熱浪撲面而來,不遠處的岩壁在熱流升騰中扭曲變形,火池中火紅的岩漿翻滾著,不時的有巨大的氣泡破裂,發出「咕咕波波」的怪聲,每破裂一些氣泡,熱流就劇烈一些。

帕本已經盡量的站遠些了,但那股熱流撲來,依然讓他喘不過氣來。

只有李強若無其事的站在池邊,似乎很享受這樣的溫度。其實李強心里已經歡呼不已了,火精從李強身上冒了出來,一頭紮入火池,只一會兒,火精的身體已經豔紅起來,重新又回到李強身體里,頓時李強覺得碎魂金指的光幕又松動了一些。

不過眾人都沒有看到火精的進出,因為實在是太熱了。

坎坎奇擦了一把滾滾而下的汗水,苦笑道:「就是我的飛翼還在,我也不敢從這里走,太可怕了。」

「哦,是我疏忽了。林大哥、坎坎奇還有趙大哥我們四個人去,其他人先回去。韓大哥和納善就在家里守著。注意,在我們沒回來前要保持低調,不要同別的區發生爭斗,另外訓練不能中斷,知道了嗎?」

納善說道:「我也去吧,畢竟在這里待的久了,情況也熟悉些。」

這大出李強意料之外,沒有想到他會主動請纓。李強有點欣賞地看著他:「也好,林大哥就留下,納善去。」

林峰合是軍人出身,上司的命令是不能違抗的,雖然滿心的不願意,但是也只能服從。

其他人急忙退到火池的入口甬道里。坎坎奇覺得這個李強簡直就是個瘋子,不知道他怎麼能通過這麼火熱的通道,可能還沒到目的地人就被烤成乾尸了。

李強道:「好,准備開始了。」

他遞給三人每人兩片防禦玉符,說道:「一片備用,一片捏碎。」

納善好奇地捏碎一片玉符,一道精芒散開,突然覺得一片清涼,幾乎感覺不到剛才的酷熱,忍不住叫道:「這是什麼東西,太棒了。」坎坎奇更是驚訝無比,這個李強處處出人意料,不由得對他信心大增。

李強指著納善道:「你先來,注意落腳處。」

一把抓住納善的一只胳膊,運勁將他扔了出去。納善要說不怕那是假的,先還撐的住,被李強扔出去後,看著腳下掠過的岩漿忍不住大叫出聲。

當他奇准無比的落在火池對面的洞里後,那聲「救命啊」的慘叫才傳了過來。

李強笑罵道:「看你這麼凶悍還叫救命,沒有事的。」

接著又將趙治和坎坎奇扔了過去。看過納善的表現,兩人雖然沒有叫出聲來,卻也是驚出一身冷汗。如果落入火池,恐怕連尸骨的渣子都找不到。

三人都想看李強怎麼過來。

李強有火精在體內,本身又是紫炎心和天火為基礎的修真之身,根本就不怕這種火,若不是元嬰被封,就算落入池中也不會有大礙。不過現在他可不敢大意,縱身躍起,身形如閃電般掠進洞中。

三人齊聲喝采,李強行云流水般抱拳行禮,笑道:「獻丑了。」一霎那間,給三人留下強烈印象,真是瀟灑不羈啊。

四人在洞里快速的向上爬去。

越向上就越難行,岔道開始多了起來,坎坎奇和納善體力最弱,速度開始慢了下來,趙治畢竟是練武的還支撐的住。

坎坎奇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臉已經漲成深綠色,納善的臉色也蒼白難看,豆大的汗水密密的冒了出來,他低聲說:「老大,慢一點吧,太累了。」

李強扔出一條繩索,小聲道:「拉住繩子。」

三人急忙抓住繩索,借上李強的力這才算好點。

又轉了幾個岔口,越上越高,通道開始變的寬敞起來,四周的溫度也明顯的低了,甚至還感覺到涼涼的微風吹過臉頰。四人繼續向上爬去。

就在三人累的快要不行的時候,爬在前面的李強突然舉起手來,示意大家停下。

三人立即停了下來,緊張地看著李強。

他們中間,坎坎奇是最清楚坦特國士兵的戰斗力,所以他也是最緊張的一個,摸了摸懷里的小刺脊槍,這還是李強特意讓韓晉給他的,因為他畢竟是當地的軍人,最熟悉這里的武器。

坎坎奇心里暗歎,要是有以前的武器護甲和飛翼,那有多好,打起來心里有把握多了,現在的這把小刺脊槍,可能連白鬼子的護甲都射不穿,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抓到俘虜。

李強扭頭將食指豎在嘴前,然後揮揮手,示意繼續前進。

其實,李強已經聽到隱隱的說話聲,如果元嬰沒有被封,聲音完全可以聽得清楚,現在只能辨別聲音的來源,不過,這已經夠用了。他想了想,伸手將莫懷遠給他的那把飛劍取了出來,雖然沒有修煉過,但也不是世俗界的武器可以望其項背的。

又轉過一個彎,傳來的聲音陡然大了起來,哇啦哇啦的話語,雖然聽不懂,但是卻可以辨別似乎是在說笑。李強在經過幾次生死拼斗後,膽子越來越大了,慢慢的靠了過去。

納善三人也慢慢爬近李強。

納善聲音壓得極低,悄悄道:「老大,那里可能是通風口。」

坎坎奇也悄悄取出小刺脊槍,趙治和納善兩人手上攥著八寸長的三角刺,手心里全是汗水,粘乎乎的,很不舒服。趙治拽出一條破布,分了一半給納善,比劃了一下纏在手上,納善恍然大悟也纏了起來,心里踏實了一些。

李強已經找到了聲音來源,那是一個直徑大約有半米大的洞。他悄無聲息的爬到洞口,洞壁不太厚,下面是一個大廳,這個洞口還真是納善說的通風口,洞口在大廳的頂角上,順著洞口可以清楚的看到廳里的布局。

李強心里吃了一驚,只見大廳里有十幾個穿著白色甲胄的士兵,其中還有一個穿著紅色鎧甲、軍官模樣的人。坎坎奇伸頭向下看去,不禁又驚又喜,附在李強耳邊說道:「好像這里是他們的武器庫,你看那邊一排石柱後面。」

李強一看也是大喜,那排石柱後一排一排的架子上靠著整齊的刺脊槍,好像還有甲胄護具。

納善恐怖地看著下面走動的士兵,心想這怎麼打,我們才四個人,沖下去不等動手就被他們亂槍打成肉醬了。他的手不禁抖了起來,趙治還沈得住氣,輕輕拍拍他肩膀以示安慰,納善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李強心里急速盤算起來,四個人中,只有自己不懼這些士兵,他們三人在出其不意的情況下,或許可以一對一,但是下面竟然有十四個士兵,一個軍官,大廳外還不知道有多少人,如果硬來風險太大。一時沒有好主意,他示意眾人緩緩地退後,爬到邊上的一條通道里。

「大家商量一下,看看有什麼好辦法。這次行動要盡可能減少傷亡,還不能讓白鬼子搞清楚我們的情況,所以,一旦動手一個活的都不能留,除了要帶走的,如果帶不走立即殺掉。坎坎奇,你有什麼想法說說看。」

「老大,我看很難,他們人太多了,殺了幾個後,只要他們一警覺,打開護甲和防禦盾,我們就很難再傷到他們了,到那時……」坎坎奇為難地說道。

納善一言不發,他見李強看向自己,摸摸自己的禿頭,尷尬地苦笑道:「老大,別看我了,我是粗人一個。唉,剛才看到有這麼多士兵,差點沒嚇死我。老大,你說吧,該怎麼干我聽你的,我也豁出去了,死就死吧,好歹也拼過一把了!」

趙治也附和道:「是啊,納善的話有理,老大你說吧,大不了就是死……」李強打斷他的話,笑罵道:「納善你個混球,動不動就死啊死的,我可不想讓你們送死,趙大哥也是的,要活著才對。」

納善心里苦笑,能活著誰不想啊,對這麼強大的敵人,一旦動起手來,想活都難。

李強輕輕咳嗽一聲,道:「既然大家都沒什麼好主意,我倒是有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

坎坎奇詫異地問:「不是辦法的辦法,是什麼辦法?」納善插話道:「那就是沒辦法。」話音剛落就被李強拍了一把禿頭,罵道:「要你多話!」不知道為什麼,李強挺喜歡這個土匪一樣的大漢,忍不住就要欺負他一下。

納善縮縮腦袋,摸著禿頭喃喃自語道:「本來就笨,再打不就更笨了嗎?」

「我們等,等時機出現。」李強自信地說道。

坎坎奇恍然大悟:「不錯,等時機出現。不可能每時每刻都有這麼多的士兵,我們幾個輪流監視,一旦有機會再動手,好!好辦法!」心里對李強十分佩服。

等的滋味實在是不好受。

李強將帶來的食物和清水給了他們三人,自己就開始檢查體內的變化。火精得到火池里的能量支持,一時能力大漲,終於在光幕上打穿一個洞,李強的心神立即順著這個洞,進到元嬰里,開始全力運轉小宇宙。不知過了多久,全身突然大放光芒。

納善正百無聊賴地玩著手上的三角刺,突然四周一片光明,他嚇得手一哆嗦,手指被三角刺劃了個口子,忍不住低呼出聲,愣愣地看著李強,他不明白人怎麼能發光。坎坎奇靠在岩壁上假寐,被納善的低呼驚醒,一把抓起小刺脊槍,睜眼看去,不由得也呆住了。

過了一會兒,光芒暗了下來,李強歎息一聲睜開雙眼,心里明白暫時還恢複不到以前的狀態,不過已經能運用一些真元力了。見兩人怔怔地看著自己,問道:「你們兩個發什麼呆啊,有什麼新情況,說來聽聽。」

納善和坎坎奇現在都知道了,李強一定不是普通的人,兩人信心立即大增,卻也不敢問剛才他為什麼會發光。坎坎奇恭敬地道:「老大,趙治已經去了好一會了,不知道有沒有新情況,馬上就要回來了。」這聲「老大」真是發自內心的了。

「嗯,趙治回來了。」李強聽到趙治移動的聲音。

片刻,就見趙治從通道里爬了過來,趙治激動地說:「老大,現在大廳里只有七個人,這是這段時間里最少的人了,打不打?」

三人都看著李強。

「打!在這里時間不短了,下面的人也要等急了。一起去看看,商量一下怎麼打。」李強因為能夠運用真元力了,雖然少,但也讓他的實力提高了很多,信心不由得高漲。

「好,大家先把玉符捏碎。」李強提醒道。

重新來到洞口,仔細數數竟然只有六人,又少了一個。

有三個士兵坐在大廳中央,似乎在聊天,哇啦哇啦的說個不停,一個士兵站在那排石柱邊,露出半邊身子,角落里還有一個好像在睡覺,最棘手的是一個不停走動的士兵。

李強運真元力傳音道:「趙大哥對付那個走動的士兵,干不掉他也要纏住他,坎坎奇對付石柱後面的士兵,納善你把那個睡覺的家夥干掉,大廳中間的三個我來。我先下,你們一個一個跳下來,我接著,不要停立即動手,明白嗎?」

看三人點頭,李強開始了第一次在黑營的行動。

李強的謹慎的確救了他們四個人。在坦邦星如果是一支裝備齊全的軍隊,絕對是可以和修真者對抗的,所以了解情況的修真者是不會去惹這里的軍隊的。因為這里的武器是很厲害的。

李強猶如鬼魅般悄然飄落,落地時寂靜無聲。趙治跟著跳下,沒等落地李強便向他後腰推去,他的身子猶如離弦的箭射向那個走動的士兵。接著,坎坎奇也被推了過去。納善一咬牙跳下去,被李強拎著衣領扔向那個睡覺的士兵。

三個聊天的士兵發現了李強他們,慌亂的站起身來。

剛剛拿起武器,突然就看見李強惡作劇般的臉,臉上的疤痕扭曲,正燦爛地沖他們笑著。他們怎麼也不明白,他是如何過來的,為什麼會這麼快。

上篇:第二章     下篇: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