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四章  
   
第四章

李強心知若是不能急速解決眼前這三個士兵,那麻煩就大了。趁他們還沒來得及舉起槍,手中的小飛劍耀出的銀光已經劃過一個士兵的脖子。運用不多的真元力,紫光微閃,另一只手猶如一把長劍直插邊上一個士兵的胸膛。

一顆頭飛了出去,滿腔熱血狂噴而出。另一個士兵徒勞地抓著李強的肩膀,難以置信地看著他的手肘竟然整個穿過自己的身體,連護身鎧甲都沒能擋的住。

還剩一個士兵,從他的眼神里流露出極度的不信和恐懼,他張了張嘴連一個字都說不出,突然覺得肚子劇痛,人已經飛到空中。李強這一腳之力就將他的內髒震得粉碎。

納善咬牙切齒地落在那個睡覺士兵的身上,「砰」,非常准確的將他砸醒,那士兵胡亂的舞動手臂,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納善騎在他身上,用盡力氣將三角刺狠狠地紮向他的胸口,誰知道三角刺戳穿鎧甲,入肉三寸後竟然卡在甲上,疼的那士兵大吼出聲。

慌亂中,納善用手去捂他的嘴,被他一口咬住。士兵倒是不叫了,納善卻狂叫起來。

坎坎奇最順利,身子正好落在靠在柱子邊假寐的士兵邊,抬起手中的小刺脊槍,一槍就把他的頭轟成碎片,隨即就聽到兩聲吼叫,其中一聲正是納善的聲音,驚得他頭皮發麻,抓起架子上的刺脊槍,向甬道口沖去。

坎坎奇不愧當過軍官,他不去救納善卻沖向甬道口,因為他清楚,只有堵住進口才能以少打多,一旦有大批的士兵沖進來,里面人誰也別想活。

趙治卻是遇到麻煩了,那是一個大胡子士兵,警覺性極高,在看到趙治的同時就打開了護甲和臂盾,剛抬起手上的刺脊槍,就被趙治一腳踢中手腕,那把白色的刺脊槍掉落在地。趙治使出全身解數,劈劈啪啪一陣狂打,頹然地發現竟然傷不到敵人。

大胡子也奈何不了趙治,雖然防具很好,但是進攻武器掉在了一邊。他連滾帶爬地向刺脊槍靠了過去。

趙治有不錯的功夫,但是面對身穿著制式防具的大胡子,幾乎一點辦法都沒有。三角刺紮在他的身上,根本就沒有用,只好徒勞地拳打腳踢。大胡子士兵也不好受,連續的重擊震得他頭昏眼花,他知道刺脊槍是拿不到了,於是奮力跳到一邊,拔出一把一尺長、樣子古怪的短刀。

兩人就像斗雞似的對峙著,趙治也不敢沖上去拼,摸不清他手上的是什麼武器,但是他纏住大胡子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李強解決了三個士兵的同時就聽到納善的怪叫,身形側縱著就掠了過去,心里真是又好氣又好笑。在半空中就看見,納善一只手的虎口被那個士兵死死咬住,另一只手發瘋般地狂毆他的臉,那士兵滿臉鮮血,死命咬住納善就是不松口。

李強落在納善身邊,一提腳踩了下去,「喀嚓」,連三角刺和護甲一起塌陷下去,那士兵嘴一張鮮血噴了納善一頭一臉。納善抱著手跳起身,疼的在地上轉圈,李強顧不得管他,又向趙治沖去。

坎坎奇心中叫苦,他們已經驚動了外面的士兵,甬道里無數的士兵向大廳沖來。坎坎奇伏在甬道口,對著沖來的士兵瘋狂射擊,銀色的能量光球,打在士兵的護盾上,乒乒作響。那群士兵一陣慌亂,也舉起刺脊槍還擊,霎時間,震耳欲聾的聲音響成一片。

大胡子士兵聽到外面的響動,張嘴狂叫一聲,沒等第二聲喊出,李強到了。

他旋風般刮到大胡子身後,伸手捏住他的脖子,五指就像鋼鉗一樣收縮,大胡子口吐白沫,眼向上翻。趙治叫道:「就他一個活的了,別弄死啦。」

李強急忙松手,他發現自己最近只要一動手,都是把人朝死里整,也不知道怎麼會有這麼大的煞勁。他叫道:「納善快來,把他捆起來,到洞口下等我們。趙大哥,我倆到甬道口去。」話音未落,人已經竄了出去。

「坎坎奇,怎麼樣?頂的住嗎?」李強突然出現在坎坎奇身後問道。

坎坎奇頭也不回,又射出一串能量光球,冷靜而又無奈地道:「士兵太多了,要不是甬道狹窄限制了他們,早就沖過來了。等一會兒如果他們用強力推盾,我們就完蛋了。」趙治也拿著兩支刺脊槍伏在甬道口另一邊,和坎坎奇的刺脊槍形成交叉火力。

李強雖然不曉得什麼是強力推盾,但是可以肯定刺脊槍一定打不穿那玩意兒,正猶豫間,納善的聲音響起:「這是什麼東西,可以用嗎?」

李強和坎坎奇同時回頭,李強忍不住笑罵道:「讓你在洞口等,還跑來干嘛,想死啊。」坎坎奇卻是大喜叫道:「快,拿過來!」

只見納善身穿全套白色鎧甲,手臂的盾牌閃著青光,禿頭上的護額也有青光閃爍,拖著一個大箱子,里面整齊的排列著一個個橢圓形紅色球,正呲牙咧嘴地朝他倆笑,樣子很滑稽。

坎坎奇拿起一個橢圓紅球,用力一捏,那球立即成了圓形。他揚手向甬道里扔了出去,喊道:「都趴下!」「轟」,甬道里傳來一聲悶響,一股熱流夾雜著碎石塊,迎面撲來。

納善罵道:「他奶奶地,這麼厲害啊。」也拿起一個學著坎坎奇的樣子扔了出去,人卻忘了趴下,被爆炸的沖力頂了個大跟頭,幸好穿著鎧甲,沒有受傷,他罵罵咧咧的爬了起來。

李強回頭看看武器庫,咬牙道:「你們三個無論如何給我擋一會兒。」拿起三個紅球,突地站到甬道口正中間,揚手射出,然後毫不停留地倒躍向武器庫。

這是一個小型的武器庫,東西並不算多,李強速度極快,只一會兒,就把武器裝備搜羅一空。坎坎奇那兒卻已經要擋不住了。

李強大叫道:「退到洞口下,快點!」

整個大廳里煙霧騰騰,能量光球劃過空氣發出「嗖嗖」的怪響,「劈劈啪啪」的碎塊從洞壁上崩落,一股嗆人的焦糊味彌漫在空氣里。

趙治和坎坎奇幸虧有護身玉符的保護,沒有受到大的創傷。三人狼狽地向來時的洞口退去,納善居然還拖著那只大箱子,他實在是太喜歡這些紅球了。

李強一把抓住坎坎奇,運勁將他拋向頂上的洞口。

又連續將趙治、納善和大胡子俘虜拋進洞里,士兵已經沖進大廳來。刹那間,亂槍齊發,打的整個大廳一片狼藉。李強身上最少中了十幾發能量光球,身上立即血肉模糊,幸虧能運轉一點真元力,肉身是保住了。

趴在地上,李強算是知道刺脊槍的威力了。突然他瞄到納善遺留的大箱子,忍不住邪邪地笑了。

無數的士兵舉著刺脊槍,身上的鎧甲和臂盾閃著光,慢慢地靠了過來。

他們看見一個血肉模糊的人,趴在一只大箱子上,似乎已經死了。士兵們松了口氣,垂下槍頭,一個身穿紅甲的軍官,用手中的刺脊槍去挑動具尸體,他想看看這是一個什麼人,居然能闖到這個最隱秘的武器庫里來。

刺脊槍將那人挑翻過來,看他滿臉鮮血的樣子,也看不出是誰,軍官抬頭四處張望,心里大惑不解,他是怎麼進來的。

突然,那人睜開了雙眼,眼睛里竟然閃動著紫光。

只見他長笑一聲,雙手向大箱子虛按一下,人已經凌空飛起。有士兵聽懂了他留下的話音,「哈哈,再見了,一群笨蛋!」那個軍官這才看見一箱子威力驚人的紅爆彈,全部都成了圓形,驚得一顆心都要碎掉了。

李強的那點真元力剛夠飛進大廳頂端的洞口,身形剛剛掠進洞來,就看見坎坎奇三人,居然還在等他。連罵的時間也沒有,他運勁帶著三人外加一個俘虜,向甬道下滾去。

甬道陡然開始搖晃起來,沈悶的雷聲一陣陣傳來,五個人跌落在一個彎道口上。納善驚魂不定地問道:「老大,你搞了什麼東西,這麼大的動靜啊?」

話音未落,整個甬道都搖晃顫動起來,大塊的石頭和碎片從甬道壁脫落,順著就向下沖來。趙治用刺脊槍挑開兩塊大石頭,說道:「不行,會越來越多的。」納善呸道:「胡說,什麼越來越多,不吉利!」

李強笑道:「還不是你留下的寶貝,我把他全部引爆了,哈哈。」笑了兩聲,李強也覺得不對了,問道:「納善,還有什麼通道好走?媽的,搞大發了!」三人加上俘虜的臉色全變了,大家都聽到轟轟隆隆的聲音。

納善顫抖著說:「往哪里爬?誰能爬得過火漿?早知道,還不如在下面被亂槍打死。」大家都用絕望的眼光看著李強。

一股一股刺鼻的煙味夾雜著滾滾的熱浪,從下面通道湧了上來。

「爬不過也要爬,快!」

五個人拚命地向上爬去,大家只覺得屁股後面越來越熱。李強跟在大家後面,看誰沒力氣了就推一把。漸漸的通道里開始煙霧彌漫,除了李強其餘四人都是大口大口的喘息,坎坎奇咳嗽道:「不……不……不行,太嗆了,喘不過氣來。」

李強急速取出四條毛巾,扔給大家說道:「自己撒泡尿在毛巾上,捂住口鼻,快點!別耽擱了。」

納善最聽話,手一操毛巾就塞進褲襠里,其他人也只好照辦。一會兒,幾個人就用毛巾捂住口鼻,惟有納善苦著臉道:「老大,撒不出來怎麼辦?」李強聞言差點兒沒滑下甬道,罵道:「奶奶地,撒尿還要老子操心。來,你撒。」

那個俘虜聽了坎坎奇的翻譯,苦笑著把納善的毛巾塞進褲襠。

大夥兒繼續往上爬去,納善捂著毛巾,含糊不清地罵:「日娘的,白鬼子的尿真臭,氣死我了。」眼光掃過岩壁,突然大喜,叫道:「哈哈,你們看上面。呸,媽的,勁使大了……」激動之下,手一用勁,毛巾里的尿被擠進了嘴里,那股騷臭味直沖腦門。

李強抬頭看去,果然有另一條通道,心里一高興一巴掌拍在納善的頭上,笑道:「好,納善記頭功。」納善心里那個罵啊,這一巴掌又吃了一口尿,心想以後還怎麼吃飯啊,真是倒黴到家了。

眾人狼狽地爬進了另一條通道,納善放下手中的毛巾,大口大口地呼吸著還算新鮮的空氣,靠在岩壁上,大笑起來,笑著笑著聲音漸漸變得嗚咽,而後竟是放聲大哭。

經過了這一番從生到死、從死到生的經曆,沒有人去笑話他,大家都默不做聲,聽著他大哭。

「好多了,讓大家笑話了。」納善擦擦眼淚,強笑道:「他娘的,沒想到我納善也會哭。」

趙治和坎坎奇幾乎同時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李強說道:「這條甬道不知道通向哪里,我們大家要小心。」他看了一眼納善,問道:「怎麼樣,能行嗎?」

「行!有什麼不行,我納善也算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從此威風八面。」說著一挺胸脯,只聽「咚」的一聲,納善呼痛道:「哎喲,碰頭了。」大家一起笑了起來,氣氛頓時輕松下來。

也不知道爬了多久,大家只是覺得越爬越遠。

又到了一個岔路口邊,納善喪氣地說:「日他娘的,頭都轉昏了,往哪條通道走?」

大胡子俘虜突然向邊上一條通道滾了下去,坎坎奇一把沒抓住,氣得大叫一聲:「快,跟上他!」緊跟著也向下滑去。其他三人措手不及,李強罵道:「操……!」跟著沖了過去。

李強就像一只大蜘蛛般,手腳吸在岩壁上,速度飛快地追了過去。

「啊……」

一聲淒厲的慘嚎,那是大胡子的聲音。坎坎奇嚇得一哆嗦,但是身子控制不住地向下滑去。驀地,他覺得身子下一空,忍不住也慘叫出聲。

電光火石的一刹那,李強的手抓到了他。這一把連皮帶肉,坎坎奇只覺得肩膀劇痛,再次狂吼出聲。

李強心里極度緊張,他聽到身後趙治和納善沖下來的響聲。四周黑沈沈的,憑著自己修真後眼力和感覺都極其敏銳,身子向後翻去,使出從功夫里學來的一招「千斤墜」,將身子牢牢地釘在斜道上。

「抓住我!下面是空的……」

「抓住了,老大。」趙治身手了得,聽到警告就已經減緩速度了,滑到李強身邊時,只是輕輕一拉他的胳膊,人就停了下來。

納善可就沒這麼幸運了,他幾乎是大頭朝下,身子裹挾著碎石煙塵,聲勢浩大地滾沖下來,嘴里還喊著:「老大小心……」

「乒!」

納善慘叫:「哎喲,老大……你的頭,嗚嗚,頭……比岩石還硬……疼……」

李強暫時動彈不得,頭上頂了個納善,右手拽著坎坎奇,左臂抱著趙治。

「趙大哥,不知道下面是什麼,你去探探,抓住繩子我拖著你。」

納善取出一只長形晶棒,輕輕一擰,柔和的淡綠光照射出來,手倒著伸過去,說道:「小心,這個給你拿著。」

趙治把晶棒咬在嘴里,拉著繩子向下滑落。

良久,趙治的聲音從下面隱隱傳來,納善問道:「老大,他說什麼?我聽不清楚。」

李強長出了一口氣,說道:「沒事了,坎坎奇你也下去吧,納善准備好。」不一會兒,三人下到底下,只見那個大胡子俘虜,摔得腦漿迸裂,死在一塊凸出的岩石上。坎坎奇罵道:「跑,讓你跑,死了吧。」

李強四下查看,這是一個漏斗形的大陷空,巨石碎岩滿地,在晶棒的照射下顯得非常的詭異,地上還散落著很多閃閃發光的晶石。

納善已經開始揀拾地上大塊一點的晶石,李強問道:「大家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沒有,我只覺得太安靜了。」趙治側耳聽了一會道。

「我聽到有水滴聲,大家跟我來。」李強一馬當先摸索過去,三人緊跟在後。

轉過一塊巨型岩石,一條大裂縫出現在眼前,水滴聲清晰可辨。

舉著晶棒,順著裂縫向水聲處走去,很快一個大水潭出現在他們面前,大家歡呼著大口大口地喝水。趙治快速搜索了一圈,苦笑道:「這里沒有其他的通道,必須要回頭。」

納善一屁股坐在地上,喪氣道:「回頭走?怎麼走法,唉,老大你說怎麼辦?」

李強蹲在潭水邊,撩起水洗洗臉,說道:「我想下水去。」納善叫道:「老大,你不會這時候想洗澡吧?」李強笑罵道:「納善,我發現你喜歡胡說八道,小心老大捶你。我是想水下也許有通道,先去查看一下,你們等著我,別亂走,知道嗎?」

「撲通」。

李強跳進水里,納善三人看著水面上的漣漪,都安靜了下來,只聽到「嘀噠」、「嘀噠」的落水聲,顯得格外的陰森。

上篇:第三章     下篇: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