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五章  
   
第五章

納善死死地盯著水面,突然說道:「日娘的,我怎麼覺得怪怪的……」摸摸禿頭,問坎坎奇道:「老坎,你覺得怎麼樣?」

坎坎奇心想:「我什麼時候成了老坎啦。」說道:「老大的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沒事,你就別瞎操心啦。」納善哼哼唧唧道:「現在誰都敢這樣和前老大說話,唉,沒威信啦。」

趙治「噗哧」一聲笑道:「老納啊,真不知道你是怎麼當上老大的,本事不大……」

「嘩……」

「大家小心!」

三人大驚失色,只見李強水淋淋地從深潭里竄了出來,無數條只有幾寸長的紅影,成群的從水里射向他。

李強升到空中的身子陡然平移,那群紅影擦身而過,將洞頂打的啪啪作響,這才落入水中。

趙治身法極快,聞言已經閃離潭邊,坎坎奇和納善可就倒黴了,每人都中了三、四條紅影,痛得大叫。李強閃身來到兩人身邊,苦笑道:「別動,讓我看看,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那是一種只有巴掌長、手指粗的暗紅色像魚一樣的生物,尖尖的嘴已經深深地紮進人的皮膚里,尾巴還在皮膚上扭動彎曲。納善驚懼大過疼痛,狂呼亂叫:「老大……要死了!救命啊!」

李強忍不住又拍了他禿頭一巴掌,罵道:「你老大才沒死呢,怕什麼啊,坎坎奇也沒像你這樣心虛。」邊說邊拽著紅影的尾巴,慢慢地將它拖了出來,驚歎道:「真是一種奇特的生物,你們看它的嘴,就像刀子一般鋒利。」

將兩人身上的紅影取下,敷上藥,坎坎奇突然道:「我知道這個是什麼了,原來這個東西是水里的生物。」

李強好奇地問道:「是什麼啊?」

坎坎奇道:「你們看,它現在像什麼東西。」

紅影離水一段時間後,身子慢慢的乾癟伸直,顏色卻變成了豔紅色,趙治說道:「樣子有點像小飛鏢,不過沒有定羽。」

坎坎奇說道:「我們這里有土著人把它做成箭頭,這東西很陰毒,射進身體里,見血就會複活,專攻人的心髒,我們叫它‘影心箭’,一直都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做的,這次看到它的乾尸才算是明白了。」

納善看看手里細長的紅影,不相信地把它放進身邊的一灘水里,只見它突然扭動起來,嚇得狠命一腳踩了上去,拍著胸口道:「日娘的,怕人!」

李強取出兩套制式鎧甲,說道:「趙大哥和坎坎奇穿上,不用可惜能量石,把防護一直開著,納善也把防護打開,我還要下去探探。」

三人嚇得叫了起來,納善哭喪著臉道:「老大,不用這麼急著找死吧……」話一出口就知道不妙,禿頭一縮伸手就擋,還是沒來的及,「啪」地一聲,怪叫道:「老大又打我的頭……」

趙治關心道:「老大,太危險了,怎麼來擋影心箭的攻擊?」

李強盤腿坐下,笑道:「只能試試,剛才我似乎在水下看到前面有亮光,所以必須再試一試,放棄太可惜了。」他將心神沈入元嬰,努力多調動一些真元力,因為瀾蘊戰甲一定要有足夠的真元力才能穿上。

納善摸摸禿頭,心里實在是佩服李強,見識過這麼厲害的影心箭,竟然還敢下水,想想就頭皮發麻。他已經被李強徹底折服了,跟這樣的老大真不虧,看他事事當先、無所畏懼的樣子,也許他真的能帶自己回到家鄉呢。

正在胡思亂想之際,四周亮了起來,坎坎奇拉拉他的胳膊,只見李強慢慢地浮了起來,身上漸漸顯現出一套他們從來沒有看到過的鎧甲。坎坎奇驚訝得張大了嘴,這麼精致漂亮的鎧甲是他想也沒想過的。

淡淡的金光韻著深層里的藍,就像大海上初生的陽光,絢爛奪目。坎坎奇明白這甲里蘊含了大量的晶石能量,他不明白一套鎧甲里居然可以有這麼大的能量,這是什麼甲?

納善喃喃自語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能當我老大的肯定不是人……」抬手自己拍了一巴掌道:「呸,我這臭嘴。」

李強心里一點也不輕松,瀾蘊戰甲是勉強穿上了,畢竟能動用的真元力太少了,但是護身應該沒有問題了。他看了一眼納善,說道:「我一會兒就回來,你們退到入口處等。」

李強在水里很自在,四周被瀾蘊戰甲的金光照射得一片光明,遠處一群一群的影心箭飛速地游動。上一次李強全憑敏銳的感覺游走,現在有瀾蘊戰甲的光,可以清楚地看到水下的一切。

他不敢用真元力來催動身形,只能緩緩的游動。奇怪的是影心箭似乎怕光,遠遠的就避開了李強。潭底的通道也有好幾條,李強順著最大的一條通道游了進去,這條通道大約只有六、七米長,里面卻是非常的寬大,水底有許多晶石,在瀾蘊戰甲的照耀下閃著五彩的光華。

李強覺得側面有股水流沖了過來,扭頭一看大吃一驚。

「靠……,這又是什麼玩意兒?」他提醒自己:「冷靜,千萬冷靜。」

那是一只樣子像壁虎的東西,足有七、八米長,四只長腳吸在水底岩壁上,嘴巴寬大,看不到牙齒,兩只小小的綠眼睛閃著熒熒的光,一條長長的尾巴竟然像摺扇般,能合起打開,打開時可以看到上面藍藍的尖刺,背脊上還有兩排黑色的肉刺。

李強摸不清它的弱點,也不知道它是用什麼來攻擊,一時僵持住了。

又是一股水流從身邊掠過,李強用眼角一瞄,驚得頭皮都發麻了。

不遠處又出現一只怪物,無數的觸角在水里舞動,觸角是明黃色的,上面一塊一塊的豔紅斑,看不清形體,感覺就是一堆觸角。

像壁虎的怪物突然立起身,肚子立即膨大開來。李強慢慢向岩壁靠過去,手里悄悄的取出兩個紅爆彈。

那堆觸角居然整齊地排列成五星狀。李強驚訝得差點叫起來,那個形狀竟然就是一個簡單的攻擊陣,一團一團的光球,在觸角上滾動,蓄勢待發。

李強悄然退到岩壁腳,靜靜地看這兩只怪物如何爭斗。

壁虎怪物首先發難,膨大的肚子陡然縮小,嘴巴突然張大,一陣怪異的水下聲音波動,震得李強一陣氣血翻騰,想:「這應該是音攻,好厲害,我穿著瀾蘊戰甲還受到影響,普通人就這一下音攻就能送命。」

他悄悄地送出一絲真元力,試圖分析音攻的能量的走向,探測了一會兒不得要領,只好放棄了。

那堆觸角更是奇妙,五星攻擊陣不變,外圈分出幾排觸角居然排出一道防禦線,還閃著黃光,將音攻擋住,讓李強感歎這個世界真是奇妙。

李強不敢再看,悄悄地升上水面。

跳出水面,只見一座天然的平台立在水面上,四周碧水環繞,洞壁就像一只倒扣的巨碗。不知道這里的岩壁是什麼礦石,竟然發著熒光,照的四壁一片通明。

平台上厚厚的一層碎晶石,晶瑩剔透。李強識貨,只一眼就看到有許多的極品仙石,隨手撿了一塊,就是一塊上品碧潮石。

又走了幾步,靠近平台中間,有一個不大的坑,里面長滿了他不認識的像植物一樣的東西,而那個坑里積蓄著淺淺的一層乳白色的水。

李強疑惑了一下,心想:「還是撿些仙石就回去吧,別讓他們等急了。」一邊撿一邊又想:「這是什麼植物呢,好奇怪啊,可以生長在洞里。對了,我不是有靈蟠門的玉瞳簡嗎?看看再說。」

他取出從梅曲手上搶來的玉瞳簡,快速查找起來。

李強臉上慢慢地顯出狂喜的神色。

那黑色閃著淡淡的光、長得很像鹿茸形狀的,名字叫「壁隙紫」,邊上綠色的柔軟的像發絲一樣的東西,名字叫「戒精絲」,還有一叢叢蘑菇狀的藍色毬果,那白色的乳液水,是煉丹用的,非常稀少罕見,名叫「晶原水」。

壁隙紫和晶原水可以制成一種簡易的丹藥,對修真者的作用不大,但是若是普通人服用,其效果就如仙丹了,如果是練武之人服用效果更好。李強無意之中發現這幾樣東西,實在是太高興了,他最發愁的就是苦囚的身體,這下只要簡單的煉制一爐丹藥,就可以讓所有的苦囚身體強壯起來了。

李強小心的取出一些玻璃瓶,將這些寶貝收集起來。等他將晶原水收拾乾淨,發現坑底竟然有一塊拳頭大的晶石,這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的青白色的晶石。他好奇地拿了起來,拿在手上的那塊晶石的顏色奇異地開始了變化,由青白色轉成黑色,接著又變成橙紅色。他覺得很好玩,也收進手鐲里,他不知道,這塊晶石就是在修真界也極其少見的極品仙石,名字叫「嵌前石」,是可遇不可求的寶石。

「咚!」

李強腳下一顫,平台邊的碧水陣陣翻騰,他心知水下的怪物拼斗激烈,雖然著急也只好耐著性子等。他一邊撿著地上的晶石,一邊觀察著水面。

漸漸的水面平靜下來,李強將頭伸進水里看去,兩只怪物不知什麼時候已不見蹤影。

回到水潭,納善三人早已經急得團團亂轉,看見李強從水里躍出,納善一把抓住他的肩膀,上下打量了一番,李強笑道:「干嘛?我不是好好的,又沒少塊肉。」

納善喘口粗氣,嚷道:「老大,你再不來的話,我們就要下去找了。」坎坎奇和趙治都點頭,坎坎奇說道:「那群影心箭有沒有攻擊你?唉,還不如跟你一起下水,省得擔驚受怕的等。」趙治道:「要不是老坎攔著,納善真的就要下去了。」

李強暗自感動,知道自己已經贏得他們真正的關心,說道:「水道太多了,一旦迷失非常危險,而且水下又發現一些怪物,厲害之極。老坎是對的,幸虧你們沒下去,太危險了。」

坎坎奇心想:「怎麼老大也叫我老坎了,都是納善這家夥亂叫。」

李強收起瀾蘊戰甲,說道:「我們還是回到先前下來的地方。」

四人重新回到塌陷的大坑尋找出口。

費盡辛苦,一行人才重新回到大胡子俘虜逃跑時的岔路口,納善摸摸禿頭道:「老大,我在黑營時間長了,好像摸路的本領還可以,我來帶路吧。」

李強最頭痛在地下通道找路,聞言道:「好,納善在前面領頭摸路,我們跟著。」說著也穿上一套制式鎧甲,又道:「大家把防護打開,拿好武器,走!」

坎坎奇想說什麼,張張嘴又忍住了,跟著納善向前爬去。

李強心里真是恨司徒雍封住了自己的元嬰,不然他就可以用地行術來探路了。忽上忽下左轉右拐,四人中李強最輕松,不覺得疲累,趙治還好,最差勁的就是納善,呼哧呼哧,喘得像條狗一樣。

「老……老大……」

李強微微用勁竄到納善身後,說道:「什麼?」

「我累的不行,歇……歇一會兒,我……我……氣喘不上……」

「好,大家歇歇。」李強靠著洞壁坐下,取出一只玻璃瓶,小心的拿出一塊「壁隙紫」,用真元力將它磨碎,放在杯子里,又倒了一點晶原水進去,找了幾小塊仙石,在地上擺了一個超小型的丹陣,努力運出一點真元力將丹陣推動。

淡淡的紅光照亮了通道,李強小心的將杯子里混合好的東西,緩緩地倒入丹陣中。納善三人看得目瞪口呆,別說是沒看見過這麼晶瑩剔透的玻璃杯,就是丹陣也從來沒聽說過。

納善問道:「老大,你這是干嘛?這幾塊晶石為什麼會浮在空中?」見李強專心推著幾塊晶石轉動,沒有理睬他,扭頭又問趙治道:「我說老趙,老大在干什麼,給我說說。」趙治擺擺手,根本就沒聽清他在說什麼,心里驚訝之極,他倒是隱隱知道這是煉丹,不過也是第一次看到,也不敢確定。

其實最驚訝的是坎坎奇,在坦邦星運用晶石可以說是最平常的事情,晶石已經是這里基礎的物品,但是從來還沒有看見過這樣運用晶石能量的,他覺得李強更加神秘了。

慢慢的紅光開始發白,照得洞壁一片光明,浮著的晶石開始急速旋轉,六粒丹丸已經成型,都有拇指大小,陣陣清香飄散開來。納善又忍不住道:「好香啊,哎,聞著肚子都餓了。」

紅光黯淡下來,李強凌空用玻璃杯接住丹丸,幾塊晶石耗盡能量後碎落。他開心地笑道:「哈哈,成功了。」心里暗贊靈蟠門煉丹法的神奇。

「什麼成功啦,老大,你們怎麼都不理我。」納善委屈的說。

李強拿起一粒丹丸,塞進納善的嘴里,笑道:「開飯啦,一人一粒,趙大哥吃下後立即運功,效果更好。」

納善只覺得一道冰流直下肺腑,那股清香越發的濃烈,慢慢地渾身起了一陣顫栗,肚子里一陣咕嚕,他沖口而出:「老大,要拉屎!」李強沒好氣地道:「納善……誰要拉屎!」

納善知道又說錯話了,跌跌爬爬滾向通道深處,還解釋:「老大,呵呵……老大,我不是故意的……」坎坎奇也沈不住氣了,跟著納善爬了過去。

趙治的收獲可就大了,運功幾個周天,讓他感覺有脫胎換骨的功效。他睜開眼激動地道:「真是仙丹啊……嗯,怎麼這麼臭,不好……」也向納善他們那里爬去。

四人再次上路,速度開始快了起來。納善心里驚訝萬分,原本爬行時覺得非常的疲累,現在則覺得異常的輕松,無論手腳,只要輕點洞壁,人就能竄出老遠,心里暢快無比。

李強突然感覺到一陣輕微的震動,止住眾人前行,小聲說道:「你們聽到什麼沒有。」

趙治將耳朵貼在洞壁上,說道:「有敲擊的聲音。」納善和坎坎奇也聽到了。

「我們找找看。」李強運出一絲真元力,四下探測,很快就發現了一條狹窄的通道,說道:「大家跟著我走,小心了。」

順著這條極窄的通道,四人艱難地向前爬行。

「媽的,是死路。」李強不甘心的又一次運真元力探測,喜道:「洞壁很薄,你們向後退,我把它炸開。」又叫道:「大家把防護開到最大,要炸了……」

「轟……」

「嘩啦啦……」洞壁塌了下來,一時間煙霧騰騰,碎石亂飛。

洞外驚叫聲響成一片,趙治搶先躍了出去,李強三人緊跟著沖出洞口。

納善歡呼道:「老大,哈哈,哈哈,我們回來啦!」

許多苦囚驚恐地看著全副武裝的四個人,都不敢相信黑營的看守怎麼會從這里進來。李強問道:「誰能告訴我,這是哪個區?」納善來勁了,喝道:「我老大問話,出來一個能喘氣的回話!嗯,沒人說,你們區的老大是誰,快叫來拜見我們老大。」

不一會,一大幫人沖了過來,看到李強四人的打扮,都嚇了一跳。這群人中走出一個矮瘦子,仔細打量著四人,突然說道:「獨眼龍是你嗎?他娘的,現在眼眶大了,就連老子都不認識啦。」

這聲「老子」竟然讓李強生出一絲親切感,侯老哥說話也是一口一個老子。他笑道:「老子是獨眼龍的老大,有話和老子說!」

上篇:第四章     下篇: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