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六章  
   
第六章

納善突然大叫起來:「我想起來了,你是西區老大……巴拉!」又對李強說道:「老大,他是黑獄中最有名的老大之一,以前曾經幫過我。哈哈,我們有好長時間沒有見過了。」納善以前在黑獄只是一個普通區的老大,有什麼事根本就輪不到他講話,現在因為有李強在,他感覺自己厲害多了,說話也硬氣了些。

巴拉上下打量著李強,他心里非常吃驚,在黑獄這麼久,還沒有看到有哪個苦囚竟然敢穿軍隊的制式鎧甲,手上拿著標准的士兵用刺脊槍,這些武器裝備是從哪里來的?難道是……巴拉驚得渾身冒出冷汗。

「你是……獨眼龍的老大,貴姓?」巴拉語氣變得小心起來。在黑獄一切以實力說話的准則又一次得到證實,巴拉從李強他們四人的氣勢上看出,他們不是自己這些人能夠對付得了的,就連獨眼龍也似乎變得強壯了許多,身上居然也散發出一種威煞之氣。

「不錯,我叫木子,我們想從你這兒借條路回去。」聽納善這麼一喊,李強也就不想太過壓他,語氣平和下來。

「哦,沒問題,我派人送你們走。」巴拉心思靈動,心想只要不是來搶他這個區的老大位置,一切都好說。李強他們現在急於回去,也根本就沒打算動手。

「好,你派人送我們走,這個給你。」李強遞給巴拉一包食物。

巴拉驚訝的收下食物。在黑獄食物就代表生命,他的態度立即又謙恭了許多,馬上找人送李強他們回去。送走四人後,巴拉召集手下並通知各大區的老大,把李強他們來過的消息傳了出去。

消息飛快的傳播,得到這個消息的各區老大立即聚集在一處。因為事情很驚人,他們斷定李強他們四人肯定是殺了守衛士兵,如果黑營的軍隊進行報複可怎麼辦?一時間黑獄里充滿了不安的氣氛。

見李強四人回到住地,整個區的人都激動萬分。大家也不干活了,全都圍了過來,七嘴八舌的詢問打聽。納善現在可牛氣了,當老大的感覺都回來了,胸脯挺得多高的,白沫橫飛的狂吹一通,心里那個痛快就別提了,說到癢處時簡直恨不得伸手進去撓撓。

喬羽鴻在看到李強的一霎那,眼淚不爭氣地奪眶而出,她飛奔著撲到李強的懷里,哽咽著說道:「木子哥,我……我……我以為……再也見不到……哥哥了……嗚嗚……」

緊跟著喬羽鴻的賁和帕本也跑上前來,賁的眼光里滿是崇拜,帕本在他身邊嘰嘰咕咕地翻譯著納善大吹特吹的奪槍傳奇。

李強摟著喬羽鴻嬌小的身軀,在她耳邊悄悄說道:「鴻弟,別哭了,我不是回來了嗎?你看,好多人都看著你呢。」喬羽鴻雖然漲紅了臉,但是說什麼也不放開手。她緊緊抱著李強的腰,將頭埋在他胳膊下,好像一松手他就會不見了。

李強把心里的那份感動埋藏起來,拍拍她的肩,扭頭和大家打著招呼。

納納敦和林峰合也興高采烈地趕了過來,李強問道:「一切都好吧?大家的情況怎麼樣?」

林峰合答道:「好,都好。只是前些時候,地火突然爆發,死了幾個人,其他都沒有問題。老大,部隊已經開始訓練了,我和納納敦軍帥商量,又從別的區悄悄的招了不少的人,原先都是在軍隊當過兵的。」

納納敦點頭,道:「附近幾個區的老大已經發出了警告,可能要興師問罪呢。」

「嘿嘿,來不及啦,等他們來的時候就會發現,我們已經武裝好了,正好吞了他們的地盤。」李強得意地笑道。

納善把手里的刺脊槍炫耀給苦囚看,正得意間,後腦又給拍了一巴掌。他沒回頭就知道是誰,在黑獄只有李強敢不停的拍他腦袋。不過,經過這次冒險納善對他更是佩服的五體投地,別說輕輕拍一下腦袋,就是被他踹一腳也不會起反抗的念頭。

「老大,我……我剛變的聰明一點,都快要和老大一樣了,嗨嗨,老大不是要把我打的笨笨的才放心吧。」納善那只獨眼眨巴眨巴地看著李強,滿臉討好的神情。周圍的苦囚全傻了,這就是以前那個威風八面的獨眼龍?簡直就是另一個人!

「老納,別再吹了,召集主要的人,我們准備下一步行動。」

「是!老大,得令!」納善作了個鬼臉,轉身跑去准備。

回到原來的房間,等了片刻,韓晉、魏源清、坦歌還有各個小隊的隊長都來了,加上李強和坎坎奇等人,滿滿的坐了一屋子。

「這次行動收獲頗豐,雖然俘虜意外死掉了,但是還是很成功的,解決了我們急需的武器裝備,苦囚身體虛弱的問題也找到了辦法解決。不過,我們行動要加快,從西區一路過來,有很多苦囚看到我們四人穿著制式鎧甲,如果其中有坦特國軍隊的密探,我們的處境就不妙了。好,大家有什麼問題,盡量提出來,只要有准備的充分,我們就不怕。」

納納敦疑惑的問道:「老大,武器裝備在哪?不會就是你們四人身上的裝備吧,太少了,夠用的啊!」只有坦歌毫不懷疑,上次看到李強憑空就放滿了一房間的東西,雖然不知道他把東西放在哪里,但是他知道一定有地方放,只是自己不清楚而已。

李強微微笑道:「軍帥還是不放心啊,這套武器裝備是給你的。」只見他一揚手,毫無准備的納納敦突然發現自己手上出現一套鎧甲和刺脊槍,他茫然地看著手上的東西,心里糊塗了,道:「你是怎麼辦到的?」

納納敦到底是軍人,只遲疑了一下,見裝備在手,立即興奮起來,也不再多說就穿戴起來。

李強接著把裝備和武器發給眾人。看著眾人興奮的目光,李強知道他們開始有信心了。雖然只有一百多套刺脊槍和鎧甲,但大家的士氣立即高漲起來。

李強脫下身上的鎧甲遞給喬羽鴻,說道:「鴻弟,穿上這個,以後你也要去訓練,哥哥希望你有自保的能力,好嗎?」最後一句「好嗎」語氣很溫柔。喬羽鴻默默接過鎧甲,堅強的點點頭。

坦歌興奮地拿著裝備,他這個軍需官現在是名副其實了。納善嘿嘿笑道:「我說老坦啊,這可是我們四個人拼死搶來的,我……」又想狂吹一通,卻被坎坎奇拉了一下。坎坎奇用手指指李強,回手摸摸頭,那意思是你又想挨拍了。趙治看到,扭頭「噗哧」一笑。

眾人熱烈討論下一步該怎麼走。李強的意見是,先給參加訓練的士兵服用丹丸,同時,全力制造武器和護甲,因為現在的裝備是遠遠不夠的。

納納敦提議派出探子,去打聽各區的情況,並且設法搞到地形圖,即使搞不到也要派人去畫出來。李強很贊同,情報的重要性已經凸現出來。

討論一結束大家就開始了行動。有納納敦和林峰合這些軍旅高手在,各項准備工作井井有條的展開了。

黑獄里的氣氛越來越緊張,謠言四起,各種消息亂傳,也不知是真是假,每個區的老大都極力彈壓。但是最近又傳來一個可怕的消息,讓所有做老大的都坐不住了。

納納敦在各個通道口布置了哨位,同時派出探子打聽情報和描畫地形圖。

李強躲在房間里開始准備煉丹,他知道若是苦囚身體太差,別說是訓練打仗,就是黑營把他們全放了,他們也走不出多遠。

很快,李強就煉出了第一爐丹丸,他給這種能強壯身體的丹丸起了個名字,叫「小培元丹」。它的功效比靈蟠門的「培元丹」差很多,但普通人若是吃了,就有脫胎換骨之效。

「納善……老衲……你去把獨眼龍找來。」李強站在甬道口,吩咐一個苦囚道。

一會兒,納善跑來了。他現在精神百倍,剛才試著和韓晉交手,雖然被他擊中無數次,但居然不覺得很疼痛,而且他發現只要自己打中韓晉,就能讓他半天緩不過氣來。納善心里簡直樂開了花,聽苦囚說李強找他,立即跑了回來。

「納善,他們人在哪里訓練?」

「老大,就在你們第一次來的地方,有水池的那個大廳里,正在訓練著呢。不過有幾個已經累趴下了,氣得老林在發脾氣。」

「好,我們過去看看。」

兩人來到大廳。

只見林峰合正在和納納敦爭執著什麼。

「你這樣訓練是沒有用的,用刀子和拳腳去對付坦特國的士兵,那是送死……」

「納納敦……我是要他們身體強壯些,要不然,他們連跑都跑不動,怎麼打仗?」

「你現在這樣訓練,還沒有等他們強壯起來,恐怕就要累死了……」

林峰合臉脹得通紅,大叫道:「你說應該怎麼辦?他們不可能一夜之間全變得身強力壯,他們……他們……他媽的,實在是太弱了,我只能用這些辦法訓練,你難道能讓他們一下子恢複嗎?」

「我能!」

李強緩步走了過去。

「老大。」林峰合和納納敦立即停止了爭執。李強心里明白,他們兩人來自不同的星球,各自對軍隊的理解不同,加上戰爭的形態也不一樣,不起爭執才奇怪呢。但是這里是坦邦星,還是要由納納敦作主才行,他應該比林峰合更加合適指揮官的角色。

「嗯,林大哥,以後在軍事指揮上,要以納納敦軍帥為主,他清楚在這里應該如何打仗,你要全力扶持他,同時還要保護他不受到傷害。」

由於知道李強的另外一個身份,林峰合雖然心里不是很服氣,但答應的卻是很爽快。

李強將小培元丹分給主要的幾個負責人,又給賁、喬羽鴻、帕本每人一粒。

納善突然叫道:「大家先別吃……」李強微微一愣,立即明白,笑道:「鴻弟,你回房間去吃,過一會兒再來訓練……賁和帕本就不要跟去了。」

看著喬羽鴻離開,李強嘿嘿笑道:「吃吧,會功夫的吃完立即坐下運功,效果更好。」說完沖著納善擠擠眼。納善原來想提醒大家一聲,見李強這樣,也忍住不說了,心里只是想要笑,扭頭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道:「好,可以吃了。」

大家疑惑地看著他倆,不知道他們在搞什麼鬼,不過老大說吃那就吃吧。幾個人都吃下丹丸。不一會兒,帕本首先支持不住,跑到一個角落蹲下身來。接著納納敦和坦歌也忍耐不住,奔了過去。賁更加直接,拉下褲子就地蹲下。納善再也忍不住,狂笑起來。

韓晉、林峰合、魏源清的收獲可就大了,功力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原來他們都是二流的身手,現在一躍升到了一流高手的境界。

納善讓苦囚提水沖洗地面。李強命人取來一大盆熱水,將剩餘的丹丸融進水里,讓所有的苦囚都喝上一點。

正忙碌著,一個探子回來報告。

「軍帥,不好了,各區的老大聚集在一起,聽說要來我們區抓人。」

李強問道:「是什麼原因?抓誰?」

探子回話:「大老爺,說是要抓四個穿士兵鎧甲的人,就是大老爺你們。聽說黑營傳下話來,如果不把這四個人交出去,黑營的士兵就要下來血洗所有的區。」

納納敦感受著變得強壯的身體,信心百倍的說:「他們來不及啦。黑營的指揮官真是毒辣,他們先讓黑獄的苦囚自亂陣腳,然後再一網打盡。看來我們的行動黑營已經知道了,這次他們是要進行報複了。」

林峰合看著苦囚們開始變得紅潤的臉,笑道:「只要爭取一段時間,讓士兵們恢複好,我們就可以征服整個黑獄。」

納納敦立即下令,在每一條通道口安排兩個士兵,用兩支刺脊槍交叉封死通道,任何人若是試圖沖進來,格殺勿論。林峰合補充道:「每條通道再去兩個不拿槍的人,發現情況,立即回來報告。

李強軍事上出不了主意,他交待了幾句,帶著納善回去開始煉制武器。

按照老習慣先擺了一座防禦陣,讓它運轉起來,李強又吩咐納善讓一些苦囚去搬運礦石,自己拿了一支刺脊槍開始研究。

他運一絲真元細細查看刺脊槍的結構,發現槍體內有一個極其簡陋的陣法,還不完全是攻擊陣,像是轉化晶石能量的陣法,再加上一點加速裝置和激發裝置。對李強來說,這實在是太簡單了。

李強現在能運用的真元力很少,不過這種簡單的制器還是夠用了。

雖然簡單,第一支刺脊槍也讓李強大費周折。他先用三昧真火從礦石中提煉出有用的物質,直接形成槍體,然後布置陣法,又費盡心思改動了激發和加速的構造。其實他是在設計一種全新的武器,這批武器後來被坦邦大陸的人稱為「黑獄槍」。一支完好的黑獄槍市面價格逾萬,而且有錢難覓。

造好了第一支刺脊槍後,下面的就容易多了。李強連續制造了幾十支,可以說每支都不太一樣,他會隨時興趣所至的增加或減少里面的陣法。這些黑獄槍流傳出去後,是各國軍隊將領的最愛,還有一些被皇室貴族以及大商人收藏,這是李強再也沒有想到的。

李強驚喜的發現自己可以動用更多的真元力了。這就是重玄派制器的好處,在煉器的同時增長修為。而鎧甲的制造就困難了,由於涉及的材料太多,完全沒有可能制成。思索良久,李強想到一個辦法:只煉制臂盾。雖然不能有效防護全身,但是可以護住身體最主要的部位。

有煉制赤焰龍盾的經驗,臂盾就好煉多了。

納善覺得像是在做夢,只見老大把礦石拿進去,很快就從里面搬出成堆的、樣子古怪的刺脊槍和臂盾。他忍不住說道:「嗨嗨,老大,能不能做點那種紅色的爆彈啊,我怪喜歡的。」他這一句話倒是提醒了李強,笑道:「哎,老衲提醒我了。等一會兒,讓我想想。」

想起在天庭星的驚魂坡,在怪蟲身上得到的冰爆彈,李強很快設計出一種威力驚人的爆彈。又搞出了幾種不同的武器,長時間的煉器,使碎魂金指的禁制力量越來越弱,眼看著就要崩潰了。

為了盡快脫困,李強決定再次修煉百刃槍和赤焰龍盾,還要修改鷹擊弩。

「納善,老大怎麼還不出來!」

「軍帥,你問我,我問誰去……他老人家突然就不出來了,我又進不去,不信……你去試試。」納善無奈地攤開雙手。

「我就不信……」

納納敦向房間里走去,可到門口卻怎麼也進不去。門里面的空氣煙霧彌漫,別說人進不去,就是手也伸不進去,又看不見里面的情況,他急得直跺腳。

韓晉、坎坎奇、林峰合等人也匆匆趕來,納善知道有大事發生了。

上篇:第五章     下篇: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