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九章  
   
第九章

這是一種奇妙的「看」,是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的「看」,所有的景物都映入心里。

黑獄所在的山峰完全不是李強所見識過的。四周一片黑色的山巒,綿延起伏,惟獨黑獄這座山峰高聳入云,顯得鶴立雞群與眾不同。山腰處的洞穴,看上去只有雞蛋大小,李強因為進去過,知道那是多麼的巨大。

只見一艘一艘的白色長方塊,閃著紅光,不停地進出那些洞穴。心念動處,李強已經到了他們的上方。那些白方塊上,站滿了全副武裝的士兵。跟著進洞,只見無數的士兵聚集在洞穴里。李強沿著士兵行進的方向跟去。

一小隊接一小隊的士兵,下到黑獄層的上方。到達的士兵都忙著整理著裝備武器,氣氛顯得非常緊張沉悶,有些士兵拿著奇怪的雕像,似乎在祈禱。

李強再次來到山外,他打算找一條逃生之路。四周景色荒涼,除了黑色的岩石和泥土,還有很多生長怪異的植物,有白色、青色、棕紅色,惟獨沒有綠色。形狀也是古古怪怪的,有的像是叉子,有的像串起的珠子,都發著淡淡的光。看不出有可以行走的路。

正在猶豫間,地上突然一動,幾株植物碎裂,黑色的泥土翻了開來,一個長著鋸齒般長角的怪頭拱了出來。它左右晃動一下,身子慢慢的從泥里滑了出來,足有五、六米長,身子上布滿了黃白色花紋,扁平的身子緊貼在地上。只見它像蛇一樣盤起身來,沖著天上「咕呱」一聲怪叫。

李強向天上「看」去,只聽有人笑道:「咦,是盤殖蟲,這東西生有骨刺,可以用來煉器。」

「師伯,好像黑營就在附近了,別管它了吧。」

李強心神忽地升了上去。只見一大群人停在空中,仔細一看竟然有好多熟人。領頭的正是傅山和侯霹淨,趙豪、梅晶晶甚至花媚娘都在人群中,里面還有一個人,垂頭喪氣的被人拎著,居然是安朗。

傅山和侯霹淨同時感覺到了什麼,喝道:「是誰?」花媚娘咯咯笑道:「傅大哥,你看見什麼了?」看她一副容光煥發的樣子,真不敢相信她就是鼎鼎大名的小妖女。

傅山的眼光直盯過來,說道:「是誰的元神在看?」

李強大吃一驚,心神頓時散了,所有的景物突然消失了。李強睜開眼睛,發現已經回到原身,他激動得渾身都微微顫動,喃喃自語道:「傅大哥來了,他們都來了……」絕處逢生的感覺湧滿心間。他再一次將心神沉入元嬰,試圖用元神來和傅山聯系,可等了半晌,竟然無法脫出元神。其實他剛才是得了嵌前石的助力,觸動了太皓梭的力量,才躍進了出竅期的初期,幸虧被傅山驚散,若是長時間元神在外,極有可能走火入魔。

放棄了和傅山聯系的念頭,李強從地上一躍而起,沖出房間。

「一套防護裝備,如果把它開到最大,可以有效地抵禦刺脊槍的傷害,最多讓你感覺到劇烈的震盪,不會有多大的危害。記住千萬不要被連續擊中,那樣的話,你會發現,嘿嘿,你已經死了……所以,在戰斗中……」

坎坎奇揮著手,口沫橫飛地給那些新丁解說著,一眼看見李強狂奔過來,掠過他們身邊時飄過一句話,「跟我來」,人已經奔的遠了。坎坎奇直覺有事發生,也跟著跑去。

站在人群當中,李強都覺得站得太低了,忍不住飄到空中。

納善納悶地問林峰合道:「老大怎麼啦?你看他臉都紅了,是不是……病啦?」

林峰合瞪他一眼罵道:「我看你才有病呢,要老大揍你一頓才好。」

「哎,我老納不是那個意思……」

「閉嘴!」坎坎奇忍不住踢了他一腳,又道:「就你話多,快聽老大說些什麼。」

「大家聽好了,黑營的士兵馬上要下來了……」就這一句話,整個大廳「嗡嗡」聲立即響成一片,眾人臉上都顯出驚懼之色。納納敦大喝道:「安靜!聽老大說完。」林峰合也跟著大吼,制止眾人的議論。

「不過,都不要害怕,只要我們守得住一段時間,我的援軍就要到了。」李強興奮地大叫。他真的開心死了,終於要見到傅山和侯霹淨他們了。

韓晉不解地問道:「木子兄弟,你的援軍是什麼意思?難道外面有人要來救我們嗎?他們是誰?」納納敦也說道:「老大,是不是邦奇甯國的軍隊打過來啦?有多少軍隊啊?」

李強得意地晃動手指,笑道:「是我的兄弟和朋友來了,有幾十個人呢!」也怪李強沒有解釋清楚,事實上他也無法解釋清楚,幾十個修真高手的實力到底有多大,就連他自己心里也沒有數。但是有一點他很清楚,這種力量不是現在黑營士兵所能抵禦的。但這些可不是黑獄里的苦囚們所能理解的。

幾乎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幾十個人?這怎麼能解救大家,木子老大是不是瘋了。

納納敦幾乎說不出話來,心里的失望無論如何也掩飾不住。他知道自己是指揮官,喜怒應該不形於色,但是李強開始給他的希望實在是太大了,他好不容易才使自己平靜下來。

納善對李強的信心幾乎有點盲目了,老大說行那就是行,他裂開大嘴就笑,道:「太好了,我們就要出去啦,哇哈哈,哈哈……咦,你們都苦著臉干嘛?」

李強剛才實在是太興奮了,慢慢冷靜下來,自己也覺得好笑,這里不會有人相信傅山他們的厲害,還是先布置如何防禦吧。

「納納敦和林峰合,你們馬上布置防禦,想辦法要拖住黑營的士兵,盡可能減少損失。有什麼要我幫忙的盡管說,如果沒有,立即開始布置吧。」李強非常明智的把指揮權交給他們,打仗實在不是他擅長的。

「傅老爺子,剛才是誰的元神啊,妞妞怎麼看不到?」

「不知道是誰的元神,不過這個元神似乎很弱,侯老弟,你看是這樣吧。」傅山又笑道:「妞妞,你只有修為比剛才的元神高,才能感覺到他。」

「嗯,老子怎麼有種熟悉的感覺……奇怪。」

侯霹淨和李強在一起的時間比傅山長,也清楚李強的修真水平,加上李強也修煉過元始門的功法,所以侯霹淨感覺更敏銳些,不過他也無法確定是不是李強的元神。

「會不會是我師尊啊?」趙豪急忙道,他最關心李強的安危了。

梅晶晶眼睛亮了起來,叫道:「真的?會不會是哥哥啊?」那熱切的眼光,看得侯霹淨寒毛都豎了起來。他嘿嘿笑道:「小丫頭,別這樣看老子……你情哥哥……」花媚娘摟著梅晶晶也笑道:「侯老爺子,你敢欺負我小妹妹……」

侯霹淨看來吃過花媚娘不少苦頭,他尷尬地笑道:「哎,誰欺負妞妞啦,告訴老子,看老子把他扒皮……抽筋……放血……哦,對了,剛才的感覺正是李老弟的元神……」他看實在是糊弄不過去了,乾脆抬出李強來,管他剛才是不是李強的元神,先用來打打岔再說。

傅山微微一笑,看了侯霹淨一眼。侯霹淨那張老臉都紅了,幸虧皮黑倒也看不太出。

梅晶晶眼圈一紅,眼淚止不住地落了下來。侯霹淨這下可抓瞎了,他最怕小姑娘哭了,手忙腳亂地道:「別哭,別哭。小妖女快救救老子……啊,不,不,不是小妖女,小仙女……嗯……小仙女……」

花媚娘看看傅山,嬌笑道:「算了,不和你老人家計較。小妹,如果真是你哥的元神,那他一定就在附近了……好了,乖乖的別哭哦。」

這次傅山帶了好友和重玄派的高手,在天庭星抓住了麗唐國的供奉安朗,打傷了司徒雍。安朗一看見傅山和侯霹淨,知道是逃不過去了,只好將李強的情況告訴他們,他們這才知道李強竟然被賣掉去當了奴隸。傅山立即帶人趕到坦邦星,這下坦特國算是惹上大麻煩了。

看著那座巨大的山峰,傅山淡淡的說道:「既然坦特國敢把我的兄弟當奴隸,那就不能算我傅山欺負他們了……」扭頭對侯霹淨道:「怎麼樣,一起活動活動手腳,好久沒有和這麼多人玩玩了。」

他那平靜的語氣讓人不寒而栗。

侯霹淨嘿嘿笑道:「還是你主打吧,老子先進黑營看看再說,走也。」他還是老脾氣,喜歡獨來獨往。

傅山也知道他的怪僻,說道:「也好,大家散開分頭把持住山峰的東、南、北三個方向,放開西面。好了,開始吧。」這些修真高手們立即散開。趙豪、梅晶晶和花媚娘緊跟著傅山,四人飛向黑營的山峰。

「來了,大家小心!」坎坎奇握著刺脊槍,他帶著二十幾個人守在一條主要的通道口,地上挖了一條深溝,這群人就趴在溝沿邊。

總共有七、八條通道都埋伏了士兵,等待著黑營士兵的到來。李強帶著賁、韓晉、喬羽鴻和帕本在水池大廳,看著大廳頂部向下的通道口,就是他們剛來時下來的地方。

李強對喬羽鴻說道:「鴻弟,你去那里埋伏好,不要輕易出來,帕本也去。」又道:「賁,你站到那塊岩石上,用晶源弓封住入口。」賁聽完翻譯,轉身就爬了上去。

喬羽鴻擔心地看看李強,小聲說道:「哥,你要小心……」李強微笑著說:「放心吧,快去躲好,聽話啊。」

「韓大哥,你到納善那里去,這里有我在就行了。」

「這里人太少了吧,我還是留下……」

李強打斷他的話頭:「我不放心納善那個混球,你去幫我看著他。」

韓晉苦笑著答應,他知道拗不過李強,說道:「木子兄弟,唉,保重!」

韓晉的身影剛剛消失在甬道口,轟隆隆的爆炸聲就從四面八方傳來。

「轟!」

洞壁上的岩石碎裂開來,劈劈啪啪的打在納善身上,他眯著眼心里直打鼓。四周的苦囚士兵有制式鎧甲的都把防禦開到最大,那些脫落的碎石沒等砸上身就被彈開了,只有稍遠的沒有鎧甲的士兵被擊傷了幾個,在痛苦地呻吟著。

「他媽的,大家准備好,聽我的口令……」納善舉著刺脊槍,滿臉的油汗,獨眼睜得滾圓,大喝道:「放……」站起身來,射出能量光球。一排人同時射擊,頓時,整個通道都被照亮了,煙霧彌漫中可以看見許多黑營士兵的身影。

「回去……不許跑!」

韓晉到了,用腳把兩個試圖向回跑的苦囚踢了回去。其中一個苦囚血流滿面地嚎道:「我沒有鎧甲,我沒有鎧甲,會被打死的……我不想死……」

韓晉擰著哭號的苦囚罵道:「不想死……操你媽的……死得最快的就是你這種王八蛋,給我回去打!」納善大喜叫道:「老韓,快過來……」

「小心!」韓晉大叫。納善被能量光球擊得飛了起來,「乒」地撞在洞壁上,氣得他破口大罵。韓晉迅速爬了過來,說道:「准備扔爆彈,聽我數到三……」

這是一條有八米寬的大通道,黑營士兵慢慢地逼了過來,黑影里閃動著鎧甲上的淡淡青光。韓晉握著一個爆彈,數道:「一……二……三……扔!」幾乎同時,黑營的士兵打來幾發大的光球彈,「轟轟隆隆……」,整個通道炸成一片。

李強站在水池邊,看著大廳上方的洞口,心里祈禱:「傅大哥,你們要快點啊,這里的苦囚擋不住多久的……」突然看到洞口里滾出一個西瓜大小的紅球,筆直地落向水池,他心里一驚,大喝一聲:「趴下……」

耀眼的一道白光,霹靂一聲巨響,似乎整個黑獄都要震塌了,隆隆的回聲反複回蕩。賁站在岩石上被沖力打翻在地,水池里的水就像開了鍋般的沸騰起來。

喬羽鴻緊緊抓住刺脊槍,將頭埋在臂彎處,她覺得就像坐在一條正在穿越狂風暴雨的小船上,上下顛簸起伏搖晃,耳邊轟轟隆隆的什麼也聽不見。她惦記著李強的安危,使勁睜開雙眼看去,忍不住喜極而泣。

在碎石飛揚、霧氣騰騰中,只見李強懸在空中,瀾蘊戰甲閃著淡金光,一條奇異的紫色蒼龍繞著他的身體盤旋,七道閃亮的金光護在外面,整個大廳都被照亮,他就像一尊戰神。

剛才的那顆大爆彈,李強因為吃不准它有多厲害,便將所有的防護全部打開,連炫陽環都激活了。實際上用這種防禦力來對付那顆爆彈,有點小題大作了。

李強飛近洞口,懸停在邊上,他知道士兵要下來了。

果然,一會兒功夫,從洞里落下一個有飛翼的士兵,兩人正好面對面。那個士兵嚇得不知所措,他怎麼也想不到,竟然有人不用飛翼也可以停在空中,而且剛才的大爆彈居然沒有炸死他。李強咧嘴無聲的笑了,輕輕說了一句坦特國的話,那是他專門讓帕本教的,意思是「笨蛋」。

那個士兵聽懂了,在李強閉上嘴的一刹那,他感覺到脖子一涼,接著就看到了自己的身子,看到水池的水撲面而來,突然間他明白了--自己的頭掉了。

「唰唰」,從洞里連續飛落七、八個飛翼兵。李強緊貼在大廳頂上,一眼瞄到一個飛翼兵手上還拿著兩個剛才落下的那種大爆彈,他得意地一笑,有了一個好主意。

他閃電般移到那個士兵面前,劈手搶下兩顆大爆彈,揚手將其中一顆扔進上面的洞口,還有一顆就地引爆。在就要爆炸的瞬間,只聽他「呃哦」一聲,已經閃身竄到喬羽鴻的身邊。那些士兵被他一連串的快速行動搞得稀里糊塗,傻傻的停在空中。

又一次大爆炸。七、八個飛翼兵被爆炸力沖擊得猶如離弦之箭,射向四面八方,狠狠地撞擊在洞壁上。他們即使有制式鎧甲也無法抵禦如此大的沖力,個個筋斷骨折一命嗚呼了。

扔進洞里的那顆更加恐怖,把整條甬道都炸爛了,可憐里面擠滿了黑營士兵,幾乎一個都沒有逃脫。這條向下的通道曾經是多少苦囚通往絕望的路途,而現在輪到黑營士兵了,這條路已經成了走向地獄的通道。

暫時大廳里不會有黑營士兵下來,李強飛起身來道:「賁,守住這里……我去別處看看。鴻弟你們自己小心啦。」

傅山四人剛剛靠近山峰,就清楚的聽到從山里面傳來沈悶的爆炸聲,趙豪疑惑道:「怎麼已經打起來啦,侯師伯才去啊?」

從山峰的洞口里飛出許多的小點,很快就接近了。足有三百多飛翼兵,舉著刺脊槍圍了上來,為首穿紅甲的軍官上前問話:「你們是什麼人?」他看見這四人不用飛翼就能飛行,心里摸不准情況,不敢貿然動手。

四人之中,只有傅山和花媚娘聽得懂那個軍官的問話,花媚娘嬌笑道:「哎喲,小混蛋,我們是找人的,聽說你們這里抓來好多的人,里面有一個是本姑娘的弟弟,沒辦法只好找到這來要人啦。」

梅晶晶忍不住笑道:「哎,花姐姐,你嘰嘰咕咕說的什麼呀,我怎麼聽不懂啊。」

花媚娘笑道:「妞妞,你才多大,坦邦大陸的語言姐姐差不多都懂哦,以後你跑的地方多了也學得會的。」

那個軍官不知道煞星照面,只看見這兩個嬌媚的姑娘,又沒有看到他們帶武器,不由得色心大起,說道:「好,敢罵軍官,把他們通通抓起來。哈哈,我喜歡這個小娘們。」心里快活非常。

花媚娘好像聽到一件十分好笑的事情,咯咯笑個不停,妖媚嬌小的身體猶如花枝招展,在風中搖曳。那軍官覺得自己氣都喘不上來,實在是太美了,心神恍惚間,似乎看到一團粉色的煙霧裹上身來,渾身微微一麻。他低頭一看,忍不住恐懼地大叫。只見身上密密麻麻的插滿了細小的釘子,穿的制式鎧甲居然一點作用也沒有,突然間渾身疼痛難忍,那種痛到骨髓里的感覺,讓他恨不得立即死去才好。

傅山微微搖頭,用手一指那個軍官。三百多飛翼兵不可思議地看著他們的隊長,都沒見傅山用什麼武器,只是用手這麼一指,隊長就四分五裂了。飛翼兵不約而同向後飛退,同時舉槍瘋狂射擊起來。

上篇:第八章     下篇: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