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李強伸手制止了眾人的爭論,慢慢站起身,感覺力量又開始回來了。他深吸一口氣,說道:「都別緊張,我已經好多了。」納善看看李強的臉色,說道:「老大,你臉為什麼這樣紅。」大家看到李強的臉色心里都很奇怪,那是深深的紫紅色,和剛才的淡金色截然不同,額頭上的奴隸標志更是鮮紅的可怕。

剛才無力的感覺讓李強非常的沮喪,表面上他不露聲色,但是他很明白,在這里如果失去修真的力量那是一件很悲慘的事情。他強制自己鎮定下來,問道:「納納敦,我們傷亡了多少人,外面的人進來沒有?」

納納敦道:「幸虧黑營的士兵退走了,要不然傷亡可就大了,具體有多少人死傷我現在也說不清,不會少吧。老魏傷得很重,其他主要的負責人多少都帶點傷……」

「魏源清受傷啦?」李強緊張地問。

林峰合急忙道:「他被一個古怪的老頭救下了,沒有生命危險,老大不用擔心。」

「古怪老頭?」李強轉念間恍然大悟,喜出望外地道:「他說什麼沒有?」

林峰合想了想道:「他好像要找什麼人。哎,坦歌在哪?他去幫著找人了……你們幾個人去把坦歌找來。」喬羽鴻依偎在李強身邊,輕聲道:「哥,你認識那些人嗎?」

李強笑道:「是啊,都是我的兄弟和朋友。」喬羽鴻羨慕地說:「你的朋友真是厲害,都和哥哥一樣,我要是有這樣大的本事就好了。」她第一次從心里想學像李強這樣的本領。

坦歌急匆匆地趕來,看見李強不由得嚇了一跳,道:「老大,你怎麼啦?」

李強苦笑,心想我現在的樣子一定很可怕,說道:「坦歌,剛才救下魏大哥的那人和你說的什麼啊?他人在哪里?」坦歌說道:「他要找一個姓李的年輕人,我問了半天也沒有找到。我通知大家,等會兒所有的人都到水池大廳來,再找吧。」

李強說道:「坦歌,別找了……那人要找的就是我,他是我的老哥哥。」看著大家驚訝的目光,又說道:「你們也別奇怪,我姓李,木子疊加為李,我叫李強。」

其他人不清楚李強是誰,林峰合卻是震驚了,想起李強以前給他看的玉牌,心里砰砰狂跳起來,小心的問道:「老大……您就是……」李強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說道:「林大哥,我就叫李強。」

林峰合突然跪下道:「故宋國前驃騎將林峰合,參見虎威將軍。」他在辭官時就已經知道當時在都城里發生的事情,他是個聰明人,幾件事情放在一起稍加推測,也就猜了個八九不離十了。他這麼一跪,搞得大家都不知所措。韓晉問道:「峰合啊,你這是干什麼,老大……是什麼時候又成為……將軍啦?」

「林大哥,快起來。唉,我早就辭官不作了,拜我干嘛,要拜就去拜我那老哥去,他是你們故宋國的聖王……」

林峰合腿一軟「撲通」坐在地上。這一次,只要是故宋國來的人都知道份量了。

韓晉和趙治驚得目瞪口呆,李強竟然叫「聖王」老哥哥,這個李強也太神秘了。林峰合恨不得抽自己一個嘴巴,剛才看見聖王竟然沒有拜拜他老人家。他跳起身來立即指揮身邊的苦囚,讓他們去找聖王,並反複交待,見到聖王態度一定要恭敬。

李強也知道故宋國的臣民對於聖王的崇拜,他大聲說道:「好了,我們准備一下,很快大家就可以回到故鄉了……」心里微酸:「我自己什麼時候可以回家鄉去呢。」

活著的苦囚猶如惡夢初醒一般。要回故鄉了,那是來黑獄後,每天都在夢里想著的事情,現在聽到有人說你可以回家了,大家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大廳里慢慢的安靜下來,抽泣聲漸漸響起。就像被感染一般,嗚咽聲響成一片,就連韓晉、趙治、納納敦等人也淚濕了雙眼。

人群里開始有人哭著尋找被抓的父兄的,也有尋問同鄉好友還是不是活著的,整個水池大廳里很少有人不哭的,氣氛壓抑凝重。

李強說道:「納納敦、林峰合你們兩人組織一下,把各區的老大聚集起來,清點人數。坦歌、納善立即收集所有的食物,給大家吃一頓飽飯。噢,別太飽了,小心撐死了。」

有人叫道:「聖王爺爺來了!」

只要是故宋國的人,全都「嘩」地跪了下來,伏在地上一動都不動,把其他人也嚇住了,同時向後退去。黑獄里以天庭星的人最多,各個國家的人都有,故宋國和大漢國的人就占了一半的人數,此外就是坦邦星本地人,主要是邦奇甯國的戰俘,其他各種族都有一點。

侯霹淨心里納悶,這些人怎麼知道我是聖王的?想想肯定是李強透露出去的。等到他一眼看見李強時,心里的驚訝簡直無法用語言表達,憑多年的修真經驗他一看便知李強有大麻煩了。他快步走向前,大叫道:「兄弟……」竟然再也講不出話來。

李強開心的叫道:「老哥……」也和侯霹淨一樣,再也說不出下面的話來。林峰合立即跪了下來,叩首道:「小人是故宋國前驃騎將林峰合,參見聖王殿下,恭祝聖王安!」侯霹淨這才緩過勁來,探出一絲真元力,查看李強體內的變化。慢慢的他眉頭皺了起來,猶豫了一下,又忍住了沒說,揮手讓林峰合站起來。

他低頭苦思了半晌,突然對著一條通道打出一道白光,說道:「還是等你傅大哥來吧,他是制器大宗師,也許他有辦法。」李強心里一涼,苦笑道:「沒什麼了不起,大不了打回原形吧。來,我給老哥介紹一下,我在黑獄結識的朋友。」

李強鄭重其事的把林峰合、韓晉、納納敦、趙治、喬羽鴻等人介紹給他認識。侯霹淨心里暗暗佩服自己這個兄弟,到哪兒都能有許多的朋友。看在李強的面子上,侯霹淨很客氣的同大家見了禮。林峰合簡直興奮極了,傳說中的聖王居然如此的平易近人,真是讓他意想不到。

喬羽鴻緊張地看著侯霹淨,問道:「老人家,我哥哥不要緊吧。」侯霹淨微微一愣,說道:「嗯,老子也說不好,只有等他大哥來看了。」心里奇怪,怎麼是一個小丫頭。

「他大哥是誰啊?很厲害嗎?」

侯霹淨說道:「你是大漢國的人吧。」喬羽鴻不解地點點頭。

「他大哥叫傅山,在你們大漢國他好像被叫作護國之神的。」心想:「乾脆也把傅山的身份給抬出來,讓他也嘗嘗給人拜拜的滋味。」周圍也有不少大漢國的人,聞言驚呼出聲,那也是傳說中的人物。

喬羽鴻半晌無語,失落無奈的感覺湧上心來,她知道自己和李強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她在李強為了她用身子擋住監工的鞭子時,就已經將一縷情絲牽在他身上了,無奈李強似乎只是關心她,並沒有顯出一絲愛意,她有點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傅山順著侯霹淨打過來的那道白光,帶著趙豪三人瞬移到水池大廳。

四人突然顯出身形,惹的眾人一陣驚呼。李強聽到喧嘩聲一回頭,立即看到傅山、花媚娘、趙豪和梅晶晶四人。這些都是李強最關心的人,看到他們為了自己的安危,不惜大動干戈,從天庭星直殺到坦邦星來,激動之情猶如潮水般湧上李強的心頭。他似乎有千言萬語要說,但是一句也說不出,傻了似的呆呆站立,兩條腿死死的釘在地上,一步都邁不出去。

趙豪也只叫得一聲「師尊」就跪了下來。梅晶晶大哭著撲進李強懷里,她幾乎都快要認不出李強了。花媚娘很老實的站在一邊,她可不敢在這個時候調皮搗蛋,生怕觸怒了傅山。喬羽鴻絕望的看著李強摟著梅晶晶,木然的站在一邊,眼淚止不住簌簌落下。

傅山微微笑道:「呵呵,終於找到兄弟了,老弟可是真難找啊。」

「傅大哥,我知道一定會再見到你的。妞妞,別哭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嗎?」李強放開梅晶晶,扶起趙豪笑道:「我這個作師尊的實在是沒有用,如果你願意,我就正式收你為徒弟。」趙豪喜出望外,又重新跪下恭恭敬敬地叩了三個響頭,道:「師尊在上,受弟子一拜!」

李強奇怪地看著老老實實站在一邊的花媚娘,忍不住笑道:「花大姐,怎麼這麼乖,一句話都不說了,小弟這次看到花大姐可是很開心哦。」他已經看出花媚娘對傅山似乎有些意思了。

「上次看到姐姐就不開心啦,臭小子,小心姐姐我揍你……」

「咦,啊……花大姐要保持淑女風度,要不然可沒人喜歡啦。」李強看看傅山,壞壞的笑道。花媚娘被他抓住短處,噎得說不出話來。侯霹淨看的哈哈大笑,道:「小妖女,原來……」花媚娘大發嬌嗔,叫道:「不許說……就是不許說……」

梅晶晶眼淚未干也忍不住「噗哧」笑出聲來,上前摟著花媚娘道:「姐姐,你好凶哦。」花媚娘氣得直跺腳,但又想不出好辦法來。有傅山在邊上她可不願太放肆。

侯霹淨提醒傅山道:「崇碧,你看……」傅山微微擺手道:「我知道,等空下來再說。」傅山其實一看到李強,就知道他練功出了問題。他是辦事很穩的人,不想現在就下結論,准備再觀察一下。

納善突然跪下,對李強說道:「老大,你收我作徒弟吧,求求你答應獨眼龍這個……嗯……小小的要求……」他真是萬分羨慕這些人的大本事,心想這種機會稍縱即逝,要拜傅山或者侯霹淨為師的話,人家未必肯答應,好歹和李強混了這麼久,交情也不錯,他當過黑獄的老大,皮厚無比,最擅長隨機應變,不管李強答應不答應,先拜了再說。

李強一看不好,林峰合也在那里瞄著,腿彎彎的似乎也要跪下,心想,我自己都還沒有練好功,卻要來教徒弟,這不是笑話嗎?他大叫道:「停……都不許動!」還打了個停止的裁判手式,也不管別人看不看得懂。

傅山、侯霹淨、花媚娘、梅晶晶還有納納敦等人都露出了微笑。趙豪想起自己拜師時李強也是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十分有趣。他對納善也起了同情心,說道:「師尊……這個,師弟……」看到李強瞪過來的目光,嚇得他不敢再吭聲了。

納善多少有點小聰明,膝行幾步,他居然爬到傅山的腳下,叩首道:「大師伯,納善給您老叩頭了,您老給納善做主吧。」傅山見李強抓耳撓腮的樣子,活像是蹲在火爐上的猴子,打趣的說道:「哎,這個我做不了主,不過,給你出個主意,你就這麼跟著他,他也沒有辦法啊。」

「哦,我懂了,呵呵。」納善一躍而起,施展他最擅長的順杆爬的功夫,站在李強身邊,笑嘻嘻地施禮道:「師尊好!」又對傅山、侯霹淨等人道:「兩位師伯好!師姑好!師哥好!」李強差點沒暈過去,竟有這種霸王徒弟的。

李強生怕再搞出什麼事來,忙說道:「坦歌,趕快給大家准備吃的,吃完收拾好,我們就要出去了。別都傻站著啊。」坦歌為難的說道:「食物只有一點點,不夠所有人吃的,是不是每人勻一點,意思一下。」

傅山說道:「我們有人專門帶來了糧食,等一下。」他也打出一道白光,坦歌好奇的看著。只聽輕輕一聲響,傅山手上就多出一只淡青色的口袋,遞給坦歌道:「這里面的糧食夠吃幾天的,你先拿去,不夠再找我。哦,只要伸手進去取就行了,里面放的是面餅。」

坦歌好奇地伸手進去,驚訝得合不攏嘴,困擾他多時的疑問立即解開了,李強為什麼能拿出這麼多的東西,他肯定也有同樣的東西。坦歌心里不停地打鼓,心想要是邦奇甯國有這種東西,就可以解決整個後勤供應的難題了,這是多大的功勞啊。

納納敦也伸手進去摸了一下,也立即就被吸引住了。他的想法也和坦歌一樣,悄悄向坦歌使了一個眼色,坦歌心領神會的去了。

苦囚們終於吃到一頓飽飯,有些心有餘悸的苦囚還把面餅藏在懷里,實在是給餓怕了。盡管已經反複交代,還是有苦囚被活活撐死,搞得坦歌等人大發脾氣。但他們也無可奈何,有些人見到食物就完全失去了控制力。

傅山已經和黑營指揮官德得崇摩軍帥達成口頭協議,由黑營提供運輸力量,把苦囚運到傳送點,傅山也不再追究坦特國大肆購買天庭星人口的責任。苦囚們走出黑營的山峰,人人都有恍若隔世再生的感慨。

有些聰明的苦囚藏了一些晶石,回去後雖然不能大富,小康是沒有問題的。最發財的是各區的老大,手上都存有一些中上品的晶石,加上又收留了一批手下,回去後大都成了一方豪霸。他們心里永遠都記著一個人,雖然不是人人都感激他,但是沒有一個人敢說他一句壞話,他就是領頭抗擊黑營士兵的木子老大。

在傳送陣里,所有天庭星的苦囚都跪下叩謝李強等人的救命大恩。傅山陸續將天庭星的人傳送走。

李強對納納敦道:「你們要等等了,傅大哥的朋友已經到邦奇甯國去建一個接受點,好了就傳送你們。」納納敦無言,上前摟住李強用自己的額頭輕觸他的額頭。坎坎奇、坦歌也都上前行觸額禮。李強知道這是綠族的最高禮節,只有最親近的人才施觸額禮。

李強叫過林峰合道:「我答應要推薦你去故宋國的皇宮見皇上,你拿這塊金牌,侍衛們應該都知道的,會領你去覲見皇上。你就說聖王和李強問他好。」又道:「晶源弓就送給你,小心使用,不要肆意殺戮。在綠色盆地,這個武器有點太厲害了。」

林峰合猶豫極了,他也很想學納善賴在李強這里,但是李強給他的舉薦又實在是太吸引人了,這可是聖王和他的兄弟給皇上的推薦,在故宋國誰能有這樣的榮幸,想想在軍中受到的排擠,這次回去也讓他們嘗嘗滋味。他到底是官宦出身,做官的欲望已經根深蒂固地紮在心里,只要有機會還是不願放棄。

他跪在地上道:「聖王爺、老大,我林峰合有今天都是兩位的恩情,峰合銘感五內,峰合叩首了。」他最終還是決定回去了。李強欣慰的笑道:「快起來。記住哦,我如果回去,可是要找你的,到時候可別不認識我就行啦。」

林峰合恭敬地說道:「峰合不敢。」他這麼一本正經的搞得李強也不好意思多開玩笑了。侯霹淨有點不耐煩的說道:「小子,別羅嗦啦。對了,告訴你,千萬別仗勢欺人啊。」

韓晉和趙治在一邊有點不知如何是好,魏源清因為受傷已經先傳送走了,他們都想留下,又不知道如何開口。

李強有點感慨,來黑獄第一個認識的就是韓晉。他上前握住韓晉的手,說道:「韓大哥,回去後,你還開鏢局嗎?我想托一票鏢給你,肯接嗎?」韓晉還是習慣地說道:「木子兄弟,有什麼事情盡管吩咐,我就是豁出命去也會完成。」

李強笑道:「沒有這麼嚴重,我想讓你們兩個去一趟大漢國,護送鴻弟回家。」

喬羽鴻一直跟在李強身後,聞言又忍不住落淚。她沒有辦法讓自己留下,聽到李強的話,終於嗚咽出聲。花媚娘這才發現她竟是一個小姑娘,上前摟住她溫言問道:「是不是他欺負你啦,告訴姐姐,姐姐給你做主。」

梅晶晶更是驚訝,怎麼會有一個小姑娘呢?她和李強是什麼關系?

上篇:第十章     下篇:第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