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喬羽鴻哭著搖頭,哽咽得說不出話來,一副惹人憐愛的樣子。梅晶晶也忍不住上前安慰她。這群人中,只有韓晉早就知道她是一個小姑娘,他是一個老於世故的人,非常清楚喬羽鴻的心思。他暗自歎息,看著李強手足無措的窘態,便將事情的經過告訴花媚娘等人。

花媚娘馬上就明白是怎麼回事,聯想到自己對傅山也是這樣,心中憐意大起。她是專門喜歡逆天行事的人,笑道:「姐姐看有的人收徒推三阻四的,姐姐就不一樣了,小姑娘,願意作我的徒弟嗎?」

喬羽鴻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不加思索地跪了下來,抽泣道:「願意……鴻兒……願意,師尊在上,受……」花媚娘一把摟起她,笑道:「以後不要叫我師尊,叫姐姐就行了,咯咯……」

李強心里很清楚發生的一切,只不過他一直在裝糊塗而已。在家鄉發生的變故,女友的背叛和欺騙,使他不得不放棄了所擁有的一切,隨著傅山走上了修真之路,他對很多事情都看得淡了,尤其在感情上,變得更加的保守。他裝傻的本事真不小,哈哈笑道:「恭喜鴻弟,哦,不對,應該叫鴻妹了。花大姐可是非常厲害的……人送綽號……那個叫什麼來著?」

侯霹淨又忍不住了,大叫道:「叫小妖女……哈哈……」花媚娘舉著粉白的拳頭示威道:「要死了,又來嘲笑……噢,臭小子,就是你先胡說的……」

李強一臉無辜道:「小弟是在誇獎大姐啊,沒胡說……沒胡說……呵呵……」這麼一打岔,大家都輕松下來。

喬羽鴻很聰明,走到梅晶晶身邊行禮,又姐姐長姐姐短的叫她,三個女人立即熱乎起來。梅晶晶被她幾句姐姐叫得心花怒放,長這麼大還沒有誰恭恭敬敬的叫自己姐姐的,她非常開心的過起作姐姐的癮來。

傅山走了過來道:「現在開始傳送邦奇甯國的人。納納敦,這群人里有別的地方的種族,你負責安置他們,用什麼辦法由你去想,但是一定要解決好,明白嗎?」

納納敦用一只手指點在自己的眉心,認真地說道:「我以綠族的大神坎波兒的名義起誓,一定辦到!」傅山點頭道:「只要認真辦就行了,不用向坎波兒起誓了,免得下次見到坎波兒說我逼他的後輩起誓。」

納納敦被傅山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嚇得腿直打顫,深深低下頭,聽語氣這個傅山和大神坎波兒最起碼是朋友。他也不敢多說話,轉身便去找坦歌,讓他趕快回來歸還儲物袋。如果以後傅山對大神說你們族人把我的東西拿走了不還,這個恥辱可就不是一個袋子可以抵償的了。

這次傳送絕對是大手筆,花了無數的晶石,也只有重玄派才有這種實力。所有剩下的人都被傳送到了邦奇甯國的一座大城市的邊上,韓晉和趙治趁亂也跟了過去,等到李強發現,他們兩個死皮賴臉的堅決不走,學納善一樣耍賴。李強對朋友向來心軟,只好同意了。

看著人群漸漸散去,傅山問道:「老弟啊,和我們回封緣星吧,你這些徒弟朋友也一起去。侯兄弟也去吧,我那里可有‘天莖露仙酒’,送給你嘗嘗,不過這種酒喝過,其他的酒你就不會再喝啦。」

侯霹淨聽得眼睛一亮,快活的道:「哎,這種酒我聽說過,可是從來沒有見過。真搞不懂你們哥倆,都不會喝酒卻都藏著好酒,偏偏老子這種酒鬼什麼酒也沒有。」

李強笑著遞上一瓶「酒鬼」酒,侯霹淨歎道:「還是老子的兄弟好,知道老子一談酒就會流口水。」喝了一口,忍不住大聲喝采。李強、趙豪和梅晶晶都想起了和他初次見面時的情景,臉上都露出了微笑。

傅山淡淡的說道:「如果你喝過我的仙酒,這種酒你看都不會看一眼。」

侯霹淨笑道:「老子知道,崇碧的藏品神仙也難求啊。嘿嘿,不過,你的酒老子不敢喝啊。」花媚娘奇怪的問道:「為什麼?你還怕傅大哥害你。」侯霹淨大笑道:「哈哈,小妖女,別盡瞎說,你傅大哥要是這種人,你還會喜歡他嗎?啊……老子什麼也沒有說……老子是說……喝過他的酒,以後到哪里才能找到想喝的酒呢?」

花媚娘被他當著傅山的面揭了老底,出奇的沒有發脾氣,只是說:「哼,不理你了,我們到那邊去。」拉著梅晶晶和喬羽鴻走開了。

其實她心里在暗暗感激侯霹淨。她喜歡傅山卻又不敢表達,只好不停地跟他搗亂搞破壞,千方百計想讓傅山記住她。最後傅山是記住她了,但是一點好感都沒有,她就更加的破壞搗亂,自己都快要沒有了信心,今天借了侯霹淨的口總算說出了心里話。

傅山微微一愣,沒有說話。

李強苦笑道:「傅大哥,我暫時還要待在這里,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傅山奇怪的問道:「什麼事情,能告訴大哥嗎?」李強點頭道:「我需要海瑪瑙,好像只有這里的冤魂海里有出產,傅大哥你知道這個東西嗎?」傅山低頭沉思,半晌,說道:「這個東西我似乎聽說過,有什麼用途卻不清楚,是誰要?」

李強遞給他一顆寂滅丹,道:「給我這個靈丹的人要,這是小弟轉送給大哥的。」

連傅山這麼沉穩的人也忍不住大吃一驚,聲音都有點抖了:「不可能的……這是……寂……滅……丹。」他幾乎是一字一頓地說的。拿過寂滅丹仔細看了看,傅山使勁鎮定下來,緩緩道:「能給你寂滅丹的人,一定是一位前輩高人,你真的送給我嗎?」

以李強現在的修為,是無法理解寂滅丹所含的意義的,它對即將跨越渡劫期的高手來說,是比什麼都重要的東西了。李強有些生氣的說:「不給傅大哥,我還能給誰?能為大哥做點事……」傅山握住李強的手打斷他的話頭,道:「兄弟,大哥不是那個意思。我收下,這是老弟的心意,我明白的。」

傅山就勢探出真元力查看李強體內的變化,李強覺得渾身大震。傅山突然說道:「好厲害,好厲害!是什麼東西這麼強?喂,侯兄弟,你過來看看。」侯霹淨喝了一口酒,晃著就過來了,嘴里嘟囔道:「好不容易可以品口好酒,又叫老子干嘛?」

「你來看看老弟的體內有什麼,好厲害,以我的功力竟然被彈開。」傅山滿臉的驚訝。聽他這麼一說,侯霹淨也感興趣了,傅山是什麼水平他十分清楚,連他都感到驚奇可想而知一定有古怪。

兩人來回用真元力試探李強,搞得李強一會痛一會麻,不由得大叫道:「兩位老人家,別玩了!到底怎麼樣啦,小弟要給搞死啦。」

傅山問道:「你的元嬰里究竟是什麼東西這麼強,那可不是紫炎心啊。」

李強伸出一根手指,從指尖里冒出細細的一縷天火。傅山是制器大宗師了,只看了一眼就知道這是炫疾天火。他使勁拍拍腦門,驚歎道:「老弟,我不知道你在哪里收到炫疾天火的,這太不可思議了。我修真了這麼多年,第一次看到居然能把天火收進體內。嗯,不會是紫炎心起的作用吧,有可能……還是不對,你元嬰里應該還有一樣東西。」

李強心里對傅山佩服之極,因為太皓梭和元嬰結合,已經退不出體外,只好說道:「是的,元嬰里還有太皓梭。」傅山和侯霹淨都是見聞廣博,而這個小兄弟簡直就是語不驚人誓不休,兩人駭然地互相望望,同時歎氣。

傅山在地上轉了兩個圈,喃喃道:「太皓梭,太皓梭……這是他媽的仙器,我說怎麼會這麼厲害,媽的……我……我……」他聲音越來越大。平時總是溫文爾雅的傅山竟然會破口大罵,所有的人都呆住了。侯霹淨勸道:「崇碧,別急,也許還有解決辦法。」

傅山停住口,他又不甘心的再一次用真元力試探,良久,突然問道:「侯兄弟,你傳他功法了嗎?」

侯霹淨齜牙咧嘴的說道:「這個……沒……不算傳吧,他自己悟的。」傅山看他那個樣子,忍不住道:「啊,你給他玉瞳簡啦?」侯霹淨點點頭。傅山微微松了口氣,欣慰的說道:「承侯兄弟看得起,傳給老弟功法,傅山謝了。」

侯霹淨喝了口酒,笑著搖頭道:「這有什麼好謝的,是老子和他投緣罷了。」他不以為然的說道。傅山說道:「幸虧老弟學了元始門的功法,元始門的元嬰小宇宙非同凡響,不然,我也沒有辦法救他了。」

李強看傅山如此著急,勸道:「傅大哥,你別急啦,聽天由命吧。」傅山沒好氣地罵道:「你這小子,膽子賊大,什麼東西都敢往元嬰里煉。那是你的本命元嬰,出了問題可就難辦了。還好你先煉了元始門的功法,還有的補救。」

李強疑惑道:「太皓梭不是仙器嗎?這個東西不好嗎?」

傅山苦笑道:「好,實在是太好了。太皓梭……就是我也沒有這麼好的仙器。老弟啊,這件法寶的威力……唉,你拿什麼力量去控制它?給你這件法寶的高人難道他沒有說,要真正使用太皓梭就必須神器合一嗎?」

李強仔細想了想,道:「嗯,似乎說過的,我也沒太明白。」這次連侯霹淨都要跳起來了,說道:「小兄弟,老子不得不佩服你,絕對的傻大膽啊。你不要命啦,沒搞清楚你就敢用啊!」李強委屈的說道:「我也沒有想要用到太皓梭,是它自己動了。」

傅山只好給他解釋為什麼會這樣。以李強現在的功力,是完全沒有可能去駕馭太皓梭的,李強在無意中動用了太皓梭的力量,自己本源的力量幾乎被它吸光。修真者是靠修煉來加強自身本源的力量的,像紫炎心這種法寶,就可以給修煉者提供極大的助力,而元始門的修煉方式,則是最好的增長本源力量的方法。

傅山的心情終於放松了,笑道:「你運氣算好啦,有元始門的功法可練,不過,你以後可就是一個刺蝟了,誰打你誰倒黴……侯兄弟,看來我們倆要合力掐斷太皓梭的吸力,我一個人的功力還不足以斷開它,太皓梭實在是太強了。」

只能用兩個字來形容李強,那就是:幸運。如果不是傅山和侯霹淨兩大宗師級的高手同時出手,要不了多久,太皓梭就能強行將李強的元嬰吸進梭體里,真正變成一個有靈魂的仙器,那時李強的原身也將灰飛煙滅了。

傅山和侯霹淨合力,將太皓梭封在李強的元嬰外,讓它吸不到李強元嬰的力量。傅山反複交代,千萬不要嘗試去操縱太皓梭,只有當本源力量大過太皓梭時,才可以試著修煉它,到那時就可以做到真正的神器合一了。

傅山道:「老弟,你還要修煉一陣才能恢複自己的本源力量,目前不宜妄動真元力,以免被反噬。嘿嘿,不過你也別怕,誰打你誰倒黴哦……太皓梭吸不到你的力量,它就會發散自己的力量,誰觸動它……以後你會明白的。」

李強知道自己沒有危險了,開心道:「傅大哥,老哥,你們是回天庭星還是封緣星,小弟找到海瑪瑙後就去找你們。」

傅山沉吟片刻道:「我也說不准,不過天庭星有一件大事……我的幾個兄弟在那里主持,這件事情對整個修真界影響太大,我想大概在天庭星的日子會多一點吧。哦,這個給你。」他遞給李強一只有手指長、由許多銀色的環一節一節連在一起、前段有尖鉤的古怪東西,又道:「套在無名指上,這是重玄派核心兄弟的標志,自己人一看就知道了。」

李強把玩著這個有點像指套的東西,它做的極其精美,猛一眼看去就像一只鷹頭。他小心地套進無名指,一連串輕輕的「哢嗒」聲,指環般的節一一自動扣上,銀光微閃,那東西就像長在了無名指上。李強活動了一下手指,銀光閃動間那東西就像活了一樣,有一種詭異的美。

「這個東西叫什麼?」李強好奇的問道。

侯霹淨搶著說道:「老子知道,你們重玄派就喜歡搞這些古怪的東西,它叫‘釋魂龍戒’吧。」傅山笑道:「怎麼,你羨慕啊?以你的身份修為開派立宗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只不過你太懶了吧。說得對,這個就是叫釋魂龍戒,每一個重玄派的核心兄弟都有,他們的門下看到就會把你當師尊看待的。」又提醒道:「你用一點真元力試著操縱它看。」

李強聞言試了試,果然,釋魂龍戒收縮成一枚正常大小的戒指,戒面是銀色的三角,看不出是什麼材料做的。又試了一下,釋魂龍戒又變成一道細細的黑線箍在指根處,不細看完全不會發現。李強笑道:「真有意思,謝謝傅大哥。哦,大哥,天庭星有什麼大事?是不是有關天神之怒的?」

傅山奇怪的看看李強,說道:「看不出老弟消息還蠻靈通的。天神之怒出世還有一段時間呢,現在主要是封緣星和潛傑星有一場大爭斗,可能會到巴達星去比試。不過目前雙方都在邀人,聽說他們有可能請到一位散仙,如果那樣就麻煩了。算了……這不是你能幫上忙的。侯兄弟,看在小兄弟的份上,你也該出頭了吧。」

侯霹淨笑道:「好啦,我和你去,反正我也要找百黃那個老東西算帳,算我一個啦。酒可要管夠,有小兄弟的那種酒就行了。」傅山喜出望外,他已經邀請侯霹淨幾次了,他一直不作正面回答,有這種高手加入己方的實力立即壯大許多。

「放心,我傅山別的不敢說,好酒有的是。嗯,我們也該走了。老弟,這塊玉瞳簡里有怎麼使用傳送陣的方法,坦邦星有一座大型的古傳送陣,在西大陸,玉瞳簡里有記載,找到海瑪瑙後,你就去那個傳送陣。小心些,近期不要妄動真元力啊。」傅山叮囑道。

李強心里有自己的想法,他剛才聽說潛傑星的人找到一位散仙幫忙,似乎傅大哥對這個散仙非常顧忌,他打算找到海瑪瑙後,先去找莫懷遠,請他去幫忙。李強也不急於告訴傅山,准備以後給他一個驚喜。

傅山帶來的那些高手已經先走了,傅山、侯霹淨、花媚娘、喬羽鴻和梅晶晶都向李強他們告別。梅晶晶原想留下來,但是傅山不同意,他答應梅游冰帶她回去的。梅晶晶不知道為什麼很怕傅山,可能是看到她祖爺爺都得給傅山跪下行禮,加上花媚娘在一旁勸說,她只好和他們一起走了。喬羽鴻已經下定決心,先學好本事,其他的事以後再說,所以她很聽話地說走就走了。

有納納敦做向導,李強一群人輕易地進了城。

這是邦奇甯國的一座大城市,李強覺得大開眼界,也許這里和晶石的關系太緊密了,城市里的房子形狀極其古怪,高高的樓房竟然由無數像晶石一樣的材料構成。還有讓李強不可思議的是,有些房子是浮在離地兩、三米的地方,看不到支撐物。

房子的顏色也是五花八門,但有一個特點是一樣的,都閃著淡淡的光。

路上的行人是各色種族都有,穿著也是稀奇古怪。納善幾乎是瞪著他那只獨眼進城的,他比李強還要吃驚,李強到底還見識過很多東西,他就不同了,天庭星原本就是落後的星球。他拉著趙豪道:「師兄,你看那個……」他說的是一個人,手上牽著一個一米長的怪獸。

那只怪獸看見納善指它,突然人立起來,頭部立即漲大,一嘴細密的牙齒顯露出來,發出一聲怪異的叫聲。

上篇:第十一章     下篇:第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