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納善嚇得手一縮,他沒有見過這樣的怪獸,本能的有點害怕。趙豪不由得笑了,說道:「師弟啊,你把它當成小狗就不覺得怕了,這可能是寵物。」牽著怪獸的那人呵斥一聲,那怪獸乖乖的趴在地上,嘴里發出咕嚕聲,看得納善直翻白眼。

納納敦說道:「老大,我們先去找住宿的地方,再商量下一步怎麼辦,好不好?」

李強笑道:「哎,納納敦你是地主,就由你們幾個安排。帕本,帶好賁,別走散了。」帕本急忙答應。賁比納善還要驚奇,他手里拿著晶源弓,進城後看得他頭昏眼花,都不知道看什麼好了,帕本拉著他兩人嘰嘰咕咕說個不停。

坦歌匆匆的從遠處跑來,來到納納敦身邊說道:「軍帥,我和坎坎奇都回不去了。我悄悄的跟大軍部的一個朋友聯系了,他讓我們兩個千萬不要去軍隊報到,大軍部已經把我們當成叛徒了。唉,怎麼也沒有想到會這樣。」

納納敦怒道:「他們怎麼可以這樣干,不行,我去大軍部和他們評理!」坦歌歎道:「軍帥,你已經被當作戰死的軍官了,回去怎麼解釋啊。」坎坎奇陰沈著臉,突然說道:「叛徒我是不當的,不過,我也不會再回去了。老大,我就跟著你了,反正我也無家可歸。坦歌,我們一起和老大走吧。」

李強冷靜的說道:「坎坎奇你們幾個先和我們在一起,這件事情還有解決的餘地。我有些想法,等到安定下來,大家再商量。」坎坎奇是很信服李強的,說道:「好,我聽老大的。」

「這里有一家非常著名的地下住宿場,老大是不是去那里休息?」坦歌問道。

李強幾乎不加思索的叫道:「不……不……不去,我討厭住地下。你們還沒有住夠啊,最好住高一點,心里才舒服!」在黑獄李強就發誓,如果有可能就決不進洞,真是給黑獄搞怕了。他心想:老子再到地下去,就成了名副其實的地老鼠啦。

坦歌看到大家凶狠的目光,知道說錯話了,忙打岔道:「啊喲,我想起來了,這里有家吃店,就在那邊,淡紅色的房子。嗯,我記得有一種應該叫湯還是叫羹的,不知道怎麼說這個詞,很好吃哦,大家要不要嘗嘗去。」他一副討好的笑。

納善還想繃著臉,被他一句很好吃,逗得滿口口水都要流出來了,他裂開嘴哇哇叫道:「老大……呃……師尊,去吃點吧,小納肚子餓了。」坎坎奇猛的聽到那句「小納」,忍不住笑得打跌,說道:「小納……哈哈……哈哈哈……你,算了……笑死我算了。」

大家沒有被納善逗笑,倒是看著坎坎奇笑得鼻涕眼淚的,一個個都被他惹得大笑起來。納善無辜地說道:「你們為什麼笑啊,告訴我讓我也笑笑。」坎坎奇捂著肚子,手指著納善卻說不出話來。

李強心里一陣悲哀,他知道這是大家借機發泄滿腔的怨恨和不滿,強自笑道:「好,我們去大吃一頓,來慶祝大家再獲新生!」納善首先附和大叫一聲:「好啊!」一馬當先地沖了過去。大家嘻嘻哈哈向紅房子奔去。

因為不是吃飯的時間,整個廳堂空空蕩蕩的。坦歌叫來侍者,那個侍者看這群人一個個都是面目猙獰的,額頭上大都有一塊紅色印記,也不知道他們是干什麼的,小心地回答著坦歌的問話,不敢有絲毫怠慢。

正忙亂間,一群人從外面進來,那是一群和李強一樣的黃種人,他們看見李強這夥人都有點吃驚。坦邦大陸上黃種人極少,西大陸才是黃種人的主要集聚區。

帕本悄悄告訴李強,他們似乎是從西大陸來的人,不像是商旅,有點像使團。

那群人大約有二十幾個,其中,有十五六個武士打扮,穿著的鎧甲非常奇特,從頭連至背部的黑色纏枝花紋,胸部是亮閃深藍波紋,裸露出極其粗壯的雙臂,手腕上的護手延伸至肘,黑色的大氅襯托出高大的身材。每人肩頭都露出長長的刀把,顯得非常的驃悍威猛。

為首的四人似乎是他們的隊長,穿著的鎧甲樣式和那些武士一樣,不同的是顏色,都是豔紅色,就像火一樣的耀眼。兩群人都沒有說話,彼此冷冷的看著。李強沒有動,穩穩的坐著,他知道他們的主人還沒有來。

趙豪、韓晉、納善和趙治立在他們面前。趙豪的氣勢更加的不同,他的修為比以前有了極大的進步,只是站立不動,就讓對峙相看的武士感到有點吃不消,都有了想拔出武器的沖動。

李強神情一動,他察覺有高手進來了。果然,門外走進一個瘦弱的中年人,說道:「你們怎麼搞的?還沒有查看……嗯……他們是誰?」領頭穿紅甲的漢子恭敬的輕聲說道:「總管大人,不知道他們是西大陸哪個國家的,似乎都是高手,小人這就去問問。」

中年人注意到趙豪,心里微微一怔,知道這個人和自己的功力差不多,絕對是高手,神色頓時有點緊張,態度卻立即放和緩了許多,道:「有禮了,請問你們是西大陸哪個國家的使團,兄弟先介紹一下,我們是拉都國的使團。」

趙豪還是江湖上的老習慣,抱拳行禮道:「久仰,久仰。」李強在桌子後「噗哧」笑了,道:「你久仰什麼啊。」站起身來,說道:「我們只是在這里吃飯而已,也不是西大陸的人,沒什麼事吧。」那個總管這才發現李強是他們的首領。趙豪臉一紅道:「師尊。」

那些武士們震驚了,這個青年竟然是他的師尊。總管剛要再說話,門外又進來兩個姑娘,其中一個說道:「阿吉大叔,小姐問你們是怎麼啦,還不出來。」總管苦笑道:「有人啊,還沒問清楚呢。」

清脆的腳步聲從門外響起,從門外進來三女一男,所有的武士都單腿跪下,齊聲道:「恭迎主人!」阿吉總管緊張地盯著李強他們,生怕他們會有什麼舉動。

是使團的女主人到了。李強好奇極了,他目不轉睛地看著她到底是什麼樣的。只見她年紀大約有二十來歲,白白的膚色,眼睛靈動有神,滿頭烏發被一只藍色的晶冠束住,穿一條飄逸的鵝黃色的長裙,神情淡雅。只聽她說道:「都是來吃飯的,我們也別干擾了人家。」聲音委婉動聽。

站在她身邊的是一個青衣蒙面人,默默地緊跟著,看來是一個高手護衛。

阿吉總管對她道:「屬下覺得還是小心些好,聽說番國的高手已經到了,要是……」她微微笑著,溫和的說道:「難道這樣我們就什麼也不干了嗎?」阿吉總管不敢再說,退到一邊。

李強也招呼自己人坐下吃飯,他心里在盤算是不是和他們套套近乎,他們是西大陸過來的,對海瑪瑙也許了解,這個姑娘看樣子蠻好說話的。

坦歌介紹道:「這是碧綠脆,很好吃的。嗯,這個甜齒根,極甜哦,小心嗆到嗓子。」納善苦著臉道:「不好吃,不好吃,沒有我們家鄉的菜好吃。這里有沒有紅燒大肉啊,最好是大面餅夾肉,沾醬。唉,好久沒有吃到了,真是想啊。」

眼看著要吃完了,李強暗暗著急,找不到機會和那群人交談。

幾個侍者抬著一個大盤子,盤子上蓋著蓋子,小心地放在桌子上,對坦歌嘰嘰咕咕說了些什麼,然後退了下去。

坦歌笑道:「這是這里最有名的一道名菜,名字叫‘吧唧’,我也不知道怎麼翻譯。」

納善大喜道:「這麼一大盤,一定很過癮,我老納先來。」打開蓋子,只見盤子里全是手指粗、巴掌長、淡青色、會蠕動的蟲子。納善一聲慘嚎,蹦起多高。那群武士「嘩」地站起,都抽出長刀看了過來。

坦歌、納納敦和坎坎奇還有賁,全是垂涎三尺的樣子。坎坎奇拿起一條放進嘴里,只聽「吧唧」一聲響,他滿臉的陶醉,說道:「酥脆綿軟,極品好蟲!」納善一陣干嘔,說道:「老大……我要掐死坦歌這個壞東西……嘔……」

李強看見侍者也抬了同樣的大盤子送到使團那桌,心想,難道他們也敢吃這種蟲子嗎?

李強現在的膽子算是很大了,但是聽著一片「吧唧」聲也不好過。納善、韓晉和趙治早已經忍受不住,沖到屋外去了。只有趙豪還咬牙堅持著,如果李強不出去,他是不會走的。

賁和帕本似乎也非常的喜歡,賁一次抓上好幾條扔進嘴里,吃的非常香甜。李強看著使團的那個盤子,誰知揭開蓋子,竟然飄過一陣焦香味,讓人胃口大開。李強好奇地問坦歌:「咦,他們吃的是熟的啊。」

坦歌眼看著盤子里只剩下幾條蟲了,大家同時伸手,他搶了最後的兩條,握在手里,這才笑道:「老大,西大陸的人喜歡烤著吃,我們都喜歡生吃,別搶……」坎坎奇看他說話,把他手上的蟲子搶了下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扔進嘴里。坦歌一把抓空,就聽坎坎奇嘴里「吧唧」「吧唧」兩響,罵道:「那麼多還不夠你吃的,你……」一連串李強聽不懂的話哇啦哇啦響起。

坎坎奇滿不在乎的聽著,一臉幸福舒坦的樣子,讓坦歌懊喪不已。

坦歌突然想起一件事,悄悄地問李強道:「老大,糟糕了……」

李強笑道:「怎麼,還想再來一盤?」坦歌苦笑道:「不是的,我沒有錢啊,等會兒怎麼付帳,剛才盡想著吃了,老大,怎麼辦?」趙豪在邊上聽到,伸手從懷里掏出一錠黃金,道:「這個應該夠了吧。」

坦歌拿起黃金看看,搖頭道:「這是什麼東西,我們這里不能用它付帳。」趙豪也懵了,還第一次聽有人說黃金是什麼東西,搞得他也無話可說。

李強嚇了一跳,沒有錢可不是要吃白食了,這可不是他的習慣,忙問道:「這里的錢是什麼樣子的?坦歌,這里晶石值錢嗎?用晶石換可不可以?」坦歌道:「也許可以,不過誰有晶石?一般的不行,要品級好的。」

李強信手取出一塊黃沉石,這在修真界也算是上品仙石了。坦歌還沒有見過這種上品晶石,拿起來左看右看,疑道:「這是什麼晶石,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不知道能不能換錢?」趙豪接過來看看,他也沒看過。一圈轉下來,大家都不認識這種晶石,李強犯難了。

李強苦笑道:「低等級的晶石在黑獄都做了武器了,我這里全是上品晶石,你們怎麼會沒有看過這種晶石呢?」他突然想到一個人,大叫道:「納善……納善……快進來!」一沒留神他大喊了起來。

那幫武士非常忠於職守,聽到李強的大喊聲,「嘩」地再次起立,操刀戒備。納善一頭沖了進來,看到武士緊張的樣子,也大叫起來:「老大,是不是要打架,帶我一個。」韓晉和趙治一左一右緊跟著掠了進來。

使團的武士在四個紅甲隊長的指揮下,立即排出一個防禦陣,緊緊的護衛著他們的女主人。李強覺得他們也太過小心了,笑罵道:「納善,誰要你打架,我叫你有事情。」納善失望的「哦」了一聲,走了過來。他是剛學了三腳貓的功夫,成天豎著個拳頭,一副惹是生非的模樣,總想耍耍威風,讓別人知道我納善也不是好惹的。

納善捂著禿頭問道:「老大,什麼事啊?」趙豪忍不住問道:「師弟,你捂著頭干嘛?」坎坎奇笑道:「他怕老大打……」大家哄堂大笑。

「老大,你看老坎欺負我,你要給我做主啊……」看他一副委屈受氣的樣子,大家笑得更厲害了。他們這一桌子的人熱鬧喧嘩,相比之下,使團那桌就顯得安靜沉悶了許多。那個女主人似乎很注意李強他們,經常會轉眼看過來。

李強手一伸,道:「晶石拿出來!」納善幾乎是條件反射般向後一跳,信口道:「什麼晶石啊,我沒有……」猛然,他臉紅了起來,從懷里掏出一個皮袋,打開緊扣的袋口,將里面的晶石全部倒在桌子上,微帶歉意的說道:「唉,黑獄待得長了,對晶石太敏感,呵呵,呵呵……」

這次大家都沒笑他,黑獄里為爭一塊好的晶石,通常要死傷好幾個人,納善這種反應大家都能理解。李強看看桌子上十幾塊晶石,心里很感動,知道納善是真正的信任他,可能納善所有的晶石都在這里了。他問坦歌道:「這里面有可以換錢的晶石嗎?」

坦歌驚歎道:「老納啊,真不知道你還藏了這麼多寶貝呢,哈哈,應該可以換不少錢了。」納善大方的說:「你是軍需官,就給你保管吧。」納納敦只說了一句話:「老納不簡單啊。」他知道納善在做黑獄老大時,曾經為了搶晶石殺過不少人,現在竟然毫不吝惜的全送了出來,實在是讓他刮目相看。

坦歌招來侍者,拿出一塊晶石和他說著什麼,只見那個侍者不停地搖頭。帕本翻譯給李強,原來侍者不同意用晶石換。只聽他們越說聲音越響,坦歌的樣子明顯的有點惱羞成怒,一把揪住那個侍者的衣領,大聲吼叫起來。

使團的女主人悄悄和阿吉總管說了幾句話,阿吉總管點點頭,走了過來,拉住侍者,遞給他一塊和玉瞳簡相似的東西,說了一句什麼,那個侍者點頭行禮退了下去。坦歌臉紅耳赤的站著,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看李強。

阿吉總管微微一禮,一句話也沒說,轉身回去了。李強知道這個阿吉已經付掉了帳單。他們這群人心里都很不爽,不過人家是好意也無法拒絕。李強暗歎,站起身來對著使團的方向,也是微微一禮,那個小姐點頭示意回禮,兩人就像在打啞謎。

李強道:「我們走吧。」

來到門外,李強問道:「坦歌,哪里可以用晶石換錢,帶我去。」那個小姐讓李強吃了個癟,穩穩的占了上風。李強還從來沒有在這上面吃過虧,出得門來忍不住有點惱怒,忙不迭要先解決經濟問題。又道:「納納敦,你們幾個在這里有熟人嗎,我想打聽一下這個拉都國使團究竟是干什麼的,還有那個什麼番國的是什麼東西。」

帕本突然插話道:「到哪里換錢我知道……」李強恍然大悟,帕本原來是商人啊,自己老是把他當成翻譯用,笑道:「好,帕本你帶我們去。納納敦和坎坎奇兩人去探聽消息,約好見面的地點。其他人跟著帕本去解決錢的大問題。」

帕本和坦歌商量了一下,領著眾人拐進一條小街巷。

原來,在邦奇甯國晶石的交易必須要到國家設立的商行,如果私下交易,被發現了,不但晶石要被沒收,還要罰一大筆款。但是商行收購價格極低,因此在各個城市都有黑市,這是一個暴利的行當,同樣有暴利的是武器護具,還有西大陸的奇珍異寶。

帕本提醒眾人道:「等一會兒,到了地下交易場所,大家要小心,那是一個三不管地帶,動不動就會殺人的,我們別惹事啊。」他膽子小,雖然曾經吃了一粒李強煉制的靈丹,身體已經非常的強健,但是膽小怕事的性格已經根深蒂固了。

走進一個不起眼的小房子,帕本擺了三個手勢,飛快的說了三句話,小房間對著門的牆悄無聲息的滑了開來。牆後一道紅色光幕,李強一看就知道是防禦牆,里面有人問話,帕本小心的回答著。不一會,光幕突地消失,露出十幾個全副武裝的大漢,手上拿著刺脊槍對著他們。

一個綠族的人走了出來,坦歌微微一愣,上前激動地抱住他,又叫又跳的顯得非常高興,兩個人哇啦哇啦說個不停,坦歌不斷的流著眼淚。那些大漢全都垂下刺脊槍,退了下去。

坦歌拉著那人來到李強面前,說道:「老大,他是我哥哥坦達,我終於見到親人了。哥哥,這是我的救命恩人李強。」

坦達上前行觸額禮,感謝道:「您是西大陸的人?您好,坦歌是我惟一的親人了,大恩不言謝,有什麼事情坦達一定盡力。」

上篇:第十二章     下篇:第一章 藍清會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