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二章 重建家園  
   
第二章 重建家園

坦達看到李強眼里流露出冰冷的意味,竟忍不住打了一個寒噤。他是非常機敏深沉的人,立即爽快地說道:「好,我盡力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複,另外……」他的聲音低沉了下來:「希望能多照應點我的兄弟,這個兄弟是我從小一手帶大……如果可能的話,讓他早點回來。」

坦達實際上已經放心讓坦歌跟著李強了,只是嘴里還忍不住反複叮囑。坦歌道:「哥哥,放心吧!小弟一定還會回來的,那時我們兩兄弟一起干。」

李強點點頭,走到帕本面前道:「帕本……」

帕本突然爬到李強腳下嗚咽道:「老大!木子老大啊……你教教帕本吧,我想……學殺人的本領,我知道……老大不想收徒,你就指點一下……我要親手殺了那個畜生……」

他被步基共刺激得就像變了一個人。他一直是一個膽小怕事的商人,只想平平安安賺點錢財,好好地守著家,讓妻兒過得安逸些,現在全給步基共毀了,他的世界徹底地垮了。

李強知道現在若不給他點希望,帕本就徹底完了,於是說道:「好,帕本,我讓趙豪先教你。不過,你要想親自報仇的話,可要下點苦功才行,我看步基共似乎也學過一點本事的。」

帕本癱在地上不停地點頭,渾身顫抖得厲害。李強喝道:「起來!男子漢大丈夫要有點志氣,別他媽的哭哭啼啼的,有什麼大不了的?帕本……一切重新再來過!」他在話音里稍稍用了一小點真元力。

帕本耳朵里就像被爆了一個霹靂,他突地從地上跳了起來,紅著眼睛,脖子上青筋亂暴,吼道:「我一定要親手殺了他。」納善大笑道:「哈哈,帕本,這就對了,老納和你一起學。哎,師兄,你也要教教我啊。」

帕本走到趙豪面前恭恭敬敬叩首,站起身紅著雙眼道:「不管什麼樣的苦累,帕本都能忍受!」趙豪微微點頭,伸手捏住帕本的脖頸,運出一絲真元力探察他的體質,心里頓時驚訝萬分,帕本的體質居然好得出奇。

李強說道:「趙豪,不用查看了,他們幾個,包括坦歌和坎坎奇他們,身體都被增強了,完全可以學功夫,甚至都可以修真了。」

趙豪百思不得其解,問道:「師尊,弟子不解,這是用什麼東西來增強體質的,這種體質用來練功事半功倍啊。」李強遞給他一顆小培元丹,道:「就是這種靈丹,我叫它小培元丹,效果不錯,不過,你吃了沒有多大用處,送給你留贈有緣吧。」

坦歌紅著臉道:「老大,能不能也給我一顆……」李強恍然,也遞給他一顆道:「坦歌還是想到自己的哥哥啦,這顆就送給他吧。」坦歌喜出望外,他深有體會,知道這個靈丹有多麼的靈驗,拿在手上急忙跑到坦達身邊,兩人嘰嘰咕咕說了起來。

坦達走過來道謝,拿出兩塊信用卡大小的東西,說道:「這一個是記錄有關阪壽商行的情報,這一個是付錢用的,里面有一萬六千個數,你們先用著,不夠的話讓坦歌和我聯系。另外,大拍賣會很快要開了,你那塊晶石完全有資格進入奇珍類,坦歌知道如何參加。」

李強對這里的錢毫無概念,問道:「一萬六千個數?坦達,這個錢是什麼概念啊,講給我聽聽,嘿嘿,我沒有用過……」

坦達忍不住笑著調侃道:「不愧為老大,不用拿錢。嗯,一個數是最小,數越大,代表你錢越多,就是這個意思。」李強理解了,又道:「如果沒有這個卡怎麼辦?有其他東西代替嗎?」

坦達拿出四種顏色的長方塊,大小就像普通的打火機,他解釋道:「白色的是一個數,綠色的是十個數,紅色的是一百個數,黑色的是一千個數。」李強頓時覺得自己這一群人真是窮光蛋。

他取出五把黑獄槍和惟一的一把晶源弓,問道:「這些武器可以賣錢嗎?」他也是賭一口氣,先前在吃店被一個姑娘擺了一道,讓他很覺得難堪。由於太皓梭的力量李強已經借用不到,而自己的力量必須得重新修煉,導致他的修真水平下降,所以世俗的想法也漸漸恢複,只是他自己並不太清楚。

坦達接過這些武器,他不知道這就是以後將名揚坦邦大陸的黑獄槍,但對於武器坦達卻有獨到的見解,他可是武器方面的大行家了,只看了一眼,就驚訝道:「咦,這種刺脊槍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形制奇特,線條流暢。嗯,你們請稍等,我去試試槍。」

韓晉、趙治兩人和趙豪聊了起來,他們都是從天庭星來的,而且是一個國家的人,說起話來不由得親切三分。敘談之中,韓晉吃驚地發現他早就聽說過趙豪的大名:「狂刀趙豪,晚輩早聞大名了,聽說您老是都城第一銀樓的大當家,一直無緣見面啊,沒有想到會在這里認識。」言下感慨不已。

趙豪笑道:「渭源鏢局的總鏢頭可是我的好朋友,只是他歸隱以後我就沒再去過鏢局了,我那時也算退下來潛修了,很少外出走動,直到遇見師尊。」

趙治羨慕地說道:「前輩真是很幸運,能拜老大為師,以後還要請前輩多照應些。」

真要算起來,韓晉和趙治確實是晚輩了,在天庭星他們只能算是二流身手,比起趙豪差遠了。趙豪在天庭星可是一流的好手,名氣也要大得多。趙豪笑道:「都是家鄉人,大家互相照應吧。你們很聰明,跟著我師尊,以後就好好的修真。」

坦達興沖沖地跑了回來:「你們還有多少這種刺脊槍,有多少我們要多少,出高價收購。精品,真是精品啊!那把弓簡直就是極品,不知道是哪位制器高手做的,比槍坊名家制造的都要好很多啊。呵呵,我太激動了。」

納善說道:「這是我們老大做的,是好槍吧?多少錢一把?」坦達嗚里哇啦怪叫起來,納善笑道:「別他娘的大驚小怪的,老大聽不懂的。嘿嘿,出個好價錢,下次我讓老大還賣給你們會行。」

坦達也笑了,說道:「普通的刺脊槍是一千個數,這種我們給二萬個數一把,那把弓五萬個數。這是我能做主的最大數了,你看行嗎?這槍和弓叫什麼?」

李強突然問坦歌道:「我們先前吃飯時,那一頓要花多少個數?」坦歌想想道:「三、五十個數吧。」李強松了一口氣,有這十幾萬數夠用一陣的了。他點頭道:「好,坦歌去領錢,以後就由你管帳了。嗯……這槍就叫黑獄槍吧,弓名叫晶源。」

坦達後來又補給李強他們不少錢,因為黑獄槍最後賣到十多萬數一把,那把晶源弓根本就沒有賣,被坦達悄悄的收藏了。

李強正准備告辭時,從房間中央的台子里突然傳出奇怪的尖嘯聲。坦達臉色大變,快步回到台子面前。坦歌也是滿臉的震驚。李強好奇地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坦歌長歎道:「要打仗了……唉,這是藍清會行總行發出的警訊聲。」

李強他們都不走了,等著坦達的消息。坦歌苦笑道:「坦邦大陸從此不得安甯了。」

一會兒,坦達收起了台子,來到李強身邊道:「你們出去以後,最近不要亂走動,最好找一個地方暫時居住下來,等局勢穩定下來再說,坦特國剛剛對邦奇甯國宣戰了。」

李強突然想起在回春谷那個綠族使者說過的話,問道:「是為了晶石礦?」

坦達點頭道:「不錯,就是為了晶石礦。咦,你怎麼會知道的?」李強道:「我以前見過你們綠族的一個使者,好像他叫卡本,他告訴我說,在你們兩國交界處發現了一座大型晶石礦,為了這個兩國關系好像很緊張,所以我猜是晶石礦引起的。」

坦歌和坦達兄弟倆,駭然的相互望望。坦歌結結巴巴道:「卡本……使者!神使卡本!那……那是……大神坎波兒的……使……使者。」他嚇壞了。

李強心里也感到煩惱,戰爭爆發整個形勢就亂了,海瑪瑙可怎麼辦?

李強等人離開藍清會行,來到城外的彙合點,納納敦和坎坎奇已經等在那里了。

納納敦道:「那些拉都國的人是來邦奇甯國進貢的使團,他們的女主人是拉都國的印女,名字叫露潤玉,地位很高。對外的身份更加驚人,似乎是什麼公主之類的,番國的情況不太清楚,來不及查了。」

李強這時對他們已經興趣索然了,點頭道:「很好,納納敦,我有些想法和大家商量,主要是對下一步如何走的問題。現在坦特國和邦奇甯國的戰爭給我們帶來很大的變數,為了避免卷入……」納納敦驚訝地打斷李強的話頭,道:「什麼?老大,坦特國和邦奇甯國開戰了?什麼時候的事情啊?」

「我們也是剛知道,目前還沒有打,不過已經宣戰了,局勢馬上就要緊張起來,所以我們要立即著手准備。」李強表情嚴肅地說道。

坎坎奇在邊上道:「糟了,那他們怎麼辦?喂……你們出來!」

足有七、八十人從不遠處一個長溝里爬了出來,領頭的居然是黑獄里的巴拉老大,他身後還跟著烏亞。來到李強面前,巴拉苦笑著說道:「老大……唉,這些人根本就不是這里的人,我也不忍心丟下他們……我……」他想說自己也找不到家鄉了,這里的一切都很陌生。

李強對烏亞印象很深,看到他忍不住露出了微笑,上前握住他的手道:「烏亞,你的家在哪里?」

烏亞自從和李強交過手,心里很是佩服他,語氣恭敬地說道:「烏亞也不知道,我的家鄉不是這樣的……記得被抓時……好像有白光閃動,後來就到黑獄了。」他實在是說不清楚,李強已經明白了,這群人既不是天庭星的也不是坦邦星的人,一定是從別的星球抓來作苦囚的。

納納敦道:「老大,你的大哥吩咐過要把他們安排好,所以我不敢不管,就帶他們過來了。」李強拍拍納納敦的肩膀道:「當然不能不管,大家曾經是難友嘛。」

李強問道:「坦歌,你們比較熟悉這里的情況,我打算先找地方住下來,一是探明情況,二是要解決自保問題。這些人暫時都回不了家鄉,如果跟著我們危險太大,我想,乾脆訓練他們成為武士,這樣我們的力量就大了,而且讓他們也有自保之力。」

納納敦首先贊同,納善興奮道:「對,我們厲害了,就不容易吃虧。哼,誰敢惹我們就是自找苦吃。」他是對打架最感興趣的人。

坦歌道:「我們必須離開兩國的交界處,到邦奇甯國的腹地去,要在離城市不太遠的地方駐紮。嗯……坎坎奇,你有什麼地方可以去?」

坎坎奇搖搖頭。李強說道:「冤魂海離這里遠嗎?最好靠近冤魂海近些。帕本,坦邦大陸到西大陸的渡海處在哪里?」帕本一直失魂落魄地跟著,聞言愣愣地說道:「渡海處在亡命角,現在是不能渡海的,要等恐懼風停下才行。」

「亡命角在哪里,坦歌你們知道嗎?我們盡量靠近那里駐紮。」

坦歌抓抓頭,說道:「到風喃市去,那里靠近海邊。我記得有一條峽谷,應該可以駐紮,不過,我們要自己修造房子了。」李強大喜道:「好,我們就去風喃市邊的峽谷。哦,那地方怎麼去?」

坎坎奇突然道:「我有辦法,我們飛過去。別忘了,我可是飛戰團的團帥,我去找一個朋友,他有飛板。老大,我去去就來,你們都等著。」

風喃市是一座大型商業城市,因為緊鄰著亡命角,所以是商人的聚集點,平時總是狂風不止,一旦風停了也就到渡海的日子。這里的城市建築基本上是半地下狀態,所有的路為了避風都建在地下,如果站在城市外面看,你不會相信這是一個人口達百萬的大商城。

一艘能裝載百人的小飛板,閃著防護紅光,滑過風喃市向遠處的山脈飛去。

大風吹得小飛板不停地晃動,小飛板幾乎已經是貼在地上飛。李強覺得坦邦星的科技在許多方面比地球要差,如此晃動的玩意兒,一般人還真受不了,許多人已經開始嘔吐了。李強說道:「坎坎奇,能不能穩一點。」

坎坎奇大聲說道:「老大,不行啊,風太大了。我們在防護里不覺得,外面可不得了啦,晶石消耗太大了。」坦歌也叫道:「大家再堅持一下,很快就進大峽口了。」

小飛板終於沖進一條大裂縫,這是一條彎彎曲曲的縫隙,陰沈沈的看不見有什麼植物,山石黝黑。飛板慢慢地拐了幾個彎,突然,眾人覺得眼前豁然開朗,一條寬闊的大峽口出現在眼前,讓李強覺得非常意外的是,峽谷里竟然有大片的綠色植物。帕本突然大叫起來:「啊……啊……」

納善急忙抱住他道:「帕本,帕本,你干什麼……」

帕本癡癡的看著,語帶嗚咽地說:「真像……像家鄉……西大陸也是綠色的,這里也是綠色的……我討厭坦邦大陸……」納善歎道:「我的家鄉也是綠的!」

小飛板停在一塊平坦的地上,李強走下來道:「坎坎奇、坦歌,還要麻煩你們去一趟風喃市,我需要建築材料、工具、食物和日用品。坎坎奇能不能和你的朋友商量一下,讓他和飛板都留下,這里進出沒有交通工具很不方便。」

坎坎奇走去和他的朋友商量。坦歌說道:「老大,我們要盡快參加大拍賣,戰爭一旦開始,物價立即就會飆升。我想現在的錢數要盡量的花光,多儲備一些物資,也許以後有錢也買不到了。」

李強十分欣賞坦歌的精明,笑道:「你是我們的後勤官,一切由你決定。你可要安排好這些人的供應,我很快就要開始讓他們訓練了,而且你也要參加,嘿嘿。」

「那是肯定的,我一定參加。」說完坦歌心里突然有種怪怪的感覺,那是一種似乎明知前面有危險,卻又停不下來的恐懼。他使勁搓搓臉,滿臉疑惑地轉身上了小飛板。

坎坎奇回來道:「老大,我的朋友不願意留在這里,不過,他可以把飛板租給我們,到了風喃市他就自己回去,我會把飛板開回來的,怎麼樣?」

李強把所有的人集中起來清點人數,發現一共有八十三個苦囚跟來,加上自己這幾個人,在峽谷里一共有九十三人。李強覺得自己的責任很重,這些失去故鄉、走投無路的人,以後的命運都和自己連在一起了,除非能幫他們找到出生的星球。

李強站在一塊石頭上,對大家說道:「從今天起,大家就要生活在這個大峽口中了,你們幸運地逃出了黑獄,但你們已經徹底失去了故鄉。如果大家相信我,我們就一起在這個世界里拼吧,你們願意嗎?」

李強在黑獄已經樹起了很高的威信,苦囚們心里是很服他的,都喊道:「老大,我們願意跟著你!」

「好,大家既然同意,那麼所有的人都必須接受訓練,我要讓你們成為勇猛的武士,成為堅強的團隊。等坦歌回來,我們將親手建起自己的新家。現在解散休息。」李強跳下石頭,叫上趙豪、納納敦、納善等人,開始查看這個新家園的環境。

這群苦囚的出現,讓李強不得不面對現實,為了不讓他們成為包袱,他只好設法訓練他們,使他們有自保之力。李強本身的修真水平一般,但是他知道的卻都是頂級的法門,他不是那種藏技自珍的人,他要去教人,可想而知,想不厲害都不行的。

納納敦笑道:「這條山脈的背面就是冤魂海,要不是山脈擋住颶風,坦邦大陸可能根本就不能居住。」他抬頭看峽谷上方,又道:「真高啊,沒有聽說誰能上去的,可能穿飛翼都不行,上面的風太大了,你們仔細聽聽。」

大家停下腳步,側耳細聽。李強和趙豪早就聽得很清楚了,那聲音猶如鬼哭狼嚎,聽得人毛骨悚然。納善罵道:「娘的,太難聽了。」

李強笑道:「過些日子上去看看,冤魂海到底是什麼樣子的還不知道呢。」

上篇:第一章 藍清會行     下篇:第三章 疾閃白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