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三章 疾閃白線  
   
第三章 疾閃白線

坦邦大陸的時間有些奇怪,李強自從黑獄里出來,仔細的測算了一下,發現白天有三十四小時左右,黑夜卻只有六到八個小時不等,問帕本這兒是怎麼算月份和年份的,結果他也是糊里糊塗,只好入鄉隨俗的亂算一氣了。

看看時間,李強估計坎坎奇他們應該回來了。他又看了看四周的景色,赭紅色的峭壁上不知道被什麼打磨的圓潤而不見棱角,峽谷最低處,有幾條長長的深溝,溝沿極其平滑,而且很深,大塊散落的岩石也是如此。李強笑道:「這地方以前一定是被水長期沖刷,才會這樣,不過這幾條深溝是怎麼形成的讓人想不透。」

趙豪摸著岩石的表面笑道:「真不知道要多少的歲月才能把它磨得如此光滑。」微微運真元力擊在岩石上,「哢」一聲輕響,那塊巨大的岩石裂開一條縫,趙豪驚疑道:「好結實啊,竟然沒有碎。」

納善怪叫道:「師哥,太誇張了吧,你老人家只是輕輕一掌,石頭就裂開了,比鐵錘還狠,還不滿意啊。」李強笑道:「納善,別羨慕了,只要你能認真訓練,也會像他一樣厲害的。哦,趙豪,你覺得在哪里蓋房子比較好?」

納善恨不得立即有趙豪的本事,心想,老子如果能一拳轟塌一間房子,那多威風啊,誰敢不甩我。想到心癢處他忍不住「嘿嘿」笑出聲來。

納納敦站在一塊大岩石上,四下里張望,指著不遠處一塊平滑的岩石地說:「我看那里就比較好,地勢比較高,也很平坦,正好作為營地。」趙豪跳到他身邊看了過去,點頭道:「是不錯,我贊成納納敦的意見,師尊你看怎麼樣?」

李強卻看著遠處的植物發呆,納善好奇地問道:「師尊……老大!有什麼古怪嗎?」

「這里的植物好奇怪啊,你們仔細看,全是貼著地平著長,為什麼不向上生長呢?難道是……」李強快步走向遠處的植物群,納善等人好奇地跟著。

那些植物就像是藤蔓,細細長長爬附在岩石地上,密密的就像一張巨大的綠色地毯,沒有葉子。李強若有所思地伸手去拽,一拽之下,竟然沒有拉斷,他奇道:「這麼牢固。」又用力一拉,只聽「蹦」地一聲悶響。李強心里非常吃驚,這麼大的力道,就是鋼絲也該拉斷了,而它只是被從岩石上拉了開來。

趙豪拉住一根運功一繃,那根有小指粗的莖慢慢伸長開了,最終抵不過趙豪的神力,發出一聲刺耳的斷裂聲。趙豪搖搖頭道:「讓人不敢相信,竟有這麼堅韌的藤莖,一般的鞭子也沒有這樣牢固,真是大開眼界啊。」

納善在一邊使出吃奶的勁也沒有拉斷一根,喪氣地說道:「他娘的,還是頭一回看見,也太結實了吧,這里又沒有怪物吃你,長這麼韌性干嘛。」

李強心里一動,是啊,長這麼結實一定有原因的,那會是什麼呢?

趙豪手指著峽谷口笑道:「他們回來了。嗯,是兩艘飛板。」峽谷里的眾人歡呼了起來,有些人急著准備開始搬運貨物,還有的人已經清空了場地。

飛板一停下,大家立即圍攏上去。坎坎奇和坦歌向李強他們跑了過來。

他們兩人不但買回所有的建築材料,還弄到很多的食物和日用品,估計在這兒可以駐紮很長一段時間而不用擔心補給短缺了,當然,坦歌的錢數也快用光了。

坦歌來到李強身邊說道:「老大,這次去收獲不小,我哥哥在風喃市的朋友借給我們一艘飛板,還打聽到一些消息,等一會兒我們商量一下。」

李強開心地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好,後勤官出馬到底不一樣啊。」手上擺弄著那節趙豪扯下的藤蔓,李強問道:「坦歌,你是怎麼發現這個大峽口的,這個大峽口有什麼……這個……古怪?」一時之間,李強竟然找不到恰當的詞語。

坦歌一愣道:「有什麼不妥嗎?這個峽谷還是我在很久以前,和幾個朋友出來玩時才發現的,因為這里靠近冤魂海,所以印象特別深。」又道:「不過,我記得是白天來的,晚上就不知道有什麼情況了,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李強搖搖頭,心里更加困惑,自己也說不上來為了什麼。他為人是很謹慎的,知道在這里還有很多不了解的東西,於是道:「房子暫時不要建,今天晚上大家小心一點,我要先立一個防禦陣,所有人和物都移進去,等等再說。」

納善小聲唧咕道:「老大的膽子越來越小了,我就不相信,有這麼多人和槍還怕什麼怪物嗎?」趙豪是最看不得別人對師尊不敬的,喝道:「你說什麼?」納善嚇了一跳,急忙道:「沒……呵呵……沒,我什麼也沒有說啊。」

納納敦記起在黑獄時,李強在房間里擺了個防禦陣制造武器,他們想進門叫他,結果連一只手都伸不進去,確實防護得好,便也點頭道:「還是小心為上,坦邦大陸有很多東西我也搞不清楚。」

天色漸漸地暗了,李強指揮眾人圍坐在飛板邊,急急忙忙的開始布陣。他有種奇怪的預感,看看天越發的暗下來,叫道:「所有的人都坐好了,不准隨便走動。納善,你也坐下,別亂走動。趙豪過來幫幫我。」

眾人從李強的語氣里覺察出不好,都忐忑不安地坐下,沒有人敢亂動,靜得只能聽到大夥粗重的喘氣聲。趙豪也學了一點陣法,知道李強擺的是歸原陣,屬於防禦力比較強的,擺起來也稍稍困難,便急忙上前,師徒倆分頭布放。

納善坐著無聊,盯著遠處黑沉沉的峽谷。由於特別的安靜,李強和趙豪布陣的聲音就特別的大,「乒乒啪啪」,峽谷里回音蕩漾,顯得更加陰森可怕。納善摸摸手臂,一陣陣地起雞皮疙瘩,突然覺得臉上涼風吹過,頓時感覺清爽無比,忍不住小聲說道:「嘿,好風!」

「滴滴嗒嗒」,天上開始有雨點滴落,雨滴很大很稀疏,打在岩石上,綻成一朵朵花樣。風卷著雨滴打在臉上,冰涼的讓人難受,坐著的人群一陣騷動。

納納敦喝道:「都坐好,不用緊張。」

坎坎奇、韓晉、巴拉、趙治幾個人同時約束眾人,這時候可亂不得。

李強的感覺越發不好,他不停地催促趙豪,在天完全黑下來之前,師徒倆終於擺放完成一座歸原大陣。李強叫道:「趙豪,你啟動外陣,我啟動內角,要快!」

趙豪運出所有的真元力推動陣法轉動,眾人都不敢相信地看著,一圈白光圍繞著亮了起來。李強發現自己的真元力竟然不足以推動內角,看見趙豪已經使出了所有的功力,知道他幫不上自己,只能一點點的運出真元力。內角的紅光慢慢亮了起來,他明白最少還要半個小時,這個陣法才能自己運轉。

「呼……」又是一陣涼風掠過,吹得眾人寒氣直冒。納善不敢再說好風了,太冷了。

雨下大了,一會兒工夫,所有的人都濕透了。寒風吹過,眾人都瑟瑟發抖。坦歌臉色青白不定,他也沒有想到,這里會這麼凶險。

遠處隱隱傳來怪怪的叫囂聲,一陣陣的,讓人心里發顫,風勢越來越大。趙豪已經完全啟動了外陣,反身站到李強身邊,兩人同時用功。一刹那間,紅光大盛,把方圓百米照得一片通明。雨水在光的照耀下,閃著絲絲的白光,地上被雨水打得泛起白沫,霧氣騰起,視野里一片白茫茫。

從大峽口的另一端傳來陣陣咆哮聲,聲音越來越大,轟轟隆隆的猶如萬馬奔騰。所有的人都驚恐不安地盯著,看不清楚那是什麼東西在吼叫。李強額頭上已經流汗,還有十分鍾陣法才能完全發揮作用。

那聲音越來越大,夾雜著尖利的刺叫聲,就像刀子在玻璃上刮過。很多人忍受不住如此恐怖的聲音,使勁地捂住耳朵。納善閉著眼大叫道:「他娘的,什麼聲音,牙都要酸倒了。」

突然周圍安靜下來,只聽李強一聲大叫:「大功告成……哈哈……」

眾人齊聲歡呼,都站起身來。納善睜開眼一看,不由得贊歎防禦陣的奇妙,如此大的暴雨狂風在陣法啟動後,連一點點雨絲都飄不進來,外面的聲音極小,不用心幾乎聽不見。趙豪勉強盤腿坐下,手上握著李強塞給他的仙石,閉目恢複。剛才他幾乎動用了所有的真元力,已經精疲力盡了。

整個防禦陣閃著紅白兩色光,四周的景色反而要比剛才看得清楚。陣外依舊大雨瓢潑狂風不止,陣里大家已經開始整理潮濕的衣物。所有的人都對李強信心大增,這座陣比一間房子還讓人放心。大家安心地欣賞起外面的景色,這才發現,現在的大峽口真是無比的壯觀雄偉。

納善指著外面怪叫道:「老大,那是什麼東西?」

只見一條白線,從大峽口遠處急速而來,順著峽谷底下的溝道迅疾無比地掠了過去。在防禦陣如此強大的防護中,眾人都感覺渾身劇震。李強覺得就像是一架高速的戰斗機,低空掠過身邊一樣。他心里明白,如果不是在陣法中,只是剛才的爆音,就可以震昏這里一半的人。

納納敦也叫道:「又來一條……大家仔細看,到底是什麼東西……」

所有的人都死死地盯著那條白線,更有人已經捂起了耳朵。

連續七條白線掠過,震得眾人頭暈眼花,那種尖利的刺叫聲,就是防禦陣也不能完全擋住。納納敦問道:「你們誰看清楚了,那是什麼東西?」眾人無言搖頭。納善說道:「看不清,實在是太快了,根本就來不及跟上它,只覺得有一條白線,晃得我老納滿眼的條條……白白的……長長的……」他又開始胡言亂語了。

李強一直仔細地盯著,他也看不太清,不過他不受爆音的影響,可以很冷靜地看。他說道:「我沒有看見白線里有東西,韓大哥,你看見有什麼了嗎?」韓晉的功夫在眾人中算是好的,眼力也不錯,他搖頭道:「看不清……太快了。」

納納敦疑道:「好像白線只是往溝底去,別的地方它不去。你看,還是從剛才那里過,我覺得不是怪物,老大,你看……」李強想了想說道:「我出去看看,以後要長期駐紮在此地,搞不清楚可不行。」

納善大叫:「老大別去!再看看……」李強笑道:「再看也搞不明白的,大家都別動,我沒有事的。」納納敦等人都很緊張地看著李強,知道他一旦下決心是不容易勸阻的。李強穿上瀾蘊戰甲,走出防禦陣。

出了陣才知道雨水是多麼的狂暴,就像天上漏了一個大口子,大水直接從天上傾倒下來。防禦陣里的人看見了奇異的一幕,只見李強的瀾蘊戰甲閃著淡淡的金光,雨水根本就打不進他身周一米,那團金光在黑暗的峽谷里就像一盞明亮的燈,有些苦囚已經忍不住跪了下來。

李強出陣後才發現,外面的聲音是多麼的巨大,簡直就是驚心動魄。又一條白線掠了過來,尖厲的呼嘯聲讓李強大吃一驚,他急忙就地盤腿坐下,開始催動元嬰抵禦這可怕的巨響。陣里的人看見李強突然坐下,都驚嚇不已。趙豪被眾人的驚叫聲喚醒,睜眼看時也是吃驚不小,再看得一眼,心里便輕松起來,笑道:「沒有事情,師尊好像開始練功了。」

李強將心神沉進元嬰里,推動身周的小宇宙快速轉動,他奇怪地發現太皓梭懸在元嬰的頭頂上,緩緩地轉動,它似乎被什麼東西拉住了,轉動的很是緩慢。元嬰里的紫炎心因為吸收了天火,變成了深深的紫色,散出的力量帶有一種怪異的火勁。

為了抵禦外界的震響,李強將真元力迅速地送到瀾蘊戰甲里。他覺得非常吃力,便努力地催動元嬰多產生些真元力,如此一來,紫炎心的能量被啟動了。

紫炎心的能量快速的湧進元嬰體內,經過小宇宙的推動急速累積起來。太皓梭輕微震顫,外面的爆音還不足以啟動它的反擊,李強小心的不去觸動它,他知道這玩意兒現在可是碰不得的。

眾人發現李強身上突然亮了起來,那是極漂亮的紫金色光,每次掠過一條白線,那紫金色光就耀眼地閃爍。納善贊歎道:「乖乖,老大燒起來了,這是什麼寶貝啊,真他娘的好看。」

烏亞看得兩眼都直了,喃喃自語道:「厲害……厲害……太厲害了。」

天漸漸的亮了,幾乎同時,大雨突然停止,除了岩地還是潮濕的,其他的一切如故,就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一樣。李強從地上一躍而起,收起戰甲,一晚的修煉讓他收獲不小。走到白線曾經掠過的溝沿,他伸手摸去,發現極其燙手。一道白線竟會有這麼大的能量,他想這可能是這里特有的一種物理現象吧,真是不可思議。

趙豪將眾人領出陣來,說道:「師尊,這地方不合適駐紮,他們可能受不住這樣的巨響,是不是考慮換一個地方?」坦歌也說道:「是啊,我也沒有想到會有這種東西出現,我贊成趙豪的意見。」

李強笑嘻嘻的說道:「這里很好,是極好的練功場所,所以我決定就在此地駐紮。防禦陣不用撤掉,我估計這個陣法可以運轉很長時間,能量才會消耗完。趙豪你教大家如何進出防禦陣。」

李強對納納敦說道:「要將所有的人編隊成組,我算了一下,九人一個小組,分成九個組,韓晉、趙治、納善、坎坎奇、坦歌、帕本、賁、巴拉和烏亞每人領一組,你和趙豪總負責,立即開始訓練,最小的限度我們要有自保之力,武器裝備由我和坦歌解決。」

帕本簡直不敢相信,李強竟然讓他也領一組人。他可憐巴巴地說道:「老大,我……我也要領一組人嗎?老大……我只是一個商人……」李強笑道:「我曾經也是一個商人,帕本你要想有點作為,就要去學去作。別怕,一切都有大家作你的後盾,放開手只管大干。」

帕本想到自己的仇恨,咬牙道:「好,我拼了。」李強點頭道:「這就對了。另外,你還要負責教大家本地的語言,也要教我學,能者為師嘛。」帕本激動地道:「我一定學好本事,教好大家學會本地話。」

納納敦和趙豪立即著手組隊。納善很是得意,又有人可以指揮了,當老大的感覺又回來了,他忙忙地挑選著自己的組員。

坦歌走到李強身邊說道:「現在邦奇甯國正在徵兵,我聽哥哥的朋友說,這次大戰規模很大,他們准備作武器交易,民間對武器防具的需求極大,老大,我們要不要插手?」李強沉吟半晌道:「我們缺乏本金啊。對了,大拍賣什麼時候開始?」

坦歌道:「還有五十多天吧,風喃市有一個點,我們如果去的話,要提前走。」

李強問道:「風喃市有制作鎧甲的地方嗎?我需要了解制作方法,這樣我就可以做出更好的護具,武器我們也可以自己煉制。」坦歌已經不奇怪了,老大的能力他現在十分清楚,絕對的厲害。他笑道:「有,老大要是去武器坊,那些所謂的制作高手都該回家休息了。到時候我來找人解決好了。」

李強笑道:「我不想介入邦奇甯國和坦特國的戰爭,只是要搞點武器裝備,等恐懼風停息,就去西大陸找海魂瑪瑙,然後,就可以離開這里了。」坦歌問道:「是不是像先前那些人,從傳送陣走?」他眼里一陣迷惘,心里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跟著老大離開。

坎坎奇帶著他挑選的組員走過來,笑道:「老大,能不能搞到飛翼啊,我想把他們訓練成天擊兵,怎麼樣?」李強心里一動,說道:「哎,這個主意好,最好是所有人都配上飛翼。嗯,坦歌,我們先搞一副,讓我看看能不能修改得更好。」

坦歌說道:「沒有問題。」他像突然想起了什麼,說道:「老大,還有一件事情,阪壽商行到處調查我們的來曆,據說他們非常震怒,要找我們報複……所有的地下行會都接到了通告,一旦發現我們要立即向他們報告,我哥的朋友勸我們要小心點。」

帕本一聽到阪壽商行眼睛又紅了,不過,這次他沒有什麼表示,只是突然從身上散發出一絲罕見的煞氣。李強看了他一眼,說道:「很好,很好,很快我就會去找他們的。嘿嘿,我們慢慢和他們玩吧。」

上篇:第二章 重建家園     下篇:第四章 天擊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