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六章 仇敵上門  
   
第六章 仇敵上門

兩撥人馬相互對峙著,大廳里的商人們開始騷動起來,不少人向外面逃去,一時間局面變得混亂不堪。李強非常奇怪,大聯會怎麼沒有人出來管管。正在雙方劍拔弩張之際,從大廳里間走出五個人來,李強立即感應到其中兩人是高手。

這兩人幾乎是滑著進來的,腳不沾地也不邁步。李強判斷這兩人應該是修真者,年紀稍大點的是一個少婦模樣的綠族人,臉色不像一般綠族人那麼深的綠,而是一種淡淡的粉綠色,眉心一道紅暈顯出幾分嬌媚。她身後緊跟著一位綠族的少年,身材很魁梧,穿身墨綠色的刺甲,手上提著一根金色大棍,神情木然。

少婦一進廳來,冷冷笑道:「好啊!拉都國的武士、番國武士,還有阪壽商行的執刀手,還真熱鬧啊,是不是看我們大聯會沒有人啦,打上門來欺負。」她身後的綠族少年也說道:「哼,把他們趕出去算了,簡直目中無人!」

李強悄悄掩在一群商人的身後,仔細觀察,聽到少婦的說話,他知道了這群人的身份,心里不由得開心起來。他正愁找不到阪壽商行的人,這群打手一樣的人居然就是商行來的。他悄悄傳音給帕本道:「等會兒,給我狠狠地打這群什麼執刀手,別怕,都有我在。」看著帕本重重的點頭,李強突然覺得很好笑,自己就像一個教唆犯,唆使別人打架。

商人們看見那個少婦出來,都忍不住輕輕議論起來,大廳里頓時一片「嗡嗡」聲。李強聽前面的一個商人在和同伴說:「哎呀,她是大聯會的四會主啊,她一出來可就熱鬧啦。」他的同伴問:「誰啊,不會是那個女的吧?」那商人撇撇嘴,小聲道:「老弟,多學著點。就是那個女的,她可是大聯會負責安全的四會主,厲害極了……真沒有想到她會在這里。」

李強伸手拍拍那個商人的肩膀,小聲問道:「這位大哥,這個四會主叫什麼名字?」

那個商人正說得起勁,被李強一拍嚇了一跳。他拍著胸口滿臉不高興地說:「哎,你突然來這麼一下,會嚇死人的……」四處張望了一下,又忍不住想賣弄一番,回頭道:「她是大聯會有名的高手,叫菠菠冉,也有人叫她海魂女……」他的同伴插話道:「你怎麼什麼都知道,是不是亂猜的啊?」商人被他說得很沒面子,兩人小聲爭論起來,不再理會李強。

菠菠冉一行停在對峙的兩方中間,拉都國使團的武士散開一條路,從里面走出一位姑娘,正是上次李強看見過的使團女主人,她身後緊跟著阿吉總管和那個青衣蒙面人。只聽她笑著說道:「菠菠姐,小妹有禮啦。」

菠菠冉一愣,說道:「你是……」

「咯咯,小妹是拉都國使團的主人,小妹早就聽安矢大姐說過菠菠姐的英名,小妹叫嵐湫。」菠菠冉臉上流露出吃驚的神情,說道:「原來你就是嵐湫小妹,可是你怎麼會在拉都國的使團?」

「小妹是拉都國人啊。菠菠姐,不好意思打擾你了,我們這就退出去。」

李強心里暗笑,這個姑娘真有意思,先跟別人套交情,然後把難題推出去,好一招以退為進的手法。果然,菠菠冉舉手阻止道:「嵐湫小妹,等一等……」她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既然到了姐姐的地盤,那就不要客氣了,一切都有姐姐做主!」語氣溫和卻透出一股霸氣。

嵐湫順勢笑道:「那小妹就不和姐姐客氣了。」

那群番國武士沉不住氣了,從武士中走出三個人來,其中為首的是一個滿臉絡腮胡子的中年人,引人注目的是他頭上戴著像大雞冠一樣的頭飾,兩條白色的穗帶從頭飾一直垂到腰間,裸露著的胸口長滿了紅色的疙瘩,腰上的寬帶足有八寸以上,肩膀上的坎肩又寬又大,手上的武器也很奇怪,像把大榔頭。

他身後緊跟著兩個年輕大漢,兩人的左手都有一個奇怪的東西,像是一條黑色的大蟲子緊緊的裹在整條手臂上,手腕部伸出兩條觸須狀的東西,不停地盤來繞去,令人望而生畏。

那個中年人把大榔頭扛在肩膀上,神態凶狠地吼道:「喂,三眼娘們,你最好滾一邊去抱孩子,我們西大陸的事你少插手,大聯會有什麼了不起的。哼哼,嵐湫公主,不要以為有大聯會的庇護,你就可以躲得過去,現在跟我們回去一切都好說,真的要翻了臉……」

菠菠冉的臉色頓時變了,向身後的隨從低聲吩咐了一聲,只見那個隨從舉手「啪啪啪」三擊掌,一陣尖利的聲音環繞著大廳響起,「嗶嘰……」「嗶嘰……」

有商人驚呼道:「大門封閉了!」突然,大廳上方的牆壁發出「吱吱嘎嘎」的怪響,出現了無數的小方口,從方孔里伸出無數支刺脊槍,瞄准了廳里的人,廳里的人頓時都驚恐不安起來。李強暗自贊歎,這種設計實在是太棒了,主動權完全掌握在大聯會手里。

一個人從大廳里間跑了出來,來到菠菠冉身邊輕聲低語,菠菠冉點點頭,眼光掃過那個中年人,說道:「沒想到居然是西大陸有名的人物,忽孜,你們很了不起啊,裂獸族的高手居然成了番國的幫凶了。好,我們大聯會雖然沒什麼了不起,不過,還沒有把你們裂獸族放在眼里,我要是下令殺光你們也就是一句話,如果那樣你可能死不瞑目,既然你這麼厲害,就給你一個機會。麟精兒,和他比試一下,我倒要看看裂獸族有多高明。」

那個綠族少年應聲而出,金色的大棍在身前輕輕晃動幾下,金色的光芒閃爍起來。只聽他傲然道:「忽孜,提醒你一聲,我的棒子重,打死你可別見怪。」

忽孜被他氣得要死,罵道:「沒長毛的小崽子,大爺的‘天極東’也不輕,傷了你,別回去跟你娘哭。」叫過一個手下吩咐道:「枯孜,去,會會這個小崽子,給我往死里整。」他老奸巨猾,先讓手下去試探麟精兒。

「且慢!」

從阪壽商行的執刀手中,走出一個人來,他對菠菠冉行禮道:「菠菠會主,我們阪壽商行一向和大聯會合作愉快,我們這次不是針對拉都國的使團,我們只要那幾個人。」他用手指著帕本幾人。

李強心中的怒火騰地升起,這也太欺負人了,帕本已經妻離子散了,居然還不放過他。他傳音給帕本幾人:「你們也給我往死里整,整不死也把他們整殘廢了,媽的,太過分了。」

看得出菠菠冉似乎有點顧忌阪壽商行,她微微沉吟道:「好,不過,不許在大聯會抓人,只要他們出了大門,大聯會就管不著了。」嵐湫公主忍不住說道:「菠菠姐,他們……」菠菠冉立即阻止她的話頭道:「他們是你的手下?」

嵐湫公主搖頭:「不是,但……」菠菠冉根本就不讓她多說:「好,不是就好,嵐妹你別管了,在大聯會都有我做主。」嵐湫公主無奈地看看帕本他們,歎了口氣。

納善突然大笑道:「什麼鳥毛阪壽商行,別人怕你,老子才不在乎,來來來,大爺和你親近親近。」自從聽到李強的聲音他就膽氣大增,說起話來自然豪氣沖天。菠菠冉臉上流露出一絲慚愧,說道:「好,是條漢子,既然這樣說,我給你們一個機會。」

她用手指著阪壽商行的人道:「你們可以動手,一對一的比,不許仗著人多群毆。」

坦歌非常精明,大聲說道:「好,就這樣,你們先解決拉都國和番國的恩怨,我們再來比過。」他的算盤打得很精,只要他們開始比試,變數增加的機會極大,也好讓老大在一邊仔細地觀察觀察,稍微拖拖時間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李強心里稱贊,坦歌是個人才,眼光獨到,思路清晰。菠菠冉點頭道:「不錯,我看看裂獸族的高手到底有多高明,麟精兒和他打,不必留情。」她對忽孜剛才說的話耿耿于懷,有心要狠狠地教訓他們。

麟精兒將大棒在地上一頓:「來吧!」李強直覺得他的金色大棒有點古怪,他是重玄派的人,對兵器法寶十分敏感。

枯孜叫道:「讓你見識一下我們裂獸族的厲害!」左手怪蟲的尾部突然延伸開來,將枯孜的上半身包裹起來,並且迅速鱗化,前段也覆蓋到手掌,手掌部由黑色變成了豔紅色,整個手臂就像突然沒有了骨頭,像一條蛇一樣盤旋起來。

麟精兒大約也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古怪的東西,他神情嚴肅起來,用空著的手在胸口一塊拳頭大的綠色寶石狀飾物上輕輕一拍,身上墨綠色的刺甲突然變成一套淡綠色的戰甲,閃著寒光。李強微微吃驚,要知道修真者的戰甲必須要有元嬰才能穿上,這個麟精兒明顯是沒有到此程度,他怎麼能穿上戰甲的?看來要學的東西很多啊。

枯孜等手臂成型後低喝一聲,手臂毫無徵兆地打了過去。麟精兒促不及防,他沒有想到對手身子不動,手臂就可以打出這麼遠,一眨眼的功夫,豔紅色的手掌已經到了眼前。麟精兒的身體向後折了下去,大棍翻轉著搗向枯孜的手腕。

枯孜心中暗喜,踏上一步,手型忽變,猶如一把利斧讓過棍頭斬了下去。麟精兒折著的身子平平的躺下,像滑板一樣竄了出去。李強發現麟精兒不擅長打斗,看樣子他只會用法寶來打。果然,麟精兒一脫出對手的攻擊范圍,手上的金色大棍便發出金光。

只聽麟精兒大喝一聲:「咄!」

沉悶的爆音從大棍舞動的金光里炸開,大廳里的人不由得驚呼出聲,只見七條金色的棍影飛出。枯孜大驚,他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攻擊方式。李強微微點頭,這還差不多,雖然這只是修真者中最低級的法寶攻擊,但世俗凡人也是很難應付的。

枯孜慌亂地跳起,讓過攻往下盤的四條棍影,可另外三條他無論如何也躲避不及了,情急之下他只好伸手隔擋。忽孜大叫:「擋不得,橫閃!」他一揮手上的天極東,打出一團球形烏光,直撲麟精兒。菠菠冉大怒,揚手擊出一件圓盤狀的東西,發出「嗚嗚」的悲鳴飛向忽孜。

大廳里頓時騷動起來。枯孜勉強側身橫翻,依然躲不過最後兩條棍影,左腿被棍影掃中。「啪」一聲脆響,一條腿被擊得粉碎,可出奇的是竟然一滴血都沒流出,但是皮膚下的骨骼肌肉就像被攪拌機攪過一樣全碎了。枯孜還沒有感覺到疼痛,左手就已經接觸到另一條棍影。猶如遭到雷擊一般,手臂上的黑色怪蟲響亮的刺叫起來。

枯孜翻落在地上,臉色大變,狂叫道:「忽孜……忽孜……殺了我,快點……啊……殺了我……」

忽孜根本顧不了他,舞動著天極東拚命抵禦著菠菠冉射出的圓盤。那個圓盤猶如活物,靈巧地上下左右盤旋,忽孜滿臉冒著油汗,狼狽地左擋右隔。

枯孜驚恐地慘嚎著,他手臂上的黑蟲開始反噬了,一眨眼的工夫,他的左手已經消失,眼看著肩膀也塌陷下去。麟精兒大約從沒見過這種恐怖的景象,他大叫一聲,從大棍里飛出一個光球,射入枯孜的身體。枯孜渾身劇震,眼神里流露出一絲解脫的欣慰,嘴里剛吐出一個字:「謝……」身子便爆裂開來。

菠菠冉收回圓盤,說道:「忽孜,你不是我的對手,你們可以走了,我不想殺光你們。」她語氣極為和緩,招手叫過麟精兒,狠狠瞪了他一眼,心里埋怨這孩子不懂事。如果枯孜是被黑蟲反噬而死,就不能怪罪大聯會了,現在麟精兒補了他一棍,這筆帳肯定算在大聯會的頭上,這個冤家算是結上了。

忽孜臉色慘白,轉頭看看大廳上方無數的刺脊槍,神經質地點著頭:「好……好,哈哈……我們走!」又對菠菠冉道:「大聯會,哈哈,大聯會……」他用怨毒的眼神掃過眾人,轉身帶著番國的武士向外走去。

菠菠冉向手下輕聲吩咐幾句,封閉的大門打開了,大廳上端的射擊空也關閉了。

阪壽商行的人慢慢圍攏過來。菠菠冉雖然趕走了番國的武士,心情卻很不好,對納善他們說道:「在大聯會不許動用刺脊槍,只能用一般的武器比試,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李強被菠菠冉的話惹怒了,阪壽商行有三十多人,而納善他們才四個人,擺明了欺負人。他忍了又忍才沒有走出去,凝了一絲真元力,悄悄傳到大廳頂上。只聽一種很怪氣的笑聲從大廳頂端響起:「嘿嘿……嘿嘿……欺軟怕硬的東西……原來……大聯會害怕什麼阪壽商行……嘿嘿……真是差勁透頂!」

大廳里的商人一片嘩然,所有人都在四處張望找尋講話的人。菠菠冉頭皮發麻,她知道,會這種真元回音術的一定是修真高手,她心里更加忐忑不安起來,一天之內得罪兩撥人,尤其後面這個修真者,這可不是她能擔當得了的。

菠菠冉到底是商會主要負責人,見多識廣,知道這是有人不滿她剛才說的話,無奈之下她望空行禮道:「這位朋友,大聯會只是一個商會,如果有不到之處請多包涵。請這位朋友現身,有話當面說……」大廳里頓時一片寂靜,半晌,毫無聲息。菠菠冉不由得苦笑。

麟精兒火冒三丈,大吼道:「什麼東西鬼鬼祟祟的,你給我出來……有種就……」菠菠冉大驚,一把拉住麟精兒低聲斥責:「精兒住嘴,要你多話!」

李強悄悄地將一絲真元力凝成球,送到麟精兒的耳邊,心念微動,一個字在麟精兒的耳朵邊炸響,「滾!」震得麟精兒連連踉蹌,一只耳朵什麼也聽不見了,腦袋里嗡嗡亂響,兩眼金星亂冒。他驚恐得語不成聲:「你……你……」

那個古怪的聲音再次響起:「好了,可以開始對打了。喂,那個什麼波波,給他們雙方找兵器來。記住,一對一打,如果阪壽商行跑出兩個人來,可別怪老子大開殺戒……嘿嘿,快點……老子等的不耐煩啦!」

菠菠冉聽得哭笑不得,這語氣簡直就是一副唯恐天下不亂的腔調,這到底是什麼人啊。她還真不敢得罪說話的神秘人,立即吩咐手下取出一大堆冷兵器來。李強看看這堆兵器,只有刀形的、斧形的以及槍形的見過,其它的武器就沒有見過了。菠菠冉以為他們是西大陸的人,拿出來的這些都是西大陸常用的武器。

李強傳音給趙治道:「趙大哥,你先上,讓他們三個先觀摩一下,他們都經驗不足。把對手整殘廢了就行,盡量別整死了,如果收不住手,嘿嘿,我也不會怪你的。」他的用意很明確,搞幾個殘廢出來,可以嚴重影響對方的士氣,而殺人並不是他的習慣。

趙治一把拉住想沖上去的帕本道:「第一場我先來,放心吧,有你們打的。」他走上前去,大大咧咧地說道:「過來一個喘氣的,讓大爺疏散疏散筋骨。」

阪壽商行的人其實已經覺得不對了,剛才李強的聲音在廳頂響起,他們就知道遇見大麻煩了。看見菠菠冉十分畏懼的表現,他們知道這個在暗處沒有出來的神秘人,才是真正的高手。現在他們的感覺就像是懸在半空,上不得下不得,又不能不應戰,這麼多商人都在看著,如果就此退走,阪壽商行的名聲就算毀了。

阪壽商行這群人只是一般的打手,其中根本就沒有高手,是仗著人多一路追進大聯會來的。他們是霸道慣了,阪壽商行的實力不是一般人能惹得起的。

執刀手里派出一個人,手拿一把一尺八寸長的手刀,左臂上有一個小型臂盾。這人也是綠族人,凶巴巴地揚起手刀:「喂,你准備好了嗎?我來會會你。」

趙治拍拍手笑道:「等等,我有個條件……」他看著菠菠冉道:「我要求只有雙方都同意停止時才可以停止,或者直到一方完全喪失戰斗能力……」他已經看出來對方沒有高手,想乘機給帕本他們找到練習的對手。

菠菠冉雖然不明白他的意思,但還是點頭道:「好,我沒有意見,不知道阪壽商行的敢不敢應戰了。」那群執刀手氣得「嗷嗷」大叫,誰受過這種窩囊氣,當即同意。

李強暗自好笑,他一下就明白了,心里很滿意趙治的想法,帕本他們幾乎沒有戰斗的經驗,找些弱的對手可以快速增長他們的自信心。

上篇:第五章 卡巴基老爹     下篇:第七章 釋魂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