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八章 師叔祖  
   
第八章 師叔祖

那個中年人後退一步,神態十分的震驚和疑惑,喃喃道:「不可能,這怎麼可能……」青年人說道:「師尊,您……什麼不可能啊?」中年人的表情十分複雜,好像又有點驚訝又有點喜出望外。

中年人試探地問道:「您是……重玄派的……您手指上的是……釋魂龍戒?」李強笑道:「是。」中年人還想再確定一下,他的聲音都有點變了:「您能收起來嗎?」李強心想莫非他和重玄派有關系,手指上的龍戒立即收縮成一枚樣子很正常的戒指。

中年人一把拉過身邊的青年,跪下道:「鴻僉不知道是師叔駕臨,望乞恕罪!這是小徒庫勃。來,庫勃,見過師叔祖。」他的聲音都顫抖了起來,那是高興的。

庫勃心里說不出的別扭,這是哪里跑出來的師叔祖,年紀比自己好像小多了,輩份卻大得嚇死人。他們坦邦大陸是不興下跪禮的,不過師尊都跪了,他也只好彎膝跪倒:「庫勃叩見師叔祖!」

菠菠冉靠著牆,只覺得渾身沒勁,腿都有點發軟。這實在太出乎她的意料了,庫勃長老是大聯會的創始人之一,曾經是大聯會第一任會長,後來拜鴻僉為師修真去了,等到再回大聯會時,他的外貌已經變得像一個年輕人了,大聯會特意給他一個長老位置,把他供養起來,其實他們師徒才是大聯會真正的王牌。

李強這時才明白傅山給自己這枚戒指的用意,重玄派真的是潛力無窮。

李強生性好交朋友,急忙上前扶起,笑道:「請起,請起,我這人經不起這麼拜的。我也不知道誰是你師尊,我們各交各的,我姓李,李強。」他還保持了在地球的習慣,沒那麼多條條框框。

鴻僉沒想到李強會這麼說:「我師尊是明智遠,我是在西大陸時拜師的,師尊那時在西大陸修真,我是他老人家的記名弟子。師叔,弟子不敢平輩論交,請師叔原諒。」李強好奇地問道:「你師尊現在還在西大陸嗎?」

鴻僉長歎道:「早就走了。很長時間了,我還是第一次在坦邦大陸看到師門中的長輩。弟子早已經修到元嬰期了,庫勃也已經修到元嬰初期,可是再也難進一步了,弟子希望能得到師叔的指點。」

李強暗暗叫苦,他自己也才是元嬰期後期,怎麼來指導他們?只得苦笑道:「哎,我們有機會切磋一下,嗯……這個……討論討論吧。」其實李強有點妄自菲薄了,他懂的可遠遠超過鴻僉。鴻僉因為是記名弟子,所以沒有得到太多的傳授,完全是靠時間的累積才慢慢修煉到元嬰期,不過他的經驗卻是非常豐富的。

雙方落座。菠菠冉心驚膽顫地吩咐手下端上飲料,李強舉杯喝了一口道:「菠菠會主,先前不知道是自家人,多有得罪,見諒!見諒!」菠菠冉松了口氣:「是小女子招待不周,請前輩原諒。」李強心想,好嘛,又成前輩了。看她一副不安的樣子,李強笑道:「哎,坎坎奇,把我們的來意和菠菠會主好好談談。」

坎坎奇被李強這麼一句話,搞得渾身不自在,不過心里卻是暗喜。他上前行了一個坦邦大陸的見面禮,兩人坐到一邊漫談開來。

李強給他們師徒兩介紹坦歌等人。納善喜得眉飛色舞,開心地上前打招呼道:「師哥你好,我叫納善,也是記名弟子。嘿嘿,師侄啊……叫聲師叔來聽聽!」李強聞言,滿口的飲料「噗」地全噴到納善臉上,大笑道:「他奶奶的,納善你真會過癮啊……哈哈。」

納善忙不迭擦臉說道:「我是師叔……按輩份算……我是……」

庫勃差點沒哭出來,看這個納善根本還沒有能入修真的門,居然也是自己的師叔,李強這個師叔祖倒也算了,畢竟他是師門的長輩,可是這個禿頭納善實在是讓人不服氣。他眼睛眨巴眨巴,突然大聲說道:「庫勃拜見師叔……」

納善捂住耳朵叫道:「哎……哎喲!輕點……我說師侄啊……輕點聲,你師叔我耳朵不聾,喊這麼大聲,嘿嘿,以後我就只能聽到師侄的聲音了……」帕本奇怪地問道:「為什麼啊?」納善叫道:「笨!因為老子聾了啦!就只有師侄的聲音大。」

鴻僉呵斥道:「庫勃……還不向師叔賠禮!」李強阻止道:「庫勃,算了,都是自家兄弟,賠什麼禮啊。納善別玩了……你看庫勃都不高興了。」納善用衣袖擦著臉,大大咧咧地說道:「呵呵,老大發話,納善遵命!庫勃兄弟,我和你逗著玩的,別生氣啦。」

庫勃看著嬉皮笑臉的納善想生氣都不行,苦笑道:「是師侄不好……」納善攔住話頭,說道:「哎呀,我們老大發話了,不用賠禮。我老納就是喜歡熱鬧,喜歡胡說,呵呵……」庫勃還是第一次遇見像納善這樣的人,搞得他一點脾氣都沒有,只好不停地苦笑。

菠菠冉來到李強身邊道:「前輩,身份問題由大聯會解決,大拍賣會也沒有問題,因為大聯會也是主辦方之一,這些都好辦,不過,前輩和阪壽商行的恩怨就難了……」

庫勃問道:「和阪壽商行的恩怨?是怎麼一回事情?」他一旦認真說話,一股威嚴之勢就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來。菠菠冉小心地回話,將剛才坎坎奇告訴她的轉告給庫勃,最後說道:「庫勃長老,剛才前輩他們幾人,把阪壽商行的一群執刀手打成殘廢,還……還……」她實在說不出口:李強下令搶光了他們,甚至還親自動手去搶。

李強笑嘻嘻地接道:「還搶劫一空,是不是啊……」菠菠冉有種奇怪的感覺,看李強說得如此理直氣壯,好像不是他們搶劫,而是自己做錯了什麼似的。「是……是的。」

庫勃低頭沉思。

鴻僉說道:「阪壽商行的真正後台非常神秘,我猜測是修真界的人,不過他是誰現在都不太清楚,但是我知道他們有不少修真好手,這次師叔出手,他們很快就會找上門來的,這件事他們不會善罷甘休的。」

李強態度堅決:「如果阪壽商行交出步基共這個混蛋,我也就算了,要不然我決不肯罷休的。」帕本一聽到「步基共」三個字,就像貓兒被踩著了尾巴,渾身的毛發都站立起來,眼里的怒火熊熊燃燒。

嵐湫公主一直好奇地看著他們,心里不知道在盤算著什麼。

庫勃思索了半晌,說道:「師叔祖……」李強叫道:「算了……算了,我很老嗎?我……我連老婆都沒有,叫我師叔祖?哎,我都說了各交各的。得了,你和納善一樣,叫我老大好了,聽著還順耳些……雖然有點像土匪頭子。」

嵐湫公主首先忍不住「噗哧」笑出聲來,其他人也跟著笑了。庫勃心里有點感動,知道李強是不願意自己尷尬,也笑道:「好吧,我也覺得老大年輕有為,而且平易近人,還是叫老大順口。」他順手一碗迷魂湯就灌了過去。

李強毫不謙虛道:「嗯,這個我愛聽……好……接著說。」

庫勃一愣道:「老大英俊挺拔……是修真界的英雄豪傑……是……」李強大叫:「停……停……停!我讓你說你要說的,不是讓你說肉麻話。」大夥兒哄堂大笑。

庫勃臉都紅了,小聲嘀咕道:「不是你要接著說的嗎?」鴻僉說道:「庫勃,這下遇見厲害的人了,好好的回答就行了,轉什麼花花腸子。」

庫勃使勁扳著手指:「嗯……老大,對阪壽商行的情況熟悉嗎?」

「知道一些,有朋友給了我一些資料。」

「阪壽商行目前有七個高手,我說的高手都是修真高手,其中有三個到了元嬰期,另外最值得注意的是一個叫空厚的修真者,他非常厲害,這七個修真高手都聽他的指揮。阪壽商行的潛勢力極大,如果被惹急了,他們報複起來也是很麻煩的。」庫勃有點擔憂地說。

鴻僉問道:「師叔,您到坦邦大陸來是修行的嗎?」

李強搖頭道:「我是被抓到坦邦大陸的,不過,事情已經解決了。我現在在找一樣東西,它是產自西大陸的。」庫勃好奇地問:「什麼東西啊?」

納善插嘴道:「是海魂瑪瑙,老大要。」

嵐湫公主突然說道:「海魂瑪瑙?我知道!」

李強大喜,問道:「你知道?實在太好了,哪里有?快告訴我!」

嵐湫公主奇怪道:「老大……你怎麼會要這個東西呢?我有一個朋友在冤魂海,他好像知道。」李強一拍腦門,誇張地喊道:「公主叫我什麼?老大?暈死了!」納善呵呵笑道:「老大好啊,叫老大多威風……總不能讓公主殿下叫你一聲……情哥哥吧……嘿嘿!」

李強迅如閃電般繞到納善身後,一把捏住他的脖子:「我現在知道為什麼有這麼多人想掐死你了,膽子不小,連老大都敢取笑……」坎坎奇幸災樂禍地笑道:「該……活該,老大別松手,掐他個口吐白沫……」

嵐湫公主被納善說的滿臉嬌羞,菠菠冉打趣道:「咦,小妹害羞了……」

納善好不容易掙脫出來,躲到帕本身後道:「老大饒了我吧……小納不敢了……哎,報告老大,我發現……眼前都是小星星……」鴻僉和庫勃突然覺得,他們幾人感情真的是很好。庫勃心里徹底釋然了,這個納善就連老大的玩笑都敢開,剛才他和自己開玩笑,實在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李強搖搖頭:「還小納呢……算了,不和你計較,公主叫我老大,其實我也很爽……哇哈哈……哈哈……」滿屋子的人都被李強逗樂了。納善張了張嘴巴,一句話沒敢說出來,心想:叫老大還不算爽,叫老公才爽呢。不過他可不敢再講了,估計講出去的後果,不死也得去掉半條命。

嵐湫公主紅著臉道:「你們都叫他老大,所以,叫老大也沒有錯啊。」

李強一副占足便宜的樣子:「嗯……就叫老大吧。呵呵,公主什麼時候回西大陸,我們能不能跟著一起去,這個……那個……順便到你的朋友那里問問海魂瑪瑙的事。」

阿吉總管喜出望外說道:「我們等恐懼風停息後就渡海回西大陸了。主人,我們能不能雇他們保護使團,一起渡海回去。」嵐湫公主狠狠瞪了他一眼,笑著對李強道:「老大,別介意,小女子可不敢雇你們,老大想和我們一起走,我沒有意見,十分歡迎。我們使團有專門的渡海飛舟,等恐懼風停了我們一起走,到了西大陸我帶老大去見那個朋友。」

阿吉總管不知道哪里說錯話了,垂手站在一邊不敢再說。菠菠冉心里卻明白,她暗自贊歎嵐湫公主冰雪聰明,像李強這樣的修真高手,就是出再多的錢都難雇傭,但只要同路,有事他還會不幫忙嗎?

但是李強的一句話卻讓菠菠冉差點吐血:「嗯,我接受雇傭,保護使團安全回國,不過要從離開坦邦大陸開始,現在還不行,我還有不少事情沒解決。」阿吉總管大喜,急忙道:「太好了,我正愁人手不夠呢,請開價,出多少錢數我們都願意。」

坎坎奇看到菠菠冉不以為然的神色,心里大急,道:「老大……我們怎麼可以收錢呢?」嵐湫公主也是驚詫莫名,疑惑地看著李強。

李強笑道:「你們已經付過了,呵呵,阿吉總管可能已經忘了吧,在吃店我們初次見面時。」坦歌的印象最深,叫道:「沒錯,在吃店付過了。」

嵐湫公主深吸一口氣,心里萬分感慨,一頓飯錢居然讓這個修真高手一直記掛著。她又想起在彎街和番國武士對峙時,坦歌等幾人看到後立即亮槍加入,不用說,肯定還是因為在吃店里幫過他們,所以才會如此。她實在想不通他們到底是什麼樣的人,這群人真是與眾不同。

李強不知道嵐湫公主正在大發感慨,他這麼做是有目的的。他見過那些番國武士,如果使團在路上再次遇上,他不可能不管,但打架是需要理由的,要管也得名正言順才行,而他們成為使團的保鏢,一切就順理成章了。

一個侍者模樣的人走了進來,報告說:「四會主,阪壽商行傳音過來問我們,打傷執刀手的凶手是否和大聯會有聯系,如果沒有,他們要求將這幾個人交出去。」

庫勃長老毫不含糊地說道:「你去通知幾位當家的會主,我有事要和他們商討,菠菠會主也去參加。另外,讓阪壽商行等著,回頭我去交涉。」他的語氣乾脆利落,沒有絲毫妥協的意思。

李強立即阻攔,笑道:「庫勃你想開戰啊,不用這麼大張旗鼓的,大聯會在暗處不好嗎?你們不需要立在明處給人當靶子。嘿嘿,菠菠會主,請立即封鎖消息,不讓人知道我們和大聯會有任何關系,尤其你們內部的人不要走漏消息。」又對那個侍者說道:「你去通知阪壽商行,說他們幾人已經離開了大聯會,先把大聯會撇清再說,去吧。」

庫勃和菠菠冉幾乎同時呵斥那個侍者:「去啊,老大都吩咐了,發什麼呆!」侍者暈頭轉向,他都搞不清大聯會到底是誰在做主了,趕忙轉身跑了出去。

庫勃其實也不願意公然開戰,這樣對大聯會極其不利,但是因為有師門的淵源,他不能有絲毫的猶豫。李強很明智的阻止讓他很是佩服,這樣的人才是做首領的料,別看平時嘻嘻哈哈的,重要的問題上一點都不含糊,十分的冷靜和理智。

李強突然笑著對坎坎奇說:「老坎,你就留在大聯會,專門負責聯絡。」說完沖他擠擠眼,又道:「庫勃,大聯會也找個人來負責聯絡吧,我看菠菠會主就好。」坎坎奇緊張地看著庫勃,生怕他不同意,一顆心都要跳出來了。庫勃點頭道:「我沒有意見,就麻煩菠菠會主了。」

菠菠冉並不討厭坎坎奇,點頭答應下來。

看著坎坎奇滿臉的幸福,納善鼻子里微微一哼,嚇得坎坎奇一把拽過納善,小聲在他耳邊嘀咕,納善聽得眉花眼笑的,不停地「嗨嗨」傻笑,眾人都好奇他說了什麼讓納善如此的樂不可支。

李強取出那塊黃沉石遞給庫勃說道:「這是塊黃沉石,上品土性仙石,就用它參加拍賣會吧。」庫勃和鴻僉嚇了一跳,鴻僉道:「不好,太貴重了,而且識貨的人不多,賣掉了太可惜啦。」庫勃也不贊同,認為不值得這麼做。

李強為難了,想了想,他取出一樣東西,這是在地球上很普通的一瓶比較高級的香水。李強問道:「這個行不行啊。」

眾人圍攏過來,傳看了一遍無人識得。菠菠冉問:「這是什麼東西,小巧玲瓏的,有什麼用嗎?」李強微微一笑道:「是女孩子用的東西,叫香水。」

嵐湫公主好奇道:「女孩子用的?怎麼用啊,香水……沒聽說過。」

李強打開封裝蓋,對著嵐湫公主輕輕一噴,「嗤」,一股香味飄散開來。

「呀,什麼味道,太好聞了。」驚歎聲此起彼伏。

「每天噴一點,身上會一直這麼好聞的,這一瓶可以用很久的。」

嵐湫公主和菠菠冉幾乎立即喜歡上了。嵐湫公主嬌笑道:「老大,賣給我吧,隨便你開價,我都要。」菠菠冉也想要,可又不好意思和嵐湫公主爭。坎坎奇悄悄拉拉李強,湊在他的耳邊道:「老大,給我一瓶吧。」

李強心里後悔在地球時買少了,大約就買了十來瓶。他向來大方,將手中的香水遞給坎坎奇,又取出一瓶來給嵐湫公主,笑道:「送給你……呵呵,因為你叫我老大。」

坎坎奇緊張地走到菠菠冉面前道:「這個……這個……」他不知道該怎麼說,好不容易強自鎮定,手伸過去遞過香水瓶:「送給你……我……」李強插話道:「菠菠會主,這可是我兄弟的心意哦,你們兩個以後是聯絡人,先親近一下,以後合作愉快。」

坎坎奇終於回過氣來:「是啊,是啊,以後合作愉快。」菠菠冉不好意思地說道:「謝謝老大,那我就收下了。」李強嘿嘿笑道:「別謝我,要謝就謝他吧。」

庫勃笑道:「這個東西可以賣大價錢,不過,要讓嵐湫公主事先宣傳一下,效果更加好。」

上篇:第七章 釋魂龍     下篇:第九章 購置裝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