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九章 購置裝備  
   
第九章 購置裝備

李強笑道:「那就請嵐湫公主多費心了,幫助宣傳一下。」他又遞給庫勃四瓶香水:「就拍這四瓶吧,這四瓶的香味各有不同哦。」

庫勃問道:「這個香水叫什麼名字,我想要有一個好聽的名字拍賣起來才會轟動。」李強點點頭道:「對!嗯,就叫‘夢幻之夜’吧。」他可不管這香水原來叫什麼。

眾人轟然叫好,夢幻之夜,有種玄玄的感覺。庫勃道:「我想這次大拍賣會一定精彩萬分,夢幻之夜……真棒!」

嵐湫公主把玩著那瓶香水,心里喜不自禁,微笑道:「沒有問題,老大的吩咐,小女子一定照辦。」她拉著菠菠冉的手笑道:「菠菠姐,小妹要去安矢大姐那里,姐姐能不能陪小妹去啊,或者,小妹租大聯會的飛板去,好不好?」她最後一句話,明顯透出撒嬌的味道。

菠菠冉笑道:「好吧,我也想見見安矢那個瘋丫頭,姐姐就陪你走一趟。嘻嘻,小丫頭,是想讓姐姐做你的保鏢吧。」

李強可不知道嵐湫公主有多大的潛力,正因為有嵐湫公主的宣傳,大拍賣會上「夢幻之夜」才拍出了令人恐怖的天價,她交往的人可都是非富即貴。

坎坎奇心里焦急萬分,不停地撓著頭,滿頭的綠發都弄得亂七八糟,他真的非常喜歡菠菠冉,她們這一走,自己想再見到她們可就難了。李強都看在眼里,於是說道:「哎,我知道番國的武士還是蠻厲害的,這樣吧,坎坎奇你也去,記住,要保護好嵐湫公主她們,清楚了嗎?」又道:「庫勃,能不能找一套飛翼,老坎以前是天擊兵,有飛翼他就厲害多了。」他自己手鐲里搶來的飛翼沒敢給他,那是軍隊里用的制式飛翼,當兵的一看就知道,給他穿上反而麻煩。

庫勃答應一聲,立即吩咐下去,給他找一套好的飛翼來。

坎坎奇激動得臉都綠了,開心地說道:「是!老大,一定保護好公主!」

納善「噗哧」一聲樂了,卻又裝著沒事人的樣子,東張西望地說道:「嗯,這個房間還蠻大的嘛,哎,老帕啊,我有沒有臉紅……房間里好像太熱了,呵呵……嘿嘿。」又走到坎坎奇身邊小聲道:「老坎,好美的差事啊,恭喜啦,下次我老納也要爭取爭取。」

坎坎奇若無其事點頭道:「嗯,是一件好差事……」一抬腳把納善踹到一邊,笑道:「一邊涼快去!」納善求救:「坦歌,幫幫忙,老坎火氣大得很,怎麼樣,咱倆讓他消消火。」坦歌一擺手道:「他火大關我屁事……」他們兩個老冤家又開始了口水戰。

坎坎奇悄悄站到菠菠冉的身後,心滿意足的等候出發。

送走嵐湫公主一行,李強和鴻僉他們商量了一下,決定先不去惹阪壽商行,因為大拍賣會就要開始了,他們准備在拍賣會後,再去阪壽商行要人。

李強問坦歌:「你以前是後勤官,風喃市有沒有你熟悉的制造坊,我想去看看。」

坦歌道:「我要找到熟人帶著去,風喃市的制器師我不太熟。」

鴻僉好奇地問道:「師叔,我們重玄派不是有更好的制器方法嗎?坦邦大陸沒有哪家武器坊的名匠比得過我們,也沒法和我們比,師叔為什麼還要找他們?」

李強笑道:「這個我知道,但是,坦邦大陸的武器護甲的制造也有很特別的地方,我們也可以借鑒,見多才能識廣嘛。」鴻僉低頭受教,說道:「師叔說得對,弟子明白了。」李強搖搖頭,又一個趙豪式的弟子。

庫勃說道:「老大,風喃市我比較熟悉,有一家私人開的武器坊很有名,我們可以去看看。」

鴻僉問道:「是不是珍後槍坊?」

庫勃點頭:「是的師尊,我們和他很熟啊,再說他不是一直還想見您嗎?他們這家應該算可以的了。」

李強笑道:「好,我們就去那里走走。」

珍後槍坊是坦邦大陸最著名的武器坊之一,槍坊的主人很神秘,槍坊里有幾位制器師,在坦邦大陸被評為有宗師級的水平。其實,珍後槍坊真正厲害的還不是武器制造,他們的王牌是鎧甲的制造,每年都有一件精品參加拍賣會,其價格之高令人咋舌,拍出去後所得的錢數占槍坊正常收入的三分之一,聽說這件參加拍賣的鎧甲都是槍坊主人親自制造的。

珍後槍坊坐落在風喃市一條不起眼的小巷內,不知道的人還真難找到。李強疑惑道:「這就是著名的珍後槍坊?為什麼建在這麼一個偏僻的地方?」

鴻僉解釋道:「師叔,在坦邦大陸凡是私人槍坊都算違法,不過像珍後槍坊這樣著名的私家槍坊,當地的官府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是槍坊也不能正大光明的擺攤設店,如果那樣的話官府一定會查封的。這里並不是槍坊的經營場所,而是槍坊主人的家。」

坦歌補充道:「只有一個地方是私人槍坊能公然開店的,那里的武器裝備才全呢,不過也夠亂的。」庫勃插話道:「你說的是不是百岩沽啊,呵呵,那是一個三不管的地方,我以前去過,還打了幾次架呢。那里都是普通貨,精品幾乎沒有。」

李強四下里打量,這是一條很深的巷子,其實應該說是通道,靜悄悄的沒有什麼人進出,淡淡的黃光將眾人的影子拉得很長,暗黑色的大門極其普通,看不到有招攬生意的招牌或文字,門上掛著一支半尺長像銅棍一樣的東西,門上有六角形單線條的裝飾,每個角都有一個小洞,整體感覺顯得有些陰氣。

庫勃老練地拿起那支銅棍,順手插進門上的一個小洞,扣指彈動,然後退到一邊靜靜等候。不一會兒,大門輕輕地滑開,庫勃招招手率先走了進去,李強等人緊跟著走了進去。

因為風喃市是半地下的城市,進門後看見的院子像是一個大廳,柔和的白光從天頂灑下,一塊足有六米高青黑色的奇石立在院子當中,最為出奇的是石上長滿了綠色的爬藤植物,藤蔓上結著不少淡藍色的五星狀小果實,地面是由乳白色的材料鋪設而成,顯得異常潔淨。

李強一進院子就感覺很舒適,笑道:「沒想到這里也有人喜歡這樣的奇石,確實不錯,我們家鄉也有人喜歡玩石賞石,不過很少見過這麼大的。這塊石頭還算不錯,不過在我們家鄉,這還不算最好的。」

「哈哈,居然有人進到我這里只論石頭不談武器,原來是庫勃老哥啊,這位小夥子是誰啊?……哎呀,是鴻老前輩大駕光臨,晚輩實在是榮幸之至,快請!快請!」這是一個滿臉皺紋,有著花白頭發雪白胡子的老人,他從房間里走到院子里,滿臉都是興奮和喜悅。

他身穿一套乾淨的白色短衣褲,腰間的寬帶上掛滿了各種工具,手臂的護套上也插滿了很多不知名的工具之類的東西,大腿兩側也是如此,寬肩窄腰一副精力十足的樣子,如果不看他的臉,還以為這是一個年輕人。

鴻僉笑道:「老甲蟲啊,不管什麼時候看到你,你都是全身披掛。怎麼樣?修到元嬰期了嗎?嗯,還差一點,不過也快了。來……我來介紹,這位是我的師門長輩,我師叔李強。」一把拉過那個老人對李強說:「他是珍後槍坊的真正主人,西大陸人,南茲侗,他也是修真者,嘿嘿,綽號老甲蟲。」

南茲侗這麼多話就聽進去一句,李強竟然是鴻僉的長輩。他當然知道鴻僉是什麼門派的,重玄派可是修真界最著名的制器門派,那可是以制器入修真的惟一門派,自己在很久以前曾得到過鴻僉的一些指點,制器水平立即躍上一個新台階,李強是鴻僉的長輩那可不是更加厲害。他笑得兩只小眼睛都眯成一條縫,恭恭敬敬地行了一個見面禮:「老甲蟲拜見前輩!」

李強懊惱應該事先跟鴻僉他們打好招呼,自己隨便用一個什麼身份都好,和傅山成為兄弟以後,自己的輩份實在是大得嚇人,動不動就被當作長輩看待,縮手縮腳的很不自在:「老甲蟲,我也不和你客氣,我叫你老甲蟲,你叫我兄弟也行,叫我老大也行,就是別叫我前輩!」

庫勃笑道:「南老弟,和我一樣叫老大吧。」

南茲侗很爽快地說道:「好,叫老大順口,老大好!呵呵,大家進屋談。」

南茲侗的住宅只有少數好友知道,這是他制器隱居的地方。他的制作坊是藏在地下的,他帶著李強一行穿屋而過,走到一間很小的空屋里,他蹲下身來,在屋角擺弄了一下,地面突然現出向下的通道。

庫勃笑著說道:「老甲蟲要獻寶了,這里可是他的制作坊,等閒人是進不到此處的,我們都沾老大的光了。」南茲侗在階梯上說:「鴻前輩在很多年前來過這里,至今記憶猶新啊。」鴻僉笑道:「那次是被你騙了。對了,你說過給我一副好的護臂,嘿嘿,現在應該給我了吧。」

南茲侗叫苦道:「哎呀,鴻前輩你老人家還會看得上我的手藝嗎?我以為你老人家是開玩笑的呢,好……這樣吧,到了下面你隨便挑一件你喜歡的東西。」鴻僉一拍納善的肩膀道:「這件東西送給你,你下去隨便挑。」

納善驚奇地問:「師哥,為什麼會給我?嘿嘿,看來我老納的面子不小啊。」他又開始自我陶醉起來。鴻僉表情嚴肅地說:「第一,你是我師弟,第二,你說話太過肆無忌憚,我准備用禮物封住你的嘴,第三,這是順水人情,反正也不是我的東西……」

沒有一個人能想到,鴻僉這麼認真的人也會開納善的玩笑,坦歌首先大笑:「對……對……他可是有名的臭嘴,話到他小子口里,味道全變……哈哈。」

「呵呵……管他什麼理由,東西到手一切全有……該說的我老納一句都會不少,哈哈。」幾人一路哄鬧著下到制作坊。

這是一個很寬敞的地下制作坊,正中央立著一座黑色的鼎爐。雖然是第一次看見,但是李強知道那就是巽風爐,是以仙石為底火的制器鼎爐,「制煉」法門的必需之物。

李強仔細觀察這只半人高的鼎爐,它的樣子很怪,有不規則的邊,鼎面是平的,上面嵌著各種屬性的仙石,似乎排成一個奇特的陣型,鼎爐四周的顏色是黑青色,鼎面卻是光可鑒人,五彩的仙石被鼎面的光泛起,顯得氤氣霧繞,神秘朦朧。

老甲蟲南茲侗緊跟在李強身後,忐忑不安地看著這個重玄派的制器高手,小心地問道:「老大,有什麼要改進的嗎?」鴻僉和庫勃都豎起耳朵,緊盯著李強看他有什麼高見。

李強伸手摸摸鼎爐,竟然滾燙,一般人如果不小心觸摸到,可能會被燙得皮開肉爛。納善也好奇地伸手過來,被李強一巴掌打開:「納善,一邊玩去,這個可燙。」

納善就是不信這個邪,轉到另一邊伸手摸去,頓時一聲慘嚎響徹制作坊:「哇!老大,真的燙啊……老……老甲蟲,哪里有涼水……哇呀呀……」李強哭笑不得:「坦歌,你帶納善去找水沖沖,這家伙好奇心太重,說了不能碰還要碰。」

李強問道:「老甲蟲,你這是制煉之法,我不太懂,我只會一些心煉之法,我可能提不出什麼改進的意見。」

南茲侗差點跌坐在地:「老大,心煉之法是修真界無上的煉器之法,唉,你當然對制煉不感興趣了。」

李強笑道:「你也無須妄自菲薄,制煉也有其特色。老甲蟲,能不能看看你制作的鎧甲啊,我也想討教一番。」鴻僉說道:「老甲蟲的東西還是很有特點的,在坦邦大陸應該是數一數二的了。」南茲侗臉上微微顯露得意之色,鴻僉的話確實沒有誇大,珍後槍坊的裝備在兩大陸都是聞名的。

納善捧著手走了過來:「師哥啊,這里除了燙手的黑家伙外,什麼都沒有,哎,你給我的順水人情呢?」他對鴻僉講話眼睛卻看著南茲侗。

南茲侗還是第一次遇見這種活寶,他在坦邦大陸也是大師級的人物,別人見到他都是戰戰兢兢的,哪敢嘴花花的開玩笑。但是納善的身份又不同,認真算起來還是長輩,他急忙說道:「東西在這里,我帶大家參觀。」

他走到邊上對著牆面使了一個印訣,那面牆體慢慢地變透明了,一會兒就消失無蹤。

納善驚呼:「他奶奶的,這麼多東西啊。」坦歌也驚訝得張大嘴說不出話來。南茲侗自豪地說:「珍後槍坊所有的精品都在這里,請大家慢慢看。哦,老納……我叫你老納沒意見吧,自己去挑一件吧。」

這是一間足有三百多平方米的空間,各式各樣的裝備整齊地陳列著,攻擊性的武器只占了一個角落,其它全是各種鎧甲、護盾、防護罩還有一些奇形的裝備,就連李強也不認得是什麼。

納善東張西望一臉的饞相,他猶豫了片刻,徑直走到一排鎧甲前,歪著禿腦袋左看右看。其實他一點都不懂得好壞,但是他有一招絕的,不停地瞄一下南茲侗,他發現自己走到其中一件鎧甲面前時,南茲侗的身子微微一呆,他心里直樂,這件一定是寶貝。他毫不客氣地把鎧甲拿了下來,若無其事地說道:「嗯,算了,就這件吧,不好意思拿太好的東西。」

李強順手拿過來看看,大奇:「哎,納善,看不出來,你眼光實在不錯,這件鎧甲很不錯哦,比這里其它的鎧甲強很多,你撿到寶了。」他把鎧甲還給納善:「真是奇怪,你應該不懂這個的,手氣也太好了。」

納善得意地大笑道:「哈哈,老大,我是不懂,可是他懂啊。」他用手一指南茲侗。

南茲侗苦笑道:「這是我准備參加今年大拍賣會的鎧甲,我看你在挑,一直都沒有講話,你怎麼知道我想什麼,怪了。」納善洋洋得意地說道:「就是因為你一直看著我。」李強恍然大悟:「我知道了,他看你的反應。嘿,納善還真是聰明。」

帕本一臉不以為然:「老納是在黑獄練成這招的,他做老大的時候,誰要想藏一塊好晶石,可難啦,他那只毒眼可是一目了然的……」納善大叫:「兄弟,老納早就改邪歸正了,你還提……那段……傷心往事……嗚嗚……」他用手捂著臉,一只獨眼從指縫里瞄著李強:「自從歸順老大,我老納現在可是一個好人。」

坦歌笑道:「你哭的太假了,不過,我們老納現在真的很乖……來……乖孩子,大叔給你好吃的……」

納善氣哼哼地放下手:「坦歌……你,老大,坦歌占我便宜。」坦歌轉身躲到李強身後,沖納善做了個鬼臉。這兩個家伙現在十分對脾氣,開起玩笑來也更加肆無忌憚。

李強一巴掌就刷了過去:「得了便宜還賣乖,欠揍……哦,老甲蟲,我要在你這里定制一百套鎧甲,一百面臂盾,還有各種武器,怎麼樣?」

南茲侗嚇了一跳:「老大,你要造反啊,不……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老大要這麼多裝備干嘛?你們才幾個人……」鴻僉也好奇地問:「師叔要這麼多鎧甲做什麼……哦,是不是打算賣到西大陸去。」

李強說道:「我有一幫流落在坦邦大陸的兄弟,他們已經無法回家鄉了,坦邦大陸現在這麼亂,我不得不武裝訓練他們,最少讓他們有自保之力吧。老甲蟲,你的裝備正好合用,他們的水平很低,使用不了修真者的武器和鎧甲,我用兩件武器和你換裝備如何?」

南茲侗眼睛一亮:「是心煉之法制作的嗎?」

李強笑道:「是我自己煉制的,我不能告訴你如果煉制,但是給你這兩件武器,你也能琢磨出一些道理來。」

別說是南茲侗激動,就連鴻僉和庫勃都很羨慕,這種師門的武器,在修真界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李強居然拿出兩件來換。庫勃實在是心癢癢的忍受不住,厚著臉皮笑道:「老大,要裝備還不容易,我來訂購。嗨嗨,那兩件仙器就送給我們師徒吧。」

南茲侗聞言,蹦起多高,老臉通紅,連聲怪叫,看他樣子已經抓狂了。

眾人大笑……

上篇:第八章 師叔祖     下篇:第十章 心煉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