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十章 心煉之法  
   
第十章 心煉之法

南茲侗在他最動心的時候被人橫插一杠,他可是真急了,好不容易能得到兩件寶貝,只要仔細的研究一番,不敢說能學會心煉之法,但是制煉之法肯定可以更進一步。他一把推開庫勃,走到李強面前,那一副笑臉讓李強都感到不寒而栗。只聽他哧哧笑道:「老大……哎嗨嗨,我拿一百二十套鎧甲和臂盾,再加一百二十副飛翼和武器換。另外,這里每一個人都可以挑一件東西,算是見面禮。我們敲定了,不能反悔的。」

納善歡呼一聲:「老甲蟲,先謝了。哈哈,又可以拿一件寶貝啦。」他拉著帕本、坦歌和趙治:「哎,哥幾個商量一下,老坦比我識貨,我們怎麼也要把最好的搞到手。」趙治笑道:「這還要商量,我的辦法最簡單,找好了就請老大看一下,老大說好不就行了。」

他們四個人立即開始搜尋起來。半晌,納善有點泄氣地說:「滿屋子的東西,我老納眼睛都看花了,簡直不知道拿什麼了。」

李強笑道:「我可不會說了不算,老甲蟲,我們成交。」

南茲侗喜不自禁:「謝謝老大!呵呵,謝謝老大……」李強急忙阻止,看樣子如果不阻止的話,他會不停地謝下去。庫勃眼巴巴地看著李強:「老……大……」鴻僉瞪了他一眼:「庫勃,不管師叔給不給法寶,作為小輩怎麼可以要呢?師叔,別理他!」

「哎,鴻僉,我沒有打算送你們現成的法寶……」李強停了一下,只見庫勃流露出明顯的失望表情,鴻僉恭敬地站立在一邊,沒有絲毫的不愉之色。李強心里歎息,看來庫勃的修真到底還差得遠。他接著道:「不過,我打算給你們師徒倆各煉制一件,而且,你們可以在一邊學。」

這話一說,庫勃差點沒喜昏過去。鴻僉也沉不住氣了:「太好了,謝謝師叔!弟子雖然得到過師尊的指點,唉……可是弟子當時的修真水平很低,很多東西都不太理解,師尊離開後,弟子一人潛修,這才發現很多問題都無法解開,再想請教師尊已經不可能了。」

南茲侗在邊上不停地苦笑,他心里急得直冒冷汗,這種機會到哪里去找,可是人家是重玄派的師徒傳授,自己是沒法開口請求加入的。梳理得整整齊齊的長髯被他抓得亂七八糟,嘴里不停地嘟囔著,也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李強早就看到他一副神不守舍的樣子,微笑道:「煉器時老甲蟲也來吧,你可以看,可以學,可以聽,但是不能問,如何?」南茲侗腿一軟,「咚」一屁股坐在地上,抬著頭叫道:「好!我不問……我把嘴巴紮起來,一句話都不說……謝謝老大!謝謝老大!謝……」他也喜瘋了。

納善興沖沖地走了過來,手上拿著一件奇怪的武器:「老大,這是什麼武器,好古怪啊,這個東西好不好?」

李強接過來一看,這件東西有兩尺半長,有拳頭粗細,上面黑白兩色花紋纏繞,還雕著一只不知名的獸頭,獸頭上有兩只對角,有點像牛角卻是一白一黑。李強覺得這個東西不像是武器,而像是一件土著的藝術品。他說道:「納善,我也沒有見過,不知道怎麼用,你要問老甲蟲才行,拿著吧。」

南茲侗現在正是心情激蕩之時,聞言恨不得把知道的全都告訴李強。他實在太感激了,沒有哪個修真門派的高手會如此幫助一個外人的,李強的這種大氣讓他從心底里拜服。他先誇道:「老納,你的眼光實在是不錯,這是一件法寶,不是一般的武器,名字叫‘青影束’,稍微有點修真基礎的就可以用,威力不算大,不過比起刺脊槍要好多了,用的時候把真元力輸到握柄處,激活就行了。」

納善已經能使出一點點真元力了,聞言立即輸進一點真元力,青影束上黑白兩色花紋亮了起來,獸頭上的黑白角也有青白色的弧光閃動。納善喜不自禁地叫道:「哎呀,發光啦,好玩!好玩!」他低著頭轉動青影束,一條長長的弧光從黑白兩角間飛了出去。

納善一抬頭,不由得大驚,原來坦歌也拿了一件東西正好走過來,那條弧光朝他直撲過去,所有的人都措手不及。坦歌猶如遭到雷擊,身子陡然強直,不停地顫抖。李強突然明白了,這像是電能,坦歌被電擊了。幸好納善是初次擺弄,發出的弧光只是很小的一條,不然就要闖大禍了。

坦歌被出其不意地電到,渾身不停地抖動:「納……納……納……納善……善善……」語不成聲。李強聽他還能說話,松了一口氣,急忙上前扶住他,運真元力查看他的傷勢,還好沒有大礙。

納善也嚇得結結巴巴:「坦……坦……坦歌,對……對,對不起……」他真的很內疚,把手上的青影束反拿著,遞向坦歌:「老坦,你也打我一下……」

坦歌抖了好一會兒才停下來:「哎喲喂……抖死我了。老納啊,你不想讓我活啦,搞這麼一個東西來害我。還呆站著干嘛,過來扶我,給我捶捶背……」納善手忙腳亂地扔下青影束,不停地道歉:「對不起,對不起,老坦你打我吧!」

坦歌突然笑道:「我打你干嘛,快!給我敲敲背,捏捏腳……讓我也放松一下。」

大家都放下心來,坦歌沒事。定下神來,大家這才注意到坦歌的形象,只見他衣服被弧光焦灼得滿是窟窿,還冒著縷縷青煙,滿頭的綠發根根豎起,感覺他的頭都比平時大了幾號,臉上綠一塊黑一塊的,竟然還在洋洋得意地吆喝著納善干著干那。

李強首先忍不住大笑道:「哈哈,坦歌……算了……你去梳洗一下吧,你也太誇張了……哈哈……」納善驚魂初定,一邊給坦歌捶背,一邊也低聲地哧哧發笑。坦歌說道:「老納,我怎麼聽到一種奇怪的聲音啊。」納善死命繃住臉:「沒有啊……什麼聲音也沒有啊……這里多麼的安靜……」

趙治「吭哧」「吭哧」地拼命忍住笑,他不是被坦歌逗笑的,倒是看見納善的臉繃得像個苦瓜,那表情又像笑又像哭,讓他忍俊不禁。但他又不好意思大笑,只好死命的蹩。

李強停下笑,幾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安靜下來。突然從納善的鼻子里「嗤」出一聲怪音,這下誰也忍不住了,一個個瘋狂大笑起來,沒有人還能繃得住。

南茲侗心里真的很羨慕這群人,和他們在一起有一種無拘無束率性而為的感覺,心情也無比的放松。他撿起地上的青影束走到納善面前:「老納,這只青影束就送給你,以後可要小心,你還不能完全控制,要多練習。」

納善看著青影束臉上流露出一絲恐懼,剛才他差點把自己的兄弟給電死,直到現在心里都感到後怕。李強順手接過,他十分好奇,在家鄉電能是一種很普通的能源,沒有想到晶石也能產生如此強大的電流。他探出一絲真元,閉上眼睛仔細分析里面的結構。南茲侗立即緊張起來,這件青影束是他的得意之作,他知道李強在察看是如何制作的。

細細的觀察了一番,李強心里暗暗贊歎,這件法寶設計得相當精巧,最精彩之處是用很少的真元力就可以激發出比較強大的攻擊能量,可惜的是攻擊方法太單一了,只能發出一條電弧光,對高手來說用處不大。

「老大,這……這個有什麼缺點嗎?」南茲侗竟然有點膽怯地問。

「很不錯的法寶,嗯,我試試改動一下。」李強說完,手上的青影束凌空浮了起來,從他手上冒出一團紫焰,開始燒灼青影束。

大家都沒有想到李強會立即動手修改。南茲侗激動得腿肚子發軟,他低低的驚呼了一聲,又趕緊用手捂住了嘴,他發現李強手上的那團紫焰,竟然是傳說中的炫疾天火,仙界的煉器之火。

所有的人都圍攏過來。鴻僉沖大家擺擺手,意思是不要驚擾了李強。

其實,李強的炫疾天火已經不完全是星星宮時的天火了,自從紫炎心吸收了天火,又有火精的推波助瀾,炫疾天火已經不像初見時那麼霸道了,現在它猶如馴服了的猛獸,完全可以控制了。天火比之三昧真火又要強上許多,用它煉器在修真界恐怕也是獨此一家,別人就是想學也學不來。

因為是現成的法寶,改造起來就容易多了。李強先把棍體用天火淬煉一番,將里面的雜質燒去,把結構稍作修改。這對他來說是一件很簡單的事,心神到處結構立即改變,又充入了一些真元進去,不到三十分鍾一切搞定。

青影束就像變成了另一個東西,由兩尺半縮成了一尺半長,由拳頭粗細改成了只有鴨蛋粗,原來黑白兩色花紋纏繞的棍體,變為黑色的棍體上浮動著無數亮閃閃的銀星。眾人不由得驚歎,真是精致啊。

南茲侗知道法寶越小越難煉,這件青影束他費時十幾天才制成,當時想盡辦法縮小,自認為已經到了極限,沒有想到李強根本就不用費力,就將棍體縮小了差不多一半,好像整個結構都改變了,他心里不僅歎服而且震驚不已。

李強對著房間一角輕輕舞動青影束,一條長長的電弧飛出,打在地上「啪啪」作響。坦歌「蹭」地竄到李強身後,嚇得手都發抖。納善說道:「好像和剛才的威力差不多嘛,也是一條青色光。」

李強微微一笑:「大家看仔細了。」

只見他迅疾地舞動青影束,刹那間飛出一張電弧構成的網,這張網「劈劈啪啪」閃著電火花,更奇異的是,電網竟然停在空中,隨著李強手上的青影束緩緩轉動。李強嘴角含笑,頻頻點頭:「很不錯的東西,如果勁力控制得好,威力不同凡響。」

整個房間都被電網照得青白一片。李強輕輕一頓,電網立即縮成一個光球,發出「嗡嗡」的聲音,他問道:「老甲蟲,這個光球你要我往哪里打?收是收不回來了。」南茲侗還在震驚中,隨手一指牆腳:「就打那兒吧。」話音未落光球已經打到那里。

誰都沒想到光球落在地上會悄無聲息,一落下去,李強就後悔了,他只說了一個字:「飛!」人已經懸空,他一手一個,拎著坦歌和趙治,可是還有一個納善沒有手去抓。鴻僉、庫勃合力拉起帕本,南茲侗也心神恍惚地懸立半空。

光球一落地,就順著地面散了開來,電光四射,瞬間就布滿了整個房間。再看惟一留在地上的納善,他恐怖地狂喊:「老大救我……哇……咦哎喂哦啦……嗚啦啦……」他被電得跳起了瘋狂芭蕾舞,幸好他還沒有頭發,不過,估計他身上只要有毛的地方,可能都立起來了。

李強大急,揚手將趙治扔向南茲侗吼道:「接著!」另一只手拖著坦歌,就去抓納善。坦歌恐怖地大叫:「不要啊……」對於李強這種高手來說,被電一下實在是小意思,根本無傷大雅,可納善和坦歌就不一樣了,雖然電不死他倆,但電流通過身體的感覺可不好受。

李強一把抓起納善,他身上的電流立即順著李強的身體灼上了坦歌。納善在李強手上狂抖了足有兩分鍾,連帶著坦歌也抖了好一會兒。李強身上簡直一點感覺都沒有,他心里還奇怪,真有這麼厲害嗎?

納善手里拿著青影束,心里怕得要命。這是他有生以來得到的第一件法寶,也親自嘗到了它的厲害,他想不要可又舍不得,這是老大親自改造過的,何況這種電人的威力對他吸引力不小。坦歌在一邊看著他:「老納,你不想要就給我,我要!」他實在怕哪天這個家伙又控制不住,再電自己一下,那可受不了,還不如握在自己手里保險。

聽到有人爭著要,納善不加思索地說道:「我要!誰說我不要啦,還是老納自己握著保險。」他也反應過來了。

南茲侗低著頭冥思苦想,這把青影束為何會變成這樣,讓他困惑不解。他是第一次看見心煉之法,以前只是聽說過,最大的困惑是李強用的不是三昧真火,而是炫疾天火,他從來沒有聽說過修真界有誰是用天火煉器的,那是傳說中仙界的煉器之火啊,修真者是很難掌握的,這個李強實在太出乎意料了。

整個煉器過程一目了然,但是疑問卻越來越多。南茲侗心里癢癢的,恨不得伸手進去撓撓。他從學會煉器之後,幾乎所有的時間和精力全部都花在了上面,以至於影響到自己修真的進境,這次親眼目睹了修真界無上的煉器之法,給他巨大的震動,他知道自己以後的日子恐怕都要在煎熬中度過了。

一會兒功夫,帕本幾人都找好了各自的裝備。趙治和坦歌也是選的鎧甲,帕本除了鎧甲外,還選了一件臂盾,那是李強讓給他的。鴻僉和庫勃也把自己應得的一份讓給了他們幾個,對他倆來說,南茲侗的武器護具已經不算什麼好東西了。

李強道:「老甲蟲,這是三件法寶,你挑兩件吧。這三件分別叫百刃槍、鷹擊弩和赤焰龍盾,是我以前常用的兵刃,只是最近我有新的想法,要重新修煉新的武器了。」

南茲侗喜得眉開眼笑。三件武器拿在手上,他都不知道該如何挑選了,僅是武器的外表就已經讓他深深的著迷,他清楚這種心煉之法作的武器,必須自己再次修煉才能使用,不像是制煉之法作出的武器,只要作出來就可以使用了。要在這三件中挑兩件,他都快愁瘋了。

李強又看了一眼庫勃,笑道:「庫勃,你常用的武器是什麼啊?拿出來看看。」

庫勃看過李強的武器後,實在沒有勇氣拿出自己的東西獻寶。鴻僉深知自己這個寶貝徒弟想什麼:「庫勃,拿出來啊……胡思亂想些什麼!」庫勃紅著臉取出了十八個雞蛋大小串在一起的珠子,顏色是褐色為底,上面有黑色的點和線,密密麻麻的一層一層的浮在珠體上,李強發現每一層都描畫了一個陣法,這種武器他還是第一次見到,不由得好奇心大起。

李強把珠子拿在手上,用心神去察看,發現珠子上每一個陣法都相關聯,珠子與珠子之間有時有一個互補屬性的陣法,卻又不是每一個都有,每一個珠子都有十八層陣法,可似乎還差了什麼東西不夠完整,即使這樣,其複雜程度也是他見過的法寶中最繁複的了。

「庫勃,你這件法寶叫什麼?是誰制作的?你給我們演練一次看看。」

庫勃見李強如此鄭重其事,他也驚訝起來,說道:「老大,這件法寶我也不知道名字,我現在叫它連環珠,這是在西大陸的一座廢墟里發現的,一開始我也不會用,後來和師尊研究後才會了一點,可是它的威力很小,但是比我自己的法寶好用些,因為它既可以攻擊,又可以防守。」

李強問道:「老甲蟲,你這里應該有專門試驗法寶的地方吧,帶我們去!」南茲侗忙不迭說道:「有!有!有!大家跟我來。」

試器場在地下更深處,面積很大,頂部是半球狀,專門加上了防護。一行人走進里面,整個場地空曠乾淨,南茲侗笑道:「這里可以大膽的試,這個場地我加了五層防禦,應該不會有問題的。」他很自信的說道。

李強又看了一遍珠子,默默記憶下來。一共有十八種奇異陣法,他只用了不長的時間就完全記了下來,這要歸功於他是用心念來記憶,既快速又不易遺忘。他將連環珠還給庫勃笑道:「我來試試看,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李強站在試器場中央,想了想剛才看到的陣法,試著用真元力凌空虛畫出一幅,低叱一聲:「去!」一道紅光從手上飛出,「啪嗒」擊在牆壁上,牆壁上防禦青光閃動,無聲無息的就化解了。庫勃驚訝極了,這種紅光就是自己法寶的攻擊形態,可是李強手上並沒有拿著連環珠。

李強緊接著畫出第二個陣法,這次卻是一道青光從手上飛出,威力同樣很小。他停下來閉目沉思。

鴻僉幾人大氣都不敢喘,明白他在鑽研連環珠的奧秘。庫勃心里佩服死了,老大真是不同凡響,只看了一遍連環珠,就能憑空放出它的攻擊,而自己和師尊試了無數次,才學到了一點使用的皮毛。

李強腦子里一遍又一遍的回想著剛才記憶下來的陣法,突然他有點明白了。

上篇:第九章 購置裝備     下篇:第十一章 十八層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