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十一章 十八層陣法  
   
第十一章 十八層陣法

只見李強兩手翻飛似乎在掐著印訣,刹那間他的手亮了起來,一青一紅兩道光從他手上打出,那光一離手便「叭叭」發出怪異的震響,青色光忽地鑽進紅色光里,整個試器場都閃亮起來。南茲侗一個箭步躍到牆邊打出印訣,牆體突地亮起,這是他眼見不好立即增加房間的防禦。

「乒乓……轟」

試器場一陣晃動,半晌,才平息下來。

庫勃目瞪口呆地看著,他怎麼都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強的攻擊力。李強滿意地喝采道:「太棒了!原來是這麼回事,今天的收獲可大了。」又對大家說道:「你們都站到我的身後,我再試一次,我也不知道有多大威力,保險點!大家都躲開點,哦……都將鎧甲穿上。」

鴻僉疑惑道:「師叔,為什麼這樣鄭重其事的……」李強笑道:「我剛才只是兩層疊加,下面試一下三層疊加,我也不知道有多大威力,小心沒大錯。」大家忙不迭地穿上鎧甲和戰甲,李強揚手穿上瀾蘊戰甲。

南茲侗是第一次看見李強穿上瀾蘊戰甲,他一生都在鑽研如何制作鎧甲,陡然間看到瀾蘊戰甲,他整個人都蒙了。他可是識貨的人,雖然不知道李強身穿的是什麼戰甲,但是他知道這個東西絕對是一件稀世珍品。鴻僉叫道:「老甲蟲,發什麼呆,快過來!」

李強在心中又將十八種陣法過了一遍,挑出三種相關聯的最基礎的,運真元力憑空畫出。這次他兩只手都發出「嗶嗶波波」的脆響,無數的小彩球浮在他雙手之間,他兩手往懷里微微一縮,大喝一聲:「破!」

彩球化作五彩的箭雨布滿了他的身前,隨著他的一聲大喝,彩箭如狂風暴雨般射了出去,懾人心魄的利嘯聲突然炸響。試器場已經不僅僅是震動了,防禦一層層的被箭雨擊碎,等到箭雨消失,試器場的防禦已被完全破去。

試器場一片寂靜。

庫勃喃喃自語:「這麼厲害,竟然會這麼厲害。唉,我還成天在尋找好法寶,自己已經有了卻不知道。」南茲侗差點把自己的胡子都拔了下來,試器場的這五層防禦有多厲害,他太清楚了,竟然能被李強空手破去,太不可思議了。這下,他對李強是鴻僉的長輩一事倒是深信不疑了,果然是厲害啊。

李強深吸一口氣:「可惜,可惜……不能試四層疊加了,不然,這間試器場肯定要塌掉。」他心里其實也很吃驚,因為,這種攻擊方式可以將全身的真元力快速發出,威力確實不同凡響,但是缺點也十分明顯,那就是後繼無力。

納善四人都聽不懂李強說的什麼三層疊加四層疊加的,四個人自成一堆在那里聊天。鴻僉、庫勃和南茲侗修真水平較高,都注意李強的說話。庫勃問道:「老大,什麼叫四層疊加啊?是和珠子有關嗎?」

李強拿過他手上的連環珠:「你們看上面有什麼,別用眼睛看,用你們的心神看!」連環珠在他們三人手中傳了一圈,南茲侗道:「上面好像是符咒,太多了,看不清,我修真功力不夠。」鴻僉道:「是符咒,我們重玄派叫它陣法,不過我看不懂,我只識得一、二個陣法。」

李強在地上用手指畫出一個陣法,說道:「你們記下來,然後用真元力把它凌空畫出後,再將陣法擊出,來試試看。」他忍不住過起老師癮來了。

庫勃覺得好玩極了,立即運真元力凌空比劃起來,鴻僉和南茲侗也跟著學起來。納善扭頭看見:「哎,哥幾個,你們看,他們在搞什麼?」趙治仔細看看:「什麼東西?像是在鬼畫符啊。」帕本道:「不對,他們在學東西,我去看看。」他急忙跑過來,看見地上的陣法:「快過來,老大在教新東西呢!」

庫勃急得大叫:「我來不及畫出來啊,太複雜了,真元力根本沒等陣法形成就散了,老大,你是怎麼做到的?」鴻僉和南茲侗也失望地住了手,根本就來不及做。李強直搖頭:「不是真的用真元力畫一遍陣法,試著用心念畫,那比眨眼都快,再來一次。」

三人又開始嘗試。

「不對……老甲蟲,是用心去畫……」

「老大,什麼是用心去畫……我不懂哎!」

「庫勃,是用想的……先想好了……再……哎!」

「師叔,怎麼才能先想好啊?我怎麼忍不住就用上真元力去畫呢?」

「是用真元力去畫……不對,用真元力在……他媽的!怎麼這麼笨!」

「……呃……」三人傻了。

李強抓狂了,他沒有想到,很容易的事情到了他們三人手上,竟然會這麼困難。其實他真是冤枉他們三人了,因為,他是煉過元始門心法的人,影夢甲的修煉靠的就是這種手法,而他們三個完全沒有這種經驗。

三人可憐巴巴地看著李強,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從此以後,他們見到他心里就怕。李強歎息,自己真不是個好老師,明明心里很清楚,可就是講不明白。他很不甘心,咬牙發狠:我就不相信教不會你們。

他這個決心一下,鴻僉三人可就苦了。李強的口號是:一遍不行兩遍,兩遍不行三遍,直到行為止,什麼時候悟出了,什麼時候結束。他又加了一句:每人只有三次詢問的機會,用完拉倒。

李強拿過連環珠走到一邊,慢慢的琢磨。他試著將珠子拆開,一顆一顆的擺放在地上,先找有陣法相聯系的珠子,將它鄰近擺放,很快就形成了一個圈,但是,最下端似乎還缺少一顆主陣法,他這才明白庫勃為什麼發揮不出這件法寶的威力。

李強運出一點真元力啟動第一顆珠子,一道紅光在那顆珠子里開始流轉,緊接著鄰近的一顆也被啟動,整串珠子就像點燃的導火索,陸續地亮了起來。李強拿起一顆,沒想到整串的珠子都被拎起,這串珠子居然無繩自連。

納善驚歎:「哇,好看!真的好看!」

李強呵斥道:「庫勃,看什麼看!快去練習!」庫勃眼看到自己那串寶珠閃閃發光,卻不能問老大是怎麼回事,垂頭喪氣地又開始他的鬼畫符。

帕本問道:「老大,我能不能練啊?」他用手指著陣法。李強笑道:「你們幾個功力不夠,還不能練,等有了他們的修真水平,自然可以去學。」帕本很不服氣道:「老大,你再做一遍,我來試試。」

鴻僉三人已經暈頭轉向了,乘機走了過來:「師叔,您老人家再做一遍吧,讓我們體會一下。」李強歎氣:「這不是看了就會的,好吧,我再做一次,看仔細了。」

他故意放慢速度,一只手根據陣法的形態,自然而然變化出兩種手型,手心里紅光微動:「都看清楚了嗎?去!」紅光脫手而出。鴻僉三人茫然地相互望望,還是不明白。帕本很老實,規規矩矩按李強剛才的手法一絲不苟地做了起來。

納善笑道:「老帕,算了,咱們就別湊熱鬧了。」帕本全神貫注地掐著手訣。庫勃突然叫道:「大家看帕本……他……他做出來啦。」

紅光在帕本手上微微閃動,帕本輕輕一推,一道淡淡的光飛了出去,沒有飛出多遠就消散了,但是大家都明白他學會了,只不過他的功力不夠而已。庫勃首先反應過來:「老帕啊,你是怎麼弄的,快教教我!」鴻僉誇道:「帕本老弟的悟性真強啊。」

帕本被大家誇得臉都紅了:「我沒有看那張圖,我只是學老大擺的手法,將真元力運到手掌而已。嗯……我什麼也沒有想,只是想擺好手勢。」

李強大喜:「我知道了!哈哈,原來是這樣的……可以由里及外,當然就能由外及里,設計這種陣法的人太了不起啦。」

鴻僉似有所悟,庫勃和南茲侗還是一頭霧水。很快坦歌、趙治和納善也都嘗試成功,緊接著鴻僉也學會了。庫勃和南茲侗都要哭出來了,他倆怎麼都學不會,李強知道他們已經鑽進牛角尖了,隨手又擺出第二種手勢:「庫勃、老甲蟲,跟我學這個。」

這次所有人都立即上手學會,庫勃興奮地笑道:「呵呵,原來根本就不要管什麼陣法不陣法的,手勢對了就行,太容易了。」李強笑罵道:「容易你個頭!這樣學是可以,但是你們永遠學不到陣法里面體現的精髓。」

庫勃笑道:「管他什麼精髓不精髓的,會用就行了。老大,這串珠子就孝敬你老人家。嗨嗨,老大能不能賜晚輩一件兵刃啊。」他和李強這群人沒待多久,就已經迅速學會了如何死皮賴臉。

李強心里卻在想另外一件事:攻擊的陣法都有了,但是防禦的陣法呢?

李強將基礎的十八個陣法默想一遍,其中涉及到防禦的有六個。他看了一眼還在練習的庫勃,迅疾地打出第一個防禦,一片黃色的猶如粉末狀的東西沒入庫勃的身體。庫勃嚇了一跳:「老大,你在干什麼?」

李強突然一拳擊在他的胸口,「乒!」庫勃連連後退,身上黃光閃動,無聲無息的就化解了拳勁。鴻僉奇道:「這是防禦陣嗎?」李強點點頭,雙手連續掐出各種印訣,手型的變化簡直讓人眼花繚亂。納善突然發現自己身上五彩繽紛,當李強將六層防禦全部打在他身上時,驚人的變化出現了。

納善身上竟然神奇地出現了一套透明的光甲,所有人包括李強全都傻了。

庫勃上前用手摸摸:「哎,還有點彈性呢。老納讓我試試看。」納善沒明白:「試試什麼東西啊……哇……你干嘛打我……咦,一點感覺都沒有,不疼啊!」庫勃一拳比一拳重,一拳比一拳狠。納善咧開大嘴傻笑:「哎,老庫啊,你沒勁嘛,使點勁打……不行啊,我怎麼沒感覺,快!使出你吃奶的力氣……打……」他都狂得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李強操起地上的百刃槍對准納善:「庫勃讓開,我來試試。」

納善扭頭看見,大叫著就向遠處跑去:「老大,你的槍厲害,別打啊!救命啊!」

李強笑道:「沒有的事,我會控制好的。」話音未落青色的槍刺已經飛出。他可不想讓納善受傷,先試著用一個槍刺打中納善,然後連續地擊打,一時間試器場上「乒乒乓乓」夾雜著納善恐怖的怪叫,顯得熱鬧非凡。大家都不住地贊歎光甲的防禦力不同凡響。

南茲侗心里暗暗算計著這種光甲的防禦力,最後得出的結論他自己都吃驚,那完全可以比得上一般修真者的戰甲。除非有特殊能力,一般修真者能穿上戰甲必須要到元嬰初期的水平,南茲侗自己也才開始煉制戰甲,他現在還不能穿上,只能穿自己特制的鎧甲。

納善越跑越驚訝,雖然他被百刃槍打得跌跌撞撞,但是他明白,一點事情都沒有。李強停下手,心里更是驚訝,越發覺得這串珠子來曆神秘:「庫勃,這次到西大陸你和我們一起去吧,我想看看你說的廢墟。」

鴻僉插話道:「好的,師叔,我也跟您去,那個地方我熟悉。」庫勃滿臉興奮,連連叫好,他覺得這個年輕的長輩真是太厲害了。

過了好一會兒,納善身上的光甲才慢慢的黯淡下來。

一群人說說笑笑的回到地面上的房間,南茲侗招呼大家落座。他笑著說:「老大,我就要鷹擊弩和赤焰龍盾吧。呵呵,我也有一樣法寶給老大,不過,我不會用,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法寶,老大看看。」說著遞上一件東西。

那是一件古怪的玩意兒,有點像女孩子盤頭發時用的發叉,上有七根齒,下有握把,薄薄的一片只有巴掌大小,顏色為淡綠半透明。李強拿在手上細細觀察,沒有發現特別的地方:「好奇怪的法寶,叫什麼啊?」

南茲侗回答:「我也不清楚,我以為老大知道呢。」李強點點頭,無意間扳動其中一根齒,「嗡」,一聲低低的音散開,圍坐的人幾乎同時向後一仰。李強微微吃驚,又扳動另外一根齒,「空」,顫音抖動,坐著的人幾乎被彈起。這下所有的人都好奇了。

七根齒每一根的聲音都不一樣,李強覺得很有意思,順手插在頭上,心念微動,「嚶」,從他頭上閃出一片淡綠影,圍坐的眾人同時受到波及,全部向後翻滾,直抵到牆邊才停住。南茲侗苦笑道:「好像什麼東西到了老大的手里,馬上就變了。這件法寶在我手上這麼多年,也沒有搞清楚怎麼用,唉……」

李強笑道:「這件法寶似乎是女孩子用的,應該是一件奇門寶貝,我留下慢慢研究,搞明白了以後送給有緣人吧。」又道:「老甲蟲,鷹擊弩和赤焰龍盾你要重新修煉後才能用,百刃槍就送給庫勃吧,也要重新修煉。」

庫勃幾乎是跳著過去的,一把操起百刃槍,輕輕地舞動了幾下,覺得出奇的順手。他獻寶似的跑到鴻僉面前:「師尊,您看看這槍,我太喜歡了!」鴻僉拿過來運真元力察看了一番,不住地點頭:「好東西!嗯,庫勃你重煉的時候要小心,里面有三種攻擊陣,陣與陣連接的地方尤其要注意,如果煉不好威力反而會減小的。」

南茲侗找來不少食物給納善他們吃。李強、鴻僉和庫勃都已經進入辟谷,吃不吃無所謂。南茲侗看李強不吃,又端出一盤邦奇甯國的特產水果,這個李強倒是願意嘗嘗。

吃完飯,納善抹抹嘴,嘟囔道:「這里什麼都好,就是吃的不好……稀奇古怪的東西,吃著別扭。」趙治深有同感,拍拍他的肩膀:「老納,以後回到家鄉,我請你吃紅燒大塊肉,冰糖醬肘子,饅頭薄餅管飽。」納善口水立即流了下來:「哎呀,老趙……別說了,你想饞死我啊……」

南茲侗突然站起:「咦,這個時候有誰來找?老大,鴻前輩,請稍坐,我出去看看是誰來了。」李強注意到掛在屋角的一串像風鈴一樣的東西在閃動,心想:這是門鈴嗎?南茲侗急忙走出門外。

房間外的庭院里傳來一陣笑聲。李強發現鴻僉和庫勃的神色都有點驚訝,心里也不由得好奇起來,是什麼人來了?鴻僉和庫勃已經坐不住了,鴻僉站起身來:「師叔,弟子也去迎接一下,好像是一位熟人。」庫勃點頭道:「老大,師尊,我也去……」他急急忙忙地跟著出去了。

不一會兒,從門外走進一位綠族的男士。李強大吃一驚,立即站起身說道:「是你!」

那人也是吃驚不小:「李強?你怎麼在坦邦大陸,你不是被……」他不好意思說下去了。李強笑嘻嘻道:「是卡本啊,沒錯,我是被抓到坦邦大陸的,不過,現在已經沒事了。」

坦歌急忙上前恭恭敬敬地行禮:「坦歌參見卡本神使。」

卡本開心的笑道:「老甲蟲,沒有想到你這里有這麼多高手。你也知道,邦奇甯國正在和坦特國開戰,大神坎波兒號召國內所有的修真高手,都要為祖國出力。」

南茲侗、鴻僉、庫勃甚至坦歌,居然都同時回答:「願意聽從大神的召喚!」

李強不樂意了,大喝一聲:「老子不願意,他奶奶的!老子事情多得煩不完,你又來插一腳,老子不干!就不干!」鴻僉幾人差點沒被嚇死,坦歌哀求道:「老大,別這樣說……老大!」

卡本根本就不生氣,他知道李強是誰,他一看見李強就決定一定要拖他下水:「你有什麼事情本神使可以幫你解決,呵呵……不過,既然你在邦奇甯國,請無論如何也要為我們國家出力。」接著他又說道:「坎波兒大神和傅山前輩可是好朋友哦,上次大神還提到你,說接到傅山前輩的傳話,讓我們幫助尋找你。」

李強這人的弱點就是太看重朋友,卡本神使這句話一出口,他就為難了。他使勁地撓著頭,臉上的表情可就豐富了。他憋了一會兒,沒頭沒腦地冒出一句:「老子想打架……老子要揍人……」卡本「噗哧」笑道:「我陪你去打……想打誰啊?」

南茲侗瞄瞄李強,他真搞不懂,卡本神使為什麼會對李強這麼客氣,聽卡本的口氣,連大神坎波兒都知道他。鴻僉和庫勃卻有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他們師徒倆在坦邦大陸的修真者中屬於中等偏上的水平,尤其鴻僉因為是記名弟子,不願意透露師門來曆,生怕給重玄派丟臉,所以,名氣並不大,卡本就不知道鴻僉是重玄派的弟子。

李強心想:既然你來拖我下水,我也不讓你快活。他突然笑道:「卡本,嘿嘿,我要和阪壽商行打架要人,你來嗎?」

上篇:第十章 心煉之法     下篇:第十二章 遭遇突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