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二章 嵐湫公主  
   
第二章 嵐湫公主

卡本神使微笑著取出一只精美的盒子:「老大,會用嗎?要不要我來效勞。」

李強奇怪他竟然沒有先提條件,而是立即給出離殞丹,心里不由得生出一絲感激:「不麻煩神使大人了,我會用它。」納善等人都奇怪,一顆丹藥還有會不會用的問題,喂他吃下去不就行了。

大家來到帕本的床前,只見他氣息更加微弱了。李強示意大家站開點,他小心地打開盒子,拿出一顆粉色的靈丹,有鴿子卵大小,一股淡淡的甜香散了開來。李強先輕輕揭掉帕本傷口上覆蓋的綠皮,只見酒盅大的傷口已經發黑,散發出一陣陣的惡臭。李強對治傷大夫道:「你們把他的傷口清理一下,快點!」

那幾個大夫手足無措,其中一個說道:「這個……怎麼清理啊……」

李強也是一愣,這里的醫生竟然不會清理創傷。後來他才知道,這里治療創傷都是用那種發光的綠皮,只不過每一個大夫的綠皮都不太一樣,有好有壞而已,敷在傷口上,一般的外傷很快就會痊愈,傷重的就很難了。這里的醫療水平不但比家鄉差得遠,就是比之天庭星都要差上許多。

那些所謂的醫生,看著李強憑空取出許多稀奇古怪的東西,放在帕本身邊,只聽他吩咐道:「給我搞幾盆熱水,要燒開的,快點……」圍看的人都不明白他要干什麼,納善擔心的問道:「老大,這是干什麼啊……趕快把靈丹喂給帕本吃吧。」

李強靈丹到手心情大好,不厭其煩地解釋道:「納善,這種靈丹用法與眾不同,如果給他吃下去,那就糟踏了。這次我來做醫生,給大家露一手。」其實他也是硬著頭皮蠻干,好在有靈丹作後盾,為了救帕本,他也顧不得許多了。納善聽了他的話倒也不奇怪,在黑獄他就看見過李強給人治傷了。

地上排好了一溜醫療用品,有鑷子、剪刀、酒精、碘酒、藥棉和棉簽,可是就是沒有手術刀。李強想了想,還是老辦法,用飛劍吧。他取出在黑獄給賁做過手術的那把四寸飛劍,用三昧真火微微燒灼:「納善你按住帕本的兩只手,鴻僉你按住他的腳,庫勃你給我遞東西,准備好了嗎?哎……發什麼呆啊!」

鴻僉、庫勃和卡本都傻眼了,他們都是識貨的人,看著老大手執極品飛劍,聲稱要清理傷口,都呆住了。半晌,才清醒過來,忙不迭上前幫忙。李強用飛劍小心地把發黑的死肉剔除,飛劍鋒利無比,劍到肉除,十分的爽利。帕本根本就沒有清醒,只是微微的呻吟了幾聲。

李強發現在傷口深處還有許多細小的碎刺,只好咬著牙用鑷子一根一根的拔出。終於,鮮血流了出來,李強收起飛劍,將靈丹一分為二,取一半用真元力化開,一團粉色的霧凝在空中,空氣里的甜香味濃烈起來。

粉色的濃霧慢慢地融進傷口,傷口立即停止了流血。眼看著酒盅大的傷口,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迅速的變小了,一盞茶的功夫,創口已經消失,只留下一塊粉色的傷疤。李強又將另外半顆靈丹融化,說道:「小心了,帕本馬上要吐出淤血……」

李強還是說慢了,帕本突然一張嘴,「噗」一口黑血仰天噴出,床邊所有人都被噴得黑血淋頭,那味道要多難聞就多難聞。只聽帕本吼道:「好悶啊……呃……」李強趁他大叫之際,將融化的靈丹打進他的嘴里。

帕本渾身一激靈,身子繃得筆直,連續抖動了好一會兒。出乎大家的意料,他長歎一聲,翻了個身,竟然呼呼大睡,不一會兒就打起了呼嚕。

大家不約而同都長歎了一口氣:「唉……」相互望望,臉上浮現出欣慰的笑容。庫勃皺皺鼻子:「好臭啊……」納善也低聲嚷道:「臭……真他奶奶的臭……老大……臭不臭……」李強一巴掌刷過去:「沒記性,你才臭呢!」

熱水恰好送來,李強也沒有想到會這麼快,熱水都沒有用上。他取出幾條毛巾遞給大家:「都洗一下,換件衣服。庫勃找個人來,給帕本也擦一下,大家最好能洗把澡。」納善摸著光頭齜牙咧嘴道:「嗨嗨,老大……對了,我們家鄉那里有大浴池,可以同時泡上幾十個人,那叫熱鬧啊。哎,庫勃,這里有這樣的地方嗎?帶兄弟去吧,舒坦一把!」

庫勃從來就沒有離開過坦邦星,他搖頭道:「我們這里沒有什麼大浴池這個東西。」納善又大驚小怪地叫道:「啊……真是差勁,連浴池都沒有。老大,你這個毛巾好軟啊,好東西,我要了。」洗完臉他就把濕毛巾直接揣進了懷里。

李強嘿嘿笑道:「納善,等回到你家鄉也請我一起去泡澡,我們家鄉也有那玩意兒。」納善頓時興奮起來:「那當然啦,一定請!一定請!」說笑間,坦歌、趙豪等人走了進來。坦歌笑道:「呵呵,這里好熱鬧啊。老大,我們回來了。」

趙豪很開心地上前施禮:「師尊,所有的兄弟都安排妥當了。」

大聯會的斯廷旦會長道:「請各位到煥庭去小坐。」卡本神使也說道:「是啊,不要打擾了病人。」李強心里微微一沉,心想他還沒有提條件呢,點頭道:「好,一起去吧。」

煥庭是大聯會秘密開會的地方,眾人一層一層地往地下走,一路上戒備森嚴。納善邊走邊嘀咕:「老大,老大,這個地方怎麼動不動就往地下鑽啊,到哪都是下地去,真憋氣……」李強雖然沒有說話,心里卻很認同納善的話。

這是一間圓形的房間,非常潔淨素雅,眾人進門後盤腿坐下。斯廷旦笑道:「這里比較安靜,也不會有什麼打擾,正好用來談話。」他說完看看眾人不再言語,一時間屋內寂靜下來,沒有一個人說話。

沉默了很長時間。卡本神使微笑地端坐著,神色不動,李強低著頭似乎在想什麼,納善東張西望一刻都不停。斯廷旦奇怪地看著眾人,心里琢磨:他們都在想什麼,竟然都不說話。趙豪和坦歌都摸不清狀況,自然不會多嘴。

終於,一陣鼾聲驚動了大家。只見納善盤坐在地,禿頭歪在一邊,張著大嘴,口水流得多長,睡相極其惡劣,呼嚕聲越來越響。他實在是太累了,一旦安靜下來,忍不住就睡著了。

坦歌「噗哧」笑了,他站起身來想去搖醒納善,李強急忙阻止道:「坦歌,別叫醒他,這幾天他太累了。」庫勃起身扶著納善讓他平躺著睡。

卡本神使依舊一言不發,微笑地看著李強。

李強暗歎這個老狐狸,拱手施禮道:「謝謝神使大人援手。」

卡本知道李強不會耍賴,笑嘻嘻地說道:「這件事不用謝,呵呵,只是一個交換條件而已。」李強點頭:「那也要感謝,畢竟救了我兄弟一命,這是什麼條件也換不來的。」卡本神使眼中閃過一絲欣賞,笑道:「老大,我專門到阪壽商行和他們商談,他們幾個主要當家的,都不知道此事,答應我在這幾天調查清楚,請老大無論如何忍耐一下,好嗎?」

李強微微笑道:「可以,不過,我要阪壽商行交出一個人來,名字叫步基共。」他明白卡本神使在和稀泥,反正他手上現在有三個阪壽商行的什麼大尊,身份地位都比那個步基共高,不愁他們不就范,所以他篤定得很。

卡本神使心里奇怪,步基共?沒有聽說過這個人啊,聽名字應該是西大陸的人,怎麼會惹上李強這樣的修真高手?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庫勃忍不住插話道:「神使大人,您用什麼條件和我們老大交換離殞丹?」他倒是著急了。

房間里的氣氛頓時緊張起來,不知道卡本神使會說出什麼來。

卡本臉色嚴肅起來:「大家都知道邦奇甯國和坦特國的這場戰爭,其實,西大陸的國家也卷了進來。坦特國目前和西大陸的番國結盟,得到了他們的承諾,等到恐懼風停息,他們會派一批馴獸高手來,幫助坦特國成立軍獸部隊。西大陸的搏殺獸普通士兵是很難抵抗的,所以,我們要阻止他們……」

鴻僉道:「神使的意思是要我們殺掉這些馴獸高手?」

卡本搖頭道:「不是,我們無法知道他們這些馴獸高手什麼時候過來,而且他們安排的很縝密。我是要老大幫助送一件東西去西大陸。」大家聞言松了口氣,李強直覺這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問道:「送到哪里?」

卡本稍稍猶豫道:「過莽原……到天戟峰。」

鴻僉等幾個本地人大吃一驚,就連斯廷旦會長都震驚道:「啊……莽原?」

李強問道:「什麼莽原啊?」

鴻僉都不知道該如何解說。斯廷旦會長說道:「雖然我沒有去過西大陸,不過,莽原我可是聞名已久了。聽說那里遍布沼澤荒原,里面的怪獸極多,而且大多凶猛無比,搏殺獸在那里都必須成群結隊的,落單的很快就會被更凶狠的怪獸獵殺,那個地方可不是人去的。」

李強並不太在意怪獸,他對自己這些人很有信心:「哦……這還好,不算太困難。卡本,送這件東西和番國的馴獸高手有什麼關系?」卡本神使猶豫片刻道:「這個……主要是一個同盟關系,他們得到這件東西,自然就能解決番國的問題。」

聽他言不由衷的說法,李強知道內幕絕不是這麼簡單,不過他也不願意陷入很深,笑道:「既然神使不願多說,那就這樣吧,任務我們接下了,東西一送到就算兩清了,神使大人以為如何啊。」

卡本神使明顯地放松下來,他還真不能多說。李強笑道:「莽原多大?到時候我帶著東西飛過去,不就行了……嗯?不對,應該不會有這麼便宜的事情……」鴻僉苦笑道:「師叔,莽原我知道,以前我師尊就在莽原附近修真的。莽原上空有青透隼,是非常可怕的東西,而且莽原的中心地帶是上古的舊戰場,到現在那里面還有一些可怕東西,神秘得很啊。」

鴻僉鄭重其事地補充道:「這些都還好,最可怕的是晶石類武器在莽原上會威力大減,發揮不出十分之一的功效,還不如一些好的冷兵器。對修真者的限制也不小,似乎整個莽原都被籠罩在一種奇怪的罩子里。很久以前師尊曾經警告過弟子,修真沒有到元嬰期絕對不要進入莽原,即使到達元嬰期也還是少去為妙。」

李強暗自心驚,元嬰期的修真者基本上都煉有戰甲可以防禦,其防禦力不是世俗界的人和獸所能傷害得了的,看來這個莽原真是有點古怪。

卡本神使道:「嗯……是比較難走,所以才會請老大去。東西不多,大約有十個箱子,還有三十多人……」李強嚇一跳:「人?你說除了東西還有人?」卡本微笑著點頭。李強心里不由得苦笑,這個老狐狸,太狡猾了,說話說一半,他明白這下不可能取巧了。

李強心有不甘說道:「卡本……神使大人!」卡本好笑:「什麼?老大!」

「嗯,你知道的,我們這幫人流落到坦邦大陸來,可以說是一窮二白。嘿嘿,既然有這麼大的任務,又這麼危險,你看我們缺乏很多裝備和物品,有道是皇帝不差餓兵,嘿嘿,神使大人是不是贊助一點錢數啊?」

大家一愣,這是老大說的話嗎?怎麼開口敲詐起神使大人來啦。卡本也是一呆,隨即笑道:「那是當然,沒有問題。」李強笑嘻嘻道:「嘿嘿,有神使大人這句話就行了。嗯,先讓大聯會墊上錢數。」他心里發狠,無論如何也要讓卡本大大的破費一筆。

斯廷旦覺得非常有意思,他第一次看見有人敢敲神使大人的竹杠,笑道:「沒有問題,這些錢數大聯會還付得起。」李強叫道:「我可不要大聯會付,我要神使大人付。嘿嘿,神使大人的錢數花起來爽!」他又道:「我也好沾點神使大人的仙氣……嘿嘿。」

卡本神使知道李強想什麼,笑道:「別為我省錢,盡量地花……呵呵。」李強一陣氣餒,知道錢數對於卡本來說根本就不關痛癢,以他的修為應該不會心痛錢財了。他想想好笑,根本就沒有必要和他斗氣,於是問道:「神使大人……卡本,要送的人是誰?」

「是拉都國的使團……」卡本還沒有說完,李強就叫道:「不會是嵐湫公主吧?」

卡本神使驚訝萬分:「咦……老大也知道她?」

李強點頭道:「認識,而且還蠻熟悉的。」他心里不停地偷笑,又道:「嗯,神使放心,我們一定會護送嵐湫公主順利到達天戟峰的。」坦歌忍不住「噗哧」笑出聲,卡本神使奇怪地看了坦歌一眼,不明白他笑什麼。

坦歌對神使可不敢隱瞞,說道:「老大早就已經答應了嵐湫公主,保護他們到西大陸去。」卡本神使這下可真的愣住了,結結巴巴說道:「啊……老……老大,這個……哎!我怎麼會沒有搞清楚……」

李強和鴻僉幾個知道的人都忍不住哈哈大笑。卡本神使苦笑道:「老大到底是老大,簡直就是無處不在啊。」李強忍住笑:「神使大人,這個任務可以不算,我可不願意占這個便宜,事情實在是太湊巧了。」他深知卡本已經無法改變什麼了,說兩句牙疼話也無關緊要。大家看他一副得了便宜又賣乖的樣子,都覺得好笑。

卡本神使低頭沉思片刻,自失一笑道:「不用,說實話這個任務並不是那麼好完成的,路途中可是千難萬險。嵐湫公主可是梵禪天的印女,身份非常特別,老大,你無論如何都要保護她的安全。」

李強撓撓頭自言自語道:「印女……印女?奇怪,我在哪里聽到過的……印女……」他猛地一拍大腿道:「對了,印女露潤玉……嵐湫公主就是印女露潤玉吧!」他想起了納納敦調查回來說過的話,當時沒有十分在意,現在講到印女他才記起。

卡本神使覺得自己真是小瞧了李強,這家伙一副不動聲色的樣子,居然什麼事都清清楚楚,就連印女的原名都知道。他哪里知道李強他們在吃店出丑的事情,他只知道李強到坦邦大陸的時間不長,竟然什麼事情都有數,真讓他吃驚不小。不過卡本心里倒是放心了許多,覺得這個任務托對了人。

斯廷旦掛在腰間的一個綠色小球閃起光來,他站起身致歉道:「外面有人找,我去去就來。神使大人、前輩請安坐。」李強心想:咦,還有這種東西啊,以前好像聽誰說過的,坦邦星也有類似地球的通訊工具,我們也得想法子裝備一下。

趙豪小聲問道:「師尊,去西大陸後,我們還回這里嗎?是不是所有的兄弟都去。」

李強被他提醒了,想想說道:「嗯,應該不會回來了。找到海瑪瑙,護送嵐湫公主後,我們直接去找古傳送點,回你的家鄉。對了,你馬上回去,和兄弟們商量,願意和我們走的都帶上,把危險告訴大家,不要勉強他們。留下的人我們安排到大聯會,以後就要在坦邦大陸生活下去了。」

庫勃興奮了:「老大,這些人大聯會都要,我保證讓他們在這里生活好。」他深知這是一批沒有根的人,而且他們經過老大的指導,一定可以有大用。鴻僉不以為然地搖搖頭,他知道自己的寶貝徒弟在想什麼。

趙豪起身告辭,庫勃一把拉住他,笑嘻嘻道:「師叔,我陪你去……」趙豪看看李強,見他微微點頭,便也笑著說:「好,這里曲里拐彎的,你帶我走也好。」

「我砍死你……奶奶的……唔……你敢……」

大家被這一嗓子嚇了一跳,只見納善翻身咂咂嘴,繼續打著呼嚕。坦歌笑罵道:「這個老納,睡覺都不安生。」

李強站起身來說道:「卡本神使,這事就說定了,我還要看看帕本去……」

斯廷旦匆匆忙忙進來,說道:「前輩,阪壽商行的行首巴重德空來了,硬說我們抓走了他們商行的大尊。」他氣得臉色鐵青,又道:「簡直是胡說八道!我告訴他們卡本神使也在,他們就要求拜見神使大人。」

卡本神使笑道:「斯廷會長不用生氣,卡本會解決的……」

李強笑嘻嘻地說道:「沒錯,我是抓了他們三個什麼大尊,跟大聯會沒有關系,只是我一個人出手。」他攬在自己身上,是想撇清大聯會。可是卡本和斯廷旦聽在耳朵里,可就不一樣了:他竟然輕描淡寫地說抓了三個人,而這三人還都是修真者。他倆簡直搞不清李強到底有多厲害。

上篇:第一章 卡本神使     下篇:第三章 小海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