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三章 小海妖  
   
第三章 小海妖

卡本神使覺得有點棘手了,以李強顯示出的實力和他的背景,如果他要和阪壽商行作對,那整個邦奇甯國的商界可能都要亂了。現在是戰爭時期,是無論如何也要保持商界穩定的。卡本沒有想到這麼快雙方就動上手了,他說道:「斯廷會長,請帶我去見巴重德空。老大,你們先休息,這事就由我來出面解決吧。」

李強淡淡地說道:「也好,免得見面後喊打喊殺的。哦,神使大人,記住讓他們交出步基共。」卡本神使苦笑著點點頭,躬身招呼斯廷旦會長,兩人滿臉嚴肅地走出煥庭。

坦歌道:「老大,我們是不是去看看弟兄們去,他們已經住下了。」李強笑道:「好吧,一起去,看看大家在大峽口都有什麼收獲。」說著站起身道:「把納善叫醒吧,回去再休息。」

大聯會在風喃市有無數的產業,房產就更多了。李強手下一百多個兄弟被安排在一個比較僻靜的地方,這是一座封閉的大院落,李強進門後就發現里面熱鬧非凡,所有的人都在院子里,一看見李強他們,立即圍了上來。有人叫道:「老大回來了!」眾兄弟幾乎是異口同聲叫道:「老大好!」

李強心里湧起一股暖流,笑道:「這麼熱鬧啊,大家好!哎,庫勃過來……」

庫勃興沖沖地跑了過來,他開心極了,剛才就這麼簡單地試了一下這些人,發現竟然個個都是好手。最重要的是他們的身體基礎出奇得好,真是讓他心癢難忍,恨不得全部接受下來,這樣的話大聯會的實力可以立即加強許多,尤其現在是在戰爭狀態,對大聯會的好處是不言而喻的。

「老大,什麼事?」

「嗯,是這樣,阪壽商行的三個大尊,你去把他們帶到這里來,小心不要驚動別人。還有,把帕本也抬過來。嘿嘿,巴重德空現在正在大聯會和斯廷會長交涉呢,你先別管他們,要不了多久他們就會找來的。」李強一臉壞笑的樣子,他才不在乎什麼巴重德空呢。

庫勃叫道:「來幾個兄弟和我一起去。」人群里立即一陣騷亂,「呼啦」一下,幾十個人圍上庫勃,「我去!」「帶上我!」「別搶……別搶……我要去啊!」這些家伙憋在大峽口里這麼長時間,人人都想出去散散心,頓時,場面狂熱起來。

別說是庫勃沒有想到,就連李強和趙豪都有點吃驚。李強笑道:「哎呀,庫勃,沒有想到你的魅力無窮啊,才剛來一會兒,兄弟們個個喜歡。」趙豪喝道:「都別亂!媽的!沒規矩,通通排好隊,一天不敲打你們就要上天啦,集合!」

經過這段時間的訓練,趙豪已經建立起很高的威信,聽到他的大喝聲,幾乎在一、二十秒的時間內,所有的人就排好了整齊的隊形,大院內立即寂靜無聲。只聽趙豪訓斥道:「像什麼樣子……亂糟糟的,一盤散沙!如果打起仗來,你們剛才的樣子,通通都會完蛋……唵……下面點到誰誰就走出隊列……」趙豪挑出十人,問庫勃:「夠了嗎?」

庫勃心里那個羨慕啊,看趙豪只一聲令下,整個隊伍立即就變了,變得那麼威嚴而有煞氣,他真是越看越喜歡,連連點頭道:「夠了,夠了。老大,師叔,我先去,馬上就回來。」他帶著十人匆匆忙忙地走了。

趙豪問道:「師尊,您還有什麼話要對他們說嗎?」李強贊許地笑道:「嗯,訓練得不錯。呵呵,兄弟們!這幾天大家好好休息,都放松一下,解散!」他才不想多說廢話呢。解散了眾人,他說道:「趙豪,有多少人想留下的,統計了沒有?」

「有十來個人吧。」趙豪小心地回話,他怕李強生氣。李強疑惑道:「怎麼才十幾個人,不對吧?趙豪,你要和他們講清楚,這次去西大陸是很危險的,我並不想讓大家去冒險,他們中間有很多人都是沒有辦法才和我們走的。你告訴大家,不走的可以安排在大聯會,生活會很好的,知道嗎?」

趙豪這才發現自己領會錯了師尊的意思,急忙道:「弟子再去統計一下。」

納納敦、韓晉、賁、巴拉和烏亞等人都圍攏過來,分開了不少時間,大家見面都很高興。李強招呼大家席地而坐,聊了起來。

經過在大峽口里的訓練,這些領隊的大武士無論各個方面都有了質的轉變,已經不再是黑獄里可憐巴巴的苦囚了,其中變化最大的是賁和烏亞,他們兩人的先天條件實在是太好了,其進步的速度讓趙豪都感到吃驚。

守門人報告:門口來了一個年輕的老頭,他後面還跟著一輛車。

李強問道:「年輕的老頭?他有沒有說找誰?」守門人說道:「沒有說,只說他是珍後槍坊的。」李強跳起身來,連聲道:「快請!快請!老甲蟲來了。」

李強「啪」的一拍手:「都和我去迎接朋友!」疾步向門口走去。大家還是第一次看見老大興師動眾地迎接一個人,心里都覺得好奇,急忙跟著過去。李強已經攜著一位老者滿臉笑容地進來了。

南茲侗看著滿院子的彪形大漢,奇道:「老大,這些就是你的兄弟嗎?好家伙,個個英雄好漢的樣子啊。老大不會是想要在坦邦大陸干一番事業吧。」李強大笑著拍拍他的肩膀說:「老甲蟲,坦邦大陸是你的家鄉,我可不敢在這里和你搶生意啊,哈哈。」

南茲侗也笑了,對鴻僉道:「前輩,如果老大來開武器坊,我們這些私人槍坊通通都別混了。哦,老大,叫幾個人去把門外的東西搬進來,這次我把珍後槍坊的珍品全帶來了,共有一百二十套鎧甲和臂盾,還有一百二十副飛翼和武器……」

圍在邊上的人聽了南茲侗的介紹,一個個眼睛開始發光,沒等他說完,已經有一群人沖出門外。車上幾只大箱子被抬進院子,李強走到箱子邊,輕輕敲敲,笑道:「老甲蟲這次可是大手筆了。趙豪,你來安排,把裝備都發下去,讓大家試穿……可能還要調整一下才行吧。」

裝備立即發給了眾人。賁也穿了一套,他在院子里來回走動,又縱起身跳了跳,感覺非常滿意,走過來拍拍南茲侗,裂開大嘴就笑。李強說道:「不愧是珍後槍坊的裝備,看著就不一樣啊。」

南茲侗一共帶來三種類型的鎧甲,一種是黑紅色的鎧甲火屬性,一種是黑青色的鎧甲水屬性,還有一種是黑色鎧甲,不要求屬性,不過性能稍差些。因為南茲侗是修真者,所以他的鎧甲制造吸取了許多戰甲的長處。

賁穿的這套鎧甲有頭飾環,是半月狀的額飾,上嵌雞蛋大小的晶石,卡在額頭上,其防禦可以護住整個頭部。胸甲的樣子很奇特,猛一眼看去就像兩條魚躍出水面,魚頭正好在兩肩上方,將肩膀襯托得寬闊威猛。護臂從手腕至肘全由細小的三角倒刺構成,左手手肘部緊扣一面臂盾,戰靴一直延伸到大腿上。穿上這套鎧甲就是平常的人也能襯托得高大驃悍,何況是一個身形健壯的異族大漢。

大夥陸續穿戴完畢,院子里的氣氛都不一樣了。李強歪著頭仔細端詳著賁。南茲侗可就緊張了,他知道李強在制器方面可是大行家。

半晌,李強笑道:「剛則剛矣,稍欠柔和……」南茲侗聽得一頭霧水,疑道:「老大,還有什麼缺陷嗎?」李強上前給賁調整了一下頭飾,解釋道:「沒有什麼大問題,我只是說這套鎧甲給人的感覺……太過剛烈驃悍了,如果加上大氅會好得多。」

南茲侗急忙道:「大氅可以配的,不過,珍後槍坊不做這個。有一種大氅很好,是用冤魂海里‘黑錦葵’的皮制作的,有極好的天然防禦力,但是……數量極少。」

庫勃親自背著帕本,隨行的十個兄弟押解著三個俘虜進門。發現所有的人都穿著鎧甲,他心里吃驚,以為有什麼大事發生,喊道:「老大……老大……我們回來啦!」李強笑嘻嘻道:「庫勃,先進房間去,把帕本安頓好。讓那幾個兄弟來試穿鎧甲。」

幾個武士拖著三個俘虜向房間走去,匕旋突然大叫:「老甲蟲……南茲侗……救我!」

其中一個架著匕旋胳膊的武士聽他鬼喊,狠狠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罵道:「就你不安生,欠揍!不許喊!」匕旋元嬰被封,這一拳打得他悶哼一聲,痛得眼冒金星。南茲侗回頭看見,大吃一驚道:「哎……這不是匕旋大尊……咦,吉棋果……德清靈什……這是怎麼回事?」

鴻僉急忙拉住南茲侗,小聲的把經過說給他聽。南茲侗長歎一聲,他都不知道該如何說了,猶豫了片刻,他理理身上的衣服,鄭重其事地行禮道:「老大,匕旋是我的朋友……我不敢讓老大放了他,只是求老大能稍稍善待……」

這是李強始料未及的,他沒有想到南茲侗會熟悉這三個人,不過,他對朋友的請求向來是不會拒絕的,於是道:「好吧,庫勃吩咐兄弟們,不要虐待三個俘虜,看住他們就行了。老甲蟲,別怪我,暫時還不能放了他們,要等阪壽商行的人來,談判後才能釋放。」

南茲侗心存感激,連聲道謝。庫勃遞給李強一只軟袋,笑道:「老大,我們把這只小海妖忘記了。」

「哎呀,忙昏頭了……可憐的小東西,別餓死了。」

李強連連拍頭,接過軟袋打開,抱起小海妖。只見這個小家伙,一雙藍眼半眯縫著,眼珠在眼皮里咕嚕咕嚕亂轉,嘴里不停「嗚嗚」低鳴,紅紅的小爪子從藍色翎羽里伸出,緊緊抓住李強的一根手指,似乎很惱火李強長時間對它不理不睬。

一塊烏子干憑空出現在李強手里。小海妖的藍眼霎時間瞪得滾圓,都來不及用爪子去抓,小腦袋一轉一口咬住,這才松開抓李強手指的小紅爪,抱住烏子干使勁吃起來,一會兒功夫就吃掉一大半,剩下一點被它扔下地去。小海妖伸出粉紅色的小舌頭,舔舔爪子,搖頭晃腦地又叫個不停。

李強怎麼安撫都沒有用,小海妖不停地用它的小腦袋撞他的胸口,似乎非常的委屈。李強奇道:「咦,這個小家伙很不滿意嘛,它還要什麼呀?」

韓晉伸手去摸,小海妖惡狠狠地一口咬去,嚇得他猛縮手。只聽「哢噠」牙齒的碰撞聲,周圍的人都吃驚地搖頭,這一口要是咬上,骨頭恐怕都要斷掉。鴻僉說道:「老大,它是不是想吃晶石啦,給它一塊晶石吃吃看。」

李強已經沒有低等級的晶石了,他在手鐲里找出一塊拇指大小的晶石,那是一塊水屬性的上品碧潮石。小海妖的紅爪如閃電般抓過來,鳴叫的聲音都變了,那是一種極其歡悅的低鳴聲,只見它的額頭上裂開一個小口,它努力地想把晶石舉到開口處,無奈小紅爪太短,急得它大聲嗚咽起來。

南茲侗無意間看見小海妖手上的晶石,忍不住揉揉眼睛疑惑道:「我沒有看錯吧,這塊是……碧潮石……上品仙石!」想了想又搖頭:「不可能的,我大概想要好仙石都想糊塗了。」

李強看見小海妖叫得可憐巴巴的,便伸手將晶石推進它額頭的裂口。一聲嘹亮的尖嘯,小海妖緩緩地飛離李強的手,懸停在空中。霎時間,小海妖渾身泛起藍光。院子里的人都被這藍光驚動,眾人鴉雀無聲地看著。

只見小海妖急速開始蛻變,身上寶藍色的翎羽猶如花瓣一般,紛紛飄落,一層層藍光就像大海的波浪,在它身上蕩漾起來,一根根蔚藍色的新翎羽緩緩長出,接著,身體兩側漸漸長出翅膀,翅膀上的藍翎也開始快速生長,很快重重疊疊的足有半尺多長的藍翎展現在眾人眼前,光彩耀眼美麗非凡。

小海妖額頭處露出一點碧潮石,光暈流轉,猶如它的第三只眼,頸後也生出一圈長長的藍翎,這時的小海妖看上去像一只奇異的怪鳥。它在空中劇烈的抖動了一下,身上剩餘的舊翎羽四下飛散,一只全新的渾身閃著寶藍色光華的小海妖,驕傲的懸停在空中。

驚歎聲如潮水般響起,大家都是第一次看見如此奇異的變化。韓晉、趙豪還有其他幾個自認為身手不錯的,都爭先恐後地去抱小海妖。

小海妖似乎極為不屑地低鳴一聲,耀眼的藍光閃動,便失去了蹤影。韓晉最不服氣,他覺得自己經過在大峽口的訓練,功夫已經大大的提高了,竟然會讓這個小東西逃開。有人看見小海妖停在院落的頂上,用手指著大叫:「它在上面……」

整個院子里全亂套了,有能力的就飛上去抓,沒能力的竟然穿上飛翼去追。南茲侗目瞪口呆地看著,看了一會兒,他也躍躍欲試想一露身手,恰好一道藍光向他這邊飛來,他忍不住躍起身,攔在小海妖的前面。

小海妖突然懸停,發出一陣像是嘲笑的咕咕聲。韓晉從後面大叫著撲上去。南茲侗一看機會難得,也快速移動身形。只見小海妖優雅地轉動著小腦袋,頭頸上藍翎微閃,身體突然筆直落下。

「乒!」

南茲侗和韓晉同時大叫:「抓住了!」

眾人大笑,只見韓晉和南茲侗兩人緊緊地抱在一起。

韓晉叫道:「怎麼是你這老頭……小東西呢?」南茲侗一把推開他,老臉都紅了,咬牙切齒地罵道:「這個小東西是故意的!我要抓住它!」他四處張望:「咦……跑到哪里去啦……呃,老大……」

李強笑眯眯的抱著小海妖,說道:「好了,大家別玩了。老甲蟲,有些人的鎧甲可能有不合適的地方,麻煩你現在給修整一下。」南茲侗心有不甘地看看小海妖,大聲道:「誰的鎧甲穿在身上感覺太緊或者太松的,馬上到我這里來,我給大家調整一下。」

李強拿起軟袋就要將小海妖放進去,誰知小海妖大聲鳴叫起來,它看上去非常的不樂意,兩只小紅爪死死的扣住軟袋沿口,兩只漂亮的藍眼緊盯著李強,身體不停地扭動。李強笑道:「你不想到軟袋里,那我怎麼帶著你啊,快進去吧。」它似乎有點怕李強了,嗚咽了兩聲,小爪子松開,身子蜷縮進袋。

韓晉說道:「老大,我來拿著。」拿過軟袋,他得意的拍拍袋子,笑道:「這個小東西挺好玩的,下次我來喂它,它就聽話了。」

有人提醒韓晉道:「哎呀,你手上的袋子發光啦,大家快看!」

一道耀眼的藍光透出軟袋,「波……啪!」軟袋碎裂,碎片猶如蝴蝶紛飛飄舞開來,小海妖得意的鳴叫著飛向空中。韓晉被它耍了兩次,笑罵道:「你這個壞東西,看我怎麼收拾你。」縱起身形追去。藍光微閃,小海妖一頭就紮進韓晉的懷里。韓晉的感覺可就不好了,他覺得像是被人狠狠地揍了一拳,翻身跌落在地,幸好剛才試穿的鎧甲還沒有脫下,沒有受傷。

站起身來韓晉滿臉通紅,尷尬萬分,堂堂的領隊大武士被一只小小的怪鳥揍翻在地,雖然是不小心,可是也很難堪啊。院子里的人都沒有笑他,沒有人想到他會被打,韓晉的功夫可是有目共睹的。眾人吃驚之餘四處找尋小海妖。

李強也是大吃一驚,急忙問道:「韓大哥,有沒有受傷……豈有此理……」他跳到空中。有人喊道:「它在那里……快追!」小海妖好像知道闖禍了,拚命的在院子里亂飛,小小的身子猶如風馳電掣般,在空中掠出一條一條的藍光。李強已經知道小海妖的古怪,他追得更快。只見院子里一大一小兩條影子,上下翻飛急轉直停,看得眾人頭暈眼花。

因為是封閉的院落,小海妖逃無可逃,被李強逼到院子的一處死角,它懸在角落委屈的嗚嗚鳴叫。韓晉叫道:「老大,別傷它……我沒事的!」李強知道如果是在野外,自己是沒有辦法追上它的,小海妖蛻變後,它的速度比在寵物店時快了不止一倍。

聽著它有點撒嬌的嗚咽聲,李強笑罵道:「以後不許亂撞人啦,別亂跑……過來吧。」令人驚奇的是小海妖似乎明白李強的話,低鳴一聲就鑽進李強的懷里。韓晉苦笑道:「這個小東西認人……還欺生。」

守門人急急忙忙來到庫勃身邊,小聲報告了幾句,庫勃微微一呆。李強問道:「什麼事情?」庫勃道:「卡本神使、斯廷會長還有阪壽商行的巴重行首過來了,一會兒就到。而且阪壽商行的空厚也來了,他好像是匕旋的長輩,很神秘的人物,老大要小心他。」

李強撚指一彈「啪」一聲響,他大聲說道:「所有的兄弟全部都穿上鎧甲配好武器,列隊站好,我們有朋友來了。嘿嘿,大家精神點,趙豪你來指揮。」

上篇:第二章 嵐湫公主     下篇:第四章 十八滅魔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