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四章 十八滅魔手  
   
第四章 十八滅魔手

一百多武士在趙豪的指揮下整齊列隊,除了帕本和納善還在房間里睡覺,坎坎奇陪菠菠會主未回外,其他的大武士都站在隊列前。趙豪也不清楚師尊想干什麼,心想也許是要讓來人看看這些武士的本領吧,他大聲說道:「所有的人通通打開防禦鎧甲,隨時准備亮兵器。」

院子里開始明亮起來,火性鎧甲閃著暗紅色的光暈,水性鎧甲則泛出柔和的青光,武士們心里很是自豪,隨著防護的打開,整個隊列慢慢地蓄起一種詭異的壓力。鴻僉、庫勃和南茲侗也站在隊前。

庫勃心里更是驚歎,從整個隊伍里傳出來的煞氣,讓他又驚又喜,這些武士比之大聯會的武裝,水平高出可不是一點。他悄悄地瞄了一眼南茲侗,見他也是滿臉驚訝。南茲侗心里明白,這群武士的修真基礎相當的好,如果只是少數幾個這樣的人他也不會稀奇,可是眼前百十來個全都這樣,真讓他驚訝萬分。

李強調出兩個小隊排在大院入口處站立,自己率領趙豪、韓晉和鴻僉這些人等在門口。

一會兒功夫,卡本神使和斯廷會長陪伴著兩個陌生人,緩步走進大院,他們身後還緊跟著七、八個人。

這群人剛剛進門,整個隊列的注意力便全集中在他們身上,就像撥動了一根琴弦般,猛然間隊列中所有的武士都發出了自己的威煞,這種無形化有形的煞氣,直如滔滔巨浪翻卷奔騰,門口的幾人立即出表現不同的修為。卡本神使攜著斯廷會長,微笑站立,那兩個陌生人也站立不動,身上長衣卻無風自揚,而他們身後的幾人,卻連連後退給逼出門外。

卡本神使笑道:「老大,呵呵,不用擺這麼大的威勢吧。」

李強也是好笑,他並沒有想示威的意思,只是不想讓他們看著自己這群人像一盤散沙,這才集合起來的。他微微使了一個眼色,趙豪心領神會,立即指揮隊伍退到一邊。李強笑道:「呵呵,神使大人,只是歡迎諸位而已,請!」

那兩個陌生人站立不動。卡本神使笑道:「哦,先介紹兩位客人,這位是阪壽商行的行首巴重德空,這位是坦邦大陸著名的修真高手空厚大師。」巴重行首和空厚面無表情地看著李強。卡本神使又道:「這位是重玄派的修真高手李強,鴻僉的師叔。」

巴重行首依舊無語。空厚的嘴角微微抽動,他心里明白,這次遇見麻煩了,重玄派的背景他知道一些,因為這派的高手很少來坦邦大陸,在這里的影響不是很大,但是鴻僉他是知道的,雖然沒有交過手,但是實力絕對不弱,他的師叔還會差到哪里去。

李強也不動聲色仔細打量這兩個人。

巴重德空給人的感覺就是一般世俗界的凡人,沒有特別的地方,人極瘦,是個白魔。從黑獄出來的人,習慣上稱呼坦特國人為白魔。他臉上皺紋極多,層層疊疊的讓人看了很不舒服,尤其兩只眼睛時眯時合,讓人很難猜測他的心思。

李強第一眼看見空厚時心里湧起一種怪異的念頭,這人的打扮讓李強想起家鄉的寺廟。空厚竟然是和尚的裝扮,他光著頭,身穿灰色的長袍,脖子上掛著念珠,一只手上也捏著一串珠子,赤著腳,腳上一塵不染。他樣子看上去很年輕,卻長著一雙白眉,眉梢斜插,很像翱翔天際的雄鷹,是典型的鷹眉。

空厚銳利的眼光直射李強,兩人互不相讓地對視起來。空氣慢慢變得緊張起來。

小海妖低鳴一聲飛到空中,它也覺得不安了。

灰色的長袍獵獵作響,空厚身周的空氣似乎都波動了,一圈像彩虹般的光在他身後亮起。空厚單掌豎立,手上的珠串卡在虎口上,他頭微微低垂,指尖正對自己的鼻尖。李強立即看懂了,這是出家人的問訊手勢。

讓李強吃驚的是空厚發出的那圈七彩之光,他心里嘀咕:怎麼和尚還能放出佛光來?自從從地球出來後李強就沒有看見過寺廟和和尚,突然在坦邦大陸上看見一個出家人,他實在感到奇怪:媽的,也許是我自己胡思亂想,他根本就不是和尚。

一股無形的壓力緊緊地裹住了李強。空厚微微露出笑容,他覺得已經控制住了李強。漸漸地,空厚身上的七彩光華更加明亮。

李強一時走神,給空厚乘隙而入。不過李強身上的玩意實在太多,他無聲無息地運起了影夢甲,先護住了真身。他身為主人絕對不好意思先出手,這點風度李強還是有的。

院子里的人慢慢都覺出空厚和李強正在暗斗,兩人站立處五米之內無人能夠接近。空厚依舊是打著問訊,只是臉上已經沒有了微笑,兩道鷹眉幾乎直立起來。他心里暗暗叫苦,李強幾乎沒有移動,也沒有看見他穿戰甲,竟然能抵擋住如此巨大的壓力,讓他完全探不到底。

如果收手又實在太難堪,空厚不甘心地道:「請賜教!」他兩手開始扭動,霎時間兩只手掌在空中留下無數彩影,彩影聚合猶如綻放的鮮花,大喝道:「千謁蓮花!」

李強幾乎立即肯定這家伙一定是個和尚,即使不是也和佛教有關系,因為,坦邦大陸不可能有蓮花的。他也喝道:「客氣了!」寒靈巨掌應聲而出。

紫金色的虛影巨掌在手掌上形成,尚未脫手已經「波波」連響。李強的寒靈巨掌已經和侯霹淨的不太一樣了,他的真元力蘊含著極大的火性,應該算是紫焰巨掌了。

不但是趙豪、南茲侗和鴻僉等人,就連卡本神使都不知道怎麼辦了。這時候是沒有辦法阻止他們的,修真者之間的比試一旦開始就凶險異常,眾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卡本神使示意眾人退後,同時揚手撒出一道綠罩,將空厚和李強罩住。

千謁蓮花旋轉著緩緩飛向李強,蓮瓣上一絲一絲的銀光飛散。紫焰巨掌足足漲大到臉盆大小,李強才脫手而出,一脫手,便風雷之聲大作。這完全是硬拼的架勢,看誰的功力高,法門運用得巧。

紫焰巨掌壓上千謁蓮花,頓時亮起一道刺目的白光,院子里的人同時眯起了眼。雖然只是一瞬間,可眾人覺得似乎過了很久。

「卡刺刺……叭……叭……轟……」

眾人覺得大地都在顫動,巨爆的聲音實在是太響了,每個人的耳朵里都轟轟亂響。卡本神使不由得在心里禱告大神,這兩個人傷到誰都是不得了的大事,這時候可無論如何不能出事啊。

李強紫焰巨掌一出手,立即連掐靈訣。空厚咬牙抵住。爆聲一起,兩人同時被波及。空厚的腳下立即塌陷,人也連連後退。李強被這股無匹的勁力撞得飛到空中,狠狠地砸在綠色護罩上,這股沖勁立即觸動了太皓梭,金光突地閃起,「空……咚!」一聲悶響,手上正在掐著的靈訣立即消散。

綠色護罩頓時化作綠煙消散無蹤。空厚也被波及,太皓梭的力量絕對不是他能夠抵禦的,幸好不是對他所發,他只是受了點傷。空厚揚手飛出手上的珠串,一條褐色的珠影飛到空中,他正要發力,出人意料的一道藍光閃過,原來是小海妖,它渾身閃著藍光,比箭還要迅疾,把珠串叼走了。

空厚嚇了一大跳,他這串珠子可是蘊含了真元之力,竟然被一只小海妖憑空叼走,他愣住了。就這麼一耽擱,時機已經錯失。

李強也火了,他明顯不如空厚的功力深厚,大喝道:「好家伙,看我的。」

上次五層符咒疊加讓他吃過一次苦頭,這次李強學聰明了,雙手連續畫出,一層一層的疊加上去,畫到第四層時,他身體周圍一片光明,無數的金絲彩帶在他身邊飄浮,「劈劈啪啪」的銀色小火花不停地閃現,他手微微翻轉,金絲彩帶化作一條彩虹,從他手心穿過,眼看就要出手……

卡本神使連聲大叫道:「老大,住手……住手……」

空厚神色大變,也叫道:「佛祖……是十八滅魔手……住手!」

滿院子的人都不太明白空厚說什麼,但是大家都知道他已經輸了。李強也想收手,可是這股勁力已經蓄滿,如果不出手立即就會反噬,他也管不了這麼多了,揚手推出,所有的人都嚇得面如土色。

霎時,風云色變,天地無光。

院子里全亂了套,所有的人都向後閃去。

李強這一掌根本來不及轉移方向,只來得及抬高了手掌,勁力斜斜的掠過空厚的頭頂。這道彩虹前行的方向是院落的大門,那股無匹的勁力摧枯拉朽般沖了出去,發出陣陣轟響。

空厚絕望地以為自己死定了,他身後的七彩光華急速包裹上身。彩虹的勁力稍稍觸及到他,他十分明白十八滅魔手的威力,急速向邊上飛去,即使這樣也不能完全避開,身上的護身神光被擊得粉碎。他半跪在地,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心里怎麼都不明白:李強怎麼會自己教派傳說中的神功。

庫勃和南茲侗幾人都知道李強打出的是什麼,他們簡直不敢相信會有這麼大的威力。

「劈劈啪啪……」亂石齊飛,煙囂塵上,院子的大門和上面封閉的天頂,被這一掌炸出一個大洞,天頂發出難聽的吱吱嘎嘎的碎裂聲,洞口外的狂風立即呼嘯而入。只見李強還是剛才的姿勢,而空厚則半蹲在地,頭深深地垂著。狂風把空氣中的煙塵一掃而光,天頂的龜裂聲越發令人恐懼。

趙豪喝道:「所有的弟兄通通將防禦開到最大,准備武器,天頂要塌了,注意有大塊的落下,立即將其擊碎。各隊聚集,快!」卡本神使更加緊張,剛才被李強破了他的「綠隱居」他都來不及心疼,看著將要坍塌的天頂,他一手一個護住斯廷會長和巴重行首,其他人他可實在是無能為力了。

李強剛才那一擊幾乎用去一大半的真元力,他也覺得有點疲累。小海妖從空中落到他的懷里,炫耀的鳴叫數聲,松口丟下那串珠子。李強笑道:「這是你搶到的,就歸你了。」順手給小海妖套在脖子上。

空厚聽了哭笑不得,這個家伙也太損了,他把珠子給了這只扁毛畜生,自己臉皮就是再厚也不好意思討要了。

「哢叭」,「嘎吱吱……」

響聲入耳驚心,人人緊盯天頂,嚇得大氣都不敢喘。

「蹦……啪……嘩……」

天頂終於承受不住,崩塌下來。幾乎在天頂上大塊碎片墜落的同時,李強、鴻僉、庫勃還有空厚和卡本神使同時出手。趙豪一聲令下,眾武士舉槍向上瘋狂射出光球。

李強以前在寒冰原有過經驗,不敢用紫焰巨掌,他咬牙再次打出符咒靈訣,這次用的是三層疊加。他大喝道:「破!」五彩箭雨應聲飛出,對准的是一塊最大的碎片,箭雨立即沒入大碎塊里,巨力竟然將碎塊向上頂去。一聲悶響,那塊巨大的碎塊飛散開來,落下的碎石猶如冰雹,劈頭蓋臉地砸了下來。

卡本神使手一招,一頂很像地球上常見的小雨傘出現在他手中,傘面快速的轉動,樣子小巧玲瓏,一圈一圈的紅棕色光華,旋轉著飛出,緊緊地護住自己和兩大商會的首領。

鴻僉運起了飛劍。南茲侗的法寶很有意思,居然是他身上的白衣,他一把抓下身上的衣服隨手扔到空中,淡淡的白光從衣服里透出,把他身邊的人都罩在里面,碎石塊觸到衣服就被遠遠的彈開,他倒是輕松自如。

終於,石雨落定,院子上方露出灰蒙蒙的天空,一個殘破的大洞出現在眾人眼前,外面的狂風呼嘯而入,卷起地上的塵埃四處飛揚。只有少數幾個人受了點輕傷,其餘的全部安然無恙,只是大部分人都灰頭土臉的。

「老大,怎麼回事啊?……哎呀……」納善睡眼朦朧的從房間里沖了出來,他只穿了條大褲衩,赤著膊光著腳,手上拿著青影束,一出房門就被地上的亂石塊絆了一個大馬趴。他氣急敗壞地吼道:「誰……誰這麼缺德……地上搞這麼多石頭,害人啊!」

驚魂初定的眾人,被納善這個活寶逗得通通大笑起來。

斯廷旦和卡本神使商量了幾句,卡本笑道:「老大,你看這……已經一塌糊塗了,我們是不是換個地方談?」庫勃也說道:「是啊,還是另找一個地方吧,這里太亂了。」

李強撣撣身上的灰土,說道:「不必了,就在這里談,這地方我覺得舒服。趙豪安排一下弟兄們,都進房間避避風,這里風太大了。老甲蟲先別離開,等會兒我要給鴻僉他們煉器,正好你來參加。」

南茲侗興奮得連聲答應,笑道:「我等著,呵呵,還有一些鎧甲正好要修改呢,不著急。」他立即走進房間里開始工作。

院子里的武士在趙豪的指揮下都回到房間里,大院里頓時安靜下來,只聽見風在尖利的呼嘯。半晌,巴重行首忍耐不住了,他慢吞吞說道:「神使大人已經說了經過,我想這里面可能有點誤會……我剛才出來前查了一下,我們阪壽商行沒有步基共這個人,是不是你們搞錯了?」

坦歌大聲道:「什麼……這……」

李強歪著頭,一聲不響,同時阻止坦歌的說話。巴重行首又道:「可是我手下報告,你們不但打傷了我們阪壽商行的執刀手,還抓走了我們三位大尊……這個,是不是給我們一個交待啊?」說完他眨巴眨巴三角眼,若無其事地看著李強。

李強心念一轉,這家伙先什麼都不承認,把責任都推出去了,耍賴皮?那誰不會?李強大笑起來,說道:「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哈哈,是誤會,是誤會……」坦歌幾個人簡直不敢相信老大在說什麼,什麼誤會啊?可李強接下來說的卻讓他們嚇了一跳。

「巴重行首,執刀手被打就像剛才和空厚大師比試一樣,只是一個小小的誤會,至於阪壽商行的三個大尊……喂,你們誰看見了,反正我沒有看見。哈哈,抱歉了,這個罪名可不敢當啊。」李強一臉的滿不在乎。

坦歌忙隨聲附和道:「沒有看見啊,什麼大尊小尊的,是個什麼東西?」

「你……你……」巴重行首頓時被李強氣得方寸大亂,嗓音沙啞地吼道:「我們有證據,三個大尊就是你們抓的。神使大人,請你主持公道。」

卡本神使為難了,說道:「秉承大神的旨意,希望兩家和為貴。」他心里也在埋怨巴重行首:這個老家伙占慣了上風,也不看看是和誰在談判。

巴重行首一怔,心里又氣又急,神使大人從來都是幫自己說話的,這次為什麼態度大變?他看耍賴不成又說道:「唉,我們不敢違背大神的旨意,我真的不知道有什麼人叫步基共的,容我回去親自查一下,不過,請你們先釋放我們的大尊。」

李強面色開始猙獰起來,冷冷地笑道:「好啊,我也要去查查看,是哪個兄弟抓了什麼大尊小尊的,等著吧。」

空厚在悄悄傳音,似乎在催促巴重德空,他心里著急,想不通行首為什麼要保步基共這個小人物。巴重行首微微搖頭,也冷冰冰地說道:「我只是遵從大神的旨意不願欺負你們,哼哼,其實我們已經是很客氣了。」

這種威脅的話一出口,不但是空厚覺得不妥,就連卡本神使也覺出不好。

李強撓撓頭,問卡本神使道:「哎……神使大人啊,他是不是在嚇我?」

卡本神使苦笑道:「請大家冷靜點,不要意氣用事!」

巴重行首接著說道:「如果你們放了大尊,一切都好商量,否則……」

李強冰冷徹骨地接道:「咬我?老子看你是昏了頭,老得不會說人話啦,你是大神啊?什麼都要聽你的。怎麼會讓你這種人當上阪壽商行的行首?老子奇怪,像你這樣的東西當家,竟然沒給人滅了。」

巴重行首大約長這麼大從沒給人這樣挖苦過,他氣得渾身顫抖,只會指著李強,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坦歌幾個心里連呼痛快。

李強繼續說道:「老子什麼都知道,那個步基共勾結坦特國,故意販賣西大陸的行商,吞沒別人財產,哼哼,不幸得很,正好遇見了老子……」

巴重行首跳起多高地吼道:「你胡說……你造謠……你憑什麼知道……」別看他年紀大,跳得還挺高的。

李強突然咆哮起來:「聽清楚了,老家伙!老子就是從坦特國的黑獄殺出來的李強,老子這些兄弟全是黑獄的苦囚,里面就有這樣被抓的人。看看老子額頭上有什麼!」

院子里一片寂靜。巴重德空渾身發軟,他當然知道黑獄的事情,不過他沒有想到的是這群人會在這里。卡本神使也嚇了一跳,這件事情他也了解一些,卻不知道就是李強他們。黑獄的奴隸標志外界是不知道的,因為在李強進去以前,還沒有人能逃出來。

空厚驚訝地張了張嘴,他也蒙了。

上篇:第三章 小海妖     下篇:第五章 夢幻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