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五章 夢幻之夜  
   
第五章 夢幻之夜

卡本神使的笑容已經消失,臉色變得極其難看。他語氣空洞地說道:「我希望這一切不是真的……坎波兒大神絕對不願意聽到這個消息,所以,巴重行首……請你交出步基共。」

巴重德空臉上的皺紋更深了,他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但是,兩只手卻不聽使喚的抖動起來。他十分後悔來這里和李強見面,覺得自己實在是太輕敵了,現在的局勢就連一點回緩的餘地都沒有了。他使勁捏緊拳頭,說道:「神使大人,您千萬不要上了他的當,這些事絕對是造謠,阪壽商行這麼大,我不可能知道所有的人,但是我問過,肯定沒有步基共這個人……」

卡本神使的語氣更加冰冷了:「巴重行首,這件事情非同小可,如果這件事情是步基共一人所為,那麼只要交出步基共一切都好說,大神那里我去解釋,否則……後果你應該清楚,現在是戰爭期間……」他這話雖然冷,但是已經給巴重德空留了一個台階。

巴重德空可是老狐狸了,卡本神使的話給了他可乘之機,他立即想到一個陰毒的主意,笑道:「神使大人,也許我真是老糊塗了,請神使大人給我三天時間,我會給個一個圓滿的答複。」他已經下決心,把步基共殺掉滅口,送你們一具尸體,就說他是畏罪自殺,看你們能問出什麼來。不過,這次讓卡本神使起了疑心,實在是糟糕透頂,回去後一定要把所有的證據毀掉。

在場的人都是一怔,這個老東西轉變得也太快了吧。李強若有所思地看著他,他畢竟沒有巴重德空那樣的心狠手辣,對他來說殺掉自己的人是不可想像的,雖然暫時猜不到巴重德空的心思,可是李強知道他一定有什麼名堂。他轉念一想,反正手上有三個大尊,不怕你不來換。他也坦然了。

卡本神使松了一口氣,他心里拿定主意,要嚴防這個巴重德空,現在的關鍵是要安撫住李強,不讓這件事情影響到他去天戟峰的任務。

三方各打自己的算盤,暫時倒也相安無事。

沉默了片刻,巴重行首行禮告辭。空厚急忙道:「巴重行首,我有幾個問題要請教這里的主人,我隨後就趕來。」他在阪壽商行的地位超然,和商行里的七大高手不同,就是行首也管不到他。巴重德空心里微微一顫,咬咬牙點頭道:「好吧,我在商行等你。」

斯廷會長從頭至尾看得暈頭轉向,好不容易才鎮定下來,暗自佩服李強不愧是庫勃長老的師叔祖,確實厲害無比,把坦邦大陸上最有名的阪壽商行壓得氣焰全消,連他們的行首也討不到半點便宜。他對李強說道:「前輩,你們談。商會最近很忙,馬上要開大拍賣會了,事情十分繁雜,前輩如果有什麼事情只管吩咐,大聯會一定鼎立協助,千萬不要別客氣。」

李強道謝後送走斯廷會長和卡本神使,這才招呼空厚進屋。

空厚雖然走進房間卻是不肯落座,站著說道:「想請教主人,為什麼會我們教派傳說中的神功……」李強對空厚還是比較佩服的,知道他的修為比自己高,說話就客氣得多:「嗯,你說的是不是那個什麼十八滅魔手啊?我也有個問題要問,你是什麼教派的?」

空厚有點猶豫,自己的教派是很隱秘的,但他想想還是說了:「我是佛宗的佛子,不過,外界不太清楚我們的教派。」他歎口氣道:「我還不是真正的佛子,只是秉承了這一派別的傳宗。」

鴻僉低頭苦思,他聽過佛宗這個教派,走了兩步猛然想起以前師尊的話,他驚訝道:「佛宗不是早已經滅派了嗎?應該有幾千年了吧,怎麼還會有傳人。」

空厚退了一步靠在牆上,低頭宣道:「佛祖慈悲!佛宗並沒有被滅,只不過他們已經遠離凡塵,不再和修真界爭斗,我只是佛宗遺忘在苦海里的弟子,唉……」語氣里飽含著無奈。

李強心里的疑問更多,說道:「十八滅魔手是我偶然得到的,佛宗的弟子叫佛子,嗯,有沒有菩薩?有沒有羅漢?有沒有和尚尼姑?」眾人聽得莫名其妙,空厚更是目瞪口呆,半晌,他問道:「這些都是什麼東西?是法寶嗎?」

庫勃也笑道:「老大,你說的是什麼啊,沒有聽說過……菩薩……羅……什麼的,師尊你知道嗎?」鴻僉搖搖頭道:「我也不清楚,聽師叔說吧。」

李強連忙說道:「沒什麼……是我想多了。」他心里明白這個佛宗教派和家鄉的不太一樣,也許有一定的關聯,但是肯定不是家鄉的那個佛教。

空厚滿臉的失望,他原以為李強和自己的教派有什麼關系,這樣就可以了解一些情況。他喪氣的說道:「原來如此……先告辭了……你,唉!算了。」他看了一眼小海妖,無奈的告辭回去了。

納善穿戴整齊地出來道:「老大,帕本醒了。」

李強聞言大喜:「哈哈,太棒了!大家跟我去看看。」大家興高采烈湧進里屋。

帕本一覺醒來,發現自己非但沒有死,似乎功力還有了很大的提高。經曆過從生到死,再從死到生,他心里真是感慨萬千。看著李強帶了一大群人嘻嘻哈哈的跑進來,他激動得有點不知所措了。

大家圍坐在他的身邊,一個一個的向他問好。納善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哎,老帕啊,幸虧你沒事,老大為了你差點把風喃市都要毀了。乖乖……老大要發起飆來,是要嚇死人的。」他嘻著嘴誇張地說道。

坦歌用肩膀撞了納善一下:「老納啊,嘿嘿,你這樣說老大,他倒是很可能再次發飆,小心你的光頭……」納善橫了他一眼:「老大才不會呢。」

李強微微笑道:「帕本,我們很快就要去西大陸了,你的女兒可要你親自去找啦。等阪壽商行把步基共交出來,你就可以親自問他了。」

環顧圍著自己的這群兄弟,帕本含著淚笑道:「老大,以後帕本就跟著你了,我只想跟老大修真去,其他的……帕本已經不願意再去追求了。步基共……」他猶豫了一下道:「算了,帕本對這一切都已經厭倦,不想再理會了。」

眾人不可思議地看著帕本,發現他就像完全變了一個人。李強也是微微一呆,不過,他很快悟了過來,低低自語道:「大徹大悟?居然能放開怨恨的執念。」心里真的很佩服帕本,知道他有此一念,異日的成就不可限量。

「好!好!好!」

李強連說了三個好字,誠懇地說道:「帕本,我收你這個弟子!」這是他第一次主動收徒。帕本真是大喜過望了,爬起身恭恭敬敬行禮:「師尊在上,弟子帕本叩首。」他這一招還是學自趙豪。李強端坐不動,接受了他的禮拜。

邊上有一個人難過了。只見納善哭唧唧道:「老大……嗚嗚……老大……」大家都在為帕本高興,突然被納善這怪腔怪調的聲音嚇了一跳。趙豪瞪了他一眼:「納善!你干什麼!」納善嚇得向邊上挪了挪:「沒……沒干什麼呀。」他是真的怕趙豪,自從在大峽口訓練後,他就開始怕他了。

納善嘀嘀咕咕:「為什麼老大不收我……我也想拜師啊……」看看周圍沒人理會,他又咕噥道:「沒天理啊,怎麼都不幫我說話……」李強意味深長地說道:「納善,不是我不收你,等回到你的家鄉後,我會問你一次,如果那時你還願意的話,我就收。」

有人來報:坎坎奇回來了。

坎坎奇真是春風得意,他陪同菠菠會主護送嵐湫公主,一路上他向菠菠會主發動了強大的賴皮攻勢,雖然菠菠會主沒有答應他什麼,但是,一路上對他的殷勤也不拒絕,他自認為大有希望,心情實在是好極了。

「老大,我回來啦!」坎坎奇進門就喊,他跨進里屋:「哎呀,大家怎麼都在啊?老大……」李強笑著招手:「坎坎奇,過來坐。呵呵,菠菠會主和嵐湫公主都安全吧?哎,坎坎奇……順利嗎?」

坎坎奇臉色微微一綠,他聽出老大的意思了,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還好……還算順利。」納善和坦歌兩人幾乎同時發出一聲:「哦?」坎坎奇知道這兩個家伙在想什麼,一屁股坐在他倆身邊,小聲威脅道:「你們兩個家伙給我老實點。」

坦歌連聲道:「是,是,是……」他沖納善擠擠眼,兩人表情惡劣地相視而笑。

坎坎奇暗中狠狠地揪了他們一把,還沒等他們叫出聲來,他搶先說道:「老大,有兩件事情要報告……」他得意地看看坦歌和納善,見他倆正在齜牙咧嘴地發狠,可又不敢打斷他的話頭。

「一件事情是,恐懼風在八至十天左右就要停了,亡命角已聚集了大批的商旅,恐懼風初停的時候冤魂海是最平靜的,也是最好走的,我們是不是要准備一下了,另外……」坎坎奇猶豫了一下,不知道怎麼說了。

李強好奇地問道:「另外什麼?」

「另外……就是那個……夢幻之夜了。」坎坎奇苦笑道:「老大,你不知道,這玩意兒女人見了可不得了,嵐湫公主和菠菠兒給她們展示了一下,哎,老大,她們不找嵐湫公主要……讓我捎話回來,說讓老大給留一小瓶,我……我差點沒給她們纏瘋掉。」

其實,他還有話沒說,那些女人幾乎人人都看出他對菠菠冉有意思,開始時以為他有香水,就不停地給他暗示,把他搞得膽戰心驚,生怕菠菠冉誤會了。他好不容易才解釋清楚自己沒有,是老大有,結果那些女人竟然個個都來威脅他,非要讓他從那個神奇的老大那里再搞一小瓶來,最後弄得他痛不欲生,要不是嵐湫公主解圍,他都不知道該如何收場。

「夢幻之夜」現在可是所有貴婦們嘴邊的時髦名詞,據說,有幾位已經誇下海口,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搞到這件東西。「夢幻之夜」已經名聲大振了。

納善摸著剛才被坎坎奇揪痛的大腿,突然說道:「老坎啊,問一聲……」

坎坎奇看他一本正經的樣子,問道:「老納,什麼事?」

「這個……菠菠兒……是誰啊?叫的這麼親熱。」納善一臉壞笑,坦歌也在邊上湊熱鬧道:「老納,你真笨!連這都不知道……菠菠兒……肯定是菠菠會主的兒子。」納善夾纏不清地嚷道:「不對,你才笨呢!有可能是女兒也說不准。」

李強抬手一人刷了一巴掌,笑道:「胡說八道,老坎和菠菠冉還沒那個呢,哪來的兒子女兒,你們兩個淨亂猜!」

坎坎奇正在暗喜老大出手教訓他倆,可是老大的話一出口,差點沒讓他躺下,竟然比他倆說得還過分。納善和坦歌捂著頭,看著老大,李強剛說完,他倆就笑翻在地。這下在座的人都知道了,坎坎奇在追求菠菠冉會主。

坎坎奇一臉的無奈和苦笑:「老大……」

李強猛地反應過來,急忙解釋:「我的意思不是那個……是那個啦!」他越說越亂。

納善笑得眼淚汪汪:「老大,我們都知道……那個啦。」

李強解釋道:「那個……就是……結婚……嗨!奶奶的,算了,都不許再說了。」他一想不對,這種話題只要一開始就很難刹得住,說也說不清楚,乾脆耍賴皮擺出老大的威勢。

大家一看李強耍賴皮,便安靜了下來。停了一會兒,大家突然又忍不住不約而同的大笑起來。只有李強和坎坎奇兩人相對苦笑。

「哎,老大,我錯過了什麼精彩的東西嗎?」南茲侗走了進來,道:「鎧甲都已經修改好了。你們在說什麼,說的這麼開心,說來聽聽,讓老甲蟲也高興高興。」他也坐了下來。

李強急忙岔開話題道:「老甲蟲等一下,一會兒我要煉器。好了,開始辦正事。」

鴻僉和庫勃都很興奮,不知道老大會給自己煉制一件什麼樣的法寶。李強稍稍整理了一下思緒:「趙豪,將所有不願意去西大陸的兄弟讓庫勃帶到大聯會,等一下把名單整理好給庫勃。坦歌、韓晉、趙治還有納納敦去采購物品。」

李強向庫勃要過商會千卡遞給坦歌,說道:「我要這里的特產,還有各種屬性的晶石,食物、固體的水和飲料,通話用的……應該怎麼說?」坦歌道:「晶珀石,不能通話,但是可以顯示方位和閃動回答,以後再給老大解釋吧。」

「晶珀石?嗯,就是這個。特產也多買一點,趙治幫著看看,你不是本地人,會敏感些,坦歌可能對很多東西都不稀奇了,你在邊上提醒一聲。」李強深知這次離開坦邦大陸,以後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來,所以,他要多收集一些東西。

趙豪說道:「師尊,人數基本上已經定下來了,有四十六人打算留下,還有巴拉和納納敦……」納納敦歉疚道:「老大,真是對不起了,我年紀大了,只想平靜的度過下半生,唉……看多了生生死死,我……」

李強打斷他的話頭說道:「納納敦,別說對不起,大家兄弟朋友一場,沒有什麼對得起對不起的。我知道你不能回軍隊了,這樣吧,你就在大聯會,庫勃會安排好的。」庫勃笑道:「歡迎啊,我知道納納敦可是軍帥,大聯會可是最缺這樣的人才。」

巴拉低著頭道:「老大,我也有這樣的感覺,我累了也絕望了,我清楚我今生都回不了家鄉了,可歎的是,我都不知道家鄉在哪里。我就和這些留下的兄弟在一起吧,大家都不知道家在哪里,同病相憐的人互相也能照看著點。」

李強點點頭:「也好,在黑獄你就是他們的老大,這些人也聽你的,幫我好好照顧他們。你們兩人也要多保重,有什麼事情彼此商量。庫勃,這些人都交給你了,虧待了他們我可不答應,知道嗎?」他心里也有一絲不舍,畢竟是在黑獄一起拼過命的兄弟。

鴻僉笑道:「庫勃不會虧待他們的,我來擔保。」庫勃作了一個鬼臉:「師尊來擔保,弟子怎麼敢亂來,老大放心吧。」

坎坎奇不安地扭動身體,半晌,他結結巴巴地說道:「老大……我……」李強奇怪地問道:「怎麼了,扭扭捏捏的,說話爽快點。」納善突然回過味兒來,叫道:「老坎……坎坎奇,你敢……你……」

李強也明白了:「你是不是也想留下來?嗯,沒關系,我希望每一個兄弟都有一個好歸宿。」坎坎奇大大的出了一口氣,他心里非常緊張,如果老大挽留,他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對李強他從心底里感激,可話到嘴邊卻只有「謝謝」兩字。

坦歌和納善還有趙治都急了,納善一把抓住坎坎奇,口不擇言地吼道:「你,你……他奶奶的,老坎,你重色輕友……不是說好了我們哥幾個跟著老大嗎?你……」坦歌也勸道:「唉,我們幾個少了你……老大這次特意給大家配上飛翼,就是你的提議,你走了誰來教,這里就你是飛戰團的團帥。」

坎坎奇低著頭一聲不吭,他也舍不得大家,不過,為了菠菠冉他也只好閉著眼裝傻了。李強阻止納善他們:「人各有志,大家要尊重坎坎奇的選擇。好了,大家都去准備吧。噢,對了,趙豪、納善還有賁和烏亞你們看好那三個大尊,防止阪壽商行的人來偷襲搶人。」

納善氣乎乎地站起身來,恨恨的一跺腳說道:「最好來搶,我電死這群魔崽子。」他唧唧咕咕地走出房間,一個人跑到地下關押處,讓看門的武士走開,自己進了門里,將門緊緊關上,取出青影束對著三個大尊,一邊破口大罵一邊大電特電。可憐的三個大尊莫名其妙的成了納善的出氣筒。

等到烏亞帶著武士進來時,三個大尊渾身都在冒青煙,個個眼淚鼻涕橫流。只要一看見納善舉手,他們都條件反射般抖個不停,看得烏亞他們哭笑不得。

等大家都去辦事了,坎坎奇拉著李強道:「大拍賣會過幾天就要開了,都已經安排好了,給老大安排在貴賓座。還有,聽說這次大拍賣會有不少奇特的東西,如果想要我們也可以下碼的。」

李強奇道:「下碼?怎麼下?」

坎坎奇解釋道:「每一個到會的人都可以用錢數換碼,拍的時候都是將手上的碼下出,看誰下得多東西就是誰的了。」在沒有看到實物前,李強確實有點懵懂,他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倒也並不擔心,反正身邊有的是懂行的人。

李強說道:「你先回大聯會,給你一個任務,想辦法把阪壽商行勾結坦特國、對西大陸行商所做的壞事,給老子宣傳出去,事情可以誇大點說。大聯會不是可以辦商牌嗎?借這個機會給行商們大講特講,嘿嘿,我就不相信他能受得了。」

坎坎奇心里佩服,這絕對是殺人不見血的毒招。

這一招是阪壽商行絕對沒有想到的,其影響非常之大,以至於後來所有西大陸的行商都不敢再到阪壽商行去了,阪壽商行幾乎被徹底整垮。巴重德空直到很久以後才知道這是李強出的主意,氣得他吐血而亡。

風喃市的住房一般都是上下兩層或三層,地面上只有一層,其餘的全部在地下。李強帶著鴻僉、庫勃和南茲侗,還特意叫上了趙豪,幾個人來到地下的空房間里,准備開始煉器。

上篇:第四章 十八滅魔手     下篇:第六章 人死滅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