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八章 不戰而潰  
   
第八章 不戰而潰

鴻僉抬頭看去,原來是一家普通的住宿會館,他緊跟李強走了進去。

進了門庭,里面靜悄悄的。李強叫道:「有人嗎?」一個老人從里面走出來,看看他倆道:「是來住宿的嗎?跟我來。」

李強一把拉住他:「老人家,我打聽個人,前段時間有一群西大陸的行商,領頭的叫卡巴基老爹,他們還住在這里嗎?」老人搖頭:「卡巴基他們已經走了……」李強心里一急:「走了?走了多久啦?」

老人奇怪地看看他:「已經走了兩天了,他們是行商,坐不起飛板,所以提前走去亡命角。你是他朋友吧,這個都不知道?」李強懊喪地拍拍腦袋:「唉,真要命……鴻僉,我們回去。」他心里不停地自責,應該先派個人來聯系一下的,如果他們在路上遇見坦特國士兵,那可就糟了。

回到駐地,所有的人都已經准備好了,庫勃也趕了回來。他一看見李強就跑到近前小聲說道:「老大,我們要快點了,大聯會那里已經開始撤離了,傳來的消息很不好,有可能我們在路上就會遇見坦特國的軍隊。在城外我們一共有三艘飛板,擠了一點,聽坦歌說老大這里還有兩艘,這樣就好多了。」

李強不敢耽擱,立即指揮眾人,全副武裝的向城外跑步前進。這麼一來引起了不小的騷亂,路上的行人看到他們這陣勢,聰明一點的人,立即察覺到一絲不安。

出城不遠,李強就發現有許多大大小小的飛板貼著地面向遠方飛去,看來真正有錢有勢的人都能夠得到消息。其實李強他們出城不久,消息就傳開了,風喃市立即就亂了,大批的市民、小商人等蜂擁出城,試圖逃避戰亂。

嵐湫公主的十只大箱子就占了一艘飛板,其他人將另外兩艘飛板擠得滿滿的。李強問坦歌道:「我們自己還有兩艘飛板在哪里?」坦歌說道:「只有一艘了,納納敦帶走了一艘,他們那里飛板奇缺,還有一艘馬上就到。」

阿吉總管跑過來:「老大,都准備好了,是不是馬上走?」李強微微一頓,他心里還惦記著卡巴基老爹,實在是有點不放心。他對趙豪說道:「趙豪你來指揮。庫勃,沿途如果有邦奇甯國的軍隊,就由你來交涉,另外,一旦遇見坦特國的軍隊,能避開就避開,實在躲不過就立即殺過去,不要戀戰,下手要狠准快,明白嗎?」

趙豪幾個人同時答應。

嵐湫公主問道:「老大,你不和我們一起走?」李強點頭:「是的,你們到了亡命角就先上船等,我隨後就到。鴻僉、帕本和納善跟我走,我們這里誰會駕駛飛板?」武士隊伍里走出兩個人來,說道:「老大,我會……」

「好,你們兩個留下。」李強大喝道:「立即行動!亡命角再見,路上小心啦。」

三艘飛板閃著防護的紅光,快速飛離。李強松了一口氣,問鴻僉:「從這里到亡命角,你判斷一下,坦特國的士兵最有可能在什麼地方出現……還有,我們有捷徑可以走嗎?」鴻僉想了想:「師叔,對於天擊兵來說,什麼地方都有可能出現,到亡命角只有一條路,沒有捷徑可尋。」

李強不解地問道:「真是搞不懂邦奇甯國,開戰還沒有多久,就給對手殺到腹地來了,難道他們自己沒有天擊兵嗎?」

鴻僉歎道:「有啊,不過不多,而且很不重視。沒有想到坦特國的天擊兵竟然發展的這麼快,以前天擊兵都是輔助兵種,現在坦特國似乎已經把天擊兵作為主力兵種了。能夠突破邦奇甯國的防禦線,真不知道他們動用了多少天擊兵。」

納善問道:「老大,飛板怎麼還沒有來?」帕本在一邊不緊不慢地說道:「老納,別著急……等一會兒就來了。」納善一邊來回走動,一邊四處張望:「老帕啊,你看現在飛板已經很少了。媽的,只要是有錢人,跑得比鬼還快……哎,這麼多人出城啊。」他一驚一乍的顯得有點不安。

風喃城外,狂風呼嘯,蜂擁出城的人流頂著大風,艱難的向前行進。李強想起在天庭星的含林城,心里感歎:戰爭不論在哪里爆發,最倒黴的都是普通民眾。

一艘飛板閃著紅光迅速靠了過來。納善大叫一聲:「坎坎奇……哈哈,老坎……怎麼是你親自來了,是不是舍不得我老納。」

坎坎奇撤掉防護,叫道:「老大,快上來!」李強幾人一躍而上,飛板立即向前掠去。站在飛板前端,李強看見坎坎奇也很高興,使勁拍了他一巴掌,笑道:「坎坎奇,留在大聯會的兄弟怎麼樣,他們是不是也撤了。」

坎坎奇說道:「呵呵,老大,兄弟們已經撤走了,我不放心你們,打算先送老大到亡命角,然後我再回去。其他人是不是先走啦?」李強點頭:「順著路邊飛,我要找人。」納善好奇地問道:「我們的人都走了,老大還要找誰啊?」

李強看著路上亂哄哄的人流:「是朋友,他們不知道坦特國已經打過來了,才出城兩天,沒有坐飛板。」坎坎奇說道:「沒有坐飛板,那就走不遠,這麼大的風,走路是很耗精力的。」

納善坐在飛板上,伸了個懶腰,拍拍身邊:「老帕、老鴻,過來坐坐……」帕本盤腿坐下:「老大在風喃市有朋友,我怎麼都不知道。」納善一仰身躺了下來:「老大這人你還不知道,走到哪里都有朋友,像我們這樣一無是處的人,和老大不是照樣交朋友作兄弟。」

帕本很贊同:「是啊,真不知道老大看上我們什麼了,會交我們這樣的朋友。」

李強笑罵道:「奶奶的,納善現在拍馬屁的功力越來越高啦,沒事別拿老大消遣。你們幾個把裝備整好,說不定待會兒遇見坦特國的士兵,到時候又手忙腳亂的。」

路上的行人越來越少,飛板的速度漸漸地慢了下來,坎坎奇罵道:「這里的風勢太大,他娘的,越飛越慢……」

一路飛去,李強都沒有發現卡巴基老爹的商隊。呼嘯的狂風似乎有減弱的趨勢,飛板的速度又明顯加快了。坎坎奇突然叫道:「前面有人過來!」

納善、帕本和鴻僉跳起身,向前看去,那是邦奇甯國潰敗下來的軍隊。從敗兵隊伍里飛起十幾條身影,遠遠的舉著刺脊槍對著李強他們的飛板。坎坎奇問道:「老大,是沖過去,還是停下來……」

納善舞動著青影束吼道:「奶奶的,這群混蛋找死,讓我老納電死他們!」

李強淡淡的笑道:「停下來,我正好問問情況。」

飛板輕輕的滑落在路邊,那群地上的士兵,舉槍圍攏過來。鴻僉立即穿上戰甲,納善等人也拿著武器和敗兵們對峙著。一個軍官模樣的人跑來,大聲嚷道:「這艘飛板被徵用了,通通給我下來!」

納善也吼道:「你他娘的是什麼東西,憑什麼徵用我們的飛板,滾遠點!」他的話比那軍官還要狠。那軍官勃然大怒:「舉槍,給我殺了他們……」話音未落,李強突然從他身邊悄悄冒了出來。

「讓你的手下立即放下武器!」李強的左手緊緊捏住軍官的脖子,四周的敗兵吃驚地掉轉槍口,瞄准李強。那軍官覺得簡直不可思議,一眨眼的功夫,脖子上就多了一雙大手,鎧甲上的防護竟然毫無用處:「你……呃……你敢……殺官……」

李強不想多說廢話,舉起卡本神使給的綠色牌子,問道:「認識這個東西嗎?」

那個軍官看了一眼:「這……是……什麼東西?」鴻僉在邊上插話道:「他官太小了,這神牌在軍隊里只有軍帥以上的官才會認識,給他看沒有用。」那軍官雖然不識得神牌,卻聽得懂鴻僉的話,他有點狐疑地問道:「什麼神牌?」

鴻僉道:「是你們大神坎波兒給的信物!」

那個軍官渾身都開始顫抖了,雖然他不能確定李強手上到底是不是大神的信牌,但是只從對方的身手來看,他們也不是自己這群潰兵能惹得起的,他忙不迭地說道:「誤會了,大人……大人,原諒!」一邊用手去拉卡在脖子上的手。

李強微微一哼,松開手指,他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抓別人的脖子了,真是快捷方便。那個軍官使勁揉著脖子,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同時連連擺手,讓士兵們放下武器,他正要說話,鴻僉驚道:「天呐,怎麼這麼多士兵?老大快看……」

密密麻麻的人影出現在地平線上,場面真是無比的壯觀。納善忍不住罵道:「他娘的!是什麼玩意……嚇人嘛。」漸漸地,奔跑的聲音傳了過來,無數的身影爭先恐後地飛奔而來。那個軍官面如死灰哀歎道:「完了!完了!一定是南口關失陷了……」

軍官身邊的士兵們驚恐不安地看著,有些人也不管不顧了,調頭就向風喃市跑去。那軍官突然叫道:「我們走!」轉身就跑,士兵們就等這句話,整個隊伍轟然而散。李強還是第一次遇見這麼窩囊的軍隊,想想在黑獄時,坦特國的士兵確實凶悍許多,而且他們的軍官素質也高。沒有想到邦奇甯國的軍隊如此差勁,他也不願再去追那個軍官了。

下來的潰兵極多,前面一大群有不少天擊兵,速度很快,一下子就掠過李強他們。緊接著的是一些亂七八糟的運輸工具,速度也不慢,似乎都不理會路邊的這艘飛板。後面才是大隊的士兵,滿山遍野的湧過來,一時間,粗重的喘息聲,雜亂的腳步聲,尖利呼嘯的風聲,還有恨恨的咒罵聲,讓人感到非常壓抑和沮喪。

那些士兵以及軍官們,人人臉上流露出驚恐,似乎身後有魔怪在追趕,一個個瘋狂地奔跑,沒人喊叫,沒人停留,讓人無法相信這是一支正規軍隊。

帕本擔心地說道:「師哥他們不知道怎麼樣了?」納善臉上少見的嚴肅:「應該不會有事,他們的實力是很強的。」李強雖然沒有說話,心里不安的感覺卻很強烈,他突然飛到空中大喝道:「呔……這里的最高指揮是誰?過來……」

這聲音運上了真元力,聲音凝而不散,滿山遍野的人流隨著這聲音微微一頓,然後就像什麼也沒有發生一樣,又繼續向下奔去。李強不由得苦笑,這種軍隊怎麼能打勝仗。有幾個不開眼的士兵過來搶飛板,被納善、坎坎奇幾人打得落花流水。

坎坎奇揪住一個潰兵,連續七個大嘴巴抽過,凶狠地吼道:「你們他媽的是哪支部隊,誰是你們的軍帥……快說!」那個士兵被打得暈頭轉向:「我……我,是……是……啊,我什麼也不知道……不知道啊……嗚嗚……」他已經崩潰了。氣得坎坎奇一腳把他踢出老遠,喝道:「滾!真讓人丟臉!」

李強跳上飛板:「坎坎奇我們走!」坎坎奇立即升起防護開動飛板,心里又是憤怒又是無奈,難過得臉色都綠了。他一邊控制飛板一邊忿忿地說道:「現在的軍隊怎麼會這樣,一群膽小鬼窩囊廢,我要還是軍官,媽的……我……非殺幾個不可。老大,你看他們,身上的裝備齊全,而且沒有抵抗過的痕跡……」

李強早就注意到,這支軍隊是不戰而潰的。他搖搖頭問道:「南口關是什麼地方?」鴻僉長歎:「南口關在前面不遠,是條三叉路口,唉……如果南口關失陷,去亡命角的路就被卡死了。」

李強揚手穿上瀾蘊戰甲,戴好炫陽環,隨手取出一把光明刃,笑道:「看來我們要闖闖南口關了。等一會兒鴻僉和我開路,你們緊隨其後……」遠處傳來陣陣的轟隆聲,李強說道:「坎坎奇,取消防護。鴻僉,我們出去!」

紅光閃動間,李強和鴻僉兩人已經飛到了空中。

前面的轟隆聲越來越響,隱隱能看見劃過天際的紅光,時不時的還看見有小股的散兵游勇向下逃去。李強和鴻僉離地約三、四米向前飛行,速度不快,正在前行間,有幾個潰兵看見,大叫道:「喂……你們是什麼人,坦特國的士兵就要過來了,他們帶有神獸,還有搏殺獸護衛,還不快逃,想找死嗎?」

鴻僉大吃一驚叫道:「怎麼會有神獸?那是違反協定的。師叔,我們要小心了,看來修真界卷入了。」李強低空掠過,順手抓起一個士兵,邊飛邊問:「現在誰在抵抗?」那個士兵這才看清李強沒有飛翼,嚇得大叫:「我也不知道啊……是一群……不是軍隊的人在打……」

李強心里猛地一跳:「趙豪他們?」不由得大急,隨手把那個士兵扔掉。看了一眼慘叫著跌落的士兵,他狂叫道:「鴻僉,我們快點……坎坎奇你們隨後……」身形一變,他猶如一支射出的利箭,「颼」地飆了出去。鴻僉急速運轉真元力,噴出飛劍,緊跟著李強而去。

南口關是一條三岔路口,地勢並不險要,也沒有真正意義上的關卡,平時只是一個行商休憩的地點,有一些小型的半地下建築,是一個重要的交通道口。

李強在高速飛行中,已經發現了不少坦特國的士兵,他懶得理會,急於知道前面是否是趙豪他們在抵抗。漸漸地坦特國士兵越來越多,他們也發現了李強和鴻僉,只是不等他們有所行動,兩人已經快速飛了過去。

更多的天擊兵看見了他倆,立即追了上去。李強突然發現天上地下都是士兵,簡直是人山人海,遠處的天空上也密布著無數的小黑點,全是天擊兵,不遠處閃動的光華正是趙豪的寒雀飛劍。

李強和鴻僉對視一眼,鴻僉大叫:「師叔,我要大開殺戒了!」

李強被他的大喝聲所激動,頓時覺得熱血沸騰,心知若想平安通過此地,救出趙豪他們,不殺是不行了。他揚手劈出光明刃,心念動處,手上的光明刃竟然炸成碎粒,向前射出五彩的光華。前面攔截的天擊兵被狠狠地擊中,身上的鎧甲根本抵擋不住,沉悶的「噗噗」聲響起,五、六十個天擊兵摔了下去。

千百道能量光球射向他倆。李強的瀾蘊戰甲大放異彩,炫陽環的七道金光飛速旋轉,他被激怒了,身影前竄揚手將光明刃的握把扔出,誰知一道銀光也脫手而出,化作萬千的銀芒,環繞身周。李強發現這竟然是吸星飛劍,大喜之下,他狂笑著沖進天擊兵群中。

長嘯聲中,鴻僉的碎金劍散開,猶如無數的金星閃爍。他貼地飛掠,金星在他身體上方聚散,天擊兵只要靠近,立即被金星鋒利的能量所殺,就像下餃子一般,「劈劈啪啪」的落地聲和瀕臨死亡的慘嚎聲,響成一片。

李強的吸星劍更是恐怖,只要挨上幾乎就是碎尸成粉了,他飛過的地方幾乎就是一條血霧、肉霧和骨霧鋪成的路。鴻僉緊跟著李強飛行,看見這種景象也感到恐懼不已,心里嘀咕:師叔用的什麼飛劍,這麼厲害。

坦特國的士兵被殺得魂飛魄散,他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慘烈的景象,身上的防護鎧甲就像沒穿一樣,那些銀色的飛芒和漫天的金星,簡直比死亡帖子還要怕人,只要挨上沒有誰能逃掉。李強大吼:「擋我者……死!擋我者……死!」吼聲猶如霹靂一般,驚天動地。

坦特國的士兵終於絕望了,發聲喊散了開來。鴻僉突然叫道:「師叔小心,是虹錐炮!」話音剛落,震天的隆隆聲響起,十幾道足有碗口粗的紅色能量彈飛來,李強和鴻僉一左一右閃了開來。

「轟轟轟……轟轟……」

能量彈全部落空。鴻僉心里明白,對手中如果有修真者,只要把他倆逼住,再打這種能量彈,那後果可就不堪設想了。李強咆哮狂吼著沖進士兵群中,漫天的紅霧四散開來。李強自己也有點不安起來,這把吸星劍實在太邪了。

李強再一次飛到天上,尖利的長嘯聲響徹云霄。趙豪在遠處也長嘯呼應。李強扭頭喝道:「鴻僉,回去接坎坎奇他們,我們在趙豪那里會合!」

鴻僉飛身後退:「師叔小心,弟子去了!」他剛起步不遠,就看見一條巨大的怪獸從遠處沖來,震天的腳步聲驚心動魄。他狂吼道:「師叔……是神獸……小心啦!」

上篇:第七章 大拍賣會     下篇:第九章 地火神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