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九章 地火神獸  
   
第九章 地火神獸

李強一側頭,看見一條足有二、三十米高,百米左右長的黑色大怪物。

神獸的樣子有點怪,它的身體分為三部分,頭部是橢圓形的,看不見皮膚,表面是閃著光的硬甲,紅色的眼睛似乎也包在甲殼里,嘴巴由左右兩對裸露的尖牙構成,偶然一張嘴可以看見里面是密密麻麻的藍牙;身體中間部分也是硬甲覆蓋,扁平的軀體上豎立著無數根尖刺;尾部肥大,由一圈一圈的黑鱗延伸直尾尖。它有三對巨大的長腳,移動起來迅捷無比。它真正的名字叫地火獸,是西大陸莽原附近的特產,被人馴化後用來打仗的。

在神獸龐大的身軀邊,有六、七十只搏殺獸在來回奔跑護衛。

李強陡然上升,喝道:「鴻僉快去,我來對付它。」

鴻僉的碎金劍猶如天女散花般的散開,身形急速後退,同時大叫:「師叔小心,神獸是由人操控的,找到那些人……殺掉他們……」他人已經去得遠了。

一直扣在李強後腰上的小海妖醒來了,它從蛻變後就抓住李強後腰上的環扣,一直沉睡不醒。因為李強從來不躺下睡覺,加之這個小東西蜷縮成一團,很像一只藍色的軟袋,所以,李強也沒有太在意。它伸伸懶腰,嗚嗚低鳴數聲,突然松開小紅爪,一道藍光沖天而去。

坦特國的軍隊沒有想到,對手邦奇甯國的軍隊一觸即潰,而在他們要封鎖的路口,卻遭到一群極其凶悍的高手奮力抵抗,正在急切之間,又闖來兩個極其厲害的人。整個軍隊有四萬多人,對方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指揮官們惱怒不已,要知道,他們可是坦特國的最精銳部隊,竟然給兩個人殺死了幾百人,而且居然沒有一個傷者。

李強邊殺邊退。無數的刺脊槍發出的能量彈滿天飛舞,他雖然速度極快,也被打中了許多。天上的天擊兵也被地上發射的能量彈誤傷了不少,但他們仍然不顧一切地阻擋。一時間,李強被局限在一個不大的范圍內。

層層疊疊的天擊兵只要靠上,立即就被吸星劍的銀芒分尸,但是在軍官們的指揮下,他們依然狂撲上來。李強一直殺到手軟,無數的生命在他手上消散,他心里湧起陣陣的無奈。這不同于他在含林城的情況,這些士兵全都是正規軍人,不是土匪不是強盜,只是為國家服務的人,如此殺戮讓他心里非常難受。

坦特國的指揮官簡直要發瘋了,天上的這個人絕對不能算人,他就像一台巨大的絞肉機,無論填進去多少士兵,通通只有一死。有士兵報告,神獸已經快到位置了。指揮官瘋狂了,他竟然命令天上的士兵,用身體阻擋住李強可能移動的空間。

神獸終於來到李強下方,它發出一陣震天的吼聲。四周的天擊兵臉上同時泛出堅毅而絕望的神情,他們幾乎同聲呐喊,三百多天擊兵瘋狂地擠向李強。

李強現在就像一團銀色的光球,士兵只要沖進光球里,就意味著會被碎尸成粉。三百多士兵同時向里擠去,讓李強也心寒了,他第一次看見如此不要命的軍人,心里不禁浮起一絲敬意。他這麼稍稍一猶豫,軍隊指揮官的目的就達到了。

兩道青紅色的火焰從神獸頭兩側噴出,圍著李強的天擊兵立即被燒著了,帶著一團團燃起的火球,哭嚎著從空中墜落,那景象非常之淒慘。

李強微微一呆,吸星劍已經回到體內,兩道火焰立即將他包裹,所有的士兵幾乎同時歡呼大叫。李強發現這團火焰的溫度極高,不過李強可算是玩火的祖宗了,即使是傅山玩火也不一定有他厲害,畢竟李強有火精和炫疾天火,都是火中最精華的東西。

四個控制神獸的人,居然就是上次在大聯會看見的裂獸族的人。不等他們再次下令,小海妖已經凌空高速沖擊下來,藍色光華閃過,「噗噗噗噗」四聲,小海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擊穿了四人的胸膛。它鳴叫一聲,驕傲地再次飛上高空。

士兵們的歡呼漸漸變成了不可思議的驚呼,只見李強悠然自得地懸在火中,更可怕的是,從他身上慢慢顯現出一團火焰的虛影,那像是一只有著翅膀的東西,形狀看不太清。四周的空氣都仿佛因極高的溫度而扭曲變形了,李強明白是火精受到刺激,也開始蛻變進化了,它就要飛出來啦。

神獸是屬於地火類的怪獸,它也感到了火精的威力,那是一種火中之王正在誕生的感覺。它非常恐懼地一步一步向後退去,竟然不再聽從指揮。幾乎所有的軍官都發出了射擊的命令,那真是令人恐怖的景象,上萬發能量光彈將天空照得一片通明,光彈破空聲震耳欲聾。

李強嚇了一跳,知道這些光彈如果打中自己,身上就是有三層甲也頂不住。他怪叫一聲,身子陡然下沉,由於速度實在太快,天上留下了一個虛影。光彈互相撞擊,爆發出巨大的炸響,一道耀眼的閃光亮過,震波竟然將天上一多半的天擊兵震落下來。地上的士兵也好不到哪里去,很多人都被掀翻在地。

遠處傳來一聲悲嘯,接著是一聲瘋狂的長吼:「師尊——」

那些軍官和士兵終於松了一口氣,但是也無法歡呼出聲,因為代價實在是太大了。正在暗自慶幸之際,一聲刺耳的尖嘯響起,他們這才發現李強竟然站在神獸身上。軍隊的士氣頓時跌到谷底,這樣都殺不死李強,他們簡直都要神經錯亂了。

神獸並不怕李強,卻對他身上的火精恐懼萬分。從軍隊的人群里飛起三條人影,快速的射向李強,三道劍光如驚天長虹。軍隊里隱藏的修真者終於忍不住出手了。

李強已經有上次太皓梭反擊的經驗,他昂首挺立,對襲來的飛劍不加理會。飛劍的光華還未上身,他身上的火精已經完全進化成功了。

一片紅色透明的影子,從李強身上飛出。這片影子正好接住飛劍,剛一觸到,影子便不可思議地變成實體,那是泛著金光的亮紅色飛獸形狀,它帶來的高溫讓四周的一切顯得扭曲蒸騰。它噴出一道透明的熱流,三道劍虹就像被點燃了一樣,一聲炸響,三支飛劍化作碎末飛散開來。

那只巨大的神獸瘋狂悲吼,它被嚇壞了,突然狂奔起來,軍隊頓時大亂。神獸可是長達百米的超級大家伙,它所過之處一片狼藉,士兵被踩死撞傷無數。火精又噴出一道熱流,那條熱流凌空落下,地上的士兵立即被焚化了,連青煙都沒有來得及冒出。岩石土地遇到這股熱流,竟然燃起了熊熊大火,令人恐怖的是,這火是青色的,可見溫度極高。

那三個修真者幾乎在飛劍被毀的一刹那,掉頭就飛走了。他們根本就不敢再繼續打下去,從沒見過這種無法抵抗的怪物,犯不著為此拚命。

坦特國的指揮官毫不猶豫地下達了撤退的命令,他們也像邦奇甯國的軍隊一樣,狂奔而去。李強這下知道了神獸的威力,要不是自己有火精和天火,還真對付不了它,更不用說那些邦奇甯國的普通士兵了。吸星劍再次飛出,銀芒閃爍,神獸發出震天的狂吼。

「乒乒乓乓」聲中,神獸的堅殼裂開無數條細縫,它身上的硬甲有點出乎李強意料,以吸星劍的威力竟然不能把它立即劈開。他收起吸星劍,揚手招來火精,讓它來對付。他心里惦記著趙豪他們,見圍攻他們的士兵也撤退了,便急忙飛了過去。

火精幻化的實體緊緊追著那只神獸,一道道的熱流噴射而出。神獸拚命地左右躲閃,身邊的搏殺獸被燒死大半。由於神獸的狂奔傷及了無數士兵,並引來火精這樣恐怖的東西,軍隊的指揮官無奈之下引爆了藏在它腹部致命處的爆彈,那是為防止它失去控制而准備的。火精這才罷休回去。

這場大戰,坦特國死亡達一千多人,輕重傷者無數,四萬多人的軍隊慘遭如此大敗,而對手才區區幾人。李強他們無意間打亂了坦特國的部署,這支精銳部隊在退回坦特國時,由於缺少了神獸的幫助,被邦奇甯國的軍隊層層阻擊,損失慘重,由此兩國又成均勢。李強算是間接的幫助了邦奇甯國。

趙豪也迎了上來:「師尊……還好吧?」他緊張極了。李強臉色很不好看,這次殺戮太過血腥了,他苦笑道:「兄弟們怎麼樣?有受傷的嗎?」

趙豪搖搖頭道:「不太好……死掉七個兄弟,傷了不少,幸好那邊有建築可以防禦,弟子布置了一座簡易的防禦陣,才算頂住。他們的人太多了。」李強心里猛地一跳,追問道:「都是誰傷亡了?嵐湫公主他們怎麼樣?」

趙豪說道:「死去的有我們四個武士,還有三個嵐湫公主的隨行護衛。運載嵐湫公主的飛板已經闖過去了,看見情況危急又向回闖,唉,弟子無法阻止他們。」聽出趙豪話里的內疚,李強無言地拍拍他的肩膀,對嵐湫公主這群人心生好感。

鴻僉悄無聲息地落在李強身邊,不解地問道:「咦?師叔,坦特國的士兵怎麼全部都撤退了?」看著地上熊熊燃燒的烈火和還沒燒到的大片尸體,他心里很是疑惑,要知道對方可是大隊人馬。

坎坎奇開著飛板停下,解除防護紅光,看著慘烈的戰場,這位曾經參加過多次戰斗的軍官,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心里明白,剛才雖然只是老大和鴻僉兩人沖過去,卻不亞於千軍萬馬,可老大在黑獄時也沒有這麼厲害,眼前的景象讓他搞不清楚,老大怎麼會變得如此凶悍。猛然間,他覺得一道熱流從身邊擦過,只見一只紫金色的怪獸靠上李強。

坎坎奇、納善、帕本同時大叫:「老大小心怪物!」只見那只怪物身體突然透明,隱進李強體內。納善咧著大嘴,拉拉帕本:「老帕,我沒有看花眼吧?」帕本一本正經地點頭:「可能是眼花了!」

李強被他倆逗得「噗哧」笑了,說道:「來,打個招呼!這是火精。」小火精顯出原形,不過已經不是紅色的了,而變成了紅金色。它蹲在李強的肩膀上,「吧嗒」「吧嗒」小嘴,噴出一串五彩的小火星,然後不耐煩地晃晃身體,又消失無蹤了。

納善和帕本對視一眼,同時搖頭。坎坎奇使勁抹抹臉,代替他倆回答:「還是眼花了。」兩人傻傻地點點頭,他們無法相信這是老大養的怪獸,李強只好無奈的笑笑。

不過納善他們三個都知道,老大出人意料的事情多得是,納善私下有句話:「哪天老大變成女人,大家都別奇怪。」幸好這句話沒有傳到李強那里,否則他的禿頭上肯定會起伏不平。

納善跳下飛板,叫道:「老帕下來,咱哥倆打掃戰場!」李強飛起身形道:「我們先走!去看看兄弟們。」他呼哨一聲,小海妖從天上落下,撲進他的懷里。李強摸摸它的小腦袋,手上顯出一塊烏子干,小海妖伸出小紅爪,開心的嗚嗚叫著,一口一口的吃了起來。

剛才在士兵的阻攔下,似乎相隔很遠,其實只是片刻功夫就來到趙豪他們剛才抵抗的地方。那是岔路口幾座孤單的建築,現在已經成為斷壁殘垣,四周一片狼藉,還有無數被能量彈炸出的大坑,地上橫七豎八的躺著坦特國士兵的尸體,景象淒涼悲慘。

庫勃和韓晉還有嵐湫公主都迎了上來。庫勃笑道:「老大,你老人家用的是什麼飛劍,看得人驚心動魄的……」

李強沒有理會他,問道:「受傷的兄弟怎麼樣,有沒有危險?」韓晉急忙道:「幸好嵐湫公主會治療,要不是她,有幾個兄弟就不行了。」李強驚喜地說道:「原來嵐湫公主會療傷,太好了,過莽原,我還擔心受傷的兄弟怎麼辦,這樣就好多了。」他走到嵐湫公主面前深施一禮道謝。

嵐湫公主被他謝的臉都紅了,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李強非常神秘,摸不清他的狀況,因此,她盡量讓自己少受他的恩惠,以至於對他的感謝都會覺得不安。她低聲道:「老大不用謝了,可惜還有幾個救不回來了。」語氣中透著悲傷。

納善抱著一大堆東西,跌跌撞撞地跑了回來,叫道:「老大,那里還有好多軍需物品,還有不少後備晶石,我們要不要帶走啊。」帕本也拖著很多東西,其中就有李強見識過的威力巨大的虹錐炮。

李強拿起碗口粗一人高的虹錐炮,說道:「好,坎坎奇開著飛板,身體沒傷的兄弟都去打掃戰場,找到的財物歸個人,武器晶石和裝備都當作備用品。」李強心想,這個命令怎麼像是土匪強盜的口氣,自己不禁啞然失笑,轉過身去查看陣亡和受傷的兄弟。

輕傷的武士只是用這里的特產——綠色的軟皮包紮,傷重的全部昏睡不醒。庫勃在邊上解釋,是嵐湫公主用鎮魂印讓他們入睡的。李強好奇地問道:「鎮魂印是什麼東西?」嵐湫公主聽見了,招手讓李強過去。

她正在給一個斷了腿的武士治療包紮,完成後,她說道:「老大,這就是鎮魂印。」她取出一塊奇形的物品,握在手中,嘴里喃喃自語,似乎念著什麼咒語,白色的光華從她握著的雙手里透出,一股淡淡的香味散開,李強立即斷定這是檀香的味道。

嵐湫公主微閉雙目,整個人透出一種奇特的慈悲憫天的意味,全身籠罩在聖潔的氣氛之中,李強恍惚間仿佛看見了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他心里一驚,清醒過來,暗道:「好厲害的精神催眠手法。」那個武士已經沉睡過去。

李強對天戟峰之行開始產生了濃烈的興趣,這個嵐湫公主稍稍顯露了一點本事,就讓他吃驚不小,那是一種精神的力量。重玄派也有精神方面的修煉,那是要到出竅後期才能進行的修煉,而嵐湫公主完全沒有修真基礎,她剛才展示出的精神力量卻是驚人的高超。

有武士來報,在不遠處看見許多平民的尸體,李強突然想起卡巴基老爹,頓時著急起來,忙道:「在哪里?」聲音都有點僵硬了。眾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李強也無法解釋,順著武士手指的方向飛掠過去,鴻僉、趙豪和庫勃也緊跟上來。

一個直徑足有七、八十米,深有三米左右的大坑,里面全是尸體,堆的滿滿當當密密麻麻,那都是從風喃市逃出來的人,還有不少穿著軍隊內衣的尸體。李強猛一眼看見,差點從空中掉落下來,心里猶如堵了一塊巨石,難受的無法形容。他想起在風喃市邊上看見的一艘艘逃命的飛板,看來他們沒有僥幸逃過。

尸體看上去都被搜羅一空,很多都是赤裸著的。嵐湫公主也趕了過來,還沒有靠近,李強大喝道:「把公主帶回去,別讓她看見!」趙豪和鴻僉一左一右落在她身邊,小聲勸說讓她回去,可她倔強地搖搖頭,堅持走了過來。

她走到大坑邊,身子微微一晃,隨即靜靜的站住了。李強懸在空中,清楚的看見她緊閉雙眼,兩滴晶瑩剔透的淚珠滑落下來。她雙手合掌緊觸額頭,用一種李強從來沒有聽過的語言,有節奏的念著,漸漸地,一種甯靜安逸祥和的氣氛,隨著她的聲音傳了開來。

圍過來的武士,包括李強在內,全都沉浸在這平靜沒有殺戮的氛圍里,她仿佛是一片淨土,讓所有人的心靈得到安甯。

李強緩緩地落在地上,他對嵐湫公主可真是刮目相看了,她竟然完全平息了自己的殺機。他眼光掃過大坑,知道即使卡巴基老爹他們在里面,也無法尋找得到,里面的尸體實在是太多了,很多都血肉模糊分辨不清了。

李強知道戰爭的殘酷,對於戰場上死傷的士兵,他還能接受,但是看見這麼多平民被殺戮,他實在難以忍受,在含林城他就曾為此大開殺戒。鴻僉小聲說道:「師叔,我們怎麼辦?是不是燒了這些尸體,還是掩埋掉。」

納善罵道:「這些白魔最不是東西,他奶奶的,以後看見,絕不放過他們。」

帕本蹲在坑邊,連連搖頭:「師尊,別燒也別埋……他們的家人還不知道消息啊,還是到亡命角通知官府吧,好歹也讓他們的家人知道,也好來收尸。」李強無言地點點頭,他了解帕本的心情。

嵐湫公主轉身離開,周圍的武士看她的眼光全都變了,那是一種崇拜信服的目光。李強下令,立即趕往亡命角。他隱隱覺得嵐湫公主去天戟峰是一件極其重要的任務,因為,他已經看出她的不凡之處了,雖然她沒有任何修真力量。

冤魂海非常的奇特,深陷在兩大陸之間,海邊全是高達百米以上的岩石峭壁,只有少數幾個出海口,最著名的就是亡命角。這是兩大陸相距最近的地方,亡命角是凹進峭壁的一個港口,在恐懼風肆虐時,港口是被防禦能量阻擋的,只有等到大風停息,防禦才可以取消。

此時的亡命角擠滿了准備渡海的商人,這又是一次搏命的開始,成功了就可以賺上一筆錢數,安逸的過一段好日子,失敗了就留下冤魂,永遠飄蕩在這片大海里。

李強他們三艘飛板一到亡命角,立即被很多人圍攏,有人大聲問:「聽說南口關給坦特國的士兵阻斷了,你們是怎麼過來的?」還有人問:「老哥,有沒有看見我們家的飛板?」

一隊士兵快速跑來,攔在眾人面前,用刺脊槍指著他們。一個軍官走近,喝問道:「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可以通過坦特國軍隊的防線。」語氣里滿是懷疑,又道:「誰是你們的領隊,跟我走!」

坎坎奇早就不耐煩這群無能的士兵,抬手就抽了他一個大嘴巴,罵道:「混蛋,這時候你威風個屁,見到坦特國的軍隊跑得連他媽的影子都看不見!」那個小軍官被打得勃然大怒,大叫起來。

上篇:第八章 不戰而潰     下篇:第十章 神秘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