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十章 神秘姑娘  
   
第十章 神秘姑娘

隨著小軍官的叫聲,三十幾個士兵同時舉起刺脊槍。李強對這些軍隊真是非常反感,實在看不慣他們仗著武力欺人,他緊皺著眉頭,手剛伸出又收了回來。他瞥見嵐湫公主似笑非笑地看過來,沒有好意思動手,他差點忍不住又要去捏那個軍官的脖子了。

坎坎奇這一巴掌打重了,他已經是開始修真的人,對普通人出手雖然沒有運出真元力,但是這巴掌已經把小軍官的臉頰骨打裂,後槽牙松脫。

小軍官叫完後疼痛才開始發作,他捂著臉眼淚成串流下,在地上不停地打著轉。納善呵呵笑道:「老坎,你的功夫見長啊,一巴掌就把人打哭啦,向你學習!」坦歌怪聲怪氣地說道:「納善……你又不學好。」周圍的人都已經退到一邊,聽見這兩個活寶的對話,都搞不清他們是什麼人,對著士兵的刺脊槍竟然還有心思開玩笑。

這時,從另一邊又跑來一隊士兵,看到雙方的樣子立即挺槍上前。李強不耐煩了,揮揮手道:「解除他們的武裝,別殺人。」納善就站在李強身邊,聞言開心地一揚手,一片閃電飛了過去。他把青影束扣在肘部,隨時都可以方便的使用。

圍觀的群眾驚呼不已,急忙向後退去。對付這些士兵實在是太容易了,高手們都一動沒動,幾個武士快速地插進小隊中,只是眨眨眼的工夫,所有的士兵都兩手空空了。最倒黴的是被納善的青影束電到的七、八個士兵,他們躺在地上渾身直抽抽。納善不好意思了,所有的大武士中就他一個人出手了,他摸摸禿頭,尷尬地「嘿嘿」乾笑了兩聲。

另一隊的軍官狂叫道:「你們想造反啊,告訴你們,這里有上萬的軍隊……」李強走到他的面前,拍拍他的頭,既霸道又滿不在乎地說道:「上萬人的軍隊?你嚇唬誰啊,算了,沒法和你們計較!」

嵐湫公主走到那個軍官面前,給他看了手中的東西:「好了,這是誤會吧。」李強心里嘀咕:拿的什麼東西,神神秘秘的。

那軍官嚇得渾身一顫,早就接到命令在等他們,看了東西才知道就是這群人,他心里不停地臭罵那個被打的小軍官不長眼。嵐湫公主笑道:「老大,還給他們武器吧,好嗎?」李強當然不會和這些士兵過不去,也大方地說道:「兄弟們,放了他們。我們走啦。」

庫勃對身邊的武士悄悄吩咐了幾句,又給他一張信物,武士轉身飛奔而去。

那個軍官吩咐幾個士兵,讓他們趕快回去報信。坎坎奇大大咧咧地說道:「南口關坦特國的士兵已經被我們打退了,不過,從風喃市過來的很多人,都被他們殺掉了,尸體還在南口關。」這話一出口,整個圍觀的人群就亂了。

雖然很多人不相信,但是,自從坦特國軍隊阻斷南口關以來,李強他們是第一批過來的人。有人半信半疑,有的卻已經相信了,還有的人立即就哭嚎起來,人群馬上散了開來,很多人都回去尋找自己的親屬和朋友了。

消息漸漸傳開,有更多的人知道了這次的大屠殺。這件事情在坦邦大陸引起了極大的震動,坦特國軍隊屠殺平民的暴行讓人痛恨,為此有許多人加入了邦奇甯國的軍隊,從而使整個戰爭的態勢發生了極大的變化。

坦特國這支精銳部隊,為鼓勵士氣犒賞士兵而實施了殺人搶劫,卻沒有想到會冒出李強這群修真者。原來准備劫掠完後,只要神獸噴上火,就會神不知鬼不覺,誰知卻被李強他們打的大敗而歸,連毀尸滅跡都來不及了。

進入亡命角港口要過一段很長的通道,因為沿冤魂海邊全是高山峭壁,要到達海邊必須穿過地下通道。這是一條有四十來米寬的大通道,里面熱鬧非凡,通道邊還開鑿了很多房間,都是販賣各種坦邦大陸特產的,不過這里的東西要比別的地方貴很多。

巡邏的士兵在前面帶路,那個被坎坎奇打傷的小軍官,嘴里含糊不清的在前面吆喝開道,李強看得又好氣又好笑,讓人叫他過來。只見他苦著臉,臉上全是汗珠,那是給疼出來的,他可憐巴巴的看著李強,曉得這群人惹不起了。

李強雖然沒有辦法給他治好,不過他有強力止痛片,遞給他兩片:「吃下去,會好點。」那個小軍官半信半疑地接了過來,放進嘴里,有士兵遞上清水。他苦著臉繼續領著隊伍,沒走多遠,藥力發散,他明顯感到疼痛減輕了。其實,這是治標不治本的辦法,藥勁過去後疼的會更厲害。

嵐湫公主一直在注意觀察著,她看見李強給那個受傷的軍官吃東西,心里很是好奇,等到那個小軍官的吆喝聲漸漸清晰起來,她才明白,這是治傷的東西。她覺得李強這人有點難以琢磨,在南口關他簡直是殺人不眨眼,可看見被殺的平民他又很難過,剛才對這些士兵顯得很不耐煩,現在卻又給那個小軍官治傷,而且那還是他手下的人打傷的。

李強也發現嵐湫公主在看他,他知道這個神秘的姑娘對自己很好奇,於是微微沖她一笑,突然扮了一個鬼臉,然後又一本正經地向前走去。嵐湫公主被他的鬼臉逗得笑出聲來,這一來心里卻更加迷糊了:他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穿過通道再次看見天光,這是個極大的空闊谷底,四周全是懸崖峭壁,其中一面正對著冤魂海,海水占了谷底三分之一的地方,停靠了密密麻麻的……李強心里明白這應該是船,但是完全沒有船的形狀,這種渡海工具他還是第一次看見。

正對著冤魂海的那面峭壁中間,是一個巨大的天然拱門,里面紅光閃爍,海面的景象幾乎看不見,只覺得黑沉沉的,不知道那里有什麼,很是神秘。另外三面峭壁上,搭建了很多房子,層層疊疊的排列上去,直到懸崖的一半處,給人感覺非常壯觀。這些房子由無數的平台護欄連接起來,看來沒有幾百年的歲月是無法建起如此龐大的建築群的。

李強指著彎口的水面上由巨大的橢圓形串連在一起的東西,問道:「這是什麼玩意?樣子古古怪怪的。」帕本看了一眼,笑道:「師尊,這是‘飛勾鏈’,最好的渡海工具了。」他又指著邊上停泊的細長形、頭部有著半圓塊的東西:「這是最普通的,叫‘箭舟’,速度最快,但是最危險,載貨量也少,以前,我就是坐這個渡海過來的。」

納善長這麼大沒有看見過大海,也不知道大海的狂暴,笑道:「老帕,有什麼危險的,以前我老納可能會害怕,現在嘛……呵呵,應該不會了。」帕本不以為然道:「箭舟過海,九死一生,死在箭舟上的人不知凡幾,說的輕巧,上了箭舟可不管你怕不怕,死活就由不得你來決定了。」

納善搖頭:「大不了老子不坐這個箭舟……」李強若有所思地說道:「是不是箭舟最便宜?」帕本苦笑著點點頭:「剛開始做行商,只能坐箭舟,沒有本錢啊,只好用命來掙錢了。」

李強心里突然一陣難過,他想起卡巴基老爹動員行商們給他湊錢數,心里默默說道:「但願好人一生平安。」對老爹他有一份內疚在心。

庫勃說道:「老大,大聯會在亡命角有一個落腳點,我們去那里休息一下,恐懼風可能還有幾天才能停息。」鴻僉也說道:「是啊,武士們都累了,還是休息一下去吧。」

大聯會不愧為是一家大商會,庫勃所說的點,就在南面的峭壁上,有許多的房間。安頓好武士們,有人來報:「駐軍的軍帥和亡命角的行政官求見。」李強現在對邦奇甯國和坦特國都不感興趣,也不耐煩見這些人,說道:「庫勃、趙豪,你們陪嵐湫公主去見他們吧。納善、帕本還有鴻僉,我們下去散散心。」

峭壁上也有很多店鋪,李強幾人慢慢散著步。鴻僉說道:「過幾天,可能納納敦他們要來送行,不知道能不能趕到,師叔這次去西大陸還回來嗎?」李強站住,伸手扶著護欄,看著谷底像小螞蟻般大小的人,笑了笑:「不,送嵐湫公主到達天戟峰,我就要離開這個星球了。」

「星球?」鴻僉從來沒有離開過坦邦星,沒有星球的概念:「師叔,如果……如果你能見到我師尊,告訴他……鴻僉很想念他老人家。」他低下頭,說不下去了。李強拍拍他的肩膀,認真地說道:「放心吧,我遇見他一定轉告。」

李強仰頭看天,灰蒙蒙的天空,還和初來坦邦大陸時一樣。小海妖突然從他腰間飛起,鳴叫著沖上天空。帕本奇怪道:「小家伙怎麼了,好像很興奮。」

李強的目光緊跟著小海妖,只見它在天空中盤旋了兩圈,速度突然加快,迅捷地沒入峭壁的頂端。鴻僉驚訝地說道:「咦,師叔,小海妖會不會飛走不回來了。」納善抱著欄柱頭伸得老長,看著天上:「那可說不定……那邊是冤魂海,是它的家!」

「是它的家。」李強聽到這句話,心里「咯登」了一下,微微湧起一陣傷感,他打消了想追上去的念頭,說道:「是啊,怪不得它這麼興奮,算了……」他不再說什麼,轉身踏上台階。鴻僉急忙道:「師叔,我追上去看看。」李強擺手道:「別追了,它要是不願意回來,追上了也沒有用,何況,冤魂海是它的家,我不忍心強迫它跟著我們,即使它是一只小海妖,走吧。」

鴻僉連聲說著可惜,納善和帕本卻能體會出李強的用心。帕本笑道:「小海妖到家了,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回家……」他猛地想起,自己已經是無家可歸了。他低聲歎道:「唉……真是羨慕小海妖啊。」

峭壁上的商鋪有很多,人來人往的很是熱鬧,有不少行商趁著這幾天空閒,補充一些沒來得及購買的物品,平台上很多人手上都拿著大包小袋的,互相問候探聽情況。李強一直很注意四周的人群,他還是抱著一線希望,想找到卡巴基老爹他們。

納善走進一家店鋪,那似乎是一家賣玩具的小鋪面,李強幾人也跟著進去。帕本四下看看笑道:「這是給小孩子玩的東西,老納怎麼對這個感興趣。」店主很熱情地迎上來:「幾位老客,小店有新進的幾樣小玩意兒,買給孩子玩玩?」

小店只有一排貨架,上面的東西不算多,不過都是一些李強沒有見過的玩意兒。他隨手拿起一個半圓形的黑色的物件,在手上擺弄了一會兒,問道:「店家,這是什麼東西,怎麼玩?」

店主殷勤地說道:「這是‘半魔影’,我給您示范一下。」他接過半魔影,在底部用手指輕輕一頂,只見半魔影表面的黑色變成了五彩斑斕的光暈,一串串的五彩星星飛散開來,有點像噴射的煙花,煞是好看。

納善看見,高興的像個孩子,大叫道:「哎呀!好看!好看!我喜歡……我要這件半魔影。」一把搶過來,就揣進懷里,又道:「還有什麼好玩的,都拿出來。」他掏出一大把各種顏色的錢數,那是他在南口關從死亡士兵的尸體上搜來的,隨手放在台子上。店主嚇了一跳,怎麼有這麼多錢,立即提足精神——大主顧上門了。

店主又拿出一件東西,笑道:「這件是剛進的新貨,名字叫‘飛魂樞’,我到外面演示給大家看。」他走到店鋪外面,身子靠在欄杆邊。飛魂樞是三件一組的玩具,左手是一件青色的握把,上面有三個閃光的尖角;右手是一塊扁圓狀的東西,下面有四個指套,可以插進手指,上面吸著一只半透明的六角星。

只見店主一揚手,六角星就飛了出去,因為那只六角星是半透明的,一下就看不清飛到哪里去了。納善失望地說道:「這有什麼好玩的。」店主笑道:「看清楚了,精彩的就要出現了。」他左手按動把手上的小鈕,三個閃光的尖角微微閃動,突然,谷底的半空中顯出一條怪獸的形象,不過,那是很淡的影子,隨著店主的手勢,在空中飛舞。

納善驚訝得嘴都合不攏:「咦,這個更好……我要!」李強一眼就看出這件玩具的潛在價值,這種幻影似的玩具,搞明白原理修改一下,絕對是一件迷惑人的好工具,他笑道:「我也要!」

李強和納善,就像兩個頑皮的孩子,開始搜羅店里的各種玩具。店主笑得合不攏嘴,買了一大堆玩具,他們也不還價,自己說多少錢數他們就給多少。他不知道這些錢數對他們而言很快就沒什麼用處了。

帕本笑道:「老納,你有幾個孩子,買這麼多玩具,孩子現在多大了?」納善一愣,使勁摸摸光頭,有點困惑地說道:「多大了?我的孩子有多大……」他的臉色陰沈下來,他已經完全記不清離開家鄉有多長時間了。

帕本知道自己說錯話了,他不安地搓著手,有點不知所措。

李強安慰道:「納善,不管孩子有多大,只要是父親的禮物,他們都會高興的。別難過,我們很快就會回去的。」納善抱著那堆玩具,眼睛卻看著門外露出的天空,輕聲說道:「是啊,很快……很快就會回去的。」他突然笑道:「老大,幫我收好,這麼多東西拿著累贅。回去後,孩子們肯定沒見過這麼好玩的東西。噢……店家,這里有首飾店嗎?」他將玩具遞給李強,只留了一件半魔影在懷里,他不願意大家為自己傷感,便岔開了話題。

店主笑道:「在對面的崖壁上有專門的店。」納善大聲嚷嚷:「看看去!看看去!給我家的婆娘也帶點好東西。」李強幾人哈哈大笑,帕本討好地說道:「哎……這個我懂,我幫嫂子挑一件好首飾,呵呵,這里最好的頭飾、腰飾還有臂飾我都知道。」

李強知道這里不用黃金白銀制作東西,這些飾品是用什麼材料做的他也有點好奇。他把東西收進手鐲,店主被他嚇了一跳,眼看著東西就沒有了,搞不清他收到哪里去了。

崖壁上的通道四通八達,看上去亂七八糟,要走到對面的店鋪,最少要花幾個小時。李強笑道:「還是飛過去吧。」

鴻僉點頭,一把拉住帕本,飛出了護欄。李強隨手抓住納善的腰帶,也掠出欄杆。店主傻傻地站在門口,他這才發現李強他們不是普通人。

納善在空中狂喊:「老大,抓緊點,褲腰帶要斷了!」李強笑道:「斷了……你就光著身下去。」聽得鴻僉和帕本都笑。李強又道:「谷底的人一定很驚奇,竟然有猛男從天而降,哈哈,說不定把你當作光屁股大神。」

納善急忙捂住嘴不敢再喊,生怕老大再挖苦兩句。他心里發狠,以後一定要學會飛,想想如果自己要能飛,回到家鄉還不威風死了,想到美妙處他竟然忍不住「嘎嘎嘎」狂笑出聲。李強被他的怪笑驚得差點松手,眼看著已經到了,一抬手就把他扔了過去。

這下納善可慘了,身子剛落在平台上,一股巨大的慣性迫使他一頭撞進飾品店內,嘴里發出的怪笑竟然還沒有停下。店鋪的老板突然看見一個威猛的光頭大漢「嘎嘎」怪笑著沖進店來,嚇得手腳冰涼動彈不得。驚魂未定之時,那個大漢又「乒乓」一頭紮進貨架里,兩只臭腳翹得多高,還不停地晃動。

店老板心疼得大叫起來:「我的貨啊……咦呀喂……」

李強緊跟著掠了進來,他有點後悔,勁用大了,一把拽住納善的臭腳,向後一頓。納善從貨架里美妙地翻出身來,「空」一屁股坐在地上,只聽底下一層的商鋪里有人狂罵。店老板哭喪著臉,看著散落的各種飾品,鼓起勇氣一把抓住納善:「你……你……賠我的貨啊!」

納善眼淚汪汪地看著店老板,他倒不是想賴帳,只是剛才撞到鼻子上的酸筋了,眼淚忍不住「嘩嘩」流下。店老板心里更慌了,這個大漢這樣拚命哭,他肯定是沒錢賠了。店老板也忍不住哭道:「我是小本經營啊……嗚嗚嗚……這可怎麼辦啊……」兩人淚眼相對,別有一番滋味。

納善氣得使勁擦著眼淚,從懷里掏出一大把錢數,扔給店老板,對李強說道:「老大,我這是撞到鼻子了,酸死我了……」店老板眼淚才冒出一個頭,猛然看見這一把錢數,他又笑了,不過樣子很難看。

帕本讓店家取出各種飾品,一件一件的給大家解釋:「這是金菩木鑲嵌的腰帶,這種腰帶皮是靈蛐背上的鱗串成的,大家仔細看這條邊,那是輕鵜絲編織的,嗯,里襯不是很好,店家,換一條看看。」店老板被帕本說暈了,知道沒辦法糊弄他們了,看在錢數的份上,他把店里最好的飾品都拿了出來。

納善拿起一串大紅色的珠子:「這個是什麼做的,東西好不好?」帕本看了一眼:「這是殄凸紅,不太值錢的東西。」納善拿在手里,想想後卻說:「管他值不值錢,我喜歡紅色的珠子。」

李強卻被牆上掛著的一塊黑色火焰形的東西所吸引,那是一塊只有香煙盒大小的東西,黑黑的質地,給他一種怪異的感覺,這是什麼東西?

上篇:第九章 地火神獸     下篇:第十一章 再次入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