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十一章 再次入定  
   
第十一章 再次入定

店老板瞥見李強盯著牆上的東西,順手從牆壁上摘下,說道:「這個東西是西大陸的一位行商寄賣的,掛在這兒已經很長時間了,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您要的話就便宜賣了。」李強接過黑色的火焰牌,點頭道:「好,多少錢數?我要這個。」

鴻僉也察覺出這個東西有些古怪,拿過來在手上擺弄。店老板陪笑道:「八百錢數……行嗎?」李強身上也有不少錢數,掏出一把放在台上:「沒問題,給你一萬,其他的買飾品好了。」

店老板以為自己聽錯了:「一萬?錢數……一萬錢數?」他使勁咽了口吐沫,激動得滿臉通紅,再次問道:「我沒有聽錯吧……一萬錢數?」納善在邊上不耐煩地說道:「老大不會騙你的,他說一萬就是一萬,問這麼多干什麼。」老板喜得快瘋了。

鴻僉若有所思地說道:「師叔,這東西似乎被下了禁制,打不開……」

李強運真元力探去,果然被一層薄薄的像黑紗般的東西阻隔,他試著用三昧真火去解,半晌,黑紗般的禁制稍稍有點波動。他喚出火精,抬手把東西遞到它的嘴邊,火精似乎明白主人的意思,張嘴就把它吞進了肚里,然後又隱進李強的體內。

店老板扭頭沖進里屋,一會兒,他搬出一個不大的箱子,放在李強面前,獻媚地笑道:「您再看看這里……您再看看,這些都是……」他一想不對,這些都是賣不出去的東西,急忙補充:「也許有您想要的。」他眼里閃著期待的光。

李強隨手翻動,沒有什麼值得留意的東西。納善也好奇地看了看:「哎,全是破爛玩意兒,拿回去吧。」店老板無限失望地關上箱子,一腳把箱子踢到貨架邊。

「老……大……老……大……」聲音似有似無飄乎不定。

帕本疑惑道:「我好像聽到有人叫老大。」

納善和鴻僉也說道:「是有人在叫。」李強的心神全在火精身上,別說外面的聲音,就連帕本他們說什麼都沒注意。納善跑到店鋪外,扶著欄杆側耳傾聽,果然,在南邊的峭壁上,有人狂呼亂叫,可他功力不夠看不清是誰。

李強臉上突然現出笑容。鴻僉問道:「師叔,解開了?」李強點點頭伸出手,一片翠綠色形狀像楓葉的東西出現在他手里。鴻僉驚訝地拿起來,這東西非常漂亮,晶瑩的翠色里面有密密條條的細藍絲,他反複琢磨想不出這有什麼用。

「師叔,這不是法寶啊,是什麼東西?」

「你用心念去看,我覺得是一張圖……但是,是什麼地方的就不知道了。」

鴻僉用心念看去,立即就被吸引住了。這里面縱橫交錯層層疊疊,全是大大小小的通道,上下左右前後,竟然是一張立體的通道圖,有些地方還有閃動的紅黃藍黑的星光,非常神奇。他脫出心念,又端詳這東西的外形:「師叔,這有點像……像一把鑰匙。」

李強笑道:「鑰匙?不太像。算了,先別管它,我們回去吧。」

納善這才插話道:「老大,南邊的峭壁上有人叫你,我看不清是誰。」李強收好東西,說道:「帕本,你來結帳,多給老板一些錢數,我去看看是誰在叫。」他轉身走出店鋪,向南邊看去,那人還在哇啦哇啦的狂喊,原來是坎坎奇在叫。李強傳音過去:「好了,我馬上來,別叫,整個谷底都聽見了。」

店老板千恩萬謝地把他們送到門口,這次生意讓他小發了一筆財,心里美滋滋的。

回到大聯會的休息處,嵐湫公主笑吟吟迎上前來:「老大,送你一個消息。」李強自從在南口關被她消弭了內心的殺機後,對她就多了一份敬重,當時那一刹那的甯靜安詳,讓李強非常感動。他笑道:「嵐湫公主的消息一定是好消息,是不是要出海啦?」

嵐湫公主俏皮地搖搖頭,說道:「是有關海魂瑪瑙的……老大怎麼謝我?」李強頓時喜翻了心,連忙說道:「太好了,呵呵,謝謝公主……謝謝……謝謝……公主想要我怎麼樣都可以。」他連說三聲謝謝,最後一句又說的含混不清,惹得眾人忍不住偷笑。嵐湫公主被他這話說得神態嬌羞,深悔不該這樣討謝。

納善突發奇想,取出一條頸飾,雙手捧著,滿臉的虔誠狀,說道:「老大剛才說,這是准備送給公主的禮物,正好在我手里,我代老大獻給公主。」李強差點沒暈過去,恨不得一腳踹飛這個亂拍馬屁的家伙。

嵐湫公主大羞,可她的精神力量非同小可,強自忍耐接過頸飾,穩住口氣道:「謝謝老大,是黑水島的一位朋友邀請我們去,過冤魂海時正好要路過他的小島,他知道海魂瑪瑙的事情。」李強簡直不知道該說什麼了,要不是納善橫插一杠,他完全可以應付自如的,現在他只能點頭,多一句都不敢亂說。嵐湫公主說完微微一禮,逃也似的進了里屋。

李強目送公主進屋後,扭頭尋找納善:「納善……他人呢?」

眾人都忍不住想笑,可又不好意思笑,知道老大被納善耍了一把,連趙豪這麼老實的人都在「吭哧吭哧」的悶笑。坎坎奇喘著粗氣道:「他早跑了……老大,我去找他……」一出門口,就聽到他放肆的狂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剛才可憋壞他了。

眾人被逗得大笑。

李強尷尬地撓撓頭,他有意岔開話題,說道:「黑水島?鴻僉,你比較清楚,冤魂海里的小島可以住人嗎?」鴻僉低頭沉思了一會兒,問庫勃道:「庫勃,有沒有修真者在冤魂海潛修,我似乎沒有聽說過啊。」庫勃說道:「師尊,弟子從來沒有聽說過,但是冤魂海絕對不是普通人能居住的地方。」

鴻僉托著下巴,又想了想:「師叔,嵐湫公主的朋友也許是一個隱士,如果真的能在恐懼風起的季節里居住在冤魂海,那他一定不是普通人。」

帕本滿臉不相信的神情:「恐懼風盛行的時候,居然可以住在冤魂海里?這……這是不可能的。」鴻僉笑道:「不可能?你以前看過不用飛翼就能飛上天的人嗎,現在你可是親眼看見了,以後你也可以飛,只要是修真者什麼都是可能的,慢慢你就會明白了。」

李強吩咐道:「這幾天大家可以去采購自己喜歡的東西,錢數都去坦歌那里領,放松一下。記住不要和別人起沖突,遇事盡量忍一忍,要講道理。當然,太過分的就要狠狠地教訓,一旦動手只許贏不許輸,聽清楚了嗎?」

「清楚了!」

大家慢慢都摸清了李強的脾氣,他是外和內剛的人,平時嘻嘻哈哈的非常隨和,關鍵的時候卻從來不手軟,發起狠來是非常瘋狂的,所以他要是嚴肅起來,連趙豪都害怕。

眾人散去,各自帶著自己小隊的武士去購物散心。李強獨自一人回到房間,取出在拍賣會拍下的那把古怪長弓和三支黑色長箭,仔細研究起來。

這把弓的造型非常詭異,暗青色的弓體是被怪獸吞吃哭嚎著的兩個裸體男人,弓弦是由小指粗細半透明的東西構成,不知道是什麼材質,有點像是動物的筋揉制的。李強用心神查看,沒有發現特別的東西,只是覺得弓體上的紅色花紋很奇怪,有點像符咒,他完全看不懂,用心念去描畫了一下,覺得實在是太複雜了。

三支黑色的長箭,倒是給他發現了一個秘密,箭頭上有他看得懂的符咒,和十八滅魔手的符咒有相似之處。他用心念記下,三支箭每支都有一個符咒。他現在已經明白,這種符咒針對的目標不同,效果也不同,但是他還沒有搞清楚這三種符咒攻擊什麼目標最有效。

李強試著拉動弓弦,吃驚地發現此弓絕對不是一般人能用的,必須要用真元力才能開弓。他知道這些法寶類的東西不能隨便亂試,猶豫了一下,還是將弓箭收進手鐲里,准備以後有空再研究。

他又忍不住取出那片「楓葉」,在手上把玩,猛然間他看見底部有一個小黑點。他對著光細看,竟然是他熟悉的一個標記。

那是一個飛天的標記,極其簡略的筆法卻刻劃得生動形象,其細小處猶如微雕,要不是李強修真有成,根本就不可能看得清楚。李強記得以前在地球時,曾經在敦煌石窟里看到過,不過,兩者小有不同,「楓葉」上的飛天更生動精致,仙蹤縹緲不是人間氣象。

李強想不出這東西是從哪里來的,不過他直覺這件玩意兒肯定有用,便小心地收進手鐲里。因為等恐懼風停息還有幾天時間,他通知門外的武士,這幾天任何人都不要來打擾,他決定入定一次。擺好一座防禦陣,他又一次開始修煉。

心神沉入紫府,他發覺元嬰又大了許多,骨堅氣凝面目清晰,滿天星甲已經和元嬰渾然一體,紫炎心完全脫出元嬰體外,浮在元嬰身下,紫色的紅光由下而上緊緊包裹著元嬰。最為奇妙的是火精,它竟然也有元神,一個小小的元神就伏在元嬰的肩膀上,閉目修煉。李強看得驚訝萬分。

李強好奇地將心神沉入元嬰體內,睜開眼抬起元嬰的小手,輕輕地摸摸小火精。火精睜開眼,兩道金光陡然從它眼中射出,李強覺得一股暖流湧進體內,他立即催動元嬰身周的小宇宙。火精射出的是它的精芒,對李強火性的體質有極大的好處。旋轉的小宇宙立即帶動著金光,吞吐之間已經融合進元嬰。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強睜開雙眼,覺得渾身似乎彌漫著無窮的精力,影夢甲也成功地進化了一層,皮膚上隱隱顯出了影夢甲的紋理,兩道紫色的光華在眼睛里流轉,閃動了一會兒才漸漸消失。李強感到功力大進,在火精的幫助下,他似乎已經跨進了出竅初期,只是自己還沒有十分的把握。

走出房間,李強驚訝地發現幾乎所有的人都在,甚至連納納敦和巴拉也在,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入定時間可能不短了。眾人看見他出來,個個興奮不已。趙豪緊緊盯著李強,沒頭沒腦地說道:「奇怪……有點不對……」帕本說道:「師哥,什麼不對?」

趙豪說道:「師尊好像變了一個人。」他這麼一說,大家都注意起來,李強給人一種出塵的感覺,整個人都有點飄忽不定,特別是一雙眸子,時不時地爆出一絲紫霞,那是他功力大進後還沒能完全控制住自己,展現在眾人面前的他就像一把出鞘的劍一樣,鋒芒畢露。

鴻僉猶豫片刻問道:「師叔……是不是……修進了出竅期?」納善雖然也知道修真的各階段的名稱,但是對修進出竅期的含義還是不太明白,笑道:「出竅期?應該很厲害吧?哎……大家注意沒有,老大的樣子好像變了,臉上的疤痕淡得快看不出來了,而且……哎呀,我怎麼有種怕老大的感覺啊。」

大家笑了起來,帕本道:「你一直都怕老大,又不是現在才怕。」納善連連搖著光頭:「不一樣……真的不一樣……」他說不清內心的感受,可是心里卻是很明白的。

李強摸摸臉,他知道功力的飛越,無形中對全身進行了一次重塑,雖然自己不是很在意外貌,沒有推波助瀾趁勢修整,但也在無意中改變了很多。他笑道:「納善,你要是修煉到元嬰期,不僅可以修掉臉上的疤痕,那只壞了的眼睛也能修好,你信嗎?」

納善的獨眼放出光來:「老大你別哄我……臉上的疤痕倒無所謂,這只眼睛若能複明,我真要謝天謝地了。」瞎掉的那只眼睛一直是納善心里的痛,那是他初進黑獄時,被人打瞎的,他是由此才明白弱肉強食的道理的。

這些人中,對修煉到出竅期的真正含義,大概只有鴻僉明白,甚至連李強自己都不十分清楚。鴻僉說道:「我師尊剛收我做記名弟子時,也是修煉到出竅期,他老人家足足修煉了二百多年的時間。據師尊說,他已經是非常快的了,因為他老人家有一件寶貝,叫‘晶響靈’,全靠它才快速修到出竅期的。」

李強突然明白紫炎心和火精給他的幫助有多大,火精這個小東西吸收了紫炎心里的天火的能量,轉而交流給自己。憑李強現在的修為,根本不可能從紫炎心里吸收到炫疾天火的能量。他心里真是十分感激小火精,是它讓他快速修進了新的天地。

眾人雖然不太懂鴻僉的意思,卻也知道老大功力大進,都為老大感到高興。修真界的修真者能夠修到元嬰期的人多得是,可要修進出竅期就很困難了,修煉了幾百年還沒有進出竅期的比比皆是,這是一個關口,像李強這種在短短時間里就能修進高層次的幸運兒可以說是絕無僅有。

納納敦靜靜地看著李強,心里感慨莫名。他們幾人特意趕到亡命角來送李強,為的是表達自己心里的一份感激和謝意,如果不是遇見李強,他們這些人今生都別想活著離開黑獄。他走到李強面前:「老大,不知道你以後還會回來看我們嗎?這一別天涯相隔,唉,再也難見兄弟了。多保重,如果回到坦邦大陸一定要記得來看看我們這些老骨頭。」他行了綠族最高禮,和李強觸觸額頭。

坎坎奇心里非常矛盾,又想跟李強走,又舍不得菠菠冉,最讓他不安的是菠菠冉似乎對他並不很在意,淡淡的若即若離,讓他非常難受。他也和李強行了觸額禮,半晌,他說道:「老大,和你們在一起是坎坎奇這輩子過得最開心的日子,我……舍不得大家走啊。」言罷忍不住落下淚來,納善、坦歌和帕本幾個平時特別要好的兄弟都上前安慰道別。

李強拍拍坎坎奇的肩膀:「你們不用傷感,也許以後我還會來坦邦大陸,只是你們記住,要好好修煉趙豪留下的功法,爭取修煉到元嬰期,有不懂的以後可以問鴻僉,只要修到元嬰期我們一定還能再見面的。大家都不用傷感了,要抓緊修真啊。」他的暗示納納敦幾人都聽懂了,如果修不到元嬰期,就永無見面之日了。

巴拉感歎道:「不知道我是不是能修到元嬰期,老大……這是我家鄉的一件小玩意,我只保住了這一件東西,送給你……後會有期了。」那是一個五厘米見方的金屬塊,巴拉按住一角,「哢」一聲輕響,金屬塊展了開來,猶如展開一小塊舞台,從底部射出一道光,在一片蔚藍色中,顯現出一個身穿白紗裙的女子,她似乎在笑,片刻,又蹦蹦跳跳的走出兩個孩子,那個女子一手一個抱了起來,最後,走出一個男人,正是巴拉,站在一邊很開心的笑著。「哢叭」聲中,金屬塊恢複了原狀。

這竟是一個立體影像,雖然很小,但是人物清晰可辨。巴拉在那個女子和兩個孩子出來時,臉上滿含溫情,眼里閃著淚花。李強知道這一定是他的家人和孩子,搖頭道:「巴拉,這是你惟一的紀念,我不能收!」

巴拉一把拉住李強的手,將金屬塊塞進他的手里,語帶哽咽地說:「老大,我知道你以後會走很多地方,如果,你遇見我的家人……告訴他們……我……我還活著,讓他們不要記掛。唉……巴拉不敢要求老大去找他們,一切隨緣吧。」李強無法拒絕這種要求,只好收下:「好,如果能遇見我一定轉達。」他一點把握都沒有,范圍實在是太大了。巴拉似乎了結了一樁心思,心情立即開朗起來。

李強環顧四周問道:「嵐湫公主他們怎麼不在?」帕本笑道:「他們已經在飛勾鏈上等師尊了。師尊入定有八天多了,恐懼風停了兩天,很多人都已經出海,我們全部准備完畢,就等師尊出定。」李強心里暗叫慚愧,幸好沒有誤事,這次入定要不是火精的幫助,有可能耽擱幾十天也說不定。

李強大聲說道:「好!既然大家都准備好了,那我們就去闖闖這個冤魂海,見識一下它的威力,我們走!」

谷底現在是人山人海,其中有一多半是來相送的朋友和親屬。阻隔冤魂海的防禦紅光已經解除,從門洞外傳來陣陣轟鳴聲,那是巨浪的拍擊聲。李強一行人下到谷底,隨著人潮來到彎口。一艘艘箭舟緩緩開出,所有的人都面色嚴峻,又一次生死之行開始了。

那艘飛勾鏈的停靠處,有幾十個士兵護衛著,周圍沒人敢靠近。大家陸續走上飛勾鏈,李強揮手向納納敦等人告別。巴拉低聲自語道:「老大保重,你是我惟一的希望了,老天保佑吧。」

走進飛勾鏈,李強發現這艘所謂的船很別致,首先是很寬敞,其次感覺很舒適。他笑道:「不錯啊,不知道開起來怎麼樣?」嵐湫公主笑吟吟地從前面的艙室迎出來,看見李強她不由得暗吃一驚:「奇怪!」

上篇:第十章 神秘姑娘     下篇:第十二章 冤魂海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