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一章 失散  
   
第一章 失散

海面上突然出現無數背鰭一樣的東西,劃過水面留下一條條的白痕。李強立即聯想到家鄉的鯊魚,他知道這不是鯊魚,一定是比鯊魚更厲害的東西,所有的白痕都指向落水的人群,李強心里大急,加速向鴻僉飛去。

天色更加陰沉了,海天之際忽地閃亮,「哢啦啦……轟!」陣陣雷聲隨著閃電遠遠傳來,混合著海浪的咆哮聲更加震耳欲聾。

鴻僉心里著急,看樣子大雨就要來了,他已經再次到達落水人群的上方,海面上顯露出的背鰭也開始圍繞著眾人轉圈。

李強掠到鴻僉對面大叫道:「鴻僉,水里是什麼東西?」

鴻僉大叫:「不知道是什麼海獸,好像會吃人的。」

彷佛是為了印證鴻僉的話,一聲長長的慘嚎響起,海面上頓時一片大亂,水里的人拚命向邊上游去,一片深色的痕跡散開在水里,那是鮮血。聞到血腥味的海怪頓時瘋狂起來,那一小塊泛起紅沫的水面就像煮沸了的開水,偶爾顯露出海怪慘白的尖牙和翻滾著的青色身軀,顯得驚心動魄。

嚎哭聲驚天動地。又是一陣驚雷響,巨大的雨滴劈頭蓋臉地刷了下來,彷佛在為這群絕望的人哭泣。密集的雨水使眼前一片茫然,李強身上的炫陽環金光大作,雨水被彈得四散飛濺,他大叫道:「鴻僉!你來救人,我殺海怪!」

鴻僉叫道:「師叔!不能殺!不能殺!會引來更厲害的海怪!」

稍稍一猶豫間,連續不斷的狂喊慘叫聲變得更加淒厲。李強大喝道:「管不了那麼多了……殺了再說!你救人!」他從空中一頭栽進翻滾著的水面,吸星劍的銀芒突地變強,猶如萬把銀刃穿進水中,炸得海水轟然亂響。他心神轉動,吸星劍在身周布下了一層劍網,霎時間,海水被染成了紅墨色,無數的碎塊浮出水面。

吸星劍在李強的催動下,猶如一只千手萬手的巨怪,毫不留情地絞殺水里敢靠近的一切東西。由於功力剛剛大進,李強有點控制不住吸星劍的煞氣,好在這是在海水里,水的阻力等於助了他一臂之力。

炫陽環的避水功能實在是了得,李強就像站在一個空心的金光球里,水下的東西在金色光的照耀下顯得光怪陸離,無數的黑影在四處亂竄。不過水里的阻力卻越來越強,只是一小會兒工夫,他也覺得吃力了,「嘩啦啦!」一下從水中躍起。

剛才的一擊,不知道殺了多少怪獸,海面上卷起的碎骨頭爛肉簡直嚇人,更多的怪獸去搶食這些碎肉骨頭,人群暫時安全了。

鴻僉拖著一串足有十七、八個人的繩索,奮力向飛勾鏈方向飛去,他也消耗了太多的功力。李強貼著海面飛掠,手里拖著一根長繩,還有不多的人散落在海面。

轉了兩圈,繩索上已經拖了七、八個人,李強不敢耽擱得太久,大叫:「還有誰!還有誰!叫一聲……」

周圍的聲音實在是太響了,雷聲雨聲浪聲和海怪的鳴叫聲響成一片,李強側耳細聽,抓著繩索的人大叫:「沒有人了……媽呀……快走吧!」

李強心里暗歎,知道即使還有活著的人,也很難找到。這場大雨來得實在不是時候,炫陽環雖然可以避水,但在密集的雨水飛濺下同樣也被阻擋了視線。他拖著繩索向回飛去,突然後面有人狂呼:「掉了兩個人!掉了……兩個人啊……」

要不是李強聽力驚人,那根本就不可能聽到,他再次回轉身體。那掉落的兩人已經精疲力盡了,正奄奄一息地在水中沉浮,還能抓住繩索的那人哭喊著:「快走吧!求求你!別管他了。」

剛才呼救的人則大哭道:「哥哥!救救我哥哥!」李強抬眼看去,又有一群怪獸飛快的游來,劃過的水面讓人看了觸目驚心。

李強一咬牙,吸星劍的銀芒再次閃亮,這次他用上了連爆訣,無數的銀芒射入水中。他奮起神威狂喝道:「去死吧!狂爆!」密如珠串般的轟雷聲從海底響起,猶如翻江倒海,海面沸騰起來,繩索上的人簡直就像身處地獄一般。

李強迅速將繩索繞在掉落人的身上,翻身就飛。他心里也有點忐忑不安,功力消耗得太大了,他深感和自然之力是無法相斗的。

飛勾鏈已經靠近過來,正好看見李強使出狂爆,鏈頭艙室里突然靜默了片刻,接著驚訝聲響成一片。從頭頂的艙口已經送進來二十幾人,還有不少散落在飛勾鏈四周,趙豪大叫:「大家再加把勁,剩下的不多了!」

盧卡里非常小心地指揮著飛勾鏈,現在的飛勾鏈極其危險,因為速度太慢,一旦出現緊急情況,很難閃避開來。拉巴督緊緊盯著海面,他知道現在吃人的都是小海怪,大家伙一個都還沒有看見,只要來一只可就不得了。剛才李強炸開海面著實讓他吃驚不小,他見李強有這般實力後也安心了不少。

很快李強就到了。鴻僉、庫勃和李強從水里撈人,速度頓時就快多了。李強抓起最後一個人,大叫道:「鴻僉、庫勃快進去,接著……」幾人快速鑽進艙室。

李強將手中的人遞進艙口,正要進去,忽聽隆隆的咆哮聲,扭頭看去,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態蒙獸又一次出現,而且已經很近了。

艙室里頓時亂成一團,盧卡里怪叫起來:「是態蒙獸!快退!全速後退,准備環形防禦!」

拉巴督臉色一片慘綠:「勾炮准備發射!」

幾個操縱手手忙腳亂的准備著,其中有人邊忙邊罵:「他媽的救什麼人!在冤魂海從來就沒有救人的習慣,大家都是聽天由命,快點……要來不及啦!」

鴻僉和趙豪還有納善等人更是大叫,讓李強趕快下來。紛亂之際,嵐湫公主臉色蒼白,口中響起輕輕的話語,正是她在南口關念的咒語。

隨著奇妙的節奏,眾人漸漸地安靜下來,似乎一切都已經不可怕了。

李強隔著艙口看了她一眼,大喝道:「都不許出來!快走!」他用力關上艙蓋,飛身迎向態蒙獸。

帕本失聲道:「師尊啊!」

鴻僉大叫一聲就要出去,趙豪知道師尊的脾氣,一把拉住他,說道:「別去,師尊會分心的。」除了忙著指揮的盧卡里和操縱手們,其他人都緊張地看著外面。

濃烈的血腥味將這只巨無霸給吸引了過來,黑色的脊背湧在巨浪里快速靠近。李強發出一聲震天的長嘯,迎上這只巨大的態蒙獸。他並沒有把握擊敗這個大家伙,他只想引開它。

轟然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李強狠狠地撞擊在態蒙獸露出的脊背上。吸星劍畢竟不同凡響,霎時間在態蒙獸背上開出一個大洞,血肉飛濺開來,猶如下了一場血雨,李強也被這股凶猛的勁力彈飛開來。態蒙獸突然受此重創,憤然狂吼。

整個海面都被這可怕的聲音震得顫動不已,水面上泛起大片的白沫,飛勾鏈里的人不約而同捂起了耳朵。就在這麼短短的時間里,飛勾鏈已經准備完畢,環形防禦終於連接,青光連閃,飛勾鏈快速遠離。

李強靠得最近,竟被這可怕的聲音震得氣血翻湧,這聲巨吼簡直可以媲美修真高手的音攻。「轟……嘩!」態蒙獸終於從水里探出它那巨大的頭顱,李強猛一眼看見,心里一陣驚顫,實在是太可怕了。

那是一顆長長的三角形狀的巨頭,布滿青黑色鱗片,直徑足有一米多,頭上兩側有兩個密如劍齒的黑色巨角,兩只眼睛卻是灰白色的,巨大的嘴巴里滿是大半人高的利齒。如果態蒙獸像人這麼大,那李強就只有它面前的一只蒼蠅那麼小。

態蒙獸似乎察覺到李強,張開大口便咬。李強不敢放火精出來,這里的水勢太大,會讓火精大傷元氣的。他揚手劈出紫焰巨掌,身形急速上升。

紫光閃動,紫影打在態蒙獸張開的大嘴上,「哢叭!」、「哢叭!」一串脆響,態蒙獸被打掉十幾顆巨齒,它立即就瘋狂了。

隨著一股湧起的滔天巨浪,它立起了巨大的身軀,從它三角頭顱中間噴出一道白森森的氣流,這股巨大的氣流一觸到滿天的大水,立即出現了驚人的變化,無數的水滴結成冰晶,在快速移動中,形成一支支冰箭,冰箭大小不一,破空之聲尖銳恐怖,鋪天蓋地射向李強。

態蒙獸連噴三次,其中一次竟然噴散了一座湧起的浪山,形成的冰箭白茫茫一片。

李強大叫一聲,有點不知所措了。吸星劍耀起的銀光將昏暗的海面都照亮了,他把防禦催到最大,然而射來的冰箭簡直就是無窮無盡,隨之而來的寒氣冰之入骨,他被打得連連後退,一不小心,被身後湧起的巨浪吞噬進去。

態蒙獸巨大的身軀,狠狠地向李強入水處砸了下來。

入水後李強急速向深海里竄去,他發現在水中活動很受限制,速度明顯慢了下來,水的阻力比他想像的要大得多。背後陡然傳來一股巨大的壓力,隔著炫陽環的金光,李強瞥見態蒙獸龐大恐怖的身軀壓了過來。

猛然間,李強發現態蒙獸巨大的頭顱已經接近了自己,它那雙死灰中泛著白色的眼睛,似乎流露出冰冷嘲弄的意味。一股強大的吸力牽上李強,那是態蒙獸藉助海水的威力,試圖將李強吸進嘴里。

吸星劍在海水里宛若一群銀亮亮的劍魚,態蒙獸的巨頭剛一靠近,就被這群劍魚斬得皮開肉爛。態蒙獸額頭上的白霧在水中再次噴出,霎時間,李強身周的海水凝結成冰,他頓時被封在大冰塊里。

態蒙獸張開大口咬住冰塊,看樣子它要連冰帶人一起吃下去。

火精在李強被封在冰里的同時就飛出它的元神,它先在李強身後快速地融出一個大洞,李強飛身退出冰塊的圍困。他火冒三丈,剛一脫困就收起吸星劍,在水里開始連掐印訣,十八滅魔手的四層疊加快速結印,立即,無數彩帶飄拂在海里。李強的身體大放光明,兩手微微翻動,一條飛虹顯現出來,在水里尤其顯得光怪陸離耀眼異常。

彩虹過處海水竟然被逼分開,態蒙獸的身軀雖然巨大但動作卻很靈活,它已經察覺到不好,急速向一邊閃去躲過要害,那道彩虹悄無聲息地印在它的尾部。一連串沉悶的爆響,態蒙獸巨大的尾部炸穿了一個大洞。

李強一陣氣餒,態蒙獸實在是太大了,這樣都難以重創它。

無奈之下李強只好急速升出海面躲避,可他沒有想到,火精元神竟然煮沸了大海。

在大起大伏的波濤中,一個不大的白點翻滾著,很快范圍開始急劇擴大,無數的氣泡升起,「咕嚕!」、「咕嚕!」的聲音由輕到響,只見白色的霧氣嫋嫋升起,隨著波濤晃動,這塊海面沸騰了。

態蒙獸狂吼著從水里竄出,火精的元神早已緊緊扣在它的頭上,它剛一出水面,火精便從頭至尾飛過它的身體,態蒙獸頓時劇烈地燃燒起來。

「轟隆隆……噗……嗤嗤……」

重新落入水中的態蒙獸發覺水里的溫度同樣可怕,它巨吼一聲,沒命地向遠處游去,它已經深受重傷。火精元神沒有跟著進海,而是急速返回李強體內,它也是元氣大傷。

李強松了一口氣,他也覺得很吃力,功力消耗得實在太大了。四周依舊是狂風巨浪,暴雨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停息,飛勾鏈也已經看不見了。在茫茫的冤魂海上,李強也辨不出東南西北,他心里不由得焦急起來。

為了看得更遠,找到飛勾鏈,李強快速上升,越飛越高。突然一陣疾風刮來,竟然使他連連轉圈,又是一股側風襲來,他再也穩不住身形,真元力也微微散亂。

他大吃一驚,立即放松心神,身體失去了真元力的支持,人如流星一般墜入海里。

李強浮出水面發現,真元力已經消耗得差不多了,他不假思索立即收起炫陽環和瀾蘊戰甲,身上的衣物頓時濕透,他心里苦笑,還好有影夢甲護住全身。一塊長長的板子飄來,他奮力躍去,五根手指狠狠地插進板子,用力拉近身邊,翻身上去,剛剛穩下心神,突然發現板子的另一頭還有一個人。那人半邊身子伏在板子上,用一根皮索將自己拴在上面,人似乎已經昏迷不醒。

一個巨浪打來,長長的板子立即斷裂成兩塊,李強飛身撲向那人,在那塊板子翻覆的刹那間,將他穩住。看看那人還在昏迷中,李強一把把他推上板子,運起不多的真元力,輕輕在他胸口微微一震,那人連連吐水,「哦……咳咳……」連咳數聲,他睜開雙眼,茫然地抬頭張望。

「這……這是……在哪里?好……好冷……」他邊說邊抖。

「嗨!老兄,這是在冤魂海里,你的命大,還活著……」李強扶著他說道。

那人吃驚地抬著頭,李強覺得好像在哪里見過他,問道:「老兄……很面熟啊……」

那人盯著李強看了好一會,突然叫道:「傻小子……你是傻小子!」

李強被他嚇了一跳,什麼傻小子?剛想問話,心里一動:傻小子?只有卡巴基老爹帶隊的行商才會這樣說。

李強心里一陣難過,他救人時沒有發現卡巴基老爹。他急忙問道:「你是和卡巴基老爹在一起的行商?老爹也在箭舟上嗎?」

那人只是不停地說:「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李強搖搖頭,說道:「喂!別要死要活的,你現在還活著,回答我的話!」

那人閉上眼,喃喃說道:「都怪我……不聽老爹的話,貪便宜非要坐這艘箭舟……唉!全完了,全完了!」他嘟囔了幾句,又大聲叫道:「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李強知道卡巴基老爹平安無事,不由得開心起來。他暫時不理會那人,也用皮索將自己固定在板子上,開始運功。他一手一個上品晶石,快速恢複起來。

遠處隱隱傳來陣陣長嘯,漸漸消散在咆哮的海浪聲中。

那人好像清醒過來,但樣子看得出來被嚇壞了,他兩只手緊緊扣著兩側的板緣,眼睛茫然地看著天空,不言不動地隨波逐流。

李強終於恢複了大半,收起晶石他才發現身上的衣物已經被海水撕碎了,不過他也顧不上了,飛起身來,仰天發出尖利的長嘯,試圖和趙豪他們聯絡。他側耳傾聽,半晌,除了海浪的轟鳴和狂風呼嘯外,聽不到一點回應,他知道飛勾鏈走遠了。

「喂!老兄……醒醒!」李強拍拍那人的臉,觸手冰涼,這才發現那人早已死去,身體已經僵硬,兩手仍緊緊扣著板緣。李強歎息一聲,放開了板子。

李強四下張望,覺得麻煩大了,因為無法辨認方向,也不知道飛勾鏈是向哪里去的,看不見任何參照物。他咬咬牙,隨便選擇一個方向飛去。

漸漸地風浪小了下來,天色不再是鉛灰色,而是一種淡淡的乳白,感覺上讓人比較舒服。李強停了下來,身形隨著波浪起伏。看看自己身上,李強不禁啞然失笑,赤裸的身體上布滿了淡淡的五彩花紋,那是影夢甲顯露的紋路。

他取出一條泳褲穿上,心想:「在冤魂海里玩水,也算夠爽了,只是飛勾鏈在哪兒呢?」

極目遠眺,海面上除了湧起的浪花,看不見任何東西,海天之間茫茫一片。

李強無奈繼續踏波而行,這樣能節省些真元力。他邊行邊看,慢慢地不耐煩起來,他縱起身來貼著海面向前飛去,波濤在身下快速掠過。突然,他看見遠處紅光微閃,心里大喜,速度陡然提升,同時發出一聲震天長嘯。

果然是一艘箭舟,李強開心極了,快速飛到箭舟邊上,大叫道:「喂!買票上船啦!」

箭舟里的人,突然發現海面上出現一個赤身裸體的小夥子,身上布滿了奇怪的花紋,緊貼著箭舟飛行,還高叫著要上來,頓時就亂套了。

有人說這是海怪變成人形,企圖上舟吃人,還有的乾脆大叫妖怪,船員們也目瞪口呆,突然有人叫道:「加速!快跑!」

李強發現箭舟不但不理他,反而加快了速度,氣得他「嗷嗷」亂叫。他也加速飛到箭舟前面,身子靈巧的翻動,吸在箭舟的頭部,他沒有觸到防禦的紅光,知道那玩意兒能彈開自己。

他心里很是惱火,抬手輕輕敲打,「咚咚咚!」連敲三聲,嘻皮笑臉地說道:「有人嗎?」

隔著防禦紅光,只見箭舟的指揮手臉色煞白,怪叫道:「滾開!滾開!」

李強好不容易在茫茫的冤魂海上找到一艘交通工具,怎麼肯輕易放棄。

從飛勾鏈上李強知道,一定有進去的通道,他依舊笑道:「我要進來了,嘿嘿……防禦壁是沒有用的!我知道從哪里進去。」

有幾個沉不住氣的船員抬頭看艙頂,李強忍不住哈哈大笑,他也看見那里有艙蓋:「抱歉啦,我這個客人不請自到,哈哈!」

四、五個船員跑到艙蓋下面,死死扣緊把手。李強落在艙蓋上,探出真元力牢牢黏住把手,緩緩轉動。這些船員怎麼可能比得過修真者的真元力,怪喊亂叫中艙蓋被打開了,李強縱身跳了進去,剛站穩身形,就發現四把刺脊槍頂在自己的身上。

李強進了艙室心情頓時好起來,看著頂在身上的槍,他又忍不住開起玩笑來:「你們想搶錢啊,救命啊!我給錢哦,不要傷害我……」

說著,手上突然顯出一大把各色錢數。

上篇:第十二章 冤魂海難     下篇:第二章 不速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