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九章 空音叉  
   
第九章 空音叉

這次的聲音和剛才的迥然不同,是一種至剛至烈讓人熱血沸騰的聲音,李強幾乎立即就喜歡上了,而且覺得渾身舒暢,真想大喊大叫。這段也很短,李強覺得根本不過癮,忍不住叫道:“好!太好了!”而城主等幾人臉色都變了,城主搖頭道:“還是不習慣這種剛烈的沖擊。”

天宏恍然大悟道:“原來老弟是火性的身體,難怪了……這倒是去冰眼最好的人選。”他又笑道:“第三節,老弟要小心了,你的體質和三節的聲音犯沖。”李強點頭道:“我知道了,第三節一定是以陰柔為主的。”

天宏贊道:“不錯,老弟悟性很高啊。”他立即吹響第三節樂音。

樂音一出,李強陡然一顫,暗叫不好。他全力運功抵禦,可要命的是太皓梭也被觸動了,一道淡淡的金光,從他身上散發開來。天宏見狀大吃一驚,他吹奏的鳴鏑猛地一窒,差點荒腔走板,心里叫道:“這是怎麼回事?”

勉強奏完,天宏連連搖頭,他差點把胡子揪下幾根來,說道:“老弟啊,我沒有攻擊你啊……你用什麼玩意兒反擊的?我差點就吹不下去了。”李強不由得大笑起來,說道:“老哥你在吹牛啊,哪會吹不下去。呵呵,剛才不是我反擊,是……這個……那個的反擊。”他突然想起太皓梭是不能亂說的,只好“這個”“那個”了。

天宏也搞不清楚“這個”“那個”是什麼法寶,他說道:“記下了嗎?要不要我再來吹奏一遍?”李強心里有個疑問,他說道:“既然老哥會這個音律曲調,為什麼不親自下去破開那團萬載寒冰的精氣,也不用犧牲這麼多天籟城的弟子了。”李強向來是不會隱藏自己的疑問的,話說的很直,對他來說解決問題是最重要的。

天宏臉色微變,歎道:“唉,我比你更愛惜這些弟子。這三種曲調必須同時奏出,所以一定要有合音叉才行。還有一個辦法,如果有三個功力、屬性完全一樣的人,同時奏響也行,可這幾乎是妄想了……”

耿風這才插上話來,他說道:“師叔祖不去,是天籟城所有的弟子跪求來的。在這里,師叔祖是我們惟一的希望,沒人願意他老人家去冒險,大伙兒甯願自己去試也不讓師叔祖去,不信你問城主!”城主說道:“弟弟,是這樣的,我們不能冒這個險啊。”

李強點點頭,他聽出耿風話里的不滿,說道:“我來試試吧,三種曲調的排序我都記得了。”他抬手將合音叉拋出手心,一小團炫疾天火立即燒了上去。天宏的反應和所有懂行的修真者一樣,驚得目瞪口呆。他已經不僅是佩服傅山了,他覺得自己實在是很失敗,被困天籟城這麼長時間,別人剛收的小兄弟都如此了得,自己真是枉自修行了千年。

李強一旦開始煉器,精神就高度集中起來。這種煉器方法他還是第一次嘗試,要知道這可是一種全新的修煉,那些不同屬性的小點實質,讓他大費周折。好在這是一個現成的合音叉,不用從頭開始煉制,他也修煉過不少法寶了,經驗也增長了不少。

天宏眼看著合音叉急遽縮小,很快就到巴掌大小了,一陣陣輕微的樂聲震顫著傳了出來,他知道這是李強在調整音律。其他幾人也是又驚又喜,耿風雖然知道自己輸了,可還是很高興,合音叉終于有望煉成了。

李強努力調整著里面的音律,但是無論他如何調整,總是有一些小點不到位。他心里明白,所謂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如果調不到位,一切全都是白費勁。

天宏臉上的喜色越來越濃,他知道李強就要大功告成了,因為他已經清楚地聽到三種音調的合音,城主等人也是興奮莫名。正在這時,忽聽李強大叫:“靠!完蛋!”只見懸在空中的合音叉在電光火石間突地化為灰燼。

李強呆呆地看著地上的灰燼,半晌,他像是突然明白過來,大叫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我會了……哎,老哥,還有材料嗎?這次一定可以搞好。其實,真的很容易,是我想得太複雜了。”他看看眾人,奇道:“你們怎麼啦,都哭喪著臉。”

天宏真是欲哭無淚了,摸著胡子愣了好半天才說:“老弟,這是用綠英石制作的,天籟城所有的綠英石都用來制作這只合音叉了,已經沒有材料啦。”李強也呆住了,心想:“壞了,這下可麻煩了。”

一時間房間里所有的人都默然無語,空氣仿佛都凝固了。

李強將心神探進手鐲里,試圖找到綠英石,突然他發現了一樣東西,就是老甲蟲南茲侗給他的那只淡綠色的法寶,似乎也是綠英石煉制的,他取了出來,心想:“說不得了,只有用這個來試試了。”

天宏正在難過,突然發現李強手中多了一件東西,仔細一看,不由得大叫起來:“空音叉!是空音叉!老弟……你在哪里得到的?你……你見過我師尊啦?你怎麼會有空音叉啊?”他的前輩風范一掃而光,幾乎是連滾帶爬來到李強身邊,一把抓過空音叉,反複細看,半晌,他緊緊捏著這件法寶,放在心口,嘴里喃喃地說道:“師尊……師尊!你為什麼要丟下弟子啊。”他沒有想到,自從看見李強後,真是事事出乎意外,最難以置信的是,師尊的密寶竟會在李強的手中。

耿風自言自語地說道:“還真是一個怪人,比我老瘋子要有趣多了……”李強松了一口氣,心想:“這也太巧了。真是笑話,身上有貨真價實的空音叉,居然還要修煉什麼合音叉,不過,學會了排列音序,這個收獲可不是一般的大,值回本錢了。”

李強說道:“老哥,這真是空音叉嗎?這是一個朋友送給我的,應該和你師尊沒什麼關系,他是因為不會用才送給我的。”他急忙解釋,看天宏的樣子,實在是太激動了。天宏神情恍惚地說道:“哦,是這樣啊。”突然又很激動地說道:“老弟,也許是老天爺受了感動,這才把你送到天籟城來。老弟,哥哥求你一件事……”他有點不好意思說下去,眼里滿是期待。

李強立即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馬上接著他的話頭說道:“老哥,不用求,空音叉送給你,也算是物歸原主,這件法寶也是我無意間得來的,就當是小弟拜見老哥的見面禮吧。”他在這方面從來都是很大方的,對寶物看得很輕,對他來說,朋友要比法寶重要得多。

天宏他們幾個都是一呆,沒想到李強這麼大方。城主見師叔祖還在發呆,急忙謝道:“弟弟,姐姐代師叔祖謝謝你,這個恩情天籟城上下沒齒不忘。以後弟弟有什麼事情要幫忙,只要捎來口信,天籟城一定全力以赴。”耿風也說道:“如果要打架,算上老瘋子。嘿嘿,我老瘋子什麼都不行,就是喜歡和人斗,其樂無窮啊。”

李強笑道:“哎呀,我說姐姐啊,沒事打什麼架?看來老瘋子真的喜歡打架,好!以後要是有架打,我第一個就找老瘋子去!”耿風樂得哈哈大笑:“哈哈,我發現小瘋子很對我的胃口啊,好!好!好!只要小瘋子一句話,老瘋子水里火里跟你走。”文秋離笑著連連搖頭:“你還真是瘋啊,一說打架你就不要命了。”

天宏到底是修真有成的人,很快就平靜下來,說道:“這樣我們很快就可以進入玄域密室了,只要找到師尊留下的破解方法,天籟城就可以重見天日了。這次我親自下去,老弟和瘋子一起去,順便看看,能不能進到玄域密室的十二層。這次我們天籟城的運數似乎變了,也許可以破進十二層里去。”

城主笑道:“師叔祖還在懷念從前,那次破進底層的時候,我還是一個孩子呢,我到現在都記得,真是全城轟動……”天宏接著道:“是啊,那時我們搬來此地不足百年。師尊那次可真是厲害,憑著這只空音叉硬生生破開了萬載寒冰的精氣,當時,我跟著師尊飛進去,里面的寶物讓人大開眼界……”

耿風對法寶很感興趣,他笑著問道:“師叔祖,呵呵,您老一直不肯說在里面發現了什麼樣的法寶,這次該透露一點了吧。”天宏由于得回了空音叉,心情非常好,笑罵道:“什麼法寶,成天就想搞到好法寶,惦記著和人比拼。算了,今天高興,說給你聽聽。”

李強對這個並不感興趣,他心里一直惦記著趙豪他們,心想:“不知道他們現在已經到哪里了,會不會先到黑水島去找海魂瑪瑙?對了,問問天宏老哥,也許他知道。”

天宏沉思了好一會兒,似乎還沉浸在當時的情景中,他緩緩說道:“其實,當時還有很多法寶沒有取出,因為……時間來不及了。師尊取了五件法寶,還有兩瓶靈丹,你們這批弟子要不是那兩瓶靈丹,現在也不會有這麼大的成就。我也取到兩件法寶。想想當時的情形真是有意思,手忙腳亂地亂抓一氣,其實真正的好東西都被禁制了,拿不到啊。呵呵,回想起來……”

耿風滿臉的期待,說道:“有仙家寶貝嗎?”李強知道仙家寶貝的厲害,笑道:“就是有仙家寶貝你也用不了,嘿嘿,老瘋子,如果真的給你僥幸得到一件,未必是一件好事。”天宏不由得對李強刮目相看,大聲說道:“不錯!這話才是正理,一件操縱不了的仙兵,還不如自己常用的法寶。”

他哪里知道,李強已經吃足了仙兵的苦頭,還以為他是修真的境界高呢。耿風不服氣地搖著頭,不過師叔祖都贊賞李強,他也沒有辦法反駁。

李強問道:“老哥,我請教一個問題,海魂瑪瑙……你知道哪里有?”

天宏奇怪地看著李強,說道:“海魂瑪瑙?老弟要這個東西干嘛?這是元嬰修煉才需要的珍品。”他不解地問。李強心里猛地一跳,有點緊張地問道:“老哥,你知道海魂瑪瑙?太好了!能告訴我怎麼才能得到海魂瑪瑙嗎?我需要這件東西。”

城主笑道:“大約在冤魂海,只有兩個地方能找到海魂瑪瑙,一個是黑水島,一個就是我們天籟城了。弟弟別急,你要海魂瑪瑙干什麼用?告訴姐姐。”李強心里感歎不已,他這下體會到什麼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了。

天宏也笑道:“那是修真者肉身被毀後才會用上的東西,不過,一般很難用上,誰有本事肉身被毀元嬰還能修行千年,實在是太困難了。”李強開心地笑道:“我一個朋友就是這樣,元嬰修行了幾千年了,就是缺少海魂瑪瑙,至今被困。”

文秋離驚訝道:“好家伙,修行了幾千年,如果他得到海魂瑪瑙,幾乎立即就可以修成散仙了!我的天哪,散仙……在修真界里……”他連連搖頭。天宏也是驚歎不已,要知道,散仙和修真界的修真者相比,那可厲害太多了,除非修真者能跨過渡劫期,而跨過渡劫期的修真者又比散仙要高上一個境界。

耿風得意地說道:“我們天籟城的海魂瑪瑙比黑水島的還要好,是精品。嘿嘿,海魂瑪瑙也是一種奇特的珍藥,修真界大名鼎鼎的元陽丹里就必須要用到海魂瑪瑙。”天宏說道:“沒錯,海魂瑪瑙還有別的用法,在煉藥丹上用途上更廣泛些。”

李強半晌沒言語,他突然狠狠拍了一記自己的腦袋,自言自語地說道:“笨!我笨死了……”心想,原來回春谷的玉瞳簡是做了手腳的,里面記載的元陽丹的制作方法並沒有用到海魂瑪瑙,不過他在回春谷時沒有想到這一點,也沒有來得及詢問他們,不知道他們有海魂瑪瑙,若是早點知道,他就不用再在坦邦星鬼混了,只要和傅山大哥一起回去,一切問題就都解決了。

其實,這是李強想當然了,回春谷現在未必就有海魂瑪瑙,雖然梅游冰和邦奇甯國的大神是好朋友,可海魂瑪瑙也是非常難得到的。

天宏問道:“海兒,天籟城還存了多少海魂瑪瑙?”城主笑道:“還有不少,這還是以前的存貨,精品大約還有十來瓶,其它的品質比較駁雜,沒有水化。”天宏點點頭,說道:“我們只留幾瓶備用,其余的都給老弟。呵呵,你的朋友用一瓶就足夠了,剩下的幾瓶,若是能找到靈蟠門的人,可以和他們換靈丹,只是不知道他們現在在哪里,隨緣吧。”

城主起身招來一個銀衣武士,吩咐他去取海魂瑪瑙來。銀衣武士恭敬行禮轉身欲走,天宏說道:“等等。”又傳音給他說了幾句話,這才揮手讓他快去。

李強放心不下趙豪這些人,說道:“老哥,我們什麼時候下冰眼,越快越好。我還有朋友在冤魂海失散了,要去尋找他們。”天宏說道:“不要急,這次解開天籟城的禁制後,我們也要到西大陸去。先休息一下,我們還要准備一些東西,布置一下才行。”

到了這個地步李強知道急也沒有用,只得點頭答應。

不一會兒,銀衣武士進來,恭恭敬敬地放下手中的白色盒子,施禮後離開。

文秋離拿過盒子,打開後說道:“嗯,這是已經水化了的海魂瑪瑙,是最好的一種。”天宏接過盒子,說道:“這是十瓶海魂瑪瑙的精髓,你的朋友只要用一瓶就足夠了,其余的九瓶老弟就留著備用吧。另外還有兩瓶天籟城最好的解毒治傷靈丹,不成敬意,老弟一起收下吧。”他又補充道:“這種靈丹名字叫‘寒髓鱗’,專治各種毒傷,很靈驗的,肉體的損傷也可以用它治,只是效果要稍差些。”

李強連連道謝,接過白色盒子,拿出一瓶海魂瑪瑙精髓。那是水晶制作的瓶子,只有兩指粗細,樣子很古樸,瓶子里是深黃色的液體,很粘稠的樣子,看不出什麼特別之處。收好海魂瑪瑙和靈丹,李強覺得自己實在是太占便宜了,有點不好意思,畢竟才認識不長時間,就收下這麼貴重的東西。他琢磨著送點什麼給天宏,突然想到天宏從地球出來就沒有回去過,不如送他一點家鄉的物品。

李強隨手取出兩瓶好酒,笑道:“老哥,這是我從家鄉帶來的好酒,送給老哥嘗嘗。”天宏聽到好酒,微微一愣,他早就淡忘了這世上還有酒這種東西。文秋離、耿風和城主更是聞所未聞,他們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是酒。

天宏其實是知道的,他接過酒瓶,笑道:“還是年輕的時候喝過酒,太久了……謝謝老弟。”他心里很激動,只是不願意顯露出來。他說道:“海兒,你帶老弟去縉云堂休息。另外通知所有的人,我們要准備再探冰眼。”

耿風眼里透出極度的興奮,說道:“我去通知!師叔祖!”他行了一個禮,轉身就竄出小院。城主笑道:“耿長老還是這麼沉不住氣,弟弟,我們走。”三人拜別天宏走出小院。

澤固和卡巴基老爹被銀衣武士畢恭畢敬地請出人群。兩人忐忑不安地走了出來,有人送上精美的衣服,其中一個銀衣武士說道:“請兩位尊貴的客人跟我來。”在其他船員行商不解的目光注視下,兩人換上新衣,跟著銀衣武士走了。

經過傳送,兩人到了一處雅靜的住處,和他們先前居住的地方有天壤之別。澤固說道:“不知道他們要干什麼?”卡巴基老爹四處張望,說道:“好像沒有惡意,這地方真是漂亮……”澤固突然想起了什麼,說道:“我知道了,一定是大哥!”

卡巴基老爹疑道:“你說是小兄弟?為什麼?”

一個聲音從屋里傳出:“呵呵,老爹,澤固,快進來。”澤固興奮地叫道:“真是大哥啊。”卡巴基老爹也驚訝道:“是小兄弟的聲音,我們進去。”李強已經迎出屋外。領路的武士恭敬地行禮道:“前輩,兩位客人請來了。”

李強開心地笑道:“謝謝這位大哥,你們去忙吧。”銀衣武士被李強一聲大哥叫得很不好意思,連稱不敢,行禮而去。李強一把抓住老爹,高興地說道:“老爹,沒事了,你們一定可以回到西大陸的。澤固,呵呵,我會想辦法送你一艘新的箭舟。”

澤固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失聲叫道:“大哥,你說什麼?送我……一艘箭舟?”

李強誠懇地說道:“一艘箭舟值多少錢數?我以後不會再來坦邦大陸了,手上的錢數不用也就作廢了,再說這次你的箭舟損毀,我也有一份責任,算是我們朋友一場還不行嗎?這可是老爹教我的。”澤固無法相信天下還有這樣的人,他愣了半晌,說道:“老爹教的?老爹……”

卡巴基老爹也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李強拍拍澤固的肩膀說道:“這沒什麼大不了的,老爹比我強多了。”澤固不知道卡巴基老爹在風喃市的事情,不過,李強答應給他一艘箭舟,卻讓他又有了回家的希望。他原來已經准備老死在天籟城了,因為,箭舟損壞他必須賠出一大筆錢數,而這是他根本無力償還的。

卡巴基老爹奇道:“我沒有教小兄弟做什麼啊。”李強笑道:“別傻站著,進屋再說吧。”

三人還沒有進屋,從外面又走進兩個人來,其中一個嬌笑道:“怪人前輩,我帶我姐姐來看你啦,歡迎不歡迎啊。”她又對邊上的那人說道:“三姐,要想下冰眼,找怪人前輩,他一定有辦法的。”李強立即感覺到:麻煩上門了。

');

上篇:第八章 老鄉     下篇:第十章 萬載玄冰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