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十二章 鎮玄塔  
   
第十二章 鎮玄塔

那些修真者的姿勢無一例外都是向外沖,似乎是在一刹那間被凍結的,看得人驚心動魄。耿風低聲道:“他們都是被玄氣所傷,在瞬間被凍結的,連元嬰也抵禦不住,立即就變成無意識的冰精魄,被玄氣吸走了。唉,雖然將他們的肉身帶到這里,但是已經沒有用了,這都是我們天籟城的兄弟啊。”

李強問道:“如果把他們送回去解凍,能不能複活?”天宏搖頭:“沒有用的,我們運回去過,但是解凍後,尸身竟然成了肉漿,已經徹底毀了。我們進去的時候要小心了,尤其是小妍兒,你才修到元嬰期中期,進入這里的人修為最少要達到元嬰後期,不然的話,連跑都來不及,知道嗎?”他最後一句話口氣已經很嚴厲了。

其實,天籟城的高手們死得有點冤,他們都是憑著功力去抵禦玄氣的。如果他們也有李強身上類似的法寶,絕對不會傷亡如此慘重。

黃妍嚇得一聲都不敢吭,只是緊緊摟住李強的胳膊。她看到那些天籟城前輩的尸身,知道祖公公沒有瞎說,她雖然聽說過冰眼里很多的奇聞傳說,但是從來沒有真正見識過它的厲害,心里並不太在意,等到她親眼看見這些尸身,才算真正知道冰眼的殘酷,可是到了這里已經沒有回頭路好走了。

天宏又道:“大家跟著我走,這里原來有陣法的,雖然破解掉了,但還是像迷宮一樣。”

耿風恭恭敬敬地向那些尸身施禮,李強和黃妍也站立行禮,表示內心的敬意。一行四人不再停留,繼續向里面飛去。

天宏說道:“前面有一座花園,我們進去稍稍休息一下,正好可以抄近路走。我估計里面一些寒冰類的異種植物已經成熟,我們去采一點,下來一趟不容易。”李強很驚訝,說道:“花園?我沒有聽錯吧,這里竟然還有花園?”

耿風和黃妍似乎也是第一次知道,耿風道:“我也來過兩次了,沒聽說過冰眼里有花園啊。”天宏笑道:“你們當然不知道啦,這個花園早就被師尊封閉了,因為當時采摘過一次,師尊說了,這里要過很久才能成熟,不要讓人誤入里面,糟蹋了這些天材地寶,幸好我還知道如何解開這種禁制。”

黃妍覺得很開心,花園是每一個女孩都喜歡的地方。李強自從煉制過丹藥後,對藥材也很有興趣,而且靈蟠門的玉瞳簡里記載了不少靈藥,可大部分李強都沒有見識過,他笑道:“老哥,花園在這種地方實在是有些奇怪,這里不會還有什麼動物園吧?”

天宏奇道:“什麼叫動物園?沒聽說過……呵呵,已經到了。”

李強見四周除了玄冰柱,都是空蕩蕩的,心里奇怪:“花園呢?”天宏手掐靈訣,嘴里含著鳴鏑,一陣輕柔的樂聲傳出,配合著靈訣,左邊憑空出現一個空洞,一股淡淡的香氣飄了出來。天宏收起鳴鏑,說道:“大家快點進去,進去後一直飛,不要停,外面的怪獸聞到味道就會過來的,要快!”他等大家進去後,也飛身而入,手上掐的靈訣一放,那個空洞立即消失無蹤。

飛進洞口,李強發現這里似乎是一個甬道,四周煙霧繚繞。他沒敢耽擱,拉著黃妍急速前飛,大約飛了有一分鍾,眼前陡然亮了起來,黃妍首先忍不住叫道:“哇,到了,好漂亮的地方啊!”

這是一個玄冰雕琢的世界,所有的物品均是淡藍色玄冰制作的,有玄冰作的桌子凳子,有各種各樣形狀怪異的花盆,不遠處居然還有一間玄冰造的房子,李強真是大開眼界了。這里的植物更是奇特,眼前的一盆植物,就讓他很是驚訝,那是一根彎彎曲曲的半透明的枝干,可以清楚地看到枝干中心有一道紅色的細線,枝干上分了七個杈,每一個枝頭都掛著一個滿是尖刺的紅色果實。

天宏說道:“這里的果實大家可以隨便摘,房間里有很多玄玉匣,摘的果實放進去便不會壞朽,不過,大家采摘時要小心一點,千萬不要傷及根莖,這里很多植物都是孤本了。”黃妍拉著李強就向玄冰小屋跑去,果然,屋里一排排的玄冰架上,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玄玉匣,顏色各有不同,個個精致玲瓏。李強笑道:“小妹妹自己去摘吧,這里已經不是很冷了,你的功力夠用。”

黃妍走開兩步,歡呼一聲,手上拿了幾只玄玉匣就沖了出去。天宏在一邊笑道:“這種玄玉匣可是好寶貝,當年師尊生怕這里是有主之地,不讓我拿,只摘了一些果子就走了,現在看來這已經是無主之物了,老弟只管自取。”

三人開始動手從架子上搜羅。李強因為有儲物手鐲,收起來極快,只要他手觸碰到的,立即就收了進去。天宏和耿風都是用的儲物腰帶,能存放的空間不大,各取了七、八只就停手先出去了。屋里架子上的玄玉匣足有幾百個之多,李強取了大約五、六十只,覺得夠了,便轉身走出門外。

這個花園似乎很大,李強出門沒看見天宏他們幾人,也不知道他們跑到哪里去了。李強沿路走去,發現很多果子都已經被采摘過了。他正東張西望地尋找天宏他們,突然看見邊上有一個玄冰柱,約有半人高,上面放著一只拳頭大的白色珠子,他好奇地伸手去拿。

剛剛觸碰到,只見一道白光閃過,李強被傳走了。

李強心里微微一驚,發現自己已經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這是一間大屋子,估計有一百多平方米,四周是玄冰牆,沒有出口。他一眼看見牆角邊上有一根同樣的玄冰柱,立即松了一口氣,知道只要觸碰柱上的那個白色珠子,就能傳送回去。

定下神來,他四下張望,只見屋子正中間是一個玄冰制造的方形台子,台子上放了一個蒲團,似乎是用來打坐的,這個蒲團很有意思,不知道是用什麼編織的,黑黝黝的泛著墨紫色。李強覺得這東西似乎是一件寶貝,他伸手取了下來,入手才發現這東西又輕又暖,當下也無暇多想,順手就收進了手鐲里。

奇怪的是,這間大屋子里除了這張台子和蒲團外,什麼東西也沒有。李強走到那個玄冰柱前,伸手觸摸,又是一道白光將他傳了出去。李強繼續沿著剛才的路向前走去。

沿路各種奇花異果讓他目不暇接,一路采摘下去,李強聽見了天宏的聲音:“這種就是‘天顏果’,能滋陰養顏,是一種奇藥,我們修真者是用不上的,但是世俗界的凡人吃了這種果實,呵呵,真的可以返老還童,青春永駐,到死都是年輕的模樣。”

李強來到他們三人身邊,他對這個天顏果很是好奇,居然真有這種可以青春永駐的好東西。這種植物伏在一塊奇形的玄冰上,李強也不敢確定它究竟是不是植物,那玩意兒就像松軟的棉花一般,鋪滿了玄冰表面,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有一粒一粒的淺粉色的果實,只有葡萄粒大小,顯得晶瑩可愛。

天宏三人和李強打著招呼,李強取出一只玄玉匣,開始摘取天顏果。耿風大笑道:“小瘋子,你要這個東西干嘛,對你毫無用處。”李強邊摘邊說:“老瘋子,誰知道有沒有用,摘了再說,免得以後想要又沒有。”

耿風不以為然地搖搖大腦袋。黃妍忙著在邊上摘七彩玲瓏花,她對藥材類的果實不感興趣,只對這里的奇花大采特采,天宏只摘那些比較稀少難見的珍品,耿風基本上沒有摘,他對這些花花草草的沒興趣,只有李強,幾乎見什麼摘什麼。他自家事自家知,自己的朋友這麼多,東西當然也是多多益善了,而且,自己的修真之路還很長,多准備一些東西沒壞處。

四人一路采摘,穿過花園,天宏說道:“我們從這里出去,可以避開很多的危險,算是走了一條近路,出去就是玄域密室了。”耿風驚訝地說道:“難道不用走那條玄冰隧道了嗎?唉,以前竟然走了那麼多冤枉路。”

天宏說道:“老弟,瘋子,准備好了,放出飛劍,等會兒外面會很凶險,除了有玄氣以外,還有冰精魄,那可是貨真價實的元嬰真神凝結的虛神,非常厲害。小妍兒就在花園里等著,別跟進去了,這里還是很安全的。”黃妍頓時急了,好不容易跟到這里,祖公公竟然不讓自己去,她眼淚立即流了出來,抽泣著說道:“祖公公,妍兒想去嘛,求求您老人家……”

耿風勸道:“小丫頭,里面真的很危險,祖公公是為你好。”黃妍大哭,突然撲到李強的懷里:“前輩,讓妍兒去吧!嗚嗚……嗚嗚……”李強被鬧了一個手足無措,他心里明白,讓她去實在是太凶險了,于是拍拍她的肩膀,笑道:“小妹妹,我知道你為什麼要去,放心吧,都包在我身上。”

這話一說,連天宏都愣住了。黃妍抬起頭來,臉上的神態真是我見猶憐,嬌聲說道:“前輩知道什麼?”李強笑道:“我一定給你找到一把好飛劍,行嗎?”黃妍被說中心思,也知道再求祖公公也不會同意的,無奈之下,只好點頭答應。李強安慰道:“即使找不到,回來我親手給你煉制一把。”

黃妍破涕而笑,嬌聲道:“前輩說話要算數哦,那妍兒就在花園等你們了,要快一點,妍兒會害怕的。”天宏一抹胡子說道:“也不知道海兒是怎麼帶徒弟的,修真這麼久了竟然還會害怕,唉,這些孩子真是的。”

李強笑道:“女孩子膽子小點也很正常,老哥,我們還是快去快回吧。”其實黃妍哪里是害怕,她只是借機撒嬌而已,這一點李強卻沒有明白。耿風興奮地說道:“媽的,每次到玄域密室外都是無功而返,這次總算可以得償心願了。”

三人同時放出飛劍,天宏手掐靈訣,當先飛了出去,耿風緊隨其後,李強向黃妍擺擺手,飛身追了過去。外面依舊是一片玄冰柱,和剛才進來的地方不同的是,這里上下都能看到玄冰層,越向前飛上下間隔越小,天宏說道:“就要到了,大家小心!”

穿過幾處狹窄的通道,對著一堵冰壁,耿風上前解開禁制,三人飛進一個球形的玄冰洞。

沒等李強細看,天宏的飛劍爆閃出一溜耀眼的劍花,“噼噼叭叭”的巨響聲,立即震顫起來。耿風大叫著迎了上去:“啊哈……這里的冰精魄……過癮啊!”

這個玄冰洞的空間像一只豎著的雞蛋,中間偏下的部位,是一團快速旋轉的濃霧狀的東西,那顏色是濃濃的黑色,時不時泛出藍色的閃光,懸在球形空間的正中間。李強陡然想到在星星宮,那時他看見天火燃燒時也是這樣的,心想:“也許這種玄氣和天火一樣,都是某種純能量的存在形態,還是小心點好,這次紫炎心可救不了我。”

足有十五、六條冰精魄迎上前來,這些冰精魄猶如實質,其中幾個竟然還有飛劍,只是運用的方法有點呆滯。天宏擋住了五、六條,耿風飛劍一圈也抵住了四、五條,其余的冰精魄蜂擁般沖向李強。

李強嚇了一跳,大叫道:“怎麼這麼多冰精魄?叱!”吸星劍的銀芒頓時亮了起來,“嘭嘭”兩響,狠狠地將沖在前面的兩條冰精魄打散開來,還沒等李強高興,那兩條冰精魄又聚攏起來,李強叫道:“咦!怎麼像被修煉過的元嬰魂魄一樣!”

耿風大笑道:“哈哈,小瘋子!如果打不過它們……哈哈,我們就會和它們一樣啦。這里可不是客氣的地方,使出全身的解數啊!”天宏也喊道:“這里最凶險了,老弟小心啦!”

李強扣指一彈,一粒細小的紫色天火飛出指尖,速度不是很快,飄飄悠悠地飛向冰精魄。這些冰精魄聞到修真者身上的元陽之氣,一個個瘋狂前沖,被飛劍打散了又重新聚合起來,它們比一般由修真者所煉的元嬰魂魄還要厲害,由于身上帶有凌厲的玄氣,只要被它撲上身來,立即就會和它一樣,也變成一條無意識的冰精魄。

這些冰精魄發出的陰沉的低笑聲,讓人不寒而栗。李強這朵天火紫花,悄無聲息地打進了一條冰精魄的體內,那個冰精魄似乎愣了一下,陡然間,只聽得“嗤”地一聲,那個冰精魄發出一聲古怪的叫聲,猶如被火烤的雪人,急劇消融下去。李強沒有想到天火的威力如此之大,他大笑道:“看我的!哈哈!”

李強立即將天火布滿全身,他收起吸星劍,也學那些冰精魄的樣子,怪叫著撲了過去。天宏和耿風沒弄明白,忍不住大叫道:“老弟你干嘛?不要……”“小瘋子……哇,他媽的,比我還要瘋狂啊!”

刹那間,李強已經抱住一條冰精魄,同時他也被另外兩條冰精魄抱住,李強只覺得一股巨寒湧來,那種寒冷的感覺真是很難受,他體內的火精立即伸延開來,寒冷的感覺頓時消散。這下,抱住他的冰精魄就不止是難受了,一眨眼的功夫,三條冰精魄冒起了大量的濃霧,也就三、四秒鍾的時間,冰精魄就消散無蹤了。

天宏和耿風簡直不敢相信,李強竟然如此厲害。

其實,李強已經後悔了,這樣做雖然可以燒化冰精魄,可自己也覺得不好受,而且功力損耗巨大,火精似乎也受不了。他重新放出吸星劍,扣指輪彈,立即飛出七、八朵紫色的天火,只有手指頭大小的火花緩緩飄出。冰精魄似乎也知道危險,一陣尖利的吼叫聲響起,冰精魄竟然全部飛回那團玄氣里去了。

李強抬手一招,將飛出的紫花收了回來。天宏飛近李強身邊說道:“老弟,真了不起,這種元嬰靈魂體,是很難消滅的,我原來准備用空音叉將它們逼回去,沒有想到天火竟然如此厲害,實在是太好了。”他剛才之所以不願意用空音叉,是因為要耗費大量的真元力,他怕等會兒破開玄氣時,萬一真元力不足,三人就完蛋了。

耿風上下打量著李強,半晌,他說道:“我不是瘋子,你才是瘋子!媽的,簡直要被你嚇死了。”他抬手擂了李強一拳,不停地搖頭苦笑。李強也笑著給他一拳:“哈哈,我這個瘋子還不夠格,還得向你學習!”天宏聽了這兩個家伙胡說八道的話不由得苦笑,他倆居然在這種地方比誰更瘋狂。

天宏說道:“好了,我們准備一下,馬上就沖進去,等我破開玄氣,注意速度要快,越快越好,我這首曲子只能堅持一小會兒。老弟抓住我的左胳膊,瘋子抓我右胳膊,要同時進去。”他稍稍停頓,又道:“這里絕對不能逞英雄,尤其是瘋子,你要是發瘋,別怪我扔下你不管。”

李強知道天宏這也是間接地提醒自己,他說道:“放心吧,別說老瘋子,就是小弟也一定老老實實的。”耿風笑道:“那是當然,老瘋子一定聽話。”天宏聽了心里更沒底,這兩個家伙的話,怎麼聽都別扭,想想也不好再說什麼了,他將空音叉別在戰甲上,說道:“准備好……走!”

一聲奇異的波音急速地圍繞三人顫動,那種震顫之力大到不可思議的地步,將三人的身影都扭曲了。那團玄氣被波音攪動,原先快速旋轉的速度突然緩慢下來,隨著三人的快速逼進,玄氣團被波音震開一道縫隙,三人運足功力拚命向前沖,都知道若是停在玄氣里,一旦波音停止,三人誰也跑不了。

阻力大到難以想象,就在波音停止的刹那間,三人終于沖過了玄氣團。

天宏大口喘著氣,後怕道:“原先跟師尊進去覺得並不難,現在才知道是多麼可怕,我們運氣不錯!終于又回來了,哈哈!”李強沒有言語,他和耿風都是第一次見識玄域密室,只見一座金光閃耀的寶塔,射出萬道耀眼的彩光,將外面的玄氣頂在四周,他們三人就懸立在彩光中。寶塔精致入微,大約只有一人高,李強自言自語道:“這怎麼進去啊,太小了點吧,十三層?簡直不可能。”

耿風也是不明白,說道:“這真的是玄域密室嗎?”

天宏笑道:“別奇怪了,底層的禁制已經破掉了,你們看我現在下去就會明白了。”他縱身向寶塔底層飛去。李強和耿風都張大嘴傻了,只見天宏順著萬道霞光飛去,眼看著他的身形越來越小,等他到了寶塔底層時,他的身形大約只有黃豆大小。李強和耿風兩人互相望望,眼里的不解很明顯,李強搶先說道:“下去再說啦,真他媽的有意思,長見識了。”

李強縱身飛了下去,他發現越是飛得近,寶塔就顯得越大,慢慢地寶塔大到他看不見塔尖。他落在天宏身邊,忍不住說道:“老哥,實在是太神奇了。”緊接著,耿風也飛落下來。

寶塔底層的金色大門是關閉著的,天宏上前運功抵住,說道:“這門很難開的,你們快點進去,准備……”只聽“嘎巴”“嘎巴”的脆響,金色大門緩緩打開,也就開了一尺寬的樣子,李強和耿風就閃身竄了進去,天宏的身影更加快速,他突地消失在門里。只聽“轟隆”一聲巨響,大門又關閉了。

三人剛剛站定身形,還沒有來得及看清塔里的情況,就聽得一聲長笑:“哈哈,竟然有人到‘鎮玄塔’來啦,哈哈,讓我老人家看看是誰。”余音繞梁不絕。李強驚訝道:“怎麼會有人?”耿風已經噴出飛劍。天宏神態極度緊張,他說道:“他破關了!他破關了!”

“沒錯!我老人家已經破關了,哈哈!”

天宏渾身顫抖……

PS:大家好,因為飄渺出書的關系,上傳的章節不能超過出書的速度,第七冊在下個月開始傳,也許有朋友說網上早就有七冊的內容了,蕭潛只能說那是電子書的破解版和OCR版,如果讓蕭潛去貼,是違反合約的……

另外,下個月貼七冊的同時,會貼一點八冊的章節給朋友們試閱,蕭潛謝謝大家的支持^_^

');

上篇:第十一章 險途驚心     下篇:第一章 散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