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一章 散仙  
   
第一章 散仙

李強問道:“他是誰?”天宏身子微微顫抖:“被封在六層的一個非常厲害的修真者,如果這時候他還活著,那他一定沒有渡劫,可能已經兵解後修成散仙了!”李強好奇地問道:“如果他修過渡劫期會怎麼樣?”耿風說道:“那這里肯定是困不住他的。”

耿風大吼道:“別裝神弄鬼的,你出來!”那個聲音再次傳出:“哈哈,我老人家心情不錯,嘿嘿,一會兒就出來,等著啦,我老人家拉完屎就來!”聲音里滿是調侃的味道。李強沒想他會這樣說,悄悄傳音給天宏:“趕快找到解開天籟城禁制的東西,趁他沒有過來,我們馬上走,他也許沒有辦法破開玄氣的。”

天宏恍然大悟,立即四處搜尋。李強大笑道:“快點出來吧,拉泡屎要這麼長時間,小心掉進屎缸里,哈哈……哈哈……”那聲音似乎很是驚喜:“咦!你怎麼知道我老人家喜歡蹲坑,我就蹲,我就蹲,你管的著嗎?哈哈,氣死你!”

耿風傻了,這家夥怎麼像個小孩子?李強似乎成心想和那個人斗氣,繼續說道:“原來你不敢下來,哈哈!”耿風心里突地一跳,心想:“要命了,這樣說還不把他激下來。”那人一開口,耿風真的嚇了一跳。

“哈哈,我老人家經驗豐富,嘿嘿,哈哈,嘻嘻,激將法對我沒用……哇哈哈……哈哈。”

天宏一圈轉下來,已經找到了師尊留在一張白玉長案上的玉瞳簡。他快速掠到李強身邊,悄悄豎起大麼指,然後飛身來到大門邊,這次他用的是吸字訣,可大門卻像是被焊住一般,紋絲不動。李強和耿風立即加入,三人同時運功。一道青光從門上閃過,三人同時震飛出去。

就聽那人狂笑道:“嗚哇……哈哈……哈哈,笑死我老人家了,哈哈,門上早就下了禁制……哈哈,只進不出……哈哈。”耿風真要給那家夥氣瘋了,大叫道:“你他媽的下來,我要剁了你!哈哈!哈哈哈!”

李強心里暗暗著急,他實在是沒有時間了,如果被困在這里,那就麻煩了。他舉手示意大家住口,然後四下觀察塔內的情況。這是一間六角形的房間,有六根大柱支撐著屋頂,柱子有合抱粗,顏色有點像雞血瑪瑙,里面是半透明的,層層疊疊,如絲如縷的血紅色在柱子里流轉,六面牆壁卻是金光閃閃,頂上云霧繚繞,絲絲的電光石火夾雜其間,似乎看不見有天花板,地面是黑色的,里面仿佛有銀星閃爍,就像一幅浩淼的宇宙星圖,顯得神秘莫測。

屋里有一張白玉長案,上面放置了七、八件奇異的法寶,不過都有一層淡淡的金光,似乎都被禁制在案上。屋子正中間是一座大半人高的銀色巨鼎,上面層層密密的全是符咒,也是被禁制了的,除了大門真的是無路可行。

一時之間,大家都沈默下來

又過了一會兒,那人怪聲怪氣地說道:“嗯?怎麼都啞巴啦?都到第二層來,我老人家懶得下樓,哈哈。”天宏說道:“前輩,我們上不來的,第二層被禁制了。”他似乎知道上面是什麼人,語氣很客氣。

那人罵道:“笨死了,玄氣都擋不住你們,這點禁制怕什麼?媽的,我老人家說不得教教你們這幾個小輩了。只要解開巨鼎的禁制,你們就可以上來了,把巨鼎正反轉動一下,打開鼎蓋就行了。”天宏疑惑道:“這麼簡單?”

那人叫道:“笨死了,你想要多複雜?笨!大道至簡都不明白?快點!”耿風性急,立即運功去推動巨鼎,李強大喝一聲:“停下!別動那個鼎!”他已經醒過味來,大笑道:“原來你老人家下不來……哈哈……差點上了你的當!”

那人突然也大笑道:“哈哈,沒想到竟然還有一個聰明小子,我老人家下不來,哈哈,沒錯!哈哈……哈哈哈……可是你們也出不去,反正我在這里已經待了無數的歲月,有幾個人說說話也不錯,嘻嘻,哈哈,我們都一樣了。”

李強差點被他氣死,心想:“糟糕,他說的沒錯,一時半會兒出不去,他是無所謂,我怎麼辦呢?趙豪他們一定急壞了。”

天宏看看李強,李強望望耿風,耿風擦了一把冷汗,三人都傻了,這該怎麼辦?

李強指指上面,小聲問道:“老哥,你知道那人是誰啊,上次來的時候,知道有這個人嗎?”天宏點點頭,苦笑道:“上次進來的時候,我師尊為了到第二層去,破掉了一塊懸空的晶碑,那塊碑在碎裂消散之前,發出一段話語,那是制作晶碑的高人用留音術將自己的一段話封在碑中,大概的意思就是說:在第六層封閉了一個非常厲害邪惡的修真高手,晶碑碎裂,禁制松動什麼的。那話說的晦澀難懂,聽不太明白,我師尊參詳了很久也沒有完全弄明白,後來用了種種手段,都沒有辦法上到第二層,這事情慢慢也就淡忘了。”

天宏還有話沒好意思說,他沒想到第二層的破解方法竟然如此簡單,當初他師尊使用了無數的法寶,想要打開上層的通道,甚至打算在上面硬開一個洞,可最終還是無功而返。

那人說道:“喂……原來是你師尊破掉晶碑的?哈哈,怪不得當年禁錮我老人家的‘無影佛咒’會失效了,嗯,不錯!不錯!晶碑破掉了……好!只是可惜了晶碑這件好寶貝啊。”

耿風說道:“怎麼辦?”李強知道如果對方真的是散仙的話,他們三人絕對不可能打得過他,因為實力相差實在是太遠了,但是,這樣僵持不下,他們三人也永無出頭之日,都要被封在這個寶塔里。要是打開二層禁制,讓那人下來,四人倒是都可以出去,但問題是不知道放出這人會有多大的危害,如果那人出來後要對付他們的話,他們肯定就死定了。他也無法確定到底該怎麼辦。

天宏說道:“老弟,我們怎麼辦?”李強頭都大了,說道:“老哥,我們就和他耗著吧,我就不相信他在這里這麼長時間,耐心會比我們這些剛來的人好。”他邊說邊打手勢,不讓天宏和耿風說話,又悄悄傳音給兩人:“先別理他,他說什麼都當作沒有聽見。”

那人說道:“喂,你們都是哪個門派的修真者啊,說給我老人家聽聽。”

李強走到白玉案前,笑道:“老哥,這些法寶你們怎麼不收掉?”天宏也故作鎮定地說道:“沒有辦法拿,這是佛門的天降禁制法,我們破不了的。”說著他伸手去拿,只見金光一閃,就將他的手彈開了,他說道:“看到吧,這種禁制是專門防護小東西的,厲害得很。”

上層的那人哈哈大笑道:“笨蛋!硬拿當然不行啦,天降禁制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玩意兒,我老人家用腳趾頭就能破掉那玩意兒,哈哈。”耿風不服氣道:“讓瘋子來試試!”他手上寒光閃動,硬生生地向金光里面抓去,就聽得“叭……!”,耿風從白玉案前飛出,狠狠撞到頂部云霧繚繞的天花板上,立即觸動了上面的防護,又被重重地撞擊下來,他趴在地上破口大罵:“媽的個頭,真他奶奶的邪門……”

那人在上面聽得明明白白,發出一陣瘋狂的大笑:“哇哈哈……哈哈哈……笑死我老人家啦,哈哈,好長時間沒有這麼開心了,哈哈,原來你叫瘋子!好!”就聽到上層“乒乒乓乓”的聲音傳來,大家微微一呆,接著反應過來,是那家夥在鼓掌跺腳。

李強看中案上的第四件法寶,是一把水藍色的小劍,似乎是用玄冰精氣所煉,他還記著黃妍的話,要給她搞一把飛劍。他手上帶出一縷天火,去燒灼那團金光,一會兒功夫,金光突然轉盛,天宏叫道:“快閃開!”

沒等李強縮手,一道金色的霹靂打在他身上,“轟!”一聲巨響,李強也和耿風一樣,被劈得連連後退。他身上陡然金光一閃,太皓梭反擊了,同樣的一道霹靂打向那團金色的防護,“哢叭”一聲脆響,天降禁制竟然被炸開了,那把水藍色的飛劍突地竄到空中,有若一條藍色的小魚在游動。李強急速從地上竄起,緊緊地追在後面天宏揚手撒出一道白光,用力一緊,那飛劍就像小魚撞進了漁網,被他收到手里。天宏驚訝地說道:“老弟,你是怎麼破掉的?當年我師尊也只破解了一些小禁制的法寶,凡是被天降禁制的法寶一件都沒有取到,你真是了不起。”

耿風不得不服氣,這個李強看上去修真水平沒有自己高,可人家硬是比自己牛氣。天宏遞上那只水藍色的飛劍,笑道:“這把飛劍應該是一件好東西,不過,老弟得了沒有什麼大用,這是一把純陰性的飛劍,給女孩子用比較合適。”

李強接過飛劍。那是一把巴掌長的藍色飛劍,通體晶瑩透明,光暈流轉,絲絲藍光里夾雜著銀白色的寒氣,入手冰涼。他笑道:“不錯,真是一把好劍,呵呵,這是我給妍兒小妹妹找的。”

那人大叫道:“喂!喂!剛才是什麼法寶響動,我老人家聽著不對啊,說來聽聽啦。”

三人相視一笑,天宏笑道:“這下我們可以把這些法寶取走了。”耿風也興奮地說道:“就是,就是,呵呵,沒想到小瘋子這麼厲害。”上層的那人要抓狂了,他怪叫道:“問你們話!怎麼不回答!等我老人家下來,一個個掐死你們!”

三人大笑:“你下來試試!哈哈,哈哈哈!”

那人氣得跺腳大罵:“哼哼,敢笑話我老人家……我要……”要怎樣他卻說不出口。李強笑道:“這里還有幾件法寶,我們收了吧。”他已經想清楚了,目前的狀況只有先冷靜下來才能有出路,借著收法寶之際,大家可以平定一下紛亂的心情。

天宏點頭道:“也好,以前我師尊就很遺憾,沒能收掉這些法寶,看來我們才是有緣人啊。我要那只藍色的小磬,其余的你們收了吧。”李強看著耿風問道:“老瘋子要什麼?你先挑。”耿風來回看著,一共有六件法寶,天宏挑走一件,剩下的五件中,他看中了三件,說道:“我要這件黑色的護臂,還有這把碧淵環,嗯,這個嵌絲指環也不錯,呵呵。”他自己也有點不好意思了。

李強笑道:“好,就這樣吧,余下的兩件我收了,這次倒是收獲頗豐。”天宏暗自點頭,這個李強不簡單,他是煉器高手,自然知道法寶的好壞,這里的六件法寶中,最好的就是碧淵環和藍色小磬,他不會不知道,但看他漫不經心的樣子,就曉得他根本不在乎,這種境界上的修為明顯就比耿風要高上一層。

二層的那人似乎很惱火,下面竟然沒有人理會他,可一時半會兒他還真沒有辦法,只聽他大聲說道:“喂,下面的三個小子,我老人家就不計較你們的無禮了,這樣吧,嗯,商量……商量一下,嘿嘿,只要你們打開二層禁制,我送你們每人十件法寶,都比你們現在的法寶好,怎麼樣?”

耿風剛要說什麼,李強急忙示意他閉嘴,他知道那人已經開始沈不住氣了。他曾經是生意人,知道有求於人而得不到回應時,那人很快就會六神無主的,他笑道:“我一件一件的破開天降禁制,破開一件取一件,准備好,開始!”他們根本就不理會那人的建議。

李強破開天降禁制的方法極笨,就是用自身的攻擊引發天降禁制的反擊,再通過太皓梭的反擊,將天降禁制破掉。這下房間里可就熱鬧了,“乒乒乓乓”“轟轟隆隆”響成一片,二層那人真是心癢難撓,急得在上面亂喊亂叫。很快六件法寶收完,耿風開心極了,兩件精品是防禦法寶,一件是奇門攻擊法寶嵌絲指環,只要稍加修煉,自己的實力立即就能提高一大步,打起架來豈不爽快。

天宏的那件藍色小磬,也是一件精品法寶,那是用玄冰精髓和玄氣加上寒金凝煉而成的,這樣的法寶很少能見到,就是李強也煉制不了這樣的東西,因為那是純粹玄寒類的法寶,不是用火煉的,而是用另外一種很少見的修煉方法,凝煉法煉制的。

李強收到的是一件寒玉簪和一只藍色的小碗,同樣也是凝煉法煉制的,不知道有什麼用途,他隨手就收進手鐲里,暫時不去管它。他大聲說道:“我們再去試試大門,我就不信打不開!實在不行我就用天火煉化它。”耿風躍躍欲試地說道:“就是,我也不相信打不開,我們再試幾次。”二層那人真的急了,怪叫道:“你們不能丟下我不管啊!哇呀呀!氣死我啦!”

三人再次聚在門口,耿風道:“看老瘋子的手段……潛爆!”一道灰白色的影子射在大門上,淡淡的光隱進大門。李強好奇地問道:“這是什麼?無聲無息的……”話沒說完,一聲悶響傳出,只見大門光華閃爍,刹那間大門似乎扭曲變形了,可慢慢地又平息下來,依舊紋絲不動。這是耿風在海底悟出的手法,是他最厲害的手法之一,可惜在這里沒有絲毫作用。 只聽上面那人又是一陣怪笑:“哈哈,沒有用的,讓我下來解開吧……喂!聽到沒有啊!”

天宏說道:“我來試試空音叉。”他走近那扇金色的大門,奇異的音波再次響起,周圍的空氣都扭曲起來,他靠近大門,頓時,門上的禁制被觸動了,發出隆隆的聲響,無數條青光從大門上發出,天宏的身影都被遮蔽了。空音叉不愧是一件奇寶,李強和耿風感覺到整個寶塔在顫抖,他倆都以為天宏可以成功了,突然音波停止,“轟隆”一聲巨響,天宏倒飛出來。

李強眼疾手快,飛身抱住天宏,那股巨大的沖力帶著李強也向後撞去。耿風僅慢了李強一步,也頂了上去,合兩大高手之力,才算化解了這股恐怖的巨力。三人的功力要數天宏最高了,他都不行,耿風覺得很是泄氣。李強心里有了一個主意,他試圖用自身的攻擊來引發大門的防禦,讓太皓梭來對付,就像剛才對付天降禁制一樣,他說道:“我來試試看,不曉得成不成。”

天宏和耿風也只能指望李強了,他能莫名其妙地破開天降禁制,也許他也能破開大門的禁制。他們明知道李強的功力是三人中最弱的一個,但是卻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也許是因為他身上稀奇古怪的玩意實在是太多了。

李強的攻擊方法實在是讓人吃驚不已,他猛地躍起身形,筆直地凌空撞向大門,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要撞門自殺,那樣子絕對凶狠。“!啪”一聲脆響,當真是去得多快,回得就多快。俗話說不撞南牆不回頭,他可是撞上大門就徹底回頭了,太皓梭根本就沒有觸動,這股沖勁硬生生地由李強的身體承受了下來。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老人家了……哈哈……”就聽上面“乒乒”的聲音,那人似乎趴在地上用手拍著地。李強頓時鬧了一個大紅臉,解嘲道:“呃……嘻嘻……門上的禁制……怎麼不反擊啊……意外!意外啊!”

天宏急忙扶起李強問道:“沒受傷吧?”耿風愣了半晌,突然放聲大笑:“小瘋子……哈哈,你這是什麼招數?老瘋子真是服了你啦,干嘛去撞門?哈哈!”李強又氣又笑地抬腿踢去:“我踢死你個老瘋子,我就喜歡這樣撞,奶奶的,這樣撞老子很爽!哈哈!”耿風向邊上一閃,搖著大腦袋,嘟囔道:“乖乖,小瘋子真的瘋了,我還是躲躲吧。”

“喂!我們談判!喂喂!我老人家想問問,為什麼你們不肯打開禁制,我老人家可是好人哪,你們有什麼條件盡管說,只要打開禁制,呵呵,我什麼都答應!”

三人幾乎同聲喝道:“閉嘴!”就聽上面又是一陣瘋狂的拍地聲,那人要被他們三個給氣瘋了:“哇呀呀……呸!三個臭小子!氣死我老人家了,氣死我老人家了!我發誓!只要我出來……我……我要讓你們後悔,竟敢這樣對我老人家無禮!尤其是那個臭小子,哼哼!” 大家都知道那人說的是李強,李強擺擺手,笑嘻嘻地說道:“我怕死了……哈哈!”天宏沒想到李強說出這麼一句來,心里微微一驚。耿風開心地哈哈大笑:“哈哈,小瘋子說得好!”那人不再說話,就聽上面雷聲陣陣,霹靂連響,整個寶塔都在晃動,感覺像是在天翻地覆。

天宏首先反應過來,叫道:“他在破禁制,怎麼辦?”他知道散仙是什麼實力,他們三人就是合成一個人也不是那人的對手,只要他下來,一只手就能擺平他們幾個。李強突然說道:“快!阻止銀鼎的轉動!”

只見那只巨大的銀鼎竟然在緩緩地轉動,上層每發出一聲霹靂響,它就轉動一點,嚇得三人同時躍到鼎邊,用功抵住它。那鼎隨著震動不緊不慢地轉動著,以三人之力竟然頂不住。耿風氣得躍上銀鼎道:“我們向下壓住,看它怎麼轉!”

這股大力狠狠地壓上銀鼎,只聽得陣陣碎裂聲響起,李強突然覺得不妥,但是還沒等他出聲,那只銀鼎突然就陷落下去。轟然一聲巨響,一道光華從銀鼎中射出,天花板上頓時云翻霧繞,亮起無數道閃電,云氣猶如漩渦般轉動起來。隨著一聲震天的霹靂,天花板裂開一個大洞,一道金光從洞里飛落下來,只聽一聲長笑:“哈哈……三個笨蛋!我老人家出來啦……哈哈……哈哈哈!”其實,那只銀鼎就是轉上十圈八圈的也解不開禁制,惟一的辦法就是將它壓下去。

三人心里明白,上了那人的當了,從一開始他們就落入了那人的算計之中

上篇:第十二章 鎮玄塔     下篇:第二章 拜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