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二章 拜師  
   
第二章 拜師

李強三人目瞪口呆地看著那人站在房間里。

那人一下來就四處張望,只聽他嘻嘻哈哈地笑道:“原來底層是這樣的啊,哈哈,讓我老人家猜了半天。嗯,三個小家伙緊張什麼,咦喲……飛劍舞舞的,干什麼?要砍我老人家啊!哈哈!好玩!真好玩!”他似乎非常開心興奮。

那人渾身赤裸,一頭齊腰的黑發隨意飄灑。他扭過頭來,那竟是一張稚氣未脫的少年的臉,看上去比李強還要小許多,彎彎的眉毛,彎彎的笑眼,皺著小巧的鼻子,膚色極其白嫩,要不是他裸露著身子,很容易讓人誤以為他是女孩。

天宏可一點也不覺得他可愛,知道這個老家伙是元嬰修煉,是根本無法從外貌上來判斷他的年紀。

耿風也很緊張,只有李強心堨R滿了好奇,他是第一次看見所謂的散仙,沒想到竟是這樣一個美少年。

李強收起了飛劍,隨手一揚,從手鐲里拋出一套衣褲,說道:“喂!先穿上衣服,要打架也不著急。”

那人很感興趣地看著李強:心里非常吃驚,他一眼就看出李強的修真時間極短,但是竟然有如此高的水平,實在讓他感到奇怪。

那人突然說道:“我老人家知道了,三人中間就是你最狡猾,嘿嘿,等會兒再來收拾你。奇怪啊,你們三人就你功力最差,竟然他們兩個都聽你的,嗯,我老人家喜歡聰明人。”

他慢條斯理地將衣褲抖開,隨手撕掉衣袖上他覺得多余的東西,這才穿上,左看右看一番,又將頭發挽起,抬手插上一根發簪。

經過這麼一打扮,他整個人都精神起來了。

那人慢條斯理地拍拍衣服,扭扭身子,說道:“嗯,這麼多年沒有穿過衣服了,還真不習慣了。三個小家伙,我老人家實在是手癢,哈哈,先打一架再說……哈哈,接招!”他說打就打,伸手就抓向耿風的飛劍。

耿風綽號叫瘋子,是聽見打架眼睛就放光的人,對手即使是散仙,他也照樣不懼,大叫道:“好!瘋子跟你拚!”

突然間房間里似乎處處是游魚,聚散間已經圍上了那人。

天宏知道不好,叫道:“前輩不介意晚輩的加入吧!看劍!”他不但飛劍上前,同時空音叉也發出音嘯,攻向對手。

那人嘻嘻笑道:“你們三人一起來吧,免得說我老人家以大欺小!”

李強揮手間,吸星劍亮起無數銀芒,也攻了過去。

那人搖頭道:“唉,就這點貨色啊,不過癮,沒意思!”

他根本就沒有動手,身上突然湧出一層青光,轟然一聲響,三支飛劍立即被逼回,他的手就像小雞啄米,連點三下,滿屋的劍光陡然消失。

耿風和天宏都是大叫著連連後退,空音叉的音波也消散無蹤,李強見機不可失,吸星劍突地退回體內。

李強扣指連彈,七八朵紫色小花飛出。

那人一眼看見,嚇了一跳,飄身閃開:“咦……怎麼會是炫疾天火,我老人家真是見鬼了。”

一道青光從他手上飛出,這道青光在空中化作青色的氣泡,一下包住紫花,就聽“波波”連串的脆響,天火竟然被他滅掉了。

他笑道:“幸好我老人家收有純陰玄氣,嘿嘿,要不然可就吃虧啦。”

李強悶哼一聲,要知道天火已經和紫炎心融合了,天火被滅掉他也受到影響,受了一點輕傷。

那人身影陡然出現在耿風身後,天宏和李強同時大叫:“快躲!”

耿風根本就來不及躲,被那人一腳踢飛。天宏的劍光飛閃,拚命射向那人。

只見那人呵呵連笑,一只白白嫩嫩的手,竟然硬生生地插進劍光堙A“乒!”一掌就將天宏劈出老遠。

李強手掐靈訣,急速地四層疊加,大喝道:“有種就接這個!沒種就滾!”

一道彩虹應聲飛出。那人也是太輕敵了,拾手一揮之後,才發現不對,這一擊可是凝聚了李強全身一半的功力,即使強如散仙一流的,也得小心應付。

霎時間兩股勁力對上了。

天宏和耿風全傻了,這聲巨響之後,整個寶塔都晃動不已,李強和那人同時倒飛出去。

那人不愧是散仙,在半空中就定住身形,李強可就沒有這種實力了,他狠狠地撞到牆壁上,砸得瀾蘊戰甲金光閃爍。他覺得一陣乏力,對手實在是太厲害了。

那人哈哈大笑,使勁鼓掌道:“好!好!好!這才像點樣子。看不出來,修為不高,花樣卻是不少,我老人家喜歡。”他似乎越來越對李強感興趣了。

李強原想放出火精來燒他,見識到他深不可測的修為後:心里又猶豫了,生怕他將火精收去,那可就糟了。

他眼珠一轉,突然也笑著道:“喂!小弟弟,你叫什麼名字啊?你不是真要打死我們吧。算你厲害行了吧,停戰!停戰!我不想再繼續打下去了,少了我們,你同樣也出不去的。”

那人大約覺得和這三個小輩打,實在意思不大,他並不想傷害這三個人,只是剛才在上面的時候被李強氣得要命,這可是無論如何要討回來的。

他笑嘻嘻地歪著頭,眼光在三人身上掃來掃去,他的樣子實在是天真無邪的,眼光就像清水一般明澈潔淨,李強三人明明知道他不懷好意,但還是忍不住被他的外表所迷惑。

天宏忐忑不安地說道:“前輩,外面的玄氣沒有我們破開,你還是會困在這里的……”

他的意思就是你不能傷我們,要不然大家都出不去。

那人搖搖頭,三人心里都是一跳:心想:要是他不怕玄氣,現在這關可就不好過了。

那人沉吟了一會兒,突然拍拍手笑道:“哈哈,我有主意了,哈哈……你們,統統做我老人家的仆人,你!就是你這個聰明小子,哈哈,你就做我老人家的開山大弟子……哇哈哈……我簡直是太聰明了,就這麼辦!”

李強三人頓時呆若木雞,這家伙竟然自說自話就決定了三人的未來。

只聽他又說道:“乖徒兒,快來拜師,哈哈,我老人家也有徒弟啦。嗯,告訴你們,我老人家叫琦君煞,人稱老怪道,嘻嘻,現在應該很少有人知道了。”

耿風火冒三丈罵道:“我呸!當你的仆人?你以為瘋子是什麼啦……我……

呃……”他話沒說完就被琦君煞制住了。

幾乎同時,琦君煞也控制住了天宏,對李強笑道:“還是我乖徒兒好,聰明!知道審時度勢。嘻嘻,我老人家喜歡。你們兩個別亂動哦,小心我老人家一個控制不住,把你們的元嬰掏出來玩玩!”嚇得天宏和耿風立即不動了。

李強心里急速地盤算著,他知道硬來是完全行不通的,逃也是逃不掉的,在這里是根本沒有辦法對付他,他的實力太強了,即使傅山大哥在,恐怕也難與之抗衡。

李強一直低著頭,慢慢地他想清楚了,他也笑嘻嘻地說道:“嗯,想要我拜師,不難……不過我有條件,否則甯死不從!”心里卻罵道:“媽的,甯死不從?怎麼像是被搶民女說的話。他奶奶的,今天真是倒楣到家了!”

琦君煞大笑道:“說吧!我老人家還有什麼辦不到的。哈哈,你這小子我老人家越看越喜歡,快說!快說!”

天宏和耿風對望一眼,不知道李強為什麼要屈服于他,他們哪里知道,李強在地球時是商人出身,隨機應變審時度勢是必須具備的素質,在沒有可能的情況下,是絕不會硬來的。

只見李強笑嘻嘻地說道:“第一個條件……”

琦君煞叫道:“慢來!慢來!你總共有幾個條件,先說清楚,別一、二、三的沒完沒了,說吧,我老人家可聰明著呢,別要滑頭。”

李強“噗哧”一笑:“當然了,你多聰明啦!誰敢在你面前要滑頭。”

琦君煞疑惑地說道:“嗯?聽著真別扭。好了,說條件吧。”

李強豎起一根手指,很不巧,朝天豎起的是中指,說道:“嗯,我可以拜你為師,不過,你要放了他們兩個,這是一……”

天宏叫道:“老弟……你……”

琦君煞手一揮封住天宏的口,道:“還有第二?”

李強又豎起一根無名指,兩指並排朝天,道:“第二,我還有不少事情要辦,要嘛你跟我走,要嘛你定一個地方,我辦完事再找你。”

琦君煞想了想,說道:“怎麼像是你在當師父、我老人家當弟子,感覺不對啊,真是麻煩……好好好,依你!我老人家現在也沒想好要到哪兒去,就跟你走好了。沒有了吧,趕快拜師吧。”

李強搖搖頭,忍住笑道:“最後一點,說完就拜師……我有很多朋友,你以後不許傷到他們,就這些,沒了。”他把手指收回,握緊拳頭,另一只手拍在臂彎,拳頭徒然翹起。可惜的是,這里沒有人看得懂他的手勢,李強好歹算是在心里出了口氣過了把癮。

琦君煞大笑:“哈哈,好!都依你,仆人到處都有,何愁找不到,乖徒兒可就難找了,哈哈,快拜師。”

李強心里直叫晦氣,心不甘情不願地行了拜師禮,口稱:“師尊在上,受弟子一拜。”

琦君煞樂得眉開眼笑,連聲道:“乖徒兒起來!起來!哈哈……”

李強心里這個氣啊,跪在地上不肯起來,說道:“師尊,你老人家修為高深,修真界的規炬你老人家最懂,拜師是要有見面禮的,拿來!”他伸出手來,直接就要東西,一點都不像個修真者的樣子。

耿風忍不住就要噴出笑來,雖然他還被禁制著,他真是沒想到,李強居然會如此孩子氣地耍賴皮。

琦君煞正沉醉在得意之中,剛才的怒氣早就拋到九霄云外去了,他聞言微微一呆,心想:“是啊,拜師是要給見面禮的,嗯,倒是要給一件好東西,不然讓乖徒兒看輕了。”

他的法寶可多得是,他想了想,取出一件自認為很好的東西,說道:“乖徒兒說得沒錯,送你一件好東西,‘天絲紫金巽’,防禦法寶,可大可小,大時可罩山,小時可護身。”

天宏和耿風都呆了,叫聲師尊就換來這樣一件極品法寶,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可他們不知道,李強根本就不在乎這些法寶,他不過只是在發泄不滿,討些便宜而已。

李強收起天絲紫金巽,站起身來,說道:“他們兩個是我的朋友。”

琦君煞恍然道:“行了,我老人家不欺負晚輩了。”

他手一揮,解開他倆的禁制,笑道:“出去吧,別以為我老人家破不了玄氣,那點玄氣是困不住我的。”

琦君煞走到銀色巨鼎前,說道:“這個鎮玄鼎才是真正厲害的家伙,我老人家要收了這個鼎,嘿嘿,恐怕上面就要塌掉了。走啦,我老人家已經在這堣ㄙ儕搕F多久了,哈哈,現在終于出關啦。乖徒兒走啦!”

雖然他說話老氣橫秋的,但卻是一副俊美少年的樣子,讓人實在難以置信,他竟然是修真界少見的散仙。

李強苦笑著,說道:“老哥,瘋子,我們這次總算是挖到寶了,呵呵呵,呵呵呵。”

琦君煞問道:“對了,乖徒兒叫什麼名字?”

李強“撲通”一聲,樣子非常誇張地摔在地上,反正他也不疼,說道:“天哪!竟然有這樣的師尊,拜師禮都行過了,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徒弟的名字,是不是太過分啦!”

琦君煞嘿嘿笑道:“我老人家做事從來就是這樣,嘿嘿,人稱老怪道是也。”他大約是因為剛剛脫身,心情非常好,也不怪李強話里帶刺。

李強無精打采地說道:“我叫李強,請多關照。”他見琦君煞滿臉的不以為然,急忙補充道:“先聲明,我堅決不改名字。”

琦君煞笑道:“好聰明的小子,你怎麼知道我要給你改名?”

李強心忍著才沒脫口而出,心想:“你一撅尾巴我就知道你要拉什麼屎。”他說道:“我的名字是父母給的,離開家鄉後,就這個名字還會讓我想起家在什麼地方,所以,堅決不改!”

天宏和耿風實在是佩服李強,見他根本就毫無懼色,和琦君煞侃侃而談,全然不理會對方是一個厲害的散仙。

琦君煞笑道:“算了,就是這個名字吧,只是太普通了,看我老人家的名字多威啊。嗯,還有,那大門只是被我老人家逆轉了,只要勁力向上,嘿嘿,門自然就開了。”

三人頓時氣得發昏,你看我,我看你,幾乎同聲長歎。

琦君煞樂得哈哈大笑:心得意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李強一頂大帽子就扔了過去:“還是你老人家厲害啊,從最想不到的地方人手,我們這些小輩只好吃癟了,散仙就是不同啊!”

琦君煞樂得眼睛都彎成了半月狀,開心得哈哈大笑:“哎,我這乖徒兒真會說話,我老人家愛聽,哈哈!”他搓搓白嫩的手,又道:“現在佛宗的勢力怎麼樣啦?這次出去我老人家要讓他們哭都哭不出來,哼!竟然敢禁錮我老人家這麼多年。”

三人微微一愣,他是被佛宗禁錮的?李強說道:“佛宗?好像現在已經看不到他們的蹤跡了,聽說他們早就退定,現在似乎都是修真界的天下。”

琦君煞大叫道:“什麼?哇呀呀,他們竟然都不在了,氣死我老人家啦,嗚嗚,我老人家傷心啊……不行,一定要把他們給挖出來,哼哼,不然我老人家是絕對不會甘心。”

李強怎麼看他都不像一個散仙,這家伙極端的情緒化,說笑就笑,說哭就哭。李強心想,打又打不過他,只好哄著他玩了,笑道:“我准備到莽原上去,那埵乎有過佛宗的蹤跡。”心想:“先騙個大保鏢在身邊,一切好說,嘿嘿,這麼個擋箭脾到哪里去找。”

琦君煞喜道:“好!好!好!還是我乖徒兒好,知道我老人家急,行!我們就去莽原。”

天宏說道:“老弟,我們還是回去吧,在下面耽擱的時間不少了,海兒他們在上面要等急了,小妍兒還在花園里等著。”

李強點頭道:“我們走!”

耿風說道:“我來開門。”他急運功力,就聽“叭叭”的一陣脆響,大門只微微裂開了一條細縫,無論他再怎麼運勁都紋絲不動,這下他難堪極了。

琦君煞搖搖頭,說道:“一邊去,讓我老人家來。你們這些小輩膽子不小,這點功力就敢往這娷禲A好啦,別再使勁了,這里只有這個小家伙能打開,你們兩個都不行。”

他用手指了指天宏,這才走到大門邊,笑道:“開門啦……哈哈……真他媽的爽!”

耿風目瞪口呆地看著琦君煞,見他只用了兩根手指,輕輕地就將大門推開了。琦君煞一手抵著門,抬頭向上看去,稚嫩的臉上悲喜交集,半晌,他大罵一聲:“混蛋!”

又大笑三聲:“哈哈……哈哈……哈哈哈!”

四人飛起身離開玄域密室。李強現在知道它真正的名字了,這叫鎮玄塔,是佛宗留下的一件密寶。

四人飛近玄氣層,看著下方閃著金光的寶塔,都有一種死堸k生的感覺,天宏說道:“大家拉緊我,一起出去。”

琦君煞說道:“算了,還是我來吧,像你這樣勉強硬沖,看著都累……”他揚手一揮,只見一件半尺長的梭形法寶從他手上飛出,出手後立即漲大,將李強三人包在堶情C

這件梭形法寶猶如一只巨型的紡錘,兩頭尖中間粗圓,三人感覺就像包在一個玻璃殼堙A外面的情況看得一清二楚。琦君煞也站在了堶情A笑道:“我這玩意兒,穿天人地無所不能,哈哈,好久沒用啦,走也!”

只見他一道靈訣打出,那玩意兒白光閃動,霹靂一聲巨響,硬生生地劈開玄氣,直直的向上街去。

李強突然大叫道:“停下!我們還有一個朋友在堶情A不能丟下她!”他發現琦君煞根本就沒有打算順他們的來路走,他似乎准備就這樣一直沖上去了。

琦君煞有點不耐煩地說道:“還有人啊?你們這些小家伙干事總是丟三落四的,好吧!好吧,反正也要跟你走的。”他收掉梭形法寶,又道:“乖徒兒陪我,你們兩個去接人,要快!”

天宏心里感激李強,說道:“我就來!”他和耿風快速向花園飛去。

李強叫道:“有冰精魄……”他一下就飛到琦君煞身後:心想:“你去和它斗吧,看你怎麼辦。”

琦君煞頓時高興異常,哇哇大叫道:“好東西!好東西!嘻嘻,我老人家的福氣真大,出門就見到寶了。哦喲,還有不少呢,乖徒兒,我們撿到寶啦。”

李強聽得頭皮都麻了,看來這家伙不是一般的厲害,簡直厲害得嚇人。

從玄氣堶艇X足有七、八條冰精魄,琦君煞靠了上去,手上突然顯出一個晶藍色的梅瓶,他嘴里念念有詞,李強一句都沒有聽懂。

他手指著冰精魄,大喝道:“叱!”梅瓶的瓶口突然冒出一股藍煙,迅速分成八股筆直地刺向冰精魄,藍煙立即纏上冰精魄,琦君煞哈哈笑道:“好寶貝,別跑!”指著瓶口再次喝道:“退!”

八股藍煙裹著冰精魄,突地縮回到瓶子里去了,緊接著從玄氣里飛出了冰精魄的真神元嬰,這八個藍色的元嬰也被吸進了梅瓶里。

琦君煞開心地舉著梅瓶,笑道:“真是好啊,用這東西可以煉幾件純陰的法寶,哈哈,很好玩的。”

李強也不知道自己是幸運還是倒楣,自己拜的這第一個師父不僅很厲害,好像還很變態,他心里發愁,以後的日子恐怕不好過了。

不一會兒,天宏帶著黃妍和耿風飛了回來。黃妍好奇地看著琦君煞,小聲問天宏道:“祖公公,這就是散仙前輩嗎?”

大家都沒說話,琦君煞得意地說道:“小丫頭,就是我老人家!”

李強生怕琦君煞玩出些意想不到的花樣,急忙說道:“小妹妹,這是我給你找到的。”他遞上在鎮玄塔得到的小飛劍。

黃妍頓時開心得連連道謝,她接過小飛劍,愛不釋手地反覆細看。

琦君煞撇撇嘴,道:“這種貨色我老人家多得是,有啥好稀奇的。”

李強知道他不是說瞎話,便笑道:“那當然了,你老人家是什麼身分,而且你老人家見到晚輩一定不會只說說風涼話的,見面禮肯定比徒弟送的要強很多。”

李強說完,若無其事地看著琦君煞,同時一只手在背後不停地示意。

黃妍恰好看見,她也是個鬼靈精,立即上前恭恭敬敬施禮道:“小妍兒拜見前輩,嘻嘻。”她的手也伸了出去。

上篇:第一章 散仙     下篇:第三章 破除禁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