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三章 破除禁制  
   
第三章 破除禁制

琦君煞抬手一巴掌打向李強,笑罵道:“咦,臭小子真會說話,他奶奶的,讓我老人家很是難堪。算了,這個給你……”他空手虛抓,竟然從旋轉的玄氣里凝出一顆墨藍色、鴿卵大小的珠子,遞給黃妍道:“小丫頭,我看你的修真是從寒性入手的,這顆……嗯,就叫玄珠吧,修真時握在手中,可以事半功倍哦。”

天宏和耿風看得頭暈目眩,他們簡直不敢相信,他居然可以直接從玄氣里凝出寶珠,這種功力他們別說是沒見過,就連聽都沒有聽說過。他們心里明白,就憑這顆寶珠,黃妍以後修真起來,功力增長一定比她的師姐妹都要快。

李強也是暗自吃驚,他眼珠一轉,嘻嘻笑道:“了不起!你老人家真的了不起,我實在是太佩服啦,隨手抓抓,就能弄出這麼厲害的寶物,哎!真是讓徒弟敬仰萬分……這個……還請你老人家再多抓幾把,每人都給一顆。徒兒上面還有很多的朋友,可憐徒兒是個窮光蛋,沒什麼禮物給他們,借借你老人家的光,現成的禮物抓一點就成。”

黃妍正在不住地道謝,她心里喜翻了天,突然聽到李強說話油腔滑調的,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她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小心地偷看琦君煞的臉色。只見琦君煞滿臉笑容,他聽著李強的誇贊,心里很開心,對他後面的話也沒在意,伸手連抓,一口氣凝出十來顆玄珠,說道:“嗯,夠用了吧?”

李強暗叫慚愧,他沒想到琦君煞這麼爽快,心想:“奇怪,不是說他是一個邪惡的修真高手嗎?我是不是先入為主,冤枉他了?嗯,還是再看看吧。”他收起玄珠,手上留了兩顆,分別遞給天宏和耿風,說道:“別謝我,你們謝他老人家吧。”

兩人急忙道謝。琦君煞說道:“小家伙你的功力用不上了,可以送人。瘋子還能用,就自己留著吧。乖徒兒,這個東西你只能送人,你是火性的體質,對你是沒有用的。好了,都沒有別的事了吧,我們走了。”

五個人憑借琦君煞的梭形法寶,強行穿地而上。一路上只見他連破禁制,天宏知道這些禁制都是前人留下的,任憑天籟城的修真者,沒有一個人能夠破解掉。琦君煞輕松自如地指揮著梭形法寶,勢如破竹般沖向地面。

城主藍海女在天宏他們下去以後,就一直在禁忌堂的靈石邊打坐,她在等待著靈石再次開啟。蘭馨和飄緣也不肯離開,陪著師尊在邊上打坐。文秋離早就出去了,整個天籟城里就數他最忙了。

雖然城主一直坐在那里打坐,可是心里卻很不安甯,加上蘭馨師姐妹在一旁不停地詢問,使她更加煩躁。她最擔心的是黃妍這個小妮子,下面的凶險她是很清楚的,自己的很多師兄弟都失陷在里面,再也沒有上來。

這天,城主終于坐不下去了,她站起身在大堂里來回走動,突然她停下腳步,問道:“你們有沒有感覺到什麼?”蘭馨和飄緣同時搖頭,城主疑惑了片刻,輕輕揉揉太陽穴,就在這時,大地突然微微震顫了一下,城主飛身來到靈石前,叫道:“他們回來了!”

飄緣奇怪道:“不對啊,不是靈石……是……”蘭馨大聲說道:“是外面!”

大地劇烈地震顫起來,城主失驚道:“怎麼回事?”

有銀衣武士沖進禁忌堂,大聲報道:“銀草坡一帶的禁制被觸動了,不知道遭到了什麼攻擊,文長老請城主快去!”轟轟隆隆的聲音越發的驚人,城主穩下心神大聲道:“立即召集所有的武士,啟動銀草坡的防禦陣法,其他人都跟我來!”

城主帶著幾個弟子和五六個銀衣武士,快速傳送到銀草坡外。

文秋離看見城主,老遠就向她招手。城主問道:“文長老,發生什麼事了……”沒等文秋離回答,銀草坡的防禦又一次被觸動了。周圍的人都向天上望去,只有飄緣叫道:“不是天上!不是天上!是地下!”

大地更加劇烈地震顫,城主手一揮,所有人都飛到空中。文長老大聲喝道:“大家通通穿上戰甲,准備好武器,沒有我的命令不許攻擊!”

銀草坡的防禦基本上是針對上方的,對來自地下的沖擊就顯得無能為力了。只見雪白的草地像波浪一般起伏著,震顫的聲音越來越大,突然,銀草坡的中心地帶向下陷落,足足陷下去十幾米深,緊接著一聲巨大的爆炸響起,陷落的地方又陡然鼓起。

“轟!”無數的碎石冰塊汙水沖天而起,里面還夾雜著一道金光,狠狠地撞在防禦上。這些東西鋪天蓋地傾瀉下來,銀草坡頓時成了爛泥坡。城主吃驚之余大喝道:“銀狼武士啟動第一波防禦,銀豹武士啟動天籟大陣,緣兒和馨兒帶著你們師姐妹去啟動音擊大陣。”眾人立即有條不紊地行動起來。

一聲長嘯響起,其聲如驚天霹靂一般。只見天空中顯出五個人影,其中一人揚手虛空劈出,手心中飛出一道青色長虹,銀草坡上空的防禦陣頓時白光亂閃,一連串的悶雷聲由遠及近隆隆響起。只聽那人大笑道:“哈哈,這種小東西也拿出來獻寶,哇呀呀,破掉啦……哈哈,還有什麼好玩的沒有……嗚呼……好多人啊,給我老人家過來!”正是琦君煞他老人家來了。

天宏大叫道:“老前輩手下留情啊!不要啊!”他簡直不敢相信,琦君煞一上來就大打出手。李強也叫道:“哇呀呀,這里都是我的朋友啊!趕快收手!”琦君煞對天宏的話根本沒在意,聽到李強也狂喊起來,這才放手,附近的十幾個武士早已經被他吸近身來。

琦君煞笑嘻嘻地收回勁力,他剛一松手,那十幾個銀衣武士就筆直的墜落下去,“噼噼啪啪”地落在地上,銀草坡四周白色柱子上的晶石也開始“乒乒”作響,全都碎裂開來。琦君煞這一擊之威,竟然使防禦陣的晶石因能量耗盡而碎裂,實在是太驚人了。

黃妍急速向下飛去,叫道:“師尊……師尊!”文長老急忙派人去察看那些掉落下來的弟子,還算李強喊叫得及時,再遲一點保不准琦君煞會怎麼整治這些人。等到這幾個人落下地來,天籟城已經亂作一團了,城主氣得臉色鐵青,她無法相信眼前這一切都是真的。

天宏快速飛到城主身邊,微微搖頭,不讓她說話,他大聲說道:“海兒,別慌!是我們回來了,讓所有的武士都回去。”他悄悄傳音道:“海兒千萬忍耐,這是被封在玄域密室的散仙。”城主心里大驚,散仙是什麼分量,她十分清楚,那絕對不是天籟城可以對付得了的。

黃妍一頭撲進城主的懷里,嬌聲道:“師尊……”城主沒好氣地說道:“妍兒越來越不聽話了,誰讓你跟進去的?有沒有受傷?”她雖然很生氣,但是看見黃妍後,還是不忍心責備,她對幾個弟子就像對自己的女兒一樣疼愛。黃妍似乎早就知道師尊不會舍得懲罰自己,她笑嘻嘻說道:“師尊,這是怪人前輩送給弟子的飛劍,還有老前輩送的玄珠……”她忙不迭的獻起寶來。

城主一眼看見那把飛劍,驚訝地接過來,半晌,說道:“妍兒,這是玄冰精華凝煉而成的,比師尊的飛劍都要好……咦,這是什麼珠子?老天!是玄氣凝結的……”她歎息一聲,又道:“看來你沖下去是對的,這些東西對你的修真幫助太大了,不過,你要記住,不能太依賴這些法寶了,真正的修真還是要靠自己,明白了嗎?”黃妍乖巧地點點頭。飄緣、蘭馨還有幾個同門師姐妹立即圍攏上來,嘰嘰喳喳地問個不停。

李強走了過來,笑道:“姐姐,我代師尊他老人家向你道歉,把你的銀草坡給毀了。”城主整個人都呆住了,她看看天宏,又看看耿風,吃力地說道:“是弟弟的師尊?怎麼會?”她剛才還聽天宏說那人是被封在玄域密室的散仙,怎麼又是李強的師尊?她徹底的糊塗了。

琦君煞沒有過來,還在天上飛來飛去,大約是被關的時間太長了,他對外面的一切都感到新奇,暫時還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李強看出眾人的疑惑,他苦笑一聲:“姐姐,別奇怪,是剛拜的師。呵呵,算是被小弟挖出寶了,呵呵……呵呵呵。”天宏急忙傳音道:“老弟是為了救我們才拜師的。別提了,那個家伙實在是太厲害了,小心別去惹他。”

耿風現在也不瘋了,自從見到琦君煞,他真的服氣了,知道自己是井底之蛙,沒見過世面,心里暗下決心,一定要離開天籟城,出去修行。他說道:“讓弟子們散了吧,再派幾個人去修理銀草坡的防禦陣。唉,竟然被琦前輩一擊破去,看來防禦陣的威力還得加強啊。”

琦君煞突然在他們面前現身,李強知道他這是瞬移,但是他的瞬移和傅山大哥的不一樣,無聲無形,就像他一直都站在那里一樣。琦君煞並不理會城主一行人,只對李強說道:“乖徒兒,我們去莽原吧,這里沒什麼意思……”李強頓時頭都大了。

蘭馨小聲驚歎道:“哇,他好小啊……”飄緣急忙拉住她,悄聲道:“小妹別亂說!”琦君煞拍拍手,開心地說道:“我老人家一切都重新開始,當然從小長起啦,哈哈,嘻嘻。”城主等人松了一口氣。李強急忙打岔道:“弟子還有一點事情要處理,很快就好,再說,天籟城現在也是被禁制的,只能進不能出,要等天宏老哥去解開,我們才能走。”

琦君煞四處張望,說道:“哦,還有這種事情?讓我老人家看看。”他不等回答,縱身躍起飛到空中,說道:“原來是這樣的,乖徒兒,看我老人家的手段。”李強剛想說話,空中已經失去了他的蹤影。李強突然覺得琦君煞似乎孩子氣很重,他笑道:“我們先回去,這里留幾個武士等他老人家回來……”

一行人還沒有離開,就聽遠處陣陣雷聲響起,天空陡然陰暗下來。天宏說道:“這……好像是前輩在破禁制。”城主滿臉都是希望,看著天際邊,喃喃地說道:“要是能破掉就好了。對了,師叔祖,破解的方法找到了嗎?”天宏無言地點點頭,心想:好像用不上了。

李強笑道:“我們干脆再等等。姐姐,這個給你。”他遞給城主一顆玄珠,城主驚訝地接過來,笑道:“呀,這也是玄氣凝結的。馨兒,這顆玄珠給你吧,你們幾個姐妹練功時互相借用,對增長真元力幫助很大的。弟弟,謝謝你!”

飄緣等女弟子立即圍了上來,李強急忙說道:“姐姐你留著吧,她們幾個都有。”他取出玄珠,每個女弟子都送了一顆,反正這也是隨便得來的,他原本就大方,現在更是一點兒都不在乎。這些女弟子都圍攏過來道謝,頓時四周一片燕語鶯聲,李強心里大喊吃不消。

耿風看著天邊一聲不吭,半晌,他發出一聲深深的長歎。文秋離笑道:“瘋子下去一趟後,怎麼就像變了一個人?有什麼心思說給老哥聽聽。”耿風說道:“我……我准備離開天籟城……”城主說道:“耿長老為什麼會這樣說?你是我們天籟城的當家長老,天籟城離不開你啊。”

文秋離也說道:“老瘋子,你又發什麼瘋?好端端的為什麼要離開天籟城。”耿風搖搖他的大腦袋,說道:“在天籟城這麼久了,我發現自己的修真水平很難再提高,我需要出去見見世面。看看小瘋子就知道了,他比我們這些修真多年的人要強很多,看來一味的潛修不是辦法啊。”

天宏和文秋離幾乎同時點頭,天宏說道:“海兒,我們天籟城的人是要出去行走了,我也覺得一味的潛修不是辦法,這次解開天籟城的禁制後,所有的弟子都要出去,分批出去。”飄緣等弟子聞言興奮極了,又嘰嘰喳喳地議論開了。她們幾乎都沒有出過天籟城,所以非常向往外面的世界,蘭馨和黃妍更是喜得直跳。蘭馨嗲聲嗲氣地說道:“謝謝瘋爺爺!師尊,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出去,最好和怪人前輩一起走。”

天宏摸摸胡子,說道:“不要一窩蜂的走,最好三兩個結伴而行,你們要靠自己的力量,跟著李前輩走,還是得不到鍛煉。嗯,這里的事情結束後,我也准備出去走走,以前在封緣星我有不少朋友,可是已經很久沒有見到了。這里的弟子幾乎都沒有離開過冤魂海,海兒,你還要給他們講一講如何運用大型的傳送陣,同時,給這些出行的弟子一個期限,到時間就要設法回來。”

大家正在商量時,突然覺得眼前一片明亮,抬頭看去,只見天邊一道一道閃電猶如驚蛇狂舞,隱隱傳來轟鳴聲,一陣陣滾過頭頂。李強搖頭道:“媽的,簡直不敢相信這是人干的,散仙真是太厲害了,厲害得簡直變態了,修真者根本就沒有辦法和散仙比拼……”天宏說道:“老弟,修真界的人是不會和散仙爭斗的,呵呵,一般來說,散仙也很少理會修真者,除非有不知死活的人去惹他們,散仙自有他們的活動范圍。”

耿風呆呆地說道:“外面的禁制破掉了,天哪,困了我們這麼久的禁制被他一下就破掉了。唉!我雖然知道散仙不是我們修真者的大道,不過他的力量真的讓瘋子很羨慕啊。”李強搖搖頭道:“力量強並不一定是好事,也許他的苦惱你不知道。”這話玄了點,耿風有點摸不著頭腦,歎了口氣道:“瘋子的苦惱就是力量太弱了。”

琦君煞突然出現在眾人面前,說道:“瘋子就是瘋子,你以後的成就有限。哈哈,還是我家乖徒兒意境高,我老人家真是撿到寶了。好了,禁制已經破掉,還有什麼事情要辦,快說!我老人家討厭拖拖拉拉的。”李強心里苦笑:“我才是撿到寶了,冒出一個散仙師父來,以後見到傅大哥還不知道怎麼說呢。” 嘴里卻忙著安撫道:“弟子知道你老人家不需要休息,不過,還是先沐浴更衣一下,另外讓她們給你老人家吃點這里的特產異果,然後再走好嗎?”天宏急忙暗示城主,城主恍然道:“前輩請,天籟城上下都歡迎您,晚輩藍海女,前輩叫我海兒就好。”

琦君煞哈哈笑道:“哎呀,好,海兒很懂事嘛,依你!乖徒兒,我們走。”

城主下令,大開天籟城的正殿,請琦君煞前往。城主安排銀衣武士在房間里聽候差遣,自己隨著天宏去商量天籟城下一步的行動,李強也乘機告辭,他不放心卡巴基老爹他們,想先回去安排一下。

天籟城除了音律是一大特色外,還有一種衣料是其特產,那是用一種叫‘銀紫蘇’的植物皮經過特別煉制制作出來的一種銀色的衣料,具有極好的禦寒防熱雙重功能,還有很強的防護能力,其柔軟滑嫩的質感是很少見的。飄緣帶著幾個小師妹,去庫房取出幾匹最好的銀紫蘇料子,急急忙忙地縫制起來。

琦君煞痛痛快快洗了個澡,發現桌上已經放好了一套銀色的繡花衣褲,穿上身後,他覺得十分滿意,他是很講究穿著打扮的,對于衣物的好壞有極高的鑒賞力。他走出房間,眾武士都覺得眼前一亮,真是一個俊美之極的少年人。琦君煞心情大好,笑嘻嘻道:“乖徒兒到哪里去啦?”

蘭馨端著一盤異種水果進來,說道:“李前輩有事出去了,一會兒就來,前輩先休息一下,吃點水果吧。”琦君煞點點頭說道:“小丫頭,這衣服是誰做的,很不錯,給我老人家再搞兩套來。”蘭馨是極聰明的女孩,聞言忙笑道:“前輩這套衣服是我們姐妹趕制出來的,請稍等一下,我再和姐妹們去縫制兩套。”

琦君煞說道:“嗯,小丫頭很懂事,這四張玉牌送給你們,去吧,我老人家要靜思一下。玉牌只要掛在脖子上就行了,不用修煉的,可以保一次命。”桌子上突然顯出四張玉牌,只有銅錢大小,黑白相間的云紋圖案,很精美的樣子。蘭馨放下果盤,拿起玉牌急忙行禮道謝,轉身沖出房間。小姑娘高興極了,她忙著找師姐妹獻寶去了。

武士們也都退出了房間。

李強回到縉云堂,卡巴基老爹和澤固見到他都高興得不知道如何是好,這幾天的時間對他倆來說簡直是度日如年,待在這種陌生而又奇怪的地方實在是讓人很難受。李強一進房間就說道:“老爹,澤固,准備一下,要離開了。我不能和你們一起走,你們要多保重。”

卡巴基老爹驚疑道:“小兄弟,發生什麼事情啦?唉!不知道我能不能幫上你的忙。”澤固心里更是不安,說道:“大哥為什麼不和我們一起走?”李強笑著安慰道:“別擔心,只是情況有變,沒有什麼危險,你們不要擔心。”

澤固心里很著急,因為李強答應過,到了西大陸會給他一艘新的箭舟,如果他不和自己一起走,那可怎麼辦?心里想著,臉上不由得就露出了失望的神色,他低聲道:“怎麼回去啊,箭舟已經毀了。”他抱著頭蹲下身來。

李強聽得一清二楚,他不由得笑了起來,心想:“看來給一個人希望很容易,讓他失望也很容易。”他笑道:“澤固該打!你不相信大哥的話。別急嘛,箭舟會給你的,我保證是新的,不是二手貨。嗯,這樣吧,還是你自己去買吧,這個給你。”他拿出一張商會千卡,卻遞給卡巴基老爹,說道:“老爹,這張卡你拿著,幫澤固挑一艘好箭舟,卡里剩余的錢數都給你。”

卡巴基老爹既吃驚又感動,他現在已經知道李強是一個了不得的人物,這幾天他一直在和澤固閑聊,澤固告訴他是怎麼認識李強的,卡巴基老爹心里很是奇怪,為什麼李強會對他這麼好,實在是沒有道理的。他不知道,是因為自己無意中說出的一句話,讓李強深受感動,所以李強才會有今天這樣的舉動。

澤固滿臉通紅,結結巴巴地說道:“我……大哥……我不是……”李強止住他的話頭道:“澤固,不用多說,給你一個任務,以後要常去老爹那里看看,老爹有什麼事情,你一定要幫忙,就當是幫我吧,行嗎?”澤固眼圈一紅,連連點頭,卻說不出話來。

屋外有人叫道:“小瘋子,找你商量點事情,歡迎嗎?”

');

上篇:第二章 拜師     下篇:第四章 黑嶼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