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四章 黑嶼礁  
   
第四章 黑嶼礁

耿風笑嘻嘻走進房間。李強說道:“瘋子是不是打算和我結伴走?”耿風驚訝道:“咦,小瘋子真是厲害,我還沒說你怎麼就知道。”李強心想:“這下可好,一個老瘋子,一個散仙師尊,這兩人跟在身邊可就熱鬧啦。”他笑道:“歡迎一起走,我是朋友越多越好。”

耿風開心地晃晃大腦袋,說道:“天宏師叔祖要去黑水島探訪朋友,我想我還是和你們一起走的好,這次我打算跑遠一點,嗨嗨,老瘋子在天籟城瘋了這麼多年,現在終于可以出去瘋一把了。”李強笑罵道:“他奶奶的,老瘋子,你不會是准備到處打架吧?”耿風嬉笑道:“那可不一定啊,打架也是一種修行方法。”

李強還真拿他沒辦法,說道:“算了,你愛打就打,隨便你。”又道:“老瘋子,我這兩個朋友一定要安排好,最好派天籟城的弟子護送一下,讓他們順利回到西大陸。”耿風點點頭,招手叫來幾個銀衣武士,吩咐了幾句。李強拉著卡巴基老爹和澤固的手,說道:“老爹,澤固,不知道以後還能不能見面,你們自己多保重了。”

卡巴基老爹感動地說道:“小兄弟,你也保重。唉,我老了,幫不上你什麼忙,大神會保佑你這樣善心人的。”澤固也說道:“大哥以後有用得著兄弟的地方,不論是在哪里,兄弟一定全力以赴。”李強心里明白,以後恐怕再也見不到他倆了,修真的歲月一晃而過,而他們是沒有這個時間的。

李強辭別兩人,和耿風回到正殿琦君煞休息的房間外。

天宏、城主以及眾多弟子都站在門外,看見李強到來,都迎了上去。天宏說道:“老弟,你和前輩怎麼走?我們這里很快也准備出發了。”李強微微沉吟,說道:“我有一批朋友失散了,我要先去找他們,然後我很快就要離開坦邦星。”

城主說道:“弟弟,天籟城也是你的家,以後如果你想潛修,天籟城歡迎你回來。”李強笑著點點頭,說道:“好的,如果以後天籟城有事要人幫忙,一定要通知我,我會盡力的。”蘭馨上前嬌聲道:“怪人前輩,我們三姐妹也要出去修真,前輩能告訴我們往哪里去好呢?”

李強倒是被她問住了,撓撓頭說道:“小妹妹,這個……嗯,我也不是很清楚,你問老哥吧。”天宏說道:“你們幾個先去西大陸,見識一下那里的風土人情……”李強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說道:“巴達星有一場大決斗,老哥你們倒是可以去看看。”

耿風頓時興奮莫名,叫道:“真的?我去!我去!巴達星在哪里?”天宏眼光一亮,還沒說話,琦君煞突然現出身形,只聽他嚷嚷道:“乖徒兒!乖徒兒!哪里有大決斗?我老人家也去,哈哈,讓我的乖徒兒看看你師尊的厲害。”

李強心里暗喜,笑眯眯說道:“那是當然,莽原的事情辦好後,我們就去天庭星,然後就去巴達星,你老人家跟著弟子就行了,呵呵,師尊當然要為弟子做主了。”琦君煞微微一愣,似笑非笑地看著李強,說道:“我怎麼覺得不對勁呢?”李強急忙說道:“對勁!對勁!你老人家不要想那麼多嗎,嘻嘻,你老人家可是散仙,還會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

城主說道:“我們也要到莽原去找祖叔公,不知道他老人家還在不在,只能去找找看了。”琦君煞被她一打岔,思路又轉到莽原上來了,問道:“莽原是什麼地方?”李強奇道:“你老人家會不知道這個地方嗎?”琦君煞沒好氣地說道:“我應該知道嗎?”

其實,琦君煞是在別的星球被佛宗的高手抓住,帶到坦邦星來封在冤魂海的玄冰層里的,他當然不知道這里的情況。這是一件他覺得很沒有面子的事情,所以聽到李強的問話,他頓時感到很難堪,說出的話也就生硬了。李強可不想觸他的黴頭,嬉皮笑臉地說道:“你老人家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學識超人,弟子當然認為你老人家知道啦,散仙嘛。”

天宏等人心里暗笑,這個李強連捧帶罵,一般人還真不好回答。

琦君煞也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生氣,他現在知道,這個乖徒兒也不好對付,轉念一想,這樣的徒兒也不錯啊,自己可不喜歡收一個窩囊的弟子。他哈哈笑道:“還是乖徒兒了解我老人家啊。”眾人聞言差點笑噴了,這樣的師尊和弟子實在是太逗了。

李強問道:“黑嶼礁在哪里?老瘋子知道嗎?我的朋友也許在那里等我,我們先去黑嶼礁看看。”耿風點點頭,說道:“這里大約只有我還知道一點,不過也只知道方向,太久沒有去過了。”琦君煞笑嘻嘻地說道:“有方向就行了,我老人家帶著你們兩個小家伙走,很快的。”

眾人看琦君煞的樣子實在是無法把他同散仙聯系在一起,外表看上去他就是一個美少年,似乎稚氣未脫,可開口閉口就是我老人家怎樣,感覺很是滑稽。其實,琦君煞現在也是有苦說不出,他修成散仙的時間很短,在這段時間里他是無法控制自己的外貌的,更可怕的是,還有自然而來的一種少年情懷夾雜其間,使他整個性格都起了變化。

天宏說道:“天籟城的防禦還要重新構建,以防仇家找上門來,不過暫時應該不會有的,師尊將天籟城封閉了幾百年,即使有仇家現在也搞不清了。這次弟子們外出修行,要小心些,老弟以後看見天籟城的弟子,還請多照應,這是天籟城的信物,只要是天籟城的弟子看了,一定會聽老弟調遣的。”他遞給李強一塊藍色結晶體。李強舉到眼前一看,里面有天籟城的縮影,精致入微,他微微輸進一絲真元力,里面竟然傳出了柔和的樂聲。

天宏笑道:“我會去巴達星的,到時候我去找老弟。”李強說道:“好!”他又和城主告別,飄緣等幾個天籟城的大弟子也上前行禮,黃妍說道:“前輩……我們也打算到巴達星去,到時候我們三姐妹也去找你,嘻嘻,前輩不會覺得麻煩吧?這是我們三姐妹縫制的衣服,送給前輩,算是我們的一點心意。”她遞給李強幾套衣褲,都是用銀紫蘇的料子縫制的,還有冤魂海特產的海獸皮的腰帶,制作的美輪美奐。

李強接在手中,他知道這是花了心血縫制的,只要看那針腳的細密程度就曉得,她們做得很用心。李強心里暗自感動,笑道:“呵呵,我就不說謝了,領你們姐妹的好意,你們在修行的路上要多加小心。說實在的,你們的修真水平已經很高了,在世俗界應該沒有人惹得起你們,但如果遇到厲害的修真者,我送你們一個字。”

別說是黃妍她們,就連琦君煞和天宏等人也都很好奇,一個什麼字?李強笑道:“打不過的時候,就是一個字——‘逃’,絕對不要硬逞能,一切都等以後再說。”耿風耳朵豎多高的聽著,他笑道:“哎,還以為你有什麼好辦法呢,這也太窩囊了吧,瘋子也就一個字——‘拼’,拼他娘的,哈哈,哈哈哈。”

李強沒好氣地說道:“匹夫之勇,不自量力。你們別理瘋子,他要發瘋就讓他發去。”耿風被李強噎得直打嗝,琦君煞樂得哈哈大笑,又是鼓掌又是跺腳的,他覺得弟子訓起人來比自己訓人都來勁。他是沒有任何顧忌的,當真是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眾人被他逗得也大笑起來。黃妍忍住笑嬌聲道:“瘋爺爺是英雄氣概,我們小女子學不來的,嘻嘻。”

耿風頓時又得意起來:“小丫頭,瘋爺爺沒有白疼你們,還是你們知道瘋爺爺的為人,哈哈。”這陣嬉笑沖淡了離別的傷感,琦君煞道:“走了,別婆婆媽媽沒完沒了的。”他一手一個抓起李強和耿風,倏地竄到空中,問道:“瘋子,哪個方向?”

耿風向側面一指道:“向那里去。”李強這才喊出一句:“大家前途再見!”沒等下面回答,他們三個已經去的遠了。

黑嶼礁是冤魂海上的一個礁島,是坦邦大陸到西大陸的咽喉海道,所有的船只都要經過這里,每次恐懼風停息後,都有專門的船只運來經商人員和各種物質補給品,還有專門的修船工匠,因此,只要冤魂海平靜下來,這里就是最先熱鬧的地方。

黑嶼礁的面積不算大,島上有很多天然的礁石大洞,被人重新修建加固過,小島的形狀為帶缺口的圓形,船只可以躲進缺口來避風浪,缺口內是天然的碼頭,經過人工修建後更加顯得平整。

天色陰暗下來,碼頭邊的各種吃店、臨時住宿的客棧都亮起了晶石照明,碼頭上幾盞以晶石為能源的照明球閃著青色的光,碼頭邊上有三三兩兩的人在走動,黑嶼礁此時顯得很安詳甯靜。這時,有幾艘箭舟駛進碼頭,頓時打破了碼頭的甯靜,許多人都圍攏過來。

正在眾人爭搶生意的時候,在不遠處,從空中悄悄落下了三個人。

耿風說道:“這里變化真大,瘋子還記得,以前這里是很冷清的,現在竟然有這麼多商家店鋪,唉!世事全非啦。”他心里感慨萬分,琦君煞不由得笑道:“瘋子,修真的人哪來這麼多的感慨,要是都像你這樣,嘿嘿,我老人家還不要抹脖子上吊啊。”李強笑嘻嘻說道:“你老人家要是抹脖子上吊,呵呵,要找什麼樣的刀子和繩子才行?恐怕想死都難。”

琦君煞輕輕一腳踢向李強,笑罵道:“奶奶的,就你知道!誠心和我老人家過不去,沒大沒小的。好了,快去找找你的朋友。”耿風在一邊嘿嘿直樂,琦君煞又道:“瘋子笑什麼?哎,我這乖徒兒和他師尊說笑,你樂什麼?”

耿風急忙收住笑臉:“前輩,我沒有啊。小瘋子,我陪你去看看。”李強笑道:“師尊真是霸道啊,笑都不讓人笑,好吧,我們上碼頭去。”

三人緩步從暗處走了出來。剛才還很嘈雜的碼頭,隨著三人的走近漸漸地安靜下來。李強突然發現,他們三人實在是太顯眼了,琦君煞和他都穿著天籟城特有的銀紫蘇料子制成的衣服,式樣也不是坦邦大陸和西大陸常見的,而耿風渾身邋遢的樣子更是突出。人群自動讓出一條路來,眾人一個個目瞪口呆,他們看見李強和耿風倒還沒什麼,可琦君煞的俊美讓他們太驚訝了。

一些人開始小聲議論起來,琦君煞突然罵道:“他媽的!通通閉嘴!”李強心知不好,這些人簡直不知死活,竟然議論起琦君煞的容貌來,他聽得很清楚,有一多半的人都在猜測琦君煞是不是女的,話說得很是過分。這三人都是修真高手,那些人說的聲音再低,他們三人也聽得一清二楚。

眾人聽到琦君煞的罵聲都是一呆,有人叫道:“這是誰家的小哥兒,怎麼張口就罵人啊。”“嗡嗡”的議論聲頓時響成一片。耿風小聲道:“嘿嘿,總不會把他們通通揍一頓吧,這些可都是普通人哦。”他說的意思,李強和琦君煞都明白,修真界的修真者是不屑于欺負普通人的,更不用說是散仙的身份了,當然,一定要動手也沒有誰來管你,那只能看你個人的修養了。

琦君煞搖搖頭,說道:“我老人家懶得生氣。乖徒兒看看,你的朋友在不在?不在我們就走!”李強松了一口氣,他還真怕琦君煞會動手,要知道他老人家如果動手,這里能活的恐怕一個都沒有。他急忙走到碼頭邊,向停船的地方找去。

人群開始慢慢散開,不過依舊還有不少人圍攏著看,琦君煞大為不耐煩,耿風悄悄地說道:“前輩,我們還是向前走吧,別在這里傻站著了。嘿嘿,誰叫前輩把自己搞得這麼漂亮,像我瘋子這樣,保證沒有人理會。”琦君煞氣得沒法子,嘟噥道:“誰他媽的知道會這樣,我老人家……咳……算了,生氣也沒用,走啦!”最後兩個字他是大聲嚷嚷出來的。

李強眼光掃視一圈,在黑嶼礁的海灣里,沒看見有飛勾鏈,停的基本上都是箭舟,還有一些其他的舟船,知道趙豪他們不在,他心里不由得湧起一絲焦慮,再一想,憑著趙豪他們的實力,應該不會出事,即使他們碰見其他修真者,也能應付一下的。

琦君煞走到李強身邊,說道:“沒有找到啊,不如問一下,看看他們有沒有來過,如果沒有來過,還可以等等,要是來過了,我們向下追就行了。”他看到李強失望的神色就知道結果了,他到底是經驗豐富,幾句話就讓李強定下心來,心想:“這倒是不假,這里是咽喉要道,如果他們沒有到過這里,那就一定可以等到他們的。”

耿風說道:“我們找家好一點的宿處,順便去吃點東西,呵呵,好久沒有嘗到世俗的飯菜了。”李強聞言不由得笑道:“瘋子還有這個愛好啊,嗯,這樣吧,我們先走一圈看看,這里我還是很陌生的。”三人順著碼頭的堤岸走去。

李強奇道:“咦?這些人干嘛還跟著我們?”耿風也覺得不耐煩了,轉過身來說道:“喂,你們這些東西,是不是活膩味了,給我滾!”雖然嘴里說得狠,不過並沒有動手,他知道這些人是禁不住打的。

這些人里似乎什麼行業的人都有,他們聽到耿風的呵斥,腳步只是稍稍遲疑,立即又向三人逼來。李強真的好奇起來,說道:“我們好像沒有冒犯他們呀,怎麼會個個都用很仇視的眼光看我們。”琦君煞也覺得奇怪,笑道:“看著也不像要搶劫,我老人家也看不懂。”

一陣雜亂的腳步聲響起,就聽有人在叫:“那個女的在哪里?別讓她跑了!”

“還在碼頭上,還在那里!大家快來!”碼頭上頓時亂了起來。

一個身穿黑色袍子的漢子,手里拿著一把刺脊槍,分開眾人走了過來,他身後跟著幾十個打手模樣的人,有不少人都向那個黑袍漢子行禮,稱呼他是黑大爺。那家伙上下打量著李強三人,扭頭問一個手下:“巴哨魚這個家伙在哪里?過來!哪里來的女的?媽的,你敢消遣你黑爺!”邊上跑來一個瘦小的男子,媚笑道:“黑爺,你看她,我巴哨魚看一眼就知道,她肯定是男扮女裝,男的有這麼漂亮嗎?”

李強看看耿風,兩人不約而同狂笑起來。琦君煞大怒:“你們兩個小兔崽子,竟然敢笑我老人家……”李強笑得氣都快喘不上了,結結巴巴地說道:“哈哈……哈哈……你,你老……人家……哈哈哈,怪不得這麼多人圍著……”耿風更是誇張,干脆趴在地上,一只手在地上拚命地拍著,拍得“乒乒”作響,半晌才笑出聲來,這一聲可就出色了:“哇……哈哈哈……吱吱……哈哈!”他這樣子就是學的琦君煞。

眾人全傻了,怎麼會是兩個瘋子?那個黑大漢喝道:“喂!那個小丫頭,你不知道冤魂海的規矩嗎?女子進海可是要沖撞海神的,既然被發現,可別怪我們了。把她抓起來,挖心祭奠海神!”李強和耿風又是一陣瘋狂大笑,仿佛聽到了這個世界上最好笑的事情。

耿風好不容易止住笑,喘著粗氣問道:“這下可怎麼辦……喔……喔喔……哈哈哈。”李強搖著腦袋:“瘋子,我眼淚都笑出來了,別他娘的再說了,想笑死我啊!”忽聽琦君煞冷冷地說道:“這個好笑嗎?哼哼!”

李強心里一驚,暗叫不好,急忙停住笑聲,抬腳將耿風踢了個跟頭,止住他的笑聲,又對著那黑大漢喝道:“呔!你這個混蛋不想活了,竟敢如此無禮,看我教訓你!”耿風剛要說話,猛然想起琦君煞的性格他們並不了解,心想:“他不會為此大開殺戒吧?”急忙站起身來,說道:“他媽的,看什麼看,都給我滾。”

耿風的話里已經含上了真元力,他是天籟城的高手,又精通音律,這一聲當場震翻了十幾個人。人群立即慌亂起來,那個黑大漢似乎也練過,他向後退了幾步,舉起手中的刺脊槍,大叫道:“弟兄們,抄家伙,把他們干掉!”

琦君煞突然哈哈狂笑起來,李強心里不由得叫苦,他忙道:“師尊,我們走吧,看來我的朋友不在這里。”他使了一個眼色給耿風,耿風也勸道:“前輩,算了,不值得和這些蠢貨生氣,我們走吧。”琦君煞淡淡地說道:“你們兩個站住不許動,我老人家有些年頭不出來了,這個世道好像變了,嘿嘿,想和我老人家玩,好!我老人家奉陪啦!”

一道青光將李強和耿風圈在里面,李強發現自己竟然走不出這個青光圈子,耿風心里暗道:“這些人慘了。”

琦君煞臉上突然露出笑眯眯的神情,緩步走到黑大漢身前,說道:“小子,我老人家是男是女,你好像很感興趣啊,先讓我老人家看看,你小子是男是女?”隨著他的話音,一股冰冷的壓力緩緩散開,圍著他的眾人幾乎連氣都喘不過來。李強急吼道:“你們這群不知死活的東西,趕快給我滾!”

那個黑大漢的手開始劇烈顫抖起來,琦君煞笑道:“乖徒兒,這些人不值得你救,嘿嘿!”在他說話的時候,黑大漢和他的手下陡然覺得身上一輕,那股恐怖的壓力好像一下消失了,他們立即舉起手中的刺脊槍。李強不由得長歎一聲,心里明白這些人完蛋了。

“乒乒乓乓”亂槍齊發,在刺脊槍的轟鳴聲中傳出一陣狂笑:“哈哈,哈哈哈,乖徒兒,看見了嗎?這些東西能留下害人嗎……哈哈!”他手一招,所有的刺脊槍都飛上了天空,他輕輕說道:“碎!”

“叭叭!”連聲的脆響,所有的刺脊槍都碎成了粉末,飄飄灑灑地落了下來。琦君煞歪著頭,想了想說道:“我老人家應該怎麼整治你們這群東西呢?”那群人已經嚇傻了,等想到要逃時才發現,身子完全不聽指揮,動不了了。

李強大叫道:“師尊,我有辦法!我有主意整治他們!”琦君煞大感興趣,說道:“喔喲,我的乖徒兒有辦法,說來聽聽。”

');

上篇:第三章 破除禁制     下篇:第五章 莽原驚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