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六章 救援  
   
第六章 救援

李強拍拍店老板的肩膀,笑道:“那艘飛勾鏈上有一個姑娘,如果她要上岸,這里的人應該都知道的。”琦君煞頓時明白李強為什麼露出那絲微笑了,氣得他老人家抓耳撓腮,可又不好怎麼樣,他就這麼惡狠狠地看著李強,耿風在一旁一個勁兒地悶笑。

店老板搖頭道:“沒有看見飛勾鏈上下來姑娘,我敢肯定。大爺您知道的,女人是不能下冤魂海的,否則會給渡海的人帶來不測和黴運,所以……只要有女人出現,我們都會知道的。”他偷偷看了一眼琦君煞,小心翼翼地說道。

琦君煞沒好氣地說道:“我老人家可是大老爺們,你他奶奶的看什麼看!”店老板向後一縮,苦笑道:“小的沒有看。”李強心里隱隱覺得不安,他隨手扔給店老板一張黑色的錢數卡,說道:“你去忙吧……”心里暗暗尋思:“嵐湫公主他們會到哪里去呢?他們早就應該到達此地了,不會又回頭去尋找自己了吧。”

店老板捏著那張錢數卡,躬身退出房間,一出房間門,他就匆匆奔向廚房,大買賣上門了,他吩咐伙計立即關門歇業,專門伺候這三個財神。

琦君煞似笑非笑地看著李強,耿風笑道:“小瘋子,你可要小心啦,嘿嘿。”他已經看出琦君煞有點兒不懷好意的樣子。李強打了一個寒噤,說道:“小心什麼啊,我師尊他老人家最好了,對弟子真是好得沒話說,老瘋子,倒是你要小心喔。”他趕緊一頂高帽子扔了過去,同時把球踢給了耿風。

琦君煞擺出一副師尊的威嚴,說道:“那是當然,乖徒兒是我老人家親眼看中的,怎麼會……嗯?你個臭小子……”他突然發現差點又上了李強的當,耿風不由得哈哈大笑。正在笑鬧間,伙計沖進房間來,大聲叫道:“黑嶼礁外面發生大事啦……”話音未落,只聽外面隱隱傳來陣陣雷聲。

李強神色一變,說道:“不會是我的朋友吧,我去看看。”琦君煞和耿風也說道:“什麼事情?一起去!”三人走出店門,這才發現門口已經圍了無數的人。看見三人出來,有人高聲喊叫:“就是那個女人,她帶來了災禍,海神已經發怒了!”人群頓時嘈雜起來。

琦君煞這次可是真有點兒惱火了,凌空將說話的人拖出人群,冷冷地說道:“你們這群陰魂不散的渾蛋,真的以為我老人家好脾氣嗎?剛才是你在造謠?”那人懸在半空中,嚇得渾身亂顫,叫道:“妖怪啊!救命……救命啊!”人群立刻就亂了,他們發現琦君煞居然手腳不動就將人弄到半空中,這不是妖怪是什麼。

李強和耿風也不理會這些人,躍到空中向遠方看去,只見遠處紅光閃動,耿風興奮地說道:“小瘋子,有人在斗劍!”李強叫道:“師尊,我們一起過去!別管那些人啦!”琦君煞飛到空中一把抓住那人,抬手抽了他一個大嘴巴,隨手將他扔了出去。那人手舞足蹈狂呼亂叫地飛了出去,“撲通”一聲落到碼頭外的海水里。

琦君煞一把拉住李強和耿風,快速向紅光閃動處瞬移過去。

三人出現在斗劍的上空,李強一眼看見拼斗的雙方,不禁大吃一驚。在一個巨大的、水泡一樣的藍色光罩里,赫然是鴻僉和趙豪兩人,鴻僉扶著趙豪,似乎兩人都受了傷,光罩外面竟然是神使卡本和另外一個身穿黑色戰甲的中年人。卡本神使手指著藍色的光罩,好像在穩定它,那個身穿黑色戰甲的漢子手指著飛劍極力防護著三人。

和他們拼斗的竟然有七個修真者,而且看上去實力都不弱。李強一顆心猛地沉了下去,他連戰甲都顧不上穿了,厲聲長嘯起來,從空中猶如流星一般砸了下去。琦君煞奇怪地說道:“乖徒兒怎麼突然發起瘋來啦?”耿風緊緊盯著李強,看他去打誰,反正他誰也不認識,李強打誰他就准備打誰。他忙不迭地穿上戰甲,說道:“瘋子也要下去打了,下面有一方肯定是小瘋子的朋友。”

琦君煞並不急于出手,他在上空緩緩盤旋,饒有興致地觀看著。

鴻僉扶著趙豪聽到長嘯聲,抬頭看去,興奮地大叫道:“是師叔!是師叔來啦!”趙豪也低聲叫道:“師尊!”李強的吸星劍在半空中就已經炸開,同時彈指射出兩朵天火花直奔擋住去路的兩個修真者,他大喝道:“卡本!他們是什麼人!”

一刹那間,吸星劍閃出耀眼的銀芒,天空都被照亮了,在一陣密如爆竹的“噼啪”聲中,雙方打在一起。耿風已經知道誰是對手了,他狂笑一聲,飛劍猶如一群黑色的游魚,從上空飆了下來。他揚手射出一條黑影,大喝道:“潛爆!”“轟隆隆!”一陣巨響,他一出手就是最厲害的絕招,真不愧是打架瘋子。

耿風的“潛爆”可了不得,過來阻擋他的三個修真者同時被炸飛。要知道耿風可是修到出竅初期的高手,就連李強的功力都要比他差一些,前來阻擋的三人頓時吃了不小的虧。

而李強前面的兩個修真者就不僅僅是吃虧了,兩朵天火花悄無聲息地打進他倆體內,兩人同時一愣,接著發出了一聲極其悲慘的狂嚎,忽地一下就從空中墜落下去,還沒等落入海里,兩人的身體就化為灰燼飄散開來,連元嬰都無影無蹤了。兩朵紫色的小花又飛回李強手中,那幾個修真者嚇得大叫起來:“這是什麼陰毒的法寶?”其中一個修真者叫道:“我們撤!快走!”

琦君煞在半空中笑嘻嘻地說道:“乖徒兒,要不要為師的出手啊!”

剩下的五個修真者暗叫大事不好,剛才的兩個高手他們就已經對付不了了,看樣子上面那個沒有出手的似乎更厲害。李強大叫道:“我要活的!”吸星劍再次亮起,直撲五人而去。他知道趙豪他們一定是出事了,心里不由得激怒萬分。

那五人根本就不再接招,四散逃竄開來。琦君煞笑道:“不知道是哪家的孩子,怎麼到處亂跑,乖!都給我老人家回來!”那五個人突然覺得飛不動了,身子竟然不聽自己的指揮,一點一點地向回退去,他們嚇得發出絕望的大叫。

卡本和那個中年人目瞪口呆地看著琦君煞,他們知道這些修真者的實力,剛才他倆就已經快頂不住了。看琦君煞的樣子,似乎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只是覺得他出奇的俊美,但是他表現出來的實力卻是非常可怕。

李強心里清楚,只要琦君煞出手,這些人沒有一個能逃掉。他飛向鴻僉,問道:“鴻僉,出什麼事啦?”卡本神使收掉防禦的藍色光罩,說道:“老大,幸虧你們趕過來……”鴻僉扶著趙豪說道:“師叔,幫弟子一把。”李強急忙上前托住他倆,這才發現鴻僉已經精疲力竭了,而趙豪則似乎受了內傷。

李強取出一只玉瓶,倒出兩粒靈丹,一人給了一粒,說道:“先吃掉這粒寒髓鱗,馬上運功,有話我會問卡本的。”卡本邊上的那個中年人驚異道:“寒髓鱗是擂鼓灘天籟城的寶貝,這位兄弟怎麼會有?難道說,天籟城已經解禁了?”

耿風插話道:“這位老兄你知道天籟城?”中年人點頭道:“知道,我是黑水島的武塵。”李強說道:“嗯,他是天籟城的耿風長老。”武塵急忙施禮道:“家師如果知道這個消息一定很高興。”

只聽琦君煞在空中叫道:“唉!你們這些小家伙啊,我老人家忙著給你們擦屁股,你們自己倒先聊上了,把我老人家晾在半空中,嗚呀呀,世風日下啊!”幾人抬頭看去,都忍不住笑出聲來,只見他老人家威風凜凜地站在空中,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一根繩索,那淡白色的繩索緊縛著五個修真者的脖子,他就像牽著五條狗一樣,得意地看著大家。

卡本神使又驚又喜,說道:“這位前輩,晚輩是坎波兒大神的使者,晚輩有禮了。”他特意抬出大神的名義。李強知道琦君煞不會在乎什麼大神的,急忙說道:“師尊,他們都是弟子的朋友。”琦君煞笑道:“行了!行了!乖徒兒的朋友是多,剛剛出門就看見好幾個。嗯,卡本小朋友,不用和我老人家客氣啦。”卡本神使為人圓滑得很,對琦君煞這種傲慢的口氣他也不生氣。

李強問道:“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嵐湫公主和帕本他們呢?這幾個修真者又是誰啊?”他是滿腹的疑問。武塵道:“那邊有一座礁石可以落腳,我們過去談,我來領路。”他一馬當先飛了過去。

這是一塊不足百平方米的礁石,武塵落在礁石上,眾人一個個跟著落下。李強說道:“鴻僉,你和趙豪坐下修練,先將傷勢調養好。”琦君煞將手中的繩索一抖,笑道:“五個小家伙,算你們倒黴,誰讓你們去惹我老人家的乖徒兒,你們先下水泡一會兒吧,哈哈。”他手中的繩索突然變長,將五人推下冤魂海,就聽“撲通”“撲通”連響,五人跌落水中。這五人悲慘地發現,自己的元嬰已經被封閉了,他們心里不由得直冒寒氣,這個外表俊美得不像男人的少年,實在是太厲害了。

琦君煞收回繩索,笑道:“先在水里泡著,洗洗涼水澡。大家放心吧,他們跑不了的。”

卡本神使驚訝萬分,即使是大神親自駕臨,也不可能如此輕松自如地對付這些修真者。他完全沒有想到琦君煞會是散仙,而實際上,散仙一般也不會和修真者混在一起的,他想不到是很正常的。散仙最多會和以前的朋友接觸一下,一般的修真者是無法結交到散仙的,因為雙方的修真方法和目的都已經不一樣了,而且散仙的數量本身就極其稀少。

李強等鴻僉和趙豪盤腿坐下,他才又嬉皮笑臉地說道:“師尊啊,弟子功力不夠,請你老人家伸伸手,幫幫忙好嗎?呵呵,弟子知道你老人家最喜歡助人為樂了,呵呵,幫他們運運功活活血吧。”耿風急忙轉過頭去,他忍不住要笑,這個李強簡直一刻都不讓琦君煞安生。

琦君煞沒好氣地說道:“哎,我這個師尊怎麼就像是仆人……”李強笑嘻嘻打斷他的話:“師尊,這兩個人,一個是徒兒的師侄,一個是徒兒的開山大弟子,你老人家是師爺,能看著不管嗎?”琦君煞被他說得沒法子,嚷嚷道:“哎咦喂,我老人家這輩子就收了你這一個徒弟,你倒好,居然收了一幫徒子徒孫。唉,命苦啊!”他手一揚,一道金光罩向鴻僉和趙豪。

李強松了一口氣,知道有琦君煞出手,他們兩個絕對沒有問題了,這才將目光看向卡本神使。卡本第一句話就讓李強十分慚愧,他說道:“老大啊,你跑到哪里去玩啦?唉,嵐湫公主為了給你找東西,特意跑到黑水島去……要不是我湊巧路過……”李強心里很感動,他搖搖頭說道:“怪不得在黑嶼礁等不到他們,原來到黑水島去了。”

武塵說道:“嵐湫公主是我師尊的晚輩,不巧的是他們剛剛上島不到一天,就來了一群修真者,強行索要海魂瑪瑙,我師尊惱怒對方的無理,當場拒絕,為此雙方開始爭斗。我師尊啟動全島防禦,親自出去應戰,沒有想到對方群起而攻,其中還藏著一個極其厲害的修真高手,我師尊因此受了很重的傷,這才退回黑水島憑借防禦陣法抵抗。”

耿風頓時火冒三丈,摩拳擦掌道:“好家伙,竟然敢到冤魂海來欺負人,嘿嘿,算上老瘋子一個!”武塵急忙道謝。耿風說道:“別謝我,瘋子聽見打架就開心。哦,對了,天宏師叔祖你們沒有看見嗎?他說要到黑水島去的。”武塵大喜,說道:“太好了,我師尊當時還說,要是天籟城沒有被封閉的話,咱們根本就不用怕那些人,可惜當時沒法借重貴城的朋友了。”

李強疑惑道:“你們怎麼會跑到這里來?”

武塵回答:“是鴻僉兄弟說,他師叔可能會到黑嶼礁,他要出來找援兵,趙豪兄弟非要一起來,師尊只好讓我陪著,悄悄從黑水島後面出來,沒想到出來不遠就被發現了,我們一路逃到這里,眼看就抵擋不住了,正好遇見卡本神使,要不是他,我們可能都被抓住了。”他說得很平靜,李強卻知道當時的情形一定非常緊張。

李強回過頭,見琦君煞已經收手,鴻僉和趙豪端坐在礁石上,兩人身上籠罩著一層淡淡的金光。他不解地看向琦君煞,說道:“師尊,你老人家用的什麼手法,他倆好像功力大進……”琦君煞得意地笑道:“乖徒兒,你的兩個晚輩實在是太差勁了,我老人家實在是懷疑,你這個長輩是怎麼當的?嘿嘿,我老人家只是讓他們的功力提高一個檔次而已。”

耿風怪叫道:“什麼?提高一個檔次?還說什麼而已?前輩也太……”太什麼他說不下去了。李強幾個人也被他驚得目瞪口呆,卡本神使歎息一聲道:“唉,我剛才怎麼沒有受傷啊。”琦君煞樂得哈哈大笑,高興得就像孩子一樣,一個勁地搖頭晃腦。大家都笑了,想不到他這麼高的修為,竟也像孩子一般天真。

李強飛近海面,拎起一個在水里掙紮的家伙,飛回礁石上,將那人扔在地上,問道:“喂,你們是從哪里來的,為什麼要找海魂瑪瑙?”那人不停地吐著海水,一邊咳嗽,一邊直翻白眼,就是不說話。李強心知自己不是逼供的料,他看看琦君煞,還沒有說話,琦君煞立即拒絕道:“別看我,我老人家從來不會干這種事,以前沒干過,現在更加不會干,讓我老人家抓他殺他可以,其他的我老人家不干,你還是自己解決吧。”

卡本神使也不擅長干這個的,他轉身走到一邊,裝著什麼也沒有看見。無奈之下,李強看著武塵,武塵一直都沒有明白李強的意思,傻乎乎地問道:“前輩,什麼事?”李強開心地笑了,說道:“哎喲,武塵大哥,麻煩你來問問這個小子,他是從哪里來的?為什麼要海魂瑪瑙?呵呵,拜托!拜托!”

武塵被李強的謙虛搞得不知所措,急忙回禮道:“前輩……這……這……好!就讓晚輩來問!”他其實早就想上去了,他師尊被傷,心里一直憋著一股邪火,只是來的三人輩份太高,輪不到自己表現,他沒有想到李強會來求自己,頓時大感興奮。他走上前去,一句話還沒說,就已經踢出一腳,那個家伙元嬰被封了,這一腳讓他痛入骨髓,不由得慘嚎了一聲。

耿風聽到慘叫聲,忍不住說道:“瘋子也來問問!”他也掠向水面,操起一個家伙,飛到不遠處一塊孤零零突出水面的礁石上,將那人狠狠地頓在長滿尖利鞘殼的礁石上。那人張了張嘴,噴出一口海水,愣愣地看著耿風,半晌,才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狂吼。耿風看見他大嘴深處的小舌頭一個勁地亂顫,他滿意地搓搓手,正式開始拷問。

李強拍拍卡本神使的肩膀,說道:“神使大人,謝謝你。”他心里很感激卡本,這次如果沒有卡本援手,等到自己趕來,可能一切都晚了。現在情況就不同了,這里不僅有琦君煞這種超級變態高手,還有整個天籟城的高手們,如果需要立即就可以請他們來支援,所以,他心已經定了,現在只是想弄明白對手到底是誰。

卡本神使笑道:“咦,老大也和我客氣起來啦,你的事情我敢袖手旁觀嗎?”經過這件事情,在李強的心中,已經將卡本放進好朋友的行列里了。李強撓撓頭,他想起一個問題,說道:“卡本啊,你們那里不是在打仗嘛,你跑到冤魂海來干什麼啊?”

卡本苦笑道:“還不是為了追你。任務改變了,莽原發生了大事,坎波兒大神讓我告訴你,只要把嵐湫公主送回國就行了。另外,大神讓我問你,肯不肯去莽原一趟,天戟峰需要高手援助。”

如果現在還是在坦邦大陸,說不定李強會一口拒絕,但是現在情況不同了,而且他也把卡本和大神都當作自己的好朋友了,所以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拒絕的。李強笑道:“這是我第二次聽說莽原有大事發生,好!我問你,去莽原支援天戟峰,那個天戟峰和你們是朋友關系嗎?”卡本神使笑道:“天戟峰和邦奇甯國息息相關,他們當然是大神的朋友。”

李強點頭道:“好,我答應你,我們去莽原支援天戟峰,因為你是我的朋友。”卡本倒是沒有想到李強會這樣說,他提醒道:“這次去莽原很危險,功力差的千萬不要去。老大,可以讓你的兄弟們到嵐湫公主的國家,在那里等著。”

耿風倒提著那個修真者,站在離水只有半尺的空中,捏著那人的腳踝骨,一邊不停地將他放進水里去嗆,一邊得意地大笑。李強等人想不到耿風竟然還有這個愛好,琦君煞有點不耐煩了,說道:“瘋子,把他拎過來,我老人家看不得這個,殺人也不過如此。”耿風嘀咕道:“他不招,我有什麼辦法?”

但是琦君煞的話他可不敢違抗,只好拎著那人飛回島礁,抬手將那人扔在琦君煞的面前。李強心里疑惑:難道老人家要親自動手嗎?讓大家沒有想到的是,琦君煞真的親自動手了。

~~~~~~~~~~~~~~~~~~~~~~~~~~~~~~~~~~~~~~~~

說明一下,因為出版合約的關系,蕭潛不能隨心所欲的上傳,第八冊的第一章是給大家提前試閱的,七冊會補齊的,如果大家覺得這樣提前試閱不好,以後就不會再提前貼了,很抱歉讓大家困擾,謝謝,蕭潛^_^

');

上篇:第五章 莽原驚變     下篇:第七章 變態師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