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七章 變態師尊  
   
第七章 變態師尊

琦君煞凌空將那人扶起,滿臉笑容地看著他,慢慢地,那人臉上堅毅的神情開始消融,漸漸顯出欣喜的表情。琦君煞微微一笑,那人也是微微一笑,琦君煞輕聲問道:“你叫什麼名字?”語氣十分親切。眾人奇怪地看著,武塵也停止了折磨那個修真者,扭過頭來看。

那人說道:“應烏曲,我叫應烏曲,他們都叫我烏頭。”琦君煞笑著點頭,應烏曲也點頭,情形很是詭異。琦君煞又說道:“烏頭,你在哪里修真?”應烏曲道:“一般都在暗影堡,有時也在潛傑星。”

李強差點大叫起來,百黃老人的手下竟然跑到冤魂海來了,這群人可是李強的冤家對頭。很顯然,琦君煞並不了解百黃老人的事情,他說道:“你們到冤魂海來找海魂瑪瑙,是干什麼用的?”應烏曲老老實實說道:“我也不清楚……”

眾人發覺琦君煞的眼光一閃,應烏曲急忙說道:“我私下里聽說,是老神仙的朋友要用,好像是為了去巴達星拼斗做准備,具體的情況不太了解。”琦君煞聽得滿頭霧水,但是,李強卻聽明白了,他說道:“老神仙是不是百黃老人?”應烏曲的身子微微一震,琦君煞的眼里突然爆出一絲青光。

應烏曲神色又是一呆,琦君煞問道:“老神仙是不是百黃老人?”應烏曲點頭道:“是!”他內心似乎在掙紮著,手垂在身側不停地顫抖。琦君煞向李強微微擺手示意,李強略一思索,立即恍然,傳音道:“師尊,問他們來了多少人?”琦君煞不由得暗贊李強機靈。

琦君煞問道:“你們來了多少修真者?”應烏曲說道:“來了四十六人。”

被武塵折磨的那個修真者清醒過來了,突然大吼道:“烏頭,你不想活了嗎?”武塵一拳就將他的臉打得鮮血四濺,肉身少了元嬰的支持,他就和普通人一樣脆弱。不過這一聲也將應烏曲叫醒了,他大叫起來:“你……你……你對我做了什麼?”

琦君煞淡然一笑,輕輕說道:“沒有做什麼,只是讓你把知道的都說出來。”

應烏曲狂吼道:“你用什麼卑鄙的手段,你……你……”他氣得渾身亂抖。耿風笑道:“烏頭啊,你說得很好!很詳細……瘋子我就不折磨你啦,哇哈哈……哈哈!”李強心里暗暗著急,對方竟然來了四十六個修真者,黑水島能夠抵禦多久?

鴻僉首先清醒過來,他緩緩伸了一個懶腰,走到琦君煞面前,跪下施禮:“鴻僉叩拜師叔祖!謝師叔祖恩賜。”緊接著趙豪也站起身來,他驚喜地發現自己已經是元嬰初結了,他趕忙走到李強身邊:“謝謝師尊!”又到琦君煞身前,同樣跪下叩首:“趙豪拜見師祖!”琦君煞叫道:“咦!乖徒兒,你收的徒子徒孫怎麼都是磕頭蟲啊……別跪了,我老人家又沒有死,跪什麼跪?”

李強發現趙豪已經全然是年輕人的樣子了,哪里還有在含林城初見時的蒼老,真正是英氣勃發。見他倆尷尬地跪在地上,有點不知所措的樣子,李強嘿嘿笑道:“這他們是對你老人家的尊重啊,看見你老人家大展雄風,弟子們當然要佩服得五體投地啦。不過,你老人家初次見到晚輩……”他伸出兩個手指不停地撚動,大家一看就知道他在討賞,都笑了起來。

琦君煞俊眼一瞪,笑罵道:“哎呀,我老人家要逃了,你這小子越來越會鑽空子。哼哼,幸好我老人家東西多,要不然又要被你看笑話了,這個可難不住我老人家。”他取出六塊小玉牌,分別給鴻僉、趙豪、卡本、武塵還有耿風,說道:“掛在脖子上,可以保命一次,記住,只有一次機會哦,用過後就消失了,這是不用自己發動的。”

李強伸手道:“還有一塊是我的吧?”琦君煞苦笑道:“唉,我老人家初次收徒,竟然撿到這樣的寶貝。給你吧,有我老人家在,誰敢動你,要了也沒用。”他這話倒不假,散仙的實力絕對可以橫行修真界。

耿風心里非常奇怪,琦君煞對李強簡直是異樣的寵愛,從鎮玄塔拜師後,李強只要有要求,他都是要什麼就依什麼,從沒見他拒絕過,真搞不明白他是怎麼回事。

鴻僉和趙豪謝過琦君煞,站在一邊。趙豪小聲說道:“師尊,我們快去黑水島吧,那里情形很不好。”李強點點頭,說道:“趙豪,你可以穿上戰甲了,上次在寒冰原給你的戰甲修煉過了嗎?”趙豪這才想起來自己已經是元嬰初期了,心里一陣激動,說道:“師尊,我早就煉好了,我現在就試試。”

趙豪從儲物腰帶里取出戰甲,學著李強的樣子,揚手拋出,同時運真元力來吸附拋出的戰甲,那套黑色戰甲猶如活物,自動找到對應的地方,扣上身來。這套黑色戰甲可是莫懷遠送給李強的,李強在寒冰原又轉送給趙豪,也是一件精品戰甲。耿風識貨,說道:“哎呀,這是暗金甲啊,好東西,好寶貝。”

琦君煞瞄了一眼,點點頭道:“不錯,是高手煉制的,嗯,差了點火候……”從他手心中射出一條青影,速度極快地在趙豪甲上掠過,這才又道:“……好了,這樣就完美了。”

李強知道,琦君煞剛才在趙豪的暗金甲上,用凝煉法加上了一層密如珠點的極寒玄氣,戰甲的性質頓時就變了,經過這一修改,這件戰甲在修真界可以列為極品了,絕對不次于自己的瀾蘊戰甲。趙豪雖然懵懂,但他是極其尊師的人,立即恭恭敬敬施禮道謝,他心里十分高興,自己終于可以和其他修真者一樣,穿上自己的戰甲了。

海里的三個修真者終于爬上島礁,他們趴在礁石上,大口地喘著粗氣。耿風問道:“要不要干掉這幾個家伙。”琦君煞笑嘻嘻地說道:“瘋子,你要敢干掉他們,我就敢收他們的元嬰。”那五個修真者臉上不由得露出絕望的神色,應烏曲慘叫道:“你們不能這樣!”

武塵拍手叫好道:“廢了這群可惡的渾蛋,我來動手……”李強急忙道:“哎!算了,這是造孽。老瘋子,殺了他們會影響你以後的修真……師尊,我們趕快去黑水島吧。”琦君煞笑道:“沒想到乖徒兒懂的還很多啊,我老人家當年殺人無數,想來想去不敢再繼續修真下去了,趁著在鎮玄塔無人打擾,這才悄悄的兵解,嘿嘿,搞得我老人家現在性格大變……算了,不提那段傷心事了。”

卡本神使渾身一顫,他現在才明白,李強的師尊竟然是一位散仙,心里暗暗慶幸自己和李強是朋友,要是敵人那可就慘了。

李強飛到空中說道:“武大哥,你來帶路,我們走!”武塵對李強的客氣實在是有點受寵若驚,他笑道:“還是叫我老武吧,這樣親切些。”他也飛到空中,手指東方道:“向那邊飛。”

琦君煞笑道:“還是我老人家帶著你們走吧,你們這樣慢騰騰的要飛到什麼時候。”他又取出那件梭形法寶,喝道:“都過來!”將眾人全都包裹進去。他用手一指,梭形法寶金光閃動間,便無影無蹤了。

那五個修真者看著敵人在天空中消失,心里覺得萬分僥幸,幸虧李強的阻止,不然,那個瘋子真會毀掉他們的肉身,那可就慘了。不過,他們現在的情況也好不到哪里去,元嬰被封閉了,在冤魂海里,上不著天,下不著地,在這個孤零零的島礁上,離死也就差一步了。

琦君煞帶著這幾個晚輩,只用了一點時間就趕到黑水島上空,其速度之快讓卡本他們歎為觀止。黑水島靜悄悄的沒有聲響,武塵神情劇變,失聲道:“他們攻進去了!怎麼會這麼快啊?”

李強心里也是一顫,他擔心嵐湫公主和自己那幫兄弟,他說道:“師尊,我們下去。”琦君煞說道:“外面被加了禁制,下面的樣子是假象。”武塵疑惑道:“是嗎?我說怎麼會這麼奇怪呢!”

琦君煞笑道:“看我老人家破掉它!”他揚手射出一點青光,那點青光一出手立即漲大開來,猶如一片快速旋轉的飛碟,急速向小島飛去,無數的電光石火從青光中飛出,四周的空氣都開始顫抖了,隆隆的雷聲也響了起來。就在快要接觸到小島前,青光突地停了下來,海天突然變得黯淡無光。

李強幾人在梭形法寶的籠罩下,看得目瞪口呆,不知道琦君煞射出的是什麼玩意兒,實在有點嚇人。只聽琦君煞低喝一聲:“破!”

似乎一陣風吹過,大家心里湧起一種怪異的感覺。

突然,平靜的冤魂海就像是被點燃了火藥庫,震耳欲聾的炸裂聲接連響起,“咔咔……叭叭!”猶如一條巨型天鞭抽打在大地上,似乎整個冤魂海都在咆哮,“轟轟……”

武塵張口結舌道:“這……不是……人力可以做到的……太厲害了。”

巨大的爆炸聲隆隆地劃過冤魂海,天色頓時一片明亮,下面立即顯現出黑水島的原貌。

李強向下看去,黑水島是由六座突出海面的小山峰組成,呈五星狀排列,中間是一座比較大的山峰,五座小山峰分列五個方向圍繞著主峰,地形很特別,非常難得的是,島上長滿了在坦邦大陸上根本見不到的綠色植物,每座山峰上都建有一個小小的黑色涼亭,從涼亭上射出的一道道白光,相互交錯,形成一張巨大的防護網。

防護網的上方劍氣縱橫,彩光流溢,陣陣的爆鳴聲響成一片,只見天空中三五成群的修真者正在連環攻擊著。李強還是第一次看見這麼多修真高手,他說道:“看情形,黑水島的防護還沒有攻破,武大哥設法去通知你師尊,我們下去打。”他揚手穿上瀾蘊戰甲,戴上炫陽環,吸星劍環繞全身。

耿風興奮得雙眼放光,怪叫著搶先俯沖下去。潛傑星的修真高手立即分出八人,飛快地迎了上來。琦君煞笑嘻嘻地說道:“你們下去打,嘿嘿,我老人家給你們壓陣,放心大膽的去拼,我老人家不會讓你們吃虧的。”

李強頓時來勁了,大笑道:“哈哈,有你老人家這句話,我們就放開手腳大干一場啦。”心里暗道:這話怎麼有股仗勢欺人的味道?趙豪穿著暗金戰甲,寒雀劍飛出,他豪氣沖天地大喝道:“我來了!”一頭就向下飆去,嚇得鴻僉碎金劍出,緊跟他身後掠了過去。他早就領教了趙豪的不要命打法,趙豪沒有修真前就有狂刀的綽號,修真後打起架來脾氣更加狂暴。

卡本神使和武塵雙劍齊出,也向下而去。琦君煞笑道:“呵呵,不錯,乖徒兒,你的弟子和朋友還挺猛的,好!我老人家喜歡!”李強微微一笑,暴喝一聲:“哇呀呀!老子要大開殺戒啦!”他直奔黑水島的中央而去。

潛傑星的這些修真者非常吃驚,罩在黑水島上方的是“凝釋百變帳”,是百黃老人的一件精品法寶,特意從潛傑星帶來,就是為了防止路過的修真者來管閑事的,沒有想到竟然被人破掉了,能有這種功力實在是有些嚇人。

黑水島中央山峰集聚著十幾個修真者,正在瘋狂地攻擊山峰上的防禦樞紐,只要這個黑色涼亭被擊破,整個黑水島的防禦就破掉了。李強突然沖擊下來,讓這些修真高手吃驚不小。正在愣神之間,李強已經沖進人群中,吸星劍銀芒突地炸開,耀眼的光芒猶如盛開的火樹銀花。自從他踏入了出竅期後,這可是他第一次全力一擊,要知道,有琦君煞做後盾,他有點肆無忌憚起來。

人群里突然響起一聲怒喝:“都閃開,是什麼東西這麼大膽!”

一只金色大手抓向李強,眾修真高手立刻四散飛開。李強有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他幾乎是下意識地飛快掐著靈訣,四層符咒的疊加立即完成,一道晶亮的彩虹從手中升起,由于功力大進,這道彩虹已經有點像法寶凝煉發出的樣子了,眨眼的功夫,彩虹撞在金色的大手上。

“咔……叭叭……嘣啪!”

琦君煞在上空巡視著,他一眼看見,心里也很吃驚,只見一道巨大的光環從爆點擴開,四周的修真者全都被沖擊得倒飛出去,他不由得稍稍靠近些,准備隨時出手。

李強已經知道對手是誰了,就是在回春谷抓住他的司徒雍,他心里不由得一陣興奮,自己竟然和他硬碰硬地對了一擊,他大笑道:“哈哈,司徒雍你個老混蛋,看看我是誰!”他一邊說一邊彈出兩朵天火紫花,這次他學乖了,先搞一招陰毒的給這個老家伙嘗嘗滋味。

司徒雍心里奇怪,這個修真高手是誰?他早就忘記了,當時他抓住李強的時候,以為只是回春谷的一個普通弟子,哪還會記住他的相貌?後來因為傅山和侯霹淨出頭,他才知道被抓的是重玄派的人,但是他也沒有太在意,畢竟像他這樣的高手在修真界已經很少有對手了,即使和傅山爭斗,他也有信心一拼,大不了打不過就逃走,傅山也拿他沒辦法。

所以,看見眼前這個身穿戰甲的小伙子,司徒雍還真沒有想起來他是誰,但是他卻看見從小伙子手上彈出的兩朵天火紫花,這下可嚇到他了。他的經驗很豐富,知道炫疾天火的厲害,他根本不敢直接抵擋,白光閃動間,他瞬移到自己兩個手下的後面,抬手將兩個手下扔了出去,喝道:“擋住他!”

那兩個修真者心里非常奇怪,老王爺怎麼將他倆推出去?來不及多想,他倆同時運飛劍向李強攻擊。琦君煞在上空連連搖頭,知道這兩個修真者完蛋了。

天火紫花和劍光碰在一起,就聽“噗”“噗”兩聲輕響,兩把飛劍火花四濺,化作一片星星點點,四散飄落,那兩個人魂飛魄散,狂叫著向後飛退。李強心里微微一歎,天火紫花突地飛回手中,他放過了這兩個修真者。

司徒雍心里吃驚,大聲喝道:“你是誰?”

李強回答得很快:“我是你大爺!媽的,沒見過記性這麼差的東西。”司徒雍氣得火冒三丈:“臭小子,本將不打無名之輩!”李強哈哈大笑道:“你他奶奶的,有種就別跑!”他現在發現炫疾天火的威力了,那還不大用特用,扣指連彈,七八朵天火紫花向司徒雍飛去。

司徒雍氣得發昏,這小子不知道在哪里收到了炫疾天火,而他自己手中又沒有純陰法寶,沒法和這玩意兒對抗,他大叫道:“混蛋!臭小子!仗著天火還打什麼,他媽的!”他連連閃動身形。李強就憑著那幾朵天火,在空中狂追司徒雍。

琦君煞在上空笑得渾身亂顫,這個司徒雍的功力比李強高出何止一倍,竟然被他追得團團亂轉,實在是一件滑稽可笑的事情。終于,司徒雍想起一件法寶可以拖住天火紫花,他叫道:“蘇子奇,他媽的你們幾個,快用攝魂黑球,快點!臭小子的天火實在太討厭啦!”琦君煞露出怪異的神情,大約他也沒有想到,現在修真界的人居然敢明目張膽地用元嬰煉制的法寶,他悄無聲息地靠了上去。

蘇子奇大叫道:“老王爺快過來!”他飛起一個黑色的球狀物,嘴里念念有詞,他身邊的幾個修真者也同時祭起黑色的攝魂黑球,頓時四周一片陰風吹起,無數條黑影從球里面飄出,上前擋住天火紫花,另外幾十條黑影圍向李強。

琦君煞知道,這些元嬰煉制的魂魄是不怕天火的,這和玄氣里的冰精魄不一樣,因為這是由修真者進行操控的,完全可以纏住李強。他老人家當然是不會袖手旁觀的,他悄悄飛出一只紫色的晶瓶等在一邊,心里已經樂開了花,這些魂魄都是寶貝,從這些人手中收回,既不殺生,又不造孽,真是功德無量,這種好事到哪里去找。也就是他會這麼想,因為只有散仙才有這種功力,一般的修真者是絕對辦不到的。

司徒雍哈哈大笑,面色猙獰地吼道:“臭小子,你還有多少天火,他媽的都放出來吧,本將要讓你嘗嘗煉魂之慘!”他只要爭取時間不讓天火紫花靠近,以他的功力,李強是打不過的。

懸在半空中的攝魂黑球突然向上飛起,蘇子奇大叫道:“怎麼回事?”琦君煞不聲不響地祭起紫色晶瓶,從晶瓶口飄出一縷白煙,他輕輕喝道:“去!”這縷白煙頓時化作無數根白色長線,利箭般地射了出去,每一根線頭都纏住了一只魂魄,琦君煞微微一笑,手指瓶口道:“收!”

霎時間,淒厲的陰嚎聲響起,那些元嬰魂魄被急速拽向晶瓶。蘇子奇等幾個修真者神色大變,這些元嬰魂魄都和自己性命攸關,上空的那人竟然毫不費力就收去了,他們如何不急。幾乎同時,他們噴了一口心血在球上,急速念著咒語,加強魂魄的力量,試圖阻止琦君煞的收魂。

司徒雍眼看不對,立即舍棄李強,轉身向琦君煞撲去。李強心中大喜,知道司徒雍要吃苦頭了,他大聲叫道:“揍他!狠狠揍他!哈哈!”

');

上篇:第六章 救援     下篇:第八章 會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