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八章 會合  
   
第八章 會合

司徒雍眼睛都紅了,他大喝道:“碎魂金指!”從他手上射出十道金色的精芒,彎曲著卷向琦君煞。李強轉身向蘇子奇沖去,嘴里叫道:“媽的!你們這群雜碎,害了多少修真者!”他振臂打出紫焰巨掌,驚喜地發現紫焰巨掌的威力比以往已經大大不同了,只見一只紫金色的巨掌急遽膨大,四周的空氣也似乎燃燒起來,發出“僻僻啵啵”細微的炸裂聲。

蘇子奇幾人嚇得大叫起來,心想這家伙實在是太損了,別人在斗法寶,他卻在悄悄地偷襲。邊上的修真者聽到叫聲,立即沖上來三個,三道劍光直撲李強,李強大笑道:“他奶奶的,哈哈,還挺機靈……去!”手上的紫金色巨掌陡然漲大,“轟轟隆隆”的聲響震人心魄。那三個修真者拼盡全力抵擋,可是他們的修為才到元嬰初期,根本就不是李強的對手。李強發現自己竟然可以一對三,而且還不覺得吃力,心里不由得大喜過望。

琦君煞若無其事地忙著收那些寶貝魂魄,理也不理打來的碎魂金指。司徒雍心中暗喜,對手竟然如此托大,他再加一把勁,十道金光陡然變粗,發出陣陣尖利的破空聲。琦君煞咧咧嘴,不耐煩地說道:“沒看見我老人家忙著嗎?討厭的東西!”他根本就不理會即將上身的碎魂金指,空出一只手來,就像趕蒼蠅般一揮,一道青色的光芒飛出,直奔司徒雍而去。

“啪啪……啪……啪……”碎魂金指抽到琦君煞的身上,只見他微微一笑:“就這點貨色,差勁!”就像沒事人一樣,依舊關注著紫色晶瓶。司徒雍被嚇蒙了,手忙腳亂地去抵擋青芒,他簡直想不通,就連老神仙百黃老人也不敢輕視的碎魂金指,對手竟然毫不在意。眨眼間,青芒已觸到身體,他只來得及打出一件防護法寶,防護的威力還沒有運到最大,“哢啦啦”一下就被青芒破掉,不過他也總算爭取到一點時間,白光一閃,他瞬移到十米開外。

那道青芒繼續飛奔,直撲後面的修真者,頓時場面大亂。一個修真者背對著青芒,沒有及時發現,這道青芒結結實實劈在他的背上,他慘叫一聲,身上的戰甲像紙片一樣碎裂開來,飛劍也因失控墜入冤魂海中。只見一道紅光閃動,一個小小的元嬰從他身體里飛了出來,那元嬰神色極為慌張地四下環顧,快速向高空中飛去。

司徒雍知道這次是沒有辦法完成任務了,不知道黑水島從哪里請來這麼一群高手,尤其是那個俊美的少年,厲害得實在有點變態。他氣得兩眼發黑,吼道:“通通都住手!”他的手下——那群修真者忙不迭地向後退去,只有蘇子奇幾人被牢牢地釘在半空中,絕望地試圖收回攝魂黑球,他們也不知道自己噴了多少口心血了,差點連苦膽都噴出來。

琦君煞輕輕笑道:“你們怎麼不玩啦?”

蘇子奇幾個人連腿都軟了,這些魂魄都是和他們自己的心神息息相關的,其中一個修真者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老……老王……爺、爺,救我們……救……”琦君煞嘿嘿笑道:“來不及啦,嘿嘿,給我老人家……斷!”

“噗!”“噗!”“噗!”幾聲輕響,攝魂黑球碎裂,頓時淒厲的哭嚎聲響徹云霄,幾十條元嬰真神從攝魂黑球里飛了出來,紫色晶瓶突然大放光華,猶如風卷殘云般將元嬰掃進晶瓶。琦君煞得意地大笑:“哈哈,我老人家這次的運氣實在是太好了……哈哈!”

蘇子奇幾人頓時鮮血狂噴,軟軟地向下墜落,有幾個修真者沖出去接住他們。不過,他們的傷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治好的,修煉別人的元嬰,等于把自己的元嬰也搭了進去,雖然威力極大,但是被破時傷得也重,不是一下就能恢複的。

耿風氣乎乎地飛了過來,嚷嚷道:“怎麼停下了?瘋子還沒有過癮呢……”他的修為雖然比司徒雍差得多,但是比其他潛傑星的修真者都要高,正在打得痛快淋漓快活萬分之時,對手突然停止了,這讓他很是難過。

趙豪和鴻僉兩人先是掩護武塵和卡本神使,讓他們兩個先回到黑水島報信,然後才向上殺去,還沒有怎麼交手,對方就已經停手了。

斗戰王司徒雍真是不甘心,他怎麼也想不通,坦邦星竟會有如此高手而自己卻不知道。琦君煞收完元嬰魂魄,開心地拍拍手,笑眯眯地說道:“來!告訴我老人家,你們誰是頭?”

這群修真者從心底里懼怕這個少年,聞言都忍不住向後飛退,只有司徒雍還沉得住氣,站立不動,這下他就顯露出來了。琦君煞點點頭:“嗯,看來你是他們的頭。乖徒兒,有什麼問題就問啊,別客氣啦。”一副調侃的語氣。

沒等李強說話,司徒雍恨恨地問道:“你們到底是誰?”李強撓撓頭,笑道:“哎,師尊啊,他先問了呀,我們要不要保密?急死他們!哈哈!”他們這些人當中,只有趙豪是知道司徒雍的,也知道他的修為極高,見師尊如此說話,不禁有些擔心。琦君煞也不知道為什麼,李強只要一說話,他就覺得和自己的想法非常默契,他也嘿嘿笑道:“如果急不死,我老人家揍死他們。”師徒兩人一唱一和,簡直就是目中無人。

司徒雍死死盯著李強,他突然覺得有些面熟,忍不住說道:“你……我一定在哪里見過你的,你是誰?”這是他第三次問了,他身後的手下都很吃驚,老王爺竟然如此沉得住氣,他在潛傑星可是有名的暴君,除了百黃老人誰都不放在眼里,這次難道他轉了脾性了嗎?

李強氣得大叫道:“嗚呼呀!他奶奶的,眼眶真是大!老子是誰?老子是重玄派的大爺!”他又開始用“老子”的自稱了。司徒雍恍然大悟,怪叫道:“你他媽的是李強!”他恨得捶胸頓足,他身後的手下也都露出“原來是他”的神色。李強不知道,他現在在潛傑星是多麼的有名。司徒雍咬牙切齒地說道:“當初我要是把你煉魂就好了,媽的!是本將瞎了眼!”他心里這個氣啊,他已經被李強連續壞了好幾件大事,現在這小子竟然有這樣一個變態的師尊,就是想要報複都難了。

琦君煞淡淡地說道:“以後……你們什麼潛傑星的人給我聽著,如果再來惹我老人家的乖徒兒,別怪我滅了你們,我老人家剛出關,還不想大開殺戒,現在……你們通通給我老人家滾!”李強其實也不願意和人拼斗,除非把他惹急了,他是能不打就不打的,聽到師尊如此說法,他開心地拍手大笑:“啊,好啊,聽著!你們即使惹我的朋友也是不行的,滾!哈哈!真爽!”

趙豪聽得都呆了,師尊就這麼放他們走了?他真是搞不懂,不過,只要是師尊說的,都是有道理的。耿風張張嘴,大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一般,他嘀咕道:“那還打什麼架?瘋子還不給活活憋死。”聽到這樣的話,他是最不快活的。

李強突然又說道:“師尊啊,如果是徒兒去惹他們呢?”琦君煞笑道:“我老人家照樣揍他們,哇哈哈哈。”他這話實在是蠻不講理,不過現在是誰的拳頭大就聽誰的。耿風一聽又開心地笑了,有架打就好。

司徒雍還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侮辱,他咬咬牙,陰森森地說道:“好!我們走!”邊上的一個修真者討好地說道:“老王爺,我們以後再找他們算帳!”司徒雍差點被這小子氣瘋了,抬手就給他一個大嘴巴,心想這時候還說什麼大話,徒然讓對手笑話。一群人灰溜溜地向坦邦大陸方向退去。

李強心里明白這次幸虧有琦君煞在,不然黑水島肯定完了,連帶嵐湫公主、帕本、納善還有自己那幫兄弟,全都要倒大黴了。他這是第一次從心底里感激琦君煞,同時又想:“這個師尊實在是不錯,邪是邪了一點,惡倒是一點都看不出來,有他老人家撐腰,哈哈,省去多少事情。”他從這時起才真正開始喜歡這個模樣性格都像少年一樣的師尊。

黑水島的白色防護光華已經收去,中央山峰上的黑色涼亭周圍聚集著一大群人,一陣狂呼聲傳到空中:“老大!老大!我想你!……哇!……老大!老大!好想你!……哇!……變成女人要嫁給你……哇!”李強被逗得差點笑噴了,不用說,這准是納善那小子出的主意。

琦君煞問道:“誰是老大啊?”李強挺挺胸,得意地說道:“就是弟子我啦!”

※※※

琦君煞哈哈大笑:“你這幫小兄弟還很有意思的嘛,我們下去吧。”

李強一馬當先飛落而下,其他人也陸續下來。只見納善起勁地打著拍子,指揮著那幫兄弟狂呼亂叫,李強落在他的身邊,笑道:“納善,別叫啦,連歡迎都不會,瞎喊一氣。”納善一個大轉身,摟著李強的肩膀,一開口就把李強給逗樂了:“老大!玩的開心?”

沒等李強說話,那幫兄弟已經把他圍得水泄不通,有問好的,有叫老大的,亂哄哄的鬧成一片。琦君煞站在不遠處,心里很是詫異,自己強行收的徒弟竟然有這麼多的朋友兄弟?剛開始他收李強為徒只是想折磨他一下,報複他在鎮玄塔里對老人家不尊重,誰知道,和這個小子待了沒多久,就覺得這小子很對自己的脾性,不知不覺就喜歡上他了。他歎了口氣,心想:“乖乖,怎麼多的徒子徒孫,我老人家以後可麻煩啦。”

嵐湫公主靜靜地站在人群外,恬靜地微笑著,她身後依舊站著那個蒙面人。李強問道:“卡本跑到哪里去啦,怎麼沒有見到這里的主人?”庫勃在邊上笑道:“老大,卡本神使去看望布立班島主了,他受了很重的傷,神使正好帶著靈丹,他去救治了。”

李強大聲說道:“兄弟們,大家靜一靜!”頓時,所有的人都安靜下來看著李強。趙豪他們都習以為常了,因為李強在這幫兄弟里威信極高,他要認真說話沒有人會打岔的,琦君煞卻更加好奇了,不知道自己的乖徒兒要說什麼。

只聽李強說道:“大家這次辛苦啦,呵呵,給兄弟們介紹一位長輩。”他一指琦君煞,大聲說道:“這位老人家是我的師尊,兄弟們上前拜見!”這話一說,所有的兄弟都傻了,這個前輩看上去也太小了吧?不過,老大說要拜見,他們還是聽的。大伙兒一起湧上前去,頓時就亂套了,趙豪覺得如此混亂自己很沒面子,大喝道:“通通列隊!”

這些兄弟都不太怕李強,但是對趙豪就不同了,他曾經訓練過這些人,凡是受過他那番魔鬼訓練的人,幾乎沒有一個不怕他的,就連納善、坦歌之流見到他也是怕得要命。隊伍立即排列整齊,趙豪大聲說道:“好!現在給老爺子施禮。”

隊伍齊刷刷地行禮,就聽趙豪領著喊道:“老爺子好!”那聲音當真是氣壯山河,威武雄壯。琦君煞哪里見過這個,他一生都是在修煉中度過,不是和別人爭斗,就是悄悄地潛修,很少有幾個朋友,獨來獨往慣了,突然之間多出了這麼多的晚輩,他心里突然湧上一種別樣的滋味。

不過,琦君煞還是覺得非常享受,他哈哈大笑道:“我老人家喜歡,小朋友們好。”幾乎所有的人都是一呆,有這樣說話的嘛?但見老大一副神態自若的樣子,大家也沒脾氣了。可是納善、坦歌等幾個老兄弟就與眾不同了,他們幾個幾乎同時伸出手去,連說的話都一樣:“謝老爺子賞!”

其他人直發愣,只有李強哈哈大笑:“哈哈,不愧是我的兄弟,機靈!”耿風的眼珠子都要掉到地上了,真是有什麼樣的老大,就有什麼樣的兄弟。

琦君煞還沒有陶醉完,就被這幾個活寶逗得哈哈大笑,他看看李強說道:“哈哈,物以類聚,都和你們老大一樣。”他揚手扔給趙豪兩只玉瓶道:“好,我老人家不能白受你們的禮,每人一粒靈丹,吃了就知道了。哎,現在可別吃啊,等安定下來再用,瓶里剩余的就送給你吧。”眾人喜出望外,在趙豪的帶領下,又齊聲道:“謝老爺子賞!”

李強走到嵐湫公主面前,笑道:“嵐湫公主,你好!”他心里很感激她,這次黑水島遇險,就是因為她要找海魂瑪瑙才來的。嵐湫公主靦腆地微笑道:“老大,幸虧你來得及時,布立班伯伯還不信,說沒那麼容易找到黑水島的,可我說了,老大一定會找來的,呵呵。”她倒是對李強充滿信心。

納善過來說道:“哎,公主可是為老大流淚了喔……”嵐湫公主頓時滿臉通紅,嬌嗔道:“納善……你……”李強抬手就給光腦袋一巴掌,納善摸著光頭,嘿嘿笑道:“很久沒被老大打了,嗯,感覺還蠻親切的,嘿嘿,嘿嘿。”坦歌在邊上道:“老納又犯賤啦,讓我來收拾他。”琦君煞呆呆地看著,突然他覺得自己像是白活了一場,心里說不出地羨慕李強這群兄弟。

趙豪過來解圍道:“公主確實是流淚了,不過,當時在飛勾鏈上,兄弟們誰還沉得住氣,納善你不是也哭著喊著要出去嗎?”李強心里湧起一股暖流,他只覺得鼻子發酸,這都是一群真性情的好兄弟啊。他不敢再沿著這個話題講下去了,勉強笑道:“我們去拜見這里的主人吧。”

幾個黑水島的弟子上前行禮,他們一直在邊上看著,心里十分羨慕納善這群人。他們剛才就在機關樞紐這里,對上空的爭斗看得十分清楚,知道下來的這些人非常厲害,因此態度顯得很恭敬。武塵從山峰下飛了上來,一眼看見李強和琦君煞,急忙上前施禮道:“我師尊請前輩前往。”他又解釋道:“因為我師尊傷勢剛剛好轉,不能親自來迎,請前輩見諒。”

李強可不是那種盛氣凌人的人,他笑道:“老武,別客氣啊,理當我們去拜見。師尊,哎!老瘋子你發什麼呆啊,走啦!”耿風被李強嚇了一跳,說道:“小瘋子又亂叫,來啦!”納善悄悄地拱了坦歌一下,小聲笑道:“嘿嘿,老大怎麼讓人叫作小瘋子啊,嗯,你不覺得很恰當嗎?”坦歌說道:“你說什麼啊,大聲一點,我聽不清啊。”

納善大聲道:“我說,老大是小瘋子……”他突然明白,又上了坦歌這小子的當了。坦歌哈哈大笑:“老納,我也沒有讓你喊啊,哈哈,哈哈哈!”這對老冤家,無時無刻不在斗鬧,可惜的是,坎坎奇不在,要不然三個人有的玩呢。李強暗自好笑,喝道:“納……善!”

納善應聲叫道:“不管我的事……”他撒腿就跑,李強手一指:“都給我追!”眾人轟然大笑,亂喊亂叫地向山下沖去。琦君煞開心地大笑道:“這個獨眼龍我喜歡……”

武塵帶領大家飛向邊上的一座山峰,那些不能飛的人,只能到山腳下去坐船。李強在空中說道:“趙豪,你讓大家先去休息,拜見島主後,我們很快就要出發的。”趙豪急忙答應,扭頭向山腳下飛去。

那座小山峰很是奇特,在直上直下陡峭的岩壁上似乎有無數的孔洞,飛近看時才發現真的很奇妙,那仿佛是一座鏤空的雕塑,只是外層是山的模樣。幾人在武塵的帶領下,落在一個平台上,李強輕輕撫摸了一下欄杆,發現其質料似乎是一種土黃色的玉石,再看這座山,竟然也是這種玉石構成的,真是奇妙無比。

順著台階走進通道里,武塵笑道:“大家跟著我,這里面也有防禦陣法和機關。”李強也見識過不少陣法了,對這種簡單的陣法他已經學會辨認,琦君煞更是大宗師級的人物,對這些完全都不在意。鴻僉笑著解釋道:“這些陣法不是防人的,是防冤魂海里的恐懼風,還有一些小機關,主要的作用也只是報警性質的,師叔和師叔祖當然無所謂啦。”

走進一間不起眼的房間里,武塵三擊掌,里面的牆壁漸漸消失,兩個侍女模樣的人,躬身行禮,說道:“歡迎各位爺!請進!”琦君煞笑道:“傀儡術?難得!難得!這里的主人還會這種旁門的小玩意兒,不簡單啊,現在應該很少有人知道了。”

武塵大吃一驚道:“到這里來的人,前輩是第一個准確辨認出來的……”琦君煞淡淡地說道:“我以前也學過一點,會而不精罷了。”李強十分好奇,什麼是傀儡術?他仔細察看那兩個侍女,沒發現有什麼不對,只是覺得她們的神態稍稍有一點生硬,不細看是很難察覺的。那兩個侍女捂嘴媚笑道:“你好壞……盯著人家看……”李強猛地向後一閃,說道:“不是傀儡嗎?怎麼會這樣說話。”他真的無法理解。

');

上篇:第七章 變態師尊     下篇:第九章 嗜魂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