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飄邈之旅 第九章 嗜魂妖  
   
第九章 嗜魂妖

琦君煞笑道:“傀儡也分很多種,表現在外的不止是人形,還有物形、地形等等,以人形最難,人形中也分三、六、九等,都不一樣,我記得比較難煉的應該是元嬰傀儡,最好煉的是咒語傀儡,你現在看到的這個是附魂傀儡,已經有一點點思考力了。”

李強連聽都沒有聽過,覺得十分好玩,說道:“師尊什麼時候有空也教教弟子,這個東西實在是好玩啊,我想學。”琦君煞笑道:“你這個小瘋子,從拜師到現在,你除了問我老人家要法寶外,沒有一次提到要學什麼,現在竟然要學這種旁門小技,真搞不懂你在想什麼,等哪天有空我再教你吧。”

武塵心里佩服,說道:“這是我師叔以前留下的兩個傀儡,因為缺人手伺候,所以才擺在這里的,前輩請!”耿風對這種玩意兒不感興趣,如果這種傀儡能幫著打架,保證他立即喜歡。

“歡迎兩位前輩光臨!”從里屋迎出兩個人。

布立班島主是綠族人,卡本神使陪著他走了出來。布立班上前施禮道:“多謝前輩援手,晚輩沒能遠迎,請前輩恕罪。”琦君煞對這些俗禮向來感冒,他站立不動,也不搭話,就這麼看著。李強以前是在商場打滾的人,這些客套場面他早就駕輕就熟了,搶上一步道:“哎喲,這是布立班大哥吧,別客氣,呵呵,我們也是打擾貴島啦。”

琦君煞心里奇怪且驚訝,這個徒兒真厲害,見什麼人說什麼話。李強又笑道:“這是我師尊,師尊,這是布立班島主……”他的意思很明白:你老人家也說句話,別像根木頭一樣立在那里。琦君煞心里好笑,活了這麼多年歲,竟然還要和修真界的人打交道。照例他應該到仙界去了,可是仙界在哪里他也不知道。他點點頭,說道:“島主的傷還沒完全好吧?嗯,原來傷到元嬰了,你的體質……這個給你吧,可以幫你快速恢複。”

布立班島主已經聽卡本神使說過,知道琦君煞是散仙,對他老人家十分敬畏。琦君煞給他的是一顆黃色的珠子,布立班是少見的土屬性的體質,一眼就認出這是土精之珠,不由得喜出望外,忙道:“謝謝前輩賞賜!”琦君煞擺擺手,自顧自地看起了房間里的擺設。

耿風這才找到機會,上前說道:“島主,晚輩是天籟城的耿風,拜見前輩。”布立班一把扶住,笑道:“天宏大哥好嗎?天籟城終于出世了,唉!漫長的歲月啊。”耿風說道:“天宏師叔祖說,處理完天籟城的事情,立即就到黑水島來。”布立班連連叫好,顯得十分開心。

兩個女傀儡走來,手上各端著一只土黃色的托盤,其中一個托盤上擺著各種果實,另一個托盤上放著一只金黃色的玉匣。布立班拿起那只玉匣,笑道:“聽說前輩在找海魂瑪瑙,黑水島還存了些老貨,雖然沒有水化,但也是不錯的精品,請前輩笑納。”

李強稍稍猶豫了一下,因為他已經在天籟城得到水化的海魂瑪瑙了。可轉念一想,李強又接過玉匣,笑道:“呵呵,為了找這個東西搞得驚天動地的,謝謝島主大哥。”他心里明白,如果說自己已經找到更好的了,那會很不禮貌的。布立班開心地笑道:“前輩真是客氣。”李強叫他大哥,他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這就是李強為人的高明之處,放低姿態交友。

琦君煞可不知道李強一直在找海魂瑪瑙,他聞言轉身走來,問道:“乖徒兒,你要海魂瑪瑙有什麼用?合藥嗎?”

李強微微一笑:“我在制造另外一位和你老人家一樣的散仙,他是我的好友兼兄長。”琦君煞滿臉驚詫,搓了搓白嫩的手道:“乖徒兒,你簡直就是語不驚人誓不休,散仙可不是那麼好制造的啊,光有海魂瑪瑙還是遠遠不夠的……”李強心里一驚,問道:“除了海魂瑪瑙,還要什麼東西?”

琦君煞笑道:“時間!需要時間!沒有千年以上的元嬰修行,你就是給他海魂瑪瑙也沒有用。”李強頓時放心了,開心地笑道:“時間足夠了,呵呵,這個我知道。”琦君煞看李強就像在看怪物,他老人家真的糊塗了,元嬰修煉千年,不能說是沒有,但絕對是少之又少,因為實在是太艱難了,除了有各種嗜魂天敵外,還有修真者的窺視,在修行期間,只要受到一次傷害,元嬰就永遠也修不成散仙了,即使以後再有海魂瑪瑙和時間都不行。李強竟然看見一個修行千年的元嬰而沒有收服他,反而去幫他尋找成仙的海魂瑪瑙,這實在是讓人想不通。

琦君煞問道:“乖徒兒,你知不知道,一個修行千年的元嬰是打不過心動期以上的修真者的,而心動期的修真者如果得到這個元嬰,他的功力可以直接跳升到分神初期,當然,對分神期以上的高手是沒有用的,但是可以將千年元嬰修煉成極厲害的法寶,可以媲美仙器的法寶……你還准備給他海魂瑪瑙嗎?”

李強大吃一驚,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叫道:“老天爺!幸好我沒有到處說他在哪里,要不然可就慘了。”他仔細回想了一下,好像只跟傅山大哥說過,其他人都沒有說,怪不得莫懷遠看見他時那麼害怕,他到現在才徹底弄明白。

琦君煞說道:“後悔了嗎?現在還來得及哦。”李強翻了他一眼,說道:“如果你老人家是那個元嬰,弟子毫不猶豫就收了你,嘿嘿,他……我可不干。”琦君煞氣得抬手就給了他一巴掌,笑罵道:“你敢!我扒了你的皮!居然這樣跟我老人家說話。”李強嬉皮笑臉地說道:“誰讓你老人家教人學壞啊。”

房間里的人都聽得心蕩神搖,從心動期到分神期那是多麼大的差距,有幾個修真者能夠抵禦這種誘惑?可李強連想都沒有想就頂了回去,還敢這樣和自己的師尊說話,想想耿風說他是小瘋子,真是一點都不假,這比起耿風那種打架瘋子,意境有高下之分,大伙兒心里都對他敬佩不已。

琦君煞實在是想不通這個小怪物,說道:“他是你的師門長輩啊?你這麼維護他?”李強又翻了他一眼,說道:“才不是呢,我就是和他投緣。嗯……你老人家是個危險人物,不能帶你去見他,我要等到他成了散仙,再讓你們認識,嘿嘿,那時候他就不怕你了。”琦君煞被他這麼直截了當的話搞得哭笑不得,說道:“我有這麼壞嗎?”

李強笑嘻嘻地說道:“謝謝師尊提醒,我決定不帶任何人去,等他成了散仙再說。嘿嘿,幸虧知道了這個消息,哎,後怕啊,後怕!”琦君煞說道:“嘿嘿,如果我老人家想跟著你去,你是無論如何也躲不過的,乖徒兒啊,你有大麻煩了,哈哈!”李強根本就不著急,他想得很清楚,如果琦君煞有壞心,他就不會告訴自己這些,他只要不動聲色地跟過去動手就行了,誰能是他的對手?

耿風叫道:“前輩,你不會這樣吧?”李強微笑著,一聲不響。琦君煞看著耿風冷冷地說道:“我老人家為什麼不呢?”滿屋子的人全都傻了,他老人家翻臉還真快。李強笑眯眯地對眾人說道:“別理他,越說他越帶勁。”琦君煞就像泄了氣的皮球,叫道:“哎,你讓我老人家玩玩還不行嗎?乖徒兒怎麼不乖啦。”

屋里的人被他們師徒倆搞得頭昏眼花,也不知道他們哪句話是真,哪句話是假了。

現在,琦君煞已經明白李強為什麼有這麼多朋友了,像他這樣誠心實意幫助別人的修真者,在修真界是不多見的,一般的修真者是只管自己潛修,最多對師門盡心盡力,其他的事就很少過問了,另外,為了爭奪各種修真的資源和法寶,修真者之間的爭斗也是層出不窮的。從這件事情來看,李強簡直就是修真界稀有的品種,琦君煞非常欣賞,心中已正式將他列入自己的門人弟子,最初收徒的玩笑意味已經蕩然無存。

李強拿起一個水果,咬了一口道:“神使大人,能不能說說莽原發生了什麼事情?

卡本神使說道:“老大,我先問問你,在南口關出手的是不是你?”鴻僉插話道:“呵呵,師叔在南口關大發神威,坦特國的神獸都被師叔整死了,神使大人不知道嗎?”卡本神使笑道:“我也猜是老大出手了,可是國內的人都說是大神親自出手,傳說的沸沸揚揚,大神命我找到並感謝這位高手。不過,是老大出手那就不一樣了,本來就是自家人嗎,呵呵,就不說感謝的話了。”

琦君煞問道:“什麼南口關?”李強笑道:“沒什麼的,恰好碰上了。嗯,師尊,這個果子不錯,你嘗嘗,莽原的事……到底發生什麼大事了,一個個神秘兮兮的。”卡本神使這才說道:“莽原的事情,牽涉得太廣,那還是道佛相爭的時候遺留下來的……”

布立班島主點點頭:“這是一個秘密,涉及到佛宗失蹤的秘密,佛宗曾經禁制了當時修真界的七大高手,後來,惹出三位進入大乘期的超級高手,和佛宗在莽原進行了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這次大戰的結果……撲朔迷離啊,佛宗從此不知所蹤,那三大高手也同時失蹤,據說他們因為這次大戰,再也不能修進更高的層次,不過具體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

卡本神使歎了口氣,說道:“大致差不多吧,修真界經過那次爭斗,也是元氣大傷,很多前輩高人都隱世不出了,莽原從此以後成了一塊禁忌之地,就像被詛咒過一樣,因此修真界才在天戟峰派人駐紮,鎮守在莽原邊,後來坦邦星就很少再有修真者過來了。”

李強忍不住回頭看琦君煞,他心里一下明白了,師尊一定是當時被禁錮的七大高手之一。只見他老人家不動聲色地拿著一個果子,慢條斯理地吃著,臉上神色不變。耿風也明白了,他驚訝地說道:“前輩竟然是七大高手之一,瘋子真是瞎了眼啦。”他對厲害的高手向來是十分崇拜的,因為他可是打架的瘋子。

布立班島主結結巴巴地說道:“前……前輩……會是……被禁錮的……七大高手之一,是怎麼出來的啊?天哪……其他……其他還有六個高手也解禁了嗎?”琦君煞淡淡地說道:“我老人家獨來獨往慣了,其他的人我老人家不知道,當時佛宗的人……哼!我老人家殺了無數,可惜,這次出來他們竟然全數失蹤,他奶奶的,害得我老人家只能兵解修散仙……”琦君煞似乎對自己修成散仙很是不滿,語氣里滿是無奈。

李強著急道:“神使大人,我要叫你老大啦!拜托!你奶奶的講了半天,就是沒有講莽原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往那里去,你不是讓我去幫天戟峰的人嗎?”卡本神使苦著臉道:“老大,這件事說不清楚啊,唉……就連大神也沒有完全搞清楚,大約是有關佛宗的……還有就是那三大超級高手的,具體是什麼事情真是搞不清,說法太多,但是,這件大事和佛宗、修真界都脫不了干系……唉!真是說不清楚啊。”

大家聽他說得顛三倒四的,都忍不住笑了。李強笑罵道:“你這家伙,不是等于什麼都沒說嗎,算了,到時候去了就知道了。”

只有琦君煞低頭沉思,他自言自語道:“莫非是……”他的神色慢慢變得凝重起來。

卡本神使覺察到琦君煞的變化,笑道:“老前輩,莫非想起什麼了?”

琦君煞搖搖頭,說道:“去了就知道了,現在說出來,徒亂人意。”接著又道:“我們還是盡早走吧,我老人家對莽原越來越有興趣了。

這下所有人的興趣都被吊了起來,李強笑道:“呵呵,沒想到無意中到了坦邦星,結交了這麼多的朋友,見識了這麼多有趣的事情,真是不虛此行啊。”卡本神使說道:“老大,我和你們一起去吧,有琦前輩在,我想前途一定會一帆風順的。”琦君煞笑道:“哎?小家伙還挺聰明的,這個便宜占大了。”

布立班島主說道:“你們先去,我等天宏老哥來了,和他結伴去莽原,隨後來找你們。”李強笑道:“飛勾鏈渡過冤魂海要很久,呵呵,搞不好島主大哥跑得比我們快。”琦君煞說道:“乖徒兒啊,你這個師尊是白叫的嗎?有我老人家在,這個小小的冤魂海有什麼難渡的,我來布一個傳送陣,很簡單的。”

李強詫異道:“那要很多晶石啊。”琦君煞搖頭道:“那是修真界的做法,我老人家就不用啦,我布的挪移陣法是不用晶石的。”眾人絲毫不懷疑他的實力,李強笑道:“太好了,冤魂海里不確定的玩意兒太多,能夠傳送過去最好了。”

“好,我老人家去布陣了,你們一會兒下來吧。”琦君煞的身形突地在原地消失了,布立班島主贊歎道:“不愧是前輩高人,厲害啊。”卡本神使來回走動,面色陰郁地說道:“我總覺得征兆不好,唉,卻又說不出為什麼。老大,這次去莽原一定要小心行事,禍福難料啊。”

李強點點頭:“這些兄弟我准備讓他們先跟著嵐湫公主,回來後再帶他們走,這樣我也放心些。”耿風有點不以為然,說道:“小瘋子,雖然你對他們好,但這麼做他們的依賴心會很強的,不利于他們的修行。”

一個女傀儡進來道:“客人到!”

大家看時,卻是帕本走了進來,他一看見李強就開心地咧嘴直笑,剛才他不在山峰上,聽納善說師尊來了,急忙放下手中的事情,特意上來問安:“師尊,你好嗎?還記得這個小家伙嗎?”從他手中竄出一條藍光,直撲李強。

李強不由得大喜道:“咦?小海妖啊,怎麼變得這樣小?”正是在亡命角飛走的小海妖,現在竟然只有一只拳頭大了,縮在李強的手心里。只見它抖抖身子,一下漲大起來,眨眼的功夫已經恢複到原來的大小,它脖子上的那串佛珠,也閃著褐色的光華,和離開時有很大的不同。

布立班島主對冤魂海出產的東西十分熟悉,他吃驚地說道:“嗜魂妖……這是嗜魂妖啊,這可是無價之寶……”耿風也知道,他說道:“這應該是最厲害的那種嗜魂妖,我也是第一次見過,這是無法收服的,除非是在自己手中進化過……”

李強說道:“扯淡!這就是小海妖嘛,怎麼又成了嗜魂妖,好難聽的名字。”小海妖親熱地舔著他的手心,嘴里嗚嗚咽咽地哼著,似乎在向李強撒嬌。布立班島主說道:“前輩,這只嗜魂妖已經很厲害了,如果稍稍再訓練一下,以後的用處可大了。”

鴻僉奇道:“海妖會有什麼用?我怎麼不知道。”布立班島主耐心地解釋道:“這個不是一般的海妖,這是一種變異體,它最厲害的特長是吞吃飛魂散魄,這一只若是再進化一次,就連元嬰都能吞吃,一般的煉魂見到它會很害怕的。”李強無所謂地說道:“嗯,我不會把它當成法寶來用,隨它願意,想來就來,它要想走,我不會阻攔,也不打算訓練它,讓它自由自在的多好。”

布立班島主愣住了,這種說法他還是第一次聽見,細細琢磨真是意味深長,他搖頭歎息一聲,只說了兩個字:“佩服!”

帕本說道:“師尊,我想跟著去莽原……”

李強輕輕撫摸著小海妖,說道:“就連你師哥我也不打算讓他去,你的功力更低,去了太危險。嗯,我准備陪你回家一趟,你最好安排一下,也許以後就很難再回去了,你心里不要留下遺憾,這樣我也放心些。”

帕本知道師尊一直記掛著自己,心里很感動,低頭道:“唉!帕本實在是沒用啊。”

琦君煞無聲無息地又出現在眾人面前,他笑道:“好了,可以准備走了。哦,對了,一共有多少人啊?”李強笑嘻嘻地說道:“人倒是不太多,但是還有一些箱子要運走。”琦君煞笑道:“沒問題,下去准備吧。”不過,他很快就為這話後悔了,他再也沒有想到,那竟然都是一些大得讓人難以置信的箱子。

');

上篇:第八章 會合     下篇:第十章 烏龍挪移陣